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318.滚滚红尘(1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318.滚滚红尘(1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08833/56966100.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6966100.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696610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318.滚滚红尘(1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滚滚红尘(11)

    白娘子千恩万谢的, 可走的时候还是一步三回头。官人他……应该会听姐夫的话的吧。这件事到底如何,她得抽空查一查。要是官人在家, 时时刻刻都有可能会找自己。如此一来, 干什么都不太方便。况且,对于他如今的状况, 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在县衙。只有人在县衙里, 他就是安全的。

    李公甫看白娘子磨磨蹭蹭的, 半天了,才走出三五米远,不停的朝里看,不知道有多放心。于是就笑道:“哎呦!这隔了一里路,缺什么带句话就捎来了。弄的跟生离死别似的!放心吧, 天再冷,屋里都有炭盆。内衙的厨子给送菜送饭, 比家里的伙食可好多了。屋子里暖暖和和的,太爷只叫一天干四个时辰, 别的时间看看书,消遣消遣都随意。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嘛。”

    真是的!上哪找这么宽厚的太爷去?

    白娘子赶紧道:“不是……不是不放心县衙,太爷宽厚,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不放心是因为,之前有个高人为官人起了一卦, 说是官人若是离了贵人的庇护, 一定会有血光之灾的。这些我又怕说出来吓到官人, 所以, 只能拜托姐夫,千万看好他。”

    李公甫见怪不怪,往常自家那老婆也是这么护着她弟弟的,就跟她弟弟还是三岁的娃儿似的。他应了:“我知道了,一准给看好了。”

    白娘子这才福了福身,然后转身走了。

    边上的捕快就笑:“头儿,您这小舅子可真是过的好日子。”老婆跟养儿子似的养男人,上哪找来的这是。

    李公甫瞪眼:“别胡说啊!汉文怎么了?汉文心地善良,老实憨厚……”说着就顿住了,想了半天也就这些了,至于长的好不好的这些,全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说完这两点找不到别的夸了,就干脆总结道:“就这些还娶不上一个好媳妇吗?”

    心地善良,老实憨厚的人很多啦,娶到好媳妇的当然也很多啦。但像是这么好的,基本找不到一点缺点的好媳妇,除了他许汉文可就没别人了。

    从一个一文不值的穷书生,到家缠万贯的名医,中间其实就是隔了一个白素贞。

    大家说说笑笑,打趣完了就算了。

    那边许宣进了安排好的房间,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困的不行,挨着枕头呼呼就睡。

    鸡鸣山上,法海一下一下的敲着木鱼,嘴里念着经文,但是随即,他的停住了。神通并没有传出去,那边似乎是被金钟罩罩着一般。

    他的手随即放在金钵上,金钵上的影像模糊的很,只能勉强看到白娘子跟许宣站在县衙的门口,然后一晃影像就消失了。

    至于县衙的景象,却看不见具体的。只能看见边上清亮的光线一片,把里面遮挡了一下严严实实,谁也无法窥探。

    这叫他先是一声长叹,若是以前,哪怕是看不清里面,但也是能够感知到里面的,但是现在不行了,一个‘妖僧’毁了所有正道根基。随即又皱眉,这县衙有清气,自是出了大清官。

    可这出了大清官,又怎么会并存身带龙气的窃国之贼呢?

    他觉得,不能只在山上呆着了,得下山去看看了。

    法海要下山的事,白娘子全然不知。她正跟刚回来的小青商量:“这个法海……盯着官人不放,不知道到底是想干什么?他现在也不是什么正道,盯着官人,就是盯着咱们。可为什么要盯着咱们,我是百思不得其解。”

    小青轻哼:“姐姐,有些人做事,哪里需要理由?”

    白娘子却摇头:“你想的太过简单了。你想那法海,为何那么多得道的高僧中,只他的名声威望最显?”

    小青哪里知道这个:“姐姐只管说便是,我哪里知道这些人肚子里都有些什么弯弯绕?”

