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邀请(下)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邀请(下)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826333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邀请(下))的详细阅读内容

    “输了也要拜我为师?”

    任独行显然也被秦东元的理论给搞迷糊了,他虽然前面二十多年一直都在佛门之中,但后来却是和江湖接触很多,现在那些异能组的成员,大多都是他亲自从民家发掘出来的。

    所以对于师门辈分,任独行一向都是比较看重的,他还从来没遇到过像秦东元这样的人,比试输了居然还想拜师,完全没将这些辈分当成一回事。

    “小子,想什么呢?”听到任独行的自语声,秦东元没好气的说道:“我要看你所学的东西有没有可取之处,要是没有的话,就算是你赢了,也休想让老夫低头的……”

    说完这句话,秦东元不由将眼神看向秦风,低声嘟囔了一句,“这世上如果真有人能胜得过我,恐怕除了那老不死的,也就你这变态小子了吧?”

    身为秦氏大长老,秦东元一生可算是纵横无敌,但惟独在面对皇浦长老的时候会感觉有些束手无策,之后就是遇到秦风了,从一个化劲初期的高手到化劲巅峰,秦风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对秦东元的超越。

    “果然是高手……”

    秦东元话声虽低,但也被任独行听到了耳朵里,心下对秦风不由愈发忌惮起来,任独行不怕面对一个强大的对手,因为对手再强大,总归是能找到他的弱点的。

    但秦风和面前的秦东元令人畏惧的地方,却是与之恰恰相反,任独行从他们身上,甚至感觉不到一丝威胁,要不是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下知道他们是武者的话,恐怕即使两人走到任独行身边。他都不会有所防备的。

    这样的对手,才是更加可怕的,因为到了任独行这般修为的人,对自己的灵觉是十分相信的,他同样也有未闻先知的本事,要是想躲过他的感觉。那说明对方的修为一定要比他更强。

    “走吧,外面就是跑马场,地方足够大了……”

    秦东元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虽然知道大道三千殊途同归的道理,但除却修道之外能达到化劲武者境界的人,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两位,切磋一下就行了,要点到为止啊……”

    秦风开口说了一句,他虽然不知道任独行真正的身份。但是从杨光对任独行的态度上他能看得出来,任独行绝对是异能组中说一不二的人物,要是伤了他,自己和异能组之间的事情,就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行了,我会注意的,不会伤到他……”

    秦东元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秦风能看出来的东西他自然能看得出来。秦东元知道面前的这人不是自己的对手,但那是境界上有所差距。而和任独行修炼的功法却是关系不大。

    “我也会留意的,尽量不会伤到前辈……”听到秦东元的话,任独行眉头不由一扬,他身居上位已久,却是还从来没有听人如此对自己说过话呢,一时间骨子里的傲气也是生了出来。

    “好。能伤到我才好呢……”秦东元哈哈大笑了一声,率先走出了屋子,秦风对着任独行做了个相让的手势,让他和杨光先出了房间。

    庄园里的马场,是那个歌星用来养马骑马的。在秦风将这庄园租下来之后,马场里原本还养着七八匹马,其中有两匹是那个歌星的,另外几匹是朋友寄养在这里的。

    不过在秦东元等人带着青狼獒住进来之后,那几匹马却是无法再养下去了,因为在闻到青狼獒的气息之后,有两匹马当时就被吓得屎尿失禁,另外几匹则是彻夜嘶鸣,让人不得安生。

    最后无奈之下,谢轩联系了那个歌星,另外又出了一笔钱,才算是将这些马儿给运到了另外一个马术俱乐部里,偌大的马场也因此空闲了下来。

    “师父,怎么回事?”在见到秦风等人从屋里出来,张虎等人立马围了过来。

    “没人去照看大黄吗?”

    虽然知道瑾萱陪护在大黄身边,但是秦风的眼神还是在张虎和尼科身上扫了一遍,没好气的说道:“收你们做弟子有什么用?师父的吩咐都不听了……”

    “师父,我妹妹陪着呢,一准出不了事……”张虎笑嘻嘻的说道:“怎么着,师父,他们还想动手?还是让我和这外国小子上吧,保证不会给师父丢脸的……”

    “哎,上次你们已经出过手了,这次该我了……”

    同样从房中走出来的刘子墨伸手将张虎扒拉到了一边,开口说道:“你们俩小子靠边站着,难道还敢和师叔我争吗?”

