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长生不死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十代永忠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八章 十代永忠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7675/363653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三十八章 十代永忠)的详细阅读内容

    紫宸王水无痕下了朝会,回去收拾了孽水拳!

    而大将军林啸,下了朝会之后,却是例行公事,前往凌霄天庭下方的禁军大营!

    凌霄天庭之下的一大片区域,是大崝圣庭的禁军大营,内有大崝的精锐军人就有三千万之多,有凤凰族、玄武族、龙族、虎族,甚至狼族的大量精锐,内有狼骑兵、虎丵骑兵、龙骑兵、凤骑兵,甚至玄武骑兵,都是大崝精锐的力量。

    林啸从来没有调动过,哪怕四方出现再危机的状况,林啸都没有调动过,因为这是大崝储备,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

    以前,林啸只是一个月来一次,但是,自从大崝气运消失之后,

    林啸就每三天来一次了,而钟山在女娲界身死的消息传来以后,林啸是每日都要来一次,安抚军心,有时甚至一天来上三次!

    毕竟,一个没有气运供给的运朝军队,很难维持下去,禁军中也有少部分离开了,但总体来说,大部分军人还留在军中,这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林啸。林啸不知疲惫的安抚。

    安抚了大军之后,林啸略微疲惫的来到中军大帐!

    虎族至尊寅落日,玄武族至尊龟蛇,还有一些其它重要人物都看向水无痕。

    「大将军,辛苦了!,寅落日感叹道。

    这些年,林啸所做的一切,看在所有人心中。众人也是被林啸感动的。

    「诸位能够留下来,为我稳住军心,林啸感激不尽!」林啸起身对着众人一阵恭拜。

    「舍不得,舍不得,大将军这是折我们的寿啊!」寅落日马上抢着扶起林啸。

    「应该的,这三千万精锐,还有一众神兽都是我大崝的终力量,他们若是失去了,我大崝就真的名存实亡了,只要他们在,不管丢掉多少城池,我们都能夺回来的!」林啸无比坚定到。

    「大将军,你说圣王还在不在了?」龟蛇眉头皱起道。

    「圣王肯定在龟至尊你多虑了,我知道,大家都有疑惑,但是,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圣王没事,这是大崝艰难的时刻请大家陪林啸为圣王争取到后!,林啸再度要行礼。

    林啸,大崝第一军团长,一身傲气,无双傲骨,在这天下,就服过一个人,就是钟山何曾如此一再折腰?哪怕面对圣人林啸也定是不屈的意志,可今日却是一再为了这些不如自己的人不断折腰,目的只有一个,大崝!

    「大将军不必如此,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我玄武一族既然选择大崝就不会这时候离去的!」龟蛇马上说道。

    「我虎族亦是如此!,

    「我龙族亦是如此!,

    「我凤族亦是如此!,

    「狼族永远如此!」

    「大将军,我等永忠大崝!」大营之中众人一阵宣誓一般,林啸点点头。

    林啸巡视过禁军营就往回赶了,但是心并没有就此放下,众人表忠,但林啸知道,他们的话不能全信,五年了,所有人的思想都生了变化,圣王若不归来,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下一刻怎么做。

    同时,林啸心中充满了苦涩,圣王,你还活着吗?

    林啸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大将军府!

    「老爷,家里来客人了!」

    刚入府就迎来一个下人。

    「哦?谁?」林啸微微意外。

    「兵部尚书,朗真,还有一众兵部之人!」那下人说道。

    「又来了?」林啸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

    「是,小人将其迎到紫轩厅了!」那下人说道。

    林啸点点头,踏步走向紫轩厅。

    紫轩厅中,坐了七八个一身官服之人,为一名,脸上微红,好似皮肤原本就是如此一般。兵部尚书,朗真!

    「大将军!」众人马上起身对着林啸微拜。

    林啸点点头,坐上主位看向朗真,因为这些人肯定朗真主事。

    「诸位来访,有何要事?」林啸开门见山道。

    「我们是为了大崝社稷而来!,朗真镇定道。

    「大崝社稷?哦?」林啸皱眉道。

    「恳请大将军拥遣禁军,抵御四方城池的失守,这时候,若是再不强力反抗,我大崝危矣!,朗真说道。

    「禁军不能动,我不是跟你说过几遍了吗?,林啸沉声道。

    「可是,大将军,你眼睁睁看着大崝城池一个一个丢失而无动于衷吗?今日,太极使者的话可一点没错,四年,多只能再守四年.而若是调遣禁军,我们少还可以守上六年,若是当初大将军听我的话,一开始就动用禁军,也不会出现今天之事,少可守二十年,大将军!」

