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360.重归来路(38)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360.重归来路(38)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08833/58049162.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8049162.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804916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360.重归来路(38)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归来路(38)

    祭田肯定是要不回来了, 这些人憋着劲, 就是要十万两银子呢。

    不给?

    不给他们真的打算查抄的。

    贾政是个要脸的人, 如何能叫人如此?

    见宝玉又过来了,贾政马上厉声呵斥道:“无能的蠢货!叫你给老太太传的话,你如何说的?这会子又过来做什么?”

    宝玉也不见惧怕,只微微低了头:“老太太晕倒了, 如何能再烦老太太?要是去抄,少不得得要惊扰,若是老太太有个好歹,当如何?”说着, 他就抬起头来, 看看贾政, 又看看贾赦, 然后道:“府里如今也不光是剩下宅子了。”他又看向贾敬和贾珍:“还有那省亲的园子。那园子建在两府中间, 从西边府里进得,从东边府里也进得。那园子耗费了多少,想来珍大哥哥是有数的, 如今把园子折价抵给珍大哥哥,其中十万两补了祭田的亏空,多出来的银子补了西府里公中的亏空……”

    也就是说除开那十万两, 剩下的单给贾赦这一房。

    如此,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这主意一出, 贾政一喜:他觉得宝玉这主意是将了对方一军。那是为娘娘修的园子, 他们有几个胆子敢将园子据为己有?有这个震慑在, 纵使缓上一些日子,事缓则圆,总是有办法了结这一码事的。

    可王熙凤却觉得宝玉这主意阴损,不由的多看了宝玉一眼。以她对贾赦和贾珍的了解,这两人就没有什么是不敢干的。就比如现在,一说卖园子这个主意,这两人肯定动心。东府里向来就比西府宽裕,先是东府主子少,事少,也就是贾珍在花天酒地,可那花天酒地的劲也就是跟贾赦打个平手。可放在西府里,贾赦的花费又不算是顶多的。最多的是贾政养清客弄文雅的花费,是每月得送进宫给娘娘的花费。就是老太太吃的喝的这些,都不算是顶多的。何况,西府里这边哪个主子不是主子?能怠慢了谁?主子一多,这开销自然就大。可东府里呢?蓉哥儿从他老子那里能得几个钱?手里的钱不是琏二随手赏的,便是弄神弄鬼从下面盘来的。人情往来进进出出的,但是府里的根基是没动的。至于说尤氏,说是个当家奶奶,也不过是个拴着钥匙的丫头而已,她的体己全拿出来,有一千两没?也就是个奶奶的架子而已。况且,她又没几个嫁妆银子,日子且紧巴呢。而贾珍是个会享受爱风月的,如今有那么个好去处玩玩乐乐的,他手里又有银子,岂有不动心的道理?而贾赦一向是没什么银子傍身的,这会子折算了园子的银钱,除开那十万两,全补贴到公中,那自然是补偿他的。他是巴不得盘出去的。

    可这么一来,原本还算亲密的关系,瞬间将荡然无存。贾赦想多要,贾珍不愿意多给,这两来回的扯皮,伤的都是情分。

    这主意难道还不阴损?

    又有跟着贾珍的那些族人。这十万两银子贾珍是断断不会原数分下去的,他那也是个雁过拔毛的。那些族人早就红了眼,真要如此了,他们其肯罢休?

    王熙凤轻轻的扯了扯贾琏的袖子,觉得这地方呆下去大概要真不好了。

    贾琏会意,起身低声跟贾赦道:“父亲先留在这里,儿子带着媳妇先回去……老太太晕倒了,我帮着叫太医,叫凤丫头盯着……”

    是说盯着贾母和王夫人,防着她们闹鬼。

    这话说出来,贾赦先认同,是得看着,就忙道:“去!赶紧去!别管什么事,都没老太太要紧。你们两口子赶紧伺候着去。”

