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九百一十三章 监视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九百一十三章 监视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793614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九百一十三章 监视)的详细阅读内容

    全聚德的鸭子果然让白振天吃的赞不绝口,享用了一顿正宗的烤鸭之后,一行人就准备前往故宫博物院去参观。

    “白叔,您不知道,风哥可是故宫的专家来。”

    上到车上后,谢轩将秦风那修复专家的名头摆了出来,别看这名头不怎么响亮,但秦风如果挂上那牌子,可以进出很多游客无法进入的区域。

    “哦?你不光懂得玉石,对古玩也有建树?”

    白振天闻言愣了一下,苦笑着说道:“俗话说杂而不精,你小子懂得那么多,怎么还都很精通啊?”

    白振天经常会参加一些名人的拍卖会,并不乏这方面的见识,就他所知,在国外的艺术领域里,几乎都是专门研究一个方向,很少有人精通数项的。

    “没办法,天生聪慧啊!”

    秦风开玩笑似的自夸了一句,不过随之就苦起了脸,说道:“白大哥,这故宫博物院我就不陪你了,让子墨和轩子陪你好好逛逛吧……”

    =顶=点=小说 M.23wX.coM “嗯?秦老弟,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来一次,还等着你给我讲解下呢。”白振天不满的说道:“有什么事都先放一边去,陪老哥哥我好好转转……”

    “白大哥,不是我不想陪你转,实在是故宫熟人太多了,而且……”

    秦风脸上满是苦笑,他在故宫工作过一段时间,而且还带了一个修复小组,整日里进进出出的,那些工作人员几乎都认识他。

    要是秦风出现在故宫,恐怕用不了多长的时间,那些老朋友们都会知道他回来的消息。

    如果只是那些人知道,秦风还不担心什么。毕竟大家只是泛泛之交的同事关系,最重要的是,秦风此次回来,还没能来得及去拜访老师齐功先生的。

    当年秦风初来京城的时候,齐功对他的帮助不可谓不大,秦风失踪的这一年多。老先生还多次询问莘南等人,对秦风的事情很是悲痛。

    按理说秦风回来应该第一时间去看望下齐功,只是他回来这几天就遇到了好几件事,压根就没有一点儿时间,只能将这件事给拖下来了。

    当然,秦风也是早有打算的,他准备等到一有空闲的时候,就带着那副吴道子的画和自己临摹的《兰亭集序》去拜访老师,让老师在有生之年也能见到吴道子的真迹。

    所以现在秦风才不想让那些人将自己回来的消息传播出去。否则老师听到之后,即使嘴上不说什么,心里也会感觉不舒服的。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你是应该先去拜访老先生的……”白振天虽然身在国外,但也听闻过老先生的名声,听到了秦风的解释之后,也是数落了他几句。

    “风哥,你的电话……”

    在拿到白振天给的卫星电话之后,秦风已经将谢轩的那部手机还了回去。这是谢轩听到手机响接听之后,发现是找秦风的。

    “嗯?然哥?”

    秦风拿起了电话。他估摸着李然也差不多该给自己打电话了,毕竟自己让他打听的事情也不是多难办到的。

    “秦风,有空吗?”李然也没寒暄什么,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在西单喝咖啡呢,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过来聊聊天呗……”

    “好!”秦风干脆的答应了下来。有些事情是没法在电话中说的,当下问清楚的地址后,挂断了手机。

    秦风抬起头,一脸歉意的说道:“白大哥,真的遇到事了。你们先去玩,晚上我陪你再好好的喝一杯!”

    “行了,你忙去吧!”白振天摆了摆手,他能看得出来,秦风似乎一直都在等这个电话。

    “子墨,路边把我放下就行了……”秦风指了指一个站台,示意刘子墨在那里停下车。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秦风下了车后,发现后面的一辆车上也下来了个人,虽然躲躲闪闪的,但秦风的感知何其敏锐,一下子就察觉到了那人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放着白振天这条大鱼不跟,跟着哥们我干嘛啊?”秦风撇了撇嘴,这里距离西单已经不是很远了,他干脆也没打车,就在人行道上走了起来。

