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长生不死 > 第一百三十章 困奴青惠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章 困奴青惠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7675/363616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三十章 困奴青惠)的详细阅读内容

    “暗皇!见过乌泰至尊!”暗皇沉声道。

    “暗皇?鸟桓冷眼的看向暗皇!眼中闪过一丝古怪。

    因为乌桓看的出来,这个自称暗皇之人,面对自己居然没有一点畏惧?他也只是一个皇极境而已,居然有如此魄力?怎么可能?他疯了?

    疯了?自然不可能,因为鸟柱居然从暗皇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的威胁!威胁?怎么可能?今天真是活见鬼了!

    这钟山到底还隐藏多少实力?

    到现在都没拿下钟山,而且钟山的后手居然一个接着一个,仿若不

    要钱一般的狂洒。

    雪神灭世大阵、绝仙剑、三大天极境,这么豪华的一个组合,居然

    到现在都没奈何得了钟山?

    眼前这忽然冒出的一人,又让自己产生了一丝威胁?真的活见鬼了!必须点解决,解决眼前之人,再和奴青惠一起斩杀钟山,否则,时间一长,指不定还有什么大变故!

    “就凭你皇极境,也想拦着我?乌桓一声沉喝。

    “职务所在,你不动则我不动!”暗皇如实的说道。

    乌桓先是眉头一机,职责所在?眼前这人也是夭帱皇朝之人7你不动则我不动?鸟柱露出一丝冷笑。

    “好大的口气,我就看你怎么动?”鸟柱一声冷哼,探手一掌向着·

    暗皇拘了过来。

    乌桓一宇打出,虚空之中凝显出一个百文金色手掌,仿若携带天威1一般,抓向暗皇。那一宇之强,居然帚出了阵阵空间皱纹。声势滔天!

    暗皇没有着急,从暗皇背后-,忽然飞出一个黑色的球体。球体越变越大,渐渐的,居然达至百丈大小。

    黑球,仿若充满了厚重无比之力,好似捅有雷霆万钧之量,缓缓飞·起,却又带出阵阵空间波纹。

    大手与黑球相撞出一声级巨响,强大的声波,震得空间又是

    一阵抖荡。

    可,诡异的一幕展现在了所有人前,乌桓打出的金色手掌消失了j··而黑球,仿若根本没有改变过行迹一般,继续升空一股庞大的压迫砍天而蒋q

    “星辰老妖?这是星辰老妖的‘星辰珠-?”乌桓惊叫道。

    “好见识,此珠正是星辰珠,我想,你现在应该不觉得我的口气木

    了吧?”睛皇淡淡道。

    “星辰珠,历古十**宣之一,怎么会在你手中?星辰老妖是不可·-!送人的,除非,除非他死了?”乌桓眼中一瞪道⊙

    “不错,运正是家师遗物,那又如何?抓在我手中,依旧是历古十**宝之一,鸟柱至尊,劝你不要再动,否则为了主人,拼个玉石俱焚,我也要让你留下终生难忘的回忆!”暗皇沉声道。

    玉石俱焚?乌桓心中一紧。

    暗皇执掌星辰珠,就仿若荆雪神执掌绝仙剑一般,绝对有与自己吖

    板的可能。

    主人?他居然称钟山为主人?这个钟山太可怕了,星辰老妖的弟,都被他收服了!星辰珠,太强了,它可是历古十**宝之中,唯一一件从大千世界流落进来的法宝,昔日第一次面世,就是与开天斧一次强碰撞。

    强大的碰撞之后,二者不分胜负,至此莫定了其恐怖之成,传了多少代,一直是天下强者眼馋的宝贝,又是天下强者不想面对的宝贝。

    星辰珠锁定乌桓,乌桓也冷眼看着,鸟柱未必怕这星辰珠,毕竟操纵之人实力太低,可就这修为又能对自己产生威胁,令乌桓有种投鼠忌器的感受。

    乌桓连落魂钟都没取出,而是就这么冷冷的看向暗皇!