    白娘子看着小青的眼神就有些无奈:“那法海能有偌大的名声,那是因为他知道怎么借势。若是没有梁王府,哪里能成就他的名声。没有把名声传到天子的耳朵里,得一句天子的称赞,他怎么会入道如此之快,还是煌煌正道。”

    所以呢?

    小青越发的不解。

    白娘子就说:“法海说是出家人,可是对红尘俗世,他清楚的很。他更明白怎么利用规则为他谋利。要是把他当成一个只是一心认定了收妖的和尚,那可就真错了。既然不是一个一心只知道收妖,半点事故利害也不明白的和尚,那他缠着我们,要捉我们,就真的只是因为我们是妖吗?”

    “要不然呢?”小青不是很明白:“我当然也知道那和尚不是一个傻和尚。那蛤|蟆精不是跑去凤凰山去了吗?那凤凰山上的妖精多了去了,怎么不见他去收一个呢?还有那梁王府,他那么神通广大,怎么会不知道梁相国的真面目?梁相国那是不是一个好官,连我这种小妖精都知道,他会不知道?若真是清官,天地自会庇护,就像是金大人一般,才只是一个县令,咱们就都无法靠近。那还是堂堂相国呢,一人一下,万万人之上,若真是清官,若真是泽被百姓,那府里自是汇集天地清灵之气,怎么子孙不繁茂不说,还尽数不得成才?最后,更是什么妖精都能进出其中。这些,法海不清楚?不!他很清楚!可是他做什么了?”

    “他依然是跟梁相国关系很深。”小青就又说:“而且,梁相国的儿子外甥身上,都有他给的护身符。等闲邪祟,都无法近身。”

    “对!就是这样的打死都不为过的纨绔子弟,法海依旧护持有加。”白娘子轻笑一声,“你说,他是正道吗?”

    “哦!”小青一拍脑门:“那这么说,法海可真是够奸诈的。他这正道,是想办法叫梁相国从天子那里讨来的。天子金口玉言,一句话对这些修道之人都至关重要。”

    白娘子点头:“就是如此了。所以,他所谓的道,便是入世的道。天子之言,盛名之下百姓之赞,对他的修道,许是都是有好处的。”

    “难道捉妖,就是要不知情的百姓夸他?”小青摇摇头:“这也难呢!咱们又不是坏人,收了咱们就有人叫好了?再说了,金娘子还说,这不管干什么事,有人夸就有人骂,靠着这个入道……”她摇头:“不靠谱!”

    是呢!

    “这也就是我想不通的地方。”白娘子苦笑,“这样的人,既然打定主意要拿咱们,那不管是跪是求,还是跟他好好的讲道理,都没用的。他讲的从来不是道理,而是他心里定下的目标。我们得知道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小青就皱眉:“咱们不能……不能杀了他吗?他现在只是妖僧……”

    白娘子摇头:“青儿,你怎么又动不动就喊打喊杀呢?”她摇头:“真要是杀了人,造了杀孽,当如何是好?况且……”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若不是这孩子,想来还是能应付自如的,可如今有了孩子,又这么大的月份,功力着实是难以应对。”说着,又叮嘱小青:“要不然,你这段时间,去县衙跟小鲤修炼,暂时不要出来了。你太莽撞了,我怕你碰上法海……以你的功力,根本奈何不了他。”

    “我不!”小青皱眉:“我走了,你怎么办?他真要……”

    白娘子摇头:“肚子里的孩子,是我最大的保障,他不会拿我如何的。”她劝小青,“只管去吧,我也闭门不出,等到孩子出生了,出生以后,再说。”

    小青还是摇头:“等他找来了,我去也来得及,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正说着话呢,那边李公甫在院子里喊:“弟妹!弟妹!汉文叫我捎信回来了。”

