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魂 > 第六百七十七章 神秘女人再现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六百七十七章 神秘女人再现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7557/341823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六百七十七章 神秘女人再现)的详细阅读内容

    风扬被沈天啸拎木偶一般扔回到包间之中,此时朝阳城天煞门的十多人都站在包间中防止聚贤阁的奚雨等人有出现风扬这种意外的情况,但是却并未上前有任何过分的动作,似乎并不敢。

    “风扬,我知道你有个骨气,你不怕死,但是我知道你怕你这些兄弟姐妹死。”和风扬做了这么多年的敌人,杨雪对风扬的脾气和品行都比较了解。

    或许最了解自己的人不是身边最为亲近的人,而是自己的宿敌,因为是敌人,才会用心去观察彼此。

    风扬原本还保持轻松泰然的神态,在杨雪这句话一出,便立即yīn森狰狞起来,他低声喝道:“你要是敢动这些人,我~操~你全家。”

    “华都不在我身边,还谈什么家,你威胁不到我。”杨雪那张jiāo艳动人又增添了几分成熟妩媚的荣阳上带着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让她看上去犹如一个疯子,犹如一条吐着蛇信,随时可能飞射过来咬你一口的毒蛇。

    “很不错的注意。”白彦弘双手附在身后,一副高深莫测,运筹帷幄的神态,朝一名天煞门的强者看去,道:“他问一句,就杀一人,直到他说出来或者杀光这些人为止。”

    “门主强者有些为难的看着白彦弘。

    “怎么?”看到那中年男子难看的脸sè,白彦弘皱了皱眉。

    主……”天煞门那名强者指着同样软瘫在地上的刘哲。

    白彦弘顺着那人所指的方向看去,视线跃过前面的几个人,落在了刘哲身上,脸sè顿时大变,急忙上前拱手,道:“天煞门朝阳城分堂门主白彦弘参见少主。”

    “天煞门朝阳城分堂大长老沈天啸参见少主。”沈天啸同样看到了刘哲,立即走上去拱手弯腰的行李。

    在崇尚实力为尊的大陆,地位和身份的尊卑显得格外的lù骨,刘哲的本身实力不如他们,但是他却有一个让人高山仰止至高无上的地位身份——天煞门总坛门主的儿子。

    “你们是不是连我也想杀掉?”刘哲现在的身体情况很糟糕,他虽然有地土御灵珠这种本命元住,可是他的**强度实在寒酸,还不如几个女孩子的,所以毒xìng在他体内得到最良好的发挥,让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一群彪悍的女人轮~jiān了百八十次而且不带中场休息的,浑身的虚弱无力绝对属于让他动都不想动弹一下的程度。

    “刚才我们并没有发现少主在这群人之中,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少主见谅。”那白彦弘心里虽然恨不得一巴掌将刘哲打死,但碍于刘哲的身份,也不敢将内心的情绪表现出来,他身为朝阳城天煞门的门主,却要在众人面前如此低声下气,这让他怎能不冒火。

    刘哲有气无力的瞪了白彦弘一眼,“解药。”

    白彦弘看向刘哲,脸上虽然带着假惺惺的恭敬,但却并没有给解药的意思,他委婉的说道:“少主,我必须先将轩辕刀拿回来,才能给所有人解药,毕竟,轩辕刀本就是属于我们天煞门之物,想必门主知道了,也会支持我这样做的。”

    刘哲全身筋肉陡然紧绷,用尽最后一点吃奶的力气,体内一股熊熊怒火凝聚成滔天的力量喷洒成一个高亢振奋人心的字,“操……”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字,却深刻地表达了回复人的深深的鄙视和愤怒,可谓言简意赅,一字千金,扣人心弦,催人泪下,足可见刘哲扎实的文字功底和信手拈来的语言技巧及惨绝人环的浑厚声音。再加上以以绵长的尾音收尾,画龙点睛,妙笔生花,意境深远,把刘哲的情绪表达得淋漓尽致,给人无限感动和惆怅,有浑然天成之感,实乃语言之极品。

    白彦弘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却并未发作,转而看向风扬,而手中的剑却是直指唐宁的咽喉。

    当然,并不是他知道风扬和唐宁的关系,而是因为唐宁距离他最近,让他长剑下摆就能直接威胁到唐宁的生命,这样有利于他营造出自身的威严以及那种危在旦夕的气氛。

    “还不打算说?”白彦弘看着风扬,手臂微微一递,长剑的剑尖便已触及到唐宁的咽喉,丝丝血迹从唐宁白洁的咽喉处溢出。

    唐宁在一瞬间便感受到死亡的逼近,她虽然也是征战沙场的女中豪杰,可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有多少人还能保持洒脱和淡然的心态呢?或许,也就只有那些心无所恋,寂寞空虚到生不如死的人才会认为死是一种解脱吧。

    唐宁感觉自己还年轻,还没有彻底的品尝够爱情的美味,还没有满足风扬的关爱,还没有给风扬生一大帮子小孩,她非常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有风扬的生活,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做,所以她不想死,内心便会对死亡有一种深深的恐惧,而这些恐惧溢于言表,让她一张纯美可爱的脸盘瞬间便的煞白。

