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350.重归来路(28)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350.重归来路(28)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08833/57735279.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7735279.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773527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350.重归来路(28)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归来路(28)

    林雨桐掐着时辰,这游园下来, 大致得多长时间。开宴的时辰大概是几点, 掐着时间过去就行了。

    这些跟着来的太监宫娥, 不是娘娘亲随的, 此时都已经在贾赦住的那边开宴了, 有专门的管事的管着那边一宗的事。

    林雨桐里外瞧了瞧, 见都各司其职,没有乱的。她就带着丫头, 自己找了个地方猫着去了。

    元春是晚上大概七点才从宫里出来的, 又摆着依仗, 一路慢悠悠的,到府里都八点半了。进了贾家,就是一路走马观花下来,怎么着开宴也得等到十一点前后。

    因此, 她还顺便睡了一个时辰, 起来擦了脸, 重新梳妆之后, 才过去。

    过去的时候, 也才做完诗,正要戏单子点戏呢。

    贾蔷带着一干小戏子, 早已经不耐烦了。小戏子们打从昨晚就没正经的睡,就这么候着。紧跟着又是一个白天, 吃喝拉撒也不能尽兴。好不容易熬到娘娘回来了, 这一等又是两时辰。哪里又有她们坐的地方, 只一味的站着才是恭敬。

    贾蔷更是忙碌。得跟大部分主子一样,熬着迎接娘娘,又不想错过给娘娘见礼。于是从这头跑到那头,又从那头跑到这头。把这十几年走的路,今儿一遭都走完了。

    这边递了戏单子,那头就见林雨桐坐着肩舆来了,他远远的就作揖:“问婶子安。”

    “今儿就别多礼了。”林雨桐摆手就往里面去,回头跟他说:“你只管忙你的去。知道今儿你们忙,全指着你们跑腿呢。”

    贾蔷躬身等林雨桐进去才起身,回头脚下跟生风似的,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林雨桐也不能随便进去,见正点戏了,她就在外面等了等。这边才把戏点好,那边抱琴就低声禀报元春:“珩大奶奶来了。”

    “快请。”贾元春的声音,林雨桐在外面能听见。抱琴出来了,她就往里走。进去要行礼,贾元春忙道:“免了。咱们三不五时的能见一面,哪里来的这么些个虚礼。”又招手叫林雨桐近前来:“我就说之前怎么没见你,你断断不会今儿不来的。”

    “正是因着能常见娘娘,因而我去外面支应了。”林雨桐往前走了两步福了福身,就坐到离元春近一些的椅子上了。

    元春一边是贾母,一边是王夫人。离的很近。

    戏开锣了,各色的菜品也都摆上了案几。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林雨桐看着戏台子,耳朵却支棱着听那边贾元春低声跟贾母跟王夫人说话。

    元春先是问宝玉的事,叮嘱说:“不要再去找什么真宝玉假宝玉了,若真是如此,那便是命中注定的。我瞧着,也不是祖母说的那般就憨傻了。只是跟普通孩子一样,横竖也才十来岁年纪。太太的主意就很好,请个先生在家里教他,发奋个两三年,也能下场了。”

    贾母欲言又止,但瞧着娘娘眼里的焦急之色,到底是没有言语,缓缓的点了头。

    王夫人就趁机低声道:“宝玉这亲事……”

    元春知道之前的话叫老太太不高兴了,便又笑着主动问老太太道:“老太太喜欢谁家的姑娘?”

    贾母眼里就带了笑:“你姑妈家的姑娘,你林妹妹就很好。只是今儿没来,你没见到……”

    “是她?”元春附和就笑:“老太太不知,林妹妹我是见过的。皇后娘娘曾宣召林家女眷入宫,是长姐带着幼妹去的。身形婀娜纤巧的便是吧?”

    王夫人点头:“那孩子生的好,性子也是极为乖巧的。”

    竟是也说了态度,是愿意结亲的。

    元春却沉吟起来:“听闻林家的大姑娘许配给了靖海侯世子?”

