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高考(下)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一章 高考(下)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989710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二十一章 高考(下))的详细阅读内容

    “这臭小子能有什么出息,秦风,以后你要好好管教下他。”

    虽然感觉儿子在最近几年改变了很多,但谢大志还是不肯在人前夸奖他,这或许也是做父母的通病,当着自家小孩,嘴里总是没什么好话。

    “哎呦,这么热闹啊?”院子里这正吃着饭,大门又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

    “彪哥,您怎么来了?”

    正往嘴里塞着包子,努力打扫战场的秦风看到来人,不禁有些意外,因为胡保国的警告,常翔凤这段时间并没有和秦风有过往来小说章节 。

    “谢老板和昊子都在啊。”

    阿彪推门进来后,先对谢大志和沈昊打了招呼,这才看向秦风,说道:“四爷听说你今儿高考,昨天特意让南方的师傅给你用雪梨熬制的龟苓膏,这玩意能明目清心,还能降火,四爷让我给你送来……”

    常翔凤这段时间虽然没有来找秦风,并不代表他不关注秦风,只要是在道上混的人,都知道古玩街的那个《文宝斋》是不能招惹的,那就是常翔凤放出的风声。

    另外常翔凤这一个多月也没闲着,他几乎用了高压手法,强令一些不太干净的公司关了门,将许多够得上判刑的人,都送到了国外。

    现在的常翔凤,从法律上找不到他丝毫的破绽,能将屁股擦干净,常翔凤知道是谁的功劳,眼下给秦风送龟苓膏的举动,其实就是在向胡保国表达自己的谢意。

    “彪哥,这怎么好意思?多麻烦四爷啊。”

    秦风口中客套着,却是将那龟苓膏接了过去,他明白常翔凤是藉此对胡保国示好,如果东西贵重了秦风肯定不会咬。但一点吃的东西,没必要拒了常四爷的面子。

    “得,东西送到,我也不打搅各位了。”

    阿彪原本也有送秦风去考场的意思,一看院子里的两位,顿时打消了这个主意。两手一抱拳,说道:“祝小兄弟马到功成,金榜题名!”

    “谢谢彪哥,承您吉言了……”

    秦风笑着将阿彪送出了院子,这次却是将原本从里面给插上了,别管怎么说今儿要参加高考,秦风还真没什么心情去应付这些人。

    “秦风,阿彪在津天也是个人物,没想到亲自来给你送东西。”

    等秦风回到院子里后。谢大志眼中还残留着一丝震惊的神色,越在津天呆的久,他越是了解常翔凤的底细,就算跟在他身边的阿彪,在津天也是跺跺脚能震四方的人物。

    听到谢大志的话后,沈昊却是一脸的不屑,撇了撇嘴说道:“什么人物啊,都是些见不得光的。”

    “吃好了。昊哥,差不多八点了。咱们早去回吧。”

    秦风一口喝干净碗里的豆汁,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谢大志一直在社会上做生意,难免会道上人物有些敬畏,和沈昊是绝对话不投机的。

    今儿的主角发了话,谢大志和沈昊都没多言。一个出去发动了车子,一个放秦风拿起了东西,俩大老爷们比保姆还要仔细。

    李天远是见了学校就头疼,他自然不肯跟着去,谢轩到是跟着上了车。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是对上大学,小胖子心中还是一直有那么一丝憧憬的。

    来到考场的时候是八点四十分,秦风等人这才发现他们来的还是有些晚,因为第一场通常是提前半个小时进场,此刻围在外面的人山人海,大多都是学生的家长。

    六月的天气已经十分炎热了,但将外面马路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没有一个愿意离开的,均是安静的等在那里,或是将自己的孩子送进考场。

    来到考场的入口处,谢大志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说道:“秦风,去吧,好好考,我们在这里等你!”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谢叔,这天太热了,你们去宾馆吧,我回头考完了直接过去。”

    “那哪儿成啊,没见这么多家长都在等着吗?”谢大志摆了摆手,说道:“你和轩子是兄弟,叫我声叔,我就该在这里等的。”

