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359.重归来路(3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359.重归来路(3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08833/58005819.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8005819.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800581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359.重归来路(3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归来路(37)

    贾政只觉得如坐针毡, 这么多的眼神看着, 还有那离的远的站起来垫着脚尖朝这边看, 一个个都是满脸的不可置信。等消化了这信息,众人这才有点反应了过来:哦!不是老族长族长要分宗,是娘娘的父亲要分宗。

    也对啊!谁也没听说过嫌弃手底下的人多的, 一个大族的族长有什么理由把自己个的地盘势力给拆了?

    于是,一个个的都朝贾政看过来了。

    贾代修更是颤颤巍巍的起身, 走到贾政跟前问:“政老爷,你怎么说?”

    贾政一脸怒气的朝贾敬看过去,贾敬就那么眼观鼻鼻观心的那么坐着, 连眼皮都没撩。

    贾珍一看他老子这样, 便先走到贾政面前, 噗通一声跪下:“侄儿有哪里做的不合适, 请叔父责罚便是。便是侄儿不配为族长, 如今这族长之位,也可拱手相让。为何要闹出分宗这个事端呢?一家子骨肉, 守望相助岂不是好,如今这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侄儿做下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可这会子不管侄儿怎么自省,都想不出来侄儿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对老太太, 侄儿孝顺如亲孙, 不敢有丝毫的违逆。对两位叔父, 侄儿尊敬有加, 虽不曾晨昏定省,但凡遇大事,端不敢不问过两位叔父的意思而自行决断。对两位婶娘,侄儿也打发媳妇去请安,去跟前伺候奉承。就是对下面的兄弟,不说琏二弟,就是宝玉,我也敢说,我这个当大哥哥无有不疼爱的。对娘娘……别人不清楚,叔父你是应该清楚的。娘娘要省亲,家里要修园子,我是出地方,出银子,出人,出力,尽我所有,凡是侄儿能拿出来的可都拿出来了。自问,无有对不住人的地方。可如今叔父这般,有了这样的主意也就罢了,连侄儿也未曾事先告知一声,侄儿还是族长……您这是要将侄儿置于何地?”

    贾珍虽浑,但这话却丝毫不假。对荣国府那边,他没有一点懈怠的地方。因此,说出来的话,很能站住。

    这话已经将贾政逼的无话可说了,偏贾赦马上接话道:“珍儿快快起来。你是没有一丝错处的,这些我能作证。”说着,就伸手扶了贾珍起来。扭脸问贾敬:“敬大哥好没有道理,荣国府我是当家人,不与我商量,却来说分宗,这是什么道理?难不成人人说的话,您都当真大事来办?今儿他说分宗,你便说分宗。明儿果然连琏儿都敢指手画脚了,你也要听不成……”

    “那不会!”贾敬睁开眼睛,只淡淡的道:“娘娘的父亲自然跟别人是不同的。何况,你不知没关系,老太太知便可以了。政二弟来找我说,必然是跟老太太商量好的事情。有长辈发话了……”

    “那我这老不死的也发话,这宗不能分。我也是长辈,你就敢不听?”贾代修拄着拐杖,把拐杖磕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嘶吼了这一嗓子之后,又接连的咳嗽。

    贾敬还是那么一副样子:“您自然是长辈。可您身上有职位吗?老太太如今依然是超品的诰命!这虽是家事,可家事也得分个长幼尊卑……”

    这整个族里,除了娘娘,就只老太太最尊贵。

    娘娘父亲的意思代表了娘娘的意思,而这又是老太太答应了的。也就是说,合族里最尊贵的两个女人,意见是一致的。

    这话一出,谁能说话。

    就是贾赦,在听到老太太知道之后,也哑然了。他能质疑贾政,却无法质疑老太太。他这会子只觉得大家看过来的视线都带着几分同情。

    是!作为家里的当家人,母亲和弟弟商量好的事情,却独独瞒着他,还有比这更可悲的吗?无处发泄,只扭脸看着贾琏:“孽障,连你也瞒着老子。”

    贾琏噗通就跪下:“好叫大老爷知道,儿子真是一点也不知。”

    “你媳妇整日里在老太太跟前伺候……”贾赦这么一问出来,贾琏就磕头:“不是儿子维护自己的媳妇,实在是这两年她不管家事,家里的事情她也是不能尽知的……何况……何况……人家有心瞒着,我们如何能得知?”

