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327、重归来路(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327、重归来路(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08833/57167554.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7167554.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716755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327、重归来路(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归来路(5)

    林雨桐才说扬州那边还不知道如何了呢, 结果余梁回来就叫邵华收拾东西:“……明儿得出一趟远门, 你跟妹妹在家里,临街的门就暂且封起来。要什么东西先从这府里的其他门走……”说着, 就叫丫头去:“去请姑娘来一趟。”

    天都不早了。

    林雨桐看了看外面的天,心道肯定有事。利索的裹着披风就过去了。

    余梁把事情说了:“……是大舅舅私底下的活儿,只说京里的奇石都不见新鲜了,若是我无事,便叫我随南下采买金桔花卉一应过年物事的船走一趟。我这一想, 咱也不贪图从里面昧下银子来,只帮着走这一趟货,捎带点东西回来,这一趟下来, 怎么也得赚了二三百两的。”

    差不多吧。

    来往主要还是运费贵。只要这一抿子省下了, 利润就能翻一番。那些管事为啥都肥的流油了,贪是一方面, 这来往夹带自己的生意, 次次都是暴利。

    这一年来往上几趟, 有国公府的牌子,又带着护卫,走的又是熟门熟路, 安全不用担心,走一趟也就是一个来月,赶上腊月之前必然是要回来的。要不然手里的货就得砸了。

    这好事真算是好事了,可算是瞌睡送来的枕头。

    可找什么明目叫余梁去当年的庵堂里瞧瞧, 顺便打听打听呢?

    她就沉吟道:“哥哥这次去,只怕要带上杜有财。这家里来往方便出门的只剩下毛豆了。”

    毛豆便是客栈那粗使婆子毛婆子的孙子,叫跟来了。如今在家里内外的跑个腿传个话,腿儿倒是勤快。

    林雨桐就说:“哥哥一走,这外面到底是没个支应的人。如今天也晚了,托付人也多有不方便。不若哥哥写封信来给相好的那个什么珩大爷的,要是有着急的事,叫毛豆带着信去找人家,总比我跟嫂嫂要方便些。”

    这倒也行。

    余梁看了看外面的天,“干脆叫杜有财今晚跑一趟。之前送了碳来,原还说去拜访呢,如今又顾不上了,明儿天不亮我就得走。连告诉人家一声都不能。我这就写信告罪,今晚就叫送去……”

    林雨桐心说:我当然知道你肯定是当晚就得送去。趁着人没走,提前说一声这是情分。等到人走了,你拿着信叫人家帮你办事,这叫不讲究。真心想跟人家交好,就得先敬重人家。不这么说,你也不着急这会子写信了。要是不送这一趟信,我怎么跟四爷说事。

    余梁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还一边写信一边跟林雨桐说这道理:“……等真是关系亲近到一定程度,就是没有信也一样帮着办事……”教导妹妹该怎么处事。

    林雨桐嘴里应着,就道:“那干脆正式一些,我那边有林姑娘送来的桃花纸,给哥哥取来,也省的用这样的纸,瞧着不尊重。”

    不等余梁说话,林雨桐就起身回去了。赶紧写了一个小纸条,塞到信封里。

    这种信封也是特制的,带着金粉。是宝玉之前送来的见面礼里面的。

    林雨桐拿着过去,将桃花纸递给余梁叫他重新写。写好了她帮着把墨迹吹干,顺道塞到自己准备的信封里,利索的封了口,然后叫了杜有财来,余梁又叮嘱了几句,这就把信给送出去了。

    等人走了,林雨桐干脆就起身:“还不算太晚,我去找一趟林姑娘,哥哥这去南边,要是真遇到事,这个林大人怕是能帮的上忙。可这呼拉巴拉的登门,到底是不好。看林姑娘有什么东西要捎带,或是有什么信要捎带的,咱们登门好歹是个由头。”

    这倒也是,余梁就说,把婆子丫头都带着,快去快回。

    去的时候贾母都歇下了,那边黛玉和宝玉在床上拥被玩九连环呢。见林雨桐来了,两人就要起,林雨桐就忙叫别动:“怪冷的,只管坐着吧。”

