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师承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九百三十九章 师承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793618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九百三十九章 师承)的详细阅读内容

    “久仰?未必吧?自从我爷爷过世之后,刘家再无暗劲高手,怕是早就在江湖上没落了吧?”

    听到范天虹的客套话后,刘子墨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这些年刘家着重在国外发展,国内只留下了他的二叔,仓州大豪的地位早就名不副实了。

    “那是旁人有眼无珠。”范天虹却是一脸凝重的神色,开口说道:“像你如此年轻的暗劲高手,我还从未所见过,年轻人,可愿为国家效力吗?”

    范天虹和刘子墨一样,同是出身武林世家,但两家所走的道路不同,一个是留在国内发展,而另外一个则是远走海外,开辟出了一块天地。

    相对而言,范天虹所得到的传承,要比刘子墨更加的完整,是以他也明白一个二十来岁就进入暗劲的年轻人,潜力是何等之大,这才说出了上面那些招揽的话语。

    “少说那么多的废话,先把名号报上来再说。”刘子墨有些不耐烦的皱了下眉头,说道:“你既然上门来找茬,那回头咱们还是要*顶*点*小说 m.23WX.cOM先做过一场……”

    刘子墨虽然有点混不咎,但脑子却是非常好使,他知道范天虹是冲着秦风来的,所以言语之间不动声色的就把梁子给架到了自己的身上,反正他拿的是美国护照,就算是相关部门也拿他没什么办法的。

    “鲁南范家范天虹!”范天虹冲着刘子墨一拱手,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哦?原来是范旭东的后人?”

    听到范天虹所报的名号。刘子墨的神色也是一凛,因为要是论起来,范天虹的先人在名头上,比自己家的祖师爷神枪李书文,那也是毫不逊色。

    范旭东为七星螳螂拳的第三代传人,精铁砂掌和螳螂拳。

    光绪年间,沙俄大兵在西伯利亚霍地市大摆擂台数日,讥笑我偌大中国民孱国弱而无能人,范旭东听闻后奋勇前往,连连挫败沙俄拳击家10余人。夺锦标回国。

    而且和李书文一样。范旭东也是桃李满天下,他所收的弟子诸如林景山,就被称之为中原怪侠,在江湖上名声非常的响亮。螳螂拳在其手中也是被发扬光大。

    “小伙子。你我祖辈均是在擂台赛打死过外国人。怎么样,现在可想继续为国效力呢?”

    在见到了刘子墨之后,范天虹已然将秦风的事情抛在了脑后。要知道,在他那个部门的异能组里,只有他一个人算是武林中人,其他人都是有着各种奇怪的异能,范天虹早就想找个武力值相当的人搭档了。

    只不过一来这世上的暗劲武者实在是太少,二来就是即使有,那也都是五六十岁开外的人了,大多都隐居在山林之间,极少有人愿意出来。

    所以此间见到了刘子墨,范天虹哪里还顾得上马道长的事情?只是一心想将刘子墨给吸收到组织里,这平日里总算也能有个修为相当的人切磋比较了。

    “为国效力?”

    刘子墨有些奇怪的看向了范天虹,开口说道:“我想你有点不了解情况吧?我虽然是华人,但现在加入的是美国国籍,你这是想让我为哪个国家效力啊?”

    建国后针对武术界的一系列事情,让很多老辈的武术家们都很心寒,绝大部门都是隐居不出,有门道的更是去了国外,环境如此,倒是没人为此说三道四。

    “你……”

    范天虹没想到从刘子墨口中居然听到这么一句话,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想了好一会,这才开口说道:“你刘家老爷子当年去世的时候,尚且都知道叶落归根,你难道不想回国内吗?”

    刘老爷子去世的时候,几乎国内外所有的武术名家全都到了,范家自然也去了人,只不过当时范天虹还没能进入暗劲,是他的以为你长辈前往的。

    “行了,我看你还是打听清楚我的底细,再来谈这些事情吧。”

    听到范天虹的话,刘子墨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有美国洪门的背景,又在澳岛以秦风代理人的身份出现,已然算得上是一方堂口大佬了,怎么可能去加入范天虹这劳什子组织?