    是了是了!琏儿这孽障跟珍儿混在一次,又有蓉哥儿来回窜着,若是知道这般大事,一定不会瞒着珍儿的。

    贾珍也真给贾琏作证:“大叔叔莫要错怪了二弟,侄儿敢保证,二弟绝对不知此事的。”

    贾赦当着全族人老少爷们的面,一下子就哭出来了:“……不是我贾恩侯想忘恩负义,实在是我愚钝不堪,家里的事竟是都摆弄不明白……罢罢罢!这事要如何便如何,我是不管的。”

    贾政的脸更红了:自己身上有多了一条僭越之罪。

    贾敬就看向众人:“谁不愿意分宗,谁就去找老太太,说服了老太太,再来跟政二弟说话。只这二人说这事罢了,这事便罢了。”

    谁去说?

    连贾赦贾琏都事先瞒着,可见其决心有多大。谁有这个体面能说服老太太说服贾政?

    就有人吆喝着,叫贾代修去,如今他属于老字辈的,跟贾母算是一个辈分的,叔叔嫂子也好说话。可贾代修自己知道,他是没有那份体面对上一个超品诰命的。

    因此,这咳嗽的声就越发的密集,恨不能把肺叶都给咳出来。他儿子也机灵,赶紧上前把人往下搀扶,都快哭出来的样子:“爹!您没事吧。爹!叫您别出来的……”

    得!又是一个指靠不上的。

    贾芹猫在后面,就说:“叫珩叔叔去呗。不管老太太还是娘娘,都得卖珩叔叔几分面子的吧。”

    众人这才恍然,怎么这么老半天,把这么一个要紧的人给忽略了呢。

    于是一个个的都朝四爷看过去,这个叫‘珩兄弟’,那个叫‘珩叔叔’,一时之间,视线都对准了四爷。

    四爷能去吗?

    他没说去,也没说不去。却道:“老太太那里好说,到底只是内宅妇人。分宗不分宗的,还是爷们们说了算的。与其去问老太太,再惹的老太太心里不自在添了病症,那又是何苦呢。如今政老爷就在当面,问问政老爷如何要分宗不就清楚。若是觉得族里有不公之处,借着老少爷们都在,大家族议,能解决的便顺便解决了。这分宗之事,也就水过无痕,随他去吧。”

    这话很有道理。

    没错,去问老太太,老太太仗着年纪大,一时半会的给你‘病’了,你拿人家怎么办?传出去,难道逼迫一个超品诰命是好名声?何况,贾政若是改主意了,那贾母那里,自有他这个受老人家疼爱的亲儿子去说服,省了大事了。

    而跟贾政对话,却又简单的多。

    贾敬跟四爷的视线在空里对了一下,这又彼此分开了。

    绕了一圈,四爷把话题又给重新拉回来了。

    这个时候,大家对贾政的关注要多过四爷。贾代修重新活过来了,先就质问:“政老爷,你倒是说句话。”

    “就是!为的什么,总得说清楚。”

    “这好端端的,不能没个缘由!”

    你一言我一语的,附和着云集。

    贾政这会子憋的脸都不是个颜色了,可这种事,叫自己怎么解释。

    说宁国府坏事了?

    那坏了什么事?不说是自己本身就不甚清楚,便是清楚,那能说吗?一则,引得贾敬贾珍父子不满,坚持不分宗,要拉着大家一起陪葬怎么办。二则,这消息是娘娘递出来的,皇家至今没动作,未尝不是另有打算。若因为自家这点私心牵扯到娘娘这还是小事,若是再坏了皇家的打算,那才真真是大事中的大事。到时候皇家怪罪下来,府里的处境难道会比跟东府绑在一起的结局好?