    “姐姐这么晚冒着雪来,可是有事?”黛玉到底是起来了,披着衣服下来。

    林雨桐就把事情说了:“……因着走的急,明儿天不亮就要走。一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前脚进门说了这事,后脚我就来了,不想还是吵着你们了。”

    黛玉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得亏着姐姐想着我。”然后就叫紫鹃拿她给林如海做的针线,又把平日里写的字装到匣子里,这才又写了一封信封起来,封起来一并包了,递给跟着林雨桐的琉璃,这才跟林雨桐福身:“谢谢桐姐姐想着。”

    林雨桐眼里多了几分怜惜,摸了摸她的头发。上一次,自己救了她的命,可那又如何呢?孤零零一个人到老,就真的好吗?救世主一般总觉得是在救人家。可到底怎么才是好,其实只有人家当事人知道。有些人盼着能平平安安平平淡淡的过着普通人的日子到老,可有些人或许就觉得轰轰烈烈一场,这一辈子就不算白来。

    过了这么多辈子了,有些当年看不明白的事,如今也看明白了。

    没有多说什么,就起身告辞了:“早点歇着吧。我哥哥这一去,少则一个月,多则四五十天,一准就回来了。你等着信吧。”

    黛玉应了一声,往前送了两步,林雨桐叫她回了:“外面冷,别作了病。”她这才罢了,叫紫鹃帮忙送了。

    紫鹃又抓了铜钱给院子里的婆子,叫她们一定要把林雨桐送到。

    回去的时候,林雨桐倒是不着急。下雪的晚上,万籁俱静,不知道哪个院子里的梅香清幽幽的传来,脚下踩着雪,咯吱咯吱的,越发显得静谧。越走越偏僻了,那婆子就说:“姑娘这般胆大,大晚上的,带着这么几个人就敢出来?”

    林雨桐正想四爷那边的事,随口就说:“国公府邸,自有神明护佑,又有什么好怕的。”

    不用问,这话明儿肯定就传到贾母耳朵里去了。

    而另一边,四爷睡的没那么早,晚上,带着贾瑕读书做功课。

    他呢,至少也得重新读一遍史书才行,得知道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所以贾瑕问哥哥说:“以后准备下场吗?”

    “不急。”四爷是真不觉得应该着急。这些书不踏实的看一边,心里就不安稳。许是哪个人物的不一样,都有可能闹出大笑话。所以,他特别有耐心,真就是一点一点的在认真看说。

    两页书还没看完呢,就有小厮来报,说是余大爷打发人来了。

    四爷还当是出什么事了,赶紧见了人。接了信,没急着叫杜有财走,叫人在外面候着。隔得又不是很远,哪怕是不能来,叫下人说一声就是了,还送了信。

    将信封拆开,果然从里面抽出小纸条了。是桐桐的字,说了一个地名,然后又写了两个人名,一个叫林雨桐一个叫林雨杨,身份是林如海的庶女庶子。

    四爷一下子就什么都明白了。他沉吟了片刻就起身,叫了杜有财来:“告诉你们大爷,就说那正好,我也正准备去那边一趟。明儿在府门口见便是了……”

    林雨桐原本想着,四爷会把这事以他的名义交托给余梁,叫余梁去办,结果他倒是要亲自去一趟了。

    四爷肯定是都想到了,想到那个林雨桐跟她之间的关系了。也是为了自己那放不下的,他才去的。

    余梁倒是惊讶:“之前也没听说他要去。”

    临时决定的谁都没听到风声。跟家里四爷是这么说的:“这名医也不一定都在京城。这样,我去南边一趟,之前也听说过专治疑难杂症的大夫,我把病案都带上,请不来好歹叫人家开个方子也行。”

    钱氏是阿弥陀佛的:“那就去吧。两三个月的,家里支应的开。”

    四爷给钱氏留了五十两银子,又单给了贾瑕五十两:“外面有什么要走动的,你听老嬷嬷的,该走礼的时候叫钱富贵去办,不必跟里面回了。”

