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黑话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七章 黑话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027214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一十七章 黑话)的详细阅读内容

    “师爷,是我买的,今儿早上才买的。”

    三儿被苗六指问的一愣,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顺口说道:“也奇了怪了,这盒烟没离我口袋啊,难道是卖烟的老板记得号码?”

    “就这脑子,还能当神偷?鸿鹄这眼神是真的不行啊。”

    看着三儿,苗六指的脸上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他也算是看着这几个孩子长大的,知道三儿的脑筋有点迟钝,平时失手被打次数最多的,也就是他了  。

    “师父,您的意思是,这号码是警告我们的那人留下来的?”

    于鸿鹄在苗六指将烟盒抢过去的时候,就想通了这处关键,还算是个明白人。

    “对,就是他。”

    苗六指伸手拿起了石桌旁的拐杖,在地上顿了顿,说道:“鸿鹄,你去瑞宾楼买点褡裢火烧,到金生隆炒个爆肚,再到和成楼切两斤酱猪头肉,恒瑞老号的酱牛肉也来一斤,另外全聚德的鸭子也来一只吧……”

    一口气报出了五六个菜名,这些都是京城地道的本地名吃,除了全聚德的鸭子名声在外,其它几种,却只有在京城生活很多年的老人才知道。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离天黑还早,正好请客人上门。”

    见到于鸿鹄站着不动,苗六指用拐杖敲了一下他的腿,说道:“对了,再买几斤二锅头,还有绍兴的黄酒来一坛,不知道客人的口味,要先备下才行。”

    别看苗六指已经是年过八十的老人了,这一番吩咐下来井井有条,连酒带菜全都齐活了。

    不过废了那么多的口舌,苗六指却发现于鸿鹄还是站着那里不动。这次却是怒了,拐杖的力道也比刚才重了三分,说道:“怎么还不动啊?”

    “师……师父,我……我身上没钱了啊。”

    挨了重重的一拐杖,于鸿鹄委屈的几乎都要哭了,原本身上的几万块钱被人掏了个一干二净。他现在的衣兜比脸还干净,哪里有钱去买师父交代的酒菜呢。

    “你……你就这点出息?你是干什么的啊?”

    饶是苗六指涵养深厚,此时也是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满京城都是人,你连这点钱都为难?那么多年学的东西,都学到狗身上去了?”

    当年苗六指学艺的时候,只要是师父交代下来的事情,根本就不用老师再操心,苗六指都会给办得妥妥当当,像这种不给钱买菜打酒的事儿。他不知道干过多少。

    可是于鸿鹄这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连这种悟性都没有,苗六指骂了一通之后,心头只感到一阵意兴萧索,他这神偷一脉,看样子真是后继无人了。

    “是,师父,我明白了。”

    别看于鸿鹄五十多岁的人了。但是在苗六指面前,向来都是大气不敢喘一口的。听师父这么一说,顿时慌慌张张的就要往外跑。

    “跑什么?回来!”

    苗六指轻喝了一句,从身上拿出了一叠百元钞票放在了桌子上,说道:“这钱你拿着,慌慌张张的不适合干活,你年龄也不小了。别在被人给打一顿。”

    像苗六指这样的经年老贼,岂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简单?

    甭看苗六指坐了一辈子的牢,但是他的家底,始终都没显露过,只是在刚出狱的时候。曾经去过一趟当年的陪都,至于取出了什么东西,就没人知道了。

    再加上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他早年各地弟子的孝敬,苗六指手上有多少钱,甚至连于鸿鹄都猜不出来。

    于鸿鹄只知道自己这位师父,每天的吃喝都要花费好几百,按照苗六指的话说,吃了一辈子的牢饭,还不得好好善待下自己的肚子。

    苗六指吩咐要买的那些菜,并不是在一个地方的,于鸿鹄师徒六人拿了钱,连酒带菜刚好一人去一家。

    看到于鸿鹄等人出了院子后,苗六指叹了口气,拄着拐杖站起身来,缓缓的往外面走去。

    “苗大爷,出来遛弯呢?”

    “哎呦,苗大爷,家里小子又来看您啦?”

    苗六指的人缘很不错,走在巷子里,不时的和周围街坊四邻打着招呼,颤颤巍巍的来到巷子口的小卖部,苗六指拿起了那部红色的公用电话。

    那烟盒不用拿,号码早已牢牢记在了苗六指的脑子里,伸手拨通了电话后,苗六指静静等待着那边人的接听。

    “喂,哪位?”

    嘟嘟几声响之后,话筒里传来了个年轻人声音,苗六指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想了想,电话号码没错啊。

    “哎,我说,消遣爷怎么着?再不说话挂了啊!”

    谢轩这会开着那破面包车,拉着秦风往学校赶呢,刚才在路上车胎爆掉了,换胎换的他一身臭汗,心情正坏着呢。

    “老荣?”