    作为国家的行政文化中心,即使是在这三伏天的大热天里,京城的马路上也是不乏行人和游客。

    秦风的速度看似不快,但几步跨出去之后,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留下后面的那人干瞪着眼睛,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洞拐洞拐,我的洞幺,我是洞幺,收到请回复……”那人有些不甘心的低头对着衣领上的隐形耳机说起话来,用的居然是军方的口吻。

    “洞拐收到,洞幺请说话……”耳机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同时还要汽车行驶的吵杂声。

    “目标跟丢,目标跟丢,请指示……”跟踪秦风的人将事情汇报了上去。

    “那人不是主要目标,你先去目标所住的地方吧!”耳机里传来了命令。

    “是!”跟踪秦风的人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往秦风的四合院赶去。

    “跟踪我?小样……”几百米之外,秦风撇了撇嘴,刚才他留下一丝神识在那人身上,自然将其对话听的是清清楚楚。

    “奶奶的,希望白老大走了能清静下来吧。”

    秦风有些无奈的继续往和李然约定的地方赶去,牵扯到国家安全和情报的工作,他知道自己日后会有不少的麻烦。

    十几分钟过后,秦风在西单商场内的一个咖啡厅里,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李然,大热天的这哥们居然还戴了个帽子,反而招惹了更多的目光。

    “哎,我说然哥,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什么大明星呢……”秦风苦笑不得的在李然对面坐了下来,伸手一抓,将他的帽子吸入到了手中。

    “这么显眼吗?”

    李然显然也没想到这一层。悻悻的从身旁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物件,站起身在秦风身上来回扫了一下。

    “这是什么玩意儿?”看到那烟盒大小的东西上面有绿灯闪烁,秦风不由奇怪的问了一句。

    “防监听的扫描仪器,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找来的。”看到秦风身上没有异常,李然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往后一靠。将身体陷入到了沙发之中。

    可以说,李然这一上午的功夫,倒是有大半的时间在找这防监听的仪器了,至于打听消息,那只是打了几个电话,旁敲侧击一下就得来了。

    “多大点事儿,至于嘛?”

    看到李然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和满脸的疲惫,秦风开口说道:“我只不过是想见识一下那位大人物,你至于摆出这副像是做间谍的模样吗?”

    “废话。当然至于了!”

    听到秦风的话,李然差点从沙发里面跳了起来,没好气的说道:“你知道那人要是出了事,会引起多么大的麻烦吗?到时候所有人都会受到你的连累……”

    “我只知道,这世上不管少了谁,地球都是一样的转……”

    秦风淡淡的说道:“有些人活着的时候很重要,但是不在了之后,他就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了。很快人们就会将其忘掉的……”

    纵观世界历史,自有文明产生以来诞生了无数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但在过了那个时期之后。那些大人物对后面的历史却是影响不到丝毫,像是曹弘志的老子,他的在与不在,更是连一滴水花怕是都无法溅起。

    “你小子这一年多到底干什么去了?”李然呆呆的看着秦风,开口说道:“我……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变成了个哲学家啊?”

    “我这一年多净是和野人打交道了。”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你要是在那个环境里面呆上一年。恐怕除了自己的小命之外,对别人都看的不是那么重要了……”

    “野人?”李然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实在分辨不出来秦风所说的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

    “闲话少说,我让你问的事情呢?”秦风伸手打了个响指,示意咖啡厅的服务员过来。

    “你就不能等会再点?”李然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秦风。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来杯现磨的蓝山咖啡,不要放糖也不要放奶……”

    秦风知道,真正喝咖啡的人,是不喜欢放糖的,而他就属于那种喜欢品尝苦味的,因为在苦涩之后体会到的那种香甜,是放了糖的咖啡品味不出来的。

    “好的,先生,请稍等!”服务员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位客人是真正来喝咖啡的,而不是像那些小资男女们跑来玩情调的。

    “那么苦的咖啡,你也能喝得下去。”坐在秦风对面的李然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他发现这次秦风回来之后,自己是愈发的看不透他了。

    “长话短说,我一会就得走,白老大来了,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我呢……”秦风没再和李然废话,而是开门见山的说道。

    “白老大是谁?”

    李然有些好奇的问道,他并不知道白振天来国内的事情,当然,他就算是知道,也不晓得这位白老大是何方神圣的。

    秦风嘿嘿一笑,开口说道:“白振天,世界华人第一组织洪门的会长,就是你们俗称的黑社会老大……”

    “我靠,你……你连这种人都认识?”