    刘子墨原本也是好勇斗狠的个性,这段时间跟着秦东元到处游历,虽然磨砺了一下性子,但是之前看到张虎和尼科等人动手,他早就感觉有些手痒了。

    秦风所学的功夫,最早就是起源于刘氏一脉的八极拳,虽然没有拜师,但和刘子墨除了发小的关系之外,还真是能称得上是师兄弟,所以在张虎尼科等人面前,他还真当得起师叔这个称谓的。

    “有什么了不起的,师叔也不过和我们修为相当……”张虎还真不敢和刘子墨争,不过退下去之后,嘴里的那小话却是没停,显然心中对刘子墨不怎么服气。

    “放屁,师叔现在一只手都能打败你……”刘子墨没好气的瞪了张虎一眼,他这段时间得到秦东元不少的指点,论起功夫来,倒真是要比张虎强出那么一点儿了。

    “行了,别吹了,你也靠边呆着去……”刘子墨话声未落,秦东元就开口说道:“我和这位任先生切磋一下,你们几个都在旁边看着,哪个敢插手,我打断他的腿……”

    “什么?东元大哥您要和他动手?”

    秦东元此话一出,刘子墨的脸顿时垮下来了,他敢和张虎等人相争,却哪里敢和秦东元争着动手。因为在跟随秦东元的这段时间里,他早已将秦东元视为神人了。

    至于东元大哥的称呼,则是刘子墨自己死皮赖脸喊上去的,用他的话说,自己和秦风是兄弟,要是喊秦东元为师父的话。那岂不是平白比秦风晚了一辈?这么吃亏的买卖可不能干。

    秦东元本来就没有收刘子墨为徒的意思,当下就任凭他怎么称呼了,这出去游历的这段时间里,身边有个跑前跑后的人,倒是给他省了不少麻烦。

    “任先生,拳脚无情刀枪无眼,你最好拿出自己最强的功夫来……”

    两人走到马场中间站定之后,秦东元气定神闲的说道:“我会把功夫压制到化劲初期,也不算占你的便宜。有什么手段你就尽情施展出来吧……”

    “我以前真是坐井观天了,这世上果然有化劲高手啊……”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任独行眼神一凝,开口叹道:“我佛宗向来都是慈悲为怀,降龙伏虎的手段却是落了下乘,是以也没有等级之分,今天就让我见识一下道门高手的本领吧……”

    其实现如今江湖上流传下来的各种门派,最早大多都脱胎于道家的炼气之术中。而佛门中的高手基本上都是隐世于寺庙之中,很少有人涉足江湖。也就是最近几百年像是咏春和蔡李佛等拳法,是来自南北少林,在江湖中有了一些影响。

    任独行走遍了国内的名山大川,拜访了无数前辈高人,但由于武风凋零,那些所谓的宗师。最高也只不过是暗劲修为,直到今日,任独行才算是真正见到了一位突破了暗劲的武者。

    “你先出手吧,你攻我守……”见到任独行做出一副戒备的姿态却是没有主动攻击的时候,秦东元开口说道:“回头我攻你守。谁抵挡不住,那就算是输了……”

    秦东元心里明白,自己和任独行动手,那是有点欺负人了,因为境界上的差距,不是修习了某种厉害的功法就能弥补的,任独行现在充其量也就是比普通的化劲初期的武者强一些,远远不是自己的敌手。

    “好,既然前辈如此说,那任某就冒昧了……”

    任独行也是心高气傲之辈,屡次在被秦东元以前辈的口吻说话后,心中也是憋了一股怒火,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双眼微微眯缝了起来,只不过任独行这一口气吸的十分长,那肚子就像是无底洞一般,足足吸了有四五分钟的时间。

    “这人在干什么?怎么不动手啊?”

    “就是,差不多都站了快五分钟了,怎么还不动手?”

