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342.重归来路(20)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342.重归来路(20)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08833/57610821.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7610821.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761082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342.重归来路(20)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归来路(20)

    林雨桐拿着名帖给四爷看:“这么个人, 见还是不见?”

    四爷眯着眼睛,手在名帖上点了点:“这人知道的阴司不少。”但是见他?四爷冷哼一声, 将名帖直接给扔了:“不见!”

    什么狼心狗肺的东西?!

    行吧!不见就不见。

    四爷刚要脱衣服, 外面又禀报说:“王爷来了,只带了一个人, 从角门进来的。”

    这下四爷就更不得空了,叫人打发了贾雨村出去就完了。

    被拒绝了,贾雨村也没露出别的神色来。扭过身带着人就走。

    结果在侧面的角门瞧见有人牵着马进去,看那姿态,他心里顿了一下。越发认定自己这次找的门路才是正确的,那牵马的人分明就是个太监。

    这个发现, 叫她把心里那点不满全给扔了。

    没过几天, 就又是贾敬的生日。

    四爷是没去贾府给贾敬祝寿的,反而是去了玄真观。可这次, 贾敬却没见四爷。

    这家伙大概知道见面不好,见了难免要说起一些不能说的话, 于是干脆选择不见。

    贾敬是不是真的知道的那么多, 四爷不好下结论。但是要说他一点也不知道, 那谁也不信。可贾敬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处境, 他是说出来不行,不说出来也不行。说出来就等于背叛了先太子, 太上皇对他能有什么好的感官?可要是死守着不说, 皇上那里他又能落什么好呢?

    所以, 他出家了。俗世一概不管, 他曾是先太子的近臣,那对先太子也是尽忠了。之后他出家了,至死能落个忠贞不二的名头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因此,他是不见四爷了。

    不光是不见四爷了,就是贾蓉代替贾珍抬着果品过来接贾敬回去做生日,贾敬也没见。只打发人出来说,东西留下,人不必进来。

    四爷也带了一份礼,礼到了也就行了。

    贾雨村早早的就去了东府里,想着今儿能见到那位老圣人的近臣。可惜了,这位只去了城外,回来只叫贾蓉给贾珍带了话,拜寿了,但人顾不上过来。

    贾珍无所谓了,能亲自去城外,已经很给面子了。

    贾琏还问:“珩兄弟今儿不来?”

    贾珍摆手:“去了城外。叫蓉儿捎话了,说今儿得进宫去,就不过来了。”

    正说着话,林雨桐打发送礼的又来了。

    十坛子上好的葡萄酒。

    蓉哥儿就凑到跟前:“叔叔婶子真是客气,刚才宝二叔还问有没有葡萄酒,如今得了,倒是省的出去另外找了。”

    贾珍觉得很有面子:“给你宝二叔送一坛子去,他小孩子家家的,叫少喝些。”

    贾琏在一边道:“蓉儿到底是晚辈,哪有这么说叔叔的,送去老太太那边,自有人看着他。”

    把贾蓉打发了,贾琏低声跟贾珍说:“那贾雨村怎么偏今儿来了?革职了就不比以往,老爷顾着交情不好将人撵出去,你又何苦还拿他当座上宾?”

    贾珍低声道:“这人暂时还打发不得。当年在金陵,他是很替咱们两府办了一些事的。倘若将人撵走了,一时他恼了,出去胡说八道,又是一桩麻烦事。不若就那么叫在族学里呆着,一年也没多少银子。况且,当年他是帮了薛大傻子大忙的,如今薛家不得供着他。”

    贾琏皱眉:“其实,这事你最好问问珩兄弟,看有什么打紧没有?”

