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九百八十六章 不是钱的事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九百八十六章 不是钱的事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793625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九百八十六章 不是钱的事)的详细阅读内容

    “看我干什么?还不抓紧把背包里的食物给拿出来?”

    见到彭洪看向自己,秦风没好气的上前一步,将彭洪身上的背包取了下来,用有些拗口的俄罗斯语说道:“孩子们,来吃东西了,蛋糕没有,不过有美味的烤鸭,你们要不要尝尝啊?”

    虽然秦风没有多少同情心,但是他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小女孩挨饿,眼前房间里发生的这一幕,让秦风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自己少年时和妹妹的情形,所以就算卡拉切夫不提什么俄罗斯人参,秦风也会拿出自己所有的食物的。

    一边说着话,秦风一边将背包里的食物给掏了出来,秦风临走的时候孟瑶生怕他在外面挨饿,买了许多京城烤鸭和一些真空包装的熟食,秦风现在已经很少需要进食了,是以这些都留了下来。

    “喀秋莎奶奶,我……我们能吃吗?”看见秦风掏出来的东西,这次不仅是伊莲娜,就是其他的几个孩子,也是忍不住在那里咽起了口水,眼中射出的光芒,比那房间的蜡》顶>点》小说 m.23wx.cOm烛还要亮。

    “还真有一个小蛋糕,伊莲娜,你要不要吃呀?”

    秦风无意中发现食物中还有一包蛋糕,当即拿了出来,走到伊莲娜的身边,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伊莲娜,吃吧,这是哥哥送给你的礼物……”

    “我……我……”伊莲娜有心接过蛋糕,但眼睛还是瞄向了喀秋莎大婶,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所有的食物都是由喀秋莎大婶来分配的,孩子们对她最为信服。

    “吃吧,孩子们。谢谢我们的朋友……”

    看着孩子们一脸期待的样子,喀秋莎心中不由一酸,开口说道:“在吃东西之前,你们要知道是谁赐予的食物,这是礼貌,知道吗?”

    “请问。您叫什么名字啊?”伊莲娜睁着一双大眼睛,对着秦风问道。

    “叫我哥哥就好了。”秦风将蛋糕塞在了伊莲娜的手上,他真是见不得小孩子挨饿,虽然伊莲娜长得金眼碧发,但那渴望的眼神却是和妹妹没有什么不同。

    “谢谢哥哥!”伊莲娜已经顾不得去分辨哥哥是否是名字的问题了,接过秦风递来的蛋糕,大口就吃了起来,拳头大小的一个蛋糕,居然三两口就被她吞下了肚子。

    “伊莲娜。来,喝点水,等一会再吃,你们几个也是的,只能两个人吃一只鸭子……”

    看到伊莲娜的眼睛又瞄向了自己带来的熟食,秦风递过去了自己的水壶,他能看得出来,这几个小孩子都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饱饭了。这一顿却也是不能让他们吃的太饱,否则会有胃被撑爆的危险。

    “彭。帮我谢谢你的朋友!”此时卡拉切夫也看出来了,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归属秦风所有的,当下说道:“年轻人,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我叫秦风,中国人!”秦风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现在的他已经处在了人类进化的巅峰。很少会顾忌什么了,就算被人查出来,秦风也不会畏惧。

    “谢谢你,我的朋友……”卡拉切夫摇动着轮椅来到秦风的身边,抓起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紧紧贴了大约有十秒钟才放开。

    “秦风,这是他们摩尔多瓦族,对朋友的最高致意的礼节!”彭洪在一边给秦风解释道:“卡拉切夫这么做,说明你已经是他最为信任的朋友了,为了朋友,他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彭洪往来国内和俄罗斯多年,知道一些这里的少数民族的礼节,就像他和卡拉切夫认识多年,也只不过得到了他的拥抱礼,却是没有秦风的等级这么高。

    “多谢你的信任……”秦风微微对卡拉切夫躬了一下身体。

    “年轻人,你真不错!”

    喀秋莎分配完孩子的食物之后,来到了秦风的身边,看那架势似乎还想和秦风来个拥抱,吓得秦风连忙说道:“我包里还有酒,最烈的酒,我想……咱们是不是先喝一杯呢?”

    秦风知道,俄罗斯包括以前的前苏联人,不管男女都是最为好酒的,果然,他这句话刚说出来,喀秋莎和卡拉切夫的眼睛同时亮了起来,那一脸希冀的表情比之刚才的几个孩子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哦,我亲爱的朋友,我想,你虽然看上去不怎么强壮,但已经够资格做我的女人了。”

    喀秋莎这次再也忍不住了,伸手就要去抱秦风,可是却被早有反应的秦风,将一瓶二锅头塞到了她的手里,制止了喀秋莎的动作。

    “上帝啊,是中国的二锅头!”

