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渊源(下)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四百九十七章 渊源(下)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200845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四百九十七章 渊源(下))的详细阅读内容

    “来,喝茶,这杯的味道,和刚才那杯是不一样的。”

    白振天笑着说道:“秦风,你知不知道,当年你师父虽然在江湖上有个索命阎罗的称号,不过死在他老人家手上的人,均有取死之道,并不是乱杀无辜……”

    “师父的事情,我当然知道,就是不知道白先生您和家师,到底有什么渊源?”

    其实载昰在生前的时候,并没有秦风提起过当年自己叱咤江湖时的事情,有关于师父的名号还有当年的事迹,秦风都是从苗六指哪里听来的。

    除了那个当年算计师父的本门师兄之外,秦风对于师父早年有什么仇家和朋友,基本上是一无所知。

    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也没再绕弯子,开口说道:“秦风,你听过白云波这个名字没有?”

    “没有。”秦风老老实实的答道,他就不认识姓白的人。

    “你师父没和你提过?”

    白振天一愣,说道:“白云波就是家父,当年你师父曾经救过家父一命,他老人家至今仍然是念念不忘呢……”

    “嗯?白叔,老……老爷子还活着?”秦风对白振天的话没什么反应,倒是把一边的刘子墨吓了一大跳。

    刘子墨知道,白云波和他的爷爷同为神枪李书文的弟子,而白云波还要比爷爷大出好几岁来,如果还没死的话,怕是要九十好几了。

    而且根据他所知道的,白云波早在八十年代中期就去世了,当年爷爷听到消息后,还曾经长叹又走了一位兄长呢。

    “你是自己人,倒是不怕让你知道。”

    白振天看了一眼刘子墨,说道:“没错,你白爷爷是还在世上,就生活在旧金山,他老人家早已退出江湖,再不问世事了。”

    “白叔,这是怎么一回事?”

    刘子墨有些不满的说道:“当年我爷爷听说白爷爷去世的时候,伤心的不得了,可……可你们为什么要隐瞒我们啊?”

    “这事情,可说来话长了。”白振天叹了口气,说道:“子墨,当年台岛发生的江南案,你知道吗?”

    “江南案?我知道啊,这和白爷爷有什么关系?”作为从台岛出生的人,刘子墨自然知道江南案是怎么回事。

    江南案发生于1984年10月15rì,背景复杂的华裔美籍作家刘宜良(笔名“江南”),在美国遭到台岛情报局雇用的台岛黑道份子刺杀身亡。

    这件事情遭到曝光后,顿时就引起一阵轩然大波,因为他不仅牵涉到台岛的黑帮大佬,更是将台岛蒋氏高层卷了进去。

    为此美国对台岛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导致台岛当局将岛内情报系统完全清洗了一遍,无数大佬锒铛入狱,牵扯到了很多政治人物。。

    只是时间至今已经过去快二十年,江南案也早就被人忘到脑后去了,刘子墨不知道白振天怎么又提起这个当年轰动一时的大案来?

    “江南被刺杀的地方,就是在旧金山,而那时竹联帮的人来到旧金山后,首先接触的就是你白爷爷……”

    说起当年的事情,白振天的声音有些低沉,不过却是说出一段世人至今都不知道的往事来。

    原来,白振天的父亲白云波,本就是洪门大佬。

    白云波从六十年代偷渡来到美国后,很快就在洪门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这也是当年白振天带领大圈帮投入洪门,马上就得到了重用的原因。

    不过当小儿子在帮中展露头角之后,白云波很快就淡出了帮会,有很多年轻人甚至都不知道那个每天种种菜浇浇花的老头子,曾是跺跺脚都能使洪门震三震的洪门大佬。

    但是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一件事打断了白云波的平静生活,那会已经是七旬高龄的白云波,接到了台岛一位国党元老的电话。

    在解放前的时候,白云波就和这位国党元老相交莫逆,他偷渡到美国初期的时候,还多亏了此人的一些门道,才寻到了洪门。

    所以在这位元老提出了让他帮助几个台岛的年轻人时,白云波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下来,竹联帮的那几个人能很快掌握江南的行踪,基本上都是白云波的功劳。

    但是白云波没想到,当江南死去的时候,居然会在美国和台岛两地,闹出如此之大的风波,就连台岛的蒋公都无法置身事外。

    好在当时和白云波联系的那位元老位高权重,此次风波并没有影响到他,连带着白云波也没受到波及,不过他却接到了台岛当局下达的封口暗示。

    已经七十多岁的白云波,早就不愿意去管江湖上的那些事情了,所以干脆让儿孙买了棺材,对外宣称自己因病亡故,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丧礼。

    从那之后,白云波就在旧金山郊区的一个庄园里深居简出,连许多洪门中的老人也都不知道自己的老伙计其实还在人世。

    “政治真恶心人。”

    听到白振天所讲的这段秘辛后,刘子墨摇了摇头,说道:“我爷爷当年离开台岛回老家居住,其实也是想躲开那些政治风雨……”

    刘老爷子因为武功高强,曾经担任过蒋公侍卫长,不过在蒋公去世之后,他却不愿继续辅佐小蒋了,于是在大陆放开探亲政策之后,就回国长居了。

    “白爷爷断的还真是彻底,连那些老朋友都给隐瞒进去了。”想到爷爷思念师兄时的情形,刘子墨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你小子懂什么啊,你白爷爷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白振天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当时刘老爷子还在台岛,白家哪里敢泄露出去丝毫的风声?

