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长生不死 > 第一百三十九章为什么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九章为什么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7675/363653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三十九章为什么)的详细阅读内容

    下了朝会,紫宸王教训了儿,林啸重塑心誓。

    丞相水镜脸色略微阴沉的回到自己的府上。

    太极圣庭使者的话,仿若刺激到了水镜一般。

    “终于,有人提出来了?”水镜回府之际,脸上露出一丝难看

    “夫君,回来了?”一个容貌可人的女叫道。

    柳烟烟,水镜之妻,昔日小千世界大罗天朝大玄王的九王妃,因前世姻缘,水镜一直魂牵梦绕,后求教钟山,在钟山帮助下如愿以偿。

    “嗯”水镜点点头。脸色很沉重。

    柳烟烟服侍水镜坐下,水镜凝眉深思,柳烟烟也为水镜捏捏肩膀。

    “父亲,你回来了?”屋外忽然走进了一名白袍男。

    男一身儒雅,颇有水镜的羽扇轻摇气度。

    “母亲也在”白袍男马上请教道。

    “江儿,你不是一直找你父亲吗,他回来了,你们说吧”柳烟烟说道。

    “嗯?”水镜微微意外。

    “是,娘”水江马上笑道。

    “那我要不要出去,让你们父谈话?”

    “不用,你是我娘,虽然我要和父亲谈的话很重要,但是,娘听了自然没问题,况且也可以帮我劝劝爹谁都知道,爹疼娘了”水江马上说道。

    “就你嘴甜”柳烟烟马上笑道。

    “什么事?”水镜看向儿。

    “是关于我们家出路的事情”水江马上设了个结界,只让三人听道。

    “我们家的出路?”水镜皱眉道。

    “父亲,到了今天,你也不要再装不知道了,从我懂事开始,我就知道父亲是这天下聪明的人,圣王我没有映像了,毕竟开天的时候我还小,但我知道,现如今的朝堂之上,聪明的莫过于父亲,孩儿这几年所做的一切,父亲肯定清清楚楚,只是没有点破而已”水江说道。

    水镜没有反驳,而是冷冷的看着水江道:“你做的那些,我可以当做没看到,怎么,你今天想要点破了?”

    “是”水江坚定道。

    “勾结敌朝使者,谋划大崝,你想我定你什么罪?叛国罪?”水镜眼中一瞪,一股戾气射出。

    “夫君,江儿还小”柳烟烟马上安抚道。

    “还小?若是凡人,现在重孙都抱上了,还小?勾结各大敌朝,这是大罪”水镜郑重道。

    “没有父亲支持,我会那么做?”水江忽然赌气道。

    “我支持?”

    “是啊,我想,第一次和外朝接触,父亲就知道了,可父亲为什么不拦着?父亲也是为了我水家着想,想要留一条后路吧”水江不服气道。

    “唉”水镜微微叹息。

    “父亲,太极圣庭的一个使者已经说了,只要父亲愿意,到了太极圣庭,马上是从二品的官,我想以父亲的能力,重取得的公爵,定然不难”水江马上说道。

    “混账,我是大崝之臣,大崝在时,岂能思敌?”水镜一瞪眼。

    这是水镜底线,水镜可以容忍水江接触外人,为家族留一条后路,但是自己的底线是不可能破的,自己答应过圣王

    “父亲其实比谁都清楚,圣王已经死了,那种情况若还活着,大千世界的祖仙都可以羞愧的撞墙了,圣王开天一百多年,一百多年就能越祖仙?圣王会产生奇迹?那么多强者眼睛都瞎了吗?”水江沉声道。

    “圣王?”水镜微微一叹。

    钟山死了,水镜在得到消息的当天,就在心中宣布钟山死了,因为根据水镜的概率计算,钟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一直坚持到今天,一方面是为了渺茫的希望,重要的是当初对钟山的承诺。