    贾瑕小心的应了。

    四爷又得叫人去找贾琏。跟贾珍那边走的近了,贾敬又肯给面子,贾琏常跟外头那些柳湘莲之类的人在一块,听的都是贾珩的好话,在外头碰上过几回,也都很客气。

    叫人去搭了个话,那边就回话了,说是:“当是多大的事呢?只管去就是了。自家的船,还不兴捎带个把人了。管事的那边叫人去说了……”钱富贵就回来学:“琏二爷言说,大爷您走的早,他就不送了……又说了些一路顺风的话……”

    于是,天不亮,这边就起了,才送余梁出门,从窄巷子出去,一抬头就瞧见四爷。他也带着个人,打着灯笼过来,也是刚来。

    这还是林雨桐这辈子头一次瞧见四爷,也是四爷这辈子头一次瞧见桐桐。

    四爷抖了抖身上的斗篷,又跺了跺脚,这是叫林雨桐看,他出门穿的很暖和,并不冷。

    林雨桐也才模糊的瞧清楚了四爷的模样。也不大的年纪,十五六?大概有的吧。

    见他对这邵华的方向行礼,口称嫂嫂,就知道这是比余梁的年岁还要小一些,余梁今年十六了,那四爷的年纪也差不多就是十五的样子。

    清瘦,挺拔。

    余梁跟他客气:“还叫你过来等了。怪我,没把话说清楚,时辰不早了,咱们快些,赶早不赶晚的。”

    四爷朝着林雨桐的方向点点头,天还黑着呢,太具体的也看不清楚。两人连一句话都没说上,就又分开了。

    邵华看着人都走远了,小姑子还对着远去的方向看,心里怪不是滋味的。小姑子打小没跟他哥哥分开过,这么一走小两个月的,心里肯定是记挂的。就拉着她的手往回走:“天还早,回去还能睡一觉。”

    “睡不成了,一起来肯定叫过去问去南边的事。”林雨桐就叮嘱道:“别说大舅舅叫哥哥干啥去的,只说是大舅舅有训示,说也该正经的在经济仕途上下些工夫,若是这些都不行,最不济,这家里的庶务,总得能拿的起来,叫哥哥跟着家里的管事见世面去了。”

    她背着丫头低声叮嘱了,邵华一一就应了。她也看明白了,这高门大户里面的事说不明白,横竖与自家的干系不大。

    两人早早的吃了饭,邵华又把针线拿出来。不用问都知道,这是给贾母等人做的,如今得提前准备节礼了。想省钱,就得从这些方面来。

    林雨桐看着邵华坐在榻上,不时的哈一哈手,心里怪不是滋味的。这个嫂子说起来,人其实不错的。这种天,屋里好几个炭盆还是不怎么暖和。手捏着针,都开始抖了。时不时的哈口气,然后把衣服撩起来,手放在肚子上暖一暖再接着干。

    干这个太遭罪了。

    她就一把给抢过来扔一边去:“不做这个了,想办法弄点别的。”

    做的再好,人家也不稀罕的穿。拿出来还都叫人瞧不上。

    再这么着,余家的大奶奶手上生了冻疮,这才更好看了呢。

    第二天果然贾母叫了,就问了南下的事。见是贾赦吩咐的,也没多说,是问了出门带了什么人,东西都带齐备了没有……这样的话。

    林雨桐和邵华从那边回来,林雨桐就叫毛豆出去买山楂去了。如今能买的果子,最便宜的就是这种野山楂了。

    花了一两银子,给送来两车顶顶好的。

    “又酸又涩的,要这做什么?”连厨下的于婆子都皱眉:“姑娘这是被人给哄了。”

    林雨桐笑笑也不说话,只管叫她们挑,要挑又红又圆的,品相好的。反正是两车的果子,愣是只挑出一筐子满意的来。

    剩下的林雨桐也叫人清洗,“这个做山楂酱,你们只管洗出来,怎么做我来弄。”

