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粘杆处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四百三十七章 粘杆处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146062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四百三十七章 粘杆处)的详细阅读内容

    “刘老弟,秦风在江湖上的辈分高,叫声老苗已经很给我面子了。”

    苗六指笑眯眯的看着刘子墨,说道:“近代八极出自神枪李书文,你既然是八极正宗,又姓刘,那就是仓州刘家的子弟吧?”

    “嗯?老爷子,莫非认识我家长辈?”刘子墨闻言一愣,很有规矩冲着苗六指拱了拱手,说道:“不知道老爷子在江湖上吃的哪碗饭?”

    既然对方点出了自己的出身来历,秦风能叫一声老秦,但刘子墨可不敢,万一这老爷子和家中长辈相熟,那岂不是要乱了辈分?

    “别,你和秦爷是兄弟,也叫我声老苗就行了。”

    苗六指摆了摆手,说道:“我早年出自盗门,这外八门的帮派自然不入你们刘家法眼了,咱们在这上面还真论不上辈分。”

    苗六指早年走南闯北,和很多江湖人物都有交情,像仓州刘家这种江湖大豪,他自然是有耳闻的。

    不过盗门在江湖上,名声并不是很好,尤其是出了燕子李三那等败类之后,几乎稍微大一点的门派,提起盗门时都是呲之以鼻。

    所以那会苗六指在江湖上的朋友并不多,一向都是独来独往。

    否则当年苗六指入了狱,也不至于无人相救,一直从旧社会关到了新社会,直到监狱改成了劳教所才出来,名副其实的是将牢底给坐穿了。

    “原来是盗门的前辈?”

    刘子墨看了一眼秦风,说道:“我可没有秦风的江湖地位,咱们各交各的,我还是叫您一声老爷子吧。”

    洪门之中三教九流的人物无所不包,这盗门中人也有身在洪门的,刘子墨可不敢像秦风那般托大,毕竟对方的年龄摆在那里呢。

    “行,随老弟你。”

    苗六指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转脸看向秦风说道:“秦爷,这过完年都好几个月了,那事儿,您是不是也上点心啊?”

    出身盗门苗六指这辈子也干过不少大事,当年在沪上和北平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豪富高官被他掏过兜,甚至连军统的机密文件都曾经被他顺手牵羊过。

    但那些对于苗六指而言,都是手艺活,只能算得上是小道,苗六指真正的愿望就是想寻出太平天国的藏宝,完成师父江一手未了的心愿。

    虽然那沙盘被苗六指毁掉了,但上面的地形苗六指大致还是记在了心里,所以从过完年后,一直都惦记着想去金陵寻宝。

    不过这件事过于重要,苗六指连弟子于鸿鹄都没敢告诉,有时候知道的事情多了,反而会为自己招来祸患。

    所以在苗六指心目中,最好的寻宝人选,自然还是秦风,只是秦风从过完年就参与到故宫博物院的文物修复工作中忙的是不可开交,压根就没时间和他去金陵。

    但是让苗六指不满的是,秦风一直借着工作忙不去寻宝可前几天却是拍拍屁股就跑去了澳岛,这让苗六指心中顿时失衡了。

    “老苗,我这次去澳岛是去找妹妹的,你以为是过去玩的呢?”

    秦风知道苗六指的意思,当下将上衣一脱,露出了包扎的结结实实的绷带,说道:“被喷子给咬了一口,差点就没回来······”

    此时在二楼VIP室的,除了刘子墨就是苗六指和谢轩都是秦风信得过的人,受伤的事情秦风并不想连他们一起瞒着。

    “风哥,是……是枪打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顿时眼睛就红了,那张胖脸变得狰狞了起来,“是谁干的?妈的,让远子哥喊上龙哥,咱们杀到澳岛去···…”

    虽然平日里和秦风嘻嘻哈哈的,但谢轩和李天远无疑都将秦风当成了亲大哥,眼见秦风被枪打了,平时一脸和气的谢轩,脸上也布满了杀气。

    “这人对秦风倒是有情有义······”

    对于谢轩的突然变脸,一旁的刘子墨都看在了眼里,不由暗自点了点头,秦风是他兄弟,所有对秦风好的人,刘子墨自然都认为其是好人了。

    “杀什么杀?你以为我吃了这亏不找回场子?”秦风在谢轩头上敲了一记,说道:“对方早就被扔到大海里喂鱼去了。”

    “港澳那边的治安,还是太乱了……”苗六指摇了摇头,说道:“你妹妹的事情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有,不过不是好消息。”

    提到妹妹,秦风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开口说道:“老苗,当初你在江湖中行走的时候,可曾认识杀手门的人?”

    “杀手门?不认识……”

    苗六指摇了摇头,说道:“杀手门的人,曾经为清廷驱使过一段时间,但到了清末就销声匿迹了,当年沪上的那些杀手,其实都是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家伙……”

    在清末民初的时候,各种暗杀活动时而有之,不过那都是因为党派或者利益之争,那些所谓的杀手,充其量也就是王亚樵之流,和真正的杀手门关系并不大。

    “杀手门曾经被清廷驱使过?”秦风闻言一愣,他对杀手门知道的算是不少,不过还真没听师父载提起过这件事。

    “雍正时期的粘杆处,秦爷你知道吧?”像苗六指这种经年老贼,对于江湖上的秘辛,知道的还真不少。

    “粘杆处,这是什么?雍正皇帝粘知了的吗?”

