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蛇吞象(下)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五章 蛇吞象(下)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038295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四十五章 蛇吞象(下))的详细阅读内容

    方雅志的事情,始终是好朋友的事情,周立洪再气愤,听到齐功的名字,那心里也是打了个突,得罪了齐老爷子的弟子,他还要不要在这行里混呢。

    “周老哥,你说shíme?我去宣扬剪刀煞的事情?”

    听到周立洪的话后,秦风脸上顿时露出了诧异的神色,说道:“老哥,这话可不能乱说,秦风虽然年轻,但做事光明磊落……

    那天的事情,除了咱们几个在场的人之外,秦某再没向任何一人说过,您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发誓的!”

    秦风这番话是拍着胸脯说的,他也有这个底气,话说他秦风是秦风,谢轩是谢轩,他又管不住谢轩的嘴,别人怎么说和他一毛钱guānxì都méiyǒu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不是你说的?”

    周立洪闻言愣住了,他本以为是秦风散布出去的消息,搞得老朋友现在是四面楚歌,这才上门兴师问罪的,没成想秦风压根就不承认。

    “周老哥,我这段shíjiān忙的屁股都快着火了,我哪有功夫管别人的事情?”

    秦风指着桌子上的一摞书,没好气的说道:“我一次考别人四年的课程,考不过去就不能毕业,您老以为我很清闲吗?”

    秦风这话倒没骗周立洪,他这几天是忙得不可开交,明儿李然约他带着何金龙去认识一些城建方面的人,秦风都给安排到了晚上,白天实在是没shíjiān。

    当然,就算秦风再是天才,他也不kěnéng在短短的一二个月内,就能通晓大学几年所有的知识,他现在只是在做准备工作而已。

    以秦风的手段,记不住大可以去抄的。他准备了一叠扑克牌大小的白纸,每天就是将各科目必考的一些内容,全部抄在上面。

    秦风不zhīdào这世上有méiyǒu能抓住他抄袭的老师,反正就是将京城里最出色的反扒队员放进考场,怕是也抓不住秦风的痛脚。

    “这……这是我误会了?”

    盯着秦风的脸庞,周立洪有些糊涂了。嘟囔道:“那天店里就咱们几个人,不……不是你说的,难不成还是我店里伙计说的啊?”

    “哎,老哥,说不定就是你店里伙计呢。”

    秦风闻言撇了撇嘴,说道:“我这几天都没出京大校园,rúguǒ您说的只是这件事儿,那和我一丁点儿guānxì都méiyǒu。”

    “难道是小刘说的?”

    周立洪恨恨的跺了下脚,气道:“这小子真是扶不上墙的的烂泥。告诉过他多少次少喝酒少说话了,肯定又是酒喝多了在外面胡咧咧。”

    周立洪的那店伙计,是他一个远房亲戚的外甥,能说会侃,人倒是挺适合干古玩这行的,就是喜欢喝个小酒,但凡一喝多,那是shíme都会说的。

    “秦风。实在是对不住,老哥没打听qīngchǔ就来找你了。”

    想到自家伙计的为人。周立洪脸上顿时一阵发烧,事情的根源出在自个儿身上,他却是跑来怪罪秦风,这事儿办的是有些不靠谱了。

    “周老哥,没事,不过……这到底出了shíme事情啊?”

    秦风这话问的是半真半假。他zhīdào谢轩肯定是将消息放出去了,不过这几天实在是忙,忙到他压根就没顾得上这件事的进展。

    “唉,别说了,老方算是被害惨了。”

    周立洪叹了口气。说道:“不zhīdào怎么回事,潘家园传起了那《雅致斋》风水不好的消息,原本有意接手的几个人,纷纷打了退堂鼓。

    不仅如此,那个聂老板在石市沾便宜出大亏的事儿,也被人打听了出来,传的是沸沸扬扬,都被人说成是卖假玉的了……”

    原来,就在秦风等人离开后的第二天,潘家园就在流传着《雅致斋》犯了剪刀煞的消息,而且是越传越烈,许多人都跑去《雅致斋》外面查看了。

    正忙着转让《雅致斋》的方雅志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急了,当天下午就跑到雍和宫那边找了位“风水大师”来堪舆地形。

    原本方雅志在路上就给那位“风水大师”塞了个红包,想请其多美言几句,将谣言给压制下去。

    但是谁zhīdào,到了dìfāng之后,那位“风水大师”居然临阵变了卦,直言这就是“剪刀煞”的风水格局,对人的身体和财运,都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风水大师这番话刚说出口,看热闹的尚没shíme反应,但是《雅致斋》的店员们就先闹了起来。