    而那挑出来一筐子,又是叫人买了山泉水来浸泡,又是叫人买了上好的羊羔酒来再泡,之后又是各种的药材不时的买进来,这进进出出的,下人都说了,一筐子野果子,倒是花了不知道多少银子去配它。

    其实那些药材都是便宜的药材,给开出来的又是人参又是鹿茸的,可叫毛豆买的,都是极其普通的药材。毛豆也机灵,人家问买什么,他就只管把单子给这些人看:“我不认识字,姑娘叫买什么,就买什么。”

    其实单子上给做着手脚,有记号的买,不做记号的就是给人瞧的。

    于是,府里的人也不知道底细,只知道是余家在准备节礼呢。可瞧瞧,这光是那些药材,算下去把小一千两只怕都进去了。

    而林雨桐呢,专门弄了房间放这些东西,哪个丫头都不许进出。

    其实没那么神秘,就是山楂露山楂酒这样的东西。里面加了药材,也确实是喝了养生效果也不错。

    但真心用不了那么些个药材,其实没用昂贵的就不说了,搭着这次买药材的东风,还买了一些其他用途的普通药材。她自己配了不少的不同作用的香脂出来。人家问了,就说自家做香脂香粉,人家也不当个正经事打听。

    比如说这冻疮膏,闻起来淡淡的香味,但效果却格外的好。

    叫自家院子里的几个下人用了,尤其是于婆子,那双手一到冬天肿的就跟馒头。用了七天,除了一些瞧着青青紫紫的痕迹,也不疼不痒了。

    她本就是贾府的老人了,这一好,上哪都炫耀。好些个下人都愿意帮着主子往这边送东西了,要是打赏,也不要别的,只这小小的香脂,能赏上一小瓷瓶,就阿弥陀佛了。外面药铺有冻疮膏,味道难闻,效果不好还罢了,主要是贼贵,一杏子大小的瓷瓶,得要一两八钱的银子。

    林雨桐最是知道这些下人的嘴的,不叫他们把利吃足了,那是什么话都能编排的出来的。如今这边大方的把药给着,一声声的称赞恨不能把余家夸到天上去。

    她就是在造势,把气势造的足了,拿出来的东西才叫人无话可说。

    就比如说,做出来的山楂酱,三春带着黛玉宝玉来了,林雨桐不给上茶,就是一盏山楂酱冲的水,然后多来了吃了几次之后,就觉出好来了。说是开始还不觉得,后来试了两次,说是回去睡的也踏实了,第二天吃饭也香甜。尤其是宝玉和黛玉,宝玉那是一分的好能夸出十分来,而黛玉呢?那是真见效果的。林雨桐本身给黛玉的碗里也是多比别人放了点东西的,所以,这入了冬,刚开始还咳嗽,后来这也不咳嗽了,别管这一天吃了什么,晚上一盏蜜水喝下去,第二天该吃吃该喝喝,一点也耽搁。也不见积食了。王熙凤那边的大姐儿,奶妈子偷着给喂了点粥水,之后就是咳嗽有痰卡在嗓子眼,孩子难受,听的大人也着急。给喂药吧,那么点孩子,哪里肯吃。听黛玉说好,就打发平儿要了一罐子过去。喝了当天晚上就不见痰卡嗓子的声音了,连着喝了两天,一点事没了。什么药也没这个效果好啊!

    贾母就说了:“难为你这份用心。”又问说:“打哪学的这些个偏方?”

    林雨桐就把这事往之前照顾原身的嬷嬷身上推:“……这些都是养生的东西,却不敢说治病。常喝着,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又说那些香脂,“嬷嬷老家原本就是北边的,那边比京城苦寒,在外面冻一晚上,真能把手脚彻底给冻坏了。许是治的多了,倒是家家都会自己弄点药。只在药材好不好上说话。女儿家用的东西,我又添了些白芷这些的药材还有一些香料,用着倒也合用。”

    贾家万事都瞧不上这一点挺叫人放心的,觉得你的东西好,打发人要便是了。却不想着硬要方子,说到底,觉得只要开口就成的事,没必要为那三瓜两枣的,费心思。

    邵华这才把心放在肚子里,把账拢了拢,拢共才花了不到五十两银子。把多少事都办了。晚上姑嫂俩说私房话,她还说呢:“我就怕万一要方子,这可怎么办?”

