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灵丹妙药(中)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灵丹妙药(中)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814109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灵丹妙药(中))的详细阅读内容

    h2>“我的病不打紧,秦风啊,我听说你这次出去是给瑶瑶找药的,不知道你找到没找到啊?”

    孟老爷子顺从的伸出了手,笑道:“四十不惑,五十就知天命了,我都活了快九十岁了,有什么不知足的啊?只要瑶瑶这丫头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爷爷,不准你说这样的话……”

    听到老爷子的话,孟瑶的眼睛顿时红了,老爷子刚摔倒那会可是昏厥过去了,当时把所有人都吓的不轻,当时在京的一位主要领导甚至连夜赶到了医院里。

    “呵呵,爷爷命硬着呢,不看到丫头你结婚,阎罗王也收不走爷爷的……”

    老爷子笑着摸了摸孙女的脑袋,眼中闪过一丝担忧的神色,因为他曾经私下里询问过医生孟瑶的病情,知道按照西医的诊断,孟瑶最多也就只有一年多可活了,对于秦风的药方是否能救活孟瑶,他也没抱以太大的希望。

    “爷爷……”孟瑶被老爷子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不依不饶的摇晃了一下老爷子的胳膊,不过眼睛看到秦风在给爷爷把脉后,连忙吐了下舌头停住了手。

    “秦风,爷爷的身体怎么样?”等到秦风松开手之后,孟瑶开口问道,她从小是跟着爷爷长大的,要论感情的话,爷爷是在她所有亲人里面拍在第一位的。

    “肩胛和骨盆处这两个地方有些淤血还没有散开,这也是老爷子不能正常走动的原因……”秦风指着老爷子的肩膀和胯部说道:“老爷子年龄大了,用常规的治疗手段怕是有些不妥……”

    “秦风,你说的没错,不过不用常规手段,又能怎么治疗呢?”随着话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走进了房间里。

    “是邬医生啊?怪不得老爷子恢复的这么好,他服用的疏血化瘀的方子,是您开的吧?”秦风对来人并不陌生,上次在孟老爷子这里秦风就见过对方,关于阿诺钦克山脉有人参的消息,他也是从邬医生口中得知的。

    “首长年龄大了,最好还是用中药调理……”邬医生点了点头,说道:“也正是因为年龄大,首长体内的气血运行有些滞碍,我又不敢下猛药,所以你说的那两处地方的经脉一直都不通畅……”

    “行了,今儿又不是来给我治病的……”

    孟老爷子摆手打断了邬医生的话,开口说道:“秦风,我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给瑶瑶找的药到底怎么样了?我听说你小子因为这事可是闹出不小的风波啊?”

    孟林都知道了的事情,老爷子自然也早就得到了消息,不过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他心里并不是很相信,因为他是指挥过千军万马的,深知即使一个人的力量再强,也是不可能和一支军队相抗衡的。

    “孟爷爷,这事儿和我可没什么关系,我就是去采了些药而已……”

    秦风可不会承认俄罗斯的那些事情和自己有关的,谁知道这屋里的医生和门外的警卫是不是还兼具着别的一些任务?到时候这事儿传出去还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那么说,你需要的草药都找到了?”

    孟老爷子闻言一喜,再也顾不上询问俄罗斯的事情了,坐直了身体说道:“孟林,马上让人去准备实验室,找最好的医生协助秦风将药给配置出来……”

    “爷爷,您就甭操这心了,秦风早就把药给配好了……”孟林笑着说道:“这事儿他肯定比咱们还要上心的,爷爷,您就放心吧……”

    “嗯?秦风,孟林说的是真的?”老爷子的眼睛看向秦风。

    “老爷子,是真的……”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我炼制了一种灵丹妙药,一准能让瑶瑶药到病除的……”

    要说在炼丹之前秦风还没有多少把握,但是在秦东元服用了一枚丹药之后,秦风却是信心十足了,而眼下外面正下着小雨,无根水也能马上提取,秦风随时都能让孟瑶服药。

    “林哥,你找个碗来,我要接点雨水……”秦风先没拿出丹药,而是对孟林说道。

    “接雨水干什么?”孟林有些奇怪的问道。

    “秦风,你可是要用无根水让孟瑶服药?这有些不妥吧?”

    邬医生是精通中医的大国手,一听秦风要雨水,顿时就反应了过来,这无根水在中医里可是一种药引的存在。

    不过在西医进入国内之后,中医界内有很多人,都摒除了无根水当药引的做法,认为雨水从天空飘落的过程里,会沾染很多尘埃细菌,对病人并没有什么好处。

    邬医生曾经对比过无根水和提炼过的纯净水对病人的作用,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无根水并没有治病的功效,所以他也是无根水无用论的支持者之一。

    “有什么不妥?”秦风皱起眉头看向了邬医生,他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始让孟瑶服药,仅仅是提取药引就被人反对了。

    “秦风,无根水治病,这没有根据,我看,你想让孟瑶服药的话,最好还是用蒸馏过的泉水吧?”

