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笔录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十六章 笔录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086635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百三十六章 笔录)的详细阅读内容

    “唉,别提了,阿乾,最近可是不怎么太平,你出入也要小心点……”

    窦健军叹了口气,被人在自己面前将赵峰剑活生生的给捅死,他这个江湖大佬未免感觉面上无光,不管再怎么说,赵峰剑也是他的朋友。

    这件事也让窦健军心里多了一丝警醒,原本以为这里是他的地盘,不会出什么事,但那些亡命徒可不认识他窦老大,要不是窦健军躲的快,怕是也会挨上一刀的。

    “窦老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窦健军身上白衬衫沾染的血污,黎永乾不由愣了一下,开口问道:“窦老大,刚才被抢的那个人是你?”

    血案从发生到结束,前后还没有三分钟的时间,加上当时现场乱糟糟一片,黎永乾和黄炳余等人都没发现站在夜总会门口的人是窦健军。

    当然,他们就更不知道,那个被捅了几刀的人是赵峰剑了,除了秦风之外,任是谁也忍不住那满脸鲜血的人就是赵峰剑。

    “是啊,妈的,现在的社会治安越来越乱了,也不知道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

    听到黎永乾的话后,窦健军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往日里他带着小弟吆五喝六威风八面,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却是让窦健军大感失了脸面。

    “窦老大,那受伤的人,不会是你朋友吧?”看到后面还有人上车,黎永乾等人在窦健军的后排坐了下来,遇到这种事情。谁都会好奇的。

    “是老赵,赵峰剑,你们应该认识吧?”

    窦健军也没隐瞒,开口说道:“他在夜总会里喝多了。出门没防备,要不然老赵也是练过两手的,不至于死的那么惨……”

    干了十多年走私文物的买卖,窦健军的手上也有几条人命。一个人是死是活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脖子上挨的一刀捅破了赵峰剑的颈动脉,这本就是致命的伤势,而后心那一刀更要命,直接就断了赵峰剑的生机,窦健军将他半扶起来的时候,就看出赵峰剑必死无疑了。

    “是……是赵……赵峰剑?”

    听到这个名字,黄炳余和朱凯顿时都傻眼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死的这个人。他们两个居然都认识。

    一阵惊愕过后。黄炳余和朱凯的目光同时转向了后排的秦风。只是秦风的表现比他们还夸张,眼珠子瞪的比他们还要大。

    黎永乾还好,并不太清楚赵峰剑和秦风之间的恩怨。不过黄炳余和朱凯却是知道的,联想到之前秦风在行凶者那一桌上嘀嘀咕咕的样子。两人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唉,酒色误人啊……”

    就在黄炳余与朱凯不敢再往下想的时候,秦风一脸惋惜的说道:“赵老板英年早逝,真的是可惜,那几个行凶的家伙真不是人,亏得我还和他们喝过酒呢……”

    碰上赵峰剑是偶然,这件事也是临时起意的,所以秦风并不怕别人知道他之前和那几个行凶者喝过酒,因为不管再怎么查,他与那几个人都毫无瓜葛。

    就算另外三个人被警方抓住,他们也指责不到秦风的身上。

    毕竟秦风什么都没干,甚至连挑唆都算不上,秦风在给李桀心理暗示的时候,几乎都是凑在李桀耳边说的,东子几人根本就没听到。

    如果要说秦风有什么责任的话,那也就是他指出赵峰剑是有钱人了。

    不过就凭这一点,是无法定秦风罪名的,港岛的李超人也有钱,而且个个都认识,怎么不见那些人去抢他呢。

    “你和那几个劫匪喝过酒?”

    秦风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听在窦健军耳朵里,却是如同凭空响起了个炸雷一般,迅速转过头向秦风看去。

    “那几个人非要认我做老乡,拉着我喝了几杯。”秦风很坦陈的点了点头,他坐在那桌上喝酒的事情,有很多人都见到了,秦风无需抵赖。

    “哦,原来如此,那是怪不得秦老板。”窦健军深深的看了一眼秦风,眼神捉摸不定。

    如果换成旁人,或许就信了秦风的话,但是见识过秦风那江湖一面的窦健军,却是感觉到了,秦风和赵峰剑的死,一定有着直接的关系。

    不过人都死了,窦健军和赵峰剑的交情,还没深厚到要为他报仇雪恨使其含笑九泉的程度,充其量也是掉几滴鳄鱼的眼泪。

    再加上从秦风口中听到的“韦华”那个名字,窦健军完全没必要因为一个死人,而去得罪活着的秦风。

    听到窦健军的话后,黄炳余和朱凯的脸色顿时好看了不少。

    这件事情应该就是一个偶然,今儿一天他们都和秦风在一起的,秦风不可能掌握赵峰剑的行踪,并且说动那几个人抢劫凶险。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后,直接停在了分局的大院里,派出所地方太小,怕是安置不了这么多的人。