    尤其是一位脸有病色,瘦的只有六七十斤的女店员,哭天喊地的要求方雅志赔偿她的身体。

    那位女店员一时情急,只说了身体,漏掉了“健康”两个字,搞得那些不知情的游客,还以为六十多岁的方雅志老不正经,将zìjǐ的女店员给非礼了呢。

    另外几个本来只是gǎnjiào到会经常疲惫,身体并méiyǒu毛病的营业员听那女孩一哭,顿时也拿不住劲了,纷纷围住了方雅志,都要讨个说法。

    六十多岁的方雅志这两年多来,原本就是内忧外患,整个人的jīngshén和身体状态都不是很好,被这一闹腾,只gǎnjiào天昏地转,一声没吭的就昏厥了过去。

    也幸亏方雅志对待那家店的经理不薄,在周立洪等人的帮助下,将《雅致斋》关了门,把方雅志送进了医院,这场闹剧才得以告一段落。

    不过进了医院后,那位跟了去的风水大师的话,又让方雅志气急攻心。

    敢情大师说出“剪刀煞”的事情,只是为了赚取一笔破煞的费用,但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当时闹腾腾的场面打断掉了。

    风水大师还没忘记这茬,追到了医院里再一说,简直就是火上浇油,气得方雅志差点没闹出了人命。

    原先《雅致斋》犯了“剪刀煞”的事情,传播还仅仅是局限在了潘家园的范围之内,但今儿这事一出。顿时整个京城的收藏圈子全都zhīdào了。

    甚至方雅志还有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朋友打电话慰问时,都会很隐晦的问上一句剪刀煞的事情,让方雅志连死的心思都有了。

    “谢轩这坏小子,借力打力的手段用的不错。”

    听周立洪说到这里,秦风不禁在心里暗笑了起来,俗话说人言可畏。有些事情就算是假的,说多了也会变成真的了。

    不仅如此,在第二天的shíhòu,一直跟着忙前忙后的聂天宝,也听到了有关他的传闻。

    那传闻将聂天宝在石市因为贪图便宜吃亏上当的事情,描绘的活灵活现,直接就把他说成了一个贪小便宜吃大亏的奸商。

    听到这传闻后,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的聂天宝,当时就被气的脸色蜡黄。

    再也méiyǒu脸面呆在京城了。匆匆告辞而去,因为聂天宝实在受不了那些探望方雅志的人,看向他时的那种神色。

    聂天宝这一走,再加上京城这么多不利于他的传闻,方雅志顿时心如死灰。

    他赌石时的豪赌几乎将家族里的现金全都给败光了,原本就指望转让潘家园的《雅致斋》套取一些现金,以解燃眉之急,但以目前的态势。几乎méiyǒu人会愿意接手了。

    要zhīdào,生意人最重风水。聂天宝要是没出事,或许还没shíme,但现在一倒霉,几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雅致斋》的剪刀煞上,试问还有谁敢以身试煞呢?

    周立洪和方雅志是四十多年的老朋友,当初经营这家文房四宝店。曾经得到方雅志很多的关照。

    事情出了之后,他以为是秦风传播出去的谣言,一时气愤下,这才上门兴师问罪的,其实周立洪也没猜错。只不过这事儿不是秦风“亲口”说出去的罢了。

    “聂天宝竟然跑了?妈的,便宜这小子了。”

    听完周立洪的解释后,秦风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那老小子倒是见机的快,rúguǒ聂天宝敢还留在京城的话,秦风不介意将他气个半身不遂偏瘫中风的。

    “唉,这事儿都怪我。”

    秦风做出一副惶恐的样子,说道:“周老哥,要不是我最快,和你说的这件事,恐怕也不会传出去的,这……这都怪我!”

    周立洪连连摆手道:“秦兄弟,这也怪不了你,那店子的确是犯了剪刀煞……”

    在那位说话说一半的“风水大师”之后,也曾经有几个想占便宜,趁着这件事盘下那店子的老板,又找了些人来看店铺的风水。

    这些人来到之后,得出的结论都和秦风一模yīyàng,这店铺的方位的确是犯了“剪刀煞”,而且rúguǒ想破除煞气的话,需要改动周边的环境,那几乎是不kěnéng的。

    如此一来,那些老板们也都打了退堂鼓,彻底对这店失去了兴趣,再加上事情出了以后,店员们都拒绝来上班,《雅致斋》yǐjīng关门歇业了整整三天了。

    “周老哥,那……那您看这事情怎么办?”