    “好,我会和你家长辈说话的。”看到刘子墨不耐烦的神色,范天虹知道此刻不能再纠缠下去了,否则恐怕会适得其反,当下将眼睛看向了秦风。

    “你就是秦风吧?跟我走一趟,我有时间需要问你……”面对秦风,范天虹就没有那么和颜悦色了,口中说着话,右手已然是抓向了秦风的肩头,用的却是螳螂拳中的一式擒拿手法。

    螳螂拳最善近打,招式狠辣,以勾啄为主,范天虹此时用的就是勾的手法,只要被他抓住了,秦风的这条肩膀马上就会被卸掉,再也无法使上力气。

    “我说,你们家大人,没教你怎么做人吗?”

    看到范天虹出手如此狠辣,上来就要伤人,秦风的眉头不由紧皱了起来,右肩微微往前一耸,干脆迎着范天虹那犹如螳螂刀一般的手指撞了上去。

    两人站的原本就很近,范天虹这一出手,几乎瞬间手指就抓到了秦风的肩头,只见他的右手食指在秦风肩头一点,顺势往回一勾,就准备用那股子巧劲卸掉秦风的肩膀。

    但是让范天虹没想到的是,他那螳螂指点在秦风的肩头,就好像是点在了一张满是油腻的皮革上面,入手一滑,根本就没能使上任何的力道,而且由于这一滑,连带着他的身体都往前冲出了一步。

    “要遭……”范天虹的对敌经验也是十分丰富的,这一步不由自主的冲出去后,他的头皮就是一麻。连忙左拳护在胸口处,生怕占了先机的对方乘胜攻击。

    不过秦风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意思,只是右肩微微往上一挑,范天虹那刚刚点滑了的手指,猛然间就感觉到,指尖所触及的地方突然变得坚硬了起来,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同时一股剧痛自右手食指传到了脑海里。

    “妈的,断了……”

    范天虹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自己的右手食指算是废了。不过此时他也顾不上去察看手指的伤势。只是右脚往地上一顿,身体快速的往后退出了七八米。

    “你……你究竟是何人?”

    看着自己那反折过来的手指,范天虹有些欲哭无泪,螳螂拳的功夫全在一双手上。自己这手指被折断后。没有三五个月的修养。怕是很难恢复过来了。

    而最让范天虹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在江湖上厮混了数十年,终日打雁。没成想今日却是被大雁啄了眼睛,他真的没看出来,体型和普通人无异的秦风,竟然有一身如此高明的功夫。

    “你来找我,不知道我是何人?”

    秦风斜着眼睛看了范天虹一眼,要不是知道范天虹的祖上算是民族义士,秦风也不会仅仅废掉他一根手指那么简单了,最起码也是有样学样,卸掉范天虹一只手臂的。

    “我……我知道你是秦风……”

    范天虹板着自己的那根食指,突然一正,将手指给校正了回去,出着一头冷汗,说道:“我问的是,你这一身功夫传自何人?我范某想看看认不认识这一号人物?”

    “败军之将,你有何资格打听我的来历?”秦风哂笑了一句,摇了摇头说道:“你叫范天虹是吧?先说说你是为何来找我的?别拿政府压人,你知道这些对我们不好使的。”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范天虹虽然是在公门任职,但那身份最多也只能吓唬些修为低微诸如一些小偷小摸的江湖人,面对秦风和刘子墨时,这身份却是吓不住人的。

    “方雅志的死,和你有关系吧?”范天虹口中忽然冒出了一句话,眼睛更是紧紧盯着秦风,想从秦风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来。

    “方雅志死了?”

    秦风眉头一挑,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他虽然有些恩怨,但最早是恩非怨,要不是最近事情实在太多,倒是要去祭拜一下,怎么着,你怀疑他的死和我有关?”

    以秦风的心境,怎么可能被范天虹试探出来深浅?他的这番回话在情绪上没有丝毫的波动,任是范天虹瞪大了眼睛,也没能从秦风脸上看出丝毫的不对来。

    “你的嫌疑最大。”范天虹开口说道:“如果交代不出你昨儿去了什么地方,我走了之后,自然还会有别人来找你的,到时候恐怕就没我这么客气了……”

    范天虹说的别人,自然指的是马道长,他和方雅志父子两辈人感情极深,断然会将这件事给查个水落石出,而且马道长不谙武技,十有八九会动用官面上的力量。

    “嗯?想用公门来压我?”

