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录取通知书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二章 录取通知书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996864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四十二章 录取通知书)的详细阅读内容

    “风哥,你辛苦nàme多天整理出来的玩意儿,就这么没了?”

    一直到柳山志等人离开了四合院,小胖子谢轩心里还有些迷糊,不高兴的说道:“没见过这样的人啊,东西拿走,连个谢字都méiyǒu,真是老不要脸的!”

    这单生意算是谢轩拉来的,临到头东西被拿走了,但钱一分没给,谢轩只gǎnjiào很是对不起秦风,要不是常四爷在砏Ww.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峙滤詹啪鸵谒祷傲恕?br />

    “轩子,算了,这次的事儿能这么解决,就算不错了。”

    秦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能让洪门总堂的大佬欠一个人情,你以为是花个百十万就能买得到的?”

    “洪门总堂?”谢轩愈发糊涂了。

    “没错,轩子,日后不要再扯虎皮做大衣了……”

    秦风叹了口气,说道:“常四爷那些人的光,不是nàme好沾的,咱们这些人,实在入不得他们的法眼……”

    虽然有着胡保国的那层guānxì,但秦风心里míngbái,就凭他们几个人,压根就没被柳山志那等人物放在眼里,自然也不怕欠他个人情。

    这是遇到了江湖老辈人物,rúguǒ像是之前袁丙奇般心狠手辣的,说不得秦风等人就要吃上个大亏,他们几个毛头小子,根基实在是太浅了。

    这也是正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谢轩此次的做法,yǐjīng违背了秦风低调做人的行事准则。

    “风哥,原……原来那老头这么厉害?”

    听完秦风的解释后,谢轩才míngbái了过来,敢情威风八面的常四爷,在那人面前都只是跟班的存在,谢轩那张胖脸上顿时满是惊愕的表情。

    “风哥。对不起,我……我没想到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弄qīngchǔ事情的前因后果,谢轩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要真是把秦风盗墓的事情牵扯出来,那他可就百死莫赎。

    “不说这些了,以后行事。有多大分量做多大的事……”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回头我盘块玉出来,再做一批古玉你拿去卖,不过保险箱里的那些,再也不要拿出来给人看了。”

    “是,风哥,我全听您的。”