    得了这个话,这两口子立马就跑了。

    贾赦这才满脸堆笑的问贾珍:“大侄儿,咱们这院子要是兑给你……你能吃的下不?你要是不要,咱们就将它往外卖了。当然了,占了你多少地,给你算多少股,到时候一块儿分银子就算了。”说着又叹:“也是我想当然了,这园子建起来花了百十万两,你如今哪里拿的出这么许多银钱来……”

    “大叔父……”贾珍忙道:“建起来花了多少银子,这如今就得卖多少银子?这园子也有我家一部分,饶是往外卖,我也敢说,卖不出那么些银子来。这么着,二十万两,我就接着。咱们马上可银货两讫。”

    贾赦立马收了笑意:“大侄子,可不兴这么趁火打劫!二十万两?没这样的事!如此,你既然掏不起价钱,我看这么着,咱们还是找人往外卖吧,南边的盐商可都有钱,就是他们了。”

    “大叔叔,这园子可有我一半的。我那一半不卖,你剩下那一半也卖不出去。这么着,二十五万两……您别忘了,盖园子我出了地,还出了十万两银钱,剩下的一半我出了二十五万两不算是少了。”

    “三十万两!”贾赦咬牙,给出了价格:“三十万两拿来,咱们现在就能立字据。”

    贾珍呵呵一笑:“行!多出来的五万两,就算是侄儿孝敬叔叔的,就三十万两。”

    然后转身出去,拿了二十万两来:“那十万两抵祭田的银子,我直接扣了。如今,祭田的事跟西府里再没干系了。这是剩下的二十万两,您拿好。”

    贾赦拿着银票细致的看着,一副怕拿假的糊弄他的样子。

    却没发现,四爷跟贾瑕低声说了一句话,然后贾瑕眼里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快步就离开了。

    贾政气的手都打颤:“那是为娘娘修的园子!里面可不光是咱们贾家的银子,还有余家哥儿和珩哥儿给的花木,有林家给的石料,有薛家添的银子,有王家……有史家……有……”

    贾赦利索的将银子往怀里一揣,也不管四爷还在当场,就道:“他们给谁的找谁要去。银子又没递到我手里,想让我认这笔账?休想!”

    可显然,他怀里的银子并没有焐热,户部来人了,找东西两府的当家人。

    贾敬撩起眼皮看向四爷,向四爷点头,表示谢意。

    如今要账的来了,趁着把银子都诈出来的空档,赶紧把账还了,算是了了一桩罪是一桩的罪。

    贾赦压根就不知道家里还欠着三十八万两银子的债呢。如今手里这二十万两,还没暖热乎,这不,递给人家都不够的。还欠着十八万两。人家户部的人说了:“既然您身上随便一掏就能掏出二十万两来,想来那十八万两,明儿总能凑齐拢起来吧。那明儿一早,再来拿那十八万两。”

    而宁国府这边,竟然欠的也不比荣国府少,欠了三十六万之多。

    之前家里已经把二十万两花用出去了,再拿三十六万两,哪里拿的出来?

    贾敬就说了:“没有银子便拿产业抵债。”那园子到底是皇妃省亲过的,叫你进去糟践,你是嫌弃你的罪过还不深吗?幸亏珩哥儿叫来了户部的人,这才避过了一条罪,又顺便将债还清了。“这园子不是刚买的吗……”

    “价值三十万两。”贾珍一脸菜色的道:“用这个抵债,咱们再拿六万两。”

    “慢着。”人家不认这个价格:“你们自家人抵给自家人的东西,价钱能作数吗?抵给户部可以,但这价格得另算。”

    结果人家就不看园子,说怕惊扰了女眷。非常客气有礼的样子,然后说:“二十万两!抵二十万两。”

    贾珍好要辩解,人家又说:“不是你最开始出二十万两的,后来加价是要孝敬你叔叔的,那可不是园子的价钱,不能让咱们认了这个账吧。”