    这话是问话,但也是提醒。庶女许配的人家这般好,这嫡女只能是往高处去的。这话没说出来,但是贾母和王夫人都明白她的意思。但元春也没直接说不行,而是道:“既然看中了这么好的门第的姑娘,那更该发奋读书才是。一两年之后,哪怕是能中个秀才举人,能叫人看到以后进士有望,到那时候,咱们再去林家提亲,也好有个说头才好。”

    是说有功名了去提亲,好歹面子上拿的出手。不至于一个五品官的的嫡幼子想娶人家一品官的独女,反倒叫林家恶了去。

    按照分家的规矩,这家里的大部分家产是该嫡长子的。幼子能分到三成就不错了。贾珠就是死了,但是人家有儿子,还是嫡子。长房又不是没人,所以,这将来落到宝玉手里的家业,真真是有数的。所以,这说亲的时候,嫡子与庶子不同,嫡长子跟嫡幼子又不同。

    林雨桐暗暗点头,元春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明。

    但这打算显然跟王夫人的打算是有出入的。王夫人是想着,娘娘要是能有个一男半女,皇家恩典,看能不能赐个爵位下来。若是能给宝玉一个爵位,那这婚事便妥当了。有爵位,哪怕是爵位不高呢,但这靠着两家本是姻亲,亲上做亲的情分,想来这婚事林家不会太反对。在一点上,她的想法倒是跟贾母不谋而合了。

    不过如今瞧着,娘娘竟是一心想着叫宝玉读书科举。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娘娘多年不在家中,哪里晓得家里为难的地方。若是科举能出头,又如何会打这么个主意?

    这三代人各自有各自的肚肠,竟是一时都没有说话。

    元春在宫里这么些年,察言观色早已炉火纯青,心里叹了一声就道:“横竖宝玉也还小。便是三五年之后,再说这事也不迟。”

    她是今儿不想闹的不愉快。一家子欢欢喜喜的团聚了,这些不高兴的事最好先不提。以后慢慢的打算便是了。

    贾母和王夫人只当元春的意思是三五年之后,必是有结果的。想着娘娘许是这两年也着急要子嗣,就越发的欢喜起来,一时有笑语嫣嫣,点评起了台上的戏。

    可这两人哪里知道元春的难处。

    贾元春不由的看向林雨桐,自己在宫里怎么狼狈,她只怕并没有跟家里人说。当然了,自己也不希望家里人知道这份狼狈。回家来,看到这份富贵风流,她也险些就把自己当成了在宫中受了无限宠爱的宠妃。可实际上,每日里战战兢兢都不足以说明自己的宫里的处境。什么荣耀,什么体面,在皇上和皇后眼里,自己都不及这个表妹有体面。她能陪着皇后用膳,两人能下棋说半晌的话,可自己去请安却只能在外面站着。不管外面是什么样的天,主子娘娘不发话,她就不敢离开。更遑论皇上他……有无宠爱呢?

    无宠也无爱!

    皇上看自己的眼神,有欲而无情。

    至于什么子嗣,那可真是想多了。

    林雨桐被盯着的时间有点长,她也察觉出来了。但只做不知。倒是在一边布菜的王熙凤,悄悄的捅了捅林雨桐,朝元春那边使了个眼色。

    林雨桐侧着身子白了她一眼,这才扭脸朝元春看去,目带询问。

    元春被这一看晃过神来,笑道:“怎么不带哥儿来?”

    贾母忙道:“若是娘娘想瞧,这就叫人抱去。”

    林雨桐的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不悦。这大半夜的,天寒地冻的,又住的不算是近便。你们说去抱孩子便去抱孩子?更何况这边喧闹的很,吓着孩子怎么办?