    自己不是背信弃义之人,也做不出那种事来,大崝覆灭就在眼前,大崝在时,水镜继续努力,就当尽一份心意,四年后,大崝覆灭,水镜也只能另谋出路了。

    因此,水江自己找出路,水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想不到儿今日将话挑开了,显然,儿还‘嫩’了点,不过谁让是父呢。

    “现在四方都传紫宸王要改朝换代,父亲,难道你心里不憋屈吗?紫宸王统领了大崝一百多年,手下亲信大臣,已经达到一半之多了,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改朝换代我们忙了半天,还不是为他去做事?父亲你甘愿做他的臣吗?”水江郑重道。

    “我想,以父亲的气,以父亲的傲气,绝对不会认他为主的,因为他不配,昔日小千世界,能不如父亲、功绩不如父亲,人又迂腐顽固,不懂变通,父亲绝对不可能臣服他”水江继续道。

    “他并没有改朝换代啊”水镜摇摇头。

    “这不明摆着嘛,不改朝换代重聚拢气运,大崝四年内必定灭亡,他肯定会借着所谓‘大势所趋’改朝换代的,而且外面已经传遍了,我是从他儿水拳口中亲耳听出的。”水江说道。

    “他是他,他儿是他儿我可以肯定,水无痕绝对不会篡位”水镜摇摇头。

    “可是万一呢?”

    “没有万一,水无痕不可能”

    “那么我做个假设行吗?”水江无奈道。

    “嗯”水镜点点头,算是默许了。

    “眼下没有别的可能了,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水无痕改朝换代,还有一个就是水无痕坚持到后,父亲再当四年奴”水江说道。

    “江儿,你怎么跟你父亲说话呢?”柳烟烟眼睛一瞪道。

    水镜并没有生气,父之间,话虽然难听了点,但总比外面人虚伪以待要好。

    “那你说呢?”水镜沉声问道。

    “我想,父亲有三条路走”

    “哦?”

    “一,现在加入太极圣庭;二,以父亲能力,可以离开这里再开一朝;三,我想,以父亲的能力,肯定能在水无痕前面拿下大崝,他是斗不过你的。父亲你来改朝换代”水镜激动道。

    “混账东西”水镜眼睛一瞪。

    拥护大崝,这是水镜的底线,儿居然窜着自己来改朝换代?难怪水镜不生气。

    “夫君,消消气”柳烟烟马上说道。

    “娘,你劝劝爹啊,我哪里说错了。”水江委屈的叫道。

    柳烟烟摇摇头道:“这个家是你父亲的,我听你父亲的”

    水江一阵郁闷。

    “父亲,圣王都已经死了,你也为大崝尽职了五年,已经够了”水江焦急道。

    “谁说圣王死了的?那些庸人的话,你也信?”水镜怒斥道。

    “父亲,我知道你心里明白”

    “圣王还有机率活着,虽然很小,但还有可能”水镜摇摇头。

    “机率有多大?父亲不觉得那机率很可笑吗?和零有什么区别?”水江叫道。

    摇摇头,水镜道:“只要水无痕不篡位,只要大崝还在的一天,我都是大崝丞相,篡位?你想都不要想”

    见无法说通父亲,水江皱眉想了想,劝,是不行了,不如激

    “父亲,这些年,你不觉得憋屈吗?小千世界,水无痕能不如你,功绩不如你,什么也不如你,甚至,比之大将军林啸都略有不如,为何圣王封他为王爵,为什么不是你总领大崝天下?水无痕何德何能?”水江说道。

    听得水江的话,水镜眉头微皱。的确,一百多年了,水镜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的确有着一些不平,为什么会是水无痕?

