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魂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恶人先告状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九章 恶人先告状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7557/186522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五十九章 恶人先告状)的详细阅读内容

    然而就在风扬正要踏入福来客栈的那一刻,听力和自身的感应力强的令人发指的他顿时感受到身后传来一阵异样的破风声,他的汗毛都感受到一股充满危险的气息。

    无暇多顾,风扬身形猛地一晃,鬼魅般闪身到一侧,只见一把飞刀在此刻堪堪擦身而过,深深的没入了地面之中。

    风扬陡然转头将视线落在对面的房顶上,他的视线中,触目可及的是一个蒙面人,那蒙面人一击未得手,并未停留,双腿在房顶上轻点,眨眼时间,身轻如燕般在房顶上飞掠出数丈。

    “妈的,还想跑。”风扬内心狂怒,当即展开身形,轻松的飞跃上两丈多高的房顶上,在房顶上轻巧借力,身形同样如风一般急追而去,双脚在房顶上几个点动,已然奔出了十数丈,速度之,只在空中留下一抹抹残影。

    然而暗杀之人的轻功却着实不凡,身轻如燕,速度飞,不片刻时间,已经飞出了景阳城,直奔风扬刚刚离开的山脉而去。

    不过风扬的速度也并不比对方慢,一直紧吊在那人的身后,没有被拉开距离,但却也没有拉近,一直呈现胶着状态。

    但是风扬要追上他却也不难,他施展出幻空蹑影,瞬间穿越了十多丈的距离,眼看就要追上那暗杀之人,突兀再次出现变故。

    在距离暗杀之人还有一两丈时,几道剑芒和各种凌厉的攻击顿时出现在前后左右四面,将风扬形成一个包围之势。

    见突如其来的攻击颇为凌厉,风扬不敢托大,唯有放弃追击,运起无属性能量护身罩以及土元素能量护身罩,且在同一时间,身形在空中强行变幻,身体突然平躺在空中,就好像一条游龙般在空中灵巧的穿梭,恰到好处的从两道剑芒的中间穿梭过去,同时闪避开数道声势骇人的攻击。

    然而闪躲过这一次攻击,在空中继续穿梭的风扬始终没有对方发招的速度,在他刚刚闪躲过一批攻击时,第二批攻势再次如潮水般凶猛澎湃的涌来,几道罡气砰然轰击在平躺在空中的风扬身体上。

    砰。

    风扬身体在空中被轰击出去,身体顿时重重的撞在山脉上的一棵大树上,一声爆响,那颗大树顿时被风扬的身体携带的冲击力震的爆裂折断,风扬的身体继续向后飞,忍住翻涌的气气血,风扬在空中旋身几周卸去冲击力,巧妙的落在地上。

    但是对方却似乎并不打算给风扬喘气的机会,在风扬刚刚落在地上时,这些人已然冲到风扬身前,各自发出强悍的攻击,一道道罡劲罡风席卷着风扬颀长的身体。

    风扬来不及去查看对方的相貌,急忙飞身跃起,凌空在一棵树上猛地一蹬,身体如离弦之箭般在空中激射出去,眨眼间落在那些偷袭之人身后数丈开外。

    受到这几人几道罡劲的攻击,饶是风扬也不好受,幸好有三重防御将罡气化解了许多,这并未受到什么内伤,只是身体被震的隐隐作痛。

    那七人同时回过头看着风扬,眼中都流露出惊讶莫名的神色,这七人赫然便是万剑宗的徐洪文、晋鹏,婆逻教的魏勒两人、霸刀门的哲憾两人,而绝情谷却只来了杰泽一人,其大师兄晟睿和三师弟却是没有参加这次围攻。

    “操,你们竟然跟老玩阴的。”视线在这七人身上一个个扫过,风扬眼睛微微眯起,嘴角带着一抹冷厉的笑意。

    “在祭坛森林被你逃过一劫,这次你可没有那么好运了。”徐洪文冷笑道。

    “在景阳客栈你口出狂言,我还以为你是多么有骨气的人,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阴险小人。”风扬冷笑道。

