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民不与官斗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一十七章 民不与官斗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076063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百一十七章 民不与官斗)的详细阅读内容

    “嗯?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人的气质,一般来说,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身份的变化,在潜移默化的进行着改变,这需要时间的积累和生活的沉淀。

    就像是身居要位的高官显贵,在他们身上,就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这也是气质的一种,是长期以来位高权重一言九鼎所形成的。

    窦健军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在眨眼之间,就能像秦风这样,由一个看似普通的寻常人,突然转变成了一个江湖气极重的人,就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般。

    窦健军不会认错,从秦风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味道,他曾经在港岛一个帮派大佬身上感受过,而窦健军,也一直在努力学着那位大佬的言行。

    只是窦健军虽然掌控着两广的走私渠道,但无论在社会地位、经济实力还是底蕴上,都和那位大佬相差甚远,这种气质,也只学会了五六分而已。

    所以在见到秦风气质的转变后,窦健军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感受,用力的揉搓了下双眼,想将秦风这个人看得更清楚一点。

    不过再怎么看,秦风随随便便站在那里,都有一种凛然不可欺的气势显露在身外,这种感觉用语言无法描述,但却是可以亲身体会得到。

    “秦老板,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窦健军到底也是刀口舔血过来的人物,自然不可能被秦风吓到,心中虽然惊异,但言行之间,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我?现在的身份只是个学生而已。”

    秦风一脸玩味的看向窦健军,说道:“以前嘛。就不说了,窦老板要是感兴趣,可以找人摸摸我的底啊。”

    经历了那么多事,秦风也知道,现在的江湖,和以前真的大不同了,喊打喊杀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唯有金钱,才是衡量当今社会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

    像窦健军这样依靠武力来维持生意的人。才是现在江湖的主流,秦风虽然不太想和他们打交道,但事到临头,说不得还是要摆出江湖的身份来。

    “秦老板见过血?”窦健军能清晰的感应到,秦风的身上有种戾气。那绝对是杀过人见过血的人,才能显露出来的。

    “窦老板,我只是来正常做买卖的,您也不用盘我的道。”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您和谢老板下的套,我就当到贵地拜访给的见面礼。不过窦老板,做人不可以太过分了……”

    “过分?我怎么过分了?小子,别以为你也是江湖中人,就能对我指指点点了……”

    窦健军怎么说也是一方大豪。而且走私要比偷鸡摸狗的那些事风险大多了,窦健军手下也养着一帮子亡命之徒,他哪里受得了秦风的说教?

    “两百万的见面礼,我的诚意够足了……”

    秦风的面色也阴沉了下来。说道:“窦老板干的是海上的买卖吧?这倒卖文物的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过想让窦老板您把公家饭吃到了,倒不是一件难事……”

    “你在威胁我?”

    窦健军面沉如水,他从八十年代初期就开始做走私生意了,十多年下来小到电子表收音机,大到汽车摩托车都做过。

    只是相比走私文物,那些生意风险太大,窦健军最终选择了退出。

    不过这不代表窦健军也退出了江湖,相反,在现在的沿海地区,几乎没人能和他相争文物走私的生意,。

    所以眼下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健军心中顿时生出了杀机,齐功弟子的身份又能如何?自己干掉他之后往大海里一扔,又有谁能知道?

    “窦老板在海上做生意,不知道听没听过韦华的名字啊?”

    看着窦健军那一脸凶狠的样子,秦风根本就没有在意,而是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可以像韦老板打听下我的名字,省得给自己招惹麻烦……”

    “韦华?那个韦华?”听到秦风口中说出来的名字,窦健军心里打了个突。

    “京城韦华……”秦风看向窦健军,一字一顿的说道:“窦老板,你们都是做海上生意的,对韦老板应该不陌生吧?”

    “是他?你……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从秦风口中证实了那个名字的身份,窦健军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惧色,再看向秦风的时候,眼中的杀气却是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认识而已……”

    秦风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到了上面的一个电话号码,将手机递给了窦健军,说道:“要不,窦老板你自己问问?”

    “别,不用了。”窦健军看着那个号码,脑子飞快的将其记了下来,但怎么都不肯接秦风的手机。

    “秦老板,既然您是韦老板的朋友,那咱们一定是有误会了。”

    在窦健军嘴里,小子转眼间又变成了秦老板,而且称呼也变成了“您”字的敬语。

    “误会?我也觉得是误会!”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秦风虽然年轻,但做生意一向都是公平买卖,希望窦老板不要坏了规矩……”

    “是,这事是窦某做的唐突了。”

    想到韦华,窦健军的后脊梁骨都冒出了冷汗,开口说道:“秦老板,那两百万我退给您,这事儿就算是了解了,您看如何?”