    “别伤害她。”风扬大喝一声,虽然身体的情况已经相当不乐观,在见到唐宁生命攸关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强行起身朝白彦弘冲杀过去,飞龙血剑幻化出漫天血sè剑芒,让整个包间中都仿佛处于夕阳笼罩之下一般璀璨的让人眼花缭乱。

    然而那些剑芒前头却突然出现一道硕大的拳型罡劲,那道拳型罡劲瞬间在重重剑芒中冲击出一个通道,刚猛的轰击在风扬xiōng口处。

    砰。

    拳型罡劲蕴含的狂猛无匹的冲击力,另的风扬根本就无法抵挡,双tuǐ无法扎地,身体失去平衡,便犹如一个稻草人一般飞了出去,将包间外面的墙壁都震的倒塌了,在身体撞破墙壁即将摔下一楼之际,一道曼妙的倩影却突然诡异的凭空出现在风扬所撞的位置,其手臂用令人赏心悦目的优雅姿势轻轻挥舞了一下,风扬的身体便被一股无形的罡劲拖住,身体缓缓飘了上来。

    风扬大惊,这人的强悍让他惊诧莫名,他发现就连自己都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完全和自己的空间武技幻空蹑影有异曲同工之妙。

    待看清楚来人的相貌时,风扬更是诧异万分。

    这人赫然就是前些天在沙滩上救了吴华一命的神秘女人,一个美到让人窒息的女人,一个让他会有莫名亲切感的绝世美人。

    而这名拥有让人窒息美貌,拥有令人血脉贲张的完美身形以及那种和前两者显得格格不入让人完全生不出亵渎之心的圣洁高贵彷如不染凡尘仙子的那种气质的女人身后跟着两名中年男子,从他们恭敬的神sè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身份——仆人。

    可是这两个仆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让风扬心脏猛烈的抽搐起来,那是一种绝对不亚于自己的肃杀狂躁的气势,浑身散发出一种久经沙场,杀人不眨眼钢铁般坚毅和嗜血的杀气,光是这股yīn厉的杀气便足以将一般人的胆给震破。

    然而当人的视线落在那个女人身上时,却又完全感觉不到那两个仆人身上的气势和杀气,就仿佛一切都被这个绝美女人的高贵典雅的气质以及那种让人窒息容颜所带来的震撼给掩盖了,又或许是这个女人身上的气质本就有一种净化心灵让人心如止水的魔力。

    风扬实在无法看出手臂一挥便有一股柔和轻灵的能量包裹自己将自己轻轻带上来的女人的真实年龄,只知道自己落在这个女人的身边,每一次呼吸,能能闻到一种很淡但是却沁人心脾的香味,这种香味淡的犹如和空气融为一体,但是却又特殊的让人永远不能忘记,而且会上瘾一般,越吸便越想品尝这种香味。

    女人的容貌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但是成熟稳重的打扮以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成熟睿智女人的那种风韵却又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绝对没有的,那是一种对任何男人而言都极具杀伤力的风韵,这种气质风韵是任何一个即便是再美的青涩小姑娘也无法比拟的。

    如果说夏颖、唐宁之类的女人是泉水,清澈,透明,柔和,清新脱俗。

    那么眼前这个女人便犹如酒,晶莹,优雅,醇厚,喝多了难免会醉。

    似乎感受到风扬从始至终都没有移开过的目光,这名女人回头朝风扬微微一笑,那嫣然一笑间,另的空气都好像凝固了,那一笑间的风情印入所有人的眼帘,很多人都感觉自己有种窒息的感觉,此时脑海中空无一物,便只剩下那女人的嫣然一笑百媚生的万种风情。

    白彦弘回过神来,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女人的脸庞,神sè颇有些凝重,问道:“诸位有何贵干?”

    “一场足以毁灭整个世界的浩劫将至,为何还要在这里斗的你死我亡,人类的贪婪何时才能停止,莫不是真要到死到临头的时候才知道醒悟吗?”女人脸上的笑容迅速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责备的严厉。

    “危言耸听。”沈天啸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那女人转头看了沈天啸一眼,却也并未发怒,只是被如此祸国殃民的女子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让沈天啸这个老家伙都有些小小的意乱情mí。

    “轩辕刀乃是数千年前在落日城坐化镇压魔兽的那名武hún强者的趁手兵器,乃是一柄神器级的上古神兵,它自会认主,又岂是能强求的?”女子虽然没有杨雪那种天籁之音,可是她柔和空灵的声音却能自然而然的将人带入到一种意境中,在她的声音中,所有人眼前都浮现出一种处于有山、有水、有美人的世外桃源之中。

    听到女子这么说,白彦弘也有点不爽了,虽然对这样的美女他不忍心去做些什么,但如果阻挡他寻找轩辕刀的进程,他也不介意辣手摧花,他纵横大陆多年,又久居天煞门分堂门主,这点傲骨还是有点。

    白彦弘盯着那名女子,压下对方那种美貌对自己造成的杀伤力,不冷不热的说:“如果你是来阻拦劝说我的,那就请不要白费心事了,轩辕刀乃是出自于我朝阳城天煞门,我便有义务和权力让其物归原主。”

    他的话也算是一语双关,他没有直接说天煞门,而是说朝阳城天煞门,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可谓是狼子野心,有独吞轩辕刀的想法。G@。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六百七十七章 神秘女人再现)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武魂,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武魂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