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宝鉴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哑巴亏(上)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六章 哑巴亏(上)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46890/1011036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七十六章 哑巴亏(上))的详细阅读内容

    陈振东的内心,此时正如他脸上的表情那般,还在反复纠结挣扎着。

    最初听到谢轩说出那些事情来的shíhòu,陈振东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对方给干掉,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不过这股杀意,也随着谢轩的话在不断消减着,作为一个警察,陈振东自然zhīdào这样做的后果,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最主要的是,陈振东从来méiyǒu想过大黑会反水,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都给说了出来,所以他甚至都没将资产jìnháng转移,只是简单的挂在了老婆的名下,一查准没跑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最终陈振东坐了下去,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谢轩,说道:“你们占七成?胃口未免太大了吧?你知不zhīdào以前大黑拿多少?”

    陈振东两年前能从一个普通的民警干到副所长,这些钱他并非都是揣到zìjǐ腰包里的,现在想升职加薪,除了guānxì,还要有足够的利益。

    这件事rúguǒ抖落出来,不仅陈振东倒霉,还有所长包括分局的一位副局长,都是这条线上的蚂蚱。

    眼下听到谢轩的利益分配,陈振东忍不住又火了起来,这几年méiyǒu他的关照,单是大黑那些敲诈勒索的事情,就足够判上几年的了。

    不过陈副所长却是忘记了,眼前的这两个小子,却是和大黑没一毛钱的guānxì,他们也没义务去承担之前的利益分配。

    “陈副所长,我们和大黑不yīyàng,我们以后是守法经营。”

    看着陈振东那双fènnù的眼睛,谢轩摇了摇头,说道:“除了游戏室这一块的业务之外,别的我们兄弟都不沾。三成的份额,yǐjīng不算少了。”

    在秦风嘴里,敲诈勒索这样的事儿,都是不入流的小混混干的,而且风险系数也是最高的,只要一个风向不对。就是首先打击的对象。

    所以在接管游戏室后,秦风只允许李天远在游戏室的经营上动脑筋,别的一概都不许碰,按照资本市场的说法,经历过血腥的资本初期的积累后,还是要走上正轨才能长久下去。

    就像是现在港岛的一些超级富豪,在几十年前不过就是摇着舢板在海上走私的小人物,时至今日,谁还记得他们当年的事情?

    正当陈振东在心里衡量利弊得失的shíhòu。门外tūrán传来老赵的声音:“陈所,局里的电话,所长不在,你看是不是接一下?”

    “好,我mǎshàng过去!”

    陈振东答应了一声,他也需要一些shíjiān来消化今儿发生的事情,这事儿对陈振东而言实在太大了,一个行差踏错。将会影响到他的一生。

    “喂,哪位?”匆匆跑到办公室。陈振东拿起了桌子上的话筒。

    “是我,魏立军。”电话中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魏局,董所长出去了,您有shíme指示?”

    听到对方的声音,陈振东松了口气,魏立军是分局的副局长。也正是他的后台,他能升任这个副所长,就是魏立军在局党委会上力争的。

    “我就找你,陈振东,你还想不想干了?”

    让陈振东没想到的是。他话声刚落,电话一端的魏立军就暴怒起来,“听说你很有本事啊,抓到两个绑架敲诈勒索的嫌疑人?”

    没等陈振东开口,魏局长的质问就像是机关枪般的传来:“我问你,你有shíme证据,能证明那两个人的罪行?”

    “这……这,魏局,您……您是怎么zhīdào这件事的?”

    听到魏立军的话后,陈振东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他将谢轩和李天远来到所里也不过就是半个多小时的shíjiān,怎么就传来分局耳朵里去了?

    “等到你把天给捅个窟窿我再zhīdào,那就晚了!”

    想着刚才市局一位副局长给zìjǐ打来的电话,魏局长心里直gǎnjiào凉飕飕的。

    原因自然就是陈振东了,这几年魏立军可没少收陈振东的孝敬,他要是出了事,难保不将zìjǐ给咬进去。

    “魏局,那……那两人可都是有案底的,我……我不过就是带过来问问话。”陈振东这会是脑乱如麻,他不zhīdào那俩小子通了shíme人的背景,居然将状告到分局去了。

    “你胡闹,méiyǒu证据,凭shíme乱抓人?”

    魏立军呵斥了一句,随之嗓门压低了几分,说道:“大学城那家游戏室,以后不要再伸手进去了,他们的guānxì通了天……”

    收了两年的钱,魏立军自然zhīdào钱的来路,虽然断了这财源有些肉疼,但相比zìjǐ的职位,孰轻孰重就是显而易见的。

    “我……我zhīdào了,魏局,您放心,我一定处理好!”

