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五百九十三章 客卿(上)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五百九十三章 客卿(上)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410650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五百九十三章 客卿(上))的详细阅读内容

    “你们今晚就在这边住一夜吧,明儿一早我安排人去和你们办理交接……”

    唐天佑的话让几人脸上露出了苦笑,看来老会长还在提放着他们,生怕将他们放出去后,再招惹出别的事端来。

    不过形势比人强,鲁阳京等人心里明白,只退出这些年贪墨的钱款就不再追究他们的责任,唐天佑已经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

    俗话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几人在江湖上厮混了一辈子,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纵然心有不甘,也只能接受了这个结果。

    “沈大哥和彭大哥请留步……”看到几人要往外走,白振天开口说道:“还有些具体的事情要和两位堂主谈一下……”

    白振天进入角色非常之快,用词也很巧妙,只是一个称呼过后,就已经将身份转变了过来。

    鲁阳京和范堂主等人对视了一眼,知道日后在洪门决策层里再没有了他们的话语权,只能悻悻离去。

    至于齐老五,则是早在几个人的护送下离开了庄园,他要是留在美国,那就像是个定时炸弹,说不定就会将整个洪门牵扯进去。

    高层开会,像是白振天身边陈俊华这样的心腹都是没资格在场的,当下众人也纷纷离开了房间。

    “咳……咳咳……”

    “会长,您没事吧?”

    坐在椅子上的唐天佑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过了好半天才停歇了下来,摇了摇头,说道:“振天,这里就由你来主持吧,我要回去休息下!”

    唐天佑的身体,这几年本就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此次更是强撑着病体出席的,眼下解决了洪门内讧的问题之后。他再也撑不下去了。

    “俊华,你带着会长去休息。”白振天点了点头,前面的戏唐天佑已经唱完了,此刻大局已定,再也不需要唐天佑留下来镇场子了。

    “子墨。你和他留一下……”在唐会长离开之后。白振天出言留下了刘子墨和秦风,只是当着众人,他没喊出秦风的名字来。

    众人这一散去。原本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几个人,顿时显得空荡荡的。

    “白会长,您有什么吩咐?”

    经过了刚才三刀六洞的事件,彭山辰对白振天可谓是心服口服,虽然还没召开洪门大会宣布会长易帜的事情,但他已经改口了。

    “彭大哥,叫你们留下,是想商量一下空出来的几个堂口人选的事情。”白振天笑道:“两位大哥有什么人选,尽可以提出来……”

    沈俊豪摇了摇头。说道:“会长,我们这一拨人都老了,有些老弟兄也要退下来,人选的事情,还希望会长您来决断吧……”

    不管怎么组织,能决定位子的人。才是真正的老大,沈俊豪和彭山辰都很明白这一点,虽然心中有些人选,但此时是决计不会提出来的。

    “这样不好,一个人的权利要是得不到制约。那肯定是会出问题的。”

    白振天摇了摇头,说道:“几位大哥,振天还年轻,说不定做事就会冲动,所以有几个唱反调的人,并不是坏事……”

    从事端解决之后就一直没再开口的曹国良,突然说道:“振天,我看俊华那孩子不错,你上位之后忠义堂就空出个位置,就让俊华坐上去吧!”

    作为洪门的两大武力组织,一个是刑堂,另外一个就是忠义堂了,曹国良此举,也是让白振天将这些战斗力紧紧抓在手里。

    “曹大哥想得和我一样。”

    白振天点了点头,说道:“俊华能力是够了,不过我想给他再配一个副手,大家看看子墨怎么样?”

    “我?”

    还没等那几个大佬开口,刘子墨先愣住了,他入门不过三四年的时间,资历尚浅,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上位的事情。

    要知道,堂口的副职,这在洪门内的地位已经是相当高了,按照刘子墨自己之前的估算,十年之后他或许才能坐上去。

    “子墨太年轻了点吧?”

    没等旁人出言反对,坐在上首的白老爷子发话了,他虽然没见过这位故人的孙子,但却听儿子提过好几次。

    “父亲,这次在拉斯维加斯发生的事情,子墨功劳不小。”

    面对父亲的问询,白振天不敢怠慢,开口说道:“而且子墨已经进入到暗劲修为,不说在年前一代里面了,就是在我这一辈人里,也罕有人是他的对手了……”

    “什么?已经进入暗劲了?”

