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三百五十章 真假难辨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五十章 真假难辨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093411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百五十章 真假难辨)的详细阅读内容

    出了别墅,一辆黑sè的奥迪车已经等在了门口,秦风看了一眼胡保国,说道:“胡大哥,我走了,你多保重身体。レレ”

    相比几年前在石市的时候,胡保国的气sè要差了很多,鬓角的头发已经花白,看上去宛若六十岁的老人一般了。

    秦风知道,这是胡保国cāo劳过度导致的,作为直辖市的公安局长,他身上的责任和压力,无疑就像是一副千斤重石压在身上。

    “我知道,这两年缺少锻炼,回头我把功夫拾起来。”

    看着秦风上了那辆破面包车,胡保国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小子现在也有钱了,怎么还开这车?回头换辆吧,津天港有不少车子,我给你开个批条……”

    要说胡保国还真是照顾秦风,津天港每年都要查获不少走私车,一般都是通过拍卖销售出去,不过有了胡保国的批条,这拍卖就在内部进行了,价格会低很多。

    “嘿嘿,谢谢胡大哥!”

    秦风笑着发动了车子,看到一个司机出来给胡保国开了门,不由问道:“嗯?怎么不是沈哥给您开车了?”

    “放他到刑侦支队去了,任副支队长。”

    胡保国回头解释了一句,倒是让那个新来的司机盯着秦风看了好几眼,他给胡保国也开了差不多半年车了,还从来没见胡保国在这个房子里招待过客人。

    秦风冲那司机打了个招呼,开车径直出了小区。

    到了古玩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可能是临近chūn节的缘故,往rì都要关门了的古玩店,游人还是不少。

    “风哥。您来了!”

    秦风刚一走进自家店子,一直就伸个脑袋往外瞅的冷雄飞就扑了过来,用力的抱了一下秦风,说道:“风哥,都来津天了,不先到店里来,你去哪儿了啊?”

    虽然是在指责自己,但秦风听得出冷雄飞话中的亲切,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去拜年了,飞子,明儿就关门歇业,咱们一起回京城过年去!”

    “好嘞,风哥。就等着您这句话了……”

    冷雄飞闻言大喜,一脸委屈的说道:“风哥,哥几个都去京城了,就把我自己丢这里,您都不知道我这rì子怎么过来的?”

    自从爷爷去世之后,他一直孤苦伶仃的,也就是在认识秦风和谢轩等人后。才重新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要不是秦风强令他呆在津天,冷雄飞怕是也跟着谢轩李天远去京城了。

    说着话,冷雄飞的眼睛都有点儿红了。他现在孤身一人,早已将秦风等人当成了最亲近的人了。

    “飞子,等年后看看,不行就把这边的店转出去吧。”

    要是对冷雄飞。秦风还真有点儿愧疚,冷雄飞不但要看店进货。还要负责喂养大黄,要是没他照顾大黄,秦风还真是不放心。

    按理说这家房四宝店还是赚钱的,只是相比《真玉坊》,每月赚的钱就微不足道了,秦风现在人手不够,只能将这家店关掉或者是转让了。

    “成,回头我就放出话去,”冷雄飞点了点头,说道:“风哥,里面坐吧,窦老板他们等你好大会了。”

    “秦老板,您可真是忙人啊?”

    秦风刚往里走了几步,窦健军已然是从里面的隔间迎了出来,经过中午的那顿饭,他在秦风面前不敢有丝毫的托大。

    “窦老板,招待不周,实在是不好意思。”秦风笑着拱手赔了个罪,将人带到地头来,自个儿反而失了踪,这事儿是有点失礼。

    不过去见胡保国,秦风还真不能带窦健军去,毕竟像上午的韦华等人,只是秦风扯虎皮做大旗的,胡保国才真正算是秦风现在的底牌。

    窦健军连忙摆手,道:“哪里话,秦老板太客气了。”

    “窦老板里面坐。”

    秦风一边将窦健军往里面让,一边回头看了一眼冷雄飞,说道:“飞子,你去找张纸,回头写上歇业半月,大年初十开业!”

