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长生不死 > 第二十七章 盘古斧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盘古斧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7675/363702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十七章 盘古斧)的详细阅读内容

    黄帝背对众人,死死的盯着那游涡般的巨大时空黑洞。黑洞中,照射出耀眼的青光,直sè四方,隐约间,能够感受到一股厚重至极的气息扑面而来。

    “诸位,青山将出,快杀了那丫头,撑住狐界!”黄帝带着一股兴冇奋的大喝道。

    杀了那丫头,撑住狐界?

    一声大喝,瞬间惊醒了所有人,四大天帝不约而同的看向远处钟山身侧的昊美丽。

    杀了那丫头,撑住狐界?白帝脸sè变的极为难看!青帝、赤帝也是面容一阵抽搐。

    “快啊~。~~~~。~~~~~~~~~~~~!”

    黄帝焦急的一转头。

    转过头来,黄帝顿时发现又多了数人,而昊美丽,却是被钟山搂在怀中。

    钟山?

    黄帝何其精明,瞬间看清了局势。

    “你们!”黄帝lù出一副纠结的神情。

    将昊美丽交个四大天帝,自己去辛苦破开盘古力场,刚刚破开,你们告诉我人被抢走了?

    “轰~~~~~~~~~~~~~~~~~~!”

    时空黑洞之中,青光笼罩,忽然间,四周空间出现大量裂纹,一股撕裂一切的气息蜂拥而出,强大的气息,就连一众天帝都是心生一紧。

    “这是什么气息?”荧huò惊骇的看着远处。

    “轰隆隆!”

    从时空黑洞之中,缓缓冒出一根斜着的万里柱子柱子上布满了无数符文,一股上古洪荒之气散发,四周虚空尽皆颤动。

    不过,这根柱子并不是青sè的。

    青山,而且四周青光无数,应该是青sè的才对,可这柱子却是黑sè的。

    黑sè柱子冒出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五大天帝,无不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一股渴望。

    什么东西让五大天帝都充满渴望?

    柱子冒出的越来越多,忽然,柱子尽头出现一堵白sè的墙。

    “轰~~~~~~~~~~~~~~~~~~~!”

    刚刚消失的盘古力场,诡异的骤然再现,无数开天斧虚影围绕中心,围绕着那柱子连着的墙。

    “那不是柱子,那不是墙!”钟山不远处的荧huò声音中带着一股jī颤。

    “那是什么?”钟山沉声问道。

    “开天斧,不,是盘古斧!盘古开天之斧,天下第一兵器!万古第一兵器!”荧huò声音颤动的叫道。

    “盘古斧?”钟山皱眉惊讶道。

    “若说鸿钧造化玉碟是一个时代的天下第一宝那盘古斧,就是万代第一宝,盘古斧出,yīn阳两界尽皆慑服,传闻,盘古时代,盘古用这柄斧子,屠了yīn间、阳间所有圣人,屠了yīn间阳间所有天帝盘古斧出,天地震,怎么会在这里?”荧huòjī动不已道。

    “荧huò!”钟山叫道。

    “嗯,呃?”荧huò艰难的将目光从盘古斧上挪移开来。

    “朕要马上离去,此处,你可以留在这里,能得到东西最好,得不到,不要勉强!”钟山沉声说道。

    “谢天帝!”荧huò马上感jī道。

    钟山要走,荧huò马上看向了昊美丽天帝肯定是为了皇后安全才要离开的。不过天帝没有命令自己离去,真是明君啊。

    上古青山,这出来的第一个东西,就是盘古斧,那是盘古斧啊?想想,以荧huò圣人的天塌不惊心xìng,也是jī动无比的。

    盘古何许人?当年天下第一,而且是最强势的天下第一!阳间yīn间,圣人、天帝,全部被盘古斩了!这样的人,已经不能说是凶人了。凶人根本都不配形容他。

    盘古斧,盘古最强兵器!不说荧huò自己,天下群圣人知道,哪怕再淡然处世的圣人,也会为之一争的。

    可,钟山却是说走就走,到了这一步,居然退走了?

    庆幸钟山开明之后,荧huò也是一阵皱眉,难道昊美丽比盘古斧重要?而且,这下面貌似不止盘古斧这一个武器啊。

    “咻。~~~~。~~。~~。~。~~~~。!”

    交代完了荧huò,钟山收起八极天尾和九洲艮鼎,大袖一甩之间,射入远方,背离盘古斧所在,越飞越远。

    而直到钟山离去的一霎那,五大天帝才再度反应过来。

    “混账~。~~~。~~~~。~~~~~~。~!”

    白帝惊吼了起来。

    刚才被钟山所败,已经够烦躁的了,这个时候,钟山居然调头就走?

    那可是盘古斧啊,他不知道盘古斧吗?调头就走?

    原本白帝还计划等黄帝出来,一起将钟山干掉,可现在,怎么办?

    钟山遁走,去追他?

