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收购(下)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八十八章 收购(下)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064518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八十八章 收购(下))的详细阅读内容

    朱家算是洛市甚至全国最早富起来的那一批人,老爷子健在,于是几家的房子都买在了同一个小区的同一栋楼内。

    朱政军更是买下了一个单元的左右两户,将其打通之后,整栋房子足有两百七八十平房,光是卧室就有四间,另外还有两间就成了他的储藏室。

    “秦风,怎么样,我爸收藏的这些东西都不错吧?”吃完饭后,朱老爷子去打电话了,而秦风则是在朱政军父子俩的陪同下,去到了储藏室中。

    打开房门后,朱凯得意的说道:“除了玉石,我爸收藏的最多的就是青铜器,里面有不少珍品呢。”

    朱凯原本自以为出身古玩世家,在学校里不说独一份吧,那也是很有优越感,但是谁知道从开学第一天,他的优越感就被打击了。

    不说出身相同的冯永康了,就算是半路出家的秦风,不管是在文物的鉴定还对古玩的理解上,都要远远超过了他。

    拼自个儿的本事拼不过,朱凯下意识的就想要拼爹了,大家都是同学,总有点能拿出手的东西吧?否则他以后在秦风面前还真是没自信了。

    “还真是,朱叔叔,您干这行干的早,当年怕是捡了不少漏吧?”

    秦风粗略的看了一眼,正如朱凯所说的那样,一排排的木柜上,整整齐齐摆放了不少青铜器,大多都是器形古朴,看上去就像是真的。

    “也谈不上捡漏,那会的钱也值钱啊。”

    朱政军嘿嘿笑着,脸上却满是得意的神色,他这藏品室错非是至交好友,否则根本就不会带进来,曾经有好几个人想与他交换藏品,都被朱政军给拒绝掉了。

    “朱叔叔,别的东西我不要,这玉器我要是看中了。您可不能不给啊。”

    秦风发现,那些架子上除了摆放了青铜器之外,还有许多个大小不一的木盒子,想必这些就是朱政军收藏的玉器了。

    “小秦,没问题,你看中的玩意儿,咱们按市场价走就行。”

    谈到了生意。朱政军却是变得大气了很多,这些玉器都是他早年收藏的,实在是没花几个钱,眼下卖给秦风能赚一笔不说,也变相的等于是帮了儿子。

    别看朱政军对朱凯苛刻的很,嘴里从来没有一句好话。但他创下这份家业,不就是为了留给儿子的嘛,平时那嘴上骂着却是疼在心里。

    “成,那就多谢朱叔叔了。”

    秦风点头答应了一声,他知道朱政军愿意卖这些玉器,还真是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

    因为现在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古玩市场的未来发展。普通玉器增值或许不大,但是上来品级的玉器,在手里囤放几年,价格肯定会上涨不少的。

    朱政军有不缺钱,他愿意出手,即使有儿子的因素在内,也是帮了秦风的大忙,所以秦风在心里也暗暗记下了这份人情。

    “好玉。朱叔叔,这块貔貅把件,可是黄玉中的极品啊!”

    打开一个盒子,秦风不由眼睛一亮,入眼处的是一块婴儿巴掌大小的把玩件,通体由黄玉雕刻而成,工艺十分精湛。将貔貅的面部表情雕琢的惟妙惟肖。

    中国人说起玉石,第一印象往往就是和田玉,不过那是托了和氏璧的福,让很多人知道了和田玉。其实在中国,一共有四大名玉。

    这四大名玉,就是指疆省产出的“和田玉”、辽省岫-岩产出的“岫玉”、豫省南-阳产出的“独山玉”还有鄂省郧-县等地产出的“绿松石”。

    这只貔貅所用的玉质,就是著名的岫岩玉,岫玉出产的地方山清水秀、物产丰富,是一处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