    “呵呵,你不用激我。”徐洪文鄙夷的笑道。

    “我倒要看看你们这群杂碎有什么能耐干掉我。”风扬神色发狠,没有拿出巨剑,直接展开身形带着壮士一去不复返一往无前的气势异常凶悍的朝徐洪文七人冲了过去,途中已然开启轮回六道决的第一道穴道天枢穴,实力提升两级,顿时飙升到五品武尊的巅峰,气势攀升到一个巅峰,突如其来暴涨的气势顿时让对方七人都有些措手不及,直觉胸口一阵压抑感传来。

    天崩地裂。

    风扬双腿齐出,在空中划出两道残影,直取万剑宗的徐洪文以及绝情谷的杰泽两人而去。

    徐洪文和杰泽也并非泛泛之辈,两人能够代表万剑宗和绝情谷出战,拥有过人的战斗意识和反应神经,实力也是相当不俗,发出攻击迎了上去。

    砰。砰。噗噗噗……

    接连响起两道罡气对碰的爆响,前两道是徐洪文和杰泽抵挡天崩地裂产生的响声,罡气四溢间,两人顿时被天崩地裂恐怖的爆发力震退出去。

    徐洪文身为五品武尊,实力等级和强行提升了两级实力的风扬在伯仲之间,不过徐洪文的武技却并没有天崩地裂这种爆发力,措手不及之下,被震退了三步。

    而三品武尊的杰泽却是不堪,直接被这一腿震的蹭蹭后腿了五步,方稳住身形,和风扬左腿硬拼一次的右臂传来阵阵剧痛。

    在杰泽和徐洪文被震退出去时,其他人的攻击却也纷纷打在风扬身上,将凌空攻击的风扬震飞到一丈开外,导致风扬身体表面的土元素能量护身罩产生一阵动荡波动,连续收到几次重击,外层的土元素能量护身罩顿时黯淡了许多,出现不少裂纹,临近崩溃的边缘。

    “妈的,防御太强了。”婆逻教的魏勒满脸不可思议的嚷道。

    “简直就是乌龟壳。”霸刀门的哲憾也是满脸惊讶,他手中的玄铁刀虽然算不上什么神兵,但是也是霸刀门的铸刀大师打造的上好兵器,杀伤力不俗,但却没有将风扬的护身罩给砍破,让哲憾都感到遗憾了。

    “他的护身罩破了,继续攻击。”视线死死地锁定着风扬,徐洪文活动了一下麻痛的手臂,冷然的声音落下,人已经如疾风一般冲了出去,手中的幻影剑在空中幻化出道道凌厉的剑芒,并且每道剑芒都好像是寒冰一眼,散发出刺骨的寒气。

    “冰元素?”风扬眉头一皱,当即拿出巨剑,在无属性能量的催发下,巨剑顿时凝聚了雄浑的火元素能量,让巨剑瞬间犹如燃烧起熊熊的火焰。

    燃烧着火焰的巨剑就仿佛一条火龙般在空中和携带寒气的剑芒发生剧烈的碰撞,那些冰元素剑芒被击溃的同时,巨剑上的火元素能量也越来越弱。

    而在同时,婆逻教、霸刀门、绝情谷三大门派的人自然不可能让自己沦为看客,在徐洪文牵制住风扬的时候,几大高手已然冲到风扬周身,刀芒,拳型罡气,以及绝情谷那以狠厉残忍著称的武技,杰泽手中出现一把银钩,不断朝风扬的咽喉勾去,招招致命。

    杰泽的攻击让风扬颇为忌惮,要是被他的银钩勾中身体,即便不是要害,也将会被他牵着走,身体必定受到穿透性的重创。

    “妈的,老先拿你开刀。”风扬眼神陡然变得冷厉起来,猛地转头盯着杰泽,面对已经朝自己咽喉勾过来的银钩,风扬手中巨剑狂猛挥出,空中划出一抹火红色的残影,一股股炙热的火浪朝几人扑腾过去。

    叮!

