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八百六十六章 回归(上)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八百六十六章 回归(上)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793607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八百六十六章 回归(上))的详细阅读内容

    “哎呦,刘老大来了?”

    就在孟瑶和华晓彤收拾好桌子,苗六指与刘子墨重新坐下准备喝酒的时候,谢轩从后院停好车走进了院子。

    “谢轩,我说你小子不地道啊?”

    刘子墨斜眼看向谢轩,说道:“拿我不当兄弟是不是?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小子竟然连个招呼都没给我打……”

    刘子墨这会正憋着一肚子火,见到谢轩过来顿时噼里啪啦的一顿臭骂,搞的谢轩站在那里苦笑不已。

    “刘老大,这里面水深着呢,不是打打杀杀就能解决的。”

    谢轩也没和刘子墨生气,径直坐在了桌子边上,也不管是谁的酒,拿过来一口喝了下去。

    和一年前相比,谢轩要瘦了许多,再也不是整天一副见谁都笑嘻嘻的模样了,从进到院子里眉头就一直紧锁着。

    抹了下嘴巴,谢轩这才说道:“风哥的产业,谁也甭想抢走,我惹不起那人,总是有人能惹得起的……”

    》顶>点》小说 m.23wx.cOm   从监狱里出来的人,骨子里总是会带有那么一点疯狂,别看谢轩平时见谁都笑呵呵的一张胖脸,但要真是耍起狠来,老京城的一些青皮流氓都未必比得过他。

    “小胖子,没事你不在《真玉坊》呆着,跑回家干嘛呢?”

    苗六指早已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此刻并不想多谈这个话题,开口说道:“有半月工夫没见你了,怎么今儿无缘无故的跑回来了?”

    “这不是知道嫂子来了吗?”

    谢轩看了一眼孟瑶,以前秦风在的时候,谢轩从来不敢这么喊,但秦风《故去》了,谢轩却是一口一个嫂子。而孟瑶也从未反驳过这个称呼。

    “得了吧,这俩丫头也是临时决定过来的。”

    苗六指撇了撇嘴,说道:“小胖子,过几天你去趟粤省吧,我听说那边加工厂最近供不上货,你也不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谢轩开口说道:“那个王八蛋在粤省的根基也很深。用的是一样的招数,加工厂一个月被查了四十二次,还能正常开工才怪呢……”

    说起这事儿,谢轩更加郁闷了,《真玉坊》这边李然能挡着一点,有些工商税务什么的,多多少少也会给李然留些情面,每个星期只是来那么两三回。

    但是在阳美的加工基地就不一样了,那里的人是一天去几回。连环保局的人都跑去找麻烦,说是切石引起的灰尘,影响到了当地的空气质量。

    所以黎永乾的那家玉石加工厂,刚红火了一年多的时间,现在又面临着停工的局面,他倒是想干,但实在架不住那些上门找麻烦的人啊。

    不仅是黎永乾的加工厂出了问题,和《真玉坊》有业务往来的一些加工厂。现在几乎都供不出货来,甚至疆省的玉矿。直接就解除了和《真玉坊》之间的合同。

    所以现在的《真玉坊》,真正的是内外交迫,谢轩能撑着让《真玉坊》没关门大吉,已经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这个王八蛋,欺人太甚啊!”

    听到谢轩的话后。刘子墨又想伸手拍桌子,却是被苗六指给架住了,他可不想让这刚整出来的菜再打到地上去。

    “谢轩,要不我让老窦回去,他在阳美那边是地头蛇。应该能帮上些忙的……”

    既然不能来硬的,那就要想别的办法了,刘子墨想到了窦健军,他知道窦健军以前在沿海地区是黑白两道通吃,在家里的关系很广。

    “别啊,刘老大,要是风哥知道我叫回了窦老大,一定会骂我的!”

    谢轩想都没想就开口说道,不过话刚一出口,却是满脸的黯然,因为他这才想起来,秦风已经是不在了。

    “嫂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谢轩一脸歉意的看向了孟瑶,他知道,秦风的“死亡”,最伤心的其实就是面前的孟瑶。

    “没事,秦风知道你们这些好朋友都在为了他的事业忙碌,一定不会骂你的。”孟瑶笑的有些勉强,因为她的心很痛。

    “没事提秦风干嘛?眼前一堆麻烦事都没解决……”

    刘子墨见到氛围似乎有些不太对了,连忙岔开话题,说道:“老窦假死躲到澳岛,要是再露面,关系实在是太大了,这事儿是我想得不周到……”