    “白叔,那白爷爷究竟和我师父有什么来往啊?”看到刘子墨还想说话,秦风抬手打断了他。

    “这事儿说来就话长了,你师父耳朵上的伤疤,就是为了救我父亲留下来的。”

    白家老爷子,那是恩怨分明的主儿,一生为人强势,极少受人恩惠,所以对当年和载昰的交往记忆极深,经常在儿子的面前提起。

    和刘家子弟众多不同,白云波早年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在师父故去之后,他就在江湖各地游历,寻访拳师比武切磋。

    不过当rì军侵华后,华夏大地生灵涂炭,只要是有点血xìng的江湖中人,无不挺身而出,不管身在哪个党派,都显露出了爱国之心,在战场上前仆后继杀敌卫国。

    白云波在二三十年代的时候,因为师父的缘故,和国党的一些元老,都有些交集,国难当头之际,他也投身到了抗击倭寇的队伍之中。

    由于武艺高强身手不凡,白云波担任了国党的一个秘密组织的长官,也就是最早的锄jiān会,当时的锄jiān会和军统中统都不是一个系统,而是自成一派。

    能被选入锄jiān会的人,无一不是当时江湖上的知名人物,个个都有着不为所知的绝活。

    带着这帮子江湖豪强,白云波从白山黑水的东北三省,再到风景如画的江南水乡,锄jiān会让那些汉jiān们闻风丧胆,也引起了rì本人的jǐng惕。

    在那次击中了大汉jiān汪jīng卫好几枪的刺杀之后,白云波的锄jiān会却是被rì本人的情报组织给盯上了,并且将其包围在市郊的一个小村庄里。

    出动了一个大队的rì军,对那个村庄进行了蚕食清洗,只有十几个人的锄jiān会,虽然武器jīng良,但数次冲击,都没能突围出去,反倒送了四五个兄弟的xìng命。

    就在白云波等人就要被rì本人包了饺子的当口,rì军的外围忽然发生了sāo动,一辆装着弹药的汽车爆炸开来,同时一阵弹雨扫向了外面的rì军。

    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的rì本人,在那一刻被打蒙了,白云波等人趁机撕开了包围圈,和外围狙击rì军的人会合在了一起。

    但是让白云波等人惊愕的是,前来救援他们的,仅仅只有一个人,也就是秦风的师父载昰。

    为了引起rì军的sāo乱,载昰引爆了一辆rì本人的弹药车。

    虽然躲的快,但载昰左耳的耳垂,却是被一个弹片给消去了,当时流血如注,另外肩膀处也中了一枪,只能跟随白云波等人退到后方修养。

    在养伤的这段时间里,白云波也得悉了载昰就是江湖上被称之为“索命阎罗”的人,两人都出身江湖,很快就成为了莫逆之交。

    在载昰养好伤后,白云波邀请他加入锄jiān会,不过载昰当时还没绝了一统外八门的心思,所以就婉言拒绝了,仍然是孤身一人在狙杀着rì本人。

    在那次事件不久,因为国党内部军统和中统对锄jiān会的渗透,白云波也感到无趣,最终也离开了锄jiān会,继续行走江湖,只是再也没有碰到过载昰。

    在那之后,白云波娶妻生子,并且生下了白振天,由此也退出了江湖,隐居到了一个农村里,将一身本领传给了儿子。

    到了六十年中期,那场席卷全国的运动兴起之后,白云波加入过国党的往事被人给揭露了出来,原因就是一次喝酒喝多了,不知道怎么就说漏了嘴。

    白云波当年的行为,在当时的那种环境下,肯定是有死无生,无奈之下,已经五十多岁的白云波,只能抛下妻儿,和几个老兄弟偷渡去了美国。

    要说白振天的运气,比自家老子也好不了多少,在父亲偷渡出国后,他的母亲带着他离开了家乡,去到别的一个地方改名换姓生活了下来。

    在七十年代初期,美国和越南打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白振天用当时的身份入了伍,并且以支援越南的名义参与到了战争中,立下了不少战功。

    只是当部队准备给他提干政审的时候,却是出了纰漏,他父亲的事情被审查了出来,政审不过关的白振天甚至被关押了起来。

    心高气傲的白振天,哪里能忍得住这口气?在一天晚上逃出了禁闭室,带着一把枪和几梭子子弹闯进了边境的丛林里。

    在越南战场上呆了一年多,白振天跟随越南难民偷渡到了港岛,并且在这期间认识了七八个因为各种原因离开军队的国内战友。

    后面的事情刘子墨就很清楚了,在来到港澳之后,白振天自然而然的就加入到了大圈帮里,在港澳两地曾经一度打的当地黑帮集体失声。

    不过港澳终究距离内地太近,最终大圈帮转战欧美,很快就在加拿大站住了脚,并且控制了当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毒品生意。

    这人都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刚刚站稳了脚,大圈帮的内部就发生了分歧,最终导致白振天带着一帮悍将离开了加拿大,投奔了身在洪门的父亲。

    在讲诉完这些往事之后,白振天看向秦风,说道:“秦兄弟,要是父亲知道你是夏老爷子的弟子,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呢。”

    “可惜师父已经仙逝了,要不然,他也会很高兴!”

