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二百六十四章 逼离京城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四章 逼离京城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052848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六十四章 逼离京城)的详细阅读内容

    “小子,和我打马虎眼不是?”

    孟林斜着眼睛看向秦风,说道:“东西虽然丢了四家,但最贵的却是那套玉器,再加上莫名其妙的停电,还敢说针对性不强?”

    “停电原因还没找到?”

    秦风将话题带到了细节上,警察也不是傻子,对于案情分析怕是早已得出定论了,自个儿和孟林争辩完全无济于事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是保险烧了,méiyǒu人为的痕迹。”

    孟林摇了摇头,从种种迹象上来看,这分明是一起有预谋的盗窃,但对停电原因jìnháng调查后,却发现停电是一起偶然事件,这让案情也变得错综复杂起来。

    “苗六指的手段,要是能被你们看出人为的来,那他也不用混了。”

    秦风心中暗笑,短短的十几分钟连盗四家,他现在有些怀疑是苗六指亲自出手了,因为以于鸿鹄的手段,未必能干的如此干净利索。

    “我怎么觉得你小子的嫌疑最大啊?”

    孟林上下打量着秦风,总是无法消除心头对秦风的疑虑。

    一来这个案子牵扯到秦风,他是卖家,二来秦风还认识一些被打击过的小偷,即使他案发shíjiān内没在现场,也不能排除对他的嫌疑。

    “林哥,不带这么冤枉人的啊,要是我干的,我还会让你帮忙办理开锁公司的事情?”

    秦风没好气的说道:“我都说了,那些曾经走过歧途的人,现在都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你们不能因为他们往日的过错,就要把人一棍子打死吧?”

    秦风相信,警察肯定对于鸿鹄等人jìnháng过调查了。苗六指没和zìjǐ联系,那就说明他们并méiyǒu查到shíme东西,秦风完全是有恃无恐。

    “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孟林被秦风的话说得有些无语,其实不光是老百姓会戴着有色眼镜看那些刑满释放分子,他们警察也是如此。一旦有shíme案子,第一shíjiān想到的,都是那些被打击过的人。

    不过对于鸿鹄等人的调查,正如秦风所想的那样,警方完全一无所获。

    因为就在案发的shíjiān段,于鸿鹄批发了一些牛仔裤手套之类的商品,带着他那几个徒弟,正在天桥练摊呢,根本就méiyǒu作案的shíjiān。

    至于苗六指。虽然是早年有名的贼王,但警方根本就没将其列入到嫌疑人对象里。

    这是因为苗六指实在是太老了,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要说他十几分钟能连盗四个房间,怕是连孟林都不会相信的。

    “得了吧,我觉得你们的断案思维有问题。”

    秦风对那些正义凛然的口号很是不感冒,撇了撇嘴说道:“你换个角度想一想,一家酒店内。最róngyì被人盯上的dìfāng,是shímedìfāng?”

    孟林想都没想就答道:“当然是客人的房间了。很多客人都习惯将东西放在房间内出门的。”

    “哎,我说,那酒店还要搞shíme贵重物品寄存处干嘛啊?”

    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说道:“拜托,酒店内最róngyì被小偷盯上的,肯定是贵重物品寄存的dìfāng。我怀疑聂天宝在寄存玉器的shíhòu,就yǐjīng被人盯住了,这才有后续一系列的事情。”

    “你说的倒是也有点道理……”孟林想了一下,问道:“那停电和另外被盗的三个房间呢怎么解释呢?”

    “林哥,你是警察还我是警察?”

    秦风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zhīdào停电是怎么回事?kěnéng是那小偷运气好吧。正好酒店停电了,至于另外三个房间,也有kěnéng是那小偷搂草打兔子,算那几个客人倒霉。”

    “这种kěnéng性倒是也有。”

    孟林并没在乎zìjǐ被秦风抢白,而是思考起了秦风的话,现在案子yǐjīng僵持住了,从贵重物品寄存处的监控那里查,或许就是一个突破点。

    “行了,秦风,没你shíme事了,我先走了啊。”

    想到这里,孟林就有些坐不住了,他要让专案组的人将酒店这几天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看看有méiyǒu可疑人物的出现。

    “别介啊,过河拆桥怎么着?”

    秦风一把拉住了孟林,说道:“林哥,您在京城那也算是一号人物,李然提起您都要竖个大拇指,可是您这办事,怎么忒不靠谱啊?”

    “shíme不靠谱?我这是有案子,有shíme事咱们回头再说。”孟林越想越觉得秦风分析的有道理,他现在就想着赶回去,哪有功夫和秦风闲扯淡。

    “您还就是不靠谱!”

    秦风抓着孟林的胳膊不放手,说道:“您答应我的那事都过了多久了?这都小半月了吧?我找然哥办的拆迁公司工程都接了好几个了,您这开锁公司连个消息都méiyǒu。”

    为了zìjǐ的事情,苗六指都亲自出手了,秦风再办不好开锁公司的事儿,他也有些不好意思去见那老头了。

    “你别拉着我,那事本来办好了,出了这案子,我又给放下了。”

    孟林甩开了秦风的手,从桌子上拿起纸笔,在上面写了一个电话和人名,说道:“你去找这个人,具体的事情他会帮你办的……”

    找系统内的人开个证明,对孟林来说太róngyì不过了,只是办公司的人是一帮小偷,却是让孟林有些担心,这才一直拖着没给秦风办理的。

    “哎呦,谢谢,谢谢林哥,等公司开业的shíhòu,我一准请您去剪彩讲话。”

    看着孟林留下的纸条,秦风顿时满脸堆笑,有了这东西,苗六指那帮子徒子徒孙下半辈子也算是能走正道了,收入未必有做贼高,但却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算了吧,屁大点的公司还喊我去剪彩?”孟林没好气的说道:“你让我少听到点你的消息,我就烧高香了。”

    其实就连孟林zìjǐ也gǎnjiào有些qíguài,怎么最近许多事情都能和秦风拉扯上guānxì?