    朗真叫道。

    林啸脸色阴沉的看向朗真道:「兵部尚书,做好你分内之事,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

    「分内之事?我为兵部尚书,诸位同僚都是兵部之人,我们应该管理大崝军队的,可是,你卡在我们面前,我们怎么做事?调兵,调兵,

    只有调兵能拖长时间,大崝不至于在你手上毁去!」朗真大叫道。

    「大崝会在我手上毁去?」林啸沉声到。

    “不是吗?若是调动禁军,我大崝也不会这么狼狈,大将军,说句不中听的话,你在凡人的时期是军神,可现在早已不是凡人,你我都成仙了,你的那一套已经不适合现在了,我大崝想要存活,必须战,只有战能让大崝永存,而你,却做起了缩头乌龟,是抓着军权,逼得我们也跟你做缩头乌龟!,朗真大声道。

    声音之大,几乎传遍整个大将军府!大将军府的一些人也相继走来。

    「你想怎么样?」林啸并未反驳。

    的确,若是调动进军别说坚守二十年,林啸可以守上三十年,可林啸没有那么做。

    「我觉得,你不配拥有我大崝大将军的兵符!扣着兵符,这是将我大崝推向深渊,你将是大崝的罪人,今日我代表兵部众臣,恳请大将军交出兵符!」朗真说道。

    「恳请大将军交出兵符!」一众兵部官员再度说道。

    林啸胸膛一阵起伏,压着怒气道:「兵符,交给你?」

    「兵符,交给我也好,交给紫宸王也好,交给丞相也好,只要不在你手中,我大崝还有救,一直捏在你手中,我大崝覆灭指日可待!,朗真再度说道。

    「恳请大将军交出兵符!」一众兵部官员再度施压道。

    「啪!,

    一掌,林啸将身旁的茶几拍碎了。

    「给我滚出去!,林啸说道。

    林啸动怒了,一众府中侍卫马上冲了进来。

    朗真看看林啸,一甩袖.对着林啸沉声道:「大将军的做派,我们是领教到了,我们给大将军思考一段时间,还望大将军不要自悟了,

    千年大崝不要毁在大将军手中,改日,朗真再找大将军讨教!,朗真带着兵部众官离去了。而林啸却是坐在紫轩厅中一阵生气。

    朗真回到府上,在一个偏厅之中会见了另一人。

    「朗大人做的太好了!,

    「这已经第八次了,大崝兵败,林啸朝里朝外受到指责,要不了多久,就会被逼出兵符了!」朗真点点头感叹道。

    「朗大人放心,今日所作一切,我都记录下来,送往太极圣庭的,

    来日朗大人入了太极圣庭,少是从三品官员,虽然比这里低了点,但绝对比这里要好得多,到时在下还需朗大人提携!」那人说道。

    「好说!」朗真露出一丝舒畅的笑容。

    朗真走后,林啸独自坐在紫轩厅中一阵生气,这是在逼林啸,兵败,四方兵败已经被林啸压到了小,如此大势之下,不可能不败,可一旦有败,都会算在林啸头上,林啸压力非常的大。

    「父亲,那些人又来逼父亲了?,一个少年看向林啸道。

    「忠儿不用介怀,为父已经习惯了!,林啸露出一丝苦笑不经意道。

    林忠,林啸之。

    「是!,林忠欲言又止道。

    见儿乖巧,林啸也露出一丝欣慰,抬头看向林忠。

    「嗯?忠儿,你脸上怎么回事?」林啸眉头一挑道。

    「没、没什么?」林忠马上摇摇头。

    「说,谁打的,这个淤痕只有拳头打出会有,到底谁打的?」林啸怒了。

    自己的爱居然被打了?谁什么大胆?

    在林啸一阵逼视之下,林忠小声道:「是紫宸王之,水拳,孩儿给父亲丢脸了!」

    「水拳?,林啸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既然将糗事说了出来,林忠也不再隐瞒了。

    「是水拳,水拳故意找我比武,明知我不敌,却不断羞辱于我!,林忠愤恨道。

    「他为什么这么做?」林啸皱眉道。

    「是为了父亲手中的大崝兵符!」

    「哦?」

    「打我之后,水拳还后说,还说.........!」

    「还说什么?」

    「好说父亲不配拥有兵符,要你交出来,交给他父王,我林家已经过时了,当不起大任!」林忠咬咬嘴唇道。

    林啸眉头皱的紧了。

    「水拳那孩,不懂事!」林啸皱眉道。林啸到没有怪水拳。

    「父亲,孩儿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林忠说道。

    「你我父,没有什么当不当讲的,说吧!,

    「是,孩儿觉得,水拳打父亲兵符的主意,或许就是紫宸王的意思,外面很多人都说紫宸王会改朝换代,并不是空穴来风!」林忠说道。

    「水无痕?他不会的!,林啸皱眉道,但眼神之中却闪过一丝不肯定。

    「不,孩儿觉得很可能,父亲,圣王已经五年不回来了,气运皆无,世人多说圣王已死,只有您还在抱着那渺茫的希望,可那可能吗?

