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浮华记事 > 三十八 放下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三十八 放下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16090/59595739.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16090/59595739.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16090/5959573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三十八 放下)的详细阅读内容

    从宣平候府离去。

    慕青上了马车,对着车夫道,“去齐府。”

    身旁,听到慕青的声音,寒月惊呼,声音中带了点雀跃。

    “主子,你要去齐府,真的吗?”

    慕青闭眼,靠在一旁,点了点头,“嗯。”

    寒月还想说什么,一旁,寒霜淡淡地看了寒月一眼,寒月面上还挂着明显的欣喜,见状,寒月连忙捂住了嘴,不再言语。

    及至齐府,外头,齐桁的亲信沈孺,朱匀正站在一旁,仿佛早就知道了慕青会到来,此刻,都候在门口。

    见着从车上下来的慕青,沈孺连忙上前,“青……瑾侧妃。”

    而一旁,朱匀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看着慕青,“瑾侧妃。”

    说话,目光却是转了个方向,看着慕青身旁的寒霜。

    然后,朱匀抱拳:

    “寒霜姑娘。”

    寒霜见状,眼神一冷,冷冰冰地“嗯”了一声,把目光移向别处。

    同朱匀和沈孺二人,慕青自小就熟识了。

    而在北疆的一群人里面,如今还活着的,同慕青从前交情还好的,除却朱匀和沈孺,也没旁的人了。

    思及此,慕青嘴角勾起抹淡淡的嘲讽,她的声音,也不自觉地冷了下来。

    “带我去见齐桁,我找他有事。”

    沈孺见状,连忙道,“将军一直等着,青……瑾侧妃,随我来。”

    说完,就带头,领着慕青朝里处而去。

    竹林。

    还是那处竹林。

    里面,小时,慕青常来齐府同齐宣风玩耍的秋千还在。

    而此刻,齐桁一袭青袍,背对着慕青,负手而立,站在竹林中。

    竹林中,微风吹拂,带着些许冷意。

    慕青还记得,上次在这里,齐桁酒醉,失了神,抱着她胡言乱语,却不知为何,被李瑾恰好看到。

    也就是因为那件事,她和李瑾之间越走越远。

    那时,慕青还愧疚着,以为是她同齐桁的不清不楚,所以李瑾才会这般生气。

    其实,如今想来,那不过只是李瑾为了娶向亦舒,用来疏远她陈慕青的一个借口罢了。

    刚刚走到竹林外围,一旁的沈孺就停下了脚步,“瑾侧妃,某只能送你至此,告退!”

    说完,向慕青抱了抱拳,欣欣然离去。

    竹林,绿叶清响,竹叶飒飒。

    二人相距甚远。

    齐桁只是背对着慕青,他的身影,看上去,甚是清俊,也甚是高大。

    只是带着落寞。

    慕青顿了顿步,缓缓地上前,脚步轻轻地踩踏在竹叶上,发出点点声响。

    听到身后慕青轻轻地脚步声,齐桁终于转过身来,看着慕青,微微一笑:

    “你来了。”

    看着齐桁,慕青像是非常恍惚。

    齐桁还是从前的齐桁,却又半分像不得。

    他生的一如既往地英俊,是慕青不曾多见到英俊。

    这个男子,他沉稳,坚毅,隐忍,富有心机。

    慕青见过,在北疆受万人敬仰的齐桁,他风光无限,他出色,他带领着千军万马杀敌时的勃勃英姿。

    齐桁从小到大的各种模样,慕青几乎都见过,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落寞的他。

    看着齐桁,慕青淡淡回应:

    “我来了。”

    齐桁看着慕青,来到她的身旁,“陪我走走。”

    慕青沉默片刻,还是上前,跟在齐桁的身旁。

    齐桁生得极为高大,慕青站在他的身旁,仿佛小鸟依人。

    二人慢慢地走在竹林中,里面,是少时二人一起比武,捉迷藏,玩耍的地方。

    二人都沉默着,很久很久,不曾说话。

    良久,齐桁说,“阿郴的事,谢谢你。”

    慕青沉默片刻,淡淡地道,“那件事,本来就不是阿郴的错。”

    又是沉默。

    从前,在齐桁身旁,慕青永远喋喋不休,而齐桁,永远一副安静沉默的模样,看着慕青。

    如今,慕青不说话,齐桁更加无话可说。

    良久,慕青看着齐桁,直接表明来意。

    “你知道我找你是为了什么。”

    停顿片刻,慕青继续:

    “齐桁,无论从前我们有什么,也希望这次,你能让齐林出来,为良元作证。”

    齐桁淡淡地,“嗯。”

    慕青不知道齐桁到底想说什么,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如今,二人关系,其实确实尴尬。

    她已经嫁为人妇。

    而齐桁,又是她从前欢喜的人。

    二人之间,着实是尴尬得紧。

    看着慕青,齐桁又道,“阿青……对不起。”

    “阿青,我………对不起……”

    慕青不知道他的那句对不起,对不起的是什么?

    是那日他酒醉过后的冲动。

    还是从前北疆他的设计,他给她带来的伤痛。

    只是,如今一切,已经发生了,又有什么意义?