    又一个天极境,被茧缚而起。

    不远处冰轩瞪大了眼睛,这一切看起耒,多么的不立卖。

    钟山真的有那么大能量吗?

    这些,这些庞大的力量,居然都不是钟山借来的,都是他自己的?

    第九军团长王骷?仆人暗皇?还有那栖灵塔内的儿与还有郧帝玄

    铩,远大秦皇朝岂不是可以与天朝叫板?

    就在此时,悲青丝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脚下一踏飞天而起。辕眼飞离朝天殿,站立在暗皇、王骷、栖灵塔三者中央地带!

    “悲青丝,你怎么能动?”冰轩瞪着眼睛催讶道。

    “朝天殿内,一日了然,我自然就能动了!悲青丝笑道。

    一日了然?乌桓出来的一瞬间,朝天殿再也阻挡不了神识,内部

    已经空空如野,悲青丝自然不需要再装作人质之状了。

    “原来你早就解开师尊的封印了?”冰轩脸色泛黑道⊙-

    悲青丝露出一丝冷笑,就不再理会!

    黑色沼泽之中。

    钟山忍受着黑泥越来越强的冲刷,周身上下,黑泥残绕之力越来越强,即便以钟山的肉躯,都好似有些受不了一般。

    面对着缠缚之刑的钟山,奴伞惠一直冷眼看着。

    “力道怎么样?”奴青恿露出一丝冷笑。

    “还行!”钟山忍着剧痛笑道。也许太痛了,痛到钟山面部都扭曲

    了起来。

    还行。奴青惠听到这声音之时,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另一个深沉的声音。

    是古神通的声音,前世的奴青惠与古神通游历天下之时,奴青惠肉·为太妖娆,惹来无数贪婪之徒,古神逛一一挡了回去,但全身却满是你痕。

    “你还好吧?”奴青惠问道。

    “还行!”

    一样的回答,奴青惠一个恍惚,仿若回到从前,那时古神通身边!!!,没有其他女人,古神通就是这么回的。

    恍然间奴青惠再看钟小之时,却现,眼中的钟山陡然间变了变成了古神通。

    古神通?这是古神通?

    奴青惠眼睛一阵迷离。全身忽然一阵燥·热,一股从来没有过的,胯欲从内心深处忽然爆而出。

    奴青惠心中豁然一惊,一咬舌头,强烈的疼痛,迅让奴青惠清醒

    好多。

    遗萄”奴青惠醒来的一瞬间,就惊叫道。

    奴青惠直感觉全身燥热无比,一种强烈的**直冲脑海。

    不行,必须讳《止,奴青急逼着体内的红鸾迷雾。

    可,就在逼着体内迷雾之际,奴青惠忽然感觉后背被一指一点,继而,一个手臂从后面绕到前面,历在自己右胸之上,继而,**中心的一个穴位,被又一点。

    仅仅一霎那,奴青惠现再也阻止不了体内的迷药了一般,无尽逮药直冲体内四肢百骸,一种酥软使得奴青惠顿时没了力气,只能两眼水汪汪的看着不远处,同时以强大的意志力不断提醒自己,让自己不至于沉迷。

    奴青惠全身泛软,面部湖红,可理智还没有丧失,一眼看向原钟山之处。

    原先的地方,钟山已经消失不见,钟山没了?

    钟山在奴青惠刚一恍惚之间挣脱了黑泥,并且在奴青惠沉迷古神通的一霎郧出现在奴青惠的身后,一前一后,两个食指点住奴青态的两个要穴,是红鸾迷雾喷薄不已。顿时让奴青惠失去了行动能力。

    天下第一**,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况且钟山现在是红鸾天经第七重!奴青惠即使天极境,也受不了。

