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326.重归来路(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326.重归来路(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08833/57149457.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7149457.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714945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326.重归来路(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归来路(4)

    在这流云坞转了一圈, 从府里的门,走到通往外面的门,这才知道,这所谓的门, 就是一道特别小的黑漆门。重新油漆过的,油漆都没干呢。

    门外面是什么?根据林雨桐的记忆,从这小门出去, 就是暗渠。渠里的水从贾家出去,不知道又要绕过谁家,反正水渠上盖着青石板,顺着这青石板走上得有几十米长长窄窄的小巷子,才能通到外面。外面是一些投奔来的贾家姻亲住的地方,距离繁华的荣宁街且远着呢。

    但就是一点, 住在这里清净, 特别清净。

    邵华就说:“挺好。”她是真觉得好。跟自家独门独院过日子似的。

    至于说这所有的房子都盖在水上, 潮湿阴凉是肯定的, 住在这里,冬天不好受,但是夏天肯定是凉快的, 如今只能顾着一头。

    从贾家府里这边的门进来, 这头一进, 归林雨桐住。再往深了去, 第二进归两口子住。这第二进的前面, 估计是为了防贼的, 还有一片空地,盖了一排平房。这平房就当是家里的外院。反正跟姚华和余梁要住的那一进,有大门拦着了。关上两层门,住在里面很安全。

    林雨桐跟着转了一圈,也说挺好。

    地方相对来说,开阔的多。

    自家能在贾家住多久,置办了院子产业,自然就出去了。借住而已,这地方就能凑活。

    又见有厨房,周瑞家的说:“烧个水热个饭的,也有地方。”

    林雨桐顺势就说自己开火,周瑞家的只看向平儿,平儿就笑:“回头叫人把米面油的都送来。”

    “不用这么麻烦了。”邵华指了指外面:“从这里出去更方便,不用叫人沉甸甸的扛着粮食走了。”

    平儿就不坚持了,再坚持就成了瞧不起人,还道是人家连米面油都买不起。

    其实送走了人,背着下人的时候,邵华就跟林雨桐嘀咕:“妹妹身上还有多少银子?”

    她摸了摸手上的镯子,实在不行就把这个典当了吧。真就是买不起米面油了!要是只有三口还行,这如今一院子下人,这都得吃饭的。

    林雨桐就笑:“嫂子只管安坐,忙着安顿便是了。时候不到,时候到了,那银子自然就长着腿跑来了。”

    果然,不一时,送礼的人就来了,络绎不绝的。

    贾母面上对余家兄妹给予了足够的重视,而林雨桐又得了王夫人的眼缘,这给面子的人就多了。王熙凤就说平儿:“别的就罢了,现拿二十两银子,一匣子铜钱,叫人给送去。就说是知道表弟表妹不缺这些个,可这换银票子不也得时间嘛。叫先拿着去使吧。”

    平儿就笑:“这还用您叮咛,我已经打发人去了。”

    王熙凤就叹:“好个品格样貌,可惜了的,生生没托生到好人的肚子里去。”

    有贾母给的两个金元宝,有王夫人送来的衣裳料子两箱子,还有王熙凤送来的银子和铜钱,邵华的肩膀都松了。好歹这打肿脸充胖子,面上是糊弄住了。

    邢夫人又送来了一匣子帕子,一匣子荷包。

    紧跟着宁国府那边又送了银子二十两,料子一箱,几样水果几样干果。李纨送了两根金簪子两根银簪子,轻巧的很,不费多少金银,就是面上好看些。

    又有宝玉黛玉三春送来的或是摆件或是玩件的东西,不过是个意思。

    这些银子,林雨桐是不过手的,家里该是嫂子当家,便都叫她收着。

    邵华本也不是没成算的人,给了林雨桐十两的银锭子,又倒了大半匣子铜钱,“……这府里的手面大,这些伺候的丫头,该赏的都得赏,别小气。我跟你哥,再想办法弄银子……”

    当然,这都是背着下人们才敢说的话。

    林雨桐就说:“家里要用的人多,叫碧草跟着嫂子吧。我有琉璃和绿琴尽够了。”