    但心里不平从来没有影响到工作,公是公,私是私,水镜分的清楚。

    “他那么固执,那么迂腐,比起父亲差远了,就算不改朝换代,那也是带着大崝走向灭亡,父亲,我说的可对?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你听命于他…………”水江说道。

    他那么固执,那么迂腐,听到水江的话,水镜忽然瞳孔一缩。

    一瞬间,水镜好似悟了一般,一旁水江微微一愣——

    “水镜,你是我大崝学问高之人,有你担任文官之,我放心”钟山说道。

    “谢圣王”

    “朕相信你在朕离去的日里,朕留个你三个字,希望你牢记心里,特别是生巨变的时候。”钟山说道。

    “臣必谨记心中。请圣王明言”水镜说道。

    “三个字就是‘为什么’。”钟山意味深长的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就这三个字?水镜一时没能明白,抬头看向钟山。

    “我知道你现在不理解,但是你记住这三个字,当真正用得到的时候,你就能悟出其中滋味了”钟山说道——

    这是钟山离开时所说的话,水镜是个极度聪明的人,其实在钟山离开没多久,水镜就明白了‘为什么’指的是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是水无痕’,而不是自己自己德都比水无痕高,为什么圣王会那么信任他?水镜早就猜到了钟山的所指,可,就是参不透为什么。

    圣王猜忌自己?不对圣王非常信任自己,这点水镜可以肯定。

    水无痕忠心?也不对当时,自己的忠心不输于水无痕。

    跟随圣王时间长?不对林啸跟圣王时间长

    那是为什么?

    “朕相信你在朕离去的日里,朕留个你三个字,希望你牢记心里,特别是生巨变的时候。”

    特别是生巨变的时候,圣王所指就是现在?

    在巨变来前,就算知道圣王所指,水镜也不明白所指的是什么,只有等到巨变出现,真正的悟透了。

    也终于明白了水无痕的长处,在小千世界就知道,水无痕有个十大军团长都没有的长处,而一直无人知晓,甚至水无痕自己都不知晓,只有钟山看出来了,原来是这个?

    沉得住气对钟山的忠诚沉得住气

    这些年,自己虽然一直忙于大崝事务,但心里早早就认为圣王死了,而水无痕,却是一直迂腐固执的沉得住气,这不仅仅是涵养了,是一种天性。

    自己对圣王的死没沉住气,放任儿另寻出路了,而水无痕一直坚守那股气,永不懈怠

    “为什么?圣王我终于明白了”水镜露出一丝苦笑道。

    “夫君?”柳烟烟奇怪道。

    “水无痕,吾不如也”水镜长长一叹。脸色却是露出一丝和硕的笑容。

    “父亲?怎么?”水江惊讶道。

    “江儿”水镜忽然看向水江。

    “嗯?”

    “将你府上的那些敌朝使者,明日斩于南天门口”水镜眼中一瞪道。

    “什么?父亲,斩他们?这,这不是得罪太极圣庭…………”水江惊讶道。

    “我就是要你斩他们,你我都错了一次,不可再错,明日斩于南天门,明志”水镜郑重道。

    “明志?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从明日起,你也待在家里,再也不许接触敌朝之人,若有接触,我打断你腿”水镜郑重道。

    水江怎么也想不到父亲会变化这么,怎么说变就变?

    “父亲,父亲到底怎么回事?你告诉孩儿,我哪里错了?”水江不死心道。

    “圣王不会有事,圣王在离去前就已经算到这一天了,一切都在圣王计算在内,哈哈哈哈,妄我水镜自认术算天,术算?有些东西,根本不是术算所能表示的”水镜一阵苦笑道。

    “父亲?”看着父亲自言自语,水江露出一丝担忧。

    “紫宸王?紫宸王当之无愧,圣王,水镜受教了”水镜对着皇宫方向微微一拜。

    继而看看柳烟烟,水镜说道:“看来我也不是万能的”

    “在我心里,你就是”柳烟烟摇摇头安慰道。

    水镜摇摇头:“我不是,万能的是圣王差一点,我就走入歧途了。等圣王回来,我们一家一起去向圣王赔罪”

    “嗯”柳烟烟温柔的点点头。

    而水江还一头雾水,有点搞不清东南西北的感觉。这,怎么回事?父亲怎么忽然变了?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三十九章为什么)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长生不死,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长生不死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