    一声刺耳的声音穿透了众人的耳膜,让所有人都不禁感觉头皮一阵发麻,耳膜刺痛,与巨剑相撞,在力量上,杰泽比之风扬简直相差万里,银钩顿时被风扬手中的巨剑荡开,差点就拿捏不住脱手而飞,杰泽手臂惯性向上扬起,身体被带的一个踉跄。

    几乎在杰泽身体向后踉跄之际,风扬便施展出天崩地裂,双腿交替朝杰泽踹了过去。

    霸刀门的人见状,急忙出刀,玄铁刀在杰泽身前幻化出道道刀芒,让人几乎要看不清玄铁刀的轨迹。

    铛。

    然而风扬眼力何等惊人,扑捉到玄铁刀的轨迹,天崩地裂的爆发力顿时冲击在玄铁刀上,将霸刀门的哲憾震的连连后退,风扬势头不变,一个旋身,右腿闪电般踹在还没有稳住身形的杰泽身上,后者一口鲜血喷出,身形像似落叶在风中飘飞一般。

    与此同时,失去牵制的万剑宗弟徐洪文的幻影剑已经攻到风扬身前,一个呼吸的时间,幻影剑在风扬身上或劈或刺了数剑,将土元素能量护身罩攻破。

    “护身罩破了,干掉他。”徐洪文心中大喜,幻影剑再次加大力度和速度,真如幻影一般朝风扬攻去。

    “**,还有一层。”其他人听到徐洪文的话,顿时发出攻击,但是当攻击打到风扬身体上时,却发现风扬身体表面赫然还有一层近乎透明的护身气罩,要不是因为攻击时这层护身罩产生强烈的波动,还真不会仔细去观察。

    再次受到数次重击,风扬嘴角已然溢出一丝血迹,这七人都是代表各个门派的参赛弟,战斗力都相当不俗,即便是强行提升了两级实力,风扬还是被打的颇为狼狈。

    断空剑舞。

    风扬施展出昨日苦练的断空剑舞,燃烧的烈焰的巨剑顿时从一条温顺的火龙转变成狂暴发怒的猛虎,气势变得凶悍暴戾起来,威势不再是不温不火,而是犹如狂潮拍岸、雷雨交加一样凶猛澎湃,其周身顿时被火红色的剑芒围绕,一道道攻击被化解。

    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攻势让徐洪文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攻击被化解,巨剑打出的一道道火元素罡劲和断空剑舞具备的罡气冲击出去,将几人纷纷震的向后急退。

    退的慢的三人,顿时被巨剑砸中身体,三道身影直接飞了出去,幸好他们都开启了武尊强者能施展的元力护身罩,虽然抵御了大部分伤害,但是巨剑携带的冲击力却是无法抵挡,三道身体直接向后砸飞出去。

    其中两人身体撞断两棵大树,一人身体撞在山石上,山石被震的爆裂成碎石块四处溅射,虽然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创伤,但是却给了众人震撼的视觉冲击。

    玄阶中级的‘断空剑舞’,加上巨剑上覆盖着火元素能量增强杀伤力,导致所发挥出来的威力比之玄阶高级武技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一群人面对风扬突兀施展出的高超剑法,一时间都被震伤的震伤,震退的震退,空间中弥漫着一股炙热的热浪。

    风扬提身一纵,身体在树枝上轻巧借力,人已如飞燕般掠过数丈长空,他回身冷然喝道:“今天到此为止,这事我记下了,在武斗会上,我会让你们一个个都十倍奉还。”

    风扬知道这些家伙半路堵截自己就是为了让飞云门无法参加决赛,继而让其他门派有多机会争夺冠军。今日如果强行将实力提升到武皇级别,要打败这七个人并不是太难的事情,但自己肯定也要受重伤,到时候以华天一人之力参战,必然将寸步难行,止步于现在的成绩。

    风扬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如愿以偿,即便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怒火也不会让他们得逞,在武斗会上,一切恩怨都可以找回来。

    这一战让风扬多少也受了些伤,便马加鞭赶回景阳客栈,趁还有时间,得抓紧疗伤,争取在明日以佳的状态产赛。

    “风扬,你这个阴险小人,没想到你为了夺取比赛的胜利,竟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就在风扬准备上楼时,门外却突然传来徐洪文的声音。