    距离新年只有五天的时间了,秦风打算明儿就把冷雄飞和大黄都带去京城,等到过完年,再让冷雄飞回来处理店铺转让的事情。

    就是秦风自己也没想到,当年为了这家店铺,生生将袁丙奇犯罪集团连根拔起,这短短的几年时间,居然就要转让出去了。

    “远子,去给飞子帮忙。”

    进到隔间后,秦风发现李天远正瞪着眼睛看着桌子上的那套生肖玉,似乎生怕被窦健军带来的两个专家抢走一般。

    “哎,风哥,你可把东西看好喽。”李天远没好气的看了那俩人一眼,站起身出了隔间。

    “怎么说话的?”秦风拍了一记李天远的脑袋,回过神笑道:“不好意思,我这兄弟不会说话,让两位见笑了。”

    “没事,没事,李兄弟是个直脾气,不见怪,不见怪。”

    那两个专家连忙摆起手来,脸上却是有些尴尬,因为这也怪不得李天远,是他们当时一见这玉器,恨不得就给揣到怀里去。

    “来,喝点功夫茶,不过我泡的可不专业啊。”

    秦风手脚麻利的给几人面前的杯子里斟满了茶,这才言归正传,说道:“两位,不知道你们鉴定的如何?这套玉器可是真正的唐玉,在市面上极其少见的……”

    在来的时候,窦健军就私下里给秦风说过,这两个专家不知道他们是来鉴定假玉的,所以秦风才会有此一问。

    听到秦风的话后,两个专家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说道:“老吴,还是你来说吧。”

    “好,我来说说。”

    姓吴的专家往上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小心翼翼的拿起那个生肖龙,开口说道:“秦老板,如何我和老苏没看走眼的话,这套玉器。的确是真的,而且还是古玉中的珍品。”

    指着那个生肖龙,吴专家继续说道:“用料是和田山料,虽然没籽料珍贵,但年代久远、包浆厚实,沁sè十分自然,工艺非常jīng湛……

    更为难得的是,这种生肖玉器的造型,在国内尚属首见。不管是考古价值还是收藏价值,都是极高的……”

    拿着那个生肖龙玉器,吴专家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从料、工、年代和沁sè上,指出了玉器的特点。言语间推崇备至,毫无疑问的断言就是真品。

    等到吴专家的讲解告一段落后,秦风开口问道:“吴先生,那不知道,这套玉器的市场估价是多少呢?”

    吴专家想了一下,说道:“要是按照国内的行情,这套玉器的估价应该在三百到五百万之间。遇到喜欢的人就能卖得高一点,如果急着出手,价格就要低一点。”

    “还是比较靠谱的嘛。”

    秦风在心里暗自点了点头,这人给出的价格。和柳会长给出的相差无几,当下又问道:“吴先生,那么要是在国外,这套玉器能值多少钱?”

    “玉器收藏。与其说国外,倒是不如说港澳和rì了。”

    吴专家闻言笑了起来。说道:“像欧美那些国家的人,一般只认钻石宝石,咱们的玉器在他们国家认知度极低,是卖不出什么价格的。

    不过在港澳和rì不同,只要是品相完好传承有序的古玉,那些私人收藏家出的价格,往往要比国内高出百分之四十左右……

    以这套玉器的稀有度和品相,如果拿到港岛的话,多了我不敢说,六百万稳稳妥妥的能卖出去!”

    吴苏二人都是窦健军私人聘请的玉石鉴定专家,他们经常往返于内地和港澳之间,是以对两地的行情都非常了解,说起来头头是道。

    “六百万?”秦风脸上露出笑容,看向窦健军,说道:“窦老板,您怎么看?”

    “吴先生,苏先生,你们两位到外面喝口茶吧。”

    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健军看向了吴苏二人,他们两个只是负责鉴定,但是生意上的事,窦健军却是不想让他们听到太多。

    “好,需要时叫我们。”两人知道行里的规矩,也没多说什么,站起身走到门口,去看冷雄飞写公告去了。

    “七百万!”