    五大天帝,谁舍得走?上古青山,还没有出来,盘古斧已现,五大天帝怎么追?这里可不仅仅是他们,还有荧huò圣人,还有天帝姬宫涅,还有上代狐族至尊。

    黄帝见钟山离去,脸sè也是一阵yīn沉。

    万载算计,居然一朝落空?钟山!

    黄帝没有怪责众天帝,因为怪责也没有用了。

    “诸位,准备取宝!”黄帝语气郁闷的说道。

    “嗯!”四大天帝应声道。

    姬宫涅看着钟山消失的那片星空,神情一阵凝重。

    “钟山他疯了?”褒奴不理解道。

    “钟山没疯,相反,他太老辣了。而且心xìng刚毅,如此大yòu冇huò,居然能够斩断yù冇望。”姬宫涅摇摇头道。

    “什么?”褒奴不理解道。

    “钟山还会出手,但不是现在!这是北洲,他的主场,他岂会那么容易放弃?”姬宫涅沉声道。

    “轰隆隆。~~~~~!”

    时空黑洞之处,再度发出巨大轰鸣之声,终于,在盘古斧彻底展lù在了所有人前。盘古力场围绕盘古斧,好似形成一个巨大的保护区域一般。

    随着盘古斧慢慢冒出,一个青sè的山头渐渐出现。

    山头,盘古斧就插在这座山的山顶之处,厚重之息,瞬间压向四方诸强。

    “轰!”

    众人顿时感到肩头一重。

    “狐族之息,这是狐祖的气息,狐祖炼化的上古青山!”褒奴顿时威受出青山的气息。

    “上古青山?”荧huò沉声的看着那青山的山体。

    “轰~~~~~~咔~~~~~~咔~~~~。~~!”

    一声炸耳的滔天巨响。

    声音不是来自时空黑洞,而是四面八方,好似整个狐界发出的声音一般。

    狐界巨响,好似狐界即将崩溃了一样,无量的毁灭气息,顿时涌向四方。所有人都深吸口气。

    “青山将出,狐界将灭,诸帝,准备出手!”黄帝一声大喝道。

    “好!”四大天帝同时应声道。

    芳一处。

    钟山抱着昊美丽,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了青山将出之地。

    昊美丽看着钟山,眼中尽是柔情。

    上古青山到底有多大价值,昊美丽自然清楚无比,最少荧huò先前所说的盘古斧,已经足够昊美丽震撼的了。

    盘古斧?这才出来第一件法宝,就足够天下枭雄争破脑袋的了。而对于钟山这样雄才大略的人物,自然更加不愿放弃。

    最重要的是,这盘古斧只是刚刚的第一件而已。青山肯定不止这些。

    可钟山还是毅然决定离去,因为留在那里,五大天帝定然要杀自己。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钟山放弃了天下重宝?

    在昊美丽心中,钟山要抢夺东西,从来没有抢不到的,钟山要留在那里,肯定能抢到盘古斧,可是钟山放弃了!

    昊美丽被钟山抱在怀中,感动的甚至整个人都化开了。

    怔怔的看着钟山面庞,昊美丽甚至有些哽咽。

    “钟山!”昊美丽略微哽咽道。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钟山马上笑道。

    “我,我,我……”…!”昊美丽噎了一会。

    “你怎么?”

    “我以后,一定能破除你身上的诅咒,我要给你生个儿子!”昊美丽坚定道。

    钟山:“……”…………,!”

    不过,看在昊美丽那坚持的目光,钟山脸sè再度柔和了起来,轻轻亲了昊美丽额头一下道:“我的情况,我自己知道,不是诅咒,以后会好的,你当然要给我生儿子,不仅儿子,还要女儿!”

    “不是诅咒?”昊美丽脸sè一红。

    “嗯,不用担心,现在还不是时候!”钟山小声道。

    钟山说的自然是现在还不想要儿子,可这句话却被昊美丽听出了歧义,顿时脸上一阵赤红。

    “我没说现在!”昊美丽红着脸道。

    “呃?”钟山微微一鄂,继而也笑了起来”,被钟山看的很不好意思,昊美丽马上岔开话题道:“先前,你打败了白帝,怎么不将他的九洲巽鼎抢过来?”

    “败?那只是很小的差距而已,抢不到的,我若真抢,赤帝也肯定不会闲着呢,而黄帝也出来了,根本抢不到的。白帝,终究是曾经的天帝,可惜…,!”钟山摇摇头道。

    “可惜什么?”

    “可惜,这么多年,不知他去了哪里,遇到过什么,凶还是至凶,傲还是至傲,可惜帝王心xìng被磨掉了!如草莽祖仙,不再有那股帝王的君临天下!”钟山摇摇头道。

    “不懂!”昊美丽摇摇头道。

    “不懂没关系!”钟山笑道。

    “但是,你现在离开那里,盘古斧怎么办?青山怎么办?”昊美丽略微自责道。

    “上古青山,不是那么好得的,况且,我们离开,未必得不到好东西啊,狐界其实还有一宝,谁也没有发现,哪怕褒奴这个狐族上代至尊也没有发现!而现在,是我一个人的了。”钟山笑着说道。@。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十七章 盘古斧)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长生不死,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长生不死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