    邵华愣了一下就明白了,她这是怕贾府的丫头自己摆弄不来。她接受小姑子的好意:“多亏你了。”

    林雨桐就又说:“等咱们将来出去住了,买了丫头了,那红珊你也给我。以后在屋里说话,这丫头都得防备着些。还有,屋里的事,别叫这样的丫头服侍……”

    邵华马上就明白了,这样的事还得小姑子叮嘱,她给臊的,脸涨的通红。好半天才调整过来,跟林雨桐商量:“这礼怎么回?”

    初来是逃难来的,什么都没有。才来没准备,这是情有可原,但是以后还当没这码事,那绝对不行。

    所以,这回礼的东西还得预备。这样的府邸,等闲的东西还拿不出手。可如今手里得的这些钱,在这府里过日子还不知道能撑过几日,要是拿这银子置办了回礼,以后又怎么办?

    余梁回来的时候,也愁的是这个。

    他回来,也带了礼了。贾赦给了一把扇子,据说是好东西,谁知道呢。贾政给了一套四书,没别的了。贾珍倒是实惠,只说赶明儿在府里摆酒,请了朋友来给表弟接风。贾琏给了个空头的人情,“有什么难处,叫弟妹和余妹妹只管去我那边找你们嫂子。”

    然后就没有了。

    可初来乍到的,人家怎么敷衍都行,可自己对这个码头还得拜。

    银子,是不想往出花太多的。什么时候,面子都没肚子重要。

    没法子了,林雨桐就跟余梁说了主意。

    她拿草纸折叠起来,然后把跳棋和麻将这玩意演示给余梁看。

    余梁眼睛一亮,“明儿一早我去办。”

    林雨桐本来想叮嘱几句的,想了想还是算了。且看他怎么办吧。

    时候不早了,又说了几句,就该去歇着了。

    屋里果然不怎么暖和,哪怕是炭盆点着,温度也上不来。

    绿琴忙进忙出的张罗,又是伺候林雨桐梳洗,又是铺床拾掇屋子。而琉璃呢,一个人坐在一边的榻上,见林雨桐有人服侍了,就去倒了一盏茶给主子递过去,然后说了一句:“姑娘喝茶。”再然后就又默默的过去,榻上放着林雨桐的旧衣裳,今儿又有送来的衣料,她这是在裁剪着做衣裳呢。

    林雨桐只看了看,也没言语,洗了就去睡了。这些丫头,还得观察观察。

    第二天一早,得去请安的,顺道得去各房各院拜访。

    林雨桐起来的时候,灶上的粥已经熬好了,蒸饺两三样,还有几个小菜。

    绿琴一边摆饭,一边道:“是于妈妈,昨儿去大厨房,临时给匀过来的。”

    于妈妈,是傻大姐的娘。

    林雨桐就叫绿琴:“抓把钱给于妈妈,回头叫她跟大奶奶说一声,该怎么算怎么算,别叫她为难。”

    绿琴乐呵呵,奔着钱匣子去了。

    林雨桐注意到一边的琉璃,见她连眼角都没抬一下,只安静的在一旁布菜。林雨桐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很快,她就察觉了。

    对两个丫头,她就安排了,“以后绿琴管着屋里的事,琉璃跟着我。”

    琉璃似乎很惊讶,但随即顺从的应是。

    对这样的安排,两个丫头都挺满意的。

    林雨桐又说昨天跟邵华商量好的规矩,院子里的人,没得了主子的允许,不得私自出院子,“咱们院子跟外面连着的,若是传了不该传的话,见了什么不该见的人,坏了府里的名声,几个脑袋都不够赔的。”

    丫头们个个称是。

    就是贾母也说好,“是得这样。”

    其实林雨桐只要是不想家里的下人跟贾府这边似的,到处的嚼舌根。要不然,家里说点话,明儿满府都得知道。

    给贾母请了安,又跟着邢夫人去那边,贾赦自然是见不上的,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林雨桐却把注意力放在了这边的花园子上。住的偏远,但是奇花异草倒是真不少。她要是记得没错的话,当年那大观园,好些名贵的花草都是从贾赦这边给移栽过去的。

    想说折损这些花草,那是不能,府里的下人精的跟鬼似的,能叫你沾了这便宜?