    谢轩是聪明人,经此一事之后。他也míngbái了,借势借到的终究是别人的,自身méiyǒu强大的力量和实力,一切都是虚的。

    柳山志的到访,很快就平息了下去,人老成精的柳老爷子自然qīngchǔ秦风的心思,事后méiyǒu任何人因为那批玉器的事情,再找上门来。

    秦风花了一个月的shíjiān。用武盘的方法,盘出了一块出土的玉佩把件。上面的沁色和包浆,看上去都有如传承古玉一般。

    因为古玉出土,受到地下水包括泥浆水印木头涂料等等物质的侵蚀,出土之后的古玉往往色泽黯淡,玩赏的价值并不高,所以就需要用特殊的手法。使其重现光芒。

    所谓武盘,指的是养玉手法中的一种,通常分为文盘和武盘两种。

    文盘一般是将玉器放在一个小布袋里面,贴身而藏,用人体较为恒定的温度。一年以后再在手上摩挲盘玩,直到玉器恢复到本来面目。

    文盘耗时费力,往往三五年不能奏效,若入土shíjiān太长,盘玩shíjiān往往十来年,甚至数十年,才能让玉器恢复光泽。

    清代历史上曾有父子两代盘一块玉器的佳话,穷其一生盘玩一块玉器的事,史不绝载。

    至于武盘,就是tōngguò人为的力量,不断的盘玩,以祈尽快达到玩熟的目的,这种盘法玉器商人采用较多。

    武盘一般是将玉器用旧白布包裹后,雇请专人日夜不断的磨擦,玉器磨擦升温,越擦越热,过了一段时期,就换上新白布,仍不断磨擦。

    玉器磨擦受热的高温可以将玉器中的灰土快速的逼出来,色沁不断凝结,玉的颜色也越来越鲜亮,大约一年就可以恢复玉器的原状,但武盘稍有不慎,玉器就kěnéng毁于一旦。

    秦风所用的办法更加的霸道,他是用水煮的方式给玉器加热,从而将玉器中的杂质灰土清理出来。

    也亏得有载昰秘传的方子,否则秦风也不kěnéng一个月就将其做出传世宝玉的效果来。

    这一个月的功夫,除了盘出这块古玉之外,秦风还买了口大缸置于院中,他用猪血和黄土成泥盛于大缸中,然后将那些从豫省收来的普通新玉雕琢出的玉器埋于其内。

    上个星期的shíhòu,秦风将那几十块玉器取出来后,玉石上面yǐjīng有了土咬黄土锈血沁等痕迹了,不是在行里混了多年的人,很难将其分辨出来。

    有了前次的教训,谢轩的为人处世也变得稳重了许多,沉下心去居然结交了一帮四五十岁,津天市真正玩收藏的人。

    当然,骨子里还是个小奸商的谢轩,趁机将这批制假的古玉推销了出去。

    谢轩所卖玉石的价格,定的并不是很高,一枚玉不过就是万儿八千zuǒyòu,品相十分好的也不超过三五万。

    有那枚被秦风盘出来的古玉作为诱饵,谢轩的这次生意大获成功,四十多枚高仿古玉被他销售一空,盈利高达三十多万,顿时缓解了古玩店的压力。

    经此一事,《文宝斋》在古玩街上也打响了名号,津天玩玉石的人,都zhīdào有这么一家店铺,做事八面玲珑的小胖子谢轩,也在津天古玩界崭露出了头角。

    至于冷雄飞,也méiyǒu闲着,因为现在的《文宝斋》,yǐjīng被划分成了两块,一块就是用来销售文房四宝的dìfāng。

    店里有关于文房四宝方面的业务,yǐjīng全部交由冷雄飞来负责了,他跟着冷一学过几年国文,在传统文化上的造诣远高于谢轩。

    加之冷雄飞又会看相占卜。倒是让《文宝斋》每日里座无虚席,甚至有些客人从京城慕名而来,使得原本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文房四宝,也开始有了盈利。

    “风哥,那缸闲着也是闲着,您就出手再鼓捣一批玉器吧。”

    八月的一天下午。谢轩早早的就回了四合院,眼看着手中的玉器yǐjīng销售一空,而还有许多买家挥舞着钞票,谢轩心里那叫一个急啊。

    “轩子,过犹不及,市场的容纳量是有限度的,你别太贪心。”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之前入手的那批玉器品质还算不错,可以作假。现在你让我上哪儿去搞成品玉石去?

    再说了,物以稀为贵,越是买不到,这玩意的价格才越会往上涨,等到明后年咱们再放出来一些货,到时还怕没人抢吗?”

    对于谢轩的学习能力,秦风是非常mǎnyì的,否则也不会将《文宝斋》放手给他和冷雄飞去打理。

    在秦风看来。再有个三五年的shíjiān,怕是古玩街上最油滑的老奸商。也不会是谢轩的对手,只不过现在,谢轩还稍显稚嫩。

    “嘿嘿,风哥,还是您想的周全。”

    听到秦风的解释后,谢轩有些不好意思的挠起头来。忽然想到一事,开口说道:“风哥,齐民街的老周刚才到店里,说我卖出去的那块玉是假玉,咱们是不是给他退掉啊?”

    谢轩下午回四合院。除了手上没货了之外,最主要是给秦风说这事儿的,那批古玉是真是假,没人比谢轩再qīngchǔ了,他怕老周嚷嚷出去,毁了《文宝斋》的名声。

    “他说假的就是假的?”

    秦风闻言冷笑了一下,说道:“古玩买卖,买定离手概不退还,没那眼力就甭玩,你告诉他,想退,门儿都méiyǒu!”

    按照古玩行的规矩,错非是在拍卖会上拍下的东西可以去找后账,一般古玩店和地摊上卖的玩意儿,卖家是不会做出shíme承诺的。

    秦风估计那老周找了行家鉴定,发现是假古玉之后,欺负谢轩年轻,这才找上门想退货,要是换个有jīngyàn的老掌柜,恐怕老周连门都不敢上。

    “风哥,老周在津天人面也挺广的,万一要是?”谢轩有点担心,他刚刚混进了津天古玩行的圈子,多少会在乎zìjǐ的羽毛。

    “没shíme万一的,有本事让他去告咱们,正愁这行当没法打广告呢。”秦风闻言撇了撇嘴,说道:“轩子,你给他开的收据上面,写的是shíme啊?”

