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320.滚滚红尘(1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320.滚滚红尘(1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08833/57066573.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7066573.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706657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320.滚滚红尘(1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滚滚红尘(13)

    跟许宣生生世世的做凡人夫妻?

    林雨桐就问她说:“……难道许宣不是九世善人?”是九世善人的话, 下辈子又怎么会跟你做凡人夫妻?

    白娘子猛地抬起头来看林雨桐, “夫人这话是何意?”

    这话的意思?其实也没什么意思。真就是问问而已,“难道不是?”或者是自己记错了?林雨桐还真有几分疑惑。

    白娘子低头:“……夫人真是无所不知。没错, 官人他是九世善人。”

    “那这是否再为善最后一辈子,便可飞升?”问出来真没别的意思,林雨桐对这些真的不是很明白,她就当是稀奇事的在这里打听呢。

    白娘子缓缓点头, 脸上露出几分痛苦之色来,良久才道:“是!官人这辈子只要继续为善, 自然便可飞升的。”

    林雨桐就多看了白娘子几眼, 又问了一句,“你能在百年之内修成正果吗?”

    谁能做这个保证?

    白娘子愣了一下, 然后摇头:“天意如何,我……怎么可能知道?”

    哦!

    不知道啊!

    她皱了皱眉,对他们这种修道, 了解的也不是很多。所以, 她倒是真的不能轻易的下结论了,说白娘子如何如何。就是想着, 若许宣真是九世善人, 那么好似有那么一句话,那句话是怎么说的——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这个话放在这样一个世界里,那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这也叫拔宅飞升!连鸡犬都升天了, 何况是妻子仆从?这么一想, 好像有些恶意揣度的意思。她不敢这么想下去, 只觉得这么想下去,这世界就真面目全非起来。因此,她告诉自己,这种事不能着急,慢慢的看着吧。

    见白娘子面色焦急,林雨桐就知道自己是不能多问了。人家赶时间,她就说:“你忙吧。还是那句话,只要不伤无辜,随你。”

    你们的天道,都允许你们存在。那谁也管不着不是吗?

    白娘子对着林雨桐又拜了拜,这才带着许宣离开了。而在池塘里的小青跟小鲤告辞,有那么一瞬,她竟是有些羡慕小鲤的。像是小鲤这样心无杂念在这种环境下修炼,对自身的修为是极有裨益的。

    但羡慕归羡慕,她还是在池塘里转着圈的对林雨桐行了礼,然后就自行离开了。其实太爷和夫人是极好的人,允许自己来去自由,从来没有干涉过。

    那边白娘子带着许宣离开,心里不停的想着夫人的话:是!官人是九世善人,只要这一辈子行善积德,寿终正寝,他自是会飞升的。

    然后看着官人那已经变的青白的脸色,她狠狠的闭上了眼睛。

    小青回来正好看到自家姐姐对着床上的许宣,脸上满是痛苦,“姐姐……怎么了?”

    白蛇摆摆手:“没事!”她咬牙道:“记着,点上七盏灯……”

    小青忙道:“姐姐还是要冒险?”

    白娘子握住小青的手:“官人不能这么死了。要不然这个孽可就造大了。记着我说的话……”

    “要是姑老爷他们知道了怎么办?”小青朝隔壁看了一眼,“要不然,咱们重新找个空宅……”

    白娘子摇头,露出几分惨然之色:“暂时拦一拦吧。这件事之后,我总得给人家一个交代。”说着,重重的拍了拍小青的手,一闪身,人就消失了。

    小青兀自愣神:交代?交代什么?