    林雨桐也就是看看,什么玩意这边有,什么玩意是这边没有的。说实话,以前还真没注意过这一方面的事。

    一一记在心里之后,就又去了王夫人那边。

    被人带着,那边打帘子的却是赵姨娘。不到跟前,林雨桐就对着赵姨娘福了福身。邵华赶紧跟着做了。

    赵姨娘赶紧避开,又还了礼,就笑道:“模样好齐整的奶奶姑娘,快进去吧,夫人等着呢。”

    王夫人就说:“快进来,昨晚住的可还习惯?”

    看着林雨桐又问起喜欢吃什么,玩什么,家常做些什么。又看林雨桐的手,见有拈针把手上有做出茧子来了,又是叹气:“姑娘家,动动针线就罢了,家常的还是跟姐妹们作伴说说笑笑的好……”

    林雨桐一一的应着,在这边见了一直站在王夫人身后的李纨,就只能改天去给她见礼了。说去看王熙凤,结果人家出门吃喜酒去了,不在府里。自然宁国府那边也是没有人在的。

    溜了一圈,大半晌就回去了。

    邵华才说,“要不不等你哥了,咱自己先吃。”

    结果饭都摆上来了,余梁回来了。大冷天的一头一脸的汗,进了门接了丫头递过来的帕子擦了,就把丫头打发出去了。

    这才掏出了一张银票,低声道:“两百两,先收着。你把家里的散碎银子都给妹妹,叫她零花,这些钱你收着。”

    邵华愣了一下赶紧接了,那边余梁就道:“昨儿给的那东西,如今算是换成银子了。”

    “哎呦!”邵华拿着这银票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小姑子的主意,换了银子该是小姑子的。

    林雨桐推了一下:“嫂子收了吧。”她指了指外面的丫头:“如今家里的状况,还分什么你的我的。零用钱也不用给了,够用就行了。”

    邵华却坚持把几个银锭子都放在匣子里递过去:“既然不用分,你哥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只管拿着。”

    余梁这才点头,说起了事:“回头叫人准备四色礼,我得去一趟宁荣街北头的数老爷家,今儿多亏了那家的珩大爷帮忙。”

    珩大爷?

    贾珩?

    四爷!

    四爷这几天一直就注意着呢,瞧见这边有人出来,他就盯上了。见对方在茶馆里打听消息,四爷便凑过去。几句话说的,就都撂了底子。余梁觉得这是贾家同族,至少放心。便打听起了古玩杂物摆件这件店铺。

    这些原主的记忆里有,四爷便主动的带着去了。

    原来是想卖跳棋和麻将这个点子的。这玩意没什么技术难度,瞧过了,肯定就能自己做。挣一笔快钱便撒手就行了。

    于是四爷没叫余梁出面,太扎眼了。他替余梁出面,找了缮国公石家的一个庶房的公子。跟人家说了,这东西得先攒够了一定的数量,然后一次往出卖,不给别人反应的时间先卖完赚上一笔之后再说。

    这也对啊!零零散散的卖出三五副去,这边还没做出来,那边满大街都是了。卖给谁去。

    然后这玩意卖了两百两,四爷也说行,再叫用好木头给做几样,全当时试验品,瞧瞧再说。给的数量,刚好是够余梁在贾家各房走礼的数目。

    其实如今也有牌九这些,但跟麻将还有些不一样。如今一改进,喜欢的人多了去了。

    今儿这一趟出去,得了二百两的银子,还省了一笔礼金钱。

    可算是把一家子给盘活了。

    余梁就说:“……那倒是个热心人,瞧得出来,也真是没什么坏心。”

    邵华赶紧道:“回头我准备一份厚礼。”