    五年了,别人都找到各自的出路了,水无痕是如此,他想要改朝换代,没什么不可能的,现在水无痕掌握了大量的臣心,只要他愿意,

    随时可以称帝,而我林家,却毫无别的想法,是我们笨吗?」林啸没有说话,听着儿继续说。

    「父亲,别人都说你攥着禁军,这是误国误民,但是孩儿看的出来,就是因为父亲留着禁军,大崝不至于一盘散沙,禁军现在只是威慑,根本不能出征,一旦出征,没有气运勾住他们的心,没有父亲安抚,他们肯定早早就投降了,一旦他们投降,大崝的投降就会如潮水一般,全面崩溃。全是父亲控制住了大崝局面。而他们却是一群庸人!,林忠说道。

    林啸点点头,显然儿能有这份见识,心中一阵欣慰。

    「可是,父亲,圣王已经死了,我们再守也没有意义了,他们这些庸人,他们想要兵符吗?我们给他,我们不要了,天大地大,还没有地方让我林家容身?父亲,紫宸王想要改朝换代,那让他自食恶果吧,父亲,这个大将军,我们不稀罕,不要也罢!」林忠激动的说道。

    「谁说圣王死了的?」林啸眉头再度深锁了起来。

    这好似林啸的忌讳一样,不让别人触碰!

    「父亲,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圣王已经死了,全天下都知道,圣王已经死了!我们............!」林忠劝道。

    「好了,出去!」林啸沉声道。

    「父亲!就算你不想你自己,也要想想在前线征战的大哥们啊,还有我林家的后代。」

    「出去!」林啸再度说道。

    林忠无奈的看看林啸,终点点头走了出去。

    坐在紫轩厅中,林啸一坐就到了半夜,心中无比的烦恼,无比的苦闷,圣王真的死了吗?

    「圣王,你真的死了吗?」林啸抓着头,微微苦涩道。

    想起与钟山后一面时,钟山的话忽然涌入心头。

    「凌霄天庭中,昆山区域,我一直没让人建设,还是八百年前的样,在那里,你、我曾经都是大昆国的小兵,都在那里杀过敌、喝过酒,我离开的这些年,有空去看看!,钟山沉声道。

    心中烦躁不安,林啸不知觉的按照钟山说的来到了所谓昆山区域!

    夜色迷人,林啸心中却是无比烦躁,站在昆山区域的一个山岗上,

    林啸一边喝着烈酒,一边看着四方。四方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因为这里是禁区。

    看着四周,千年前的记忆不觉涌入心头。

    那时,林啸还是一个小兵,钟山也因为魏葵儿而身死,隐姓埋名,来到这里,遇到了甘宝儿,也认识了林啸。

    「这里是大昆国版图,那边就是赵国边界了!」林啸露出一丝苦笑道。

    指着远处,林啸微微有些醉了,以林啸修为,想要不醉太容易了,

    可此刻,林啸心中闷,不想清醒一样,醉,要醉!

    「在这里,圣王你救过我一次,在那里,圣王你也救过我一次,在这里,你帮我挡了一枪,钟大哥,在这里,你为我挡了一剑,大哥,我欠你十条命啊!」林啸苦涩道,眼中是孕满了泪水。

    苦闷的时候,情绪是不稳定的,同样往日记忆也片段的闪现脑海之中。

    林啸苦闷的指点着,指着指着,钟山走前的话再度涌入心头。

    「林啸,大崝圣庭第一军团长,领军能锋指天下,今日,朕赐你大崝军符,总领阳间大崝天下所有兵马,军令如山!」

    「遵令!」

    「林啸,你是跟朕时间长的将军,也是朕信任的将军,兵符交给你之际,我仅以老大哥的身份再给你说几句话!」

    老大哥?听到钟山的话,蕴藏在林啸骨里的那份兄弟之情喷而出,心中很想叫一声大哥。但是,林啸强忍着,并未叫出。

    「嗯!,

    「肉麻的话,我就不对你说了,你要记住,这个兵符是我交给你的,交到你手中,你谁也不能给,不管生再大的事请,不管什么场面,记住,兵符我只交给你。你也只能还给我!」

    「钟大哥,老大哥,老大哥?,林啸顿时一个激灵!

