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布置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七百二十六章 布置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421819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七百二十六章 布置)的详细阅读内容

    “妈的,拼了!”

    秦风没想到鲁风雷的反应如此之快,而且出手之凶狠,也是秦风生平仅见的,就算是当年的黑市拳王阿利桑德罗,比起鲁风雷都犹有不及。

    此时想要再收手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秦风一咬牙,右手刀势不减,斜斜的斩落了下去,同时提了口真气,胸口处的肌肉猛地往里凹陷了一块。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只听“砰”的一声,秦风的身体向飘絮一般往后飞去,人在半空中的时候就鲜血狂喷。

    不过鲁风雷也没能讨到好处,随着秦风木刀斩下,他那灌输了真气的左臂,根本就抵挡不住,在秦风身形飞出的时候,鲁风雷的左臂也掉落在了地上。

    秦风原本就是暗劲修为,虽然不能罡气外放,但是将真气注入到兵器中还是能做到的。

    更何况他经过那黑洞来到这个空间,身体隐隐发生了某些变化,力量更是增进不少,此刻秦风的全力一击,怕是和化劲高手也相差无几了。

    所以那灌注了真气的木刀,在秦风的挥斩下,犹如神兵利器一般,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就轻巧的将鲁风雷的右臂给卸了下来。

    “这……这怎么可能?”

    鲁风雷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居然没能挡住这木刀的一击,看着鲜血直涌的断臂,鲁风雷的头脑一阵眩晕,差点没当场栽倒在地上。

    要知道,在进入到化劲修为之后,体表就会自然而然的有罡气护身,就算是让一个明劲高手拿着利刃去砍,都未必能破的开拿道真气防御的。

    “你……你竟然扮猪吃虎?”脚下打了个踉跄。鲁风雷右手连点,封住了断臂处的几个穴道,顿时将血给止住了。

    “咳……咳咳,鲁老真是好功夫,这样都杀不死你?”

    被鲁风雷一掌击出之后。秦风只感觉半边身子都麻掉了,刚一开口说话,鲜血就从嘴边流了出来,却是腑脏受创不轻。

    “你……你竟然是炼精化气的修为?”

    鲁风雷深深吸了口气,却是眼前金星直冒,这才想起身周的烟雾有毒。连忙闭住了呼吸,将一口真气在体内循环了起来。

    此时鲁风雷也算是看出来了,秦风并非是明劲修为,而是暗劲境界,用道家对功法的划分就是炼精化气,只比他那炼气化神的修为低了一个境界而已。

    “炼精化气?咳咳……你说的不错。按照道家分类就是如此……”

    秦风熟读道家经典,他知道道家修炼的等级分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入道四个境界,炼精化气所对应的就是暗劲修为。

    至于秦风那个空间所谓的明劲,却是没有被道家收录,在古代的那些练气士看来,只有到了暗劲,也就是炼精化气的境界。才算是真正开始了修炼。

    “机关算尽,还是没杀死你啊!”

    秦风脸上露出一丝惨笑,说道:“我一直收敛气机,没成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不过你现在也不好过吧?”

    现在的秦风,只感觉体内真气紊乱,经脉被阻,连一丝气力都提不起来,在中了鲁风雷这一掌之后秦风才知道暗劲和化劲修为的差距。

    鲁风雷那一掌看似毫无烟火,击出时也没有什么声势。但掌中蕴含的劲力却是让秦风腑脏移位,连丹田都差点被击散掉了。

    不过秦风相信鲁风雷也不好过,在断了一臂后又要将外呼吸转为内呼吸,只是断了右臂血脉不通,相信他也支撑不了多久的。

    “我是不太好过。不过杀掉你,还是能办到的!”

    鲁风雷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他一生谨慎,从不肯将自己陷入险地之中,但怎么都没想到,会受了秦风的蒙骗,在这阴沟里翻了船。

    越是愤怒,鲁风雷表现的就愈发冷静,缓缓的站起了身体,一步一步的向秦风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虽然被止住了血,但断臂处还是有点点血迹滴淌了下来,加上那喷溅在脸上的鲜血,使得鲁风雷的那张面孔,看起来倍加狰狞。

    “你……你不能杀我!”

    眼见鲁风雷就要走到身前,秦风大声喊了起来,“我是秦家的人,杀了我你死定了,会有人帮我报仇的!”

    “秦家?秦家算什么东西?就是钱家家主在这里,他也救不了你的!”