    “你好杀了我,否则,事后我一定杀你!”奴青惠眯着迷离的

    眼睛狠道。

    可是,这时说出的话,哪有一点杀气,好似在呻吟一般。让人凭空多出一股占有欲。

    钟山此刻,脸上非常的冷酷,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现在轮到自己了。

    “蠢女人,你放心吧,对你,我暂时还没兴趣!”钟山一声冷哼。

    你!”奴青惠眼睛一瞪,带着娇喘的怒道,可这一声娇喘,催

    的钟山脑海一阵轰鸣。

    “-!是红颜祸水,若是换个女,你现在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

    衩寂杀,一个是被我辱!”钟山压住心中的一丝燥热沉声道。

    “你敢?”奴青惠再度怒道。

    我有何不敢?你为鱼肉,我为刀俎,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钟小双眼一瞪。

    一瞪之下,奴青惠好似真的有些怕了一般,闭口不再顶撞。

    “因为,你是奴青惠,所以,今天我不会杀你,也不会辱你,你记住了,今日你能够平安,不是圈为我怜香惜玉,而是因为紫熏与念悠悠!”钟山冷声道。

    你想怎么样?奴青惠迷离着眼睛说道。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想骂骂你,你真是胸大无脑的女人!钟

    山盔出一丝邬笑道。

    听到钟山骂她胸大无脑,奴青惠顿时变得无比敏感,马上感到右胸处压着的那一个强壮的手臂,原先桃红的脸上,加的红了,朐大无脑?奴青惠瞪着钟山。

    “不是吗?呵呵,你来杀我?你杀我可曾想过后果?你以为我是郧

    么好杀的?”钟山冷声道。

    “呼呼”奴青惠娇喘不已,可保持的清明却不断瞪着钟山。

    “我知道你清醒,所以我说的你还能听得到,我保持迷药的这个撩

    送量,这样,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我说你胸大无脑错了吗?我来问

    你,今天,就算我被你杀了以后,你会承受什么样的后果,你想

    “后果?哼!”奴青惠一声冷,乡。

    你很倔强,可是,你想过没有,我身后还有什么?我身后是大幅皇朝,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大瞒皇朝,你杀了我,就算毁了大秦皇朝,大秦皇朝是帝玄铩的希望,帝玄铩会放过你?戒的那些亲信,他们会放过你?就像刚的王骷,你能挡得住几个?”钤山冷声道。

    钟山说完,奴青惠原先的愤怒,却是化为一丝沉思。

    在**的刺激下,思考起来的女人,看上去加有味道,双眼迷离。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一般。

    “说起来,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没看过你是什么样!”钟山笑

    道。

    钟山双手分别点在奴青惠背后与**之间,只能用嘀巴咬开奴青惠的面纱,轻轻一扯。

    奴青惠从刚思考之中,顿时一阵清醒,一脸怒气的看向钤山,那

    样好似要待钟山吃了一般。

    看到奴青惠的脸,钟山不觉倒吸口凉气。

    天下居然有如此精致的面庞

    …妯主仿若将一切美好都给了她一般,此美如画,居然让人有种无法自拔,钟山看之一眼,就马上闭日,不敢看了,太昝击了。

    这一份冲击,差点让钟山心境一阵不稳,不过,钟山总算强忍了下汞。红颜祸水啊!

    深吸口气,钟山压下心中的燥动,感受怀中的柔香,还有手臂处的柔软,钟山一阵心猿意马,捱摇头,钟山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再度清醒了。

    “不要以为我说错了,你可曾想过,杀了我以后,会有多大的灾难?帝玄垛、王骷,还有涅凡尘肯定会为我报仇,舞九天也肯定会,还有一些你不知道的人,你可曾想迁,你能承受的了鸣?钟山如实的说着。

    奴青惠眼中迷离,却咬着嘴唇,盯著钟山,一种仇恨,一种迷茫。

    “你都没想过?呵呵,酡大无脑一点也不错!钟山嘲讽道!