    喀秋莎这下子再也顾不上抱秦风了,伸手就拧开了瓶盖,“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大口,有些舍不得的将瓶盖又给拧上了,说道:“这样的好东西,要给那些老不死的家伙留上一点,否则他们真的会和我拼命的……”

    “我这里还有五瓶……”

    秦风又拿出了一瓶交到了卡拉切夫的手上,在进入俄罗斯之前他有好几箱的,不过都留在了草原派出所里,随身带着的这几瓶,原本是怕彭洪赶路疲惫,留着给他活血化瘀的。

    “真的是中国的二锅头,这可是好酒啊!”卡拉切夫拿到酒之后也是失去了淡定,拧开瓶盖一口气就喝下了大半瓶,那略显苍白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红晕。

    “卡拉切夫,难道你想一个人喝一瓶吗?”喀秋莎有些不满的看向了卡拉切夫,说道:“这是秦送给大家的,你的酒要交给我来保管!”

    “亲爱的喀秋莎,你就再让我喝一口吧。”

    卡拉切夫一脸哀求的看着喀秋莎,说道:“我已经五个月没有喝这么烈的酒了,你那酒吧的威士忌和它比起来,简直就像是开水一样没有味道……”

    “没味道不也都被你喝光掉了?”喀秋莎不顾卡拉切夫的哀求,直接将酒瓶子从他怀里拽了出去,不过秦风发现。喀秋莎在转身的时候,还是偷偷喝了一大口。

    “洪哥,这……这至于吗?”看到两个加起来足有一百多岁的人抢酒喝,秦风有些哭笑不得,作为中国的老大哥,前苏联的人民什么时候混到这种地步了?

    “当然至于……”

    彭洪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秦风,你是不知道,在前苏联刚解体的时候,就这么一瓶二锅头,在莫斯科可以换到一件上好的貂皮大衣,能让一个漂亮的俄罗斯的女人陪你睡三天……”

    “他们就这么好酒?”秦风记得以前隐约听过关于俄罗斯人好酒的传闻,但百闻不如一见,直到今儿他才算直到,那些传闻没有丝毫夸大的地方。

    “俄罗斯的冬天每年都会冻死喝醉酒的人。为了酒,他们真的可以连命都不要。”彭洪苦笑了一声,说道:“像卡拉切夫这个年龄的人,喝了一辈子的酒,他们早就有酒瘾的了。”

    彭洪第一次来到巴库镇,就是用随身带的几瓶二锅头,迅速建立和和卡拉切夫还有喀秋莎等人的友谊,所以他比谁都明白烈性酒在前苏联这些地域的作用。办起事来那绝对是无往而不利。

    “见鬼,哪里来的白酒的味道?”一个声音忽然在门外面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身材魁梧的老人推开了房门,根本就不用找,那眼睛就直勾勾的看向了喀秋莎手里的半瓶酒。

    “喀秋莎,你地窖里的白酒,不都被我们喝光了吗?”那个老人口中发出发出一声惊叫,伸手就抢过了喀秋莎手里的酒。嚷嚷道:“我们在外面警卫巡逻,你们竟然躲在屋里喝酒,这太不应该了……”

    老人说着话,手上却是一点都没耽误,拧开瓶盖就往嘴里灌了起来。这也导致他最后几个字的发音有些模糊不清。

    “巴什基尔少尉!”看到那一瓶酒就要被来人喝完了,卡拉切夫大急,连忙开口说道:“苏联红军的宗旨是什么?”

    “啊?”巴什基尔愣了一下,条件反射般的将酒瓶放在身边的桌子上,说道:“一切缴获要归公……”

    “没错,这些酒,是要归公的!”卡拉切夫伸手抓过那瓶酒,将最后剩的那二两全部都灌进了肚子,说道:“巴什基尔,你是个好兵!”

    “该死,我们早就退役了啊!”