    白娘子赶紧起身:“劳烦姐夫了。”说着,就迎了出去。

    信上没什么,只说在县衙还都好,住的也好,吃的也好,就是身边没有娘子相陪,有些空落落的云云。

    白娘子又迅速给回信了,然后交给李公甫:“麻烦姐夫了。”

    麻烦倒是不麻烦,就是觉得一天好几封信,怪肉麻的。

    小青就嘟囔说:“干脆拴到裤腰带上算了。”

    那边李公甫偷偷的给小青竖起一跟大拇指,然后又面无表情的拿着信离开了。白娘子红着脸嗔怪道:“小青。”

    小青一吐舌头,奔着厨房去了:“姐姐想吃什么?我去做啊!”

    这边白娘子无奈,那边李公甫出了门就笑,捂着嘴笑完,看了看手里的信,刚要往怀里揣,就瞧见一个头戴斗笠的和尚朝这边走来。

    这和尚瞧着身材魁梧,一手禅杖,一手金钵,他刚要移开视线,就见这和尚朝身后的屋舍看了一眼,就将视线定格在自己身上。他用手指了指自己:“要化缘吗?银子我没有,要是需要斋饭,我这就给你喊一声,斋饭是尽够的。”

    法海上下打量李公甫,一身正气倒也凛然,身上有清气,又身穿捕快服,想来是县衙的差人。再细看,隐隐还带着一丝熟悉的妖气。

    想他从妖气冲天的屋舍里出来,他就有些了然。看来此人跟那青蛇有些渊源。

    因此,他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施主,贫僧只是偶尔路过此地。只是观施主面相,施主家人似有血光之灾……”

    “哎呦!”李公甫立马道:“还真是高人呐!”弟妹不是说有高人给汉文瞧了,说是汉文有血光之灾嘛。这已经是第二个人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是了,“不知道大师可有法子?”

    法海又唱了一声佛号:“也罢,既然遇上便是缘分。出家人慈悲为怀,这里有护身符,施主尽管拿去吧。”

    这么好啊!

    “真不是要化缘?”李公甫心里还有顾虑。

    法海只将护身符递过去,然后便转身走远了。

    这?

    李公甫一拍脑袋:“你说这汉文的运气,也是真好!这遇上个血光之灾,都能碰上和尚给他化解灾难。”

    于是,他带着信和护身符,直接去了县衙,找小舅子去了。

    到了门口,刚好四爷找李公甫有事,李公甫将东西交给差役:“帮我给汉文送去,他娘子的信……”

    然后差役就把信给了,心说这护身符,只怕是头儿自己的东西,他暂时帮着保存了。

    结果李公甫出来这一忙,也没问差役。差役把这事给忘了个干净。

    而这天晚上,过了子时,班房里值班的差役不知道怎么的,脑子就开始昏沉了起来。耳中全是木鱼声,而且越敲越密集。他浑浑噩噩的起身,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叫人压抑的地方。边上的人还问呢:“你这是干啥去?”

    “出去看看。”他听见自己这么回了一声。

    那人还说:“行!你去巡逻,下个时辰,我去。”

    他就这么出去了,朝哪边走呢?迷茫的很。于是,他朝县衙的大门而去。

    而许宣,是夜里睡不着啊。跟他一个屋的两个老大夫呼噜声震天响,加上刚来就狠狠的睡了一大觉,只觉得从未睡的那么香甜过。这睡的多了,晚上就彻底的失眠了。失眠了,在屋里睡不着还得受呼噜声磨牙声的干扰,于是披着衣服就出来了。

    姐夫也不让自己出去,娘子也不让自己出去。可县衙到家才多远的路,转过一条街就到了的。这点距离,却得困在县衙。本来从屋里出来还是想回家的,可这县衙的大门这不是关着呢吗?想出去也出不去啊!