    林啸酒醒了,兵符,交到圣王手中,不管再大的事情,不管什么场面,兵符只能还给圣王?

    自己差点就忘记钟大哥的托付了?

    「圣王,臣对不起你!」林啸忽然眼中涌出大量泪水。

    一阵后悔不觉挤着林啸的泪腺。

    想到对不起钟山,林啸脑海中又一个记忆涌现出来,大崝开国之前,祭坛都摆好,就等祭天登基了,当时与林啸说的后一番话,当时,魏英兰也在身旁。

    「大哥,今天是我后一长喊你大哥了,过了今日,就是臣下了。」男脸上有些激动道。

    「林啸,你记住,你我永远是兄弟,明为君臣,实如手足。」钟山对着这个原大昆**神郑重道。

    「嗯」林啸激动的说道。眼中充满崇拜的看着钟山。

    「不过,这次能立国,还是多亏林啸你去的及时。」钟山马上说道。

    「四十二年了,我林啸早就等这一天了,当年苏廉贤那小威胁大哥,我们就准备掀了大昆国,只是大哥你不肯,现在那小违约,当然不能手软,否则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这条命,大哥你救了十次,就是我老死,我也会让延续的十代孙追随大哥的。」林啸郑重的说道。

    我这条命大哥救了十次,就是我老死了,我也会让延诿的十代孙.追随大哥的!

    铿锵有力的回忆在林啸脑海中不断冲击,一时间,林啸好似回到当年,同时,脸上充满了惭愧!

    忽然,林啸在山岗处跪拜而下:「老大哥,你看着吧,我林啸不是说话不算的小人,没有你,我林啸早就没了,死了十次了,何惧再死?,

    「啪!」林啸将手中酒坛狠狠摔在了地上。

    林啸的心顿时变得豁然开朗。原本还想着家族,想着自己的儿们,现在一切都是虚妄。

    林啸回去了,第二日,所有人都看的出来,林啸气色变好了,怎么回事?老爷一直愁眉不展的,现在怎么这样了?

    林忠找了个僻静的时间,单独与林啸见面。

    「父亲,孩儿昨天的话,父亲还想通了?我林家不需要巴结水无痕,几位大哥也不需要为他们战死沙场,将兵符还给他们,我.................!,林忠马上说道,看林啸高兴,林忠想要一鼓作气的说出来。

    「住口!」林啸一阵怒喝。

    「父、父亲?」林忠微微一愕。

    「林忠!,林啸沉声道。

    「孩儿在!」林忠心中一慌,以前父亲都叫“忠儿”,现在怎么叫“林忠”了?平白将父关系喊生分了。

    「我曾和你说过,圣王曾救我十次,你还记得?」林啸问道。

    「孩儿不敢忘却!,林忠马上说道。

    「你可知,我为何将你名字取为“忠”?」林鼎沉声道。

    林忠好似意识到了什么,但并不敢说。

    「忠,对圣王的忠,我曾经过誓,我林家十代,都永忠圣王,永忠“钟家”,先不说圣王还在,就算圣王不再了,我林家也忠于“钟家”,钟家还有一众皇后,还有一众太,你记住了,十代之前,谁也不得叛逆!」林啸喝道。

    「是,孩儿知错了!」林忠马上说道。

    「嗯,知错就好,记住,你叫林忠,永忠“钟家”。十代以内,

    都不得叛变!这也是林家接下来的祖刊!」林啸沉声道。

    「是,孩儿知道了,可是...!」林忠说道。

    「可是什么?」林啸沉声道。

    「可是水无痕他,若是他改朝换代怎么办?,林忠问道。

    「水无痕?只要他不改朝换代,我林家都必须永忠大崝,若是他敢改朝换代,我结果了他!」林啸瞪眼道。

    昔日第一军团长的霸气再度从林啸身上喷薄而出!

    「是!」林忠马上说道。

    「那兵部尚书朗真他们逼迫兵符?」林忠想了想再问道。

    「跳梁小丑,也想从我手中逼出兵符,哼,这天下,兵符我只会交给圣王,谁敢动兵符的主意,我要他命!」林啸恨声道。

    林忠愕然的看着父亲,从来没看过父亲这么霸气的一面。

    ps:这章两合一,能看出味道来,另外,今天兑现上个月欠下的那一,也许大家忘记了,观棋没忘记,晚上还有一,因为人在外面,晚上那可能微微迟点!现在砸票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三十八章 十代永忠)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长生不死,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长生不死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