    贾母低着头,没瞧见这一丝不悦。但是元春却看的真真的。她心里咯噔一下,忙道:“抱什么?我最是知道咱们蕴哥儿的。定是早早的就睡下了。孩子贪睡!以后有的是见着的日子。”

    是说在宫里见。

    林雨桐敛身笑了笑:“谢娘娘体恤。”说完,竟是转身看戏去了,再不搭话。

    元春脸上一丝不悦也无,扭脸却低声说贾母:“想来老太太对珩哥儿所知到底不多。您许是不知道,今儿老圣人还说叫带孩子进宫,这两口子进宫去却也没带孩子。皇后娘娘动问了,桐妹妹也只说是怕孩子闹。皇后娘娘还道,怕是老圣人又少不得念叨贾大人。”说着,她微微顿了一下,叫贾母和王夫人去想透这里面所包含的意思。这才接着道:“老圣人也就是念叨了念叨,并无怪罪的意思。还念着蕴哥儿没有进宫赏灯,特特的赏了宫灯十二盏给哥儿玩。皇上和皇后娘娘又另外赏了东西无数,东西另外送府里去,这两人却未归家领赏谢恩。”

    什么是恩宠?

    这便是恩宠!

    有没有宠,长眼睛的比较比较,便什么都该明白的。

    王熙凤和尤氏上前奉茶,放下悄悄的退了。但两人把元春的话听了七七八八,站远了之后不由的对视一眼。

    尤其是王熙凤,老想着数次到府里要银子的那些太监。想着之前见那些太监对这两口子的态度。琏二回来学的那些太监巴结珩哥儿的样子,还有之前这些宫娥,包括抱琴对林雨桐的态度,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没错!娘娘一定没有自家想象的那般得宠。反倒是那个珩哥儿,在老圣人和圣人的眼里,都比自家想象的要得宠。就是桐丫头,在皇后跟前,那也是极有体面的人。

    这个认知,叫人心里特别不舒服。

    但再多的不舒服,贾母和王夫人此时也不能表现出来,两人低低的应了一声是:“娘娘的提点,都记下了。”

    要真的记下才好。

    尤其是自家这老祖母,祖父在世的时候的风光,还有身上的超品的诰命,叫她站在高处轻易的下不来。就怕养在她身边的宝玉,也受了这样的影响。真当自己就生在富贵风流之家,能做一辈子富贵闲人。

    于是,又说起了宝玉的事:“他如今也大了,跟着祖母怕是不相宜了。不若叫他住出来,也该学着自己长大了。”

    贾母应着,心里却又老大不自在起来:“等这孩子身子好些了,就把他挪出去。”

    偏不给个准话。

    元春不好违拗,瞧着自家母亲在一边揪着帕子,便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安抚了一二。

    这边说着话,薛姨妈却紧紧的盯着。她坐的远,并不能听得清上面说的是什么。但见三人凑在一处说话,心里却思量着,会不会是商量着叫宝钗进宫的事。

    这么想着,又觉得自己是想多了。这娘娘回来,还不定住多少日子呢。叫宝钗常过去走动走动,总归是好的。她低声问一边的宝钗:“刚才作诗,娘娘可独独夸了我儿。”

    宝钗一把摁住自家妈的手:“妈怎么也轻狂起来了。不说好不好的话,就只从远近上来说,这拢共就我一个外人,难道不夸我反而去夸自家的姐妹。”她低声道:“没瞧见誊抄的事都给探丫头做了吗?这远近亲疏是不一样的。娘娘做事,是极有章程的。”

    薛姨妈便不好再言语,反而心里越发的没底起来。

    宝钗轻轻摇头,只叫她看戏。如今见了娘娘,好些个事就得另外谋划了。

    这种时候,谁在认真看戏?