    贾珍摇头:“就是有什么打紧的,到事上了,再去问他也使得。我可是听戴权说了,如今他可是老圣人跟前第一红人。听说,老圣人说他的性子像是是当年的二皇子……”

    贾琏愣了一下,便不再说话,眼里却带着几分若有所思。

    贾雨村过了这边,但是贾家的爷们愿意捧着他的却没有。如今生活困顿,偏再谋起复又不是短时间能办成的事。贾政那边呢,本来倒是好说话,但是他身边的那些清客,怕自己抢了他们的饭碗一般,一个个的跟防贼似的,等闲连见面都见不上。往后该如何,还真有些坐困愁城。

    薛蟠知道贾雨村帮过忙,如今案子要重审,这到底该如何是好,其实,他是想听听贾雨村的主意的,于是,在酒宴上待他就格外的热情。

    酒宴完了,还专门挑了日子带了厚礼去拜访了。

    贾雨村如今的日子,正需要这些厚礼呢,想想着是薛家,只能咬牙,薛家再不济,用好了未必不能再搭一次顺风车。想了想当年的事,便道:“薛大爷还记得当年被大爷带回家的那个女子?”

    香菱?

    怎么不记得?正在家呢。

    他就问:“怎么提起她来了?”心里还有些恼意,知道如今贾雨村的夫人就是个丫头出身的女子,如今好端端单位问起香菱,难不成是想讨要她。

    却不想贾雨村一脸惊讶的问:“大爷原来不知道?”

    “知道什么?”薛蟠急忙道:“恩人可别瞒着我,有什么事只管说便是。”

    贾雨村低声道:“那姑娘也不是小户人家出来的。薛大爷想来知道甄家?”

    “嗯?”薛蟠疑惑:“甄家自然知道的,只是好端端的如何提起他们家?”

    贾雨村也一脸的懊恼:“这也是近一两年才知道的事情,原本真是不知道的。当年,我在姑苏,跟一位甄姓的举人相交甚密,他姓甄名费字士隐,家与葫芦庙相邻,娶妻封氏,膝下一女,眉心一颗红痣,爱若掌珠。可惜,那孩子那年灯节走失了,甄家落的个妻离子散的下场。后来,见了薛大爷带着的那姑娘,我身边的人就认出那是甄家的孩子……那时,我也才听说,甄士隐是甄家的旁支,还不算远宗,是极亲近的宗亲。只是本宗在金陵,他这一支,却在姑苏,也算是颇有家资,在当地也是望族。只因不在一地,倒是来往的少些。但究其本缘,却也真真是一家骨肉。”

    薛蟠大惊:“是甄家的姑娘?”

    “错不了的。”贾雨村就看向薛蟠:“我知道薛大爷为难的地方。可这贾家是亲戚,难道甄家不能成为亲戚?那宫里的太妃娘娘,可是那姑娘的本家姑姑。”

    薛蟠手里的酒杯一下子给掉在桌子上了:“该死该死真该死!提着肉到处的找不到庙门,却不想,门早在家里了。”他起身对着贾雨村作揖:“恩人又救了薛家一次,大恩不敢言谢,回头叫人送谢礼来。”

    贾雨村常出一口气。心道:果然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却说那薛蟠回去之后,将香菱先支出去,然后才跟薛姨妈这么那么的一说。

    薛姨妈当真是又惊又喜:“此事可作准吗?”

    “怎么不作准?”薛蟠低声道:“那贾雨村想靠着咱们再攀上甄家,能说假话吗?这与咱们而言,是再好没有的事。一旦跟甄家连上亲,一则,金陵那边的案子便不用咱们管了,这事自有处置。二则,一直苦于宫中无人递话,若是跟太妃娘娘攀上关系,咱家的生意如今就算是活了。也省的再把妹妹搭进去。”

    薛宝钗连连点头:“这就收拾东西,哥哥亲自去找那甄家。正儿八经的下聘,对外只说是早就定下亲事的。如此,当年的事就不再是事了,哥哥只是讨回嫂子,哪里就有什么罪过?”