    直到这会巴什基尔才反应了过来,一脸悲愤的看向了卡拉切夫,说道:“卡拉切夫,你前几天怎么不被人一枪干掉啊?你这个狡诈的老东西……”

    “哼,你死了我都不会死,巴什基尔,就你这一根筋的脑子,能活到现在,还不是全亏了我?”卡拉切夫和巴什基尔相互瞪着眼睛,那架势像是马上就要打起来一般。

    “秦,没事的,他们俩从光屁股的时候就认识,不会真生气的。”

    喀秋莎向身边的秦风解释了一句,转过身对两个老人喊道:“不要吓到我们的客人了,你这两个老不死的,都给我老实一点,否则都别想剩下的酒了……”

    “亲爱的喀秋莎,你看上去好像又漂亮了。”

    听到喀秋莎的话后,巴什基尔连忙端正的坐在了椅子上,用一种很谄媚的语气说道:“我仿佛又看了几十年前的你,那会的你绝对没有这么胖,真是我们巴库镇最可爱的姑娘……”

    “巴什基尔,你这个猪脑袋,还是这么不会夸奖人。”听着巴什基尔的话,卡拉切夫已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他这个老伙计数十年如一日,每次夸奖喀秋莎的时候,总是翻来覆去的这几句话。

    “该死的基尔,老娘我要好好教训一下你……”

    果然,巴什基尔话声未落,喀秋莎那庞大的身躯已经压在了巴什基尔的身上,可怜他身下的椅子根本就支撑不住这两个体重都超过了两三百斤的庞然大物,只听“咔嚓”一声,两人同时滚落到了地上。

    “好了,不要闹了!”

    卡拉切夫出言制止了这场闹剧,开口说道:“巴什基尔,你是来换班的吗?今天来了客人。你辛苦下,不要让喀秋莎去警戒了,告诉另外几个人,让他们轮流来喝一口酒……”

    这个小镇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卡拉切夫挑头组建了一支全部都由二战退役士兵组成的小镇护卫队,身高马大的喀秋莎是护卫队的编外人员。所以也要执行夜间警戒的任务。

    “好吧,不过那酒你们要留一瓶给我!”巴什基尔从地上爬了起来,嘴里嘟囔道:“该死的战争,让老子连酒都喝不上了,我要诅咒那些发起战争的人……”

    嘴上不情愿,但巴什基尔还是离开了小楼,过了没一会,又有三四个头发苍白的老人带着枪来到了这里,喀秋莎拿出一瓶酒给几人分了。他们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秦,他们都曾经是苏联最好的军人!”

    等小楼中的几个孩子全都睡着了之后,卡拉切夫语气悲伤的说道:“当年我们为之战斗的国家却是抛弃了我们,你能想象他们心中的痛苦吗?”

    “我能体会到的。”

    秦风轻轻点了点头,前苏联的解体,苏共的败落,直接就让这些老人们心中的信仰一下子完全崩塌了,现在的他们。活得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身上看不到一丝的生机。

    “秦,你能不能帮帮我们?”

    卡拉切夫的下一句话,却是让秦风吃了一惊,他和这些人不过是萍水相逢,能拿出食物给他们,秦风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卡拉切夫的要求未免有些强加于人了。

    “秦,我能看出来,你要比彭更有能力……”卡拉切夫那双有些昏花的老眼看向彭洪,开口说道:“彭,我这么说。你不会生气吧?”

    “当然不会了……”彭洪苦笑了一声,说道:“卡拉切夫大叔,你看得没错,秦风的确比我厉害很多,是很多……”

    如果卡拉切夫嘴里换成另外一个人,彭洪或许会不服气,但面对着秦风,他真的是心服口服,要知道,就是在他进入到暗劲之后,仍然看不出秦风一丝深浅来,秦风这个人就像是一池深潭,让人总是摸不到底。

    “秦,或许我的话有些冒昧,但你已经是我们的朋友了,是我们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朋友……”

    卡拉切夫的神态很庄重,不过听在秦风的耳朵里,却是有些哭笑不得,自从来到了这个小楼里,他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来意,居然就被扣上了这么一顶大帽子,而且被逼得要去帮助卡拉切夫他们。

    “对不起,卡拉切夫大叔,我需要先知道你要我做什么?”

    秦风想了想,开口说道:“如果以我的能力可以做到的话,我很乐意帮助你们,但我要是做不到,卡拉切夫大叔,那就对不起了,我只能拒绝你……”

    开什么玩笑,在秦风不知道卡拉切夫让他做什么的时候,他根本就不可能答应下来,万一这老头心血来潮让他帮助车臣打仗将俄罗斯人赶出去,那即使秦风长了三头六臂也是办不到的。

    “当然,我不会提出无理的要求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卡拉切夫点了点头,一脸悲伤的说道:“是这样的,我希望你们能把这几个孩子给带走,带出车臣,让他们去国外生活,要知道,我们镇子上,就只剩下这几个孩子了……”