    心里思量着,手上却而不敢耽搁,点了七盏命灯。命灯在寒夜里摇曳,像是随时都会灭掉一样。她不敢有丝毫大意,将五鬼都召唤来,守着这些命灯。

    林雨桐和四爷对白娘子是怎么操作这件事,一点都不好奇。左不过是‘感动了天,感动了地,却怎么也感动不了你’的故事。

    最近总是在附近转悠,也转悠的差不多了。村村镇镇的,都看了一遍。明儿,四爷的打算是走的稍远一些。

    林雨桐当然会陪着。

    第二天一早,两口子跟之前一样,换上最朴素的衣裳,然后上了门口停着的一辆牛车,这就是代步的工具。

    至于跟着的人,李公甫这次多带了两个人,他们坐在牛车的车辕和车尾,将林雨桐和四爷护在最里面,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就上路了。

    四爷这次的目的地是附近的山林。山林里有许多的猎户,这些人称之为野人。

    这些人属于黑户,朝廷不认可。因为各种原因散落在山林之中,以打猎为生。日子比想象的要苦的多。据说,大部分人的生命不会超过三十岁。他们不给朝廷纳税,也就无法下山交易。这样的人下山来,朝廷还会缉拿。

    这当然是不合适的。

    一个县属于上县还是下县,这里面有个硬性的指标便是人口。

    叫散落在山间的猎户都下山来,想办法叫他们安居乐业,在四爷看来,是必须要办的事情。

    从城里出来,走了大约一个时辰,李公甫就指了个方向:“太爷,以前小的来过这里。您看背面的那一片山了没有,那个山脚下,散落着不少村子。山上的野人不少,他们时常拿猎物下来跟村民换粮食布匹和盐铁这些东西。您要是想知道什么,小的以为,先去那里瞧瞧……”

    那就走吧。

    这坐着牛车摇晃,实在不是什么舒服的事。这望山跑死马,更不要说是坐着牛车呢。瞧着倒是都能看见山脚下的炊烟,可就是足足走了一个时辰,还都没地方。

    “这么远吗?”林雨桐就纳闷了,怎么好像总也走不到头呢?

    四爷皱着眉,一时之间也没说话,“等等再看。”

    可这一等,就又是一个时辰。

    炊烟的方向还是炊烟的方向,那个房子的大小,刚才看着是多大,现在还看着是多大。

    两人心里咯噔一下,这情况又好像不对了。

    这有些东西伤不了他们,就是近身只怕也是不行。但是吧,这有些法术当着他们的面施展出来,只要不伤他们,林雨桐和四爷只能干瞪眼。

    这走了两个时辰跟在原地踏步似的,显然,这是有什么东西在阻止自己和四爷靠近。

    两人面色一变,李公甫也察觉到不对的地方了,立马脊背上的汗就下来了:“……这怎么回事……之前我来过,按道理说,早应该到了。”

    这就走不了了,只能暂时先停下来。

    四爷拉着林雨桐先下车,吩咐李公甫:“将牛车安顿好,咱们走着去。”

    啊?

    走着去?

    行吧!您都这么说了,那就走吧。

    可这一走,马上就发现不对了。不过一盏茶工夫,林雨桐和四爷竟然将其他人给甩在了身后。林雨桐回头去看,就见李公甫等人,几乎是跑着追自己和四爷的,头发都被汗湿了。看得出来,他们在尽力。可是跟林雨桐之间的距离却好似越来越远了。

    而且,他们呼喊大人的声音也逐渐便小了。

    这也就是说,他们破不了这个法术,而这法术,却也阻止不了四爷和林雨桐的脚步。这是要让自己和四爷知难而退吧。

    四爷是那样的人吗?

    大不了用双脚去走遍沟沟坎坎,有什么大不了的。

    因此,四爷就朝李公甫等人喊了:“回去府衙等着便是。”

    追也追不上啊!

    有个差役就说:“看来真有妖孽啊!”

    可不是嘛!要不然这怎么解释呢?

    回,肯定是不敢回的,要是太爷出了事可怎么办?

    于是,几个人围坐在牛车边上,只能这么等着了。

    而林雨桐呢,跟着四爷,就只能这么朝前走了。路上坑坑洼洼的,两边是田地。

    林雨桐就说:“用不用那个符箓?”