    薛蟠大手一拍:“可不就是这个话。”

    等第一场大雪来的时候,林雨桐收到了薛家的帖子。薛家要给薛蟠成亲。

    薛家的婆子跟林雨桐说的口沫横飞的:“……原本就是打小定了娃娃亲的,只是我们家的少奶奶,命苦。当年走丢了,也想着这婚事就不了了之了。后来少爷瞧见被发卖的少奶奶,就觉得这人就是,可这也无凭无据的,怎么办呢?就先把人给带回来,再想办法证明身份。可怜见的,那么大点的年纪丢的,长大了也一概不记得父母亲人,连自己个多大都不记得。那边甄老爷,早就不知道去向了。找了这两年了总算是有信了。找到甄太太,我们家大爷又把甄太太亲自给接来叫认了,再是不会错的,那香菱,真是甄家的小姐,名唤英莲的。这可不是天做的媒人。当年还说为了一个丫头打死了人,真真是冤枉的狠了。”

    林雨桐都目瞪口呆了。

    这些变故可真是出于预料的。四爷和林雨桐都觉得,自己只是过自己的日子,真没有太过的去干涉,真的,干涉的不算是多吧。一天到晚忙的也没顾得上干涉。

    只有那些扑到自己身前的,自家也没干什么,就是轻轻的推开了,仅此而已。

    却没想到,这种变故只是因为两个小人物。

    一个是贾瑞,一个是赖尚荣。

    贾瑞没死,他活活气死了贾代儒,然后族学那边缺了先生。

    赖尚荣想谋官,四爷不赞成,在太上皇跟前借着这点小事给皇上找了一个清理吏部的借口,然后贾雨村被打回了原型。

    于是,贾雨村接替了贾代儒,留在了族学。此人心高,不甘于如今的日子。另辟蹊径,从薛家身上下手,跟甄家间接的搭上关系。

    于是,导致的结果一定不止是薛蟠娶了香菱这一点。还有薛宝钗,若是薛家攀上了甄家在宫里的关系,薛宝钗有非要嫁给宝玉的必要吗?

    林雨桐没法子估计了,下来得看薛家怎么做,甄家怎么做。还得看这中间,是不是有别的变故了。

    她接了贴子,笑着说恭喜,又说了那天一定到的话。

    香菱不错,可真要是出了府,想过好日子,却也不容易。不嫁给薛蟠,跟着母亲回去,以后呢?找个老实人嫁了,可失了庇护,她的日子又能好过到哪里去?况且,失贞再嫁,以如今对女子的苛刻,真的就好吗?

    封氏不爱女儿吗?

    爱极了。

    不知道薛家这薛蟠不妥当吗?怎么会不知道?

    可还是答应了,只怕也是心里不知道斟酌过多少回的。

    这婚事办的很着急,金陵甄家估计是因为薛家贾家王家的关系,对本家的姑娘出嫁,也表示了表示,很是给了几千两银子置办了嫁妆,叫体面的嫁了。本家还来了人,以示郑重。

    吃喜宴的时候,王熙凤紧挨着林雨桐坐呢,轻哼一声:“如今真是什么人,都成了奶奶了?”

    谁不知道香菱是丫头,还是买来的不祥的丫头,如今偏成了薛家的当家奶奶,跟王熙凤都能平起平坐了。

    林雨桐就说她:“也是呢!原你是千金小姐成了国公府里的奶奶,咱们都是野丫头,不配跟你平起平坐呢!”

    王熙凤把手里的瓜子皮朝林雨桐扔了一个:“偏你多心。”说着,就瞧林雨桐的肚子:“没叫太医瞧瞧,是个哥儿还是个姐儿?”

    “我倒盼着是个跟你家大姐儿一般的姑娘家呢。”她这么说。

    王熙凤才不信:“老太太太太可都说是个哥儿。”

    邵华就接口道:“姑爷都说了,姐儿哥儿是一样的。是姐儿得操心的更多了。”

    余梁是怕生了姑娘四爷嫌弃,不止一回的跟四爷说过:“要是姐儿,将来到我们家去。我比疼我家那小子要疼她的。”