    这么一想,这事更是铁定的不能说的。

    贾敬又何尝不是算准了自己不敢说才这么明目张胆的把事情给推过来了。

    憋了半天才道:“树大分枝,族大自然得分宗了。”

    这是个什么理由!

    显然,这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下面没一个服气的,都开始质问起来:“娘娘省亲,全族都是出了力的。如今这般,可是娘娘的意思。”

    贾政自然也不会推给娘娘,见那些小辈在自己面前也开始叫嚣了起来,也恼了。这个宗今儿分也得分,不分也得分。他便对着叫嚣的最厉害的贾芹道:“我和老太太为何要分宗?本也是顾着彼此的脸面,不愿意说的。既然今儿问到了,那我就说说。芹哥儿,你在背后弄的那些个事,别打量我不知道。什么僧啊尼的,胡乱的搅和在一起,多数还是打着娘娘的旗号,你说有没有这事?”

    贾芹默默的缩回去了,不敢言语。

    贾政的视线环顾一周:“像是芹哥儿这样的,还要我一一说吗?”说着,就看向贾代修:“您不乐意,是不乐意分宗,还是不乐意以后不能借着娘娘的名头收商家的进贡银两?”

    贾代修扭了个身子,低着头不能作答。

    好些个小商贩,也是想找到庇护的门路。贾代修几个儿子,本就是做些小营生,忽悠的那些小商家,一个月一两二两的银子给送上。他们只以为这是送到贵妃娘娘家了,岂不知,全是被贾代修这一房的人给分了。

    还有那些仗着娘娘的势力,强买强卖的,霸占邻里田亩的。细算起来,真真是好的少,孬的多。

    贾政一件一件的数着这些人的不是:“娘娘是合族的娘娘,可娘娘的名声谁考虑过了?如若不如此,那将来必是要累及娘娘的。累及娘娘的名声,便是累及皇家的名声。知道的说是贾家的人不知道轻重,没有约束好族人,不知道的还当是皇家纵的娘娘的娘家都这般的无法无天!你们都言说为娘娘出过力,可这几年,你们因娘娘而得利也早该偿还了当日的情分了。若是还有人认为我是忘恩负义,那我领了便是。”

    这里面坐着的,屁股底下干净的不多。贾政如今一件一件的指出来,谁也不敢轻易的跳出来再说话了。

    一旦放到明面上,人家较真起来,损失的可能更大。

    贾政见一个个的都不言语了,头又重新昂扬了起来,轻轻的哼了一声,姿态洒脱的坐下。

    而一直缩在最角落,从没说过话的金陵老家的几房当家人就站起身来了,几人相互对视一样,推举了一个出来,这人轻咳一声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这才道:“政老爷说的这些,咱们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若是真的,那咱们也无话可说。京城里的各房,还都得过娘娘的利,出钱出力的,这两年也都回本了。就只我们金陵这几房……族里的祭田被卖了大半当时说是为了娘娘省亲筹措银子的,以后必是能补上来。又说娘娘是一族的荣耀,叫大家都顾全大局。行!我们顾全大局了。这两年族里穷的只剩下当裤子了,娘娘的恩典,咱们却到如今也没见到。这次被叫来,还以为终于是想起我们这两年的苦了,满心还欢喜呢。谁知,竟是如此!分宗!行!分宗我们也答应!可这族里的祭田,当初可是说好的,是给留在老家的族人打理的。我们的要求也不过分,就是再把族田给我们……”

    在座的都交头接耳,这怎么又牵扯到族田了?

    族田被卖了吗?

    什么时候的事!