    有那种疾行符的。

    四爷摇头:“没用的!”如果真要看自己的诚意,那就让他看好了。

    不用就不用吧,走着也没关系。沿着乡间小道,差不多走了有一个多时辰,村子就在眼前了。

    村子就是自然的村子,三三两两的分散着一些农家院落。都是泥坯的房子,草房的屋顶。有些顽童在村里玩耍,黄狗芦花鸡,很有些人气。

    村口的槐树下,三三两两的老汉坐在树下的石头上,看见两个陌生人就不免多打量:“这位相公去谁家?”

    四爷干脆就坐过去,跟这些老汉说话去了。

    而林雨桐,则看着这一棵足得四五个人才能合围住的大槐树。她看见了,槐树上,挂着很多的红色布条和流苏。这种习俗在很多地方都有,这叫还愿树。从这树上挂的密密麻麻的情况来看,这东西都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了。

    林雨桐现在对这种凡是上了年纪的东西,都带着几分提防的心理。搞不好就是一个成了精的。

    她正围着树看,那边四爷叫了:“夫人——”

    夫人?

    好吧!在外面这种称呼才是对的。

    林雨桐别扭了一下,就赶紧过去。四爷就道:“先去这位老丈家里。”

    这是里面穿的最体面的一个老人家了,怕不是里正就是村老。

    这老丈指了指正对着大槐树的那户人家:“小老儿家就住那儿,方便。”

    林雨桐应承着,跟了过去。这是个青砖大瓦黑漆门的人家,之前还真没看见这栋房子。她回头看过去,就见这家的大门正对着大槐树,视线上,应该是刚刚挡住这家。

    可大部分的人家,正对着门口的位置,都是不让种树的。尤其是这种大槐树。

    可这家偏偏正对着大槐树,可日子却过的是最好的一家。只看房舍就知道了。

    这么一琢磨,林雨桐就觉得有点意思了。

    进去了,在小院里的石凳上坐下,有个像是家里儿媳妇的女人奉茶来,小老儿挥挥手就叫人下去了。

    林雨桐就道:“进了村,就瞧见那大槐树……”

    “那是咱们的神树。”老人家笑呵呵的:“保佑咱们村风调雨顺……”

    哦!

    这个话题问过就算了,林雨桐不再说话。四爷跟着老人家就问起村里的人口收益等等,却再没提山上野人的事。

    吃饭的时候,林雨桐就发现,这家人会将饭菜分一份来,单独端出去放在门口然后跪下磕头。不用问也知道,这是给大槐树的供奉。那碗里碟子里的菜品菜色,比招待两个客人的更加丰盛。

    吃了饭,四爷就告辞,也不往山上去了,拉着林雨桐就出村子。

    结果来的时候走了有一个多时辰,回去的时候半个时辰都没用到,就跟李公甫等人汇合了。

    可见,那大槐树并不欢迎四爷和林雨桐。

    这天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原计划走亲民路线的四爷知道,这条路线根本就走不通。这些山野精怪,可能很多都跟这个大槐树一样,靠着附近百姓的供奉获得好处。靠着山的村子是如此,想来山里更是如此。

    说起来,这难道不是淫祠?

    可对这样的东西,该怎么办?林雨桐和四爷还真不知道。

    四爷就发现,他还真缺一个这方面的顾问。

    在这个顾问没找到之前,四爷想尝试其他的办法。比如,贴告示。

    广而告之,凡是野人,皆可下山来。只要来县衙登记,县衙便会给妥善安置。

    但这些人在深山之中,这样的消息怎么能传到他们的耳中去呢?只能靠这些差役,两人一组,每条巷子,每个村落,敲着锣打着鼓的,都得传达到。

    为此,四爷多发了这些捕快两个月的俸禄。

    有钱怎么都好说啊,衙门里留了两个支应的人,其他的都撒出去了。

    这次李公甫没有去,他是头儿,得在县衙总揽的。

    多得了两个月的俸禄的许大娘子本来该欢喜的,可这弟弟一去没有消息。家里的男人又不肯出去找,有什么办法呢?