    白斌的眼睛看向了刘子墨,说道:“怪不得我觉得这小子的精气神很旺盛,敢情已经突破那道门槛了啊?”

    洪门是个江湖组织,虽然近些年来改弦易辙,投资了很多正当行业,但在场的这些人,大多都是练武出身,自然知道暗劲修为代表着什么?

    放在七八十年前,暗劲境界是可以和一代宗师划上等号的,当年大名鼎鼎孙禄堂、李景林、李书文、尚云祥、张策、杜心武这些武术家,也不过就是暗劲修为而已。

    刘子墨在二十出头的年龄就能冲破这道门槛,的确天资出众,忠义堂原本就是讲个人武力的地方,刘子墨有这般身手,倒不是不能坐上那把副堂主的椅子。

    在被秦风暗中踢了一脚之后,刘子墨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师爷,我只是修为到了,经验可各位前辈比,那就差的远了。”

    “多杀几个人,什么经验都有了。”

    白斌走到刘子墨身边,用鼻子在他身上嗅了下,说道:“不错,见过血了,这副堂主的位置,他当得起……”

    “沈大哥,彭大哥,你们怎么看?”白振天看向了沈彭二人,他不想上位伊始就落得个任人唯亲的名声,那不利于他日后对洪门的掌控。

    “我们没意见……”

    彭山辰开口说道:“他还年轻,做个副堂主正好能锻炼一下,以后洪门的发展,就要全靠他们了。”

    彭山辰的话中有些感慨。时代在变,他们这些人上位的时候都已经五十开外了,而刘子墨的年轻不禁让彭山辰感受到了洪门即将发生的改变。

    “沈大哥,欧洲那边的事务,我想让章于庆负责。您看怎么样?”将刘子墨的事情敲定之后。白振天说道。

    “章于庆?他倒是行……”

    沈俊豪犹豫着点了点头,不为别的,因为这章于庆是他现在的副手。从能力上来讲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沈俊豪有点怕白振天是出言试探他的。

    “那就章于庆了……”白振天开口说道:“外三门的事务虽然不是很多,但也需要人手打理,曹大哥您说呢?”

    “可以,不过子墨可是我培养出来的,被你小子给挖走了。”曹国良和白家的关系极深,加上又年长白振天十多岁,说起话来并不像沈彭二人那么拘束。

    “洪门一家亲,在哪个堂口不是一样嘛。”白振天嘿嘿笑了笑。说道:“下三堂负责南美事务的人,就由彭大哥那边的彭斯举担任吧……”

    “啊?这可使不得……”听到白振天的话后,彭山辰连忙摆手道:“那小子的威望不足以服众,会长,这真使不得啊。”

    如果换成是别人,彭山辰肯定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但彭斯举却是他家中老大,这白振天抬举的可是自己儿子啊。

    “话不能这么说。”白振天摇了摇头,说道:“彭大哥,我父亲都说了,举贤不避亲。斯举能力很强,我看是可以的。”

    “这个……”

    彭山辰闻言犹豫了起来,但凡是人,总是有私心的,彭山辰最多也就只能干上个四五年,他何尝不想让儿子上位呢?

    “就这么定了吧。”

    白振天所说的这两个人,虽然辈分低了他一辈,但年龄都和他差不多,平日里在门中来往比较多,算得上是自己人。

    “那好吧,如果斯举干的不行,我第一个就把他拿下来!”彭山辰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自然希望自家儿子能上位,稍微推辞了一下之后,就应承了下来。

    见到彭山辰同意了自己的提案,白振天转头看向了曹国良,说道:“曹大哥,您那边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不过礼堂的位置,我心中有个人选,想和大家商量一下……”

    “哦?是谁?”

    彭山辰等人闻言看向了白振天,在此次空出的几个位置里,礼堂堂主的地位算是最显赫的,就算是在洪门之中,礼堂的排位也仅次于刑堂和忠义堂。

    坐礼堂大佬位置的人,不一定能力有多强,但一定要德高望重,鲁阳京坐上那个位置,就是沾了他父亲是前任洪门门主的光。

    白振天并没有说出那人的名字,而是向彭山辰问道:“彭大哥,我听说礼堂大佬的位置,是可以由外人来做的吧?”

