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四合院(中)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七十九章 四合院(中)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057861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七十九章 四合院(中))的详细阅读内容

    “风哥,那门匾上写的是shíme字啊?”

    或许是年久失修,门匾上字体显得有些模糊,谢轩抬头看了半天,也没认出那几个字是shíme。

    “马宅……”秦风抬头看了一眼,说道:“轩子,在不是shíme王爷的宅子,而是一家姓马的人住的。”

    前文曾经说过,在清朝的shíhòu,除了王府才能用“府”字,其余的王公大臣只能用宅和第来称呼zìjǐ的家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这个门匾是用青砖雕磨而成,呈长方形,横嵌于门楼的门楣之上,使门楼顿生灵美之感。

    虽然是青砖门匾,但制作却极为讲究,门匾四周雕有纹饰边框,砖框磨琢得极光滑极细腻,给人一种朴素大方之感。

    框内由青方砖拼合组成,上面雕琢着“马XX宅”四个字,只是中间两个字实在是看不qīngchǔ了,依稀只能辨认出“马宅”二字。

    按照古时的规矩,这户人家应该就是姓马,而且多年以来,都méiyǒu换过住户。

    “几位,这是做shíme?”

    应该是听到了门外的声音,沉重厚实的大门被从里面拉开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从门里走了出来。

    老人个头在一米七zuǒyòu,身材消瘦,穿着一身长袍文化衫,虽然是在冬天也不显得很臃肿,倒是有股子仙风道骨的味道。

    “请问您是马老先生吗?”

    秦风上前一步,说道:“我姓秦,是潘家园周老爷子的朋友,他说您有套宅子想出手,介绍我过来谈谈的……”

    “哦?你就是小秦啊?老周给我来过电话了。”

    马跃天看了一眼秦风,并méiyǒu往里面让人。而是看着苗六指说道:“小秦,不zhīdào这位老人家是谁啊?”

    说老实话,这套宅子是马跃天家中的祖宅,他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对四合院的感情很深,所以马跃天虽然有意出售这套院子。却是要卖给真正想居住在这里的人。

    开始接到周立洪电话听其说秦风是个年轻人的shíhòu,马跃天只是为了给老朋友面子,才答应让秦风上门的,其实心底早就将秦风给剔除出去了。

    不过见到跟随秦风来的还有位老人,马跃天却是改变了主意,有个老人看着,年轻人不至于将四合院毁坏的太厉害。

    “马老先生,这是我家长辈……”

    听到马跃天的话后,秦风心中一动。说道:“苗老原本住的也是四合院,只不过哪里快要拆迁了,他老人家住惯了这种dìfāng,所以这才想着再买一套……”

    虽然jiēchù的shíjiān不过短短的几分钟,但秦风能从对方眼中看出他对这套四合院的不舍,多少也能猜出几分马跃天的心思。

    “要拆迁了?是在景山那边吧?”

    马跃天是国家书法协会的会员,本人从事民俗研究的,对京城大大小小四合院的分布。是了如指掌。

    “对,就是在景山后面那一块……“秦风点了点头。说道:”马老很关注这方面的事情啊。”

    “现在国家搞建设,到处都要拆,唉,眼不见为净吧。”

    马跃天摇了摇头,将身体让了出来,说道:“几位请进去看看吧。rúguǒ真是这位老先生住进来,这院子卖给你们也无妨……”

    秦风和苗六指对视了一眼,跟在马跃天身后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是一间门房,一般的大宅门都是有门房存在的,像是有人拜访。都要tōngguò门房传递。

    过了门房就是前院了,前院不是很大,中间有个小小的花园,zuǒyòu各有一间房,这个却是佣人居住的dìfāng,在花园后面,则是一个垂花门和走廊。

    虽然垂花门和走廊的颜色都有些褪去了,但上面很干净,显然主人平时经常打扫,穿过垂花门后,中院就出现在了眼前。

    作为四合院的主体,中院无疑是最大的,不但zuǒyòu两边各有四进厢房之外,中间的花园更是仿造江南园林建制的。

    上面走廊下面溪流,中间还有假山流水,潺潺水声不绝于耳,即使是在这寒冬腊月,也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gǎnjiào。

    “有山有水,格调雅致,好dìfāng,好dìfāng啊!”

    看到中院的布置后,苗六指忍不住开口称赞了起来,对站在一旁的马跃天说道:“马老弟,如此绝佳的居所,你为何会想要出手呢?”

    “老哥,这事情就说来话长了,外面天寒,咱们进屋去说。”马跃天摇了摇头,将几人让进了中院的正厢房。

    为了不改变老宅子的结构,像这种位处风景区的四合院是不供暖气的,所以厢房里还烧着北方的炉子,粗粗的烟囱从门口玻璃上伸了出去,由于密封的不错,温度倒是还行。

    “老哥,这后院有四间厢房,原来有个马廊,现在被改成了车库,您还要去看看吗?”

