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五百八十章 宇文乔山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五百八十章 宇文乔山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410649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五百八十章 宇文乔山)的详细阅读内容

    第二天一早五点多秦风就起来了,他现在每天只需要两个、时的深度睡眠,就能将体内各个腑脏器官里的杂质毒素排泄出去。

    尤其是解决了银狐,秦风算是放下了心口一块大石,也让他的心思更加纯粹起来,整个人都是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

    打开房间的窗户,秦风站了一个小时的桩之后,去到洗手间改变了下自己的容貌,就准备去吃早点了。

    出了电梯秦风迎面就碰上了白振天,看到白振天那一脸憔悴的样子,秦风不由奇道:“怎么了?白大哥,昨儿没睡好?”

    按理说像他们练武之人,白日里打熬身体,晚上的睡眠一向都会很好,经年累月下来,即使相隔几日不练,也不会出现失眠的情况。

    “什么没睡好,我就没睡……”

    白振天看向秦风的眼神有些复杂,扬了扬手中的一盘录像带,说道:“走,去我房间,给你看点东西……”

    “哎,先吃饭啊,早上不吃东西可不行…···”道家养生非常重视早餐,就算是道教高人深山辟谷,早上也要饮用一些露水的。

    “好吧,折腾了一夜,我肚子也饿了。”白振天点了点头,和秦风一起进了餐厅。

    “白大哥,是昨儿那街区的录像带?”回到白振天的房间后,秦风试探着问道。

    “嗯,你猜的没错······”白振天将录像带放入到了录像机里,转脸看向秦风问道:“我说你小子究竟是怎么干掉银狐的?”

    银狐在杀手世界的威名,可不是吹嘘出来的,死在他手上的各国政要富豪,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在美国联邦调查局里,关于银狐的卷宗,足足有一人多高有些国家甚至开出了千万美元的悬赏,想要将银狐给揪出来。

    但银狐仍然活的很滋润那些国家连他的真正身份都没能查得出来白振天怎么都想不到,秦风真的能干掉银狐。

    随着一阵滋滋的的声音响起,昨儿那街区的影像出现在了电视画面,不过却是没有什么声音,而且还只有黑白两色。

    在录像放到第三分钟的时候,画面中的人群忽然变得骚动了起来,而白振天也用遥控器放慢了播放速度并且将画面拉大。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还是能看到,一个戴着帽子的人,和那位“摩登女郎”有过十分短暂的接触,看起来好像是在搀扶对方一般。

    在这后面,有几个人影挡住了画面,当画面再回到那个“女郎”身上的时候,她已然是躺倒在了地上。

    “白大哥杀手门有样东西,叫做索命针,这你也是知道的,有心算无心,干掉银狐并不是什么难事。”

    看着白振天一脸好奇的样子,秦风顿了一下,终究还是把事实的真相给说了出来,无凭无据的他也不怕白振天拿这事儿来阴自己。

    “就是你的手触及银狐的那一刻?”白振天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反复看了好多遍这盘带子都没发现秦风出手的痕迹。

    “嗯,白大哥,这带子你从哪搞来的?”

    秦风点了点头,虽然这盘录像带并没有显示出他的面容,不过还是能说明银狐死前和人接触过,秦风并不想让其留下来。

    “这个是原版的录像带,警察局里的那个,掐掉了你和银狐接触的那一段。”

    白振天舒了口气,说道:“这带子里的内容,看过的人包括你我在内不超过五个人,没有人会再追究下去的····`·”

    美国社会并非是像外人所想的那般司法公正,在金钱的腐蚀下,政府议员都能帮黑帮分子开脱罪行,白振天所做的这些并不算什么。

    “医院给出的诊断呢?”秦风看向了白振天,他知道白老大昨儿忙乎了一夜,不会仅仅只有这点收获的。

    “老弟,我算是服了你了……”

    想到自己昨儿还在怀疑银狐的身份,白振天不由叹道:“医院给出了结论是因为心脏病发作引起的猝死,警察局已经接受这种说法了……”

