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股份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二章 股份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024298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一十二章 股份)的详细阅读内容

    看着马猴老板的摊前一片慌乱,秦风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秦风的心胸虽然还算宽广,但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秦风早已明白,这就是个人吃人的社会,善良和同情心,只是上位者无聊时玩的游戏而已。

    马猴老板的吐血倒地引起的慌乱,也让那些地摊老板们没有注意到秦风几人,混在人群之中,片刻之后,他们已经来到了潘家园的停车场。

    “秦风,你……你小子故意的吧?”

    莘南一脸惊疑的看着秦风,眼神之中带有了一丝敬畏,古有诸葛亮骂的人吐血而亡,莘南没成想刚刚自己就看了一出活生生被气吐血的好戏。

    “心理承受力太差,来就不是混这行的料。”

    秦风不以为然的说道,在古玩行里混,虽然说不上荣辱不惊,但像是遇到打眼和捡漏这种事,还是要以平常心对待的。

    “秦风,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真的一共有四枚天策府宝吗?”

    朱凯却是对马猴老板吐血的事情没什么兴趣,这一路上他的注意力可都在秦风之前那句话上了,如果自己没听错,秦风手里应该还有三枚天策府宝。,

    “上车说吧。”秦风左右看了一眼,扬了扬手中的袋子,说道:“先把钱分了,然后再说铜钱的事情。”

    谢轩的那辆面包车只能坐五个人,秦风干脆将车门拉开,让韦涵菲站在了门口。这么娇滴滴的大姑娘和他们挤在一起也不合适。

    “一共十二万,都在这里了。”

    秦风坐在副驾驶上,转过身将钱袋递向了冯永康,说道:“老冯。我早就说了,这钱是你们三个的,你们三个人分吧。”

    “秦风,你别开玩笑了。这钱,我们一分也不能要啊。”

    冯永康苦笑了一声,说道:“哥们今天算是服了你了,在潘家园转悠这么一圈就赚了十多万,你那双眼睛是怎么长的啊?”

    “眼睛都一样,只是你们不注意观察细节而已。”

    秦风摇了摇头,看向朱凯,说道:“老朱,要不……你来分?毕竟今天是我叫你们来玩的。丢了钱。责任在我。这钱就当时补偿给大家的了。”

    “别,这钱我们可没脸要。”

    朱凯连连摆手,说道:“我可没脸拿这钱。就算要给,这钱也是给谢轩的。老冯,韦小姐,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丢的钱又不是你偷的,干嘛要你来补偿啊?”

    韦涵菲的声音响了起来,她找到与母亲的合影就已经非常高兴了,至于那一万块钱,则是根就没放在心上。

    “得,都不要是吧?这样,钱给轩子,让他来分。”秦风将那袋钱扔给了谢轩,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秦风很高兴,自己交的这几个哥们,都不是见钱眼开的人,相比有些家族里的亲兄弟为了几万块钱都打的头破血流的事,能交到这样的朋友,也是自己的幸运。

    “让我来分?”谢轩拿着这袋子钱,挠了挠头说道:“风哥,我不过就是借了点钱出去而已。”

    秦风笑道:“你爱怎么分就怎么分好了,不想分自己揣兜里,一准也不会有人说你。”

    “我倒是想啊。”

    谢轩闻言也笑了起来,从那包里将钱掏出摆在腿上,说道:“既然风哥让我分,这钱发给谁谁就拿着,也甭推推让让的了。

    南哥,这五千块钱您拿着,俗话说见者有份嘛,中午那顿是吃您的,就当是那周老板请客吧!”

    谢轩的手头十分准,拆下一叠钱后,两手一分,将五千递给了莘南。

    “给……给我?”

    莘南将头摇成了拨浪鼓,连连摆手道:“当哥哥的就够羞愧了,把哥几个都带贼窝里来了,这钱说什么我都不能要。”

    “南哥,话不是这么说,今儿要不来,咱们不是也赚不到这十几万嘛?”

    小胖子将那五千块钱硬塞到了莘南手中,说道:“给您五千不算多,您要是不拿着,下面的钱我可就没法分了……”

    “那好吧,我拿着。”

    莘南也知道,秦风等人都是不缺钱的人,而谢轩虽然年龄不大,但那气度也是让人心折,再推让下去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

    “好,韦小姐,您拿两万……”

    看到韦涵菲一脸不解的样子,谢轩解释道:“一万是您丢的钱,另外一万,是给您的青春损失赔偿费,好像国外都流行这说法吧?”

