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收服(下)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八章 收服(下)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033105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二十八章 收服(下))的详细阅读内容

    别看于鸿鹄手下的那些人全是小偷,但他们同时也是苗六指的徒子徒孙。

    从小的时候,这些人接受的都是盗门老派的规矩,如果不是这次被关东过江龙逼迫的厉害,他们也不敢如此猖獗的在潘家园行窃。

    在于鸿鹄的这个盗窃团伙里,每天每人所窃得的钱财,都要一分不留的上缴,然后再由于鸿鹄根据各人所做的业绩,给每个人发放奖金。

    这种制度是十分严格的,这些年也曾经出现过私底下扣留钱物的事情,在被发现之后,全都被于鸿鹄断去一根手指,赶出了他的盗窃团伙。

    所以现在留下的三儿等人,都是执行命令不大折扣的弟子,苗六指相信,只要立下规矩,他们必然不敢借着开锁的便利去盗取客人家中的钱财。

    “秦爷,您说的这法子是好,那些小子们的技术也不错,不过,这事儿能靠谱吗?”

    想了一下之后,苗六指的心里还是感觉有些不踏实,毕竟让一帮子小偷去给人开锁,这岂不是真正的引狼入室吗?

    而且苗六指还有一层顾虑,即使他们打出招牌,恐怕也没人敢上门找他们服务吧?那些丢了或者是没带钥匙的人,宁愿将门撬开换锁,也不放心外人上门的。

    “老苗,这个你就不懂了,之所以要让没有案底的人挑头来办这件事,这是因为咱们要办理正规的开锁公司,并且还要到公安局去申请备案……”

    秦风笑了笑,说道:“有了公安局开的证明。你还怕老百姓不相信咱们?”

    “要开公司?还要去公安局申请备案?”

    听着秦风的话,苗六指那掉了一半牙齿的嘴巴是越张越大。

    苗六指和警察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不过一个是兵一个是贼,当年苗六爷睡着牢房硬板床上的时候。做梦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要和警察合作。

    “那当然了,开锁的人家东西要是被偷了,第一嫌疑人就是开锁公司。”

    秦风意味深长的看着苗六指,说道:“所以说。咱们业务人员的素质,是最重要的,那些不服从命令改不掉坏毛病的人,坚决要剔除掉!”

    “我明白,秦爷,您放心吧,这事儿我一准办好。”

    苗六指是多精明的一个人,根本不需要秦风提醒,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只要这个开锁公司出现一次监守自盗的事情。怕是马上就会被公安部门给取缔掉的。

    “不过秦爷。这事儿能办下来吗?”想着他这积年老贼的徒子徒孙要去和警察合作,苗六指心里总是感觉有些不落实。

    “应该问题不大。”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老苗。你那边的人员你自己整顿,至于办理营业执照这些事。由我来处理,估计最多一个月,最快十五天就差不多了。

    对了,老苗,办理这公司,是需要一大笔钱压在公安局的,算是保证金,这钱你有没有?”

    秦风给苗六指出的这个主意,并非是无的放矢,这个开锁公司的名字,是一次和胡保国聊天,无意中听来的。

    当时胡保国刚上任津天市局局长的宝座,肯定是要做出一些服务百姓的政绩来的,这便民开锁,就是其中的一项。

    当时这个项目一经推出,就得到了市民的热烈欢迎,因为这年头工作紧张,出门忘带钥匙的人大有人在,找人开个锁花上个几十块钱,很多人都能承担得起。

    不过开锁公司的营业执照,却是非常难办的,需要缴纳数额不菲的保证金,并且有当地人联合作保,经过一系列的审核才能批下来,否则要是招了一帮子贼,那就不是便民而是祸害老百姓了。

    听秦风说要花钱,苗六指眨巴了下眼睛,问道:“要多少钱?于鸿鹄那里应该还有点积蓄。”

    “最少不低于十万。”在津天,保证金是五万,不过这里是京城,秦风估摸着这价码应该也会高一些。

    “十万就十万,能让这帮小子以后不提心吊胆的生活,也值了!”

    苗六指想了一下,一口答应了下来,他曾经给过弟子几条小黄鱼,把那些卖掉了的话,十万块钱只多不少。

    “好,老苗,那这事儿就说定了,我回头去问问手续办理的事。”

    秦风说着话站起身来,此行虽然有些波折,但还算圆满,最起码解决了潘家园小偷泛滥的事情,以后自个儿做生意也方便不是?

    “秦爷,我送您。”

    苗六指今儿收获要远比秦风大的多,不过他也是眉眼通透的人,早已在心里打了主意,回头在那公司里,一定要算上秦风的份子,而且还不能低了。

    两人刚站起身,禁闭的四合院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脖子上留有一丝干涸血迹的何金龙,走外面走了进来。

    “嗯?何爷,您怎么又来了?”

