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魂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思念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七章 思念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7557/186530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百四十七章 思念)的详细阅读内容

    经过风扬前来羞辱的一事,所有人都伤透了心,都对风扬失望透顶了,可是作为兄弟,他们不希望风扬就此堕入魔道,不管风扬有没有把他们当成兄弟,吴华几人却不想放弃风扬这个兄弟。

    第二天,吴华、华天等人便结伴去寻找风扬。

    风扬没寻找到,却听到了一片议论声。

    “这个风扬简直就是衣冠禽兽,原以为风家灭亡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能够得到改善,却没想到那个混蛋竟然掐着风家的房资源,以高价出售。”

    “这让我们老百姓可怎么活,还是迁离固莱城吧,这个城市已经不适合咱们生存了。”

    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污言秽语从老百姓的嘴里喷出来,传进吴华等人的耳朵里,一个个都不禁愤怒的身体都在颤抖。

    原本风扬是讨厌这种仗势欺人、尤其是欺压老百姓事情的,可是为什么现在他自己却在这么做,难道实力、权利、财富对他而言已经占据了人生重要的位置吗?

    “他真的疯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们的兄弟没了。”吴华双拳紧握,咬着嘴唇,将嘴角都咬出了血迹。

    几人一起找到了正在没收房屋的风扬,吴华气的又要冲上去揍风扬一顿,却被华天拽住了,罗林从后面死死的抱着腰不放。

    吴华无法动弹,愤怒的瞪着神色玩味的风扬。

    “放手吧。”华天道。

    “不能放啊,一放手吴华又冲上去了。”罗林道。

    “不会,你放吧。”

    “怎么会……”罗林疑惑。

    “你抱的是我的腰。”华天道。

    “啊……激动了。”罗林连忙放手。

    风扬眼神戏谑的盯着吴华几人,笑着道:“怎么,你们几个还没有走呢,想留下来跟着我享受荣华富贵?”

    “你太过分了,以前你不是憎恨仗势欺人吗?你现在的行为和风家有什么两样?”尤雪儿洁白无瑕的脸上带着愤怒之色,瓜脸,嘴唇红润,下唇略厚,上唇稍薄,好看诱人的红唇紧紧咬着,不想让自己说出过分的事情。

    “当然有区别,我比风家做的好。”风扬笑。

    “你这个混蛋,欺压老百姓得来的钱,你用的安心吗?”吴华怒喝道。

    “你们真是太天真了,修炼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强可以欺负人,可以荣华富贵,我有了钱,修炼物品,高阶武技,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风扬笑着道。

    “你们来的正好,这个天杀的,说风家的东西现在都是他的,要把我们买的房全部收回去,我们花了一辈的心血买了这么点大的房养老,要是收回去,我们这个冬天可怎么活……”一些年迈的老人纷纷在吴华等人身边哭诉起来,一个个老泪纵横。

    “风扬,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变了还是原本就是在利用我们,但是你现在的行为,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如果你还有点良知,就把房还给他们,你看看,他们都已经七老八十了,难道你还要让他们老来无依靠吗?”尤雪儿激动的大声说道,她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以前在飞云门和吴华一直都是吵吵闹闹,经常被吴华气的七窍生烟,可是那种气不算真的生气,而这次,已经是愤怒了。

    她大声道:“你为了母亲报仇,不管你对风家的人怎么做,怎么蹂躏他们,我们都不会说什么,可是现在你在干什么,你母亲在天之灵知道你变成这样,她能瞑目吗?”