    “没错,礼堂又叫香堂,按照以前的规矩,是可以请外人来主香的……”

    彭山辰闻言有些奇怪的看向了白振天,说道:“振天老弟,这外人也必须是洪门的客卿,就我所知,现在洪门的客卿已经没几个了吧?”

    要说在洪门里的各个堂口,最舒服的就要数礼堂了,因为除了几年一次的洪门大会,礼堂几乎没什么事情做的,堂主的作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在早些年的时候,洪门请过一些德高望重的江湖前辈,担任过礼堂堂主的职位,不过这几十年来已经没再有这样的事情了。

    “振天,开香堂的次数虽然不多,但这个人选必须要服众才行啊。”

    白老爷子眼睛微微眯缝了一下,虽然隐退差不多二十年了,但他对洪门的事务还是很清楚的。

    白斌也开口说道:“是啊,当年我们开香堂的时候,曾经请过叶问来主持,这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当的。”

    白斌所说的叶问,也是当代的一位武术宗师,六十年代有一次洪门大开香堂,就是专门从港岛将叶问请去的。

    “秦兄弟,这里没外人了,我就不再喊你的假名了啊。”

    白振天走到了秦风身边,一把拉住了秦风的手。说道:“我所提的这个人,就是秦兄弟了,论江湖辈分,他不比我低,论能力。秦兄弟更是只在我之上……”

    “白大哥。这……这算怎么一回事啊?”原本秦风老神在在的在一旁看着热闹,他怎么都没想到,白振天居然将话题扯到了自己的身上。

    “秦兄弟。您对洪门做的那些事,当个礼堂堂主还委屈你了呢。”

    看到在场众人的眼中满是疑惑的神色,白振天朗声说道:“最近三口组和黑手党的火拼,全是秦兄弟一手主导的……

    而拿下泰姬赌场的股份,也全靠了秦兄弟救了艾伯特一命,甚至和澳岛关于赌场的事情,没有秦兄弟我也谈不成……”

    白振天之前并没有详细讲过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眼下这么一说出来,众人才明白。敢情秦风在里面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振天兄弟,他……莫非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位?你不是说他姓吴吗?”

    关于秦风的事情,白振天之前在洪门的高层会议上提起过,沈俊豪还有着印象。

    更重要的是,沈俊豪虽然和白振天平时来往不多,但却是知道白振天自视极高。洪门里也没几个能被他看到眼里的人,没想到居然对这个年轻人如此推崇?

    不单是沈俊豪有这种想法,场内除了刘子墨之外,所有人都很奇怪的看向了秦风。

    他们都想不到这个面貌普通甚至还有些轻佻的年轻人,竟然能从白振天口中得到这么高的评价。

    “那会人多嘴杂。我不好多言……”

    白振天转脸看向了父亲,说道:“父亲,秦风的师父,就是当年江湖上的索命阎罗,我这不把他给带来了吗?”

    “真……真是夏老哥的弟子?”坐在上首的白老爷子早已猜出了几分,但说话的语气还是有几分颤抖。

    “老爷子,晚辈给您磕头了!”秦风上前走了几步,双膝触底,恭恭敬敬的给白老爷子磕了三个头。

    之前没说开,秦风可以装不知道,但是现在摆明了身份,秦风就要按照江湖规矩来了,白老爷子是师父的故友,这个头是免不掉的。

    “好……好……好!!!”

    一晚上都不动声色的白老爷子,此时却是有些激动了起来,伸手在身上乱摸了一把,口中嘟囔道:“这……这要给见面礼的,我这身上没带东西啊!”

    “老爷子,给您磕头是应该的,说什么见面礼啊。”

    秦风能感受得到,在听到自己是索命阎罗的弟子之后,白老爷子对自己的关爱,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到真是没想要什么见面礼。

    “不行,不行,这见面礼必须要给。”白老爷子连连摇头,忽然说道:“白斌,去,到库房把那把剑给拿来……”

    “老爷,哪把剑啊?”