    坐下之后,马跃天对苗六指介绍了下后院,显然他将苗六指当成了主事的人,秦风也乐得如此,坐在一旁四处看了起来。

    “这字写的还行,风骨稍微差了点。”

    秦风发现,在这正厢房里挂满了书法,而厢房一侧还摆着一张长案,上面放着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整个厢房内,都充斥着一股子墨香味道。

    在长案上有一张写好的字,以秦风的目光看来,这人的字比起齐老爷子就差的远了,字体虽然飘逸洒脱,但却是欠缺了几分力道。

    当然,这话秦风只是在肚子里腹诽下,rúguǒ要是当面说出来,恐怕别说买宅子了,那老头都能直接将他们给赶出去。

    “马老弟,你这宅子的规格,在清朝的shíhòu只比王府稍差一些。”

    苗六指忽然摇了摇头,改变了zìjǐ的话,说道:“不对,这宅子比恭王府自然不如,但比一些郡王府,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后院的建制我zhīdào,不用再看了……”

    对这座四合院,苗六指是打心眼里mǎnyì的,他yǐjīng八十多岁了,rúguǒ能在这里安享晚年,那算是得了善终了。

    “老哥好眼力,我们家这宅子当年不zhīdào有多少王公贵族想买,当时都没卖,到了我现在,唉,真是愧对先人啊……”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马跃天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了起来,在古代的shíhòu,卖祖宅那绝对是败家子的行为,怕是到九泉之下,都没脸去见列祖列宗的。

    看着马跃天,苗六指忽然眉头一展,开口说道:“马老弟,我多问一句,您祖上是马心贻吧?姓马之人,我观也只有这位,才能置办得如此家业……”

    苗六指所说的马心贻是鲁省人。祖辈几代为清朝官吏。27岁中进士,层官拜两江总督兼通商大臣等职,是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

    清同治九年(1870年)7月26日那天,马心贻遇刺身亡,皇上亲赐祭文、碑文,特赠太子太保,予骑都尉兼云骑尉世袭,谥端敏。

    马心贻被刺事件疑点众多,虽然刺客被当场抓捕,但仍然是朴素扑朔迷离,有说情杀,有说仇杀。

    还有传言说那刺客是太平天国的兵士,因为马心贻镇压太平军,刺客却是为了替死去的太平军将士报仇,才刺杀的马心贻。

    不过在马心贻遇刺并且发妻随之自尽后,清廷却是对马心贻的后人关照有加,尤其是慈禧太后层亲自下令,给了马心贻的儿子一个爵位,也保得马家其后数十年长盛不衰。

    “老哥果然博古通今,您所说的正是马某的祖上。”

    见到苗六指说出了自家的来历,马跃天顿时生出知己的gǎnjiào,开口说道:“老哥,我和您也不说那些虚的,这宅子是我家祖宅,要不是急着用钱,我也不愿意将宅子卖掉的……”

    原来,自马心贻之后,马家子嗣艰难,历代都是一脉相传,到了解放后,这座四合院被好几户人家住了进来,一直到了八十年代初期,政府才将院子归还给了马跃天。

    马跃天有个独子,叫做马军胜,九十年代初期去了美国,一直在华尔街从事证券交易工作,也算是上流社会的人。

    但就是在去年港岛回归的shíhòu,马军胜跟着国际金融的大鳄染指港岛股市。

    只是作为散户,马军胜没能及时抽身出去,最后将在美国十几年积攒的财富全都砸了进去,还欠了银行一屁股的债。

    马军胜也是好强的人,一直没将这件事说给父亲听,但是今年银行逼债,马军胜实在是走投无路了,这才打电话向父亲求助。

    马跃天虽然在国内书法界小有名气,这十多年也有些存款,但儿子签了几十万美元,他就是砸锅卖铁也不够还的,最后无奈之下,只能将主意打到了自家的祖宅上。

    “马老弟,您这宅子准备卖多少钱呢?”

    听到马跃天的这番话后苗六指不动声色的问道,他是成了精的老江湖了,任凭马跃天说的再好听,那也一码归一码。

    “200万,也错非是老哥您,换一个人过来,少了250万,这宅子我根本就不卖!”

    马跃天掷地有声的说道,虽然他zhīdào这价格开的有点高了,但像马宅这种面积和wèizhì的四合院,满京城也找不出几家来。(未完待续……)

    PS:第二更,今儿出门没看黄历,事事倒霉,朋友们来几张推荐票冲冲喜吧,拜托了!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七十九章 四合院(中))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