    可不是瞧热闹的嘛。元春知道不能久呆,借着这个热闹劲,正好跟老太太太太说些私房话,问问府里的情况。这两人呢,又只有说恩典的,报喜不报忧。

    抱琴过来提醒放赏的事,元春才点头,这原本就是提前准备好的。如今不过叫人按着之前准备的去赏便是了。

    给林雨桐和齐氏的跟给王熙凤和尤氏的是一样的。

    给四爷贾瑕的赏,又是跟贾琏贾珍贾宝玉等人是一样的。

    给幼娘的跟三春的是一样的,哪怕是幼娘没来。

    给蕴哥儿的,跟给贾兰的是一样的。

    宝钗的,跟林家姐妹的一样。给余梁的,跟给杨哥儿的是一样的。另有邵华的,跟薛姨妈的是一样的。给怡哥儿的,跟给王熙凤家的大姐儿是一样的。

    好些人没来的,都一样给了赏赐,只随后叫人送过去。

    还有这满府的下人,个个都得了赏。就连林雨桐和四爷身边的,也跟着府里的主子身边的人得的赏赐是一样多的。

    贾母才要说,这些东西哪天赏下来都是一样的。却不想话没出口呢,就有太监前来提醒:丑时三刻了,请驾回銮。

    贾家人脸上的表情,一时都僵住了。

    震惊的,迷茫的,什么样儿的表情都有。

    谁也没料到,忙了这么久,花费了银钱无数,这热闹就这般短暂,说散就散了。

    元春本也伤感今日之别,可眼前这么些人的表情,就只余家表妹没有意外之外,其他人的表情……震惊多过离别的伤感。

    这种无知无觉,只沉浸在富贵梦的家人,才更叫她无力。

    她的眼泪一瞬间就聚集起来,然后扑簌簌落下来。良久,贾母和王夫人才反应过来,这才悲从中来,两人起身,紧紧的抓住了元春的手:“娘娘……”

    抱琴在一边已经面露急色,元春收敛了悲色,安慰道:“天恩浩荡,以后许是能宫内月省一次,见面尽是容易的。只是以后……万不可再如此奢靡……”

    两人连连应是。

    元春起身,抱琴过去扶了,她这才抬脚往出走。从林雨桐跟前路过,便停下脚步,扭脸看过来,伸手拉了林雨桐的手:“姐妹中,唯妹妹见识通透别与他人。老太太有了春秋,太太也有了岁月,若是有一二不到之处,还望妹妹多提点两句,便是感激不尽了。”

    林雨桐还礼,应了一声是。

    见元春还要说话,太监在一边已经催了。元春这才深吸一口气,这一次走出去,直到上了轿辇,也都没有再回头。

    林雨桐随着女眷一起,一路走出去,一直把人送到了贾府的门口。

    起身时丑时三刻,也就是夜里两点半前后了。这又从园子里慢悠悠的走出来,怕是没三点半也差不多了。

    林雨桐没再回去,跟王熙凤说了一声,就带着齐氏,两人上了马车,直接往回赶了。

    四爷还得送礼部这些随行官到街口,林雨桐叫另一辆空马车跟着,到街口接了那兄弟俩,就能回家安顿了。

    到家都快五点了。

    四爷和林雨桐还罢了,只贾瑕跟齐氏,都快累贪过去了。

    林雨桐就叫他们去歇着:“不急着起来,明儿睡到几时便几时,横竖在自家,谁还挑理去?”

    两人应了,也不见外,自去歇息不提。

    别说是这两人,林雨桐和四爷都睡到了日上三竿方起。

    蕴哥儿眼看一周岁了,也跌跌撞撞的能走了。爹娘姑姑叔叔的,也能叫两声。

    这会子林雨桐还想伸个懒腰,再赖一会子呢,蕴哥儿就在外面喊着:“娘——娘——起——”

    “起来了起来了!”林雨桐打着哈欠,吩咐外面的丫头:“把哥儿抱进来吧。”

    幼娘低低的哄劝也拦不住他,腾腾腾的自己往里面跑。高大的门槛得要人抱着,但一旦放进来就手脚并用的往炕上爬。

    林雨桐将他拉上来,问他:“吃了没有?吃什么了?”

    “吃……粥……”大致能明白问的是什么意思。

    他一边说着,一边去看蒙着脑袋睡觉的人:“爹?”

