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吴哲死了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六百四十九章 吴哲死了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410659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六百四十九章 吴哲死了)的详细阅读内容

    “回头我做旧张地图,再和李然他们两个说吧。”

    秦风想了一下,把这事儿给敲定了下来,他现在虽然不缺钱,但对于那个曾经一度席卷全国,差点将清廷推翻的太平天国,还是十分好奇的。

    要知道,江南一直都是国之重地,杂税苛捐多是苏浙二省缴纳到国库里去的,就算是明末李自成,虽然打进了京城,也没能拿下江南重地。

    不过太平天国却是不同,他们占据金陵号称天京一度达到十年之久,更是席卷两广以及湘浙等省,也不知道从这些富庶的地方,搜刮了多少金银财宝。

    只是当金陵被破之后,那些财富却是不翼而飞,虽然很多人都说这些财富被当时的洪秀全等人给挥霍掉了,但更多的人相信,那些财宝被人为的藏了起来。

    这一百多年来,太平天国藏宝,一直都是个不解之谜,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查找,但却从未现于世间。

    “只要能找到太平天国的藏宝,老头子我死亦无憾啊!”

    听到秦风同意去寻宝,苗六指说话的时候连手都哆嗦了起来,多年来的夙愿,眼看着就要能实现了,即使是苗六指,也难以按捺心中的激动。

    “就凭老苗你的身体,再活上十来年不成问题。”

    秦风笑着看向苗六指,说道:“老苗,要不然咱们再等几年?现在国内对出土文物的保管,还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和传承有序的古玩不同,但凡出土的文物,不管是字画玉器,还是陶瓷青铜器。都会受到岁月的侵蚀。

    尤其是封闭之后见到空气的氧化,会给藏于地下的文物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除非是墓葬遭受破坏严重,一般而言,考古队是极少去挖掘保存完好的大墓的。

    太平天国的藏宝虽然不是墓葬。但这么多年都未见于世间,想必也是深埋地下的,和墓葬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了。

    “别介啊,秦爷,咱们还是尽快的好。”

    见到秦风调侃自己,苗六指连忙说道:“秦爷。只要您能带我去寻找太平天国的藏宝,我会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天大的秘密?老苗,你还和我卖关子?”

    秦风闻言心中有些不快,摇头说道:“老苗,我最烦受别人要挟,要是如此的话。那藏宝你自个儿去找吧,反正你也见过那沙盘地图,知道方位所在的……”

    “哎,秦爷,我不是那意思……”

    看到秦风认了真,苗六指有些着急,开口说道:“秦爷。那个秘密我也只是听说,并不敢确定,要找到太平天国的宝藏之后,我才能分辨出真假的……”

    苗六指是看到过那个沙盘,但是他的记忆力远不如秦风,如果不是秦风后来画出了那图纸,苗六指甚至连大致方位都记不住。

    而且苗六指心里也明白,以秦风之老道,那张给他看到的地图肯定是含了水分的,恐怕最关键的位置。都被秦风记在了自己的心里。

    “好吧,不说就不说,老苗,我明儿去找李然,你先准备下吧!”秦风虽然年轻。但心性十分成熟,既然苗六指不肯多说,他也就没再追问下去。

    “嗯?港岛的电话?”

    正和苗六指闲聊着的时候,秦风放在石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过来一看,显示的却是港岛的电话号码。

    “喂?是老窦吧?中秋快乐啊……”秦风接通了电话,笑眯眯的说道,他在港岛除了窦健军之外,并没有什么熟人。

    “秦爷,是……是我!”窦健军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不过那声音里却是透着一股子虚弱。

    随着窦健军的话声,秦风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敛去了,而且变的愈发的阴沉,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

    “老窦,我明天一早赶过去,你注意安全……”过了几分钟后,秦风挂断了电话,抬头看着天上的圆月,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秦爷,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秦风久久的保持着这个动作,苗六指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他能看得出来,秦风的心情很不好。

    “老苗,寻找太平天国宝藏的事情,看来要放一放了。”

    秦风叹了口气,说道:“我的朋友在港岛出了点事情,我明天要过去处理一下,金陵的事情等我办完这件事再说吧……”

    “秦爷,出了什么事?要不要紧?”苗六指开口说道:“港岛那地方有点复杂,鸿鹄下面的那几个小崽子还算机灵,要是能用得到你就带上……”

    “老苗,好意心领了,不过他们去也帮不上什么忙……”秦风摆了摆手,说道:“老苗,你先去睡吧,我订完机票就去休息……”

    “好,秦爷,那你多注意点!”苗六指点了点头,他听得出秦风话中的意思,是想自己一个人呆着,于是拱了拱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妈的,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看着天上的圆月,秦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刚才窦健军的话语又闪现在了脑海之中。

    港岛的确是出了事,而且还死了人,死的人正是秦风曾经借用了身份的那个小混混“吴哲”。

    窦健军是干走私捞偏门起家的,为了规避风险,他最近几年已经很少在内地呆了,今年中秋就是和港岛的一个小老婆一起过的。

    在一个小时前的时候,窦健军突然接到了吴哲的电话,在电话中吴哲说有个人想和窦健军做笔大买卖,请窦健军去维多利亚港附近见面。

    窦健军也是个老江湖了,对吴哲的话并不怎么相信,不过他也也怕错失一次生意上的良机,最后还是去到了吴哲所说的地方。

    但是窦健军并没有贸然进入到那个废弃的港口,他对这个港口很熟悉。爬上一个吊塔后,能清楚的看到港口内的情形。

    不过爬上吊塔后的窦健军,却是亲眼看到吴哲在那港口靠近大海的地方,被人一枪打爆了脑袋,而且干掉吴哲的人。也看到了远处吊塔上的窦健军。

    幸亏窦健军对那个地方十分熟悉,这才成功逃脱,只是他肩膀上还是挨了一枪,给秦风打电话的时候,他是躲在一个相熟渔民船上,用土法子刚刚挖出了子弹。

    窦健军并不知道仇家是谁。但是对方通过吴哲找上他,十有八九是因为秦风,这才给秦风打了电话。

    “是日本的山口组?还是杀手门的人?”

