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六百零四章 文比(上)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六百零四章 文比(上)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410651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六百零四章 文比(上))的详细阅读内容

    “会长,我只是想请教一下吴兄弟的功夫而已。”

    马海向白振天拱了拱手,说道:“刚才见到刘老弟打的热闹,我这有点手痒了,吴兄弟能干掉阿利桑德罗,这手上的功夫想必很了得的吧?”

    在洪门里一共有两个武痴,第一个是刘子墨,他进入洪门之后就四处挑战,见识不少江湖上的拳法套路,只不过最初的时候,刘子墨是胜少败多。

    而第二个武痴,就是面前的马海了,他今年四十三岁,正当壮年,一身横练的外门功夫,也练得愈发的精纯。

    在洪门里除了白振天之外,就连刚才的洪承泰也不是马海的对手,两人在几年前有过一次交手,洪承泰大败而归。

    马海和刘子墨关系不错,他不好意思去和刘子墨动手,不过却是盯上了秦风,他想看看秦风是否真的如同白振天所说的那般,有干掉阿利桑德罗的实力?

    “会长,我们也想见识下吴兄弟的功夫,马副堂主既然邀战了,何不让他们打一场呢?”

    属于鲁阳京那一阵营的几个人看到马海要挑战秦风,顿时鼓噪附和了起来,对于他们而言,现在的形势是越混乱越好。

    “吴哲”是白振天亲自提名的客卿,也是这几十年来,洪门唯一的客卿,如果他这一场打输了的话,虽然不至于影响白振天就任门主的事实。

    但在众人面前“吴哲”战败,白振天这个新任会长的威望·想必会受到一些打击的,到时候怕是也没底气去调整洪门内部人员了。

    “妈的,等老子把事情理顺之后,一个个的将你们这些王八蛋全都给踢出去……”

    听到那几个人的话后,白振天心里一阵腻歪,要不是为了平稳过渡这一段时间·白振天早就将那几个老堂主的势力给连根拔起了。

    “吴兄弟,你看这事儿?”白振天转脸看向了秦风·笑道:“要不·老弟你就下场走一圈,也让门中兄弟见识下如何?”

    白振天在那个意大利餐厅里见过秦风出手,他知道别说是马海了,今儿就是自个儿亲自下场,在秦风手中怕是也讨不到什么好去。

    “好,那我就领教下马副堂主的功夫····`·”

    秦风点了点头,他这会总算是明白了之前陈俊华不让他换衣服的原因了·敢情那小子早就想到今儿会有人向自己挑战的。

    秦风办事从不拖泥带水·口中答应了马海的挑战后,马上长身而起,走到了场地的中间,对马海说道:“马副堂主,咱们点到为止就好!”

    秦风和马海没有什么仇怨,他也能看出来,此人浑身劲力贲张·却是外家功夫已然练到了极点的表现。

    如果马海能再进一步的话,怕是可以冲破桎梏,以外家拳进入到暗劲境界,从此就可以由外转内,使自己的身体,得到质般的进化。

    当然,这一步不知道困住了多少武林豪杰,在解放前武风鼎盛的那个年代·江湖上的宗师级人物,也不过只有十余人·现在则是更加的少了。

    “好,吴兄弟是个爽快人!”

    见到“吴哲”没有推脱,性格豪爽的马海不由对他增添了几分好感,开口说道:“吴兄弟放心,老马我出手有分寸的······”

    “多谢马副堂主了!”

    秦风闻言笑了笑,马海练得是外家的金钟罩铁布衫功夫,是一种硬气功,抗打能力十分的强,一般没有进入暗劲修为的高手,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马副堂主是个耿直人,你们出手都要小心点······”看到两人都站在了场地中间,白振天开口交代了一句。

    “会长,您就放心吧!”马海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其实他却是不知道,白振天说出这句话,却是让秦风手下留情的。

    马海大咧咧的站在了那里,冲着秦风招了招手,说道:“来吧,吴兄弟,老马比你虚长几岁,我也让你三招如何?”