    谢大志的话让秦风心中涌出一丝感动,重重的点了点头,秦风拿着准考证进了考场,在他身后的人已经不多了,只有寥寥几个急匆匆赶来的考生。

    坐在考场里,看着那些或是自信或是彷徨的稚嫩面孔,秦风也不禁感概万千。

    曾几何时,他只是个在路边捡垃圾的流浪儿,那会秦风最大的心愿,不过是存上一些钱送妹妹去上学,怎么也没想到过,自己能有一天和这些天之骄子们坐在一起。

    恐怕就是身边的这些学子们也不会想到,今天和他们坐在一起的秦风,居然连一天的教师都没进过,眼前的一切,对于秦风来说都是好奇的。

    眼前的这一幕让秦风感到有些不真实,直到考试的铃声响起,考官们郑重其事的拿着尚未拆封的考卷走进来时,秦风才清醒了过来。

    第一场考的是语文,这对秦风来说问题不是很大,跟着载昰学习三年,他最扎实的就是国学功底,另外还学了一口的伦敦腔。

    两个小时过后,秦风将写有自己名字和准考证号的考卷交了上去,跟着熙攘的人群走出了考场。

    看着外面那些充满了期盼的脸庞,秦风知道,自己参加高考算是对了,这是他人生中所应该有的经历,否则日后肯定会留下遗憾。

    “秦风,考的怎么样?”

    谢大志在考生里找到了秦风,连忙迎了上来,将阿彪带来的龟苓膏递了过去,说道:“吃,快点吃,这天忒热了,先降降火再说……”

    要说之前的谢大志,心里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功利之心,但此刻,却真正将秦风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他把儿子没能上大学的遗憾,都倾注在了秦风的身上。

    “考的还行,题目都做出来了,对错就不知道了。”看着那满满一保温瓶的龟苓膏,秦风开口道:“谢叔,这么多呢,大家一起吃点吧。”

    秦风能感受到谢大志的心情,那种浓浓的关爱,是他十多年都没有再体会到的了,一时间,秦风的眼睛忍不住有些湿润。

    “你吃,我们只是在这等,又不费什么脑子,快点吃。”

    谢大志将勺子塞到秦风手里,转身拍了儿子一巴掌,喝道:“看什么看,你小子要是能进到这里面去,老爸我把这身油熬了给你做汤喝都愿意。”

    “爸,到底谁是您儿子啊?”

    谢轩被这一巴掌拍的苦起了脸,他这才是真正的无妄之灾,要不是秦风是自个儿老大,他都要怀疑秦风是不是老爸的私生子了。

    “行了,咱们先回宾馆吧,秦风休息一会,下午还要接着考试呢。”沈昊出言打断了父子俩的斗嘴,在这炎炎烈日下暴晒两三个小时,滋味可是不怎么好受。

    “对,对,先去宾馆,我叫的菜也应该送来了。”谢大志连连点头,一行人挤出了人群。

    谢大志所订的宾馆就在考场旁边,他订了两间房,吃过饭后让秦风独自在一间房里休息,自己则是和沈昊还有儿子去到另外一个房间。

    这种休息环境对于秦风来说帮助的确很大,下午的数学原本不是他的强项,但秦风感觉考的还不错,一早准备好的小抄居然没用到。

    九八年那会高考的监考力度,对于秦风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只要他想,就算拿本书在考场里翻也不会被老师发现。

    当天秦风把谢轩赶了回去,《文宝斋》的生意虽然不怎么样,但开店养人气,没事就关门,生意怎么都不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上午秦风参加了文科的综合考试,下午则是英语,两天的高考下来,就是秦风也感觉有些疲惫,更不要说在考场内那些因为紧张而晕倒的考生们了。

    考试全部考完了,剩下的只有等待了,秦风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无聊了起来,往《文宝斋》去的次数比以往要多了不少,因为他发现自个儿写的字,在店里出售还颇受欢迎。

    秦风也不是没想过临摹一些名人字画,不过这东西作假比较麻烦,从纸张到画法甚至连印章都要单独篆刻,一张画做出来,最少要一个月的功夫。

    下个月就能接到通知书了,秦风也懒得去鼓捣那些,这些天除了在店里写点毛笔字之外,更多的则是游走在古玩街各个店铺里,和那些老板们吹牛打屁。

    “风哥,您说的那啥大生意,什么时候去做啊?”

    这天秦风刚进到《文宝斋》,穿着一身长褂坐在柜台前的谢轩就迎了上来,每日里卖上个百八十块钱,和他心目中的老板形象相差实在太远了。

    “急什么?我在找合适的地儿呢。”秦风没搭理谢轩,拎起刚烧开的热水,给自个儿泡了壶茶。

    说起来秦风心里也有些纠结,津天靠着冀鲁二省还有京城,京城地界的墓是绝对不能盗的,那里面埋的可是师父载昰的祖宗。

    鲁省大墓到是不少,不过这需要秦风亲自去踩点,他这段时间查了不少资料,但是具体盗谁的墓,秦风一直都没想好。

    “哎,我说兄弟,您怎么又来了?”

    刚喝上一口从胡保国那里要来的龙井新茶,秦风就听到了谢轩不耐烦的声音,不由心中大奇,这小胖子做生意的态度,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恶劣了?(未完待续。。。)

    AB小说网.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二十一章 高考(下))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