    四爷能乐意吗?他是一点也不嫌弃闺女,可也害怕真是个闺女。如今这世道,谁家的闺女日子都不好过。所以,还是盼着是个小子,读书习武,哪个都能出人头地。

    薛家走这一步还真走对了。听四爷说,内务府把明年的采买银子都已经拨给薛家了。而薛家得了甄家的利,这赚的银子里,就得分给甄家一份。

    如此一来,甄家跟贾家的关系莫名的有些微妙起来。

    当然了,贾家如今还得靠着甄家在宫里使劲呢,倒是对薛家比之前更为殷勤了些。

    奉承宝钗的,比奉承黛玉的可多了去了。

    林如海入了京城,就颇为低调。职位呢,是协理大学士。

    这个协理大学士,从一品的官员没错。也在内阁行走,但却属于内阁的编外人员,不是很固定。有点临时工的感觉。林如海呢,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今儿病了,明儿又不好了。就是这么个样子。

    这也有个好处就是,贾家想再把黛玉一个劲的留在贾家,那肯定不行。

    林如海‘病了’,林家就打发人接黛玉。所以,往常在林家的时间要比在贾家的时间长。偶尔过去住,也是三五天的就回去了。

    贾家爱巴结哪个巴结哪个,黛玉并不是很在意。

    不过,林雨桐见黛玉的时候也就不多了,如今四爷所在的位置,那就是跟谁都不要有过多的交集,毕竟是老圣人身边的近臣,还是‘孤’一些比较好。

    做孤臣不容易,有时候这听的不光是公事,朝廷上的事,不由自主的,也会听到一些皇家私事。

    比如这充盈后宫,甄太妃真是不遗余力,在太上皇跟前说了不止一回。

    之前皇后整顿宫务,把甄太妃的人手清理了一大半。本来嘛,你也不是皇太后,宫里的事情早该交到皇后的手里了。可这甄太妃能答应吗?

    真要是一点影响力都没有了,像是薛家的事,她又怎么能管的动呢?

    女人给女人添堵的方式不外乎那几个,像是皇后没有生下子嗣,皇上这登基也有一年多了,一个孩子都没添,这是不是你皇后的失职?

    所以甄太妃拿住这一点,好几次在太上皇面前提这事。

    太上皇笑着打发了甄太妃,但脸上神情四爷却读懂了,这是恼了甄太妃了。

    甄太妃的话,太上皇也没给听见的人封口,所以转脸就传到皇后的耳朵去了。皇后是好相与的?

    随后就跟请旨去了,觉得这个贾元春能拿出来用不用了。

    甄家不是霸着江南不撒手吗?宫里不是拿甄太妃没法子吗?

    这样的人家,许是不用自己动手的。贾家以甄家马首是瞻,可等贾家觉得自家起来了,能瞧的上甄家?

    正隆帝和皇后两人,人家也是两口子,在收拢权利这一点上,两人的意见是一致的。

    于是,这年的十一月十三,贾政的生日。

    四爷没在家,林雨桐却得过去祝寿。也不是大生日,就是散生。一家子吃顿饭而已。

    结果宴席还没摆上来呢,宫里来人了,宣贾政进宫。

    贾政哪里有什么机会进宫?

    别说是贾政了,就是贾家别的爷们,也是有好些年不知道进宫是怎么回事了。

    吓的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又怕跟缮国公家一样,这一去就回不来了。如今这样敏|感的时候,一家子坐立不安的。一个个的都大妆起来,搁在外头站着。

    林雨桐挺着肚子,可站不了的。

    她主动扶贾母回去,低声道:“您老人家回去安坐,许是好事呢?”别人说好事,贾母再是不信的。林雨桐暗示这是好事,她却信了八分。盖因四爷出入宫廷,消息应该是别人都灵通几分的。

    贾母一把就攥住林雨桐的手:“当真?”