    经过千万年的自然演化,凝聚了千万年的日月山川之精华,从而才蕴育产生了闻名于世的国宝珍品……岫岩玉。

    岫玉大体分两类,一类是老玉(亦称河磨玉),是山泉从山中冲击而成的,其质地朴实、凝重、色泽深绿,是一种珍贵的璞玉。

    另一类是软玉,其质地坚实而温润,细腻而圆融,多呈绿色,而其中以纯白、金黄两种颜色是罕世之珍品。

    秦风拿在手上的这块黄玉貔貅,通体金黄,正是岫玉中的珍品雕琢而成的,而且看年头和工艺应该是清朝中期的,算是一块大开门的传承古玉。

    “你小子的眼睛真毒啊,运气也是真好,一上手就挑了我这房中最好的玉……”

    看到秦风手里的黄玉貔貅把玩件,朱政军不由苦笑了起来,说道:“秦风,这块玉我本不想出手的,不过既然被你看到了,也算是你和它有缘分,但是价低了,我是不卖的……”

    黄玉的基质是为白玉,因长期受地表水中氧化铁渗滤在缝隙中,这才形成黄色调。

    根据色度变化,黄玉又可以定名为密蜡黄、栗色黄、秋葵黄、黄花黄、鸡蛋黄等,色度浓重的密蜡黄、栗色黄极罕见,其经济价值可抵羊脂白玉。

    在清代,由于黄玉为“皇”谐音,又极稀少,一度经济价值超过羊脂白玉,即使在现代,极品黄玉也是很罕见的,朱政军是真舍不得出手。

    “朱叔叔,这个价,您看怎么样?”

    秦风伸出了一个巴掌,说道:“这黄玉的玉质和雕工都很不错,就是年份短了点,最多到清中期,我给的这个价,应该很合理了吧?”

    “五万?秦风,我说你小子是葛朗台吧?”

    看清楚秦风的手势后,朱政军连连摇起了头,说道:“别人拿一对清康熙官窑的青花瓷瓶来换,我都没给换,五万块钱你想都别想……”

    朱政军虽然不做玉石买卖,但有很多做玉石买卖的朋友,而且自己也会经常到玉石摊子上闲逛,对自己这块黄玉的价格还是很清楚的。

    “朱叔叔,您看我就像那么小气的人?”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晃了晃自己的右手,说道:“这不是五万。而是五十万,朱叔叔,您看这价钱合适吗?”

    “五十万?秦风,你小子不是开玩笑吧?”

    听到秦风的话后,朱政军吓了一跳,这黄玉虽然不错,但正如秦风所言的那样。年代有点近,市场价比之汉玉还是稍差一点的,应该就是在三十万左右的样子。

    “秦风,朱叔叔也不能占你便宜。”

    朱政军心里骂着秦风败家子,嘴上说道:“这块玉是市场价大概在三十五万,这样吧。你给四十万拿走,只要过上两年,保证你只赚不赔!”

    不管再怎么说,秦风是自己儿子的同学,再加上朱凯在《真玉坊》还有股份,朱政军的生意虽然做的精明,这点人情还是要讲的。

    “朱叔叔。别介啊,这貔貅我还真是五十万收,少了我还不要了呢。”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朱叔叔,您也知道,我那店卖的都是精品,不过在古玉中还缺少点镇店的珍品,这块玉刚好合适……”

    “等等。朱叔叔不能占你这便宜……”

    没等秦风说完,朱政军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秦风,在合适它也是有市场价的,黄金有价玉无价那句话,你可不会当真吧?”

    古人常用“黄金有价玉无价”这句话,来形容玉器的珍贵。但是对于玩这些的行里人或者是商人来说,任何一件物品,都是有其价值所在的。

    “朱叔叔,您先听我说完啊。”

    被朱政军打断了话。秦风也不生气,笑着说道:“朱叔叔,我从您这花五十万买这块玉,您知道我打算卖多少吗?”

    “卖多少?”朱政军闻言一愣,说道:“黄玉虽然少见,但市场上还是找得到的,贵了你卖得出去吗?”

    “一百二十万!”

    秦风伸出了右手的一个手指头,想想不对,又抬起左手伸出了两根手指,说道:“一百二十万,这块玉我买回去就是卖这价,少一分都甭想买走……”

    说到这里,秦风嘿嘿笑道:“以后万一我这价格卖出去,朱叔叔您一想,还不要气吐血啊,所以五十万的价您也别讲了,就这么着吧!”