    秦风尚未说话,刘子墨倒是一脸好奇的问了出来,他知道雍正是谁,不过对于粘杆处这个名词,却是从来都没听到过。

    “子墨,你这样理解倒是也旦是粘杆处还有一个名字,那就叫做血滴子……”秦风闻言笑了起来,粘杆处最早的出处,确实是像刘子墨所说的那样。

    在清朝刚进关的时候,“粘杆处”的确是一个专事粘蝉捉蜻蜒、钓鱼的服务组织。

    清世宗还是皇子时,位于京城东北新桥附近的府邸内院内,长有一些高大的树木,每逢盛夏初秋,繁茂枝叶中有鸣蝉聒噪·喜静畏暑的胤便命门客家丁操杆捕蝉。

    当胤从“多罗贝勒”被晋升为“和硕雍亲王”后,其时康熙众多皇子间的角逐也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胤表面上与世无争,暗地里却制定纲领,加紧了争储的步伐·他招募江湖武功高手,训练家丁队伍,这支队伍的任务是四处刺探情报,铲除异己。这就是“粘杆处”的来由。

    不过在江湖上,粘杆处却是有另外一个称呼,那就是血滴子,传说中的血滴子是一种暗器·酷似鸟笼,专门远距离取敌人首级,当年曾经在江湖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秦风·你说血滴子我就知道,梁羽生的小说里面有写。”听到秦风的解释后,刘子墨顿时明白了过来。

    “恩,就是那个。”秦风答了刘子墨一句,看向苗六指,问道:“老苗,这事儿准确吗?”

    “应该没错,这是师父曾经告诉过我的…···”

    苗六指很认真的说道:“当时杀手门被雍正所左右,不过他当上皇帝之后·杀手门也随之消失了,好像到了嘉庆年听到些杀手门的消息,但最终没有出现在江湖上。”

    “原来是这样?”秦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江一手的年龄比载还要大出很多·他算得上是江湖中的一个奇才,也是最有希望一统盗门的人,对于他的话·秦风还是相信的。

    对于这件事,秦风心里也有几分猜测,毕竟载是正宗的皇室中人,对于皇室里的那些不好的秘辛,恐怕他也是不愿意多讲的。

    “秦风,怎么惹上那些人的?”苗六指出言问道,对于杀手门睚眦必报的行事风格·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是他们惹我,老苗·这事儿就不说了。”

    秦风摇了摇头,妹妹的事情涉及到国际杀手组织,说给苗六指和谢轩听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还会增加他们的心事。

    “子墨,难得来一趟京城,今儿晚上给你接风······”

    秦风回头看向谢轩,说道:“你去订家酒店,把在京城里的朋友都喊上,咱们好好热闹一下。”

    一边说着话,秦风一边拉着刘子墨往楼下走,嘴里说道:“当年你送我那把枪头,我现如今还保存在家里的,哥们我也要送你样东西,这店里的物件,你随便挑……”

    “你小子有钱了是吗?咱们哥儿俩,谈这些干什么啊?”听到秦风的话后,刘子墨的表情有些不满。

    说起秦风和刘子墨的兄弟之情,还真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要知道,当年刘子墨送他的那把枪头,是刘老爷子耗巨资打制出来的,那可是刘家的传家宝,刘子墨毫不犹豫的就送给了秦风,这种情谊,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子墨,算我失言了。”

    秦风轻轻的在自己嘴上打了一下,说道:“玉石养人,有辟邪消灾的功效,你选一块随身带着,咱不谈送不送的还不行吗?”

    “这儿的东西可不便宜呀?”

    此时已经走到了一楼,刘子墨看了一眼玻璃柜中的玉石,顿时咋舌不已,“这玩意卖的比美国的钻石还要贵?我看还是算了吧?”

    跟在刘子墨身后的谢轩,听到这话顿时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刘哥,这店就是风哥的,有什么贵不贵的啊?”

    “秦风的店?”

    刘子墨闻言愣住了,回过头看向秦风,说道:“我说疯子,你……你说的小产业,就是指的这家店?”

    原本听二伯说秦风在京城混的不错,刘子墨只以为他充其量也就是几百万的身家,因为秦风在给他讲诉往事的时候,并没有提及具体的生意。

    刚才来这家店的时候,刘子墨也只认为这家店是秦风朋友开的,完全没将其和秦风扯上关系,毕竟这么大门面的一家玉石店,没个几千万,根本就甭想做起来。

    但是刘子墨怎么都没想到,秦风居然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怪不得刚才进店的时候,那些营业员看向秦风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呢。

    “除了这家店,还有些别的买卖……”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今儿晚上我把人喊齐了,你到时候都认识一下,如果二伯那边想做什么生意能用得到我这边的资源,到时候你直接开口就好了。”

    秦风从八岁带着妹妹浪迹江湖,这么多年下来,受到过凌辱,也曾经手刃过仇人,但是人间自有真情在,他也得过不少人的恩惠。

    这其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仓州刘家,不管是去世的刘老爷子还是面前的刘子墨,对秦风都称得上是情深义重!

    俗话说有仇不报非君子′忘恩负义是小人,所以借着这次刘子墨来京的机会,秦风也想对刘家有所回报,将自己的资源都整合给刘子墨。

    ps第三更,求年度评选票,求双倍月票!!。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四百三十七章 粘杆处)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