    “是精神损失,不是青春……”韦涵菲被小胖子说的笑了起来,却是大大方方的接过了那两叠钱。

    不过韦涵菲从小在国外长大,契约精神非常强,接过前后就抽出了五张递给了谢轩,说道:“这是我向你借的五百块钱,还给你。”

    “哎呦,我都忘了。”谢轩也没矫情,接过了那五百块钱揣到兜里,笑道:“这个可是钱,我得先装起来。”

    见到谢轩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朱凯摇头道:“谢兄弟,反正这钱我不要,你也甭看我。”

    “朱大哥,您失窃的钱多点,给您一万五,您收好了。”

    “冯大哥,您就丢两千,多了不给,只给一万。”

    谢轩也不管两人要不要,将钱拿出来后,塞到了冯永康和朱凯的口袋里,拍了拍剩下的钱,说道:“今儿这事,大家都明白,不是风哥,咱们这钱也找补不回来,所以剩下的这八万,按理说都是风哥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没错,我们这钱拿着都亏心啊。”

    莘南等人连连点头,钱又不是秦风偷的。而且冯永康和朱凯包括韦涵菲在内,都是上赶着追着秦风来潘家园的,丢钱也怪不到秦风的头上。

    “谢轩,都分了。你自己可是还没拿呢。”冯永康径自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万,塞到了谢轩怀里,说道:“既然是见者有份,这一万你也得拿着。”

    “嘿嘿。好,我拿着,那这七万,就都是风哥的了。”

    谢轩也不推辞,看着秦风话题一转,说道:“不过我知道风哥仁义,他肯定不会要这钱的,要不我说个章程,大家看看怎么样?”

    “什么章程?”谢轩的话让众人都愣了一下。这分钱怎么扯到章程上去了。

    “是这样的。我呢。以前在津天古玩街做点小买卖,生意还算不错。”

    谢轩指了指了距离停车场不远处的潘家园,说道:“现在呢。我想在潘家园盘下家店面,继续做古玩生意。这七万块钱,就算是风哥入股的了,风哥,您看怎么样?”

    “咱们兄弟,说那些干嘛,你缺钱就拿去用。”秦风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他有点明白谢轩的意思了。

    “倒是也不缺钱,我拿还有小三十万,盘下家店子是绰绰有余的。”

    谢轩有意无意的看了莘南等人一眼,说道:“哥几个关系都不错,有没有兴趣一起做这家古玩店呢?”

    “谢轩,你要经营什么古玩啊?咱们这一起做,是个什么做法?”

    莘南年龄最大,他考虑的事情也多一些,原他就想在潘家园开店,只是经过今儿这事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有些想当然了,这店并不是那么容易开的。

    只是莘南话声未落,就被冯永康给打断掉了,“南哥,你管他做什么啊,有秦风在,还能赔钱不成?”

    早在谢轩说想盘店面的时候,冯永康等人就动了心思,别的不说,就凭秦风那手鉴定古玩的事,还怕这店不能赚大钱?

    “呵呵,南哥有想法才正常嘛。”

    谢轩笑嘻嘻的打起了圆场,说道:“风哥其实之前和那周老板也说了,我们经营的是玉石字画,说白了,除了房四宝之外,什么赚钱卖什么……

    至于这股份嘛,暂时这家店分为十股,小子主管经营,出资三十万,占五成的股份,另外风哥出资七万,加上第一鉴定师的身份,占三成的股份……”

    谢轩还没规划完,冯永康就急道:“还有两成呢?哥们,给我们留的忒少了点吧?”

    “别急,听我说完。”

    谢轩不紧不慢的伸出两根手指,说道:“剩下两成份子,每份五十万,几位要是想参与进来的话,可以考虑下。”

    “五十万?!”

    谢轩此话一出,冯永康等人顿时愣住了,听着谢轩原来的话,他们以为剩下的两成股份也就是十万一份,没想到这小胖子居然喊出了五十万来。

    “不瞒几位说,现在古玩热已经兴起了……”

    谢轩看了几人一眼,慢悠悠的说道:“我这店,原只想拉着风哥进来的,不过看在大家关系不错的份上,才让出的这两成份子,其实我手上的钱,完全可以将店子支撑起来。”

    这番话一说出来,冯永康等人脸上倒是露出了释然的神色,也对啊,这么赚钱的买卖,别人明明可以不带自己玩,能让出这些股份,自然需要大价钱去购买的。

    不过五十万可不是小数目,且不说还花着家里钱的冯永康和朱凯,就算是上班两年并且继承了爷爷遗产的莘南,在买了套房子后,也拿不出这笔钱来。

    “各位,不急,大家可以考虑下。”

    见到几人都不说话了,谢轩说道:“在店铺盘过来之前,你们只要愿意入股,谢某人都承认,不过店子开张之后,就不接受股份了。”

    听到谢轩这话后,莘南咬了咬牙,说道:“谢轩,我要半成份子吧,二十五万一会就能取给你!”

    虽然不知道谢轩的能力如何,但秦风实在是个妖孽,莘南有种感觉,如果错失了这次机会,他这辈子都会后悔的。

    “我……我能入股吗?”看到谢轩说的吐沫横飞,韦涵菲也有些心动了,她现在的户头里还有几百万。拿出五十万来根不算什么。

    “当然可以,不知道韦小姐想入多股份?”

    谢轩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那还飘无虚渺的古玩店压根就不像是他说的那样不差钱,前期的投资是多多益善。

    韦涵菲想了下。说道:“剩下的一成半,我……我想都买下来。”

    虽然从小学艺术,但有个做生意并且做得很成功的老爹,韦涵菲也不缺乏商业嗅觉。当然,与其说是投资给谢轩,倒是不如说她更加信任秦风。

    “哎,那可不行,韦小姐,你都买下来,我和老朱怎么办啊?”