    刘子墨也想到了窦健军假死的事情,而且澳岛竞争赌牌的工作几乎都是窦健军在和陈世豪忙活,他实在也抽不开身去内地处理这些事情。

    “刘老大,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

    谢轩摆了摆手,又给自己倒上了杯酒,说道:“我已经联系了港岛的买家,虽然那边把价格压得很低,但总算是不太离谱,我准备将《真玉坊》给卖了……”

    谢轩看得很明白,不管自己怎么坚持,胳膊总是拧不过大腿的,如果再和那人抗争下去,《真玉坊》最终只能落个关门歇业的下场。

    所以在《真玉坊》还有些剩余价值的时候,谢轩就想到了出售,他联系的那位港岛大亨背景十分深厚,是华人圈里有名的大富豪,他在内地的生意,是没有人敢于染指的。

    不过在商言商,那位做走私和珠宝起家的大富豪,也是趁火打劫了一把,连带着《真玉坊》的店面还有店里的存货,那人只给了一亿五千万的开价。

    要知道,现在的《真玉坊》,光是绝无假货这个名头,就价值上亿了,再上还有近亿的高档玉石存货,一亿五千万的价格实在是不算高。

    “卖?怎么能卖啊?”刘子墨不满的说道:“要是秦风回来了,知道你们卖掉《真玉坊》,你说他能轻饶了你们?”

    “回来?”听到刘子墨的话,谢轩苦笑道:“不是我咒风哥,这一年多都渺无音讯,风哥还能回来吗?”

    既然提到了这件事。谢轩也就没再藏着掖着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总是会有意无意的避免提到秦风,但是谁都知道,秦风真的是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因为秦风如果没有死亡的话,不管他在世界的那个角落里。总是会有办法打个电话回来的吧?但自从那事故之后,秦风整个人就在这世上蒸发掉了。

    原本谢轩还是瞒着李然和黄炳余那些人的,但纸包不住火,在《真玉坊》生死攸关的时候,谢轩最终还是告诉了他们。

    黄炳余还算是讲义气,在《真玉坊》最难的这段时间并没有离开,反倒是李然的态度让谢轩有些不爽,面对着比他强大的人,李然甚至给谢轩提出过一次退股的要求了。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

    听到谢轩提起秦风。刘子墨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爷爷曾经给秦风看过面相,说他只要度过牢狱之灾,就不是早夭之人,我相信,秦风没有死!!!”

    刘子墨也不知道自己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但他就是有种感觉,秦风应该还活着。

    俗话说好人不偿命坏蛋活千年,在刘子墨看来。像秦风这种靠着坑蒙拐骗起家的家伙,更不会轻易的死去。说不定就在哪个孤岛上泡着非洲黑姑娘呢……

    “我也相信,秦风没有死!”紧接着刘子墨说出这句话的,是孟瑶,她脸上充满着希冀,或许是刘子墨的话给了她力量。

    “我也懂点相面之术,秦风的确不是早夭的面相……”

    苗六指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不过你们不要抱太大的希望,秦风能活下来的几率并不是很大……”

    秦风“失踪”已经超过了一年的时间,刘子墨也从白振天哪里拿到了那一天船员拍下来的录像,苗六指等人都观看过。

    在这录像中,那海面漩涡的威力。让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也正是那个时候,众人心里对秦风生还的可能性,才不抱了希望。

    “妈的,要是风哥在,谁敢找《真玉坊》的麻烦啊!”

    谢轩又是一杯酒灌进了肚子,那四两一杯茅台酒,他已经连喝了两杯,这会正晃晃悠悠的准备去开第二瓶,显然已经有点高了。

    “对了,胡老大那边怎么样?能帮上忙吗?”刘子墨忽然想到了秦风身后的那位贵人,胡保国现在可是位高权重,说句话应该也有用吧?

    “别提了,胡老大在老山打仗时身体里的一颗子弹没取出来,好像压迫到了神经,前几个月旧伤复发了,现在还在医院呢……”

    听到刘子墨提起胡保国,谢轩更是一脸的苦笑,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倒霉事好像都被他在这段时间给遇到了。