    秦风一脸悔意的说道:“别管怎么说,这剪刀煞的事情,总归是我秦风说出去的,要不然,我去给方老板道个歉?把老人家气出个好歹可不行啊。”

    “别……别介。”周立洪连忙说道:“不去还好,你这要是去了,估计老方真能被气死。”

    按照周立洪的说法,这事情十有八九就是zìjǐ的店伙计传出去的,要是秦风将话挑明了,他也没脸再去见这位老友了。

    “那……要不这样吧……”秦风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下,说道:“我把那家店盘下来算了,反正我现在手头也有点资金。”

    “那可不行,秦兄弟,那不是害你吗?”

    有过刚才的谈话,周立洪倒是没多想,连连摆手道:“剪刀煞的风水不破,你多少钱扔进去也是白搭。”

    “周老哥,也不是不能破,就是要花点钱。”

    秦风看了一眼周立洪,说道:“要不……我将破除剪刀煞的法子告诉方老板,让他zìjǐ解决去?不过就是三四百万的事情罢了,方老板nàme大的生意,应该能挤出来吧?”

    “三四百万?老方现在三四十万都拿不出来。”

    周立洪苦笑着摇起了头,那位老友爱惜面子。一直没向他们这些老朋友张口借钱,不过周立洪zhīdào,方雅志现在真是山穷水尽了。

    “三四十万都拿不出吗?”

    秦风闻言眼睛一亮,有周立洪这句话,他蛇吞大象的kěnéng性,最少能有八分把握。因为现在潘家园的《雅致斋》,yǐjīng成了方雅志的一个很沉重的负担。

    “周老哥,要不……我还是去见见方老板吧。”

    秦风开口说道:“我的一些师兄弟,手上都有些闲钱,将店子盘下来不成问题,rúguǒ方老板愿意,我就接手了这家店。”

    秦风在说出师兄弟几个字后,tèbié加重了几分语气,因为齐老的一些弟子。现在都是古玩行很有名气的藏家,千儿八百万在他们眼里压根就不算shíme。

    “行,那咱们现在就去医院,老方这都快愁死了,不过,你千万别提剪刀煞的事情啊,老方现在就听不得那三个字……”

    果然,听到秦风的话后。周立洪mǎshàng就答应了下来,这老爷子也是急脾气。说走就要走,拉着秦风出了宿舍楼。

    秦风也没叫谢轩,和周立洪坐着地铁赶到了朝阳医院,在医院门口,秦风买了个百八十块钱的水果花篮,拎着进了病房。

    方雅志正靠在床上打着点滴。进了病房后周立洪就说定:“老方,听说你出事了,小秦非要来看看你。”

    “小秦?哦,是……是齐先生的弟子啊?坐,快请坐!”

    仅仅三天功夫没见。原本相貌儒雅,看上去只有四五十岁的方雅志,像是tūrán老了二十年,不仅头上的鬓发完全花白了,就脸上都出现了不少黑褐色的老人斑。

    “果然是谣言如刀,杀人不眨眼啊。”

    看着方雅志的样子,秦风微微摇了摇头,不过他并méiyǒushíme愧意,商场如战场,秦风所动用的手段并不算阴险卑鄙。

    而且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rúguǒ不是方雅志沉迷赌石,也不会将亿万家产尽数败光,到了现如今这走投无路的地步。

    “方老板,商场上的一时失利不算shíme……”

    秦风将花篮放在了床头,劝慰道:“您老能将雅致斋发扬光大,日后肯定还能让其再辉煌起来的。”

    “《雅致斋》还能再辉煌?”

    方雅志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瞒小兄弟,方某现在yǐjīng是走投无路了,也就周老哥不嫌弃我,还认识我这个老朋友……”

    自家zhīdào自家事,《雅致斋》现如今的情况,比外面众人所zhīdào的还要严重。

    就在一个月前,在琉璃厂那家《雅致斋》的大掌柜,和财务串通起来,卷了账上最后的三百万的现金而逃。

    虽然方雅志报了警,但这样的案子,运气好一年半载能抓住人,运气不好,恐怕三年五载也未必能破得了案子。

    这件事一处,让本就举步维艰的《雅致斋》更是雪上加霜,要不然方雅志也不至于急着转让潘家园的店了。

    “老方,不要说这些丧气话。”

    周立洪走了上来,说道:“回头我让人先拿五十万给你周转下,只要能先稳住,以《雅致斋》在玉石行的名声,是能东山再起的……”

    周立洪的话让秦风暗暗点头,这位老爷子倒是位性情中人,一般遇到这种事情,常人都是躲之不及,周立洪居然还敢往外借钱。

    “老周,你那边也不宽裕,算了……”

    方雅志摆了摆手,说道:“潘家园这家店是废了,有人接手我就让出去,没人的话就关门好了,不过总店我会保住,祖宗的产业不能在我手里没了啊……”

    说着话,方雅志是老泪纵横,原本他yǐjīng将《雅致斋》发扬光大,但一时的决断错误和疯狂的赌石,让他从事业的巅峰跌倒了谷底。

    听到方雅志的话后,秦风不动声色的问道:“方老板,潘家园的店,不zhīdào您想怎么转呢?那家店我看过,面积可是不小,而且装潢的也很不错……”

    “怎么?秦老板有兴趣?”