    林雨桐就笑:“一是人家瞧不上,二是我防备着呢。他们并不知道我到底放了什么药材,因此只当是成本高昂。就说那冻疮膏吧,要是按照咱们露给他们知道的成本算,这一小瓶,成本得多少钱?”她自己算着,“要往出卖,这药钱,工钱,租赁铺子的成本钱,这都得加上去的,如此一来,一瓶子药,怎么着也得三五两银子。我的嫂子,这穷苦人家,谁舍得三五两银子买这药。可要是能买的起药的,花了这钱还不心疼的,人家又怎么会冻伤了手脸?”

    是这么个道理。

    所以,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个鸡肋。自己用起来行,赚钱,根本就不上算。

    因着估摸出价格来了,所以,才都觉得余家出手也是大方的。

    邵华被这账目一算,心都狂跳起来了:“妹妹……这要是咱们自己做这个买卖……”

    林雨桐‘嘘’了一声:“等我哥哥回来了再商量。如今余家那边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这要是没个依仗,那不是给别人做嫁衣裳吗?”

    也是!怎么就把那边给忘了。

    这个话就不再提了,又不由的皱眉:“你哥哥如今也不知道往回赶了没有?”

    到了那边有事要办,没有那么快就返程的。一行人下了船,就跟府里的人分开了。约好了回去的日子,这两人带着人才另外投店去了。

    在客栈修整一番,余梁心说第二天先去巡盐御史府去。四爷叫他只管歇着,说是带着人出去办点事。

    这才中午,要是顺利,应该敢晚上能打个来回。

    桐桐把地址写的很详细,出哪个门朝哪边走,都写了。四爷按这个地址找过去。那个庵堂倒是还在,但是里面都已经荒废了,也不见有人的样子。

    他带着人就又去附近的村里打听,还真有人知道:“客官是说借住在庵堂里的女人和孩子?”

    桐桐只说孩子,没提女人。

    这中间只怕又有什么变故。他就点头:“要是近些年,只借住过这一拨人的话,应该就是他们。”

    “那现在可不好找了。”这人就说:“原先是两个女人,后来两个女人又生了俩孩子,再后来,女人里死了一个,另一个呢,也说是不行了不行了,好些人都想找庵堂里的姑子,问剩下的那个女人卖不卖孩子……结果那女人跟饿狼似的,谁说要买她的孩子她就跟谁拼命。再后来,说是从大南边来了人,言说他们家的小公子病了,只说是梦里菩萨指点,说着扬州城外有个什么庵住着什么人的,只说这人都是他命里的贵人。说的真真的,名姓都对的上。需得把贵人请回去,才能保他平安。你说这来历不清不楚的,要是万一把女人孩子给卖了怎么办?不想人家请了府衙的人作证了,他们就是大南边那个叫什么的侯府的人……”

    “靖海侯?”四爷这么问。看史书不是白看的,本朝的野史也读了一些,知道有那么一个远离京城的侯府。

    “对对对!就是靖海侯。”这人一拍手,“侯府里的人是又跪又求的,才把人请上车。这都走了有……好几年了。”

    四爷一下子就什么都明白了:靖海侯闻家的小公子?

    呵呵!

    好像是比自己这个贾家的远宗有前途嘛。

    他嘴里啧啧有声:看来执念还很深啊,这兜兜转转的,一样的日子一次又一次的反复过,这人也不腻的慌,还费尽心机的得把人找过去放在眼皮子底下,这用情还不浅呢。

    他这会子看着那破败的庵堂,一边觉得没有自己的时候,桐桐还不定把日子过成了什么样了。一边又想着,这次回去,还是得赶紧把婚事给定下来。

    另外,现在要紧的是倒是,林如海还不能死。桐桐没说林如海,但以桐桐的心性,是看不得林如海就那么死了的。

    第二天,跟着余梁两个人,递了拜帖求见。

    那这是非得见的,一个是先夫人的亲外甥,一个是先夫人的族侄。

    两人进去,也一个称姨夫,一个称姑父。

    林如海也都一一应了。

    余梁把黛玉的东西转交了,林如海就殷勤的留客,叫收拾客院,“哪里有到家门口,却住客栈的道理?”