    “闭嘴……”风扬大声喝道,眼神冷厉阴沉的盯着尤雪儿,说:“现在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这些人的死活与我何关。”

    他向前走了一步,眼神冷厉的犹如野兽,道:“我警告你们,再敢来纠缠我,别怪我不念旧情,你们应该知道,就算你们加起来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如果没什么事,就滚吧。”

    “很好,你别后悔。”吴华伸手指着风扬,手臂在颤抖,说话时嘴唇也在颤颤巍巍,像似冷的发抖一样,旋即保持着指着风扬的姿势后退了几步,转身离去:“我们走。”

    华天、罗林、云柔、尤雪儿、唐宁等人看了风扬几眼,终也纷纷转身离开,惟独奚雨站在原地看着风扬,眼神不闪不避的迎着风扬的目光,像似在作着什么挣扎。

    “还不滚?”风扬盯着奚雨,冷然说道。

    奚雨没有说话,默然转身。

    待所有人离去后,那些原本开始向吴华哭诉的老者却纷纷露出和善慈祥的表情。

    老人微微叹息道:“小伙,你这是何苦呢!我们虽然人老了,但是眼睛还不瞎,看的事走的路多了,自然看得出来,他们都很在乎你。”

    “呵呵,或许吧。”风扬淡然笑着,笑的很苦:“多谢各位大爷大妈能够配合我。”

    “我们还要谢谢你呢,你把固莱城的恶霸铲除了,还将所有的房免费让出来给我们住,要不是你,也许这个冬天我们就真的要冻死在街上了。”老人们纷纷笑呵呵的说道:“只是帮你这么点小忙,何足挂齿。”

    “你们也不必挂心,这本就是属于你们的东西,我只是将其物归原主而已。”风扬笑了笑,便转身朝城外走去。

    采儿紧随其后,跟在风扬身边,知道风扬心情不好,而且这两天忧心忡忡。

    那些老人看着风扬和采儿离去的背影,叹息道:“真是个很好的小伙,要是固莱城多几个这样的年轻人,或许我们老百姓的日就好过了。”

    走在路上,采儿问道:“你要去哪?”。

    “去祭拜我母亲。”风扬道。

    “那我也去祭拜一下伯母吧。”采儿道。

    风扬回头看了一眼采儿,没有说话,径直朝前面走去。

    经过五年时间的累积,乱葬岗又多了许多尸体,臭气熏天,各种蛇虫到处攀爬,但是却没有蛇虫敢靠近风扬三丈范围之内,风扬施展出元魂气罩,将臭味都隔绝在外。

    不得不说,这元魂气罩还真是妙用无穷。元力护身罩就绝对达不到这种效果。

    元力护身罩只是防御身体表面,而元魂气罩却是防御一定范围内。以风扬现在的元魂力释放出来的元魂气罩大直径达到了一丈,将采儿也很好的笼罩在其中。

    很,风扬便走到母亲的坟前,那座简单犹如土包的坟墓,孤零零的坐落在环境奇差的乱葬岗。

    风扬手持巨剑,在坟墓周围一阵狂舞,掀起的罡风将坟墓周围的尸骨蛇虫全部扫飞了出去,让坟墓周围三丈范围内变得干干净净。

    “娘,孩儿来看你了。”看着坟墓,往日那一副副记忆犹的画面清晰地反映在脑袋里,一瞬间,让风扬已是泪流满面,双膝跪在坟前,泣不成声。

    采儿在风扬身旁跪下,她无法感受到风扬内心的悲痛,但是她却能从风扬的表现中看出风扬和母亲的感情,感受风扬对母亲的思念。

    这个在五年前相遇相识的少年,采儿所认识的风扬,是坚强的,是没有任何事情挫折能够击倒的勇士。

    即便在五年前以一人之力面对整个佣兵团的追杀依旧谈笑风生,毫无惧意。

    可是此时此刻,采儿却见到了这个已经从少年蜕变成青年的人无人知晓的另外一面,这是属于风扬脆弱的一面,从未见他在任何人面前表露过,只是在跪在母亲坟前,脆弱委屈的如一个孤单可怜的小孩,哭的伤心断肠。

    人生的每一个挫折都是一个机遇,很多时候往往一个转身也许就是影响一生的转折点,在一次又一次百花齐放又竞相凋谢、花开花谢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的岁月中,在见证一次又一次晨曦初升到夕阳西下的时光转轮中,从一条嫩绿树叶散发清爽气息的街道走到枯黄落叶漫天飞舞铺上一层凄凉黄色的街道中,所有人、所有事物都在这些不经意中发生着细微的改变。