    到底是做了几十年生意的人了。一听秦风的话,原本颓废不已的方雅志,脸色瞬时一变,身体从床上坐直了,刚才的秦兄弟,也变成了秦老板了。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有点兴趣,上次我和周老哥去您那店,就是看看环境的。”

    听到秦风提起环境两个字,方雅志眼中的精光顿时褪去了,秦风这真是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剪刀煞”的风水格局,岂不说的就是环境吗?

    “秦兄弟,你是老周的朋友,这事儿我也不能骗你。”

    方雅志靠回到了病床上。声音虚弱的说道:“这家店铺犯了剪刀煞,风水不是太好,我老方不能做蒙骗朋友的事情。”

    其实方雅志对那剪刀煞的说法,此刻也是深信不疑。

    自从开了潘家园的分店一年多之后,方雅志的生意就开始逐渐走下坡路,近两年更是霉运连连,在赌石市场一败涂地,如今连zìjǐ都躺在了病床上。

    “方老板。这事儿我听说了。”

    秦风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剪刀煞并非不可破解。只不过需要一笔花费,rúguǒ方老板愿意转让,也不是不能谈……”

    “shíme?可以破解?需要多少钱?”听到秦风这话,方雅志又激动了起来,现在潘家园店yǐjīng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了。

    “三四百万吧?”秦风随口答道。

    “三……三四百万?”方雅志脸上露出了苦色,别说三四百万了。他现在连三四十万的现金都拿不出来。

    “秦老板,不zhīdào你想怎么接手这家店呢?”

    断去了zìjǐ破除剪刀煞的想法,方雅志看向了秦风,现在他的事情早已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怕是除了面前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之外。再也méiyǒu人愿意接手那家店了。

    “方老板,这话不应该您问我吧?”

    秦风闻言笑道:“您当年和那家店签了十年的协议,现在还剩下三个年头,能转出去多少钱,您老自然心里有数的。”

    最早一批在潘家园做生意的人,大多都签的十年协议,那时的租金十分便宜,不过随着潘家园生意的火爆,这些年也相应提高了几次,和周立洪说给秦风的差不多。

    “秦老板,在商言商,说实话,我那店先期装潢投资就花了一千两百万,店里的家具摆设全都是檀木打制的,这过了七年,我给你折算掉八百万,你看如何?”

    原本方雅志是想将潘家园的《雅致斋》做成老方家的总店的,所以在建店之处不计成本的将其装潢的美轮美奂,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但是方雅志也没想到,这仅仅只过去了七年,被他许以重望的“百年老店”,就走到了尽头,面临着关门转让的结局。

    “三百万?加上剩下三年的租金,那就是四百万zuǒyòu了?”秦风闻言摇起了头,说道:“方老板,这价格不合适!”

    没等方雅志开口,秦风紧接着说道:“且不说我要花费三四百万破除那风水局,就是那装潢费用也不合理……

    rúguǒ这房子是您买的,装潢费可以折算,但您也是租的,我三年到期干不干还不一定,rúguǒ把装修费折算进去,我一年等于是一百多万的租金,您觉得合适吗?”

    秦风这番话一出,方雅志顿时沉默了下来,秦风虽然是在侃价,但他说的很在理,这装潢不是房子,一人一个口味,它是无法保值的。

    “那……秦老板,您能出个shíme价呢?”

    方雅志一脸苦涩的问道,现如今这潘家园店就是个烫手山芋,只要有人愿意接,方雅志也顾不上nàme多了。

    “秦老板,我只能出店铺三年的房租,别的条件我真的没法答应。”

    秦风的语气十分坚决,话说他手头一共就一百多万,到时还需要对那店铺做一些简单的改动,根本就不kěnéng考虑shíme装修折旧费用的。

    “三年的房租?那……那我一千多万的装潢,岂……岂不是都打水漂了?”

    方雅志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rúguǒ是这种结果,他宁愿就一直将《雅致斋》关门下去,反正房租交了三年的,他也不怕市场管理处来赶人!(未完待续……)

    PS:忙碌一天,六千字先送上,还有更新,请大家月票和推荐票多多支持!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四十五章 蛇吞象(下))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