    那正好,顺势就住过来了。住过来之后,这出门很多事就好办的多了。

    余梁出去采买货物,给贾赦踅摸奇石去了。四爷在林府,没事就自己转转,林如海身体不好,下半晌基本都在家,然后两人下下棋,说说闲话。

    林如海言语间对余家就多有打听。这些年了,都没来往,这猛的冒出来了,叫人不知道怎应对。

    四爷就跟他说了,说余家兄妹是怎么逃难,逃难出来之后又怎么做的,到了登州又是怎么采买下人的,怎么被接到贾府的。

    林如海是越听,手里的棋就落的越是慢了。他听出来其中的意思了,这个远房内侄竟然是在提点他。

    没错!逃难来的兄妹,都知道要买下人,采买日常用度的东西,你这巡盐御史家的小姐,去贾家的时候是个什么情形?

    再往深了说,他这是在暗示自己,黛玉在那府里,过的并不是想的那么好。

    外祖母是亲的,舅舅是亲的,可这舅母可不是亲的。小住了肯定是稀罕,可这住的长了,这都是事。

    四爷也向林如海打听:“听说靖海侯早些年派了人,从扬州城外接走了一个女儿两个孩子?”

    靖海侯早几年派家来办点私事的事,他知道。但具体带走了什么人,就不知道了。大户人家的私事嘛,又是女人又是孩子的,估摸是人家的家务事,不好对人言。

    可这个内侄瞧着沉稳,可瞧这格局难不成就是如此?他一时间有些意兴阑珊,于是便说乏了:“贤侄也早点休息吧。”

    四爷表情不变,放下棋子看了林如海一眼,起身之后便道:“听说那庵堂收留了两个怀孕的女人,后来生了一男一女俩个孩子。后来,女人死了一个,剩下的那个女人和孩子被人接走了。那俩孩子好像姓林……也不知道谁家这么心大,把孩子丢了,竟是一点也不知情。”

    说完,他不再停留,直接就走。

    林如海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人家说了什么,那话是什么意思?

    两个女人?生了一儿一女,还姓林?

    他猛的站起来,把棋盘棋子撞的掉在地上,散落的到处都是。

    四爷在外面听见了,也没进去,还是直接回了院子。

    第三天,林如海又找来了。眼睛熬的通红,啥话都没说,直接对着四爷就行礼:“贤侄,以后遇到什么需要林家出力的事,尽管直言便是……”

    但多余的,他也没问,说了这话,就叫管家好生照管着,就告辞出去了。

    一晚上的时间,足够林家把能调查的都查清楚了。

    然后林如海心里会怎么想,会想这样的事,孩子就在林家的眼跟前,可他是一点也不知道。可贾家一个不怎么起眼的族人,连这样的隐秘都能知道。这说明什么,说明那府里对这边的事那都是心知肚明的。活生生的两个孩子,为什么谁都没露过口风呢?为的什么?为的就是这家里要是只剩下黛玉一个,那就再好没有了。

    甚至更深层的,想到了朝堂的事。整个人心里乱糟糟的,但却有无限的亢奋起来。

    四爷知道,这人有盼头跟没盼头,精气神是不一样的。

    到了他这个份上,哪怕就是死,他也有的是法子把后事给安排好。

    他提点到这里就可以了,再更多的……他凉凉的一笑,人家不是还有个好女婿靖海侯的世子吗?那边不把人送回来,是因为之前贾敏活着。如今贾敏也死了,消息从这里到琼州,再各种的安排,想办法把人再送回来,这也不是说办到就办到的事。不过估摸着,那位也该送人家姑娘回来了。要不然,他这亲可怎么结?