    怎么办呢?只能对着家的方向想娘子了,谁能想到,这就碰到差役大哥好像要出去。他赶紧把衣裳紧了紧穿好,悄悄的跟了上去。见对方开了门,他一时大喜。赶紧跟了出去。却见这差役大哥像是激灵了一下,嘀咕了一句:“我出来干什么?”

    他赶紧闪身躲到门口的柱子后面去了。这差役也没发现,只觉得仿佛是梦魇了一场而已,回去把县衙的大门关好,又巡逻了一圈,见没有异状,就回了班房了。

    那边许宣大喜,这就出来了。他利索的朝家里跑去。

    却说许宣一出去,小鲤就感应到了。直到感应到越走越远,才发现好像不对,立马叫醒林雨桐,跟林雨桐说了一声。而林雨桐呢,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叫大青虫传音给小青。

    小青一个激灵就从修炼中醒来,赶紧拍想了姐姐的门:“姐姐,醒醒,出事了。官人出了县衙了。”

    白娘子蹭一下坐起来,扶着腰下床,“官人出了县衙?”

    “是!”小青道:“老虫替小鲤传话的。”

    白娘子掐指来算,头上的汗都下来了,可就是什么也没算出来。

    却说许宣,跑的转出拐角,就被法海拦住了去路。

    许宣皱眉:“是你!”

    法海一笑:“贫僧说过,咱们之间有一场师徒之缘。”

    “神经病。”许宣要绕过他,回家。可哪里绕的过去,法海的法身好似无处不在,怎么躲也躲不开。

    “你到底要干什么?”许宣气道。

    “贫僧看在跟你有一场师徒之缘的份上,特来救你性命。”法海朝许宣家的方向看了一眼:“贫僧也不为难你,只是要你跟贫僧躲在一边,看一场戏,施主不会不答应吧?”

    “要走走不了,硬拉着人看戏?”许宣无奈的一甩袖子:“得多长时间啊?我还回家陪我娘子呢。”

    “一刻钟,一刻钟之后,施主是跟贫僧走,还是要回家,请随意便是。”说着,行了个稽首礼。

    “这……”许宣点头:“行吧!一刻钟就一刻钟!”

    于是,他被法海拉到一边的大树下,被一双巨手拎着,直接上到树上。许宣怕的要死,可竟然发现,伸出手去,这本来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好像触手就能碰到墙壁一般,坐在树上,像是一个独立的空间。

    “咦!”他带着几分惊奇。还没问出口呢,就听耳边传来和尚的声音:“施主,请看。”

    看什么?

    许宣抬眼看去,之间巷子那头跑出两个女子,不是自家娘子和小青还能是何人?

    他大喜,大声的喊着:“娘子——娘子——我在这儿——”

    可惜,那边好像听不见一般。

    他听到娘子说:“青儿,怎么办?官人去哪了?没有回家!”

    又听到小青说:“是不是又回县衙了?”

    白娘子摇头:“若是回去,老虫该告诉你的。”

    小青不说话了:“官人也是!半夜跑出来,能去哪里呢?”

    许宣气的骂法海:“你施了什么妖法,为什么我娘子听不见我说话。”

    法海但笑不语。

    那边白娘子又开始掐指来算:“小青,还是算不出来。只怕官人他……被法海给带走了。”

    小青跺脚:“那怎么办?姐姐可知道法海在哪里落脚?”

    白娘子皱眉:“咱们不知道没关系,想来有个人一定知道。”

    “谁?”小青忙问:“不管是谁知道,我都要去打探出来。”

    白娘子指了指京城的方向:“哪里有梁王府的故人,哪里就有知道法海下落的人。”

    小青就道:“姐姐回去等着,我去京城。”

    说着,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就在许宣的面前化为一缕青光,朝京城的方向而去,转眼不见了。

    白娘子一跺脚:“这个青儿还是这么鲁莽。”她到底不放心,一转身,也化为一缕白光,追着那青光而去。

    树上的许宣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眼花了!娘子和小青呢?”