    李然再孤陋寡闻,也是听过洪门的名头的,当下吃惊的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了秦风。

    “我认识的人多了,你未必都知道。”秦风不以为然的说道。

    “哎,我说秦风,你不会……不会是想从国外请人吧?”李然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我脑子坏掉才会那么干……”

    秦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摆手说道:“你就当我仰慕那位大人物,想要见下真人,行不行啊?屁大点事情,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

    秦风现在真是诸事缠身,晚上还有白振天需要招待。更是牵挂着孟瑶的病情,哪里有心情愿意和李然在这里磨牙?

    “明天上午十一点,他会在东城运动场馆奠基仪式上出现……”

    看出了秦风的不耐烦,李然嘴唇动了一下,说完之后站起身就往外走,要不是秦风的耳力超然。还真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奠基仪式?作秀吗?”秦风也没喊住李然,能让这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人透露出这消息来,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当然,这样的消息其实也不算很难打听的,毕竟领导要出席某种场合,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即使不通过李然,秦风多留心的话也是能发现的。

    “得想个招,最起码不能这副样子出现在那里……”秦风摸着下巴思考了一番。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奶奶的,真小气,请我喝咖啡也不结账?”

    正好这时候秦风点的咖啡也上来了,等那服务员离开后,秦风一口将滚烫的咖啡倒进了肚子里,舒服的打了个嗝,去到前台将账单结了。

    离开商场之后,秦风用了十多分钟施施然的走回到了四合院。

    刚才跟踪他的那哥们也不过是刚刚打车赶到没多久。看着“满头大汗”的秦风,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只以为秦风是从失踪的地方走回来的呢。

    “秦风,回来了?”

    “师父,回来了?”

    走进后院,秦东元等人纷纷和他打了个招呼,不过各人却是在对着一个本子忙活着,而且抓笔的姿势更是奇特无比。

    “圆珠笔不是这么拿的啊。”看着秦东元用拿毛笔的架势抓着一支圆珠笔。秦风有些哭笑不得,上前纠正了一下他的手势。

    “老师教了,不过不太习惯了。”

    秦东元写在那作业本上的文字,全然不见了使用毛笔时的刚毅有力,反而歪歪曲曲的还不如皇浦德彦写的好呢。

    “东元大哥。你要多向德彦学习啊!”秦风强忍住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学到知识就行了,写字只是小道,给我俩小时就能练出来。”秦东元不以为然的说道,秦风进来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次摸这种不需要蘸墨就可以书写的笔。

    对于秦东元的这番话,秦风倒是深信不疑的,以他化劲武者的修为,想要掌控自己手中的笔,俩小时的时间怕是都多了。

    “学的怎么样啊?你们今儿好像学的是数学啊。”秦风将皇浦德彦面前的书本拿了过来,一看之下,顿时愣住了。

    “这还不到一天的功夫,你们就学到五年级的课程了?”秦风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因为摆在皇浦德彦面前的书本,分明就是五年级学生才用的。

    “这有什么难的?只要掌握了规律,一听就懂……”

    秦东元撇了撇嘴,用手指向了正在咬着笔头的张虎,笑道:“除了你这个笨徒弟之外,我们差不多都学到了五年级,那老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不愿意教了……”

    “不是不愿意教,是你们实在学的太快,把那老师给吓到了……”

    苗六指的声音从门口响起来,随之走了进来,说道:“明儿我换一个教初中的老师过来吧,东元大哥和皇浦兄弟明天只听就行了,可别再说话了……”

    “老苗,怎么回事?”秦风愕然看向了苗六指。

    “老师讲一,他们就反三,搞的老师还以为这俩大人在捣乱呢……”

    苗六指苦笑着说道:“后来讲到五年级的课程,那老师就被气跑了,要不是我多给了钱,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嗯?怎么走的?”

    秦风心中忽然打了个突,自己这四合院已经被监视起来了,万一那些人要是将那老师截住,岂不是就会把秦东元等人全都给暴露出来?

    “奶奶的,怎么忘了这一茬了?”