    其实就在昨儿银狐被抬上救护车还没到医院的时候,随车的医生就发现了,这位看上去身材火爆的“女郎”,居然是个华裔男子。

    当然,这并没有妨碍医生对男子的急救,不过对方的心脏已经完全停止了跳动,即使使用了电击心脏,也是回天无术。

    在警察赶到医院之后,对银狐的妆容进行了清洗,经过电脑数据库的比对,两个小时之后,银狐的身份被确认了。

    让警察们不敢置信的是,这个打扮成了女人的男子,竟然是美国一个很成功的商人,经营着一家连锁珠宝店,资产总额将近上亿美金。

    富豪的死亡,总是要比普通人的死活更加受重视,只是当警察从街区调到了监控录像之后,却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因为他们下手晚了一步。

    一个大富豪装扮成女人死在了街头,医院给出的结论是心脏猝死,这事儿虽然听起来有点离奇,不过对于警察们来说,却也未必不能接受。

    至于这个真名叫做宇文天的华裔富豪男扮女装的事,就更加好解释了。

    美国向来崇尚人格自由,所以同性恋这种行为,在美国是屡见不鲜的,或者宇文天就有异装癖的爱好也说不准的。

    现在警察已经通知了宇文天的家人,只要等家人赶到并且在死亡通知书上签字,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他的家人会来?”

    秦风闻言眼睛一亮,说道:“白大哥,打听一下银狐的家庭背景看看能不能找到点儿线索……”

    昨天在刺杀银狐之后,秦风顺手将他身上所有的物件都掏了个干干净净,不过除了几千美元之外,再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更没有证明其身份的证件。

    眼下听到银狐的真名叫做宇文天,秦风不禁多了些期盼或许从他的家人背景里能发现点什么。

    “好,我会让警局里的人多关注的。”白振天点了点头正想说话的时候身上的手机铃声却是响了起来。

    “嗯?律师来的?我知道了。”

    白振天皱着眉头听完对方的话挂断手机之后,苦笑着看向秦风,说道:“老弟,这条线估计是查不下去了,宇文天家里根本就没有来人,只是来了一个律师……”

    以白振天对杀手组织的了解,他们对隐匿自己行踪一道上几乎做到了极致就算是有血缘关系的直系亲属,从表面上看也不会有任何瓜葛的。

    从对方派出律师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宇文天的家人与杀手组织肯定有着密切联系,但知道归知道,能否查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妈的,藏的可真深···…”秦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此次美国之行没能找到妹妹他心里的确很是不甘。

    “乔先生,我已经把宇文先生的尸体带回来了,放在圣玛丽医院的太平间里······”

    在银狐死亡的第二天下午,他的尸体就被从拉斯维加斯的医院带到了纽约,暂时安放在了纽约的一家医院太平间之中。

    不过正如白振天说想的那样,宇文天的后事,都是由一家基金来接管办理的,如果想从这家基金查出什么问题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老爷,小少爷的身子被带回来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在纽约双子座八十八楼的一个办公室里,站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华裔老者,挂断了和律师的电话后,一脸恭谨的看向了坐在宽大办公椅后面的那个人。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要强了。”

    椅子原本是背对着那位乔先生的,在话声响起的同时,椅子转了过来,露出了一个中年人的面孔。

    这个中年人同样是华人,皮肤白皙,满头乌发找不到一根白发,只不过当他说话牵动面部表情的时候,却是可以发现其眼角深深的皱纹。

    “老乔,你跟了我差不多四十年了吧?”

    那个中年人叹了口气,说道:“记得刚来美国的时候,我还不到三十岁,你那会才十多岁,现在一晃眼,我已经七十多了······”

    如果在这个房子里还有外人,一定会被那个中年人的话给惊呆住的,从外表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的人,竟然已经是七十高龄了。

    “老爷,您可一点都不显老…···”

    老乔听到对方的话后,迟疑了一下,说道:“老爷,您还要节哀顺变,小天的事情或许就是个意外……”

    “节哀顺变?”

    那人抬起头看向了窗外的蓝天,笑了笑说道:“我的儿子死在了非洲,被人用枪打的像马蜂窝一样……

    而我的孙子,就死在了我眼皮底下,老乔,你说我宇文家族是不是就该绝后了啊?”