    坐在四合院里,感受着深秋的凉意,秦风眼中慢慢闪现出一丝杀意,不管是谁杀死的吴哲。吴哲的死都是受到了秦风的牵连。

    在院子里静坐了一会,秦风拿出了白振天给他的那个手机,拨通了白振天的电话。

    “喂,老弟,今儿你们那是中秋吧?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白振天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和大陆的时差不同,此时的美国正值中午。

    “白大哥。祝您和老爷子中秋快乐啊!”

    秦风客套了一句之后,开门见山的说道:“白大哥,吴哲死了,我想知道,最近美国的黑手党以及山口组的人,有没有什么异乎寻常的动作?”

    “吴哲?就是那个你冒用身份的人?”

    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愣了一下,开口说道:“上次拉斯维加斯的事情之后,黑手党伤了很大的元气,应该不是他们干的……”

    由于要借助洪门的力量稳固自己的传统势力范围。现在美国的洪门和黑手党,正处在一个合作的蜜月阶段。

    而且黑手党的老教父艾伯特之前是被阿利桑德罗给完全架空掉了,即使知道杀死儿子的真正凶手,艾伯特也不会去给儿子报仇的,

    “山口组和杀手组织的嫌疑最大。”

    白振天有些无奈的说道:“山口组的总部在日本。我无法得知他们的动向,而杀手组织向来隐秘,我也不知道杀死吴哲的是否是他们的人……”

    在日本,山口组是合法存在的社团,拥有成员数十万人,他们如果想派出杀手行刺,外人肯本就无从得知。

    而杀手组织的人虽然很少,但他们的组织成员却是有种各种合法的身份做掩护,所以即使是洪门,也无法查出是谁对吴哲下的手。

    “白大哥,谁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秦风开口问道。

    “不好说,山口组死的那个人,传说是日本剑道大师菊次郎的儿子,而被你干掉的那个银狐,也是杀手门中仅有的几个高等级杀手。”

    白振天顿了一下,说道:“所以不管这两个组织中的哪一个,如果知道“吴哲”和这些事有关联的话,估计都会出手对付“吴哲”的。”

    “秦风,对方应该追不到你身上,你先不要轻举妄动,等市场查清楚了再说……”

    其实早在秦风回国的时候,白振天就曾经提出来干掉那个真正的“吴哲”,只是被秦风阻止了,杀人灭口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

    “白大哥,我一个朋友被牵扯进来了,而且还中了枪,这一趟我是非去不可了。”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明儿一早就飞港岛,白大哥您那边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如果仅仅是吴哲死了,秦风未必会跑这一趟,但窦健军受了枪伤,作为麻烦的制造者,秦风有责任去港岛解决这件事情。

    “好,我马上就让人去打听消息。”

    白振天在电话一端重重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一有消息我马上给你电话,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点,港岛那地方是个自由港,情况还是比较复杂的……”

    “放心吧,白大哥,我知道该怎么做的。”秦风闻言笑了笑,手腕一翻,那把鱼肠剑顿时出现在了掌心里,剑身在月光下呈现出了美丽的纹路。

    ------------------------------

    京城里的各项生意基本都上了轨道,房地产开发的也比较顺利,秦风在不在京城问题都不大,对于他的离去,也就是谢轩抱怨了几句。

    “还是住在南方舒服啊!”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秦风走出了港岛机场,和京城现在秋风瑟瑟不同,港岛仍然是夏日炎炎,在机场的洗手间是人满为患,都是从大陆去的游客在换着衣服。

    和几次前往澳岛都有人接机不同,这次秦风却是没有人接,出了机场之后,他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坐到了中环。

    在中环最热闹的地段下车后,秦风的身影马上就融入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这样即使是有跟踪他的人,也很快就被甩开了。

    又换了一辆车,秦风在通往大屿山港口不远处的一个小渔村外下了车,这里和热闹的中环完全是两个世界,除了偶尔驶过的汽车之外,很少有游人来到这里。

    窦健军也是老江湖了,他知道对方既然能找到吴哲,一定是查清楚了自己的底细,所以他现在的藏身之所,除了秦风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知晓的。

    秦风并没有进入余存,而是沿着海岸线一直往前走着,走出大概两公里的样子,他看到了在两三百米外的海面上,建有好几座木屋,在木屋外有着一些围网。

    秦风知道,这是渔民养殖海产品所用的,如果他没找错地方的话,窦健军应该就藏在了这里。

    拿出手机给窦健军拨打了个电话,很快一个人影从木屋里走了出来,上了一艘小快艇,往岸边驶来。

    “是李生吗?”

    几分钟后,快艇停靠在了秦风二十多米外的一个简易码头旁边,如果再往前开的话,快艇就要搁浅了。

    前来接秦风的人四十出头的年龄,由于长期在海上作业,整个人都被晒的黑黝黝的,不过体型很是健壮,有些警惕的看着秦风。

    “是,我找军爷!”秦风点了点头,说出了个和窦健军对好的暗号。

    “请上船吧……”

    那人话不多,接到秦风之后,直接就往海中驶去,在围网附近停好船后,指了指一间水屋,说道:“军爷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

    ps:月底了,伸出小胖手,讨几张月票吧!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六百四十九章 吴哲死了)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