    四爷没言语,也没动地方。

    他就伸出手掀被子,然后四爷还是闭着眼睛不动。他先是露出几分迷茫来,然后伸出小肉手,咯吱他爹去了。像是大人叫他起床一样,咯吱咯吱,他就咯咯咯的笑。

    然后他爹多坏了,怎么逗都不醒。

    孩子才越发的迷茫了,憋着嘴看看爹看看娘,不知道如何是好。

    见爹娘都不言语,他又把被子给他爹给盖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屁股坐在边上给哭了。

    无良的爹娘没事把孩子招哭了,两人搁在被窝里哄了半天的孩子,到了午饭的时间才起床。

    宫里又因为元春昨日归省,今儿谢恩并奏请归省之事,象征性的赏了东西下来,四爷和林雨桐这边也是人人有份。谢了赏,那边贾瑕和齐氏就告辞。这也过了十五了,两口子打算回书院去。贾瑕继续念书,齐氏能陪在父母的身边。

    四爷和林雨桐又不是迂腐的人,只要住着舒服,人家两口子愿意怎么住就怎么住去呗。也不干涉。只齐氏走的时候说要去城外的别院给公婆送点东西,看准备的东西是否合适,叫林雨桐参详了参详。

    把这边打发完了,这一点也就算是有到头了。

    正月十六过了,这年也过完了。

    年节完了,到了二月里,地里就该忙起来了。

    趁着这个空档,大家也都是急着瞧那后宫嫔妃陆续的省亲的热闹。四爷就进宫去了,跟太上皇道:“那边有温泉,早晚泡泡,对身体最好不过了。景致也好,这眼看开春了,好些事也得开始忙了。”

    太上皇就有些伤感之色,随即又露出两分欢喜来:“行!搬出去住。一辈子困在这地方,有个什么趣。”

    四爷也笑:“等有空了,咱们出去走走。在附近的村村镇镇也都转转。看看这天下到底是如何一个天下。”

    太上皇又叹了一声:“下江南数次,看的天下也未必就是真实的天下。这话……说的很是……”

    于是,四爷真的挺忙的。元春出来省亲一趟,都那么大的排场,更何况是太上皇搬家呢?

    皇上再是说:“那边什么都有,您把常用的带过去就行……”

    可实际上,太上皇心里是知道的,有生之年,他不会再回这里了。等到再回来的那一天,一定是躺在棺椁里回来的。

    搬家这事交给忠顺王和四爷办。

    琐碎碎的,得赶在二三月里彻底的搬过去,可不得忙起来?

    反正四爷是进进出出的,天天回来都是灰头土脸的。这一路的官道哪怕是修了,但还是尘土飞扬。

    从年前到如今,也没落雪。今年是有些干旱了。

    余梁又领了差事,给皇庄打压力井,多少亩地一口井,另有水渠等水利设施要修建,也着实是忙的很。

    这边是忙,而贾家那边,却真真是忙完了全家都歇下了。

    省亲用的那些个物事,如今都得收起来,当时挂的时候一天能挂完,可这收拾得收拾四五天。以前还有王熙凤跟个铁人似的什么活都兜揽,如今她也看出来了,指着娘娘,那是指着屁吹灯呢。一点戏也没有。她的心思也就不在这上面了。

    娘娘省亲完,她就‘累倒’了。也不全是装出来的,那么样的消耗人,谁不累?

    这边只养病,王夫人是三请四请也把人请不过来。她又是这个事那个事的得出门应酬,家里的这一摊子竟是不知道该交给谁。再加上薛姨妈一天到晚的在她屋里,为的什么,她也知道。

    可这会子娘娘只在家里呆了那么点时间,有些话根本就说不到上面。再说了,宝钗现在要进宫,时机也不对。再过三五年之后,娘娘实在是没有怀上,到时候再想办法也不迟。可到了那时候,又何必再叫宝钗去呢。

    但这薛家还得安抚,别这个时候闹出不愉快的事来。

    加之家也没人管,怎么办呢?

    干脆叫李纨带着探春和宝钗,把家给管了起来。

    王夫人拉着薛姨妈的手:“妹妹放心,我疼宝丫头的心跟疼宝玉是一样的。万万不会耽搁了孩子。”

    便是说,若是不能进宫,这不是还有宝玉呢吗?