    虽然这个老人表现的一直都很淡然,但是他眼角的抽搐还是显示出了其内心的激动,没有人谁能在至亲死亡的时候,真的能将自己置身事外。

    老人的名字叫做宇文乔山,当年在内地的时候,宇文家族在江南一带,也是望门大族。

    虽然宇文家族自隋唐两代衰落了下来,但在宋明清几代,都曾经有人做过朝中大员,一直保得宇文家香火不断。

    但是在二十年代的军阀混战之中,宇文家族却是遭受了灭顶之灾。

    当时不知道是哪一方的败军洗劫了整个镇子,宇文家一家三百余口,只逃出了一对母子和一个仆人。

    好在像宇文家这种大族,都会将一些钱财藏匿起来,留作退路之用,逃出的那个宇文家的儿媳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和那仆人,倒是不虞日后的生活。

    为了避免有人打他们孤儿寡母的主意,女人将孩子和忠仆的姓氏改成了自己的娘家姓,并且拜仆人为大哥,为其娶妻生子。

    这样过了八九年,寡母生了一场重病,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在弥留之际,将当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已经将近十岁的儿子,让其牢记自己的姓氏,希望儿子能在将来的一天重新将宇文家族的门楣发扬光大。

    但是这个母亲没想到的是,正是她的这一番话,扭曲了她儿子的心灵,使其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在母亲去世后不久,乔山,也就是宇文乔山,机缘巧合之下投入到了载的门下。

    宇文乔山天资聪慧,又非常有眼色,端茶送水洗衣做饭,让当年做惯了大爷的载,很是喜欢,很快就将其确立为嫡传弟子,将外八门中的一些不传之秘都教给了他。

    但逐渐的载就看出来了,宇文乔山练武以及学习杀手门技艺的时候,上手尤其快,而且非常的刻苦,每日里身上都会添些疤痕。

    在那乱世之中,习武原本就是为了保身,载对此并没多说什么,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是让载发现,自己这个弟子极其心狠手辣。

    那是在刚宇文乔山二十出头的时候,他向载禀明了家中以前所发生的变故。

    这些年宇文乔山行走江湖,结识了不少江湖中人,也查清了当时是哪个军阀洗劫的他们镇子,所以想要去报仇雪恨。

    灭门之祸,徒弟想报仇也是天经地义的,载只是吩咐宇文乔山只诛首恶,不要涉及妇女幼儿,因为杀戮过甚,会有违天和的。

    当时宇文乔山一口答应了下来,随后就离开了载。

    不过在半年之后,载听闻在津天发生了一起灭门惨案,那位曾经显赫一时现在早已通报下野的军阀头子,满门一百余口,尽数被杀死在了宅院之中。

    不仅如此,这家所有的年轻女人,早死前都曾经遭受过凌辱,而几乎所有的幼儿,都被人用枪刺挑死,出手残忍之极。

    津天当时治安算是很好的,出了这么大一桩案子,那会的国民政府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严查之下,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事儿是东北的胡子干的。

    当时抗日战争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东北虽然是日本人的天下,但也是土匪横行的地方,国民政府那会在战场上节节败退,哪里有功夫去管这事儿,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政府不管,但是载心中有数,在宇文乔山回归师门之后,载整整抽了他三十鞭子,以惩戒他乱杀无辜之过。

    当时宇文乔山表现出来的全是悔意,所以载倒是也没将他逐出师门,只是让其提前出师去闯荡江湖了。

    但是载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个徒弟,从小心里就被仇恨填满,心性早已变得和常人不太一样了,表面恭谨的宇文乔山,其实却是把载也恨在了心里。

    所以在建国之后,宇文乔山出手陷害了师父,而他也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没等政府找他清算,就带着当年那个仆人生下的孩子,逃离了大陆。

    正如秦风猜测的那样,宇文乔山当年在闯荡江湖的时候,的确结识了杀手门中人,也得知杀手门有一支脉,很早的时候就来到了美国。

    历尽千辛万苦来到美国之后,宇文乔山却是发现,那个杀手门的支脉几乎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并没有从事杀手的行业。

    而那时华人在美国的地位很低,向来不甘居于人下的宇文乔山,于是重整杀手门。

    经过宇文乔山这几十年的苦心经营,杀手组织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变成了一个谈之色变的存在。

    但是宇文乔山为此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在他儿子死于非洲之后,眼下唯一的孙子也是死的不明不白。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五百八十章 宇文乔山)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