    秦风闻言叹了口气,他知道师父早年行走江湖用的是夏姓,白振天能喊出来,证明他所言不虚,的确和自己渊源很深。

    “唉,世事无常,谁能不死啊。”白振天也是叹了口气,他经常听闻父亲讲诉索命阎罗的事情,未能一见,心中也是无不遗憾。

    “哎,我说白叔,您……您这称呼怎么就变了啊?”

    白振天一声秦兄弟,顿时让刘子墨坐不住了,他要喊白振天一声叔,而秦风和白振天兄弟相交,这岂不是说秦风也成了他的叔辈了?

    “废话,夏老爷子和我父亲相交,秦风是他老人家的弟子,我当然要称老弟了。”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白振天脸一绷,说道:“秦风并没有拜在咱们八极门里,你小子论辈分也要喊声叔,这个不能乱……”

    老辈子最讲究的就是规矩,在白振天看来,秦风虽然学得八极拳的jīng髓,但没有拜师,就不能从他们门里来论辈分。

    “这……这不对啊,秦风叫我爸还叫叔呢。”刘子墨闻言挠起了脑袋,他有点算不清和秦风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关系了。

    “白大哥,咱们还是各论各的吧。”

    秦风见状笑道:“我从小受刘家恩惠颇多,老爷子更是对我恩重如山,而且我和子墨情同手足,以后还是兄弟相称比较自在。”

    虽然和白振天有着老一辈的渊源,但秦风本人和刘家的关系更深,他总不能见了刘家成开口喊兄弟吧?所以还是不能跟着白振天的辈分走。

    “好吧……”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咱们各交各的,就不讲那么多规矩了。”

    以前的江湖中人,关系其实也是错综复杂,儿子和人拜了把子,反过来那人再和儿子的老子拜把子的事情比比皆是,也只能是各论各的了。

    “对了,秦老弟,你是为什么来美国的?怎么和阿豪他们混到一起去了?”

    论完交情后,白振天忽然想到了秦风的身份,不由得好奇了起来,要知道,在这年头,从国内出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白振天虽然不怎么将陈世豪放在眼中,但那也是雄踞澳岛有名有姓的江湖大佬,以秦风这个年龄和身份,如何就能和他平起平坐?

    “白大哥,这事儿说起来也有些复杂……”秦风想了一下,干脆直接说道:“我此次来拉斯维加斯,是为了赌王称号而来的。”

    “赌王称号?这和你有什么关系?”白振天却是越听越迷糊了。

    “我来参加赌王大赛的啊。”秦风解释道:“在澳岛的时候我欠豪哥一个人情,答应帮他拿下一个赌王称号,算是还了他这个人情吧!”

    “你……你帮他拿下一个赌王称号?”

    白振天的眼睛一下子瞪了起来,说道:“秦老弟,你知道每一届赌王大赛,一共只有十个赌王称号吗?而赌王大赛举办这些年,还没出现过一个华人赌王呢!”

    按照规矩,赌王大赛排名前十的人,都能获得赌王的称号。

    看似这十个名额不少,但由于地处拉斯维加斯,是老外们的主场,而且赌法也多是以二十一点或者是梭哈。

    很多国外的赌术高手,对这两种赌法早已玩的是炉火纯青,单从赌术上而言,他们整体真的是要比华人高出一筹。

    再加上华人中赌术最为高明的叶汉,严禁手下参加赌王大赛,也就导致这么多年下来,没有一个华人获得过世界赌王的名号。

    所以在听到秦风大言不惭的说要拿一个赌王称号之后,白振天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不相信的神情,他们洪门每年都有人参加赌王大赛,但却没一个能进入前十的。

    看见白振天那瞪得溜圆的眼睛,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白大哥,白老爷子没给您说过我师父善赌?”

    “没有说过,老弟,你的赌术是夏老前辈教的?”

    白振天还真没听父亲提起过这事儿,他只知道索命阎罗义薄云天、武艺超群,至于别的事情就所知不多了。

    当着白振天的面,秦风也没谦虚,开口说道:“我师父是玩赌的祖宗,我虽然没学到十之一二,但辅助亨利卫拿到个赌王称号,问题应该不是很大的……”

    “秦老弟,你说的可是真的?””

    白振天闻言一喜,秦风要是有这种本事,洪门一直都想插手赌业,无奈他们培养不出专业人士,只能看着别的帮派瓜分在块大蛋糕。

    而以秦风和自己以及刘子墨的渊源,白振天相信,秦风只要所言不虚,那么洪门或许可以从他身上,找到进军赌业的契机。(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四百九十七章 渊源(下))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