    胡保国现在的位置是十分重要的,他如果开口说句话,那位想图谋《真玉坊》的人,还真是要思量一下。

    但一开始的时候,谢轩并没有想到找胡保国解决这件事,他以为李然就能摆平,没必要去挨胡老大的训,毕竟当年在监狱里胡老大的粗暴作风,让谢轩很是怕他。

    但让谢轩始料不及的是,李然在和那人掰腕子的过程中,竟然处了下风,现在更是萌生退意,等谢轩再去找胡保国的时候,却是傻眼了。

    在一次部署全国严打的大作战中,胡保国接连奋战了三天三夜,没成想劳累成疾,又因为长期站立,导致他体内没有取出来的那颗子弹,挤压到了腰椎神经。

    腰椎是人身上最为敏感的地方,在做了检查之后,没有一个医生有把握成功的取出子弹,无奈之下,只能让胡保国住院保守治疗。

    而胡保国这一住院,就躺在病床上再没能起来,按照医生的估计,他最好的结果也是半身不遂,别想再次走上领导岗位了。

    谢轩也和李天远去看过胡保国,好几次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一来胡保国的样子让他不忍心开口,二来现在的胡保国,说话怕是已经没有以前的力度了。

    “哎呦,我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听到谢轩提起胡保国的现状,刘子墨一拍脑袋。说道:“不行,谢轩,你现在就带我去看看胡老大,生病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啊?”

    刘子墨是通过秦风认识的胡保国,要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挺有意思,刘子墨那次没打招呼就来找秦风。一进院子就看到了正在里面溜达的胡保国。

    刘子墨是个莽撞脾气,张口就说老头你怎么进来的?这里可是私人地方,没事别瞎溜达,要遛弯到外面去。

    刘子墨这一说,可是把胡保国给气乐了,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想去什么地方去不了?也就是图秦风这里清静,没成想还要被人往外赶。

    胡保国能看出来刘子墨是练武的人,当下也是起了兴致。几句话一撩拨,就和刘子墨动起手来。

    这一动手胡保国才发现,自己居然不是刘子墨的对手,正好这时秦风也出来了,将胡保国介绍了给了刘子墨。

    晚上一喝酒,这不打不成交的两个人却是对了脾气,喝醉了之后那是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把平日里见惯了胡保国那威严相的苗六指都给吓了一跳。

    所以听到胡保国住了院。刘子墨站起身就要走,顺手还将谢轩刚开开的那瓶酒给拿在了手里。说道:“老胡喜欢喝酒,这个我得给他带着……”

    “刘子墨,你去看病人还给人带酒?”一旁的华晓彤一把将酒给抢了过去,自己这男朋友有时候真是个二百五性子,就连她都有些吃不消了。

    “胡老大不喜欢被人看,还是算了吧。”

    谢轩拉住了刘子墨。说道:“他好强了一辈子,不想让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样子被人看到,上次我和远子哥就是被他用杯子给砸出来的……”

    按照胡保国的话说,他还死不了,以后除了秦风那小王八蛋回来去看他。别人都不要去了,否则他就让警卫给打出去。

    “妈的,这叫什么事啊?”

    刘子墨抢过了华晓彤手中的酒瓶,给自己面前的杯子倒满后,一口喝进了肚子里,说道:“怎么秦风出了事情,好像什么事情都不顺起来?”

    “是啊,风哥这一出事,我们都像是个无头苍蝇一样了。”

    谢轩醉眼稀松的说道:“以前风哥在的时候,我们没感觉什么,但是风哥这一走,所有的事情都不对了……”

    刘子墨的话,让谢轩很有同感,其实秦风在的时候,他根本就不怎么过问具体的事物,那时候的《真玉坊》经营的也很好。

    但是秦风失踪的消息一传来,《真玉坊》就接二连三的出事,李天远那边的拆迁公司也出了问题,原因是在一次强拆中出了人命,拆迁公司因此也关停了好几个月。

    出事的时候并不觉得,但是现在坐下来一想,事情都是秦风不在了才出现的,由不得他们不将其联系在一起。

    “风哥,你……你到底在哪里啊?”

    从刘子墨手里拿过酒瓶,谢轩又喝下一杯酒后,干脆就直接趴到在了桌子上,这一段时间所承受的巨大压力,终于让谢轩撑不住了。

    -------------------------------

    “妈的,这是什么他娘的空间通道啊?”

    被众人惦记着的秦风,这会正在骂娘呢,因为他刚刚一进入那五彩漩涡,整个人就像是坐上了加强版的过山车一般,在里面疯狂旋转了起来。

    还要,旋转的时间一共只持续了一分多钟的时间,秦风就被从另外一个地方给吐出来了,那种旋转的强度,让秦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

    “怪不得皇浦荞回去之后脸色那么难看呢?”

    站稳了身体的秦风,只感觉眼前金星直冒,连忙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调理起体内那紊乱的真元来。

    秦风的功夫比皇浦荞高出了一大截,他出来后尚且都感觉受不了,更不用说皇浦荞了,没直接晕过去,已经算是皇浦荞修为不错了。

    --

    ps:将近五千字的大章,求十月最后的月票!!

    。(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八百六十六章 回归(上))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