    贾珍心惊胆颤,连之前说的话,人家都知道了。

    他再不敢言语,这个亏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园子抵了宁国府二十万两银子的债,那就是说还得再另外掏十六万两。而他还欠着族人十万两的祭田银子呢。

    人家也说了,十六万两人家明儿一早来取。

    说完,这就施施然走了。

    四爷看了贾芸一眼,贾芸会意,假装过去端茶,却在路过贾芹等人旁边的时候低声嘟囔:“这么多银子,可怎么拿的出来,族里的十万两看来是要泡汤了。”

    贾芹一听,顿时就急了,忙道:“咱们今儿就不耽搁族长了,族长还有大事呢。咱们干脆把那十万两一分,各自散了吧。分宗分宗,分了另外成宗也就是了,就不给族里再添麻烦了。”

    以前愿意跟着宁国府的,如今看看,宁国府也不过是如此。那还不如各自拿了银子,赶紧给自己找出路去呢。

    于是,之前还团结在贾珍身边的族人,一个个的都伸出手,意思只有一个:拿银子我们分。

    贾敬心里一松:散了好!散了好!都散了才都有活路。

    于是就斥责贾珍:“拿银子!大男人说话,一口唾沫一个钉。”

    贾珍不敢不听,拿了银子递过去的时候咬牙切齿的,看着贾芹等人的目光像是啐了毒。他的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可得拿好了,别等出了门,再被人抢了。”

    本是一句吓唬的话,谁知道金陵老家的当了真了。他们可信不过这些人,只吵嚷着,怎么一个分法得说清楚,而且还得现在就分,立马在这里分。

    于是,又叫了钱庄的人来,拿了十万两银子的散碎银票,按族里的男丁人头分,吵吵嚷嚷的,直到晚上才算是分完了。

    这么多人进进出出的,贾家这闹剧早就传的满京城皆知了。

    如今各自得了银子,有的花天酒地潇洒去了,有的蜷缩在两府附近,晚上不敢走远,怕遇到不测。只等着明天天亮了,变个行头,然后各自归家不提。

    四爷回来的时候都挺晚了,真是等着结束了之后才回来的。跟林雨桐把事情学了学。

    “如今这么散了,也比树倒猢狲散的结局强。”这些族人,要是心眼正的,趁着族里的牌子还没倒,拿着银子置办产业,也算是能自立扎根了。

    至于那些不争气的,那真是败光了家业失了依仗流落街头饿死冻死都活该。

    看着四爷吃了饭,林雨桐才说叫他去洗漱,结果四爷不:“晚上不能在家呆,我还是去忠顺王府避一避吧。正好也有点要紧的事要跟他说。那两府不想把剩下的银子还给户部,必是要找来的。回头请个太医来在家里呆着,只说是你今儿累了,动了胎气,谁也别见。”

    真像是四爷料定的那样,两府里都打四爷的主意。

    贾赦回去就逼贾政:“不管如何,这银子你得找出来。你太太当家,把银子都搂没了,这会子欠着国库的银子要还,你却作壁上观,只看着圣上降罪下来给叫我们父子担着,横竖没有这样的道理。逼急了我,咱们上衙门里好好说道说道去,我是不怕丢人的,你要是不怕给娘娘丢人,那咱们就这么闹……”

    邢夫人也跟着道:“十八万两银子,这叫我们上哪里弄去?往常都是你们当家,如今出了事了却叫我们扛,这是不给咱们活路了,可不就是得闹吗?我是不怕丢人的……”说着,又看了王熙凤一眼,如今瞧着王熙凤就觉得格外的顺眼,但也觉得她太笨:“你也是,出了事了你光豁出去有个什么用?那几年当家,你倒是实诚,一味的顾着你叔叔姑妈,如今也求求你姑妈,叫她看在一家子骨肉的份上,松松手,给咱们漏下几个来,救救命才好。”

    王熙凤一身的狼狈,白着一张脸,眼睛哭的通红,本来就低头哽咽,这会子像是受不住这话一般,晃晃悠悠的直往下倒。

    平儿一把给扶住了,跟贾琏说:“奶奶这个月小日子可没来呢。”