    家里的衣裳料子都是现成的,然后几样干果几样水果,再放上二十两银子,这就可以了。她这么问,余梁就满意的点头:“行!你安排便是。”

    吃了饭,林雨桐带着匣子就出来了,想见四爷还真有点难。不过好在,如今来往起来,总是能听见点消息了。

    说实话,四爷帮了余梁,可余梁也帮四爷给解了难了。

    因为家里没银子了,贾数的药要跟不上了。刚好,余梁来了,表礼里带着二十两银子。

    这事给闹的,四爷一下子就觉得,这赚钱还是第一要务。

    买了药了,又给了钱氏十两银子的当月开销钱,就剩下五两银子不到了。

    找桐桐拿钱?

    四爷干不出这么没品的事。

    正寻思着呢,结果贾瑛进来了:“大哥,学里要叫束脩了。”

    得!又是二两没了。

    钱氏就道:“珩哥儿,不行走一趟东府。瑛哥儿不用去外面的私塾,在家学里也行。省了钱不说,笔墨纸砚也都有供应。”

    可贾瑛现在根本就不在族谱里。

    以前这贾珩也是老实,一次一次的为弟弟去族里找贾珍,说给弟弟上族谱的事。可那边是一拖再拖的,直接就给打发了。

    说到底,还是犯了忌讳也不知道。

    贾瑛年岁比贾宝玉大又如何,叫你改,你不改,那就这么拖着。族里只当没有你这个人。

    这事四爷原本没想着急着办的,但现在其实倒是一个机会。上不上族学无所谓,但是上不了族谱,这就是一个没家族的人,想下场考试都不行。所以,这是一件大事。

    他只说:“这事我有成算,您别忧心。”

    然后钱氏心大,果然就不忧心了。

    四爷看看手里的银子,还剩下三两。就避着钱氏,给了贾瑛一两,又专门叫把幼娘叫来,又给了幼娘一两,叫两人当零用攒着。

    俩孩子倒是高兴了,可四爷手里攥着的,现在也就剩下一两了。

    做什么都不够本钱。原本还想着,不行买点好纸好笔好墨,写一副字糊弄贾政去。但现在明显这条道也行不通啊!

    干别的也行,没本钱也没事,但这来钱太慢。要是家里再出现点突发状况,手里连个应急的银子都没有。

    想了想,便写了几张方子,然后揣着,也不管天气好坏,只管往城外去。

    今儿天确实是不好,飘着雪花,雪细细碎碎的,虽然不大,但也冷的邪乎。尤其是往城外的山上去,更冷了。

    四爷本来是要雇马车的,结果马车没雇到,碰上柳湘莲。

    原主的记忆里,是认识柳湘莲的。一听四爷要出城,他看了看天色,直接下了马,把缰绳扔给四爷,“用完了牵过来就行,我今儿都在汇泉楼。”

    出城还是借来的马。要不是碰上柳湘莲,四爷其实都打算租一头骡子算了。

    有了马了,出门就快多了。

    到了玄真观,好像城外的雪比城里大似的。

    这么大雪天的,来的还是贾家的爷们。贾珩往年也跟着同辈过来给贾敬贺寿拜年的,观里的人也都认识。一看是贾家的爷们,不管有事没事,先里面请。

    四爷之前把一两银子换成碎银子和铜钱,于是赏了小道士一钱银子,叫他给通报,就说有急事。

    有急事,贾敬当然就要见了。

    四爷跟张道士还能有的没的假客气半天,但跟贾敬,不管怎么着,人家都占着高位。身份上、辈分上、大家所知道的学识上,人家那都是秒杀原本的贾珩的。

    况且,这个人是好忽悠的吗?

    靠自己的本事中了进士,脑子有几个是不灵光的?虽然现在还摸不准,这家伙为什么猫在玄真观。但如今有事要办,跟聪明人就不能说废话。

    他见了礼,直接把一张方子递过去:“敬老爷,您看看这个。”

    贾敬以为是府里的事,皱眉拿过来扫了一眼,倒是意外的挑眉:“好字!”