    唯一的办法就是求神拜佛,把多出来的两个月俸禄拿去捐了香火。

    回来的时候,顺道去保安堂看了看,见一切都好,才稍微安心一些,问道:“你家娘子呢?”

    “娘子去找许相公了?”小伙计是这么说的:“不过好像昨天晚上瞧见屋里的灯是亮着的,小青姑娘大概在吧。”

    “小青在?”许大娘子挺着肚子就朝后面去,这要是小青在,难道弟妹一个人去找汉文了。她一个女人家,又大着个肚子,可别一个还没找回来,又丢了一个。到了院子里,她就喊小青:“小青,在家没?”

    小青皱眉,挥手叫五鬼退了。这才赶紧轻轻的拉开门出去,“姑太太来了?”

    许大娘子看见小青从弟弟和弟妹的卧房出来,就不由的面露疑惑:“弟妹在?”

    小青摇头:“姐姐她……出去了……”

    那你怎么能随便就进卧房呢。如今的弟弟家可跟之前不同,以前是家里没什么可丢的,可现在却不一样了,银子家里不知道堆了多少。这主人家都不在,万一出事了……这么一想,她就不由的更多的胡思乱想。如今的弟弟的身家,在钱塘可都是数一数二的。什么被和尚掳走的?该不是是被绑票了吧?

    这绑票的,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生人,听过弟弟的身家。还有一种是熟人,凡事都知道的最清楚的这一类人。

    之前公甫还说,真跟着人家和尚去了,就不知道留个口信,留个记号……可这要真是被人绑架了,他哪里有什么机会留这个嘛。

    越想就越是狐疑。不由的就打量小青。

    小青哪里会不紧张?自家姐姐吓死了人家一手拉拔长大的弟弟,要真叫姑太太知道了真相,她还怀着身子,这要是有个什么好歹,可怎么得了。

    许大娘子见小青紧张,就指了指卧房:“还别说,我还真累了,叫我进去歇歇……”

    那可不行!

    小青赶紧拦了:“姑太太,您家就在隔壁,这么着,我扶着您,不行叫两个伙计抬着

    您回去都行的。”

    就是不叫自己进屋子去呗。

    不等她再说话,许大娘子就觉得几乎是被小青半抱着的,脚不离地的就给送到自家了。这姑娘的手劲未免太大。她不敢再说啥了,见小青不耽搁,急匆匆的又回去了,心里就更疑惑了。

    确定小青回到隔壁的院子,她赶紧就起来,二话不说,就奔着县衙而去。

    一见李公甫就将他拉到避人的地方,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你说,小青跟弟妹关系那么亲近,怎么弟妹不见了,小青一点也不急。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一个人出门,她在家倒是心安理得的。还进了卧房做什么?我说要进去,她就这样……”模仿着小青扶她的姿势去扶李公甫:“……我双脚都离开地了,她就那么的把我带回家,一点都不费劲。你说……会不会是……”

    “奴大欺主,然后想要偷盗钱财?”李公甫听老婆这么一说,心里也还真就泛起了嘀咕,“走!过去看看。”

    小青是怎么也没想到,送走了姑太太,却招来了人家两口子。

    李公甫就直接多了:“……小青,你叫我们进去看看,要不然,你这就得跟我回县衙,叫太爷好好问问了。”

    小青不敢被抓着去县衙,她要去县衙,都是晚上偷着化为小蛇去的。这样去的话,在县衙门口就得变回原形,还不知道要吓死多少个人。

    想不跟姑老爷去,可以反抗。可这反抗了,可不就是说自己有问题吗?县衙的人都得来拿自己,官人死了的事就瞒不住了。

    思来想去,只得咬牙:“不是不叫你们进去,其实……”她低声道:“其实,是官人已经找到了。可是晕过去了,人家高僧说了,需得我姐姐在佛前跪足三天三夜,要不然,官人是醒不了的。也不敢叫人靠近,更不敢叫命灯熄灭。要是不信,你们进来看。但是千万小心着点,那命灯,哈口气都会灭的。”

    这话是怎么说的?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来不及细问,先进去看看再说。

    可这一看,李公甫的心都凉了。这哪里是晕过去了,看模样,跟死人又什么不一样的?