    林雨桐轻轻的拍了贾母的手:“您老安坐便是。好事!大大的好事呢。”

    两人的声音不高,但王夫人邢夫人尤氏王熙凤还是都听见了。就是三春也好奇的看过去,不知道这说的好事是什么好事。

    薛姨妈跟薛宝钗对视一眼,然后就笑道:“桐丫头最是有福气的,她说是好事,那必然是好事。”

    气氛稍微松快了一些,却更显的躁动。

    以前不敢想,现在敢想了,却觉得那一锤子不落下来,心里就不能踏实。

    大冷的天,屋里的炭盆被撤去好几个,王夫人还是热的不时的要擦一把头上的汗。

    得有半天的工夫,赖大才回来了,说是大姑娘封妃了,老爷往东宫谢恩去了。

    顿时,空气中好似都冒起了喜悦张扬的泡泡。这个喊着赏,那个喊着赏的。

    回去之后,林雨桐才道:“真是不知死活!”充盈后宫这事嚷了多长时间了,把选秀的时间都放在明年了。结果如今冷不丁单独的,把一个都二十多的女官直接给封了贵妃,不急着打听到底是什么缘由,倒是真就那么傻乎乎的欢喜起来了。”也不想想,皇上要宠元春,早就宠上了。能这么莫名其妙的突然就给这么大的恩典?她就问四爷:“这是要用贾家拉下甄家?”

    四爷‘嗯’了一声。

    皇上动甄家,因着甄家勾连着甄太妃,而甄太妃又是留在太上皇身边为数不多的女人之一,一旦动了甄家,这就会给人一个错误的信号,以为皇上要对太上皇的老势力动手。所以,正隆帝干脆不出手了。借了贾家的手,除掉这颗钉子。

    林雨桐就想起探春说的话: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这甄家和贾家,某种程度上而言,可不就是‘一家’。既然从外头杀不好杀,那便从内部杀也便是了。

    在对甄家的态度上,贾家又未尝不是那‘得志便猖狂’的中山狼。

    皇后的娘家承恩侯府还没怎么着呢,贾家这一个个的国舅爷的威风就抖起来了。

    这边封了妃,太上皇还好像觉得给的恩宠还不够大,又添了一把火,准许省亲。甄家不是接驾了嘛,你们也都接驾。

    贾家这就成了‘新贵’,力压甄家一头。

    下了这样的旨意了,太上皇才一脸的疲惫,跟四爷说:“朕信得过你。有件差事交给你办。别声张,只悄悄的办了就是了。”

    四爷明白,太上皇是趁着这一家比一家都热闹的当口,悄悄的叫人也修个园子。

    老人家是想搬出去住了,不想这么碍事。

    而这件事,提前不能闹的满城风雨。提前说了,正隆帝面上也会拦的。可他心里真不是想拦的。

    反正就是个尴尬事。

    与其那样,倒不如交代下去,叫人办了也就是了。

    修园子修府邸,四爷有的是经验,还说了:“不用另外拨银子,一准让您满意。”

    于是,四爷在宫里的时间短了,在家的时间倒是长了。

    在家也没闲着,被恩准省亲的这几家也是有意思,这设计园林,都找了山子野。而山子野找四爷,两人关在书房,一关就是大半天。

    这几家的园子,设计成什么样,用什么材质,不是从他们各自的角度考虑的。得先是看给太上皇的园子需要什么,这几家的园子分摊下来大致得要什么。

    然后列出单子,他们几家要分担太上皇这个园子的。

    这事四爷自己一个人干不了,又叫人请了忠顺王。

    忠顺王这才知道,这么一个大才之人,竟然是算计着省钱给自家父皇盖园子的事。他也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不用问,他这是叫自己干这个独家的买卖。独家的买卖好叫价啊!而且,他们还不得不认这个价。

    成吧!会办事!

    这就不花钱无成本的把老爷子给搓出去了。

    得这么一个人比千军万马还好用。事情跟忠顺王说了,然后忠顺王又给正隆帝说了。正隆帝也没回避太上皇,又专门宣召把四爷给宣进去,关心园子的事,也是关心太上皇的事。

    一听四爷这省钱的法们,就不由的哈哈一笑:“还别说,你们倒是想到一块去了。”

    忠顺王还问呢:“谁还给皇兄出这样的主意了?”