    在一旁观战的张虎和尼科有些忍不住了,就连相对比较老成的彭洪脸色也是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他们只看到任独行似乎是在运气,但并不知道他最初的那口气还没有完全吸完呢。

    “你们几个都给我住嘴……”秦风没好气的瞪了张虎等人一眼,说道:“睁大眼睛好好看着,不懂不要紧,别表现出自己的无知就行了……”

    “有点门道,这一口气吸到了四肢百骸之中,周身的力量也随之增长,这佛门的秘法果真有几分门道……”

    站在任独行对面的秦东元,心头居然感受到了一种压力,这让他有些愕然,按理说一个化劲初期的武者,是不应该让自己产生危险的感应的。

    “唵……”

    又过了一分多钟,任独行的身体像是吸足了气,之间他的小腹肚子出微微肿涨了起来,突然间任独行周身的肌肉颤抖了起来,一个“唵”字,从他的喉咙里吐了出来。

    随着这这个“唵”字出口,任独行身边的空气骤然间翻起了一层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涟漪,像是层层波涛一般的对着他面前的秦东元汹涌而去,时间和空间,在这一瞬间似乎都停滞住了。

    “佛门狮子吼?”

    听到任独行口中发出了声音,秦风不由愣了一下,因为随着这个声音,他只觉得心口处像是被人揪住了一般,有一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整个人似乎都要窒息掉了。

    不过在秦风深吸了一口气鼓动体内真元之后,那种揪心的感觉顿时消失掉了,这种音波似乎还有一丝神识的攻击。对于秦风而言威胁并不是很大。

    “不对,这不是佛门狮子吼……”

    秦风心中忽然一动,他也曾读过佛家典籍,知道佛门狮子吼那是金刚霹雳的手段,一声暴吼出口,能震得人心肝俱裂七窍流血。绝不是这种伤人于无形的功夫。

    “这……这应该是佛教的六字真言吧?这任独行果然是密宗高手……”秦风心念一转,就想到了这声音的出处。

    六字真言在佛家中也被称之为六字大明咒,是“唵嘛吽”三字的扩展,其内涵异常丰富,传说奥妙无穷、至高无上,蕴藏了宇宙中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

    秦风以前以为这六字真言只是佛家弟子诵经时镇静心神所用的,没想到居然还可以用作攻击,而且这种攻击就是连化劲巅峰的武者,都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秦风的修为尚且要高过秦东元一筹。连在一侧的他都受到了一些影响,首当其冲的秦东元更是承受了那音波的绝大部分攻击,在那层涟漪泛到秦东元身前的时候,秦东元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不好,虎子他们承受不了……”

    秦风的这些想法,只是那么一瞬间的思维,在他想明白这“唵”字的来历之后,却是发现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张虎等人。脸上均是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你们几个退远点……”

    秦风右手一拂,一股柔和的力道在挡住了那涟漪状的音波攻击的同时。也将张虎和刘子墨等人推出了十几米远,让他们离开了那音波的范围。

    “妈的,这……这人竟然如此厉害?”

    张虎等人也不是处处江湖的菜鸟,刚才耳中听到的声音,几乎将他们的心脏都要给震出来了,吃了这个亏之后。他们自然知道了那任独行的厉害。

    “不错,有些门道,真是有些门道……”

    反观场内的秦东元,除了最初脸色一变身体抖了一下之后,很快又恢复成了原先的模样。开口说道:“不过这种攻击还伤不了我,再来……”

    秦东元的修为何等深厚,那攻击虽然让他感觉有些难受和分了一点神,但是在秦东元运转真元之后,顿时将音波对身体带来的影响尽数排出了体外。

    “嘛……”几乎就在秦东元说话的同时,任独行往前踏了一步,喉咙间一颤,又是一个“嘛”字脱口而出。

    “嘛”字的声音比起第一个字要更加的低沉,不过在任独行四周空间泛起的涟漪,却是愈发清晰起来,就像是水波纹般的向秦东元涌去,二三十米外的房间玻璃,都被这一声发音震得颤抖了起来。

    “来得好,再让我好好体会一下……”秦东元也是极其骄傲的人,既然说了不抵挡,他真的就做到了,除了用真元护体之外,秦东元没有做出任何反击的行为。

    “有意思,哈哈,有意思……”

    在那音波攻击到身上之后,秦东元脸色一暗,继而大声笑道:“还不够,再来,没想到佛门功法竟然也能杀人于无形,过瘾,真是过瘾啊……”

    “东元大哥,没必要这样吧?”