    许大娘子一声‘汉文呐’刚出来,离她最近的一盏命灯就开始猛的摇曳了几下,眼看要熄灭了一般。小青赶紧过去挑了挑,朝外一指,意思是:有什么话出去说,这里不适合。

    一到外面,许大娘子一嗓子才哭出来了:“汉文他到底是……”

    “活着呢。”小青赶紧道。

    李公甫不说话,只坐在那里打量小青,然后问道:“弟妹去了哪里的寺庙……”

    这?

    小青哪里知道?

    被怀疑的眼神看着,小青正想着怎么圆谎,外面就传来声响:“姐夫要知道什么,问我便是了。”

    “姐姐!”小青松了一口,迎了出去。还没说话,便被白娘子塞了一个东西:“赶紧熬成药,喂官人喝下去。”

    小青点头,忙去了。

    白娘子这才进去,许大娘子忙问:“弟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话,白娘子该怎么答?

    心里想过千遍万遍,可还是止不住的心痛如绞。她上碧落下黄泉……可是,官人跟着黑白无常,在黄泉路上,却对自己避如蛇蝎。

    也是!自己本来就是蛇嘛。

    她没有再追,只要肉身不灭,阎罗君是会判相公还阳的。头七回魂夜,便是相公清醒之时。

    而在这之前,她背过身,擦了不由自主落下来的眼泪,然后才道:“姐姐姐夫,为了官人,有些事情,还得请姐姐姐夫帮忙。”

    许大娘子朝卧房看了一眼:“汉文他……”

    “再有几天,他就会醒来。”白娘子强笑道:“但是,那一天,也是我和青儿的死期。”

    啊?

    李公甫皱眉:“这是什么话?”

    许大娘子赶紧拉白娘子:“弟妹啊,到底有什么事,你只管说出来。咱们是一家人呐……”

    白娘子深吸一口气:“……官人此次遭难,皆是因我而起。我跟小青,幼年曾跟随高人学过一些法术……”

    “法术?”许大娘子朝后退了两步:“就是像是道士那种,降妖除魔的……”

    白娘子:“……”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要是你要这样理解的话,也行。她点点头:“不中亦不远,就是这样子。”她扶了许大娘子坐下,“当年年轻气盛,得罪了不少人。如今,那些人要寻仇,官人是被我连累的。”

    “啊?”许大娘子就说:“这些事,你怎么不早说呢?这些人是什么人呢?怎么能如此……不行咱们就报官……”

    “这不是报官的事。”白娘子道:“得罪的不能算是人,而是……”

    “妖?”许大娘子就赶紧拉李公甫:“这可怎么得了。”

    李公甫原本是不信那些东西的,但先是京都闹了妖,前两天跟太爷出去又亲历了诡异事件,如今,他是信的:“这东西……你可有应对之法?要不然,去请得道高僧……”

    “可这终归没有千日防贼的!”白娘子就道:“如今,为了官人,也是顾不得许多了。只要我跟小青死了,便一了百了……”

    “这可不成!”许大娘子道:“这怎么就说到死了?”

    “姐姐。”白娘子就道:“不是真死。是得叫官人和其他人知道,我和小青都死了。”她摸摸肚子,“还有他呢,我怎么会真的去死?”