    金钟罩铁布衫,脱胎于南少林中的金钟罩气功。

    初练时,须用败布成一锤,在周身上前后捶击之,初则甚觉痛楚,击之既久,渐不觉痛,再换木棰,木棰击而不觉痛时,再换铁锤。

    铁锤击打亦不觉痛时,便用揭谛功之方法,及铁布衫之方法,并铁牛功之方法,如法练习二三年,胸背坚如铁石。

    练到这个地步,莫论拳脚不能及,即刀剑亦难伤损,练成之人,胸背等处之骨骼,皆合并起来,并在一起,如天生独块相似,若在赤臂之时,功夫也一望便知。

    此时马海就穿着一身短打衣服,两臂显露在外,是以秦风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功夫深浅

    当年马海每到战时,总是喜欢赤膊冲杀在前,刀斧一类的冷兵器,对他作用甚小,不过美国的黑帮玩的可是枪,没人会和你将什么江湖道义。

    所以在受到两次枪伤之后,彭山辰就把他带在了身边,让他担任了洪门武术教官一职,却是是不想让马海这个好苗子白白被冷枪给打死掉。

    “马大哥,要不咱们这样吧。”

    看着马海胳膊上如同铁块一般的肌肉,秦风笑道:“古代比斗,向来都分为文比和武比,要不……咱们今儿也效仿一下古人?”

    “文比和武比?”

    马海闻言挠了挠脑袋,不解的问道:“吴老弟,老哥我上学少,真不明白你话的意思,你说说看,这文比怎么比?武比······又是怎么比呢?”

    “武比最简单,咱们抱拳作礼之后,拳来脚往的打斗就行了,谁被打倒就是谁输……”

    秦风笑着说道:“至于文比嘛,那就是你我各自打对方三拳·谁禁受不住,那么就是谁输了……”

    “各自打对方三拳?那谁先打谁不是占便宜了?”

    马海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摇了摇头说道:“吴老弟,咱们文比武比都可以,不过要是文比的话,那我就让你先出拳······”

    马海是个性子耿直的人·既然秦风答应了自己的挑战,那么该如何比斗·就应该是秦风来做主了。

    当然·这两种比法对马海而言,貌似都没有什么压力。

    马海练得就是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最重防御,就秦风那消瘦的身材,别说打三拳了,就是三十拳,马海自问也是能禁受起的。

    “这比法倒是挺新颖的·不过那个吴哲肯定会输!”

    “是啊·老马练得可不光是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他那铁砂掌也不是吃醋的。”

    听到秦风所说的文笔武比之后,场内众人顿时小声议论了起来,他们几乎没有一个人的看好秦风的。

    “吴老弟,既然马海说了,那急你先出招吧!”坐在主位上的白振天,突然开口说道。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马海这个练武狂人,几乎每年都要向白振天挑战一次,在最初的几年,白振天都是很轻易的就打发了他。

    但是最近几年来,马海的外功愈发的精纯,尤其是那双铁砂掌的威力也是越来越大,白振天都要费上一番功夫才能将他打败,而且也不敢让那双铁掌真的打在自己的身上。

    按照白振天的想法·秦风进入暗劲境界不久,即使练的功法比较特殊·但也未必能比自个儿强,怕是同样无法用身体硬接马海的铁砂掌的。

    “怎么比是我提出来的……”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既然马大哥要文比,当然是要由马大哥先出手了。”

    “吴老弟,够豪气!”

    马海冲着秦风翘了下大拇指,说道:“老马我皮粗肉糙,挨几下没什么问题,不过我要是打在你身上,那你可受不了的······”

    说着话马海抬起了他那双手掌,和普通人的手掌不一样,马海的那双手掌,除了大拇指之外,十指几乎一般平齐,上面长满了厚厚的老茧。

    “马大哥,你这铁砂掌,是不是没有师传啊?”看到马海的这双手掌,秦风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真正的铁砂掌,是需要用铁砂配合药物来练习的,每日击打沙袋或者是铁砂之后,要将手泡在特殊的药物之中,以期消毒去肿,强筋壮骨。

    所以当铁砂掌练至大成之后,那一双手掌除了粗大一点之外,应该是和常人无异的,仅仅是看到马海的这双手掌,秦风就知道他将功夫练错掉了。

    “咳咳……”

    听到秦风的话后,马海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开口说道:“吴兄弟,不瞒你说,老马这铁砂掌的确是自己琢磨着练出来的。”