    秦风有些懊恼的拍了下脑袋,秦东元这些人可全都是没有身份的人,如果外面的那些人硬闯进来的话,那就将会是天大的麻烦。

    “我让远子从后面把人送走的,没人跟着……”看到秦风的样子,苗六指不由笑了起来。他在江湖上厮混了一辈子,做事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刚好白振天和秦风等人的离开,也将大部分监视四合院的人给吸引走了,否则以李天远那大大咧咧的性子,未必就能躲得过那些人的耳目。

    “哎,白老大来得真不是时候啊。”

    秦风叹了口气。原本秦东元这些人住在四合院里,根本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关注,但白振天这一来,却是将秦风的四合院推到了风头浪尖上了。

    “老苗,明儿暂时不要请人来了。”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你找鸿鹄的弟子去市郊租一套别墅,让东元大哥他们搬过去住,最近咱们这边不会很太平的……”

    秦风相信,外面的那些人还不会发现秦东元等人的存在。所以就要趁这个机会,将他们给送出去,省得搅入到这个乱局里使得乱上加乱了。

    “好,我这就给鸿鹄打电话……”

    苗六指点了点头,他也知道秦东元等人没有身份,留下来就是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何时就会出现问题。

    “估计咱们这儿的电话早就被监听了,用我的电话打吧……”

    秦风将自己的那部卫星电话递了过去。无论如何在秦东元他们身上是不能出事的,一旦出事。秦风很可能就要带着这些说不清楚来历的人,逃到国外去了。

    “秦爷,放心吧,鸿鹄那边一定能把事情办妥当的。”

    苗六指接过秦风的手机拨通了于鸿鹄的电话,虽然秦风说了不怕监听,但他用的还全都是江湖上的暗语。简单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秦爷,现在头疼的是,怎么把这几位送走啊?”

    苗六指挠了挠头,神情有些为难,要知道。如果这四合院前后都已经被监视了,要想将这几个大活人给送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师父,你……你不要我们了吗?”听到苗六指和秦风的对话,瑾萱可怜巴巴的开了口。

    “不是师父不要你们,是你们暂时出去先住几天,师父这边的事情多,处理完了你们就能回来了。”

    秦风也不知道相关部门的人,是不是会一直盯着自己,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会很麻烦,因为不管他给这些人办理了什么样的证件,都是禁不住查的。

    “住在外面一样的,老师还会上门去教你们!”秦风也有些无奈,谁知道白振天在这个节骨眼上会来,一下子将他的算盘全给打乱掉了。

    “你小子盯着我看干什么?我又不会惹事的。”秦东元发现秦风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顿时不爽了起来,这明摆着信不过自个儿嘛。

    “东元大哥,就等你这句话呢。”

    秦风闻言哈哈一笑,他不是喜欢怨天尤人的性子,既然遇到事了,就要想办法去解决,唯一让秦风不放心的就是自己不在秦东元的身边,怕他招惹什么是非。

    “六爷,外面有人找风哥。”

    就在秦风和秦东元等人说着话的时候,李天远的大嗓门传了过来,“我给他说风哥不在这里,这人还是不愿意走……”

    “咦,风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临时在前院看门的李天远看到秦风,不由愣了一下,他之前一直在前门的位置,而秦风却是从后门进的四合院。

    “行了,远子,我这就出去。”

    秦风转身往前院走去,走到垂花门的时候,回头说道:“你们先别出后院了,晚上于鸿鹄那边安排好之后,我送你们出去……”

    “风哥,那人好像是嫂子的哥哥,我记得《真玉坊》开业的时候,见过他一次的。”

    李天远跟在秦风身边,开口说道:“这人是条子,风哥你注意一点,我看着好像有些来者不善的味道……”

    “行了,你小子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听到李天远的话后,秦风有些哭笑不得,在李天远喊话的时候,他就用神识看到了站在自家大门口处的孟林了,距离孟林不远的面包车里,则是那位特殊部门的人。

    “这两者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关联?”

    由于这段时间神识受伤,秦风已经很少释放出神识了,一直留在识海蕴养,所以孟林出现之前是否和那监视自己的人有交流,秦风是一无所知。

    “怎么他娘的所有的事情都挤到一起了呢?”

    秦风在心中哀嚎了一声,不过还是得强打着精神去应付孟林,谁让这是自己的大舅哥呢。(未完待续。。)

    ps:  ps:两章合一,月底了,求几张月票啊!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九百一十三章 监视)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