    还没琢磨明白呢,整个人就失重一般的从树上掉下来。强烈的疼痛感叫他马上明白,刚才看到的并不是幻觉。小青和娘子就是在眼前化为两道光线,远去了。

    “我娘子果然是仙女。”许宣这么说。

    法海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仙女?仙女如何会下凡尘。施主,你又何必自欺欺人。你知道,那不是仙女,而是妖精,是一青一白两条蛇精。”

    许宣摇头,但脑海中依旧会有挥之不去的两条蛇的影像在,但还是摇头:“我不信!你胡说!”

    “贫僧有没有胡说,施主心里很清楚。”法海摇头:“那白蛇,是修炼了一千七百年。那青蛇也有五百年的道行。施主日日与两条蛇为伍却不自知,上天念你心底纯善多有功德,数次示警于你,却不想痴儿为女色所迷……”

    上天示警?

    “你说上天示警?”许宣的神色瞬间变幻不定起来:“难道……难道之前做的梦……”

    法海唱了一声佛号:“贫僧不知道施主梦到过什么,只是施主请看……”他的手在金钵上轻轻拂过,然后金钵里,是那条许宣怎么也不会忘掉的白蛇,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的!她一点一点的变成了娘子的样子,一点一点的蜕皮,然后将那巨大的蛇皮化为白衣,人不动衣动,它就成了自己最初看到的白衣姑娘。

    然后场景不变,变成了在仇王府中,他们成亲,他们洞房,他们恩爱相处的画面。

    “这……这……”许宣看着里面的破败的王府瞬间被变成了富贵人家,又看着它从富贵人家恢复到最初的模样。“原来……原来……我不是做梦,我早就跟娘子成亲过……”

    此时,他想起来了。想起那个梦里,娘子她说,她是个修炼千年的蛇精。

    “不!”许宣摇头:“那都是梦!那都不是真的。”

    “阿弥陀佛。”法海摇头:“既然痴儿还执迷不悟,那便罢了。贫僧仁至义尽,施主好自为之。”

    许宣愣愣的,见法海当真就这么走了。他瞬间慌了,脑子里全是那硕大的蛇头,还有那张大了的血盆大口。突然,心里就惧怕起来了,撒丫子就追着法海而去:“和尚,你把话说清楚……你把话说清楚再走……”颠来倒去的就这么一句话,但却始终紧紧的跟着法海,不敢离开半步。

    小青和白娘子从赵官的嘴里知道法海的行踪,并不难。

    两人转瞬又去了鸡鸣山,找到了法海暂居的地方,但白娘子却知道:“走吧!他不会再回来了。”

    等回到家,天也快亮了。

    李公甫一起来,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白娘子:“奇怪!我没关家的大门吗?”

    白娘子‘啊’了一声,“那个……不知道啊,我一推,门就开了。”

    “是吗?”李公甫挠头:“我明明记得我把大门关了的。”

    “哎呀!”许大娘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出来:“肯定是你又忘了。叫你不要喝酒不要喝酒,非喝酒。你看万一家里进了贼……”

    “谁敢到咱家偷东西,再说了,家里拢共也没几两银子,贼长着眼呢,偷汉文和弟妹去,也不会偷咱们家。”说着,才问白娘子“弟妹,这么早过来,有事?”

    白娘子忙道:“昨天汉文可还好?”

    “好好好!肯定很好嘛。”李公甫就道:“你遇上的高人说的真准,我昨儿也遇上个高人,一开口也说咱家有人要有血光之灾。我一听这个靠谱啊!见人家给护身符,我就要了……”

    正说着呢,门被拍的啪啪的响:“头儿——头儿——”

    李公甫看白娘子:“弟妹这是又给我把门关上了?”