    听到秦东元的声音,秦风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能看得出来,秦东元的身体还是受到了那音波的一些震动,秦东元所调动的真元,也就是化劲初期的量,只是堪堪挡住了那音波的攻击。

    “说话自然要算数,任先生,再来……”

    秦东元的眼中满是狂热的表情,他一生天纵奇才,在突破到了化劲武者之后,除了皇浦荞之类的几个老怪物之外,秦东元就再没遇到过敌手,也从未有过受伤的经历,今儿这番体验对他而言,绝对是难能可贵的。

    “吽……”任独行的音波攻击似乎无法停顿,在“嘛”字出口之后也就是十几秒钟的时间,第三个字又从他喉咙里吐了出来。

    “吽”字一出,任独行周身十多米的气温似乎陡然间下降了好几度,一股寒意让远处的张虎等人又忙不迭的退后了十多米,而在任独行的正前面,那地面像是被一股大力一压,突然间往下凹陷进去了十几公分。

    “六字真言竟然有如此威势?”

    站在音波攻击范围内的秦风此时也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脸上也是露出了惊容,他没想到相当于化劲初期武者的修为的任独行,凭借着六字真言竟然能硬生生的逼退自己一步。

    虽然秦风能硬顶住这音波不退,但是那样的话,他周身真元也会被震的紊乱起来。说不得要受点小伤,而如果换成是张虎等没有修出真元的人,恐怕就会被这“吽”给生生震毙当场。

    “砰……砰砰……”随着几声闷响,距离马场差不多有四五十米的那个屋子的窗户玻璃,就像是被子弹击中一般,全无征兆的在这一波音波攻击下全被震碎掉了。

    “东元大哥,退……”

    秦风只是站在任独行的身侧,尚且被震退了一步,而站在任独行正对面的秦东元。却是一步不退,秦风见到之后不由霍然色变,看来秦东元这次是要吃上一些亏了。

    果然,在秦风一声退字出口而秦东元纹丝不动之后,站立在原地的秦东元,嘴角和鼻子里竟然往外溢出了一缕鲜血,身形也猛地震动了一下,显然在这一波攻击中受了伤。

    至于远处的张虎彭洪等人。表现就更加不堪了,隔着几十米仍然一个个面色苍白。脚下连连往后退着,距离马场中心最后差不多都有四五十米的距离了。

    “哎,我说你这是何苦呢?”

    秦风身形一闪来到秦东元身边,不过还没等秦风伸出手去,秦东元就开口说道:“没事,以你我现在的修为。这点伤算什么?秦风,你退下吧……”

    伸手将嘴边和鼻子里的鲜血擦了一下,秦东元的脸色虽然有点苍白,但眼中却是透出一股狂热的神色,哈哈大笑道:“三十年了。三十年没有这种感觉了,任兄弟,还有没有更厉害一点的,再来……”

    说着话,秦东元的身体不退反进,往前却是又走了一步,口中说道:“我听闻佛家有六字真言,你这才说出了三个字,还剩下三个字,接着来吧……”

    虽然秦东元修的是道家功夫,但佛教的一些典籍也曾经传入到他那个空间里去,和秦风一样,秦东元原本也只以为这六字真言只是佛门偈语,直到今日才直到六字真言竟然可以用作音波攻击。

    “前辈,你……你赢了……”

    只是让秦东元没有想到的是,面前的任独行突然一口鲜血喷出,勉强说出了几个字之后,身体就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直接就往后仰倒了下去,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反倒是把秦东元给吓了一大跳。

    “嗯?这……这是力竭了?”

    反应很快的秦风一把扶住了任独行,右手食指顺势搭在了任独行的脉搏了一下,稍微号了一下脉,心下顿时明白了,敢情任独行这三字真言出口,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修为。

    “这就力竭了?”站在原地的秦东元脸上露出了愕然的神色,说好的先让任独行攻击自己,可是自己还没出手,对方怎么就能倒下去了呢?

    “问题不大,只是力竭……”秦风右手托在了任独行的腰间,说道:“咱们先回屋再说,杨光,你就等在门外吧……”

    秦风右掌微一用力,任独行就感觉到腰间传来一股热力,原本酸软无力的双腿似乎被重新注入了活力一般,跟着秦风只是身形一闪,就来到了那间被震碎了玻璃的房子门前。

    “是……”

    和张虎等人一起几乎都快退到五十米外的杨光,听到秦风的声音之后,丝毫没有违逆的心思,连异能组的创始人任独行都败了,这里哪还有他话语的余地。

    “哎,我说,我可是还没动手啊……”

    追在秦风和任独行身后进了房子,秦东元不依不饶的嚷嚷了起来,“不让我动手也行,你把剩下的那三字真言给我说出来,咱们就算是扯平了……”

    ps: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邀请(下))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