    “秦某花出去的钱,哪里有要回来的道理?”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事情说清楚就好了,希望下面的事情,窦老板您别在过问了就好……”

    正和窦健军说着话,秦风看到朱凯寻了过来,话锋一转,说道:“行了,我还要解石,窦老板,等有机会再聊……”

    “好。秦老板爽快,我马上就把赵峰剑带走,绝对不会再让他找秦老板的麻烦。”

    能在两广之地组建出高效系统的走私渠道,窦健军当然不是白痴了,迟疑了一下后,开口说道:“秦老板,老谢也是迫不得已,这事儿您就别怪他了。”

    窦健军还算是仁义,以他的实力尚且都惹不起秦风口中所说的韦华。

    谢金宝只不过是个小商人。和韦华那等层次的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别人想整死他,怕是只要歪歪嘴就够了。

    “好,那就这样吧。”

    秦风看见朱凯不断的向自己招着手。转身就往交易场走去,只是转过身后,秦风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韦华的名头果然好使啊,连窦健军这样的人竟然也怕他?”

    秦风在和李然聊天的时候,听他说起过韦华的一些事情,知道韦华虽然不混黑-道,但是在两广以及闽省。鲜见有人敢的罪与他的。

    所以这次见到窦健军找麻烦,秦风就试着提了一句韦华的名字,没成想却是将窦健军给当场震住了。

    “我竟然得罪了韦老板的朋友?”当秦风离开后,窦健军没来由的感觉到心里一阵发慌。

    韦华这个名字。在粤省这些沿海地区,知道的人并不多,但刚好窦健军就是其中的一个。

    韦华早些年做的是进出口贸易等生意,他在政府部门有着强大的能力。传说是京城韦家的子弟,是真是假不知道。但是韦华在沿海地区做事情,从来都没人给他下过绊子。

    而在沿海地区走私利润最大的石油等资源性生意,在早几年的时候,都是被韦华一手把持着,甚至还扶持出了闽省专门喜欢玩明星的江湖大佬。

    只是那位江湖大佬的运气不太好,他被卷入到了两个政治势力的争斗之中,最后不得不放弃价值数百亿的走私生意,独身一人逃到了国外。

    这桩震惊了全国的走私大案,仅仅涉案金额,就高达百亿之多,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桩走私案件。

    不过知晓内幕的人都知道,逃跑的那位江湖大佬,并非是这件事情的主谋,在他的背后,还有一双看不见的黑手在指挥着。

    只是知道归知道,韦华现在依然活的很滋润,相比走私文物,窦健军自知他所干的那些事,和韦华的层次相差的太远了。

    如果真得罪了韦华,且不说白道上会受到处处刁难,就连黑-道的那些人们,恐怕也会对自己发难的。

    站在原地,窦健军的脸色阴晴不定,想了好一会之后,匆匆走到了临街的一个小卖铺,拿起摆在外面的公用电话,拨通了他刚才记在心里的手机号码。

    “喂,哪位”电话响了两声,对面就响起了一个中年男声,问话虽然很客气,但充满了威严。

    窦健军拿捏着嗓子,问道:“是韦老板吗?”

    “我是韦华,你是谁?”

    声音继续从话筒里传了出来,当听到韦华两个字后,窦健军再无怀疑,“砰”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咦,是窦老大啊,您怎么也用起了公共电话?”窦健军的动作引起了小卖部窗户后面的注意,一个人打开门探出了身子。

    “没事,阿宾,给你钱,再有人打电话过来,你就说是有人打错了。”

    窦健军扔下了十块钱,头也没回的离开了小卖部,虽然只是拨打了一个电话,简单的说了几个字,但窦健军背后的衣襟,已经全都被汗水浸透了。

    到了此刻,窦健军再也不敢怀疑秦风的话了,就算秦风和韦华关系不深,他也不愿意去招惹对方了。

    自古以来都有“民不与官斗”的说法,真正的官场,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比之江湖还要险恶百倍。

    像韦华那种官方背景深厚的大鳄,更远不是窦健军这小小的文物走私商人能得罪得起的,对方只要发句话,窦健军以前苦心经营的那些关系,怕是瞬间就会土崩瓦解。

    “韦华的这沿海地区的名气还真不小啊?”在窦健军打电话的时候,秦风已经回到了交易场内,不过他的脑子里,也在想着韦华的事情。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窦健军的前倨后恭,秦风真的是无法想象,那位看起来像是个儒商的韦华,在沿海地区居然有如此大的名头。

    (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百一十七章 民不与官斗)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