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魂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众叛亲离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二章 众叛亲离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7557/186518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二十二章 众叛亲离)的详细阅读内容

    夏颖径直回到以往自己所居住的宅院,也就是花胜雪的势力总部。)

    这个宅院比之风扬的势力总部要大上许多,不过现在很多弟都在去观看比赛了,宅院中的人倒也不多。

    夏颖回到宅院,顿时吸引了宅院中那些人的注意,不止是因为夏颖的美貌,而是因为夏颖以前可谓是名符其实的大姐大,花胜雪虽然是明面上的老大,但是整个势力却都是夏颖一手打理的,所以这里的人对夏颖都是相当的熟悉。

    “夏姐。”

    “夏姐,你回来了。”

    目睹着夏颖走进宅院,宅院中的人都纷纷走到夏颖身旁打着招呼,然而看着这些人打招呼的神色,夏颖却觉得有些古怪,这些人的神情似乎都有点怪异。

    “小炎,通知大家,我有事要宣布。”看着一名十**岁的少年,夏颖说道。

    “这……”被称之为小炎的少年神色有些犹豫,但在夏颖的注释下,终还是点头道:“好,我去通知。”

    说着,便转身离开,拿出通讯玉笺通知一些主要人物。

    夏颖回到议事厅静静的等候着,片刻后,小炎走了回来,道:“已经将消息都发出去了。”

    “辛苦了。”夏颖淡然点头。

    看着端坐在椅上神色淡然依旧美艳不可方物的夏颖,小炎欲言又止,沉吟了半晌,终还是说道:“夏姐,其实你可以先回房休息一下,等各位老大回来,我再去交你。”

    “不用。”夏颖道。

    小炎见夏颖神色淡然,但语气却很坚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便静静的站在一旁。

    小炎以前是夏颖和花胜雪的心腹,也是两人一手培养起来的,年纪十七八岁,就已经达到武尊级别,战斗力不俗。

    在议事厅等了半天,依旧没有一个人进来,夏颖依旧神色淡然的端坐在椅上,似乎早有预料一般。

    看着夏颖,小炎不禁轻轻的叹了口气。

    在太阳落山之际,飞云门弟的比试结束,花胜雪的老部下相继回来。

    “哟,这不是夏姐嘛,怎么没人通知我们夏姐回来了。”走进议事厅,看着端坐在椅上的夏颖,游彬翰打着哈哈说道。

    其实他早就收到了小炎传递过去的消息,只是一直不想回来而已。游彬翰还真没想到夏颖竟然还在等,这份毅力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游彬翰现在心里也是满心得意,以往夏颖有花胜雪撑腰的时候,在所有人面前都犹如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金贵玉女一样,以往开会不立刻赶到就要被责罚,现在终于可以让这个高贵的玉女低下高傲的脑袋等咱一天,想想就觉得大人心,别提多爽了。

    “夏姐,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的花大哥呢,怎么没回来?”成一那双小眯眯眼贼兮兮的盯着夏颖,阴阳怪气的说道。

    成一是游彬翰的直属属下,实力在四品武尊左右,战斗力属于武尊级别中的中游水平,但是却属于游彬翰的军事,什么馊主意鬼点都是他出的。

    “他在外面历练,很就会回来。”夏颖道。

    “是吗,有多?”和成一相视一笑,游彬翰眯着眼睛笑道,像似猫戏老鼠一样,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只走投无路的老鼠如何挣扎。

    “如果没什么问题了,是不是能坐下来开会?”夏颖色厉内敛的说道,环视着在场的十数人,却发现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戏谑玩味的神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诚心给夏颖难堪,让她下不了台……

    “好吧,各位兄弟,好歹是咱们以前的夏姐,看看夏姐到底有什么指教。”游彬翰说道。

    随着游彬翰一声令下,其他人便纷纷入座,一个个毫无顾忌的交谈着,丝毫没有往日见到夏颖时的那种敬畏。

    “花胜雪离开几个月,你们就无法无天了吗?”见一群人交头接耳的交谈着,根本没有睁眼瞧过自己,夏颖冷然说道。

    “大家安静,听夏姐训话。”游彬翰喝道。

    游彬翰此时的威慑力似乎颇大,话音落下,一群人顿时停止了交谈,议事厅变得鸦雀无声。

    小炎在旁边看着,看着夏颖那形只影单的孤独背影,小炎心中满是无奈和苦涩,他出声说道:“夏姐,你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夏颖并没有领情,看了小炎一眼,便对其他人说道:“我回来之前,花胜雪指示,将他的势力整编到风扬的战堂,谁有异议?”