    这却真不是薛家想要的。

    薛姨妈气的直抹眼泪,又问薛蟠的去向:“大爷呢?”

    薛蟠在宁国府这边呢。贾珍把族里的爷们都叫去,横竖给娘娘省亲预备下的东西多了去了,这些东西不用,难道还要藏着不成。

    什么戏子杂耍,什么山珍海味,什么美酒佳肴。这些都是提前预备好的,做好了娘娘在家住一个月的准备所预备下的东西。

    那时候想着,得叫娘娘在家的每一天,玩的都不一样,吃的都不带重样的。可不是尽着天下有的,都给采买了回来。

    这买进来了,哪里有再卖出去的道理?

    于是,一家子爷们关起门来,猜谜行令,百般的作乐。贾琏和薛蟠都是贾珍的座上客,有的乐,谁还管以后如何?大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架势。

    如今薛姨妈找儿子,香菱又哪里知道这位爷去了哪里,只摇头说是不知,见婆婆的面色不好,才又道:“只怕去了东府里,倒是听见外面小厮说了一句,说是珍大爷有请呢。这娘娘才省亲完,许是有什么事也不一定。”

    薛姨妈就气道:“你如今也是正头娘子,很该管一管他才是。”

    香菱抿嘴低头,却不知该如何说才是。

    亲娘老子都管束不了,她又如何管的住。

    还是宝钗说:“妈只说嫂子做什么?妈说的话哥哥都只当耳旁风,嫂子难道是能辖制的住他的人。”说着,就给香菱使了眼色,叫她先出去了。

    等人出去了,薛姨妈才露出几分恼怒之色:“都是你哥哥那什么恩人,出的是什么主意?娶了个她回来,竟是半点也不能辖制人的。你哥哥这样的,就很是得要个厉害的媳妇,能管的住她才是。”

    香菱本是端着茶要给婆婆小姑子送的,如今在外面猛不丁的听了这个话,就背过身悄悄的退出去了。想着偶尔回娘家,陪着娘在小院子里过的清净日子,竟然是向往了起来。哪怕是富贵荣华,可这无一日顺心的日子可过,又有个什么趣呢。

    她打发丫头:“去我家去瞧瞧,上次回去母亲有些咳嗽,不知如今可好些了。”她给了一小块银子:“顺道在路边买一筐子梨,给母亲送去。”那个东西熬成梨膏,最是去火止咳。

    梨就是路边卖的最普通不过的梨,小小的篮子里拢共也只放了五个。

    封氏也是大家子主母,一看这情况,哪里不知道闺女的日子过的是极为不顺心的。她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哭了一场,到底是收敛住了。又提着这些东西,直接上了清虚观。

    甄士隐看着封氏带过来的东西,叹了一声,只道:“你稍等一等。”

    回来的时候,便递了一个增运符过来。

    封氏不解:“拿这个给闺女?”

    甄士隐摇头:“你糊涂。拿着这个,只说送礼,也好进那门第。你进去就问问闺女,若是日子不好,可愿意归家。若是愿意归家,便归家就是了。这事,只我请了张道士去办,薛家必是肯的。把闺女接来,若是将来没有合适的姻缘,就收养一个族里的孩子,好好教养,老来未尝就没有依靠。”

    封氏将东西收到手里,默默的点头。宁肯叫闺女在家清茶淡饭,也不愿意在富贵膏粱之家受这样的磋磨。

    她答应了,去了之后又花了两千个钱里外的打点,才见到了闺女。原本是送礼的,如今却不见亲家母。人家压根就没回院子来,只说是陪着贾家的老夫人说笑呢。

    封氏也不觉得被冷待。倒是刚好有机会,跟自家闺女说说话。

    母亲这么一问,香菱的眼泪就下来了:“若是能……我宁肯一辈子守着爹妈,送了爹妈百年之后,哪里的姑子庙不留人?”