    白娘子心里懊恼,但还是道:“我一个人在院子里害怕,又顺手给关了。”

    李公甫就去开门,许大娘子赶紧说:“进来就喊啊,自己一个人站在院子里,还大着个肚子……”

    白娘子没心思听大姑姐絮叨,耳朵听着外面。

    那差役正一脸懊恼的跟李公甫说:“……不好意思,头儿,不知道怎么的,你看你这护身符,怎么成了这样了……”

    “你没给汉文啊!”李公甫接过护身符,只见上面什么印记都没有,只剩下一张黄纸了。

    白娘子疾步走了过去,一把拿过着黄纸,顺手就给收到袖子里,却问差役:“这位大哥,昨天晚上可是开过府衙的大门?”

    “是啊!”差役正要细说好似被梦魇的事呢,就见白娘子叫了一声‘可恶’,然后快步迈过门槛,走了出去。也不知道是往哪里去了。

    李公甫一个激灵:“难道汉文真出事了?”

    他也顾不上梳洗,霍开差役,追着白娘子而去。

    林雨桐和四爷对于白娘子的到来一点也不奇怪,昨晚上自从知道许宣不见了,就知道,这要出事,要出大事了。

    白娘子可不笨:“……大人,天子金口玉言,法海是妖僧。既然妖僧,又曾是梁相国的同党,而今,民妇要状告那法海,掳劫她人夫君。之前,他就曾说,民妇的官人许宣与他有师徒之缘。这样的一个妖僧的话,岂能相信?他必然是见官人不从,这才将人掳走。”说着,她便跪了下来:“大人,还请为民妇做主,请帮民妇找回夫君。民妇担心,这妖僧掳劫男子,让其为弟子,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她说的又急又快,意思就是既然是妖僧,那干的就是非法的事。他本就是朝廷的通缉要犯。请求县衙通缉此人,帮着找回许宣。

    能不能通过通缉的办法找到许宣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叫更多的人知道,法海是妖僧。

    白娘子随手就能拿出法海的画像,然后递上去:“这便是说跟我家官人有师徒之缘的妖僧法海。”

    李公甫在外面听了个大概,进来一瞧画像,可不正是昨天遇到的和尚:“哎呀!上当了!这和尚可真是处心积虑。”

    对的!给四爷和林雨桐的感觉就是处心积虑。

    处心积虑的将许宣带走,为的是什么呢?

    师徒之缘?

    扯淡!

    两人不得不多想,这要是激怒了两个大妖,会如何呢?

    水漫金山?

    如今,是回不去金山寺了。

    但是没有金山寺,还有别的地方。大妖怒了,翻江倒海,那受难的是谁?受难的还是凡人,是普通百姓。

    再然后呢?

    四爷昨晚就跟林雨桐说:“要是排除开这些神啊怪的,假如一地受灾,满地皆是流民,会如何呢?”

    灾民!流民!接下来就是一个乱。

    若是处置得当还行,若是处置不当,很容易就激起民变。

    历史上的民变,有几个不是遇上了天灾,然后才被人祸给激起来的?

    照着这个思路往下想,在法海的心里,四爷是个什么人呢?

    四爷是个有野心的想窃国的窃国贼。

    一个野心勃勃的窃国贼,刚好遇到了这样的灾祸,会怎么办呢?

    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便是揭竿而起。

    如此一来,这便是法海证明自己的机会。

    看!你们都错了,哪怕是惶惶天子,也错了。错的离谱了!

    到那时,他是拯救苍生的英雄,不管天子认不认错,天道自有公道。

    而他呢?

    他做了什么呢?

    他如今做的,只是想救一个凡人。想救一个被陷在妖精所编制的美丽的谎言里的普通的凡人的性命而已。

    或许,他都不是强迫带走许宣的,要是那样,他就损了道了。

    八成,是那许宣,自愿跟着他走的。

    所以,他干坏事了吗?

    没有!他只是告诉了一个凡人真相,不想看着他被欺骗而已。

    有错吗?