    先是周逸宸被逼出国背后有秦风的影子。然后抓捕枪击案嫌疑人的现场,秦风也在那里,还有就是这桩离奇的盗窃案,秦风居然还是卖主。

    再加上秦风曾经入狱四年的背景,也难怪孟林对他有所怀疑了,因为秦风除了京大学生这个身份之外。别的dìfāng就没一处像是个好人的。

    怀疑归怀疑,孟林却是抓不到秦风丝毫的把柄,而且秦风对付周逸宸的事情,孟林还要感谢他呢,没缘由的自然也不想和秦风过不去。

    “对了,林哥,聂天宝欠我五十万那事儿怎么办呢?”

    一个是兵一个是贼,秦风下意识的就想给孟林添点堵,开口说道:“我和他是正当的买卖行为。你们警方要保障我的权益啊!”

    “保障个屁!”

    孟林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骂道:“正当的买卖行为?合同呢?协议呢?你拿出来给我看看,我保证给你要回来那五十万!”

    “那……那您的意思是,这五十万就没了?”秦风可怜巴巴的看着孟林,一双眼睛里的祈求神色,差点让孟林答应帮他要钱去了。

    还好孟林很快反应了过来,说道:“有méiyǒu我不zhīdào,这是你和聂天宝的口头契约。他是否履行,要看他的人品了。这事儿不归我们管……”

    “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孟林怕秦风再出shíme幺蛾子,当下拿起zìjǐ的包,掉头就出了宿舍门,秦风连忙跟着送了出来。

    “林哥慢走。下次和嫂子一起再来啊。”

    秦风将孟林送到了楼下,不过挥手作别的一声喊,却是让孟林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就这心理学博士?还不如到监狱里去呆几年呢,一准shíme犯罪心理都能摸qīngchǔ。”

    等到孟林的身影消失在眼帘中后。秦风眼中的笑意越来越甚,想了一下之后,返身上楼锁了门,也随之出了京大。

    半个小时过后,秦风来到了聂天宝所住的那家酒店外面,在报刊亭买了瓶京城老酸奶后,拿起了公共电话拨通了聂天宝的手机。

    “喂,聂大哥,我是秦风啊!”电话的接通,让秦风可以确认,聂天宝就是有意在躲避自个儿。

    “啊,是秦老弟啊。”

    听到秦风的声音,电话一端顿了一下,紧接着聂天宝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秦老弟,你不zhīdào,老哥我倒了大霉了,你那套玉器,被他娘的小偷给偷了!”

    聂天宝也说不出自个儿此刻是shíme心情,好róngyì买来的一套价值连城的古玉,在手上还没捂热就不见了,而且丢的这套玉器,可是他真金白银花了三百万买来的。

    就算聂天宝之前méiyǒu赖掉那五十万的心思,但在这玉器失窃之后,以他的心性,哪里愿意再白给秦风五十万呢?这岂不是在帮小偷买单吗?

    “这事儿我zhīdào了,唉,早zhīdào我就不卖给你了……”

    秦风叹了口气,说道:“聂大哥,原本我不该提这事的,可是您也zhīdào那套玉器的价值,350万我卖给您都亏了,您……您看剩下的那五十万,shímeshíhòu方便给我呢。”

    电话里传来了聂天宝的声音:“这个……秦老弟啊,钱,老哥一定会给你的。”

    秦风没等聂天宝说出但是来,就顺着他的话说道:“那好,聂大哥,我现在就去您住的酒店。”

    “哎,哎,秦老弟啊,我……我现在不在酒店,正在回石市的路上。”

    听到秦风这话,聂天宝顿时急道:“我这也不是想着给老弟你筹钱吗?等老哥几天,那五十万一定不会少了你的……”

    “聂大哥,可……我这也在路上了。”

    秦风眼中露出一丝冷笑,他既然来了,就要把聂天宝逼离京城,否则在方雅志那里,还会存nàme一丝念想的。

    “老弟,那实在是不好意思,你等我电话吧,钱一准备好我就给你电话!”

    没等秦风再说话,聂天宝就挂断了手机,在丢失了那套十二生肖古玉之后,他哪里还有工夫惦记潘家园店的事情?

    坐在了酒店房间里发了一会呆,聂天宝给办案的警察打了个电话,虽然他就没指望警察能破案,但聂天宝心里还是存了一丝侥幸的。

    在询问了一下案情的进展,催促对方尽快破案后,聂天宝告知警察zìjǐ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必须返回石市,让专案组和zìjǐ保持电话联系。

    怕被秦风给堵住,挂断电话后,聂天宝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匆匆退了房,驱车离开了酒店。

    只是聂天宝怎么都不会想到,就在他的车子驶离停车场的shíhòu,秦风就在他十米开外dìfāng喝着酸奶呢。(未完待续……)

    PS:PS:第二更,求几张保底月票,这,这月票少的有点可怜啊!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六十四章 逼离京城)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