    “**。”风扬神色愤恨厌恶的转身盯着徐洪文,眼神中杀气迸射。

    “怎么,竟然敢做难道还怕我们说出来吗?”徐洪文鄙夷的瞪着风扬,语气中充满了愤怒,说的煞有其事,好像真的风扬对他们做了什么一样。

    “你这个阴险的王八蛋,竟然假装与我们交好,把我们都叫到城外的山脉中虚情假意的说什么共同进步,共同陪练,没想到你竟然出手偷袭打伤我们,飞云门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败类,你不配参加武斗会。”杰泽也是一脸愤怒的瞪着风扬,捂着胸口,嘴角带着血迹,好像真的受了重伤一样,演技不可谓不高超。

    “不止如此,这个混蛋竟然还想以一部玄阶武技买通我们婆逻教,让我们在遇上飞云门的时候故意战败,你这种人简直就是无耻之极,根本没有资格参加武斗会。”婆逻教的魏勒愤怒的吼叫道。

    此时景阳客栈的人非常多,而绝情谷的杰泽、万剑宗的徐洪文以及霸刀门的哲憾、婆逻教的魏勒都是在武斗会上大放光彩的几个名人,几人联名讨伐风扬,说出风扬的种种罪状,再加上这七人都负伤,嘴角有明显的血迹,身体上有明显的创伤。

    在先入为主的思想下,顿时让景阳客栈的所有人相信了徐洪文等人的话,一个个将矛头指向了正准备上楼的风扬,见风扬同样有受伤的迹象,是对此事深信不疑,在风扬身上贴上了一个阴险小人的标签。

    “没想到飞云门也会培养出这么卑鄙无耻的小人,为了胜利居然不折手段。”

    “这倒是要深思一个问题,飞云门以前每一届武斗会的冠军是不是也是以这种方式得来的呢?”

    “我估计很有可能,简直是败类啊。”

    “这种人就应该剥夺他参赛的资格。”

    景阳客栈的人顿时一个个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矛头都指向了风扬,将风扬推向风口浪尖,任由狂风骤雨惊涛骇浪肆虐拍打。

    见到这种情况,徐洪文、杰泽等人顿时一个个面露得意之色,眼中闪过狡黠,但是这种冷笑却只有风扬看得懂。

    风扬现在真的憋屈的杀人的心都有了,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这几个王八蛋,朝徐洪文等人逼近两步,神色冷漠的让景阳客栈内的空气似乎都凝固起来。

    “怎么,你现在还想杀人灭口吗?”徐洪文怡然不惧的盯着风扬,愤怒的说道。

    “呵呵。”风扬突然展颜一笑,笑的莫名其妙,就连徐洪文等人都不禁一愣,实在没想到风扬现在竟然还能笑的出来,按理说被逼到这个份上,有点血性的人都会忍不住出手。

    只要风扬一出手,那无疑就是不打自招,徐洪文等人可以近一步将风扬的名声搞臭,顺带把飞云门搞的胜败名列,甚至趁机下手将风扬意外的杀死都不成问题。

    但现在风扬突然露出一副意味不明的笑容,让一群人还真的没辙了,景阳客栈的人也完全不明白情况,还当风扬是怒极反笑。

    “你们颠倒黑白,恶人先告状的功夫还真是不错。”风扬笑着道:“想以这么低级的伎俩激怒我,你们还太嫩了。”

    “你真是可笑,我们这么多人都被你的虚情假意蒙蔽,难道我们素昧平生,会联合起来对付你吗?”徐洪文冷然笑道:“我们都是不同门派的人,有什么理由联合起来陷害你,而且难道我们为了陷害你,还都将自己打伤吗?”

    杰泽将身上的衣服撕开,露出一道清晰的伤痕,道:“这是被你的巨剑砸伤的,既然你说我们颠倒黑白,有本事拿出你的巨剑对比一下,看看伤痕是不是你巨剑所创。”

    “我不与你们争辩,明日武斗会之前,一切自有分晓。”风扬道。

    “好,我就看看明日武斗会之前,你能给我们什么交代,要是不能给我们一个很好的交代,就休怪我们为自己讨回公道,到时候生死由命。”徐洪文冷厉的说道。

    ###################

    五千多字也算是大章,今日近九千字,应该可以算是三章,三章,三章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五十九章 恶人先告状)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武魂,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武魂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