    苗六指看着何金龙,面色带有一丝不耐烦,他都准备带着徒子徒孙们金盆洗手、为人名服务了,自然不愿意再和何金龙这种江湖草莽打交道。

    而且何金龙这帮子人,动辄拔枪相向,实在是有些危险,现在的社会可不是解放前,苗六指关在大狱里的时候,不知道见过多少因为涉枪案件被枪毙的犯人。

    “六爷,这位秦爷相召,何某不敢不来!”

    何金龙对着苗六指拱了拱手,看向秦风,说道:“秦爷,刚才送了兄弟去看了下伤势,特意回来领罪的,今儿之事,罪都在何某人身上。”

    何金龙十来岁的时候,就跟着爷爷学习武术和江湖规矩,二十多岁就混迹在社会上,大风大浪算是见识不少。但今儿这种场面,却是让他心生震撼。

    对于秦风这个出手狠辣的年轻人,何金龙从骨子里感到畏惧,他这次回来。却是怕秦风再找后账,将他们全部逼离京城。

    要知道,为了打下火车站那边的地盘,何金龙这边可是伤了不少人。最后连喷子都用上了,如此离开,他实在是心有不甘。

    “老何,我找你来,不是为了这事儿。”

    见到何金龙回来,秦风眼中露出了一丝笑意,从桌子上的漆盒里拿出了一张纸,说道:“老何,看看。这人你可认识?”

    说来也巧。秦风在查看苗六指交予他的那些东西时。无意中看到了关东何天霸这个名字,联想到刚才出去的何金龙,秦风心中起了一丝明悟。

    “何天霸?”

    看着纸上那歪歪扭扭的字迹和旁边的一个手印。何金龙的眼睛瞬间瞪圆了,抬头看向秦风。说道:“秦爷,您……您如何有我爷爷的手条?”

    何金龙打小就是跟着爷爷长大的,自然认识爷爷的字迹。

    不仅如此,何金龙还知道爷爷以前并不会写字,甚至也不叫何天霸,这名字是他的一位结拜兄弟给起的,并且教会他如何写的。

    秦风没有回答何金龙的话,而是说道:“老何,你既然知道盗门,也应该知道江一手吧?”

    “江一手?”何金龙脱口而出道:“那……那是爷爷的结拜兄弟啊,我当然知道!”

    “老苗,你们这才真正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啊。”听到何金龙的话后,秦风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风与苗六指之间,只是外八门主脉和各分支的关系,有那么点上下级的意思,却不像何金龙那样,都是盗门一脉,而且两人的长辈,居然还是结拜兄弟。

    “秦爷,还……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苗六指脸上露出了苦笑,他要是早些时候出面,和何金龙盘下江湖道,可能早就把事情给说开了,也不至于闹出今儿这一场来。

    “两……两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何金龙虽然听出了一些端倪,但他还是感到有些迷糊,刚才还打生打死的,现在怎么就成了一家人?

    苗六指也没卖关子,直接开口说道:“金龙啊,你爷爷和江一手是结拜兄弟,我是江一手的徒弟,你说咱们之间,这是个什么关系呢?”

    “这……这是真的?那……那您岂不是我师叔了?”

    何金龙脑筋转的也很快,不过脸上却是有些不信,因为他曾经听爷爷说过,江一手大哥似乎并没有留下什么门人弟子。

    “这是当年师父闯关东的时候,你爷爷亲手写下的,这没错吧?”

    看到何金龙脸上的神色,苗六指说道:“你爷爷曾言,关东黑龙山何胡子一脉,归于盗门门下,这也没错吧?”

    “没……没错,当年爷爷和江一手爷爷结拜时,是曾经说过这话。”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何金龙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就算这纸条是苗六指偷来的,但是他不可能知道当年爷爷说过的那些话。

    “师叔在上,请受金龙一拜!”

    既然去了疑心,那就要按照江湖规矩来,何金龙也没管地上石板坚硬,双膝一软就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给苗六指磕了三个响头。

    “六叔,这位秦爷是?”

    此时六爷的称呼在何金龙嘴中,已经变成了六叔,磕完三个头后,何金龙看向了秦风,他还记得苗六指和秦风交谈时,似乎辈分还要低于对方。

    苗六指摇了摇头,说道:“秦爷的身份比我尊贵,不过你没归于秦爷门下,这头还是先不要磕了。”

    从辈分上来说,苗六指和秦风其实是同辈的,但秦风是外八门主脉的传承弟子,但凡是外八门中人,都要比他低上一头。

    苗六指刚才那单膝跪地的动作,已然把秦风当成了外八门主门的门主了。

    当然,如果不愿意承认秦风的身份,那自然不用对秦风多恭维了。

    PS:

    第二更送上,还有第三章,祝朋友们中秋快乐!!!

    无弹窗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二十八章 收服(下))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