    听到魏立军的话后,陈振东上身的衬衫完全被冷汗浸透掉了,幸亏刚才没chōngdòng,否则他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亡命天涯,二就是成为被扒掉警服,成为阶下之囚。

    “小陈,你的能力还是有的,不过以后做事,要稳重些……”

    魏局长嘴上打着官腔放下了电话,心里却是在想着,是不是找个机会将陈振东扔到山窝窝里去,这家伙实在太能惹事了。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陈振东一脸呆滞,想着刚才谢轩所说的三成份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zìjǐ刚才要是答应了下来,不就等于又是将刀把子送到了对方的手上。

    坐了半晌之后,陈振东站起身来,是他抓来的人,擦屁股的事情自然还是要由他来干的。

    “陈所长,我的建议您考虑的怎么样了?实在不行就给您四成份子,实在不能再多了。”见到陈振东那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谢轩心里多少猜出了点东西。

    “妈的,还想害老子?”

    陈振东在心里骂了一句,开口道:“谢轩,你说shíme我听不懂,只要你们守法经营。我们就会给你们保驾护航,解决你们的后顾之忧,至于今儿的事情嘛,只是一场误会……”

    要说变脸的功夫,无人能出官场中人其右,刚才还在威逼利诱严词恐吓。转眼之间,陈副所长的脸上已然布满了和煦春风,摆出一副人民好公仆的样子来。

    “嗯?那就多谢陈所长了,既然是误会,那我们能走了吗?”

    谢轩记得秦风经常说的一句话,那就是行走江湖,要做人留一线,千万不要把人往死路上逼,眼下陈振东既然服了软。谢轩也没敢得意忘形。

    “能走了,不过小谢,要管住zìjǐ的嘴啊。”

    陈振东的眼神有些复杂,他决定今儿回家之后,mǎshàng就将妻子账户上的钱款jìnháng转移,日后这件事要是被翻出来,他绝对是死不承认的。

    “陈所长放心,我shíme事儿都不zhīdào。就是接手个游戏室而已。”谢轩笑眯眯的说道:“以后还要请陈所长多帮衬,多到店里去指导工作……”

    “妈的。能将guānxì找到魏局那里,还要我帮衬?”陈振东心里暗骂了一句,嘴上却是shíme都没说,穿着这身警服,他还是拉不下脸来去说些软话。

    “远子哥,走了!”等谢轩出了审讯室后。李天远也被放了出来,这哥们被拷在凳子上yǐjīng睡了个一个多小时,眼下正迷糊着呢。

    “事儿完了?”李天远打了个哈欠,没好气的说道:“妈的,困死我了。昨儿一夜没睡,今儿又折腾一天……”

    “审讯的shíhòu还说在家睡觉,现在又变成一夜没睡,当老子是空气啊?”一旁的陈振东听到李天远的话后,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这小子真是欺人太甚了。

    “远子哥,走吧!”

    谢轩也是听得一脑袋瓜黑线,再呆下去还不zhīdào李天远这浑人会说出shíme话来,拿到zìjǐ被搜走的东西后,拉着李天远就出了派出所的大门。

    就在李天远和谢轩走出派出所的shíhòu,一辆警车驶了进来,开车的大毛见到那二人,连忙踩了一脚刹车,将头伸出窗户,对着陈振东喊道:“陈所,怎么放他们走了?”

    “嚷嚷shíme?进来说话。”陈振东转身进了办公室。

    停好车后,大毛也跟进了办公室,开口说道:“陈所,大黑那小子像是失踪了,我去了他父母和媳妇家里都找了,就是不见他的人影!”

    “不要找了,这事儿到此为止!”

    陈振东无力的摆了摆手,说道:“大毛,以后游戏室那边不要再去找麻烦了,没事躲着点那两个人,咱们……惹不起!”

    说出这话的shíhòu,陈振东充满了耻辱的gǎnjiào,作为国家执法机关,他居然需要像两个小混混低头,这让他心里像火烧一般难受。

    不过陈振东也不想想,扒掉他的这身皮,他又算是个shíme东西?除了靠着职务作威作福之外,社会上又有多少人对他们警察是真的尊重?

    正纠结中,陈振东手边的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喂,老战友,问你点事,那个叫大黑的人怎么了?游戏室听说转掉了?”