    贾琏也不管这话是真是假,忙道:“叫人扶你主子回去,太医还没走,这就叫过去瞧瞧。”

    贾赦越发满意这个儿媳妇了,多有眼力见的。知道她身份尴尬,就直接避开了。他气哼哼的,逼贾政:“这银子你是拿还是不拿……”

    贾政看王夫人:“你怎么说?”眼里已经是怒极了。

    王夫人哪里能拿的出十八万两,剩下点银子和几箱子东西,那是给宝玉留着娶亲的。她就哭诉:“真真是没银子,不行把嫁妆典当出去,还能收拢几千两。要不缓缓也行,我找薛家再……”

    邢夫人冷笑:“太太怕是不知道,薛家今儿已经搬出去了。言说薛家的宅子修好了,见家里忙,也就没声张,如今梨香苑剩下的也不过是粗笨的家伙什,人和箱笼已经不在贾家了。”

    王夫人一噎,何尝不知道这意思:薛家这是远着自家了。

    她便道:“如今,这么些个银子真真是不凑手。要不然,找桐丫头两口子,或是拆借或是叫珩哥儿去跟户部说一声……”

    贾政点头:“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贾赦也不说话,说实话,他也不想还钱。只要那边说通了,家里这边可以一点一点的从二房往出挤,银子还是落到自己手里了。何乐而不为呢?至于朝廷的银子,留给琏儿两口子想办法去。他们藏的可不在少数。

    结果林雨桐还没睡下呢,就听人来报,说是贾家来人了。

    今儿族里有事,又有惜春的事,贾瑕两口子在呢。来人了,贾瑕接待的。

    那边捎来了贾政的信,两件事,一是看是否能拆借些银两来,二是想先还一部分,先叫这边给户部打个招呼。

    贾瑕想起自家哥临出门的叮嘱,就不由的一叹,对这些人自家哥可真是看的透透的,又被料到了。

    他也没说别的话,只递了一沓子东西过去。

    来人是贾政的清客,见这东西就先接过来,“不知这是……”

    “先生看看。”贾瑕说着一叹:“不是不肯帮忙,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帮才好。这是今儿嫂嫂才去叫人从衙门里办出来的……”

    是一匣子各种的契书,但名字却不是贾珩,而是贾瑶。

    贾瑕见对方不解就道:“你回去回复政老爷,这事他是知道的。当日我成亲之前,哥哥嫂子将家里的产业平分成三份,一份给了我,一份给了小妹做嫁妆。你知道的,小妹说与张老大人家,婚期就定在明年三月。如今嫁妆单子也已经送去了,这便是不能动的一部分。家里只剩下哥哥的那一份,可不巧,府里的四姑娘,被敬老爷做主过继到我家,哥哥嫂子不能说厚此薄彼,便将原本留给他们的一份,全都过到四姑娘名下了,以后作为嫁妆,要给四姑娘陪嫁过去的。哥哥说,他是官身,又是长兄,家业以后还能挣,便真就留下一个小庄子,再剩下的就是嫂嫂的陪嫁了。政老爷想拆借银子,我一时还真想不到哥哥能从哪里弄银子。便是要给户部打招呼,只怕如今也不成的。哥哥被忠顺王叫走了,不知道是进宫了,还是去了城外的行宫园子了。那地方是想传话也传不了的。而且,这一走,许是明天能回来,许是三五天十来天都未必能回来的,怕是来不及的。”

    这人就一惊,这边人还没送走,宁国府里也来人了,贾瑕还是那么一番话,也照样说了。宁国府的人就更不好意思了。四姑娘还是珍老爷的亲妹子呢,人家这边拿过继来的妹子当亲妹子,给了如此丰厚的陪嫁,他这亲哥好意思说挪用这些吗?

    不仅不能,还得帮着把荣国府的人给挤兑走啊!