    鲁风雷右手一翻,那把弯刀出现在了手上,“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容易的,我会先砍断你的四肢,然后再把你胸口上的肉一丝丝的全部割下来……”

    断去一臂,鲁风雷对秦风可谓是恨之入骨,在他心中早已闪过好几个恶毒办法,要将秦风折磨够了才会杀掉他。

    “年纪轻轻就能进入到炼精化气的境界,你也算是天赋过人了。”

    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弯刀,鲁风雷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不过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扼杀天才,小子,我会让人尝遍人间苦楚的……”

    之前鲁风雷对秦风根本就看不上眼,到了二十多岁还没能进入到明劲,怕是此生都没有希望达到炼气化神的境界。

    但是此刻鲁风雷发现秦风居然已经是炼精化气的修为,这却是让他震惊不已,因为当年鲁风雷进入这个境界的时候,已经是三十开外了。

    “嗯?你后面是谁?”

    秦风忽然看向了鲁风雷的身后,眼睛发直,大声喊道:“杀死他,他最多还有一击之力,快点杀死他!”

    “小子,不要再玩什么诡计了。”

    鲁风雷冷笑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没有用的,你还是先还我一条手臂吧!”

    虽然是在重伤之下,但鲁风雷的神识还是能覆盖住这篝火方圆十多米的地方,在他身后除了躺倒在地上的张虎之外。再无其他的人了。

    而且就是张虎距离鲁风雷也有五六米远近,在这种距离下,鲁风雷相信,没有人能偷袭到自己的。

    看着状若疯癫大喊大叫的秦风,鲁风雷心中不由升起了一阵快感。刀光一闪,就对着秦风的右臂砍了下去。

    “咔嚓!”

    就在鲁风雷弯刀砍下的时候,他的耳中突然听到了一声“咔嚓”声响,面色不由大变,右手一翻就卷起一片刀花挡在了身后。

    随着几声金属交击的声音响过,鲁风雷的身体一颤。又稳稳的站住了身形,不过拿着弯刀的右手却是再也无力举起,垂在了自己的大腿一侧。

    “是……是你?”鲁风雷慢慢的转过了身体,看着五六米外那个瘦弱的身影,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俗话说“猎犬终须山上丧,将军难免阵中亡”,鲁风雷从来都没想过自己能得善终。但是他更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丧身在一个少年手中。

    “是我,老不死的,你也有今天?”张虎直起了腰板,毫不退让的看着鲁风雷,眼中的怨毒之色并不逊色于鲁风雷。

    “你……你用的是暴雨梨花针?”

    鲁风雷低头看了一下前胸,脸上顿时露出了惨笑。“我知道了,你是张潇天的孙子,因果报应,果然不爽啊!”

    和张潇天相交数十年,鲁风雷自然知道这暴雨梨花针是张家的不传之秘,面前这个叫张虎的少年既然能用出来,那必定是张潇天的孙子无疑了。

    “你害死我爹娘,可曾想过会有今天!”张虎眼中还含着泪,他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自己爹娘的死。和鲁风雷还有着莫大的关系。

    “今天?”

    鲁风雷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摇头说道:“我早就想到有今天了,是人都要死,我不过是早死几天罢了……”

    鲁风雷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鲁某一生杀人无算。手上血债累累,最终老天却是让我死在一个孩子手上,天意,天意啊!”

    笑声戛然而止,鲁风雷的眼神慢慢变得黯淡了下来,抬起的脑袋忽然往下一垂,断臂处的鲜血又狂涌而出,但那身体依然直直的站着,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虎子,你没事吧?”秦风用手撑住身体,想要做起来,只不过胳膊根本就没有力气,刚撑起一点,又重重的摔了下去。

    “师父,我……我没事!”张虎虽然手上也沾过血,但鲁风雷的死状实在是太过骇人了,这人都死了,居然还能站着。

    “他已经死了,别怕!”

    秦风体内的真气虽然混乱不堪,但神识还是能用的,在鲁风雷笑声止住的时候,秦风就再也感应不到鲁风雷身上的丝毫气机了。

    “师父,你……你没事吧?”

    张虎匆匆跑了过来,看到胸前满是鲜血的秦风,眼睛顿时红了起来,回身重重的一脚踹在了鲁风雷的身上。

    “我没事……”

    秦风开口说道:“虎子,人死为大,不用再羞辱他了,他这身功夫,好歹也能算得上是一代宗师了。”

    张虎愤恨的说道:“修武不休德,算是什么宗师?”