    不过,如今他这亲再想那么容易的结,只怕也不容易了。林如海这会子心里一定在猜,靖海侯把他的孩子带去,到底是想干什么,怀着什么样的目的。要是他事先不知道这事,那么将来把人送回来了,林如海得把对方当恩人的供着。可如今是,林如海他事先知道了。知道了之后呢,第一反应就是猜测。种种的猜疑之下的折磨之下,他想那么容易娶媳妇?

    做梦!

    这么一想,嗯!心里好像舒服了两分。

    本来以为有些麻烦,要安置什么人呢,结果是这么一个结果,四爷乐得轻松。余梁忙他的去了,四爷自己带着人,也溜达去了。

    他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目的地,就是转悠。到处的看一看,四处的搜寻信息。

    到底是没有多呆,等余梁把东西置办齐备了,带着林如海给贾家还有两人准备的年礼议程这就上路了。这次回来,除了林家的东西,还有林家十几个的下人仆妇,到底是怎么安排的,四爷和余梁也没问。

    余梁这次收获不小,有巡盐御史府的牌子在呢,这上货特备快。他主要是带着水果干果上的船,这些东西一到京城就能抢空。本来那点本钱银子是带不了这么多货的,可这不是人家也说了,有相熟的商户,货运回去出手了,再把货款给指定的商户就行。所以,余梁这一趟出来,怎么着也能赚个五六百两的银子。

    宅子也该能置办了。

    四爷就说:“与其买现成的宅子,倒不如自己盖宅子。”

    余梁也是这么想呢,可这地皮或是破院子从哪找去。

    四爷早就想好了,没事的时候在周围一片转悠,还真叫碰上了一处:“原本是个姑子庵堂,里面就俩姑子,早破败了。因着是庵堂的缘故,周围几十米的地界,都没挨着的人家。你要是愿意,就在城外给找个地方,再给修个庵堂,置办上十亩地,拢共花不了一百两银子。就把那庵堂给置换下来了。那地方紧靠着宁荣街,繁华自是不在话下,加上庵堂边上的地方,也拢共得有七八亩。请人盖院子收拾齐整,这钱是慢慢的往出花的,今儿支上十几两,明儿支上三五两,不需要一把就把钱拿出来。这么零零碎碎,赚着花着,手里也宽松。廊下还能带上两排的铺面。不说自家做买卖,就是租出去,一年两百两的银子是有的。”

    还别说,这主意是真行。

    余梁到家后把这事说了,又说:“这宅子,得放在你嫂子的名下,列在嫁妆单子上。”

    这是跟林雨桐商量呢,林雨桐自然没有不答应的。

    但余梁跟媳妇私下又是这么商量的:“铺面将来有妹妹的一半,出嫁的时候,怎么也得给置办个小宅子,百十亩的小庄子。”

    邵华哪里有不应的?“听你的便是了。”

    在一块吃饭的时候,余梁才说起了这次生意的事:“……八成都是蜜桔,却只带回来一车,明儿给府里分了吧。就这点,还差点没保住了,货一到,码头上都被围了。都是大户人家的管事,主子要吃,也不管什么天气,这玩意好运不好运,只叫出来找了。原本以为能有三四成的利,可今年这一遭赶上天气不好,倒是有六成的利……”说着,想起什么似的,从怀里掏出两个匣子:“我跟你们买的是料子,这是珩兄弟给捎带着买的,我见也是小玩意,就收下了。”

    邵华接了就笑:“咱也把家里做的有些果酱果子露,给珩大爷家送去了。是个礼尚往来的意思。”

    余梁脸上就带了笑:“这么做就对了。”

    而林雨桐接过来之后,却知道,这里面一定有四爷传递过来的消息。嫂子的那支匣子里也肯定有,不过她是不知道,翻出来也看不懂。如此才能保证,不管余梁怎么分配,自己都能看到他的信。

    看来,那边是有消息了……    目标编号019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327、重归来路(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