    原还在犹豫怎么向家里开口要钱的冯永康,这下忍不住了,一拍大腿说道:“我也拿出二十万万买半成份子。老朱你呢?”

    “你们都买了。我能不买吗?”

    朱凯哭丧着脸说道:“明儿我就回家。老头子要是不给钱的话,哥们就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学也不上了。”

    “那好。韦小姐,总得给冯大哥和朱大哥留点吧?你也买半成份子吧……”

    空手套白狼的忽悠进来一百万。谢轩心情大好,说道:“回头我起草一份股权协议书,大家签订一下就行了,这事儿不强迫,各位没交钱之前,随时都能退出。”

    “行了,轩子,事儿谈好了吗?”秦风一直都在听谢轩忽悠,正确的说,谢轩的那些话,其实有一半都是秦风教的。

    按照谢轩的意思,那肯定是想吃独食的,以他的经营能力和秦风造假鉴定的事,古玩店赚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不过秦风的眼界就要比谢轩开阔多了,一来冯永康和朱凯家中都是经营古玩买卖的,在早期的时候,这种人脉是相当重要的,有他们的加入,进货渠道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二来自己这家店开业后,缺少什么古玩,也能通过这层关系从冯家和朱家调拨,这样就会给客户一种底蕴深厚的感觉,这对客户的积累也是至关重要的。

    第三就是,秦风和谢轩手上的资金,并不足以支撑一家上规模古玩店的运营,但是有了这一百万资金的注入后,他完全可以盘下潘家园任何一家大店铺,起点就可以做的很高。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秦风从来就没想过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去做,要知道,诸葛亮就是事必躬亲而被累死的。

    “风哥,我这儿没事了,您还有话要说?”虽然古玩店还在镜花水月之中,但谢轩这会满脑子都是日后如何经营古玩店了。

    听到谢轩的话后,秦风的右手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摊开之后,笑道:“老朱,老冯,有了这东西,你们筹款会容易很多吧?”

    “还……还真的是天策府宝啊?”当看清楚秦风手心的三枚铜钱后,车内坐着的几个人,齐声惊叫了起来。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咱们运气不错,一共四枚天策府宝,或许是什么人故意将其缝合在一起的吧?”

    当最初看到这几枚天策府宝的时候,秦风心中就怀疑是哪位前辈收藏家故意如此的,而且那些铜锈都像是做旧做上去的。

    很可能当时那位编制铜钱剑的人,就是为了保存将几枚珍贵的铜钱,只是现在时过境迁,铜钱剑落入到了马猴的手上,就连秦风也无法去考究查证了。

    “管它是怎么来的呢?秦风,这三枚铜钱一定要有我一枚。”

    说出索要的话后,朱凯脸上一红,说道:“我……我会给钱的,不过秦风,估计我家老子最多出八万。”

    “说那些干嘛,谈钱多伤感情?”

    秦风掌心一颤,手心中的三枚铜钱有两枚高高的弹起,屈指一弹,那两枚铜钱被秦风弹到了冯永康和朱凯的胸口处。

    没等冯永康两人开口说话,秦风就笑道:“三枚铜钱,咱们哥三一人一枚,南哥,可就没您的份了啊。”

    “我要这东西也只能收藏着玩,你们拿着吧!”

    说不羡慕那是假的,不过莘南也知道,冯朱两家都是经营古玩店的,这东西放到店里,虽然说不上是镇店之宝,那也是能彰显底蕴的玩意儿。

    “秦风,这……这便宜我们可沾大了。”手忙脚乱的将铜钱拿在手里,朱凯有些不知所措了。

    “行了,哥几个说这个就见外了。”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我生病那会,不全靠着你和老冯吗?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难道我连一枚铜钱都送不起吗?”

    说实话,秦风送给冯永康和朱凯这枚天策府宝,就是想补偿下他们两个,毕竟刚入学那会从两人身上敲了好几万,估计那些钱也是他们大学几年的零用。

    不管两人出于什么目地拿出的那些钱,但是那种气度非常值得人欣赏,这份情谊,秦风也是一直记在心上,想找个机会找补给二人的。

    “行,既然是兄弟,多余的话我们也不说了。”冯永康和朱凯都能感受秦风的真诚,当下重重的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秦风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看向坐在驾驶位的谢轩,说道:“轩子,你送他们回去吧,我再去潘家园逛逛。”

    “秦风,你还逛什么?难道还想捡漏?”秦风的话让车内几人都愣了下,敢情赚了十多万,这哥们还不满足啊?

    “哪儿有那么多便宜捡?你们先回吧,我晚点就回去。”

    秦风眼神闪烁了一下,右手一合,剩下的那枚原在掌心里的铜钱,忽然被他手上急速收缩的肌肉牵引着,钻入到了秦风的袖口之中。

    PS:  PS:这章五千多字,今儿两章就快一万字了,后面还有更新,兄弟们和第一只差70多张月票了,能爆上去吗?

    无弹窗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一十二章 股份)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