    这位不光利索的把人挤兑走了,回去还跟贾珍表功呢:“……可见那边跟咱们的情分还是厚的,对姑娘那真真是跟亲的没有二样。”

    贾珍听的连连点头,“这倒是也罢了。”回头又跟他老子说:“还是您会看人,珩兄弟这般的厚道。”

    贾敬知道,人家这是叫自己安心呢。四丫头那边会给安置的妥妥当当,一辈子衣食无忧。因此,他就睁眼看贾珍:“府里当真是拿不出十六万两银子?”

    贾珍点头:“当真是拿不出来的。”

    贾敬了然:“我也不追究了,如今也不是追究的时候。你且去盘算盘算,看府里没有标记的东西,哪些能用来抵债。把这些东西都拾掇出来。铺子咱们是没有的,但这田庄府里还是有的,你也都拿出来,看看可都够?留上两处小庄子,也满够一家子吃用了。”

    啊?

    贾珍还以为他老子肯拿私房补贴呢,这话说的!竟不是要补贴,而是要往出抵。他一脸的肉疼:“只两个庄子,连家里的下人也养不活……”

    “养不活就发卖了。换回来的银钱还能再买两庄子,家里也好过的宽裕些。”贾敬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贾珍气的,背过他老子就骂了一声:“老糊涂!”

    可却也当真是无可奈何。

    他寻思着,不行打发人先去北静王府南安王府这样的地方拆借拆借,可才又动步,就被门口闪出的壮汉拦住了去路,直接给扭送回来,跪在他老子跟前。

    “可是要去王府?”贾敬这么问。

    贾珍看着关起来的祠堂门,只觉得暗幽幽的瘆人,忙道:“如今这就这些地方能拆借来银子。”

    “果然!”贾敬长长的一叹,“罢了!既然到如今都不悟,也就无有多话的必要了。”说着就吩咐那两个押着贾珍的人:“押下去看着吧,明儿这个时间再给放出来。”

    贾珍才要呼喊,就直接被人敲晕了,扛着就走。

    贾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一看这情况,贾蓉噗通一下跪下:“太爷……求您也叫人打晕了孙儿吧……要不然,府里有什么事孙儿没拦着,明儿父亲醒来必是要打断孙儿的腿的……要是特别大的事,孙儿真怕就没命了。您叫人打晕孙儿吧,最好晕上三五七天,十天半月的也行……”说着,就一下又一下的磕起头来。

    机灵是机灵,也会看眼色。只是到底是耽搁了,心性坏了。

    贾敬拍了拍手,就从暗处闪出两个人来。贾蓉还没看清楚人脸呢,就被敲晕了,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边荣国府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的,他们就是接到消息,之前打的主意不行,都行不通。

    邢夫人的关注点永远不一样,这会子听了这事直问道:“桐丫头当真把家里的家当都给四丫头了?”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她就叹:“桐丫头瞧着也不傻!不过到底是四丫头,果然是个有造化的。”

    贾赦气的又想骂她,到底忍住了直看贾政:“那你说,如今如何是好?我就在这里等着,十八万两,赶在天亮之前你送到我眼前来。要不然,天一亮我就去敲登闻鼓,圣上要治罪,我也豁出去了……”

    言下之意,你不怕娘娘受牵连,你就耗着。

    逼得贾政拂袖而去,却不得不想办法。

    王夫人跟回去,贾政劈头盖脸的就问:“到底是不是你把东西给换了。”

    换肯定是换了一些的,要不然,家里如今靠什么开销的。但绝对没有说全换了。这事追究下来,她身上有明晃晃的把柄叫人拿捏,肯定是不成的。但这银子还得往出凑,于是便道:“琏儿和凤丫头,到底是跟咱们生了两样的肚肠,我信他们,他们却不信咱们。闹出这样的事来!如今……如今被逼的如此……咱们家,除了老太太那里,如今哪里还能拿的出银子来?”