    虽然邬医生只需要对孟老爷子一个人负责,但他在首长这边呆了十多年了,对孟瑶也是很熟悉,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小丫头英年早逝的,这段时间他花在孟瑶身上的精力,甚至要超过孟老爷子了。

    “但是你要没有根据说无根水不能治病啊。”秦风摇了摇头,说道:“给瑶瑶服药,必须要无根水,林哥,你先接一碗过来,等会要是雨停了就麻烦了……”

    “这个……”孟林看了看邬医生,又看了一眼秦风,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用不用的先接一碗再说……”

    虽然孟林更为信任邬医生,但眼下的情况是,邬医生对孟瑶的病情已经是无可奈何了,认为孟瑶的病已经非是针石能救治的了,而秦风却是说孟瑶可以治愈,所以孟林只能选择相信秦风。

    “哎,小秦,千万不能病急乱投医啊……”

    见到孟林端着个碗走出了厢房,邬医生不由叹了口气,他行医数十年,见惯了那些得了绝症的病人家属干的荒唐事,别说使用无根水了,就是拿观音土治病的事情他也见过。

    “邬医生,单论医术,我可在你之下?”秦风闻言笑了笑,开口问道。

    “这个……”

    听到秦风这话,邬医生顿时哑口无言了,因为秦风之前所展现出来的中医技能,完全不在自己之下,甚至秦风的一些手法,连他这个出身于中医世家的人都没有见过。

    “秦风,无根水我给你打来了……”

    两人对话间,孟林端着一碗水走了进来,说道:“用这无根水可以,不过你那药却是要拿出一粒来给相关部门检验一下,否则我不放心瑶瑶使用……”

    本来孟林就对炼丹什么的不怎么相信,要是没有相关部门的检验报告,他可不敢让妹妹随便服用秦风的丹药,这未免有点过于儿戏了。

    “哥,不用检验,我相信秦风……”孟瑶在旁边表示了对爱郎的支持。

    “瑶瑶,是不是谈恋爱谈傻了啊?”孟林没好气的瞪了妹妹一眼。

    “林哥,能不能少一点啊?取十分之一去检验行不行?”

    要说之前秦风还同意孟林检验药物的事情,但是在秦东元已经服用了一枚丹药的前提下,秦风却是舍不得了。

    要知道,秦东元总共才炼制出来八枚丹药,被他自己服用了一枚之后又取走了三枚,现在秦风手上也就剩下四枚了,每一枚丹药可都是珍贵之极的。

    “不行,最少需要一粒,要不然检验不出药理来的。”孟林摇了摇头,他早就联系好了京大药物研究所的人,随时将药送去随时就可以进行检验。

    “林哥,我这药,可是千金……得了,别说千金了,就是有再多钱,那也是买不来的……”

    秦风是实话实说,不说剩下的万年灵芝和那些千年灵药最多只够再炼制一炉丹药的,最重要的是,炼丹也是有几分运气成份的,万一下一炉炼丹失败,那现在剩下的这些丹药,可就弥足珍贵了。

    “这个我不管,没有经过检验的丹药,我不敢让瑶瑶服用……”孟林别的都能依秦风的意见,但惟独在这一点上他很坚持,在孟林看来,浪一粒药和妹妹的安危比起来,前者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

    “这个……”听到孟林的话后,秦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毕竟孟林的提议是正当的,而且之前自己也答应过,现在反悔的话,自己怎么着都不占理啊。

    “秦风,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啊?”孟老爷子看着秦风紧锁的眉头,说道:“这药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奇吗?你手上一共有多少?”

    “老爷子,我一共才四粒啊,而且日后也不一定能再炼制出来……”

    秦风一脸苦笑的说道:“不说这药能活死人生白骨,但让普通人延年益寿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拿出去化验,实在是太浪了,如果这样的话,我宁愿让您给吃掉一粒……”

    “让首长吃更不行……”

    秦风话声未落,旁边的邬医生就打断了他的话,孟老爷子的用药是有一套十分严谨的制度的,作为老爷子的保健医生,邬医生哪里敢让他吃秦风的药?