    “这是两回事。”

    秦风闻言苦笑道:“宋朝有个忠臣叫岳飞,曾经写下满江红的词,算是流传千古。

    但宋朝还有个叫蔡京的奸臣,单论书法上的造诣,岳飞远不如蔡京,德和才,有时候是不能同日而论的……”

    秦风当年学艺的时候,也是觉得学武之人就应该是侠肝义胆,忠义无双,但事实证明,武林之中并不缺少败类,当年的燕子李三就是明证。

    “哎,我和你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

    秦风忽然反应了过来,此时似乎并不是教徒弟的好时候,连忙说道:“虎子,你背我往山坡上走几步……”

    虽然吃了罂粟果的解药,但秦风受伤颇重,体内真气运行滞碍处处受阻,在这迷烟范围内打坐疗伤的话,效果怕是不会很好。

    “师父。我……我这有爷爷配置的伤药,你先吃一颗吧!”张虎从口袋里拿出了个瓷瓶,倒出了一粒黑色药丸,塞入到了秦风的口中。

    “嗯?这药倒是挺对症的。”

    当那药丸下肚之后,秦风顿时感到一股热力从丹田处升起。原本散而不聚的真气,居然有了凝结的迹象。

    秦风不知道,鲁风雷虽然人长的高大,但功夫偏于阴柔,被他击伤的人,往往很难消除掉那丝阴劲。像张潇天当年被他击中一掌,十多年都无法恢复过来。

    不过张伯在山中住了那么久,采摘了不少珍贵药材,配置出了这个伤药,只是他受伤日久,并没有办法用这伤药将伤势完全治好。

    秦风就不一样了。一来那一掌鲁风雷并未用上全力,二来他此时的功夫比当年的张潇天还有胜出一筹,在掌力及身的时候,就运转真气化解了。

    所以秦风看似受伤颇重,其实却是被掌力震的腑脏移位,只需要将真气凝聚行走上几个周天,就能恢复个三四成了。

    “虎子。今天难为你了。”秦风苦笑了一声,他能在鲁风雷的弯刀下保住这条性命,还真的是全靠张虎。

    要说这师徒俩倒是有些默契,秦风刚才的喊叫,其实就是在吸引鲁风雷的注意力。

    当鲁风雷挥起弯刀的那一瞬间,躺在地上看似毫无动静的张虎,却是悄无声息的按下了暴雨梨花针的机簧。

    暴雨梨花针细如牛毛,又是以机簧弹射而出,劲力霸道无比,专门破内家真气。鲁风雷虽然挥刀挡住了一些,但还是有几枚银针从他后心处射了进去。

    “师父,我还要谢谢您呢。”

    张虎摇了摇头,说道:“姓鲁的这老家伙先是害我父母,又打伤我爷爷。能报此大仇,全赖师父成全……”

    张虎人虽然不大,但很明白事理,他知道以自己的功夫,就算是拿着暴雨梨花针,要不是鲁风雷先断去一臂,又被秦风吸引了注意力的话,怕是也很难伤到对方。

    “行了,不说这些了,扶我过去吧……”秦风摆了摆手,此时的他虽然已经能动了,但还是无法站起身来。

    “师父,现在应该怎么办?”

    将秦风扶到脱离了迷烟区的山坡上后,张虎开口问道,他怎么说也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杀人可以,但并没有善后的能力。

    “虎子,等一会,师父先疗下伤!”

    秦风深深的吸了口气,只感觉胸腹间一片火辣辣的疼痛,口中发出一声闷哼,却是强行提起真气,在体内运转起了周天。

    “掌风如绵,却能化骨,这老家伙的真是功参造化了。”

    身上虽然疼痛难忍,但秦风的思维却是非常的清晰,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在脑中回想起鲁风雷的那看似轻描淡写实则雷霆万钧的一掌来。

    “暗劲是炼精化气,将糟粕变为精华,而化劲则是炼气化神,念头动处,气之所指力之所及,这也是罡气外放的原理了……”

    秦风的念头在不断转动着,虽然和鲁风雷之交手了一个回合,但秦风隐隐已然摸到了化劲的一些门道,思想愈发清明起来。

    体内的真气在艰难的打通着那些堵塞的经脉,秦风则是进入到了一种类似悟道的状态,思想无碍无逅,身体的痛楚似乎被剥离开了一般。

    “呼……”两个多时辰之后,秦风胸腹间忽然鼓动了起来,发出一种雷鸣般的声响,继而秦风嘴巴一张,一口黑色的气息从他嘴里直射而出。

    这口气隐然有几分鲁风雷攻击秦风时所吐的白烟,只是那口气刚刚出口就消散掉了,并不能像鲁风雷那般聚而不散可以用于攻敌。

    “师父,你伤好了?”把暴雨梨花针拾捡回来后就守在秦风身边的张虎,连忙站了起来,一脸关切的看向了秦风。

    “哪有那么容易?”

    秦风摇了摇头,不过脸上却是露出一丝喜色,说道:“我的伤不碍事,修养一两个月就没事了……”

    秦风能感觉到,这次伤势痊愈之后,他的修为或许能更进一步,以后再遇到化劲高手,应该不会像今日这般算尽心机了。

    “虎子。走,去清理一下!”