    白斌闻言一愣,老爷子生平除了枪之外,最爱的兵器就是剑,在他的库房里,不知道收藏了多少把中外名剑。

    “最短的那把。”白老爷子说道。

    “啊?真……真的要那把?”白斌忽然怔住了,他没想到老爷子不送则已,一送居然就是这么大的手笔。

    “废话,那玩意不传下去,难道我还带进坟墓里去吗?”

    白老爷子虽然年逾九十的人了,但这一瞪眼,身上顿时散发出一股威严,只有久居上位的人,才会带有这种气势。

    “好,老爷,我这就去拿……”

    白斌比老爷子小了不少岁,从小就跟在白老爷子身边,眼看老爷子一发火,刚才还威风八面的他顿时缩起了脑袋。

    “父亲,您又淘弄到什么好东西了?”

    受到父亲的影响,白振天从小也是喜欢剑,他在剑术上的造诣甚至超过了枪,所以听到老父亲这么一说,不由得有些心痒。

    “回头看了就知道了。”

    白老爷子居然还卖了个关子,指了指秦风,说道:“先解决完你们的事情,然后咱们再叙旧情吧……”

    “是,父亲!”

    白振天闻言点了点头,对彭山辰几人说道:“秦老弟的师父,是当年大名鼎鼎的索命阎罗,我不知道各位听过他的名头没有?”

    “我听过,还以为是传说中的人物,没想到真的存在啊?”

    场内三人以沈俊豪的年龄最大,建国时他已经快三十岁了,而且他是京城人,当年在索命阎罗京城锄奸,曾经闯下过很大的名头。

    白振天开口说道:“沈大哥,索命阎罗姓夏,夏老前辈的弟子,当得起礼堂堂主吧?”

    “当……自然是当得起。”沈俊豪闻言有些犹豫的说道:“不过秦兄弟未免太年轻了点,我……我怕下面的人不服气啊。”

    当年都是苦哈哈的时候,各个堂口的大佬,最多吃饭的时候桌上多两盘菜,别的待遇都和普通的洪门弟子差不多,那时的堂主,操心劳力,未必就是个好差事。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随着洪门影响力的日益扩大,一堂之主的位置,可谓是几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

    更重要的是,堂口的这几位大佬,都有资格得到洪门在各个公司的股份分红,这可是一笔不菲的数字,安稳的拿上个几年,就是亿万富翁了。

    刚才白振天提名的那几个人,都是洪门的老人,上位并不会受到什么阻碍,但秦风不同,他本就不是洪门中人,强行上位,恐怕洪门内部肯定会有人不满的。

    “是啊,白大哥,秦某年轻德浅,不足以服众,我看这事儿,还是算了吧!”

    秦风在一边也是苦笑不已,他知道洪门堂主这个位置,能给自己带来很多好处,别的不说,最少每年都会有数千万美元的分红。

    但同样,如果消息泄露出去,估计秦风在国内的日子,就不怎么好过了,统战部门的眼睛一定会盯上他的,倒是怕是和自己关系很近的胡保国,都会受到一些牵连。

    “沈大哥,我的意思是,秦兄弟当堂主这件事,先不在门中宣布……”

    白振天开口说道:“这次秦兄弟出手,直接给洪门带来的好处,恐怕要超过百亿美元,我想让秦兄弟当个客卿,这也不为过吧?”

    白振天知道秦风的情况,所以才折中想出这么个办法。

    这其中还牵扯到了未来澳岛股份的问题,如果秦风是洪门客卿的话,到时即使多占点股份,相信在场的几人就不会有意见了。

    “暂时不宣布?”彭山辰的眉头皱了起来,“这行吗?空出这么个位置,很多人都会动心的吧?”

    “我看可以……”曹国良开口说道:“礼堂的位置是个虚职,以前就经常空着,空个三五年还是没问题的。”

    现在洪门的管理已经非常现代化了,可以说除了洪门内部开香堂之外,平日里基本上就没礼堂什么事,有没有堂主一点都不重要。

    --

    ps:四月第一天,大章送上,求保底月票!!!

    。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五百九十三章 客卿(上))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