    出了这种命案,除了原本值班的人之外,那些下班回家的警察,也都被折腾了过来,所有的办公室都变成了录笔供的地方。

    果然,秦风和那桌歹徒喝酒的事情被人爆了出来,而秦风也得到了特殊的关照,被带进了专门的审讯室,负责做他笔录的人,也是两位极有经验的老刑侦。

    不过这些早就在秦风的预料之中,他原原本本的将事情经过交代了一番,不过这其中的几个细节,在秦风口中却是有了一点改变。

    首先,秦风说自己是被那些人拉着认老乡的。

    而且秦风咬死了就是那个疤痕脸的人,这一点他也不怕日后抓住另外三人对口供。

    因为李桀的确是拉着秦风一口一个小老乡或者是小兄弟,生怕秦风不给他指认那位有钱人,而秦风也三番两次的说要回去自己那桌,被李桀拉住不放。

    再有就是,秦风说为了怕那几个人敲诈他,他当时说自己只是在玉石店打工的,没敢说是做生意的。

    至于其他的事情,秦风都推说当时被灌醉了,全都忘掉了。

    对刑法很熟悉的秦风知道,就算那三个人被抓住,也无法指认他什么,因为秦风从头至尾,都没挑唆那活着的三个人去抢劫行凶。

    看着秦风的笔录,就算是那两个经验丰富的老刑侦,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因为秦风在他们脑海中,勾勒出了一副流氓地痞找麻烦的形象。

    再加上今儿击毙匪徒的功臣,辖区派出所的黎永兵副所长,的确接到了自己堂弟的“报案”,称当时有几个小混子拉住秦风不让走,将综合在一起的情况一对比,在他们看来,秦风并没有说谎。

    进入分局的时候,就差不多一点多了,到秦风等人被放出来,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还好有黎永兵这个自己人,开了辆警车等在了分局的门口。

    “秦老板,不知道今儿有没有时间?我想去拜访下你。”

    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刚巧窦健军也从大门里面走了出来,伸手向秦风打了个招呼。

    “窦老板,实在是不好意思……”秦风对窦健军拱了拱手,说道:“我订的中午的飞机,恐怕时间来不及了。”

    其实这件事,秦风还欠着窦健军一个人情,因为秦风能站在这里就说明,那就是窦健军并没有在警察面前,说出他和赵峰剑之间的恩怨,将这件事定性为了一桩抢劫杀人案。

    否则窦健军要是说出秦风和赵峰剑之间的关系,即使警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秦风和这件案子有关,他们也不会如此轻易将秦风放出去的,最少先关个三五天再说。

    “没事,咱们找个地方去洗个澡,去去晦气……”

    窦健军上前一步拉住了秦风,说道:“秦老板难得来一次,咱们好好聊聊,回头我让人送秦老板你去机场……”

    “窦健军,你干什么啊?洗澡我不会带他们去?”

    开车的黎永兵看到窦健军的举动,不由绷起了脸,借着今儿击毙劫匪的气势,倒是让窦健军的笑脸为之一滞。

    “黎哥,今儿您可算是帮了我大忙了,我也该表示一下啊。”

    窦健军不由分说的挤到了那辆警车的副驾驶上,说道:“要不是黎哥您今儿大展雄风,说不定我也会挨上一刀的,没说的,去华清池洗澡去晦气,都算我的……”

    “好吧,那就去华清池吧。”

    都是乡里乡亲的,黎永兵那脸实在也拉不下来,一转车头往华清池开去,后面跟着的两辆车里,却都是窦健军的手下。

    由于气候的原因,南方人一般每天都要洗澡,而且因为气候炎热,他们基本上都在家里冲一下就可以了,所以在北方随处可见的浴室,在南方却是极少。

    窦健军所说的华清池,是一家会所形式的桑拿,客人在洗完澡后,可以选择在桑拿大厅或者包房里入住。

    当然,来这里洗澡的人,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全都是冲着这里的特殊服务来的。

    虽然已经是凌晨了,但接到窦健军电话的领班,还是安排了七八个女孩,等在了华清池的门口,女孩们一个个睡眼稀松的样子,显然都是从睡梦中被叫醒的。

    “阿海,这是干什么?让她们全都回去。”

    看到那些身上仅着几个布片的年轻女孩,窦健军没好气的摆了摆手,说道:“把蒸汽房打开,大厅池子里的水也都放上,我要泡会澡……”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百三十六章 笔录)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