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310.滚滚红尘(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310.滚滚红尘(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647146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310.滚滚红尘(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滚滚红尘(3)

    今儿晚上, 外面一定很热闹。林雨桐不想吓到唐家四口, 因此,以熏屋子的名义,叫古氏给每个屋子都点了香。其实那香就是安神香。

    自己这边的屋子,她随手点了别的药粉进去, 就将药劲给解了。

    因此, 吃过晚饭之后,林雨桐叫唐久把门户关好, 就吩咐他们下去歇着去了。刚入夜,淅淅沥沥的, 下起了雨, 风骤然而起,林雨桐还听见古氏关窗户的声音。密闭的房间里, 那点安神香, 一刻钟的时间就足够他们睡的沉了。

    林雨桐和四爷点着灯, 翻看那些拓片。

    看倒是能看懂,只是大略的都翻了一遍之后, 才发现能用的其实有限的很。这些所谓的法门, 在林雨桐和四爷看来,就是以自身为媒介, 沟通天地人。

    比如焚烧了某种符纸,将所求之事秉奏上神, 上神恩准, 那么看你是要施云布雨, 还是要天兵天将助阵……前提条件都很苛刻。首先,你得是人家的弟子,换言之那就是供奉人家。其次,你得修炼到能把自身作为媒介才行。要不然,上仙知道你是谁?

    拓片上说的大概齐就是这个意思。

    可这对林雨桐和四爷而言,就有点难了。

    为什么?

    第一,要修炼的能入门,看这记载,没有十多年的工夫怕是不行。再退一步说,修炼十多年也行啊,反正慢慢练呗,生命这么长,总要干点啥才好。

    可就算是练成了,这也就是林雨桐和四爷所顾虑的第二点:你说这是要沟通上神的。好吧!如今真的有上仙上神的话,那么,四爷和桐桐他们两人算什么呢?本来就是意外来客,属于天外之人。你说你们两个偷渡客偷偷的跑来了,不鸟悄的呆着,你还撩拨人家监管部门干啥?本来没事的事,你非得摸上去勾搭人家,人家想装作看不见都难。就像是黑白无常,人家能看见四爷,也知道四爷能看见他们。也许这两人不是爱多管闲事的,可别人可就未必了。所以啊,这玩意……许是能练成,但问题是考虑到种种后果,两人不敢练。

    心里可惜的不行,又在其中翻翻捡捡的,还真在那么的拓片中找出两种。

    一种是画符箓,什么护身符,云雨符,轻身符,聚财符,增运符等等等等,数百种之多。最叫林雨桐满意的是,里面有几种特殊的符箓,像是驱鬼符,定身符,禁鼠符,还有什么搬山符,取酒符,万水横流符。这些符箓都是借助大自然的力量,达到某种目的。本身是不需要借助别人什么的。

    还有一种是炼丹,只是这种炼丹术跟之前接触的那些炼丹术还不一样。以前那种炼丹那真是有水银一类的东西,可如今看的这个,好像有点不同。需要的药材里也有毒性很明显的东西,但是……这得分是谁服用。普通人服用这个……肯定不行,但要是自身能排除这些毒素的……像是小青这样的,还别说,益处应该是大于害处的。不过,这也算是有可取之处吧,改良改良,未必不能炼制出适合人吃的丹药来。

    东西是不多,但林雨桐觉得,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这两种东西,是四爷和林雨桐都能学的。当然了,对于炼丹,林雨桐的基础明显要好一些,上手应该很快才对。

    把这两种东西单独收了,又把其他的暂时用不上的东西整理好,林雨桐放在箱子里单独收起来,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用上呢。

    四爷就说:“以前总说符咒符咒,这符箓应该是跟咒语一起用效果才最好。只是可惜,只有符箓,没有咒语。”

    慢慢找呗,不急。

    两人说着话,远远的传来梆子声。很快就要子时了。

    也许是这边真不怎么安宁吧,更夫晚上是不走这一条巷子的。每次都是远远的听见更夫喊:“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两人把东西收了,夜里风凉,都找了披风出来,轻轻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唐家四口果然睡的很沉。这四口就住在刚进门门房里。

    门房的东西两间,都分里外间的。东边的内室,是唐家的闺女住,外间是两口子带着儿子住。要开大门了,还能听见唐家人发出的鼾声,可见睡的是异常的踏实的。

    林雨桐把门打开,探头往外看看,并看不清楚什么。感觉跟起了雾气似的,能见度也就两三米的样子,什么也看不清楚。

    正纳闷呢?一道绿光一闪,小青就出现在视线里,她手持长剑,挡在林雨桐面前,环顾四周:“当真是不知死活!有功德加身的人,你们也敢凑过来。我看,你们这是死了一次不够……”说着,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她那手里的剑,突然光华大盛。眼前的浓雾瞬间就消散了。而林雨桐哪怕知道这些阿飘们伤不了她,可还是被惊得直往后退。

    阿飘们各式各样的都有,拎着自己的头的,啃着自己的手的,反正就是你看着就浑身不怎么得劲的那种形象。这一看,就是看见密密麻麻的一片。

    四爷把林雨桐拉到身后:“闭上眼睛别看。”

    可心里还是好奇啊!没见过嘛。

    小青就说:“对这些……压根就不用客气。心善的少有能逗留到现在的。这些都是不肯去投胎的。”说着,她手里的剑就跟有灵性一般,在那群阿飘中间来回的蹿。有些在剑下溃散了。