    苗六指试探着说出了两个字,如果对方是同行的话,应该能听得懂这两个字的意思,如果不是的话,那电话就算是打错了。

    “你打错了,爷姓谢,不姓荣!”

    谢轩没好气的挂断了手机,加速超过了前面的那辆车,嘟囔道:“什么老荣,还老谢呢,哥们有那么老吗?”

    “叫你什么?老荣?”秦风闻言一愣,自语道:“我还以为那边都是些不上道的家伙呢,敢情也有明白人啊。”

    谢轩莫名其妙的看着秦风,开口问道:“风哥,您说什么呀?什么明白人?”

    秦风想了下,说道:“轩子,车子靠路边停,可能一会还有电话过来,我来接就行!”

    谢轩不知道老荣的意思,秦风却是门儿清啊,在解放前的那套江湖黑话中,老荣就是小偷的意思,对方说出这两个字,显然是在试探。

    “哦。我知道了。”谢轩答应了声,打了转向将面包车拐入到了路边上,拿出手机递给了秦风。

    这手机刚掏出来,铃声就响了起来,却是苗六指怀疑自个儿年老记忆力衰退,又拨打了一遍电话。

    按下接听键后。秦风也不待对方说话,直接开口道:“合字上的朋友?攒儿亮吗?报个万儿吧!”

    秦风这句话的意思是在问对方,是不是江湖道上的人?如果要是懂事理的话,就报上自己的姓名和来头。

    之前在潘家园闹出的那档子事,看似是秦风将对方偷了个干干净净,其实却是秦风占着道理的,是以说话比较硬气。

    听到话筒里传来的声音仍然是很年轻,但那口黑话说得倒是很娴熟,苗六指微微一愣后。接口道:“合吾,小辈半开眼,抹了盘子,办了肘山,请您来抿山,给您叩瓢儿……”

    合吾的意思是江湖同道,半开眼的意思是对事情一知半解,也有不明白事理的意思。抹盘在黑话中,可以用丢人来解释。

    至于肘山是买酒。抿山则是喝酒,叩瓢儿这句话就有些重,是磕头赔罪的意思。

    这句话合起来的意思就是,大家都是江湖同道,我的晚辈不明白事理,得罪了您。丢了脸,我让人去买了酒,请您过来喝酒,当年给您磕头赔罪。

    以苗六指的身份,说出这等话来。算是给足了对方的面子,他相信对方要是听得懂他的话,应该是会来的。

    “您是太岁海了的,攒儿亮,说个倒、阳、切、密,我一准儿到!”

    果然,电话中传来了对方的回复,意思就是您是老前辈,明白事理,只要说个东南西北,我马上就能过去,倒、阳、切、密四个字,在黑话中就代表着东南西北的方位。

    “好,我在……”

    听到秦风的这番回复,苗六指再无疑虑了,对方虽然口音年轻,但这些黑话,不是在解放前的江湖上厮混过来的人,绝对是说不出来的。

    苗六指在入狱之初的时候,监狱里还有些老朋友能对上这些黑话。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老朋友一个个都过世了,他差不多有三十多年的时间,没有再和人说过这些话了,刚才和秦风对话时,都有些生疏了。

    这也让苗六指对秦风不敢小觑,对方能如此流利的说出这些,显然平时用的很多,说明对方还在江湖道上混,而且交往的,还都是老辈人。

    只是苗六指却是不知道,曾经有一段时间,载昰逼着秦风用这些词汇和他说话,但凡有一句不对,那沾着盐水的柳枝,就会毫不留情的抽到秦风身上。

    “轩子,走,回头,到景山公园那附近去……”

    挂断电话后,秦风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以潘家园那几人的手段,他原以为是没什么传承的老荣(贼),没成想却引出来了个老家伙。

    在江湖中,想盘道,也就是套对方的来历,黑话无疑是最适用的,刚才那一番对答,就是连津天的常四爷都对不上来,可见对方是个经年老贼了。

    “风哥,您刚才又和人说黑话了?”

    谢轩发动了车子,一脸羡慕的看向了秦风,刚才那番话的每个字他都听到了,但那些话连起来之后,谢轩却是一个词都没能听懂。

    秦风伸手在谢轩头上拍了一记,说道:“让你小子学,你非嫌拗口,现在听不懂了?”

    “嘿嘿。”谢轩笑嘻嘻的说道:“风哥,您的那些黑话早就过时了,学不学都一个样。”

    “真过时了吗?也未必吧。”

    秦风摇了摇头,解放前活到现在的人可不少,尤其是川省那边,老辈的袍哥和舵爷,还都在沿袭着故老的习俗。(未完待续……)

    PS:PS:有月票给月票,没月票支持几张推荐票吧,打眼的努力,相信朋友们都能看得到!

    无弹窗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一十七章 黑话)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