    可等看了方子的内容,他蹭一下就站起来了:“这方子……”

    “这是一高人所配的方子,中和了丹药里面的丹毒,吃了对人百利而无一害。”四爷给的是桐桐配出来的方子。因为需要的药材都颇为名贵,所以,谁没事配那个干什么。桐桐自己有的是办法用常用的药材配出好药来,因此,这配出来也只是配出来了。

    现在,要是拿一般的药材所配出来的方子,这位也不能信。他也没那个技术炼的。

    所以,一看方子上的药,就重视了。再一斟酌方子,越看越妙。

    但很快的,他意识到这不是全部。什么火候加什么成色的药,这也很要紧。但是方子上却什么也没写。

    贾敬将方子放在怀里,看四爷:“珩哥儿?”

    “是。”四爷点头,应了一声。

    “你想要什么?”贾敬就闭上眼睛问道。

    四爷又从怀里掏出一沓纸来:“有三件事。”

    贾敬又睁开眼,盯着那一沓纸,然后‘嗯’了一声:“我能办到?”

    “举手之劳。”四爷回了一句。

    “那你说。”贾敬说着,就盯着四爷的眼睛。

    四爷与他对视:“第一,麻烦敬老爷帮家弟取个名字,家弟十年又一,要上族谱了。”

    贾敬皱眉,这里面必然又是有缘故的。哪里有十一岁的孩子还没有上族谱的。他皱眉,起身走到一旁的小案边,提笔写了一个‘瑕’字,然后取了他的私印,直接盖上了,然后递给四爷。

    有这东西,贾珍不敢不办。

    四爷收了,这第一件事,人家算是做到了。于是又说起第二件事:“小子想要当日敬老爷所念的书。”

    这些东西,贾敬更不往心里去。但还是多看了四爷两眼:“没想到,贾家还出了你这么一号人物。也罢了!随后我写个条子叫人去办吧……留在府里,也是平白玷|污了孔孟之道。”

    这就算是应了。

    四爷分出一半的纸又递过去:“这是炼制法门,您收好。”

    贾敬接过来瞧了瞧,心里就有数了,这是真的。虽然不知道丹药出来是什么效果,也没真的成功的炼制出那种传说中的丹药,但是失败他是失败过无数次的,对的没见过,但是错的一眼能瞧出来,瞧不出错的地方,大概就是对的吧。

    他也把东西收起来,却看向四爷手里的另一沓:“还有什么难办的,一并告诉我。”

    想要四爷手里另外的方子。

    四爷却施施然的把方子收起来了:“这个,等下次有事情要求您的时候,再拿给您。”放长线,钓大鱼。

    “你不是有三件事要求我吗?”贾敬盯着那沓子纸,眼睛都冒着光。

    四爷却轻笑一声:“第三件事就是我现在缺点银子花用……”

    贾敬就盯着四爷看,半晌突然笑了一下:“方子给我,要多少银子你开口。”

    四爷但笑不语。

    贾敬明白了,这是等着自己随便给多少,给了银子,就算是自己下的定金。要不然,可不好说了。这是既想要银子,还想求着自己给办事。压根就没想过把剩下的给自己。

    “好小子。”贾家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他连起身都没起身,直接从案子的下面取了一个匣子,直接扔给四爷:“去吧!我等着你再来求我。”

    四爷接了匣子,也没看,只道:“想等到长生不老的方子,那就最好别吃你原先的丹药。”

    “老子又不想死。”贾敬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四爷还真不希望贾敬死的那么快,现在好些事,还得从贾珍手里过。贾珍那东西就是个混不吝的,想跟他掰扯道理,那是做梦。既然掰扯不明白,那就不费事。那小子见了贾敬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怕着呢。自己能请的动贾敬,他就得敬着、偏着、哄着。

    出了玄真观,直接上了马,进了城就先去了票号,开了匣子看了看,里面数额不等的银票子,林林总总的,得有小一千两。

    足够的!