    秦风的这种做法,其实是有讲究的,这古玩行里的买卖,如果被人捡了漏,就会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眼前秦风和朱政军的交易虽然不是捡漏,但买进和卖出的价格悬殊太大,秦风怕朱政军日后心里不痛快,这才主动多给了十万块钱的。

    “一百二十万卖出去这块玉?你还真敢想?”

    朱政军愣了半晌没说话,他是被秦风说出的这个价格给吓住了,这会只感觉嗓子有点干,很努力的咽下去一口口水,说道:“秦风,生意可不是你那样做的,会被人笑话的。”

    俗话说行有行规,像这种玉器,市场的价格就是那么多,秦风摆出去一个天价,肯定会让同行笑话,朱政军说这话,却是对秦风好。

    “朱叔叔,我这东西原本就没想着要卖给行里人。”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几年国内发展很快,暴发户多的是,他们懂得什么价高价低?咱们只卖最贵,不卖最好……”

    秦风早就确定了真玉坊的定位,这本就不是一家面向普通老百姓的店铺,也不是让行内人交流的地方,而是面向国内最先富裕起来的那一部分人。

    所以只要是品质上佳的东西,秦风都敢摆出天价来,他也不怕行里人笑话。

    如果物件实在卖不出去,找个托买走不就行了?那还能帮着《真玉坊》打广告呢,对于这块黄玉貔貅,秦风也是真喜欢,巴不得没人买走呢。

    “得,我是看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五十万就五十万吧。”朱政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这玉器不少,你先挑着,回头一起算账。”

    “好嘞,朱叔叔您做生意可要比生活中大气多了。”

    秦风嘿嘿一笑,当下也不客气,将那一个个木盒都给打开,拿出其中的玉器鉴定了起来,这玩意一个看不好,那就是几万甚至几十万的损失。

    好在朱政军经常进这房中来盘磨自己收藏的古玉,装了个100瓦的大灯泡,虽然是在晚上,光线倒是很明亮。

    秦风足足挑拣了两个多小时,从朱政军收藏的上百块古玉中,挑出了三十多块。

    不过除了第一块黄玉貔貅之外,其余都是些价值数千至数万不等的玉器,出了房子到客厅里一合计,秦风需要支付给朱政军一百八十六万的钱款。

    “朱叔叔,您这可要带个好头啊……”

    秦风拿出了一张齐老爷子手书的欠条,分别在空白处填上了朱政军的名字和一百八十六万的数字后,说道:“三月之后,半年之内,凭欠条取钱,您要是不来取,这钱可就没有了啊……”

    “臭小子,先算计你朱叔叔,这是杀熟啊!”

    看着秦风拿出来的欠条和协议书,朱政军无语的摇了摇头,不过对齐老爷子的信誉他自然是信得过的,当下签好协议后,将协议书和欠条收了起来。

    “秦风,政军这的东西你都挑完了?”

    在屋里的朱老爷子听到厅里的说话声后,推门走了出来,坐到沙发上说道:“我给你联系了十多个豫省最大的玉石商人,明儿去我店里,咱们来个现场交易……”

    “十多个?”听到朱老爷子的话后,秦风连忙问道:“朱爷爷,我这打欠条的规矩,您老说了没有?”

    虽然手上有八百万的支票,而且秦风另外还留了五百万备用的,但是面对一个省份的玉石商人,他这点钱还真不够看的。

    “当然说了,有齐先生作保,他们都是信得过的。”

    朱老爷子点了点头,不过他却是没说自己也是其中的保人,做了一辈子的买卖的,朱老爷子早就过了那卖弄的年纪了。

    “行了,小秦,坐了一天的飞机也累了,你早点休息吧……”

    看到这会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老爷子站起身说道:“明儿我请了位老朋友来帮你掌眼,省得到时候被一些人钻了空子。”

    要说朱老爷子对这件事还真的是挺上心,不但帮秦风联系了十多个有实力的卖家,而且还找好了鉴定师,简直就是一条龙式的服务。(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八十八章 收购(下))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