    贾珍连连摇头:“当年两位老祖宗是亲兄弟,这族田一人置办了一半。后来,东府这边的人丁不如西府里繁茂,没有人打理,很早就交给西府一并管着了。说起来,这都是祖父那一辈的事了,父亲都不曾插手过吧。”最后这话,是询问贾敬的意思。

    贾敬点头:“都是交给西府打理的。”

    贾政皱眉,看向贾赦:“大哥,你怎么说?”

    贾赦满脸的嘲讽:“问我?我如何得知?我是个糊涂的,跟你不一样。你连谁家干了什么事都知道的这么明白,会不知道族田的事?这会子了却来问我?就跟我知道族田一样!怎么?出了事了想起我是大哥了?我别说卖族田了,就是连族田的地契我都没见过。”

    贾政顿时脸又青白了起来:“琏儿!你来说。这家里的庶务一向是你跟你媳妇管着的,如今……”

    “侄儿万死也不敢认下这个罪过。”贾琏噗通一声跪下:“族田的事侄儿知道,是太太做主要卖了的。卖了六万多两银子,太太给甄家送的五万两,就是从这里来的。剩下的银子,太太收着呢。”

    贾赦一个窝心脚踹过去:“你个猪油蒙心的糊涂东西,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敢瞒着老子。”

    贾琏忙道:“因事儿牵扯到甄家,太太一再吩咐要机密行事。我还当老爷是知道的,便没有多事……”说着就看金陵那一伙子:“卖祭田的时候,娘娘尚且还不是娘娘,你们怎么口口声声是为了娘娘……”

    那边就说话了:“原也是打发人到府里来的,见了二太太,二太太言说大姑娘封妃就在眼前,又许诺了许多的好处来,将人给打发了……”

    这两府里竟是都没人知道金陵老家还来过人。

    贾政刚才还说别人的罪过,此时他自家的罪过更大。私卖族田,王氏都够被休的了。娘娘的生母犯下如此大错,当如何?

    刚才还沉寂的大堂,一瞬间就喧哗了起来。

    “那族田是多好的地,如今便是有银子,也买不来那么好的地了。”

    “谁说不是呢?那么多的好地,纵使全族都回去种地去,日子也要比旁人家的日子富裕。如今这可怎么办?”

    就有人喊了:“分宗可以,得把这亏了族里的公产吐出来。”

    没错!是得这样。

    闹到现在就已经是撕破脸了,那么如今就是最后一个咬下一块肥肉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更有说,族田占着好地,又连成一大片,最是好管理。卖个十万两银子不在话下,如今要现拿出十万两来,否则就去衙门里说话。

    标准的破皮无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做派。

    贾赦急道:“族里的东西,我们大房没沾染一丝一毫,讨债莫要找我。爵位是我的,家也是我的,府里便是我的府。想用府里的东西还私债,这是万万不能的。”说着,就喊贾琏:“琏儿,你带着人看着去。不管是谁,敢开库取银子,不要废话,直接拿了人往官府送。我看没有我的准许,谁敢动府里的银钱。”

    贾琏应了一声,从地上起来,麻溜的跑出去了。

    那这些亏空,就得贾政这一房往出拿了。

    贾政怎么也没想到,之前揭了大家的短,这会子反被人家给揭了短。这事若是处理不好,后续的麻烦一点也不会少。

    他闭了闭眼睛,叫身后坐着的宝玉:“你回去,跟太太说,叫现拿十万两银子来。”

    宝玉起身,应了一声是,然后一言不发的出去了。

    可这府里哪里还有十万两?