    正隆帝就道:“是闻家那小子。不光是出主意了,还跟朕讨要赐婚的旨意呢。”

    四爷就知道是谁了,他心里呵呵的笑:估计是桐桐以前搭着顺风车赚过这个钱吧,数目还小不了。

    他就觉得,回去得好好的再盘算盘算,要是设计的巧妙,说不得在太上皇园子的跟前,还能给正隆帝修一个不错的园子呢。

    这事他也没声张,正隆帝叫自己有事只管叫忠顺王去,又把身边的太监指给四爷认识:“不方便出面的,找他去办。”

    四爷又搁在家里闷了好几天,把园子调整了再调整。最后决定改建城外的两处早就不怎么用的破败行宫。

    那行宫再破败,也有基础在。周围都是皇家的地,不用兴师动众。

    这次,贾家要修园子的事,再叫四爷去,四爷肯定去啊!知己知彼不说,这还得自己在里面煽风点火,好哄的他们想办法出银子。

    他倒是出去糊弄人家花银子去了,却不想,王熙凤和王夫人,两人是谋划着怎么筹措银子。亲戚都得表示表示的吧,林家说山石这一类的东西,他们家出。这就省下不少了。铺地的石头,所用的石墩子,这都不是小数目。

    像是林雨桐这样的小富人家,也包括余家,人家也都没有放过的意思。

    林雨桐就说:“园子里的花木,是我跟哥哥的。”

    这要是去采买,也是一项不小的开支。

    林雨桐和余家在通州买的荒地荒山,种的都是花木。往出卖的话,也确实是值些银子。可这些花木本就是从贾赦的园子里弄来进而繁殖出来的。要叫自家掏银子,这个没有!东西可以,叫人移栽过来便是了。

    王夫人和王熙凤包括贾母都很满意。

    只薛家就难为了,如今对贾家是巴结还是不巴结。薛姨妈给了五万两银子,人家都不满意。只一心觉得背后给甄家的更多。

    甄家要,贾家又要,哪边又不能说得罪就得罪了。

    真真是两下里犯难。

    薛宝钗就说:“哥哥何不寻你那恩人去,问问他如今这个局,当如何来解?”

    元春封妃,突然的很,之前一点征兆都没露出来。贾雨村上哪知道去?

    这不,攀上甄家之后,就很尴尬了。

    不过被薛蟠问了,他就道:“哪里有彼此联姻更好的法子?我自来贾家时间不长,可也知道那‘金玉良缘’的话。”

    薛蟠‘蹭’的一下给站起来:“先生从哪里听来的胡话?”

    “未必就是胡话!”贾雨村忙道:“甄家……太妃只是老太妃了,终究是要看以后的。若是跟贾家联姻,纵使你做的有些不到的地方,甄家也不会真的就计较。他们未尝不知道要往以后看的道理。那时,大爷你是得奔着贾家,可甄家却得奔着你。你得看贾家的脸色,却不用再听甄家的使唤。这夹在两家之中的两难之局,便也算是解开了。”

    听着又好像很有道理。

    薛蟠回去一五一十的跟薛姨妈说了,里面的薛宝钗听的真真的。

    薛姨妈朝里间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你这先生,是个什么先生。出的这些个主意……兜兜转转的……”不是又给绕回来了吗?

    薛蟠叹了一声:“那妈说怎么办?可还有别的办法?”

    薛宝钗掀开帘子进来,也不顾羞臊的事,便道:“此一时彼一时!当日,林家老爷就是那么一个境况,姨妈自是瞧不上林家的。如今又是不同,林家清贵人家,林老爷当朝一品,家里的哥儿也争气。又有长女跟靖海侯有婚……姨妈如何会舍了林家就咱们家?”

    薛蟠却道:“姨妈想奔着林家,那林家就想跟他们家联姻不成?人家那长女嫁了侯府门第,又是世子。难道这嫡女反倒是低嫁了?你们都拿宝玉当个凤凰蛋如宝似玉的宝贝,难道出了贾家的门,谁还宝贝他?跟靖海侯世子,又哪里有可比的地方?”