    马海的师父,是一位还俗的和尚,那和尚年轻时练习金钟罩铁布衫,纯粹是为了强身健体和保护自身的需要,并非是要与人争强好斗。

    所以马海学了金钟罩铁布衫之后才发现,他居然学了门挨打的功夫,进攻的路数一点没有,跑去请教师父,可是连他师父也不会。

    早上几十年,洪门还是很讲传承的,马海既然拜入在了那假和尚门下,就无法学得别家的拳术,这让年轻的马海有些苦闷。

    有一天马海在唐人街闲逛,无意中发现一个老头的摊位上摆放着些旧书,他被其中一本练习铁砂掌的破旧残卷给吸引住了了,当时如获至宝般的买了回去。

    这本秘籍早已是残破不堪,而且只剩下了上半卷,讲妁-砂掌的练法和招式,并阐述了其巨大的威力。

    当时正发愁没有功法的马海,顿时大喜过望,也没多想什么,立马就按照秘籍中所说的练法练习了起来,整日里都将一双手泡在了铁砂锅中。

    这样练习了一年多之后,马海发现自己的双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能一掌劈断十多块砖头,但手掌有时候却是会剧痛不已。

    当时洪门有个老前辈察看了一下马海的手掌后,断言他是练习铁砂掌伤了自身此时马海才知道,敢情练习铁砂掌是需要特殊的药物配合的。

    铁砂掌在江湖上并非是什么不传之秘,在洪门里也有人精通这种掌法,那位前辈配制了药物给马海之后,才算是保住了他这双手。

    从那之后,马海的手就变成了这副模样不过这铁砂掌,却是被马海靠着那半吊子的秘籍给练出来了威力非同小可。

    “马大哥这么多人等着看戏,咱们也别耽误了。”秦风笑了笑,说道:“我先接您三掌,久闻铁砂掌的厉害,马大哥您可要拿出真本事啊……”

    要说放在突破境界之前,秦风是绝对不敢如此托大的,但是他现在对浑身真气的掌控已然到了入微的阶段自信能接得下马海的铁砂掌。

    “你真要我先打?”

    马海迟疑了一下,说道:“吴兄弟,别的不说,就凭你敢接老马三掌,老马就交你这个朋友了,洪门谁再敢质问你,先问问老马我答不答应……”

    这世上有人靠酒量交朋友马海却是以胆气来判断一个人可交不可交,眼见秦风面不改色的样子,心中不由大为折服。

    “好,回头我要好好敬马大哥几杯……”秦风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可要先打了啊。”马海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既然秦风坚持让他先出手,他也就没再推脱了。

    “等一等……”

    白振天出言打断了两人,开口说道:“吴老弟,马海的铁砂掌可是能打死一头牛,我看你们还是武比吧······”

    白振天每年都要和马海打一场深知他掌上功夫的威力,就连他都不敢硬生生拿身体去接,秦风如此托大,恐怕这亏吃定了。

    而且马海打死牛的事情,也是件真事,那是有一年马海参加西班牙的疯牛节,整条街道上无数条疯牛在追赶着游人。

    当时马海为了救一个躲闪不及的小姑娘,一掌拍在了一头疯牛的头上,居然将那头牛给活生生的打死了。

    “白会长,没事的,吴某要没把握,也不敢接马大哥这三掌了

    秦风摇了摇头,拒绝了白振天的好意,他知道自己当上这洪门客卿,必定有很多人心里不服气,却是要借着这次比斗,给那些人一个下马威。

    “会长,您放心吧,我不会伤了吴兄弟的!”马海冲着秦风抱了抱拳头,说道:“吴兄弟,你准备好了吗?我要出招了。”

    “来吧……”

    秦风双脚不丁不八的站在原地,虽然身材略显消瘦,但自有一股风范,竟然给人一种渊岳峙的感觉,好像是在面对一座巍峨大山一般。

    “咦,这年轻人不简单啊?”

    场内有不少高手,在见到秦风外放的气势之后,顿时都察觉到了不对,现在场内的秦风,整个儿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嗯?果然有点门道啊。”

    在感受到秦风气势的改变之后,马海的面色同样变得凝重了起来,他为人豪爽不代表愚笨,否则也不会将这一身外家功夫练得炉火纯青了。

    “吴兄弟,小心了!”

    马海提了口气,双掌交错了一下,那声音居然带着股子金铁交鸣的味道,可见他已经将铁砂掌练到极高的境界了。

    既然决定出手,马海再不犹豫,往前抢了一步之后,一掌推向了秦风的右肩。

    要说马海还是很厚道的,他这一掌只是使出了三分的力道,想着将秦风推倒在地赢下这场比斗也就算了。

    只是当马海的右掌推在秦风肩膀上之后,他突然感觉到了不对。

    秦风的肩膀上,就好像抹了一层油一般滑不留手,没等马海掌力吐出,他就觉得右掌一滑,已然是击在了空处。

    “这是怎么回事?”

    马海脸上露出了惊骇的神色,他怎么都没想到,秦风真的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硬生生的受了自己这一掌。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六百零四章 文比(上))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