    “其实这药对老爷子您的身体也是有好处的……”

    在提及老爷子的时候,秦风心中一动,当下一脸堆笑的说道:“孟爷爷,要不您先服用一点,如果有效果的话,咱们再给瑶瑶服用如何?就算是没效果,也不会对您身体造成伤害的……”

    秦风给老爷子把脉的时候就看出他体内淤积有淤血,而秦东元配置的这天王护心丹,就是养护心脉和疏通淤血用的,说起来孟老爷子服用那也是对症下药。

    更何况药中还蕴含着灵气,经过滋养之后,身体机能会被注入一种新的活力,最少能给孟老爷子延寿十年,也就是说,原本能活到一百岁的老爷子,服用了这药之后活到一百一十岁完全没有问题。

    “小秦,首长的身体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

    邬医生有些真的动怒了,没等秦风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要不是看在秦风是孟老爷子未来孙女婿的份上,恐怕邬医生早就叫警卫将秦风这不着调的家伙给轰出们去了。

    “邬医生,你觉得我会拿自己亲人的身体来开玩笑吗?”秦风瞥了一眼邬医生,心下暗叹了一声,要不是这大国手过来,恐怕这会秦风早就想办法让老爷子或者孟瑶服药了。

    “我觉得秦风不会开玩笑……”

    听到秦风刚才说起延寿十年的话,老爷子的眉头微不可查的舒展了一下,老人家虽然早已看淡了生死,但要真是还能给他二十年的时间,孟家的第三代,也能真正的成长起来了。

    “首长,您的用药连我都做不了主,这绝对不行……”就算是孟老开了口,都被邬医生一口给回绝了过去,实在是老爷子的安危牵扯太大,他一个保健医生根本就负担不起这个责任的。

    “行了,我就说说而已,小邬,你没必要那么紧张的……”

    看到邬医生着急的样子,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你们连秦风的药都还没见到,就争了个面红耳赤,秦风,你还是先把药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吧……”

    遇到不同的意见,就先将事情搁浅起来,这是老爷子一辈子能在政坛屹立不倒的行事方式之一,眼见邬医生反对的激烈,孟老一句话就将众人的注意力从服药转到了药物本身上去了。

    “好……”秦风自然能听出老爷子的意思,心下暗赞了一声姜是老的辣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瓷瓶,开口说道:“有做手术用的消毒手套吗?”

    按照秦风的想法,那就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直接倒在手上就行了,不过眼前这些人可都金贵的很,秦风说不得也要讲下卫生了。

    “我这里有……”邬医生答应了一句,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医药箱,从里面取出了一幅手套递给了秦风。

    “大家看,就是这粒药了。”

    戴上手套之后,秦风将瓷瓶里的那枚丹药倒在了自己的掌心之中,开口说道:“这一炉丹药我整整炼制了一个多星期,不是我不想让检验,实在是这玩意用一枚少一枚,再想炼制出来那就是千难万难了……”

    “咦?屋里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香啊?”秦风的丹药刚一倒出来,屋内就散发出了一种泌人心扉的清香,孟林刚刚说出这句话来,众人的眼睛就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秦风掌心里的丹药。

    “如此药香,还真是闻所未闻啊。”

    邬医生脸上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他出身中医世家,对于药理还是非常精通的,邬医生知道有些剧毒之物也会散发出香气,但绝对不同于这种让人一闻之下浑身都感觉舒泰的香味。

    别的不说,单凭着这种香味,邬医生就相信秦风这枚丹药是纯粹的中草药炼制出来的,而且对人身绝对是有裨益的,不过是否能治孟瑶的病,邬医生就不敢断言了。

    “秦风,你这药都是用了那些药物啊?”邬医生出言问道:“用这一枚药,就能医治孟瑶的病吗?又是如何服用呢?”

    “邬医生,这药可多了,有几十味呢,其中的主药是六百年的老参和万年灵芝……”

    秦风也没隐瞒,将他所用的药物一一报给了邬医生,他并不怕邬医生掌握药方,因为开炉炼丹和在实验室里制药可是两种概念,当今之世,除了秦东元之外,再也没有人能炼制出这种丹药了。

    “你……你竟然能集齐这么多种药?”听着秦风报出的药名,邬医生脸上的表情在不断变幻着,他之前知道秦风在寻找千年人参和万年灵芝,但邬医生却没想到秦风真能找得到。

    “也是侥幸,所以邬医生你该知道这种药物的珍贵的……”

    秦风叹了口气,他一直没有说出这丹药其实并不能根治孟瑶的病,而是只能将她的病情压制住二十年,如果在这二十年内秦风无法寻得千年人参重新开炉炼丹的话,孟瑶也就只剩下二十年的寿命了。