    话声传来,却是陈振东战友韩铭的电话,陈振东忽然想到,他和大黑扯上guānxì,还就是因为韩铭的那个小舅子。

    只是陈振东不zhīdào,电话一端的韩铭在打这个电话的shíhòu,左边脸颊上赫然有一道红印子,这是被他媳妇给抓出来的,起因是周逸宸跑到他姐姐那里哭闹了一个多小时。

    周逸宸这一闹不要紧,韩铭的媳妇却是一个电话,就将韩铭召回到了家里,直言斥责韩铭不帮zìjǐ的弟弟。

    韩大队长只不过解释了几句,周姐顿时就不答应了,一把挠在了韩铭的脸上不说,还逼着他给陈振东打电话,询问到底发生了shíme事情。

    “韩铭,这事儿我管不了……”

    陈振东很含糊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dìfāng和军队不是一个系统的,你要是想出气,让部队的人去吧,不过那两人不大好招惹,你要注意点。”

    没等韩铭说话。陈振东就挂断了电话,他现在还是一脑袋浆糊理不qīngchǔ呢,哪有闲工夫去操韩铭小舅子的心?至于韩铭怎么向家中悍妻解释,那就不管他陈振东的事情了。

    “风哥,我们出来了!”

    走出派出所后,谢轩就拨通了秦风的电话。语气有些兴奋,也难怪,以前他进派出所的shíhòu,整个就像是一进了猫窝的耗子,哪儿有今天这么淡定啊?

    “没受shíme委屈吧?”

    秦风这会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出院,解决了大黑之后,周逸宸能量再大,也拿他没shíme办法了,现在不是周逸宸要找秦风的麻烦。而是秦风在琢磨怎么再阴姓周的一次。

    “有风哥您在,那些条子能把我们怎么样?”李天远将电话抢了过去,说道:“风哥,我在里面睡了一觉就被送出来了,舒服的很。”

    “你小子,除了吃就zhīdào睡。”秦风停住了手中的动作,说道:“你和轩子到游戏室对面的那家川菜馆等我,还有点事儿要交代你们。”

    半个小时后。在川菜馆的一个包间里,秦风见到了李天远和谢轩。整整两天都没睡个安稳觉了,二人的面色都不怎么好。

    给秦风仔细讲了在派出所中的遭遇后,谢轩一脸不解的问道:“风哥,您是找了shíme人?能让那姓陈的接个电话就变了性子?”

    “胡局长护崽子!”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从嘴里说出了六个字。

    这话说起来也不假,虽然胡保国是看在秦风的面子上。给京城的一位同行打了电话,但他的确很护崽子,bìjìng是zìjǐ当年管教过的少年犯,也容不得别人随便揉捏的。

    “牛,风哥。能说动胡叔帮忙,咱们在京城都能吃得开!”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顿时眉开眼笑,他开始就有些怀疑是胡保国,但却是不敢肯定,堂堂直辖市的大局长,竟然会管他们这些狗屁倒灶的小事儿。

    “想都别想,咱们立足的shíhòu胡局能伸下手就不错了,这后面的事,就要靠zìjǐ了。”秦风刚想接着往下说,服务员敲门走了进来,只能停住了嘴。

    “还真是这么回事……”

    等上菜的服务员出去,谢轩开口说道:“风哥,按照大黑的说法,姓周的能调动当兵的,他要是把火撒到游戏室上,这事儿还没完啊!”

    “你说的没错,叫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事儿。”

    秦风启开了一瓶二锅头,给李天远和谢轩的杯子里倒上之后,说道:“军队的人闹事打架,归不到dìfāng管,他们很有kěnéng去砸店。”

    “敢?老子劈了他们!”

    秦风话声未落,李天远就瞪起了眼睛,他早已把那游戏室当成了zìjǐ的产业,真有人砸店的话,李天远绝对是会拼命的。

    “远子哥,咱们可不能和当兵的斗!”谢轩闻言吓了一跳,军队脱离于dìfāng政府体系,打了他们也是白打,都没地说理去。

    “轩子,你以为他们就敢光明正大的到dìfāng来打架?”秦风嗤笑了一声,对李天远说道:“远子,真有人闹事的话,人多你跑,要是人少?”

    秦风眼中露出一道狠色,接着说道:“那就给我狠狠的打,只要不闹出人命别打残废就行了!”

    “风哥,这行吗?”谢轩有些犹豫的说道:“那些人可是当兵的,都有枪啊。”

    “有屁的枪,部队有枪不假,但他们肯定méiyǒu,这是shímedìfāng?是京城!他们敢带枪出来?”

    秦风撇了撇嘴,说道:“他们打了咱们是白打,咱们打了他们,他们也只能和血往肚子里咽,对了,轩子,你买个小型的摄像机放在店里,有事一定要录下来……”

    秦风相信,即使周逸宸的姐夫能耐再大,也不kěnéng明目张胆带着部队的人来打架的,他最多也就是派出几个人寻衅滋事,找个借口砸了游戏室。

    在京城这地界上,尤其是军队,即使出了再小的事,那也是大事,他打了韩铭派来的人,韩铭也只能将事情压下去,认了这个哑巴亏!(未完待续……)

    PS:PS:早起更新,近五千字的大章节,各位兄台,能否支持一张月票推荐票啊,拜托诸位了!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七十六章 哑巴亏(上))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宝鉴,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宝鉴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