    取了五十两出来兑换了碎银子和铜钱,出来把柳湘莲的马给还了。进去找掌柜的打听,知道柳湘莲跟冯紫英几个,正在楼上喝酒。他也没惊动,花了十二两把这伙子今儿的账帮着结了,又叮嘱他们帮着把马喂了,就直接走了。

    那掌柜的自然不瞒着,进去把事情就说了。

    这么给面子的事,柳湘莲就说:“怎么不请上来喝一杯?”

    掌柜的就说:“珩大爷说,家里还有事,就不打搅了。改日设宴,请诸位大爷。”

    那边冯紫英等人又问柳湘莲这好好的请客又是个什么缘故,柳湘莲才道:“就是借了一回马。原本是想着瞧着琏二哥哥的面子,谁晓得还是个有牌面的人,这不是有眼不识泰山嘛。”

    几个人就说,下回一定请来坐坐云云。

    有了钱了,四爷先买碳,给自家买了,还给余家买了不少。直接叫给送过去了。

    邵华就说,这珩大爷可真是敞亮人。

    看看,还了人家二十两银子的礼,结果给送来五十两银子都不止的碳。

    余梁就觉得再说还人家人情的话,就有些不识抬举了。人家这是跟你打算认真交往的架势。就说:“回头等忙过这一段时间,咱们都去,也该拜拜人家的父母了。”

    林雨桐心里还嘀咕呢,心说四爷也不知道打哪弄的银子。

    她知道四爷手里肯定没钱,要是有钱早就借着名头,用更高的价格把余梁之前拿出去的东西给买下来了。没买,而是帮着牵线搭桥,就知道,他手头不是一般的紧。

    正琢磨着有什么机会把银子给四爷递出去呢,甚至都想着,实在不行,晚上翻墙出去的可能。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弄到银子了。

    行!只要有银子,就受不了罪,这就行了。

    家里安顿好了,暂时不用为吃饭养家的事犯愁了,于是,四爷拿着手里的条子找贾珍。

    贾珍这回没有慢待,而是亲自迎到门口:“哎呀,珩兄弟啊,正说要去找你呢。快快快,里面请。”

    四爷就知道,估计是贾敬写信叫贾珍给自己送书了。这小子摸不准他爹的意思。

    他就带着几分惶恐:“珍大哥折煞小弟了。”

    贾蓉今年都十四五了,跟贾珩年纪差不多大。刚娶了秦可卿,还在新婚燕尔。

    这家伙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年纪上跟贾数也都差不多大了。可要是放下身段的时候,那真能放下身段。

    偌大的宁国府,只有贾敬当年的院子,有书房的。其他的地方,还书房了,不够羞先人的。

    贾珍带四爷进去,屋里就是酒宴,来来回回的丫头小厮穿梭笑闹。

    他试探着问四爷:“见太爷去了?”

    四爷就说:“父亲前些日子身子有些不好,求了张道人,想了想,又去求求太爷,看有没有什么丹药……”

    为这个的!

    “太爷可说什么了?”贾珍亲自给四爷倒了茶递过去,十足的紧张模样。

    四爷就笑:“也没说什么,就是问了一些文章上的事情,太爷说还有几分悟性。又问还有没念书这些话。珍大哥也是知道我家里的境况的,哪里能静心念书。父亲病歪歪的,连弟弟的族谱这都没上呢。”他伸手把纸条递过去:“还是太爷给取了名字,我这次来就为这个的。”

    贾珍也不知道这贾珩读书到底如何,但要是自家老子看上了,那向来是差不了的。只给些书,给了便给了,放在家里也是发霉。

    他抬手接过纸条,见了上面的名字,心说,这小子长大了也终于开窍了。反正叫什么都行,就是别跟宝玉犯拧。

    于是特别利索,拉着四爷就起来,两人去了祠堂,在族谱上把名字添上,就算是完了。

    出来的时候贾珍还跟四爷说:“别怪我这个大哥,这家也难当。”

    是说上面还有老祖宗看着,不好叫老人家不高兴。

    四爷客气的应了,只说怎么会见怪之类的客套话。告辞回来不久,就被送来了五车的书。堆满了整整一间房。光是归拢出来,就得些时间。

    贾家聚族而居,有点风吹草动的可不都知道了。

    这贾数一房巴结上了东边府里,一时之间也跟着水涨船高了。这个来打探那个来问候。不说内宅女人这个那个的,光是贾家的爷们,贾敕、贾效、贾敦、贾璎、贾璘这些高一辈平一辈的,还有那贾菖贾菱贾芸贾芹贾蔷贾蓉这些小一辈的侄儿,一个个的都奔着来了,见了就叫叔叔,一个个的都开始自称儿子。亲的不得了!