    听到范天虹的这番话,秦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了起来,眼睛盯向了范天虹,开口说道:“我劝你们想要动我,最好有十足的证据,如果想要擅动私行的话,我不管你们是在哪个部门,都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秦风心头也是有些郁闷,他自问方雅志的事情做的是天衣无缝,没成想这些异能组的人还是找上门来了。

    秦风倒不是害怕对方有什么证据,关键是这些人的权限实在是太大了,没有证据也能将人折腾个七晕八素的,所以说话才会如此强硬,完全不给对方得寸进尺的机会。

    “你……你这是在威胁我们?”

    范天虹没想到秦风居然会如此强硬,在他的印象里,只要是生活在国内的那些武林人士,心里对政府多少总会有些顾忌的,毕竟今时不同往日,拳脚功夫又不能当饭吃,和政府作对是没什么好下场的。

    以前范天虹在抓捕一些武林人士的时候,只要报出政府的名头,不说绝大部门都束手就擒,最起码很少有人会放出秦风那样的话来,因为那些人都有父母妻儿,谁也不想让家庭跟着自己遭难。

    “你当成是威胁也行……”

    秦风冷冰冰的说道:“我不喜欢招惹别人,更不喜欢被别人招惹,告诉你们的人,距离我远一点,否则要是出现什么意外,不要又来找我的麻烦……”

    因为当年坐牢的缘故,秦风对于公门中人想来都没有什么好感,而且这次的事情是方雅志算计他在先,秦风出手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对方如果真是没完没了的折腾,秦风并不介意再开一次杀戒的。

    修为进入了化劲,秦风虽然一直在控制着自己的心境,但说实话,对别人的生命,秦风却是变得愈发的淡漠了起来。

    这是一种生命层次上的变化,除非是自己亲近的人之外,对于剥夺陌生人的性命,秦风现在是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此刻这番话说出来,也是显得愈发的冷酷无情。

    “你……你真的敢这么做?”

    听着秦风那冷到了骨髓里的话语,范天虹只感觉自己刚刚校正过来的手指又疼了起来,他能分辨的出来,对方并不像是随口说说的,他既然能说出来,肯定能做得到的。

    虽然江湖中流行那句“侠以武犯禁”的话,但流行这句话的时候却是冷兵器横行的年代,如果有一身暗劲修为,的确可以横行江湖甚至朝堂,宋朝时的五鼠闹东京就是如此,连官府对其也是无可奈何。

    但现代社会却是不同了,任凭你功夫再高,那也躲避不了一颗子弹,想要自持修为过人将自身凌驾于法律之上,那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不过范天虹也没打算继续去招惹秦风了,因为他现在来找秦风,并不是因为案情需要或者是牵扯到了秦风,纯属自己怀疑前来认证的,只要不报上去,这件案子也就会到此为止了。

    “我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如果是你们欺上门来,我有何不敢做的?”秦风闻言冷笑了一声,随手拉开车门,说道:“该说的都说了,我还有事情做,就不奉陪了……”

    “咣当”一声关上车门,秦风发动了车子,正想开走的时候,耳边却是传来你了范天虹的声音,“还不知道你师承何人?可否能告知范某知道呢?”

    范天虹问出这句话,纯粹是自己心中好奇,他真的不知道,在江湖上有谁能教出这么一个人物,连身体都没动,就让自己吃了一个大亏。

    “索命阎罗的名字你听过吗?”秦风放下了车窗,看了范天虹一眼,开口说道:“那就是家师,你如果没听过这名头的话,不妨多问问家里的长辈……”

    “索命阎罗?”

    突然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范天虹怔了一下,不过紧接着就想起了从老辈人口中听闻的几十年前的一些传说,心中不由一紧,脑门上顿时现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来。(未完待续。。)

    ps:  发烧感冒,实在是撑不住,写多少发多少,争取不断更吧,唉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九百三十九章 师承)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