    竟是心灰意冷至此。

    封氏心疼的几乎都喘不过气,给香菱将符箓塞过去,“你拿着,等你婆婆回来,送过去,也好有个应对。这事我儿放心,你爹既然回来了,必然是能护着你的。你且等等便是了,很快……爹和娘接你回家去。”

    香菱眼泪又下来了,从袖子里往出掏帕子,袖子只撩开一点,但封氏也瞧见了这孩子胳膊上青紫的痕迹。她疯了一般将孩子的袖子撸起来,顿时泪雨如下:“畜生!你是娶回来的正头娘子。”

    香菱赶紧遮掩了,却只摇头,便不言语了。

    说是正头娘子,可谁拿自己当个正头娘子对待。甄家好的时候,还曾好过两日。甄家不好了,她如今便连个丫头也不如。贾家那边,凡是主子该去的场合,她都不去了。凡是丫头婆子们聚的场合,她又不适合。整日里在这小小的梨香苑里,一日一日的熬日子罢了。

    封氏搂着闺女压抑着哭了一场,却不敢太过。走的时候咬牙切齿,见了甄士隐更是放声大哭。这哭声别说是甄士隐,就是道观里的小小道童,也露出几分不忍之色来。

    甄士隐回身就去求张道长,只求他想办法拆了这一对孽缘。

    薛姨妈陪贾母看戏回来的晚了,原说叫儿媳妇来问问的,叫人去叫,婆子去了一趟面色通红的又回来了,只说大爷吃醉了,正叫人服侍呢。

    薛姨妈便不再问了,定是那混账又拉着她媳妇弄那事,声音大了,家里的下人都晓得了。

    第二天香菱一早过来服侍的时候,薛姨妈才问了封氏的事,“可是想你了,来瞧瞧?”

    香菱忙道:“我在家好好的,妈是再放心不过了。原不过是从老神仙那里得了一道符箓,不知是增运还是如何的,见是好东西,妈就送来了。”她把东西递过去:“给姑娘带着吧。许是真就应验了,得一贵婿也未可知。”

    这话很得薛姨妈的喜欢,收了东西,打发人给封氏送了一回礼不提。

    而林雨桐很快就知道这事,是因为张道士应了甄士隐所请,求到了自家这里。

    四爷不在,但一老道,林雨桐见了也无碍。

    张道士这么一说那么一说,满脸的唏嘘之色:“……父母之爱子女之心,叫人动容。那薛家,原本是得了一宝珠,却偏偏的如此作践。这便也是那没造化的。”

    林雨桐就不由的冷笑:香菱这样的儿媳妇瞧不上,这婚事真要是拆了,等来的怕还真就是夏金桂了。等那个娶进门,且有的薛家后悔的时候。也罢了!甄士隐这事本也是个意外,有这么个亲生父亲在,又能亲自求了张道长出面,这个面子无论如何是要给的。

    她便把薛家想要送宝钗进宫,贾家如何的敷衍应付这样的事说给了张道长听。

    至于张道长怎么利用这事,那就不是林雨桐能管的了的。

    只知道一个月后,薛家请客。薛姨妈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找了许多见证的人,这里就包括林雨桐。

    薛姨妈哭道:“我这儿媳是极好的。可这命数有变,她跟我家那孽障的命星都动了,这夫妻成不了夫妻,相互都有妨碍,也着实是没办法的事。今儿请人来,便是求着大家给做个见证。俩孩子这么叫和离,但香菱这孩子做不成薛家的媳妇,却也是薛家的姑娘,她如今又要一心静修去,在家做个女居士……薛家也断断不会委屈了她……”

    当着众人的面,给了香菱江南的水田庄子一千亩,京城的铺面两个,宅子一座,另有纹银一万两。香菱当日的嫁妆,一并允许带走。

    香菱没哭没闹,封氏隐隐的还松了一口气。

    只林雨桐看着香菱素白的脸,眼神不由的落在她的肚子上,得有一个月了吧。她不由的一叹,薛家不知这事,倒也还好。若上天真是垂怜,就叫她这一胎得一麒麟儿……    目标编号019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350.重归来路(28)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