    看向坡下的一片狼藉,秦风不由摇了摇头,那鲁风雷浑身的鲜血几乎都流光掉了,那股子血腥味远远的传出去。坡上已经有狼嚎声响起了。

    这两个时辰没人加柴火,那堆篝火也快要要熄灭了,秦风相信,如果不是那片食人树的震慑,恐怕山顶上的狼早就冲下来了。

    罂粟果燃烧引起的烟雾,已经完全散尽。走到鲁风雷的身边时,张虎重重的踢了一脚,开口说道:“师父,这老家伙的尸体怎么办?”

    “扔到那树林里去……”

    秦风眉头忽然皱了一下,因为他发现钱一和钱二两人,此刻正光着身体搂在了一起。也不知道谁攻谁受,那白花花的身子极为耀眼。

    来自镇上的钱少爷折腾了半天,这会却是睡的很香甜,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口水都流了一地,还不停的在吧唧着嘴巴。

    至于帐篷里的动静也停歇了下来,不知道是迷烟的作用尚未退去。还是里面的人消耗过大,到现在还没有苏醒。

    “师父,这几个狗男女怎么办?”张虎一脸厌恶的指着钱一等人,问道。

    “我来处理他们……”秦风想了一下,说道:“虎子,你捡些干柴来,在个地方再烧一堆篝火,和那边连起来……”

    秦风对这个地方还不熟悉,他不想那么快就被钱家的人给惦记上,说不得要对现场作出一些布置。转移一下钱家人的视线。

    “好嘞!”

    张虎答应了一声,秦风所指的地方正是鲁风雷死亡的地点,在那里烧上一堆篝火,有什么痕迹也都能被蒸发掉了。

    秦风一手提起了鲁风雷,一手拿起了那支断掉的胳膊。抬脚往食人树的方向走了过去,走到树林边缘的时候,伸手将尸体扔了出去。

    就在鲁风雷的尸身落地的瞬间,七八支藤蔓闪电般的将鲁风雷给包裹住了,有一支挂在树上的藤蔓往回一缩,顿时将鲁风雷的尸体给倒吊了起来。

    不过死了两个多时辰,鲁风雷身上的鲜血已经不多了,那几根插入到鲁风雷体内的枝藤并没有能吸到多少血液。

    似乎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缠绕在鲁风雷身上的藤蔓往几个方向一拉扯,居然生生的将鲁风雷的另外一支手臂给扯了下来。

    一阵微风吹过树林,失去双臂倒吊着的尸身微微晃动了几下,那场景看上去实在是有些诡异,就连秦风心底都泛起一阵寒意。

    “妈的,这地方以后不能来了。”

    秦风往后退了几步,转身走到篝火堆旁的时候,张虎已经将另外一堆篝火点燃了,空地四周弥漫着的那股子血腥味,顿时消减了几分。

    “师父,他们几个怎么办?”

    张虎舔了舔嘴唇,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对于他来说,钱家就是自己的生死仇敌,张虎恨不得将他们全都给宰了。

    “你小子,杀性怎么比我还大?”

    看到张虎那有些嗜血的眼神,秦风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当年刘老爷子就是因为自己杀性重,而没把自己收入门下,没成想自个儿也收了个杀神做徒弟。

    “这两个人不能留,否则钱家脸面全无,会拿姚二哥撒气的……”

    秦风走到钱一和钱二的身边,双手握在了两人的脖颈上,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两人已然是被他捏断了脖子。

    提起钱一钱二的尸体,秦风开口说道:“虎子,把那钱少爷和另外几个人扔到树林的边缘去……”

    把钱一和钱二扔给食人树后,秦风布置的现场也基本上完成了。

    除了钱元丹赵馨儿和那侍女杜鹃之外,其余的人都分布在了食人树的边缘,宁少爷更是距离树林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也不知道他醒来后会不会走错方向,直接钻进树林里。

    “师父,咱们也躺下装昏迷?”看到秦风布置的现场后,张虎开口问道。

    “咱们不能留在这里……”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死了一个化劲高手,钱家一定会派人前来细查的,我现在身上有伤,怕是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秦风知道在这个空间里赶路都靠快马或者是牛车,这个消息传到钱家本部怕是最少也需要几天的功夫,有这个时间缓冲,他们应该可以逃出钱家的地盘了。

    张虎点了点头,说道:“那咱们去找爷爷吧,我早就在这村子里住够了!”

    “把外衣脱下扔到里面去!”

    秦风临走还布了一个疑阵,将自己和张虎的衣服扔进了树林里,如此一来,不深入到树林里仔细勘查,谁也无法确定他和张虎的生死了。

    --

    PS:两章合在一起了,求七月最后的月票,顺便讨要几张八月的月票,单章讨人烦,就不开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9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七百二十六章 布置)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