    一语出,满堂皆惊。

    游彬翰道:“还有呢,继续说。”

    “风扬的比赛你们也已经看到了,他是极有潜力超越范僮甚至是花胜雪,成为风云榜榜首指日可待,如果你们信得过我,可以跟我去投靠风扬的战堂,我相信日后的发展绝对要比现在好。”对于现在的状况,夏颖心知肚明,故而会在等待了一天都没有露出丝毫不耐的神色,但是为了能够帮风扬壮大势力,她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还需要努力一番。

    “然后呢?”游彬翰看着夏颖,问。

    “相信我,相信风扬的,可以带着你们手里的人跟我走。”说着,夏颖站起身来,走了几步,却发现其他人并没有丝毫动静,依旧坐在椅上一动不动,满是戏谑的神色。

    夏颖愣了愣,尴尬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时间突然感觉脸上有些发烫。她还从未被人如此羞辱过,而且还是被以前对自己毕恭毕敬惟命是从的手下羞辱,让夏颖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哈哈哈哈哈……”

    看到夏颖尴尬的站在原地的丑态,游彬翰当即放肆的大声笑了起来,毫无顾忌的大笑,其他人也纷纷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笑声中夹杂着掩饰不住的讥讽和嘲笑的韵味。

    “夏颖,你是不是太天真了。”博远张狂的取笑道:“你觉得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决定这么可笑的事情?”

    博远和成一一样,都是游彬翰的心腹手下,原本跟着游彬翰过来,就是听游彬翰说有人要演小丑了,没想到这么一个美女真的会说出这么可笑幼稚的话。

    “夏颖,如果你还有点头脑,就赶走吧,免得自取其辱。”以前身为花胜雪的追随者的承平见夏颖受到如此讥讽和嘲笑,心有不忍,好心提醒道。

    “咱们的夏姐好不容易回来,怎么能不好好招待一下。”游彬翰堂而皇之的走到议事厅长方形桌的正上方,一屁股坐在原本一直都是夏颖和花胜雪有资格坐的位置上,神色玩味的盯着夏颖,道:“一个女孩,有时候的天真也是一种幼稚,你难道真的不知道花胜雪已经退出了飞云门吗?”

    顿了顿,游彬翰补充道:“而且,以你三品武师的实力,你觉得还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

    事实上在一个多月前,花胜雪离开飞云门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游彬翰身为这个组织仅次于花胜雪的强者,早花胜雪退出飞云门的消息传出来的第二天,就接管了花胜雪的势力。

    在飞云门,没有多少人会跟你讲情义,一切都以实力为尊,能者为王。

    游彬翰身为二品武皇,战斗力在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也是个牛逼哄哄的人物,以前有花胜雪坐镇,一直服从于夏颖的命令,他奔就是一肚的怨气,现在有机会翻身做主,又岂会跟夏颖念什么情义。

    “风扬再风光,他都只是入门的弟,要我们投靠他,你想的也太美好了。”博远讥讽笑道。

    其实能如此羞辱夏颖,博远也是感觉一阵大人心,以往这个女孩除了对花胜雪一人有笑容之外,对其他人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高傲姿态,总是以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现在还不是和普通的骚娘们儿没什么区别,一样要在这里忍受着大家的取笑和羞辱而连发怒都不敢。

    “已经叛出飞云门了吗?”夏颖轻声喃喃道。

    “你和花胜雪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式了,现在所有人都是我的人,你认为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们指手画脚?”游彬翰起身,指着在做的所有老大,得意的说道,能够在以前对自己指手画脚犹如女神一般的女孩面前反击一下,那是爽的事情了。

    “凭你也想打理好这个势力?”夏颖怡然不惧的迎着游彬翰的目光,冷然说道。

    “能不能不是你说的算,夏颖,你也不过是个靠男人能风光一时的**,现在花胜雪离开了,你还不是狗屁都不算,所以现在又和风扬勾搭上了,还真没发现你越来越贱了呢。”游彬翰双手搁在桌面上,盯着夏颖,眼神中迸射出讥讽的光芒,旋即玩味的说道:“要不要也跟我睡一晚,要比靠山,我比风扬也要牢靠许多吧。”

    “你放屁。”夏颖恼羞成怒。其实这句话也命中了夏颖内心的痛楚,往日能得到众人的追随和服从,确实是因为花胜雪的缘故,而现在自己实力降成三品武师,是形同于废人了。

    这句话也让夏颖想了很多,想到自己倘若现在跟风扬来往太紧密,一定会引起飞云门众弟的流言蜚语,风扬是否能够顶住舆论的压力,而自己又能否做到心无杂念呢?如果双方有任何一人不能做到,那么终换来的都只是伤害吧。

    一个领导者从云端跌落到山谷,以前的同僚自是不会同情,只会幸灾乐祸的打击取笑。

    “哟,我们高贵的玉女还生气了呢。”游彬翰戏谑的笑道。

    “我看是**。”博远笑着道。

    “既然你们如此不识好歹,那就好自为之。”夏颖冷然说道,旋即便转身要离开议事厅,游彬翰这种人掌管这个势力,夏颖不认为能支撑多久,恐怕现在往日的风光就已不再。

    然而夏颖刚刚走到门口,两人就已经一左一右将夏颖的去路拦了下来,夏颖回头瞪着游彬翰。

    游彬翰露出一道阴险的笑容,道:“事情还没有结束,何必这么急着离开。”

    ###################

    是一定会的,只是有时候会晚点,希望兄弟们见谅啊,辣椒的码字速度实在是令人发指啊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二十二章 众叛亲离)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武魂,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武魂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