    走到宁荣街上,人缘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只是跟家里说起给入族谱的事,只名字的事,钱氏有些不满:“明明瑛哥儿比宝二爷要大。”

    四爷没跟她解释那么多,有些道理,说了好像她也总不能明白。他就给定下来了,“小名英哥儿叫着,等大了取个表字带个瑛也成。但现在,别叫这个名了。”

    也不想想,就是要下场考试,这不也得得族里知道。要真是谁想使坏,一句半句坏话就能毁了前程。

    十一岁的孩子对此还没有太大的执念,只怏怏不乐了两日,四爷说给买个小马驹,这事就彻底的给抛诸脑后了。

    林雨桐再次听到四爷的消息,还是在贾母这里。

    买了图样的店铺做了跳棋和麻将送来,林雨桐和邵华就开始回礼了。许是做这种东西不需要整块的料子的缘故,所以,送来的东西,都是上好的材料的。如果细看纹理,像是做了大件家具剩下的边角料。

    给贾母的这一套,是乌木的。给贾赦贾政用的是香檀木的,给邢夫人王夫人用的大叶紫檀的,给贾琏贾珍用的是小叶紫檀的。给尤氏、王熙凤、李纨用的都是楠木的。像是三春宝玉黛玉贾环包括贾琮贾兰和大姐儿,都是跳棋,雕刻成花朵样儿的,生肖样儿的,都是紫檀柳的,各都送了一套。就是姨娘们,也用黄花梨给做了一套明显小很多的那种,能玩就是了。

    这东西学的快,上手两把就都会了。

    内宅里最缺乏就是打发时间的东西,这东西送出去,在贾母房里就开始玩了。

    以前他们推的那种牌九,也又碰啊吃啊之类的,不过没这个这么全活。

    立马就开了一个场子这个上那个上的陪贾母玩。林雨桐在边上教了这个教那个。

    牌桌上嘛,就说起了闲话。说敬大老爷瞧中了珩哥儿,把书都都送了云云。

    贾家别管嘴上说的如何,其实真是挺稀罕读书人的。一说还有被进士老爷看中的,那这铁定就都高看了两眼。

    林雨桐就明白四爷的银子是打哪来的了。肯定是忽悠贾敬那假道士给忽悠来的。

    贾母这会子都想不起来贾珩是哪个,一听说家里的事,就叹气,也是嫡亲嫡亲的宗亲呢。

    亲个屁!

    照王熙凤那个算法,肯定出五服了。

    不过贾母还是叫鸳鸯:“打发人去,赏哥儿二十两银子,两身衣裳,叫好歹上进些。跟他说,别叫进来磕头了,不耐烦这些个。”

    鸳鸯领命,打发人去了。

    随后邢夫人王夫人又打发人每人赏了十六两,言说不敢跟老太太比。

    林雨桐就忍不住想笑,真想看看四爷被人赏了是个什么表情。

    把这边应付完了,回去的路上她就琢磨呢,心说,四爷把银子都赚回来了,自己这头,总得像个法子把这家里的日子给过下去吧。如今那点银子,别说置办家当了,就是日常开销也不知道能撑多少日子。这个做生日,那个过寿的。今儿她要摆宴,去的时候不好空手,明儿那个要赏花,去了也得带上手信。算算这个开销,应付的过来吗?

    所以,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借着这个在贾府的便当,赚点银子。

    想到赚钱,她的心就不由的跟着飘摇,也不知道扬州那边如何了……    目标编号019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326.重归来路(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