    机遇一次次的来,又一次次的擦身而过,时过境迁,若干年后蓦然回首看这些我们所熟悉的人和事,这陡然醒悟,原来在每个不经意中,早已变得物非人非。

    那个哭的像个小孩一样泣不成声的年轻人跪在母亲的坟前,低着头,肩头剧烈的耸动着,一张清秀的脸被泪水打湿,没有了往日的坚毅,只剩下无孔不入的悲痛。

    没有大仇得报的感,没有杀死敌人的痛和喜悦,有的只是在岁月的洗涮下,在时光的车轮中,在每一个落叶洒满大地带来让人伤春悲秋的凄凉黄色中从而变得越发浓重的思念和悲痛。

    “娘,你知道吗?五年了,孩儿终于报仇了,风家所有人都死在孩儿面前,孩儿看到他们恶心的嘴脸上对死亡的恐惧,呵呵,大仇得报,孩儿应该高兴,是吧,娘……”他从玉石空间中拿出几大坛烈酒,仰头喝下,他这么告诉自己,可是咽下的烈酒,却好似化作了多的泪水,汹涌来袭。

    每一滴泪水似乎都凝聚着一段蹉跎的记忆,痛彻心扉。

    想起晨曦美妙空气都掺着泥土和树木气味的木屋中,那个一大早就准时叫一个少年起床的妇人,想起每个寒冬腊月都会毫无怨言的用和实际年龄不相符合满是老茧的手认认真真的清洗着一盆衣服只为让孩干净一些的妇人。

    “扬儿,娘今天给你带了些肉回来,吃吧,娘吃过了……”

    “扬儿,不要去争强斗狠,咱们母俩能够安安分分的过一辈就可以了,别人怎么看是他们的想法,咱们母现在生活在一起,不是吗?”

    母亲的话清晰的在耳边响起,就好像母亲在耳边说话一样,风扬下意识的转头,一道清晰的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身前,脸上带着慈祥和善的笑意,风扬伸手出去:“娘……”然而当手碰触到那身影上时,却发生一阵扭曲,转变成另外一副容颜。

    “风扬……”见满脸泪水犹如一个失魂落魄小孩的风扬转头看着自己喊娘,采儿心脏微微一颤,心里莫名的被一股悲伤感染,鼻头一酸,就流下了热泪。

    她不是一个感性的女孩,相反,她的目标是游戏人生,做一个无忧无虑的侠盗,可是此时此刻,她却收敛了笑容,虽然风扬做出这么滑稽的事情,却依旧笑不出来,有的只是浓郁的伤感,她知道,眼前这个大男孩太思念自己的母亲了。

    在同样夕阳西下的时刻,这个仰着头往肚里灌酒的年轻人却呛的将即将咽下去的酒水一口喷了出来,喷出来的,却是血水,洒落在地上的血水泛着嫣红的色彩,所有的仇恨都在这么一个瞬间化作了难以掩盖的思念和伤痛。

    不是说好了,不再流泪了吗?

    只是已经忘了这是多少次泣不成声。

    “娘,孩儿真的好痛苦,身边的人一个个离我而去,可是我却无能为力,知道吗,娘,唯一让孩儿觉得庆幸的是,孩儿遇到了一群很好很好的兄弟姐妹,可是现在所有人都误会孩儿,我爱的女孩误会我,我的兄弟误会我,误会孩儿是狼心狗肺,背信弃义的混蛋,而孩儿却不能去解释,我到底该怎么做,能让身边的人不受到伤害?”

    那个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沧桑年轻人紧紧的抱着膝盖,肩头剧烈的抖动着,哭的无声,无尽的思念和悲痛化作相思的泪水,在每一个莺飞草长,落叶纷飞的黄昏无边无际的蔓延开来。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身旁的女孩,听到他那句‘我爱的女孩误会我。就那么突兀的一个瞬间,泪流满面。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百四十七章 思念)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武魂,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武魂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