    也许固执,也许不讨喜,但没错。你可以说他居心叵测,但是你有证据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许宣就仅仅只是一个引子,白娘子和小青是棋子,四爷和林雨桐是目标,而要达到的目的还是证明清白,恢复正道。

    白娘子是个聪明人,林雨桐没有瞒着她。

    请她到后衙,把这些猜测一一都告诉她:“……你要知道,他要成正道,便不会真把你官人如何。你也很清楚,真正的祸根在什么地方。”

    白娘子眼里马上就有了泪,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我以为,我跟他这么长时间的夫妻……我以为,我俩之间还有一个孩子……我以为,这么长时间对他的爱护照顾,能叫他多信我一些。我绝对没有要害他的意思。我只是要报恩……”

    “不是!”林雨桐摇头:“你是给自己找了一个贪恋红尘的借口。”

    白娘子又不说话了,沉默了良久才道:“是!夫人说的对!我抛不开他……总觉得他要是没有我该怎么办?”

    是!他没有你,是没有如今的好日子过的。

    他或许真得像是李公甫说的那样,花十两银子,去乡下找个大字不识,见了人不敢说话的姑娘做媳妇,然后在一家药铺里当伙计干到天荒地老,赚一点微薄的工钱养家糊口。然后一辈子平平安安的活到老。

    到底是如花美眷荣华富贵好,还是丑妻愚儿安于清贫好?谁说的准呢。

    但要说他离了你就活不下去,那还真不至于。

    林雨桐就说:“如今说这些都没有意义。显然,他现在是不能接受你是蛇精这件事。你要是冷静下来细想,就该知道,许宣他此去,或许是会受一些苦楚。他吃的没家里好,住的没家里好,陪着的也只能是个叫人讨厌的和尚。除了这些以外,他不会有一点事的。既然如此,叫他受些苦难,有什么不好呢。放心,你将他宠的,他根本就受不了那份清苦。慢慢的,那份恐惧会被淡忘,就会怀念起家里的好,你的好了。等到那个时候,他要回来,而法海要是还不放人,那你不必出面,自有县衙处理。”

    白娘子慢慢听懂了,这叫以其人之身还其人之道。法海想逼迫自己犯下天条,那夫人的意思,是要逼的法海犯下人间律法。

    是!这样是对的!肯定是行得通的。

    可是要让自己做到这一点,何其困难?

    “只要一想到相公是在受苦……”白娘子摇头:“我就觉得要受不了了。”

    林雨桐看她:“你觉得他受那些苦,你受不了。那你就受的了,他看你的眼神充满了恐惧。然后将你当做异类,见了你就想躲的远远的。你要看到这样的一个许宣吗?”

    白娘子摇头:“不想!但这些都是夫人的猜测。也许官人他就是被掳走的呢?”

    林雨桐就看她:“你要是心里还是作此想法。你可以去找他。但是白蛇,我警告你。若是你真敢为了一己私情,便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视为蝼蚁。那么,我不管你是谁,你的背后还有谁,去他娘的天道,你的天道它管不到我身上。我只认我的道理,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别管多少不得已,说的再怎么感人肺腑,滥杀无辜就是滥杀无辜了。

    压在塔底下,然后还有好儿子救她,然后出塔后直接就成仙了。

    那要是这样,这天道还要来做什么呢?

    由此可见,神仙菩萨,也未必全是公平公正的。有后台的妖啊,杀孽造了无数,不也一样好好的吗?

    若真是这样,林雨桐轻笑一声,“那我便告诉你,我便是天,我便是道。天不罚,我罚!天不惩,我惩!”

    话音才落,只见黑云汹涌而来。

    白娘子一声惊呼,“天雷!”

    四爷却朝林雨桐伸出手:“去瞧瞧。”

    林雨桐便笑,递了手过去:“走!去瞧瞧。”

    两人就那样站在院子里,天边的闪电一道一道,随着滚滚闷雷,突然之前,便如霹雳而下……    目标编号019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318.滚滚红尘(1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