    “你的意思,是动老太太的体己银子?”贾政不可置信的看向王夫人。

    王夫人咬牙:“老太太原本也是说留给宝玉的,不是万不得已,我又怎么会动那个心思。如今,这就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法子了。要是老爷有好办法,听老爷的就是。”

    贾政哪里有什么法子,好半晌才道:“就怕动老太太的东西,大老爷那边不肯。老太太的东西,里面横竖有他们一份的。”

    王夫人咬牙:“要是不肯,那便叫他们去。逼得实在没法子了,可不得一拍两散!咱们好歹还有娘娘,他们也别欺人太甚把事情给做绝。更何况,这里面还有我哥哥……”

    贾政便不说话了,这也确实是最后的依仗了。

    又折返回前面的花厅,这个那个的跟贾赦一说,贾琏拉了拉贾赦的袖子,意思是适可而止吧。贾赦想了想道:“这么着也不是不行,不过我也有一条件。”

    “你说!”贾政耐着性子,只要这事能支应过去,怎么着都成。

    贾赦便道:“拿了老太太的东西,这本就有我们一份。而今,算是拿我们的银子填了你们的窟窿,所以,我的意思……咱们趁机就把家给分了。老太太留下,你们搬出去。”

    被当哥哥的往出赶,贾政脸上又添了几分羞恼:“早就想搬出去,只老太太舍不得宝玉。”

    “老太太舍不得宝玉,就叫宝玉陪老太太住着。”贾赦不跟没坏心眼的孩子计较,就是留家里,也不过是多吃一碗饭的事,“就是三丫头并环儿留下都行,但是你们两口子,得搬出去。”

    贾政手都气的哆嗦了,好半天才道:“老太太……”

    “你真有孝心,每天来给老太太请安便是了。”贾赦又来了一句,把贾政的话给堵住了。然后又道:“再说了,动老太太的家私,可是你的主意。等老太太醒了问起来……”

    “我搬!”贾政这话才出来,就见贾琏端着笔墨纸砚这些东西过来。

    分家嘛,还是得立字为据的。各自的产业等等,这得要写明白的。

    贾政一口气写了,立下了分家的字据,那事情就妥当了,今儿不搬明儿终究是要搬的。

    然后连夜的,押着鸳鸯拿了钥匙,把老太太的家当归整了一遍,原本以为老太太多富有,结果满打满算,这也才收拾出来三万多两现银出来。剩下的田产铺子多在金陵,折算成银两,只怕还不足十万两。所以,这其中就有四五万两的缺额。

    再下剩的,就是些药材香料,连夜的叫了当铺的人来,现给变现了七八千两。又有玉石料子,珍珠玛瑙首饰的那些东西,又凑了三万多两出来。

    归拢了归拢,饶是还不够,也就是几千两的数了。

    贾政心说可以了,可贾赦愣是不行,得足额足数才成。愣是叫贾政再拿了两幅收藏的画抵进去,这才算数。

    天一亮,果然户部的人就来了。清点验看了半晌,才把欠款的数给清了。

    老太太那边,就只剩下些陈年的布匹料子还有早些年人家送的衣服还有家常的穿戴了。连平时打赏人的银匣子,也被邢夫人趁乱给拿走了。

    贾母醒来鸳鸯也不敢说这事,可她不说,邢夫人说啊!她觉得如今自家得意了,便怎么刺激贾母怎么来,这个那个的,一早就闯进贾母的屋里,什么都说了。

    贾母眼前一黑,又要往下倒。也不去看家当,自己的家当还是儿孙的,都还了债了,也算是办了正经事了,这个可以不计较。但是分家,“谁准许了?”

    “已经分了!”邢夫人这么说。

    “分家不等于离家。”贾母一锤定音:“分家就各自算各自的开销,只要我还活着,就不许老二一家离家!这是我的话!你去问你老爷,看他准不准?他不是会敲登闻鼓吗?我也去敲敲。告他一个忤逆不孝,别打量我这老婆子老了,就能摆布了!”