    等二人出去后,窦健军看着秦风,开口说道:“秦老板,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这个物件我保证最低七百万出手……”

    在古玩圈子里,有时候野路子上的人,要比那些传承教出来的人眼光还要堵,窦健军干了十多年的物走私,来就具备相当深厚的鉴定知识。

    在初见这套玉器的时候,窦健军一眼就认为是大开门的物件,只是秦风说过是假的,于是窦健军翻来覆去的验看,想要看出假在什么地方。

    不过他和那两个专家一起看了两三个小时后,都没找出任何的瑕疵,现在的窦健军,只以为秦风不好意思往外走私物,于是才说出东西是假的话来。

    “秦老板,我做事,您放心!”

    看到秦风不说话,窦健军说道:“这东西就算是路上出了问题,七百万我砸锅卖铁都会给你,而且不会吐出关于秦老板您一个字来。

    不过这东西如果送出去了也卖出去了,我要百分之三十,秦老板,您不要怪我贪心,这中间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之前秦风说的是假东西,所以窦健军夸下海口,说是分不赚。

    但这套玉器,明显能评定上一级物,抓住了最少十年以上的刑期,所以窦健军必须收取费用,否则他也无法向手下的兄弟们交代。

    “窦老板以为这套物件是真的?”秦风看着窦健军笑了起来,他听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秦老板,恕窦某眼拙,真看不出哪里是假的来。”窦健军闻言一脸苦笑,这走私真物和走私假的,他所要承担的压力,那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这样吧,窦老板,我要的是你的渠道。”秦风想了一下,说道:“还是按咱们之前说的那样,卖出去之后你拿百分之二十……”

    “秦老板,实在是风险太大。”

    看到窦健军有些着急的想插口,秦风摆了摆手,说道:“窦老板,你先别急,听我说……”

    “好吧,秦老板您说。”

    窦健军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凡有些成就的人,都比较自信,窦健军也相信自己的判断,此时在他心里,这套玉器比十足真金还真呢。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这套玉器你找人带出去,如果被查获,让你的人咬死这套玉器是高仿品……”

    “秦老板,这不是咬死就行的,专家一鉴定结果不就出来了吗?”

    秦风的话让窦健军有些哭笑不得,只要涉及到物走私的案子,相关部门都会派出一些权威专家进行鉴定的。

    “不用怕。”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如果真出了事,到时候你给我电话,我会去证明这套玉器是后仿的,我保证你的风险是零……”

    秦风倒是不怕出面,因为他在这套玉器上,留有自己的一些特殊印记,到时候只要指认出来,什么专家都无法说它是真的了。

    至于这套玉器被查获后,会不会牵引出相关的那个宾馆失窃案,秦风也不怕。

    因为失窃的那套玉器,在柳会长的鉴定和jǐng方的记录上,是“真”的,而这一套,只是他根据照片仿制的而已,

    “你……你出面?秦老板,这……这玉器的奥妙究竟在哪里呀?”

    秦风这番话,说得窦健军瞪大了眼睛,现在他有几分相信这套玉器是赝品了,否则秦风主动要求出面,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窦老板,你这话问的就不合适了,我知道在哪,但是不能给你说。”

    秦风的话让窦健军脸上一红,这古玩造假的技艺五花八门,有些更是不传之秘,秦风现在要是给他说假在何处,等于是泄露机密了。

    “好,秦老板,有您这句话,这活……窦某接了!”

    能在沿海地区做了多年物走私,窦健军也是很果断的人,当下说道:“秦老板,我们做生意,是按风险大小来收钱的。

    既然您给出了承诺,将风险给降低了,那么这笔生意要是能做成,窦某只要百分之十的费用!”

    窦健军相信,如果秦风这套玉器是假的,而他rì后还能拿出相类似的物件,那么他的生意,真的可以由物走私改行位艺术品出口了。

    PS:  PS:四千字章,求月票,求推荐票!!!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百五十章 真假难辨)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