    “那这药又该如何服用呢?”在闻到那股子药香之后,邬医生心下已经是信了秦风几分,这药即使无法治疗孟瑶,服用下去也绝对是有益无害的。

    “分成十份,每隔一天服用一份……”秦风忽然伸出左手捏住了那枚丹药,微微一用力,将那丹药捏碎开来,不多不少正好是十份。

    而就在秦风捏碎了丹药的同时,屋内的那股子药香味也变得愈发浓重了,但凡是闻到药香的人,都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都轻了好几分,呼吸变得从所未有的舒畅。

    不过就在几人使劲的耸动鼻子闻着药香的时候,秦风却是动作飞快的将捏碎的丹药又装回到了瓷瓶里,他是怕药性流失过多,会对治疗的效果产生影响。

    “哎,怎么就装起来了,再让我们闻闻味道啊……”香味突然间变淡了许多,孟林不由喊出了声,眼睛更是紧紧盯着秦风手中的瓷瓶,心里变得有些空落落的。

    不仅是孟林,房中其他的几个人也均是如此,包括邬医生在内,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或许已经认可了秦风的那枚丹药,甚至有种想要将其夺过来吞食一粒的冲动。

    “要不……就拿其中的一份去检验吧……”邬医生也没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了,用那么多珍贵草药堆积在一起炼制出来的药,如果不是毒药的话,那简直就能被称之为是仙丹了。

    “行,没有问题。”这次秦风干脆的点头同意了下来,使用一粒丹药去检验他有些心疼,但只是用一粒丹药中的十分之一拿去化验,秦风还是舍得的。

    “小秦,你把那药拿来给我看看……”坐在椅子上闭目不语的孟老爷子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老爷子,你可不能偷吃啊……”秦风开着玩笑将瓷瓶递了过去,这话听得旁人心中一动,不过就在邬医生想要阻止的时候,老爷子已经把药瓶拿在了手心里。

    “我只是想闻闻这味道……”

    孟老爷子将瓶盖打开,凑到鼻端处狠狠的嗅了一口,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他的动作也让邬医生松了口气,只要首长不服用,单纯的只是闻闻味道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过老爷子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邬医生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处,因为在闻了一口之后,孟老爷子居然倒了一粒破碎的丹药在掌心,直接往嘴巴处一拍,就将那粒不规则的药丸给送到了嘴里。

    “首……首长你……”

    看到孟老爷子的这个动作,邬医生的大脑一时间都出现了空白,他实在无法想象万一老爷子因为服用这丹药出了事,将会引起怎么样的轩然大波来。

    “爷爷!”一旁的孟林也是看傻了眼,不过他的反应要比邬医生快很多,一步就冲上前去,想要抢夺老爷子手里的瓷瓶。

    “哎,别抢啊,打碎了就麻烦了……”

    秦风伸手一招,将那瓷瓶吸入到了自己的手里,在场的这几个人里,也惟独他看出了老爷子的心意,否则秦风哪里会那么容易就将药瓶给交出去的?

    “爷爷,您……您没事吧?”孟林此时已经顾不上去追究秦风的责任了,一把扑到老爷子身前,手忙脚乱之下居然学着秦风刚才把脉的动作,去抓起老爷子的手腕来。

    “一边去,毛手毛脚的,像什么样子?”孟老爷子一把甩开了孙子的手,开口说道:“我有什么事?我现在感觉很好,奶奶的,这药真够劲,我现在全身好像都充满了力量……”

    在服下那枚丹药之后,孟老忽然感觉自己体内升腾起了一股热气,像是有生命一般的迅速融入到了自己的四肢百骸之中,原本肩膀和腰跨部的不适,在瞬间就消失掉了。

    从六十岁之后,老爷子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这种浑身是劲像是忽然年龄了几十岁的感觉,他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体会过了,这让孟老的心头不由一阵激动。

    孟老爷子在军队系统里,向来都是被称做儒将的,和那些大老粗将军不同,他打仗的时候从来没有日爹操娘之类骂人的话,但是此刻却情不自禁的爆了句粗话,可见老爷子心中之震惊。

    随着话声,孟老爷子忽然掀开了膝盖上的毯子,直接就站了起来,因为这时身体里那股暖烘烘的气息驱使着他必须起来走几步,让老爷子根本就坐不住了。

    “老爷子,动作不要太大,速度也不要太快,这药性没有任何副作用,能完全被身体吸收掉的……”

    看到孟老爷子的举动,秦风在一旁开口指点了他几句,老爷子不是修炼中人,要是动作过大的话,很有可能会让药性流失掉,那未免就太过可惜了。

    ---

    ps:六千多字的二合一大章,求新一月的保底月票啊!

    。r1152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灵丹妙药(中))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