    邢夫人被怼回去了,去找王熙凤商量。

    可王熙凤却早早的跑来看林雨桐了,不是昨儿四爷叫林雨桐装着动了胎气嘛,王熙凤就借着瞧病人,给躲出来了。她哼笑着,“老太太一准不许老爷太太搬的。大太太必然要找我商量,怎么把二房挤兑出去。可是我傻了才去干这事?二房在府里一日,我便松快一日。二房一旦搬出来,瞧着吧,大老爷大太太还不定怎么折腾我们呢。不光我躲出来了,就是我们家那位爷也学聪明了,说是送户部的郎官大人,顺便交际交际。那边大老爷没多想,就放人了。”

    这是说有二房,大房就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等没有二房这个敌人了,自家内部的矛盾就得暴露。比如说着两口子私下藏的那些钱财,贾赦定是要逼问着要的。看的出来,这两口子是要耗到贾赦老了糊涂了,死翘翘了,才撒手放二房离开的。

    贾家的事纷纷扰扰的,但从头到尾,外面的人都以为贾家是因为族田的事闹崩的,更深层次的原因倒是没人怀疑。

    林雨桐原本以为这事跟自家关系不大,最大的好处就是因为分宗,跟那边分开了关系。

    当然了,这是礼法上的关系。不怕因为贾家获罪而被牵连。但要说从此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自己这个身份,还是人家贾母的外孙女,贾赦和贾政的外甥女。而且,是被人收留过照顾过的,你要翻脸不认人,真得有人站在门口骂了。

    因此,王熙凤来了,林雨桐还叫她给贾母道恼,“等稳下来了,我就去瞧瞧她老人家。”然后又给捎了不少吃食给带过去。

    除了这个,林雨桐真不觉得有什么更深的关系。

    却不料,几天之后,皇上下了一道旨意,奖励四爷北地种稻的功劳,给了四爷一个世袭三代的伯爵爵位以外,还将贾家用来抵债收归国库的大观园,赏赐给了四爷。

    林雨桐跟着接了旨,心里那种感觉,真还就说不上来。

    四爷成了稷康伯,林雨桐成了伯爵夫人。

    见林雨桐那样,四爷还问:“不想住那园子?”不知道多少人对那园子心里向往呢。红楼迷们谁不想住?他就说:“当初设计的时候都是留着口子的,只要一改建,你住进去试试,冬暖夏凉就不说了……”

    嘚吧嘚吧嘚吧的,林雨桐就知道了:“当初你就想着要这园子了?”

    那么好的园子,你不想要?

    况且,那姓闻的叫你住过园子吗?

    没有吧!

    可怜巴巴的来了一回多少人想来的地方,却连最著名的大观园都没住过,你冤枉不?

    说实话,心里稀罕人家那园子吗?

    别说你不稀罕!你说了我也不信!

    皇家的园林这回你是住不上了,可这园子再叫你住不上,爷是不是也太无能了。

    林雨桐就瞧他,就说嘛,太上皇那么看中他,也不见给他升官,也不见赏爵位,原来是在这里等着。等着大观园腾出来给自家住的。

    然后四爷就找工部的人,这园子的还得整修的。如今且不急着住进去的。

    首先,得把两边的门封了。这门封了,以前大门的位置得挪,小部分的景物就得挪动改造。还有,那里再好,终归是个园子。这前面还是要有正经的院子的。

    以前大观园的正门连着贾家,如今那里成了墙,大门就朝其他方向开。四爷选在了赖家的那个方向,跟赖家地方连在一起,占用那里重新盖大门前厅极其院落,如此,就相当于是正门跟余家是门对门了。更近便了!

    那一片的地方,四爷借着余梁的手早高价买回来了,如今办起来更利索了。

    这可真是眼看一边高楼起,眼看一边高楼塌,都不过转瞬三两年的事……    目标编号019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360.重归来路(38)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