    慕青抬头看着面前的一林竹叶,淡淡一笑,“齐桁,大可不必。”

    说完,慕青指了指面前的竹叶。

    “你看,这竹叶,不管它从前有多依恋这竹子,可它终究还是要掉落。”

    “掉落了的竹叶,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齐桁听着她的话,身子一僵。

    慕青突然转身,直面着齐桁,抬头看着他。

    “我们今日去把从前我们在京城中去过的地方,都走一遍吧,齐桁。”

    齐桁低头,看着慕青,她的面上,带着落落大方的笑意。

    齐桁心中突然一痛。

    少顷,齐桁点头,“好。”

    慕青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只要她来找齐桁,齐桁一定会帮助她的。

    在齐府,二人换了一身素简的衣衫,然后从着齐府后门而去。

    那天,她们从清晨到日暮,从朝霞到夕阳,从城东到城西,玩了很久,很久。

    齐桁确实同过去不一样了。

    若是从前的齐桁,一定会一脸不耐烦地看着慕青,无论慕青如何逼迫,齐桁也不会踏出齐府。

    而如今的齐桁,竟耐着性子,一直陪着慕青玩耍。

    直到天际,一抹巨大的烟火绽放在天空,紧接着,无数的烟火都浪漫地在夜空中盛放。

    思源江畔,慕青的一袭乌发被着江畔的大风刮得起飞,淡黄色的衣衫,在寂寂地夜空下放肆飞扬。

    慕青站在齐桁面前,突然回头,“我记得我们上次来这里看烟火还是七年前。”

    而一旁的齐桁感叹,“时间过得很快。”

    慕青回首,距离齐桁遥遥而望。

    一空璀璨的烟火下,慕青看着齐桁,笑得极浅极浅。

    她对着面前的江水,突然大喊:

    “齐桁,我不喜欢你了!”

    “你以后,一定一定,要过得幸福!”

    “谢谢你!齐桁!”

    身后的齐桁,看着慕青的背影,眼中突然一红。

    江面的大风,把慕青的声音吹得很远很远。

    大声呼喊过后,慕青慢慢来到齐桁面前,突然抱了下齐桁。

    齐桁身子一僵。

    抱着齐桁,二人的身子贴着,看起来仿佛民间夫妻那般。

    只是二人都知道。

    这是诀别。

    “齐桁,我们回不去了。”

    “以后,我忘了你,你也忘了我,可好?”

    齐桁的身子依旧僵硬。

    良久,齐桁突然抬起双手紧紧地把慕青抱在怀中,他声音依旧是慕青所熟悉的冷淡。

    慕青只是听得他说,“好。”

    慕青一笑,从齐桁怀里退出,然后后退三步。

    她看着齐桁依旧笑:

    “齐桁,我不恨你了。”

    真的不恨了。

    齐桁用她六千陈家军,杀了比之更为凶险狂妄的数十万怀柔军队,在军事政治上,他确实,做得很对。

    用少些人,救了北疆更多的流民奴隶。

    从始自终,一直耿耿在心,一直小器,没有大家风范的,其实是她陈慕青。

    不恨了。

    真的不恨了。

    对齐桁,也没有感情了。

    对于懿朝,对于北疆的百姓,齐桁没有错。

    对于慕青,他的欺骗利用,他或许错了。

    慕青自问,如果她是齐桁,她会怎么做?

    一边是懿朝,北疆的无数百姓。

    一边是她陈家军的六千人马。

    哪个更划算。

    慕青不知道该怎么做。

    怪只怪,她陈慕青太过于优柔寡断。

    她陈慕青,其实,真的不适合政治斗争,不适合战场。

    看着齐桁,慕青轻笑,“从前你我种种,今日,一并抵消。”

    “齐桁,再见。”

    从前,慕青以为再见,就是再相见,现在慕青懂了,再见,用于她同齐桁身上,就是再不相见。

    日后,或许还能见面。

    但那时的他们,只是陌生人而已。

    他依旧是懿朝最有前途的大将军。

    而慕青,就只是瑾王妃的一个侧妃。

    齐桁看着慕青,轻轻一笑。

    他很少笑,偶尔一笑,就像天上的明星那样闪耀。

    齐桁目光柔和地看着慕青,笑道:

    “再见。”

    说完,二人同时转身离去。

    在没人看到的地方,齐桁一双眼中,有泪水而下。

    阿青,如果那时的我勇敢些

    如果那时你少爱我一些

    是不是我们

    就不用像现在这般?

    我若勇敢些,你便不再受伤

    你若少爱我些,你便还是草原自由的鹰。

    阿青……对不起。

    慕青转身离去,旁边的江风,吹在人的身上,很冷很冷,慕青的眼中,淡淡地。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从此以后,你有你的岁月静好

    我有我的现世安稳

    齐桁,谢谢你曾经陪我走过的人生历程

    教会给我的一切一切。

    以后,你一定

    要好好地啊!

    背身而去的二人,越走越远。

    久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目标编号025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三十八 放下)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浮华记事,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浮华记事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