    王夫人没想到事情成了这个样子,问宝玉一句,宝玉答一句,不问便不答,不见一点灵气。这么大的事,连个商量的人也没有。

    有心想叫王熙凤,偏王熙凤又‘病’了。再说了,就是商量,她也未必可以跟自己商量。想到这里,王夫人冷哼一声,这个凤丫头啊,病的可真是时候。

    其实王熙凤这病也不完全是假的,她是真真被气的。多好强的一个人,竟是叫人家在眼皮子底下玩了这么一出戏,自家跟傻子似的蒙在鼓里。

    她靠在榻上,身上搭着皮褥子,跟平儿说话:“如今细想,这四姑娘未必就是心里不明白的,她那话说的无礼,可却也真真的说到了点上了。她那不光是要点醒三丫头,也是为了点醒我的。可不正是嘴上说的再亲,可真到事上,终归是差着一层呢。”

    平儿找了一包不知道是什么药的药给小丫头,叫在院子里熬药,就怕人不知道她主子病了一般。回过头来就说:“您还是赶紧想想法子要紧。二爷真要是那么拦着,老太太一个老死要活,可叫二爷怎么办?”

    王熙凤眼里闪过一丝什么,然后嘴角慢慢的翘起:“你也别打发丫头去,只自己去,当着人的面就说你们二爷,就说一家子骨肉,分的什么你的我的,别叫人闹了笑话。得叫人知道,我是个糊涂的,到了如今了心里还是向着老爷太太的。等逮着空了,你就跟你二爷说,要是老太太逼的狠了,只管放人便是了,别狠拦着。”

    “这却是为何?”平儿露出几分不解来。

    王熙凤只打发她:“你去这么说,你二爷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平儿从里面出来,转脸就有点明白了:那库里还有什么?东西不是早就被换了吗?正该撒手不管才是,今儿过了,这将来库里的东西到底去哪了,越发的说不清楚了。

    想明白了了这一点,她的脚步就快了许多。

    到那边一番唱念做打,又悄声跟贾琏传了话。贾琏心领神会,果不其然,老太太就打发人叫贾琏了。

    贾琏这急匆匆的一离开,王夫人就叫周瑞家的去库里,银子先使唤了,东西也先拿出来,典当一二出去,好把这一茬糊弄过去。到了如今了,就且顾不得什么体面不体面了。

    贾母和王夫人拘着贾琏,这个那个的又是哭又是说的。

    贾母说一心的看重你们,把家事交给你们夫妻打理,如今养下你老子这个忤逆不孝的,你也跟着你老子学。

    王夫人说你既是我的侄儿,也是我的侄女女婿,你打小,我就怜你自小没了亲生母亲,带到身边,待你跟待珠儿和宝玉的心是一样的。

    各自诉说自己的委屈和功劳。

    那边周瑞家的也就搬出了一万多两的银子,剩下的东西她瞧了,竟是不见真东西。

    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那里面的东西竟然都是自家那挨千刀的女婿弄出来的假东西。

    知道太太那边等着呢,她赶紧过去,附在王夫人耳边这么一说。王夫人面色一下子就变了,再不复刚才那样的慈悲,盯着贾琏连连冷笑,然后对着贾母却又哭了出来:“老太太,这可如何是好?只一心的把家事托付给琏儿两口子,却不想两口子做出这般的事来。库房里的东西竟是都被换了。”

    贾母蹭一下站起来,看着王夫人:“你说什么?”

    王夫人擦着眼泪:“再不敢欺瞒老太太……”她转脸看向周瑞家的:“你说……你来说……库房里都是个什么光景……”

    周瑞家的看了贾琏两眼,才道:“只搜罗出一万多两银子来,剩下的玉器古玩,都是假的。”

    贾母看向贾琏:“你……你来说……”

    “孙儿冤枉。”贾琏忙道:“我跟凤丫头管家,但这大库的钥匙却是太太拿着的。平日里家常用的东西的钥匙,之前才是孙儿媳妇拿着的。别的罪名,老太太说了,孙儿也就认了。只这一桩,却是万万不能认的。”

    贾母喘着粗气:“走!去看看!叫凤丫头也过来,别管病不病的,就是病了,也给我抬来。”

    一看库里的东西,贾母只差一口气没倒腾上来:“反了反了!家里竟是出了家贼了!”扭脸就问被抬进来的王熙凤:“凤丫头,你且看看,你管的好家。”