    “做保姆?”秦风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卡拉切夫的话,他怎么都没想到,卡拉切夫居然是要将孩子们托付给自己。

    “不是保姆,只……只要你带着他们离开车臣就行。”

    卡拉切夫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接着说道:“我在莫斯科的银行里还有一些存款,足够他们生活用的了,另外,我……我希望你能找到我的孙子,把他也带出去……”

    “对不起,卡拉切夫大叔,我来到这里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做的。”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让你失望了,我真的没有时间前往莫斯科安顿这些孩子们,我要做的事情,非常的重要……”

    孟瑶最多还有一两年的寿命,现在的秦风除了寻找千年人参之外,他心里再也放不下任何的事情了,根本不可能为了这些孩子前往莫斯科。那等于是看着孟瑶死去。

    “可是,我……我可以支付给你很多报酬啊!”

    卡拉切夫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开口说道:“秦,我在莫斯科的银行里有八十万美元的存款,你只要留下三十万给这些孩子们就行了,剩下的五十万。全都归你,这样行不行?”

    “卡拉切夫大叔,不是钱的事,如果我不是有事情要办,就是免费,我也愿意帮你的。”

    秦风苦笑了一声,随手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叠美元,说道:“我这包里就有五十万美金,钱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我也不会为了钱去做事情的……”

    老伊万支付给彭洪的那五十万美元,都装在了这个包里,当秦风直接拉开了那个大背包之后,卡拉切夫和喀秋莎全都愣住了,他们还真没见过有人居然会随身带着这么多的钱。

    “好吧,年轻人,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看到秦风包里的美元。卡拉切夫一下子变得很疲惫,他原本指望秦风能挽救这个小镇上最后几个孩子的性命。没想到还是化作了泡影。

    “卡拉切夫大叔,我想如果你能帮助到我的话,那么这个问题不是不可用谈。”秦风忽然开口说道。

    “你需要我的帮助?”

    卡拉切夫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彭洪之后,有些明白的说道:“彭,你带着秦来。是为了找我交易人参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我或许能帮到你……”

    卡拉切夫不但是个老兵,同时还是一个采参人,打仗只不过是他年轻时的副业,采参才是卡拉切夫干了一辈子的事情。他在莫斯科银行的那些存款,也都是由此存下来的。

    “是,卡拉切夫大叔,秦风是想找一些人参。”彭洪帮秦风说了一句之后就停住了嘴,因为他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秦风究竟要找什么样的人参。

    “喀秋莎,快点,帮我把你屋梁上的那个包裹拿下来……”卡拉切夫对着喀秋莎说道。

    “让老娘爬上屋梁?”听到卡拉切夫的话,喀秋莎的眼睛都差点要竖起来了,她那超过三百斤的体重,就是椅子都站不住,更不要说爬到屋梁上去了。

    “卡拉切夫大叔,你指下地方,还是我来吧。”彭洪开口说道。

    “就在那边,两个梁交错的地方。”卡拉切夫用手指了指头顶处。

    “好嘞,是这个包吧?”彭洪往后退了几步,几个碎步跑了起来,右脚在一把椅子上一撑,身体腾空跳起了三四米高,长臂一展,将搁置在屋梁上的一个包裹给取了下来。

    “没错,彭,你打开它吧。”卡拉切夫没有去接那包裹,而是示意彭洪打开,打开外面一层之后,包裹里露出了三个摆列在一起的长方形木盒。

    “好重的药味……”那木盒还没打开,秦风的鼻子就耸动了一下,他闻出这是人参的气味,而且年份要比秦风以前见过的都要老。

    “这里有三株人参,嗯,人参是你们那里的叫法。”

    等彭洪打开最上面的一个木盒后,卡拉切夫指着里面根须交错足有一尺多长的人参说道:“这是一株有两百多年的野生人参,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它在你们国家的价值吧?”

    “不够,我需要的年份远高于它。”秦风摇了摇头,亲手打开了另外一个木盒,一株根须足有一尺半的老山参露了出来。

    “这一个有四百年了,秦,我想它应该能让你帮助我们了吧?”卡拉切夫一脸希冀的看着秦风。

    “卡拉切夫大叔,对不起,还是不够……”

    秦风开门见山的说道:“我需要的是一株上千年份的老参,并且还要是出土不到一年的鲜参,卡拉切夫大叔,如果你有的话,我可以承诺,帮助你们这个镇子上所有的人都离开,并且还会负责你们在国外的生活!”

    --

    ps:二合一六千字大章,求几张推荐票!

    。(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九百八十六章 不是钱的事)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