    “哼!奴青惠一声冷哼。

    “再说,你刚除了用黑泥缠着我,并没有用其它武器,我想你也——是感受到我的威胁了吧,感受到我身上还有能够威胁到你的东西吧?钟山冷笑道。

    奴青惠一皱眉头》在那泛春的脸上,眉头一蹙,有一番美的韵味。

    奴青惠不愧为女人中的极品,一颦一笑、一嗔一怒,都带着无穷女-人味,让人看之不忍移眼。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错,还有东西没拿出耒,你根本杀不了

    我!你就是一个蠢女人。”钟山冷笑道。

    奴青惠瞪斋钟山,恨不得将钟山生撕了。

    看懂了奴舌忠的眼神,钟山冷笑道,“你以为我那么好心给你说教?我没事未教导你?我闲的慌?哼,若不是图为念悠悠与紫熏,森懒得说这些!

    “今日不死,来人必斩你!”奴青患娇喘的威胁道。

    那一份软绵纬的威胁,听在钟山耳里又是一阵痒痒的感觉。

    “斩我?就凭你?哈啥哈哈!钟山一阵大笑。

    奴青惠依旧瞪着钟山。

    “哼,你不会以为是长生界为你出头吧?钟山一声冷哼。

    奴青惠眉头一皱,看向钟山露出一股复杂。

    “长生界?哼,若长生界真为你着想,那来刺杀我的,就只是神鸦道君了,让你来,你只是个替死鬼而已,你杀不了我也罢,杀了我,你就是凶手,而不是长生界,长生界会在乎你?别做梦了,你就是一个·胸大无脑的棋而已。”钟山冷笑道。

    “你,你放屁!奴青惠此刻春、怒交杂,居然破灭荒的说了个粗

    “呦!你还会骂我了?我还说错了不成?你以为你有多么了不起吗?天极境?天极境了不起吗?在天下大势面前,天极境算十、屁!”钟山一声喝骂!

    钟山这一声喝骂,听的奴青惠心中一呆,天极境算个屁?

    “哼,别以为天极境了就了不起,乱世一起,天极境也是飞灰,要二不然,你们今日三大天极境,加上绝仙剑、雪神灭世大阵,相当于五个天极境对付我,我为何没事了这天下,不只是个体实力强,就强!”钟山露出一丝不屑道。

    “你!”奴青惠瞪向钟山-

    “长生界?长生界奴青惠道君?我告诉你,凭你现在这个性格,缈使是道君,也有很多人可以欺辱你,以你的容颜,我想,想要欺辱你的::人,太多大多,你以为天下人真的那么尊你?钟山冷笑道。

    奴青惠眯着眼睛,可配合上现在的一股春意,却似勾引钟山一般。

    “呵呵,说你胸大无脑一点不错,我有大秦皇朝,我有大幅皇朝一众势力做后盾,我有全狠族保护我,我有大离夭朝做鲑朝,天下大势之中,我善缘无数,你呢?你有什么?”钟山冷笑道。

    “你有长生界?这个随时可以卖了你的长生界?哈哈,以前你还有·-七星堂,大罗天朝的七星堂,我想,现在已经被长生界收编的差不多了吧,你一无所有,你只有两个人一个紫熏、一个念悠悠!其它,你一无所有。还一直孤傲的以为你天下无敌?蠢!”钟山喝道。

    一声骂喝,让奴青惠又是一阵沉默。

    “在以前,古神通在世,没人敢动你,你可以孤傲,你可以清高,现在呢?谁都敢欺负你,谁都敢打你的注意,别自以为了不起!能够微辱你的人太多太多!少,我就随时可以!”钟山沉喝道。

    钟山说完,奴青惠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奴青惠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一方面是红鸾迷雾的寤道效果,另一方面是钟山_次次摄心的恐吓。

    “今日我说这么多,只是为紫熏、佥悠悠所说,虽说你转过世了和紫熏没有关系了,可我不希望哪夭看到紫熏与念悠悠的伤心,你好自·:为之!”钟山冷冷的说道。

    继而钟山缓缓从奴青惠体内抽取红鸾迷雾。

    奴青惠滞斯恢复了清明,身形一摆,逃出钟山胸膛,可能用力过夭,右乳在逃避之时刮在钟山手瓜之上,又是一阵生疼。

    获得自由的奴青惠迅躲开钟山,站到远处。

    Z:五千大章了,出力了,求月票!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三十章 困奴青惠)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长生不死,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长生不死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