    王熙凤煞白着一张脸,眼泪扑簌簌的就往下掉:“老太太这是生生要冤枉死人了。您想想,若是我跟琏二闹的鬼,这会子岂有不慌之理?大老爷发下话来,谁也不许开了库房,要是真有猫腻,更该死守着才是。为何巴巴的给了周瑞家的机会,叫她开了库房。”说着,就扭脸问周瑞家的,“你跟着太太,本也是见过世面的。你一眼能看出这东西是假的,这不奇怪。可你怎知,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假的?库房里这么些个东西,收拾起来,十来个人半个月都未必收拾的利索,你倒是一言就看出问题来了。我问你,你是怎么断定的?”

    “我?”周瑞家的竟是不能言,不光不能说,更是头上的汗都下来了。

    不为别的,就只为瓜田李下的,里面的东西确是是出自自家女婿之手。

    拿着大库钥匙的是太太,后来管家的是大奶奶,三姑娘,还有宝姑娘。那宝姑娘不管事,但饶是管事,那也是二太太的亲外甥。这里里外外的,都是二房的人。换的东西,又是自己这个陪房的女婿手里出的。试问,还有比这更便利的条件没?

    王熙凤对这心知肚明的,便冷笑一声,也不说旁的,转身就走:“这般的罪过,我可领受不起。正好,今儿族里的人都在,干脆叫大家来评评理,是非曲直,叫大家来断一断!”

    王夫人一看不好,赶紧叫人:“都是死人啊!不知道把你们奶奶给拦住!”

    王熙凤拔下头上的簪子:“与其这么一身污糟的活着,倒不如清白的死了干净。今儿,平白一盆子污水给泼了过来,若是不能挣了清白,干脆血溅三尺,死在这里算了……”竟是一副谁敢上前,就用簪子自裁的架势。

    加上她素日里的积威尚在,当真是没敢拦着。

    又有贾琏给小厮使了眼色,那边早有人跑出去给王熙凤准备车马了。等人上了马车,谁再如何拦着,那也是拦不住的。

    贾母直挺挺的就往后倒,这次真不是装的,而是真觉得天旋地转。

    贾琏一边呼喊着叫人请太医,一边嚷着:“我这就把凤丫头给叫回来了。”

    这一去,能叫回来吗?

    祠堂这边怎么也没想到,这拔出萝卜带出泥。本来以为是族里出了这样的事,就已经够叫人笑话三年的,却没想到,西府里还真出了内贼了。

    王熙凤才不管这里有多少男人,反正是祠堂,她是贾家正儿八经的媳妇,进来就一径的哭说自己的冤枉。

    大家这才知道,竟然有人将西边府里给搬空了。

    贾赦眼皮子跳了跳,眯着眼睛看向儿媳妇,紧跟着还有跑进来的儿子。然后他心里没来由的庆幸了起来:这两口子真真是一对黑心烂肺的,把府里搬空了,竟然还叫起了委屈。

    不过这种落井下石的做法,他很惊喜就是了。

    对嘛!搬到自己家那才是自家的。放在库里,钥匙还不给你,拿谁当丫头使唤呢。

    他这会子对着贾敬就哭嚎了起来:“……真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然后扭脸骂贾琏两口子:“家交给你们,如今成了这样,不能一句不清楚不知道就完了……”

    王熙凤哭的可怜,打着嗝:“若是当日我们管家的时候出的事,那在我交出对牌不管家的时候,那库房里的东西就该是交割清楚的。若是不对,太太当时便会质问。当时没问,如今中间过了许多手了,又来问。这又是什么道理?这样的案子,便是上了公堂,也得容许人申辩申辩。捉贼拿赃,我不曾拿着人家的脏,我也不好说这事究竟跟那些人脱不开关系。但这里面的蹊跷之处,还请族里的长辈们仔细寻思寻思……”

    贾琏接着便道:“父亲承袭了爵位,按道理,府里的八成家财都是父亲的。我如今是父亲的嫡长子,这也就是我的东西。我横没有自己偷了自己的道理。再者,那么多的东西,不是一天两天能换完的,若是只丢上一箱子两箱子的东西,那许是太太没看顾好,被我们钻了空子私下里密下了也未可知。可一库的东西,我们两口子饶是长了十双手,也不能瞒着满府的人,把东西都给换了……”

    是这个话!