    薛姨妈倒是觉得儿子这话不动听,但终究是有些道理。自家奔着贾家,贾家想奔着林家。林家瞧不上贾家,贾家回头来还得找自家。这事耗到最后,终是能成的。

    薛宝钗面色通红,那句‘你们拿宝玉当凤凰蛋如宝似玉的宝贝’这样的话,将她羞的只恨不能有条地缝给钻进去:“哥哥又胡说什么?你那先生,只说了这么一句,你就当奉了金科玉律,当了真。说到底,不过是个官都做不下去的糊涂鬼。不想着再找人问问主意,只在家跟我和妈说这些做什么?横竖这家将来都是你的……”

    薛蟠赶紧起身作揖:“妹妹赎罪,是我该死。心里不自在,说的都是糊涂话。这事我知道了,明儿就去珩兄弟家去问问……”

    话没说完,薛宝钗甩了帘子又进去了。

    薛姨妈点了点薛蟠,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拢共就你跟你妹妹两个孽障。我这还活着呢,你都这么着……你看看人家余家的孩子,妈死爹不管的,你瞧瞧人家余家哥儿给他妹子安排的。如今你瞅瞅去,有谁家的日子有那孩子过的舒心?”

    把薛蟠说的不敢回话,回屋子对着香菱发了好大一顿脾气才歇了。

    第二天,四爷和林雨桐才起,下面的人就禀报说薛大爷天不亮就在门口等着了。带了好些东西,只求一见。

    跟无赖似的,赖在你门口了,你说怎么着吧。

    只得叫进来,问是有什么急事。

    薛蟠把事情一说,四爷就跟看傻子似的看他:“甄家欠着国库的银子,早就入不敷出了。谁给银子谁就是大爷。甄太妃不比以前了,她得用你,甄家也得分这一笔。所以不满归不满,却也撇不开你。贾家又是正用银子的时候,园子盖起来之后只有更缺银子。一样的道理,银子在谁的手里谁是大爷,你倒是谨小慎微个什么?他们如今都离不开你,不是你离不开他们。怎么做,只看你高兴不高兴。没的银子搭进去了还得瞧人家的脸色。你只管试试按你的心意行事,他们会不会恼了你。他们身份是贵,可这此一时彼一时……”

    这话全都说到薛蟠心坎上了,没错,当初进京,是咱们求奔人家。如今,是他们都想要咱家手里的银子,那还不捧着我?

    瞬间就觉得那些出主意的所谓谋士全都是蠢蛋。

    对四爷是千恩万谢,留了一车的礼连带两千两的银票,走人了。

    林雨桐觉得四爷是真坏,欺负一个傻子,他也下的去手。而且,这家伙的银子忒好糊弄。一出手就是两千两,多求四爷出几回主意,自家都可以靠着薛家发家致富了。

    薛蟠回去一说,薛姨妈也觉得有些道理。

    这薛蟠又说了:“五万两银子给了,那是亲戚间的情分。想要再多,也行。给宝玉和妹妹正式定亲,换庚帖告四友,不能偷摸的不黑不白的……”

    薛宝钗这回没有反驳。如今哪怕闹的不愉快,可这姻亲缔结了,确实是最为保险的纽带。

    薛姨妈就找王夫人说去了,王夫人如何肯答应?

    这贾家,这个国舅那个国舅的,可真说到国舅,只有宝玉是娘娘的亲兄弟。这么个尊贵的身份,配宝丫头,是委屈了的。况且,老太太也不能答应啊。

    于是,她就道:“不瞒妹妹,这婚事我何尝不愿意。可一则,老太太那边不好违背。二则,我对宝丫头另有安排。你不是外人,有些话我也能同你说说。娘娘说起来也都二十大几的人了,这个年纪,没有一子半女的……你道是迎春为何如今没说人家,就是怕娘娘需要个帮衬的人手。可迎春那性子……去了宫里又能如何呢?反倒是不如宝丫头,色|色都是周全的……”

    意思是私下里送宝钗去宫里,服侍元春。若是元春还是不能有孕,宝钗便是备好的嬴妾人选。

    要是这么说,薛姨妈一时没有说话:“我得回去跟她哥哥商量。”

    其实还是问宝钗的意思。

    薛宝钗眼睛一亮,“……这求人终归不如求己,攀着谁上去,都不如自己个站在高处……”    目标编号019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342.重归来路(20)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