    “这?”许大娘子摇头:“当时只是梦到你,汉文就跟疯魔了一样。要是知道你死了……”

    “姐姐不要担心。官人也是历经生死的,他没姐姐想的那般脆弱。”说着,她就笑了笑,“而我,也不走远。我们会一些法术,只是简单的改头换面而已。我想,去找夫人,把卖给太爷和夫人的许家老宅,再给赎回来。我带着青儿就住过去。将来孩子生下来,孩子还姓许……”

    “那怎么行呢?”许大娘子摇头:“这可太委屈你们了?”

    “委屈什么?”白娘子笑道:“银两我会带走一半。宅子铺子都给官人留下。要是以后,官人又有喜欢的姑娘……”她咬牙道:“姐姐只管给官人另谋良缘便是,我这里,姐姐姐夫不必顾忌。”

    这更要不得了呀!

    不等李公甫和许大娘子说话,白娘子就道:“要不然,官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跟今天这样一般,可下次还能不能醒来,就不知道了……”

    许大娘子的嘴张了合,合了又张,一嗓子哭出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好好的一家人,这怎么说散就散了。

    小青在里面喂许宣吃药,听了这话,没来由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确定药吃下去有用之后,她才出来:“那姐姐又何必等官人醒来再‘死’呢?不如早‘死’,‘死’了之后,等丧事办完了,官人也该醒了。这醒来之后,都尘埃落定了,岂不是好?”

    白娘子的手一紧,好半天才道:“……也好!按青儿说的办吧。”

    第二天,林雨桐就接到消息,说是保和堂许相公的娘子和丫头,都死了。

    怎么死的?

    说是找许相公的时候失足滚下山丧了性命,尸首是从城外拉回来的,城里很多人都看见了。如今李家正在办丧事。

    林雨桐愣了一下,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白娘子这次倒是利索,这是放弃了吗?

    但不管想玩什么吧,人家有了丧事,林雨桐和四爷又是跟人家有故交的,亲自去了一趟。不见许大娘子,只有李公甫在灵堂前站着的。

    不少人都觉得可惜的不行,多好的两个人啊,还怀着孩子呢。

    停灵三天,人就安葬了。

    然后第四天晚上,李公甫和许大娘子两人,紧紧的盯着躺在床上的许宣。一到子时,床上的人就跟诈尸一般猛地坐了起来,然后大口的喘着气。

    “汉文!”许大娘子过去,将又要倒下的人扶住,喊李公甫:“快拿水来!”

    许宣满眼的惊恐,“蛇……蛇……大蛇……”

    “没有蛇!”许大娘子心疼坏了,将水递过去:“这是家里,哪里又蛇?看看我,看看我是谁……”

    “家里?”许宣眼里的惊恐更盛:“娘子……是……蛇……家里有……蛇……两条……”

    这说的是什么?

    许大娘子听到耳里,以为弟弟说的是:娘子,(那)是蛇,家里有蛇,(有)两条。

    这话叫她心里更难过了,那么好的弟妹呢。没瞧见汉文害怕了也是先叫娘子,家里有蛇了也不说男人该冲到头里,反倒是喊他娘子。真是被宠坏了。这以后上哪里找对他这么好的媳妇去?

    于是就道:“汉文呐,我是姐姐。你得好起来啊,要不然都对不住弟妹了!弟妹她……”

    “她怎么了?”许宣抓住他姐的手都在颤抖。

    “弟妹和小青,都死了。”哪怕是假的,但想想弟弟这运道,还是不由的哭了出来。

    “死了?”许宣瞪大了眼睛,“不可能!”

    李公甫就叹气:“真的死了。你要是想要对得起弟妹,就得好好活着。她、小青、还有肚子里的孩子,三条命都搭给你了……”

    许宣看向李公甫,然后又看看家里换上的白帐子,提着食盒进来的小伙子腰里缠着的白腰带,再看姐姐姐夫,果然是一身素服。

    “真死了?”他自言自语,闭上眼睛,满眼都是那双看向他的蛇眼。那眼里没有阴冷,只有无尽的缠绵。这一刻,他的胸口猛的一疼:“不会的!她怎么会死呢?”