    谁也不是睁眼瞎!

    那这件事的答案好像已经是呼之欲出了:这娘娘的父母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这边要分家,把这么些个惹事的族亲都撇开。而那边在府里,却已经偷偷的搬空了府里的家财。

    贾赦就颤抖着手,指着贾政问:“你这不光是要分宗,你这还是要分家啊!”说着,又嚎哭起来:“你要分家便分家,可你好歹给你侄儿一条活路啊!如今……如今……如今我也就剩下那宅子了……”

    所以,哪怕是荣国府里卖了祭田,族亲们也别朝我要银子。我真没有了!除了那宅子,其他的东西都叫弟弟弟媳妇给搬空了。

    谁是谁非没人乐意管的,但这拿不到这银子,便是大事。

    这个一句那个一句的,竟是嚷嚷着那句话:“捉贼拿赃!”

    一定要找到被偷换出来的东西的下落。

    怎么着呢?

    查抄!

    派人到府里查一查,看看谁私下里藏了库里的东西。

    王熙凤暗喜:她屋里别说银子,便是摆件,那也是外面另外买来的。便是陪嫁里的东西,她也都封存了,将来给大姐儿做嫁妆的。

    但她敢肯定,老太太和太太那边,肯定不会多干净。这两人向来就是库里有什么,便拿什么用,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搁在库里,放着也是白放着的。

    邢夫人那边是一根毛也别想沾的,这会子,自是安枕无忧。

    贾赦那边即便有东西,那也是过了明路来的。无所谓!

    因此,一说查抄,贾赦连同贾琏和王熙凤,谁都没说话。

    贾政却不能说反对,这一反对,不等于是不打自招了吗?

    贾瑕坐在四爷的边上,看了这么一场大戏,只觉得讽刺的不行,低声跟四爷道:“别人还没抄家呢,他们自己倒是抄了起来。”

    不光是抄家,这完全是相互攻讦,为了那点钱财跟利益,没有一丝一毫的底线。

    这次一个分宗闹的,竟是猝不及防的把那层遮羞布给掀开了,可这露出来的真相,丑的让人不敢直视。

    四爷正要说话,那边贾政已经说了:“……珩哥儿去,珩哥儿公道,我自是放心的。”

    竟是要叫四爷去查抄。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四爷疯了才会去。

    他就道:“我去不合适。之前说到分宗了,如今看样子,这分宗也势在必行了。如果按照这么算,到了我这一支,就出了五服了。”

    言下之意,我是外人。我一个外人,去掺和你们的家务事做什么?

    这话一出,众人才恍然,竟然把这么一个事给忘了。

    那么就是说,这一分宗,如今宗族里连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没有了。

    这又引发了一个新问题,就是这个宗怎么分的问题。

    宁国府荣国府分开了,剩下的旁支呢?该归属哪一支呢?

    愿意分到荣国府这一支的,几乎是没几个人了。都知道贾赦穷了,银子早不知道飞哪里去了。何况大房二房又闹成这个样子……那几乎是都奔着东府这边,会说话的就说:“这边才是嫡枝嫡脉。”

    好像只是奔着这个来的。

    剩下的就是荣国府一边的,四爷一边的。贾芸坚定的站在四爷身后,这是要坚持分到这边这一支。

    如此,四爷这一支就是最远的一支宗亲,属于中立派。

    而荣国府一边倒显得有些孤立了,如今没有了顾忌,依附着宁国府的这些族人,更是死咬着荣国府这边不放,目的只一个:要么,把族田还回来;要么,拿十万两银子来。    目标编号019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359.重归来路(3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