    “收据?我想想,hǎoxiàng开的是工艺品。”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一拍大腿,乐的一张嘴都快咧到耳朵边上了,“风哥,服了,我真是服了您了,我这就回去告诉老周,爱咋咋地,爷不伺候他!”

    谢轩现在才míngbái过来,敢情之前秦风交代他,写收据的shíhòu一定要加上工艺品三个字,就是为了省的日后扯皮用的。

    “你们俩坏小子,又在琢磨shíme馊主意呢?”

    正当谢轩急匆匆的想要回店的shíhòu,院子大门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胡保国一把揪住了谢轩的脖子,说道:“别跑,你看看,这东西是你卖的吗?”

    “胡叔,这是shíme啊?”

    看着胡保国左手掌心里的一块龙形玉饰,谢轩眨巴着小眼睛,很无辜的说道:“胡叔,您shímeshíhòu也开始玩玉了,这物件我看着不错,能值个万儿八千的。”

    几乎就在看到这枚色泽呈鸡骨白的龙形玉饰的第一眼,谢轩就认出来了,这玩意正是经他的手卖出去的,买家hǎoxiàng是津天市的一个商人。

    “你这小子,还不老实?要不要回石市少管所再住几年啊?”

    胡保国没好气的在谢轩头上拍了一记,说道:“这东西被人买了送我,这收据不是你开的吧?”

    坐到胡保国现在这位子,平时少不得有人送礼,只是胡大局长一不爱钱二不爱美人,于是有些人就附庸风雅,送了些玉石字画给他。

    刚好局里最近在办理一桩跨国的古董走私案件,这块玉石被专门聘请来的专家一鉴定,是块新玉做旧的物件,真正的价值,估计也就是百八十块钱。

    收了假东西胡保国并不生气,他原本就要将东西交出去的,关键是那收据上的公章,赫然就是古玩街的《文宝斋》,这顿时让胡大局长气不打一处来。

    看着那收据上歪歪扭扭的字样,谢轩难得脸红了下,不过还是说道:“胡叔叔,我开店做生意,卖出去的东西多了,不记得也很正常吧……”

    “卖假货就不正常了。”

    胡保国绷起了脸,出于爱屋及乌的心理,他希望谢轩和李天远都能跟着秦风走上正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瞎胡闹。

    “胡……胡局长,话不是这么说。”

    秦风可不想叫胡保国胡叔,更不想在谢轩面前叫胡大哥,guānxì近是一回事,但人前总挂在嘴上,那不是秦风的行事风格。

    想了一下开口叫了声官职,说道:“胡局长,收据上开的是工艺品,而且这又不是玻璃的,也是真正的玉石,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这东西卖一万二也不算贵的。”

    “你小子,就不能赚点稳当钱吗?”

    胡保国无语的看着秦风,他当然zhīdào古玩行里的这些门道,只不过现在胡大局长位高权重,有些看不过眼这种小打小闹。

    “胡局长,俗话说存在即合理。”

    秦风给胡保国倒了杯茶,说道:“古玩行存在上千年了,原本就是尔虞我诈考究个眼力,您和我较这真干嘛啊?”

    “得,我怕你小子再去干别的事儿。”

    胡保国没好气的说道:“最近查出一桩文物走私案,涉案的主犯估计都会判死刑,你们可别学那些人。”

    要说现在这个世上最了解秦风的人,肯定就是胡保国了。

    他zhīdào秦风看似行事谨慎,但骨子里却是胆大包天,rúguǒ真到了那种在法律边缘需要作出选择的shíhòu,秦风一定会视法律为无物的。

    “哪儿能呢,胡局长,我们都是在您教诲下长大的,一定做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秦风根本就不搭理胡保国这茬,笑眯眯的说道:“胡局长,您老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来是为了shíme啊?”

    “你小子的录取通知书到了……”

    胡保国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个文件夹,说道:“还有半个月就要开学了,给我老老实实的滚到京城上学去!”(未完待续……)

    PS:PS:四千字章,争取再写四千,求月票,求推荐票啊!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四十二章 录取通知书)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