    李公甫就说:“只要是人,就会死啊!这有什么奇怪的。”

    可她不是人!

    这话在嘴边差点喊出来,但到底是没有。他垂下眼睑,心里起伏不定。

    许大娘子呜呜咽咽的哭:“你可千万要想开些。可不能……”

    许宣一把就着她姐手里的碗,喝了一碗的水:“我不会寻死的。”我得知道,她到底是真死了还是假死了。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真死了自己会如何,也不知道如果是假死了自己又当如何,但就是觉得,得弄清楚。在弄清楚之前,自己绝对不能死。

    他喝了水,踉踉跄跄的起身,到了桌子跟前把食盒里的饭拿出来就吃,再没说一句话。

    李公甫两口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紧紧的盯着。

    许大娘子就说:“咱两家的隔墙上,还是开个拱门的好。要不然,汉文这样子,我也不能放心。”

    行!怎么都行!

    外面,隐在暗处的白娘子看到许宣安然无恙,才真的松了一口气。

    小青拉了拉白娘子,轻轻的摇头。

    白娘子一咬牙,跟着小青,化为两道光,去了城外。

    隔了两天,在许宣的身体还没恢复过来的时候,钱塘的码头来了一户人家。

    当家的是一青衣公子,长的风流倜傥。身侧跟着一戴着围帽的妇人,挺着肚子。两人在码头的客栈落脚了。

    店家说有一间上房,这公子便说:“那给家姐便是。”

    哦!

    原来不是夫妻。

    店家打听,这公子就说了,那是他的姐姐,新寡之人。

    倒也是个可怜人。

    问姐弟此行是寻亲还是行商?这一问才知道,这弟弟是送姐姐回姐夫的祖籍之地的。说是那许家几十年前去京都京都谋生去了,如今家业凋零,也就剩下姐姐肚子这一根独苗。京城居大不易,所以变卖了家当,想回来安家。

    住了两天,这姐弟就看中了一处宅子。可不巧,这宅子是太爷之前所住的。可太爷到底是慈悲人,将宅子原价卖给了这一对姐弟。

    于是,这宅子门匾就换了,换成了许宅。

    大家才知道,这出门支应的是白许氏的弟弟白青塘,而至于人家守寡的女子叫什么……没人问,就是白许氏而已。

    李公甫在巷子里遇见过几次白青塘,心里知道这是小青,可再看,还是看不出半点相似的地方,小青见了他,也真跟见了陌生人一样,微微点头致意,转身就离开了。

    许大娘子买菜路过老宅,推门进去,还没见弟妹呢,就被小青给挡了:“李家娘子,我姐姐一路舟车劳顿,还没起身……过几天,等收拾好了,我会去拜见乡邻……”

    竟是真要不相认的样子。

    “小青……”许大娘子低声道:“没有人……”

    “什么小青?谁是小青?”小青脸上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怕是李家娘子认错人了。”

    然后就这么客气的将人给送出来了。

    许大娘子回去还跟李公甫嘀咕:“难道是骗咱们的。弟妹其实……”

    “嘘!”李公甫低声道:“就当真死了吧。为了汉文好,就别老找过去!”

    白娘子摸着肚子说小青:“对姐姐姐夫,你何必如此?”

    “姐姐,人性凉薄。”小青嗤笑一声:“虽然姐姐说的不是实话,但是看着姐姐怀着孩子就这么假死遁走……谁可曾想过姐姐的感受?”

    白娘子拍了拍小青:“好了!不说这个了。要把孩子生下来,要把孩子养大,没有人庇护是不行的。夫人帮我们良多,也该是能用到我们的时候了。今儿晚上,我再去拜访夫人……”

    虽然不知道白娘子弄这一出是为了什么,但她既然主动过来了,要帮忙,那林雨桐是万万没有拒绝的道理的。    目标编号019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320.滚滚红尘(1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