    “饶命!饶命!姑娘饶命!”一个红鼻青面獠牙紫唇的小鬼不退反进,直直的跪在小青面前:“姑娘饶命,我等再也不敢了。不光我等不敢了,我们还看着,不叫别人来打搅两位贵人的安宁,只求姑娘手下留情……”

    小青看他,冷哼一声:“这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有的有的!”这小鬼连连叩头:“小人还有几个兄弟,若是连姑娘这点事都办不好,不用姑娘动手,小的们自己也没脸出来了……”

    小青指了指周围:“你且去!干完活了去仇王府找我……”说着,手轻轻一点,那几个小鬼身上飘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气,被小青抓到手里了。然后一挥手,林雨桐就觉得阴冷之气顿散。仰起头,只见月朗星稀,这是之前根本就看不见的景象。

    “如何?”小青有些自得。

    林雨桐点头:“了不起!”她笑了笑:“那以后就拜托了。你需要的功德……”

    “嗳!”小青摆手:“我说话算话,你可以试试我给你的东西是不是真的之后再给我……”说着,拱手告辞,绿光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林雨桐轻笑:“有时候他们确实比人更像人。”

    打从这天晚上开始,家里就安宁了。真没见什么东西靠近过。

    而林雨桐和四爷,第一个学的符箓就是驱鬼符。

    学画符箓,先得有黄纸和朱砂,至于毛笔,什么样的毛笔林雨桐都有。

    可是说实话,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学的,白天家里有下人,也偶尔有街坊四邻来串门,林雨桐倒是不好学的。只有等晚上,她跟四爷单独在屋里的时候,才开始学着画。

    符文繁复,连着画了十几个晚上,都没成一张。反倒是四爷,半月后,画出了一张,别管好坏吧,总算是画出来了。

    但至于效果,那真只有鬼知道了。

    两人也没想着说就去试试,画成就画成了吧,林雨桐给四爷塞到荷包里,有没有用的,戴上呗。

    要出门了,四爷才想起一事来,“今儿不用给送饭了,夫子挑了几个人要跟县太爷去游湖,今儿我跟着去看看……”

    那这……这么简单就不行了。

    林雨桐又给四爷把身上的衣裳扒拉下来,换了一身低调又奢华的料子。本来打算给腰里挂荷包的,但如今不兴把钱袋挂身上,而是要拢在衣服袖子里。林雨桐给一只袖子里放的是放铜板的钱袋,另一只袖子里放的是金银珠子。出门在外,钱这东西千万不能少了。

    四爷被她折腾的哭笑不得:“在船上呢,能上哪花钱去?”

    有备无患嘛。

    能被夫子挑中的人,都是读书上有灵性的人。这次一共带了四个人,其中就有才没跟着夫子上几天课的四爷。

    县太爷请游湖,这是表示亲民。

    到了地方才知道,县太爷找了一艘极大的画舫,受邀来的夫子就三十多个,连带跟着的学生,都百十多个人。

    县太爷跟前早被那些夫子给围满了,哪里还有这些学生的露脸的机会。不过学生们也不往跟前挤,画舫上的歌姬舞姬,上下三层,也有好几十个。

    有一位跟四爷算是同窗的尤相公,拉四爷过去:“……这可是翠红楼的姑娘,等闲人可请不出来的……”

    四爷连连摆手:“家有悍妻,尤兄可别害我。你只管去吧,我在这里站站就好。”

    清空万里,碧波荡漾,歌舞升平,倒也有几分意趣。

    正看的得趣,就听远远的似乎有歌声传来,这歌声如泣如诉,令船上的歌舞顿时大失颜色。好些人都趴在船舷上,朝歌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远远的,人近了。一艘荷叶似的船,飘飘荡荡的朝这边而来。船上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女人,撑着一把像是水墨画似的油纸伞。船无桨而自动,几息的时间,便能看见这女子的容貌了。

    美人嘛!确实算是美人。

    可四爷却警惕的朝后退了退,这女人不对。那个形状的船只,无桨还能能走的这么快,就是安装着电动马达都不行。这所有不符合逻辑的现象,都说明来的这个女人,大概不是正常的物种。

    四爷早不是封建君王了,也不说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话了。他也是想和谐共处的。可这也得这些不明物种也有这样的认识才行啊。

    看,这一个个的都如痴如醉的,要说那歌声里没几分魅惑人心的东西,四爷还真不信。

    眼看人就到跟前了,突然,天地变色,风骤然而起,紧跟着雨就落下来了。那女子的油纸伞,还有那轻舟,马上便风雨飘摇起来。

    县太爷打发人:“快快快!快将这姑娘接上来。都是本官的子民,实在是见不得治下子民受一点苦楚。”

    四爷就皱眉,看那女子。那女子果然就随着差人,直接上了船了。她不光上了船,还真奔着县太爷而去了。走到县太爷跟前,盈盈下拜,声音如黄莺初啼,端是动人:“见过县太爷,老爷大安。”

    县太爷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将这女子伸手扶起来:“不用多礼,不用多礼。快起身安坐……”

    四爷眼里闪过一丝恍然:只怕这县太爷也未必是什么好官。要不然,这些东西是万万不敢近身的。

    正想着呢,就见一差人站了出来,朝中间走了两步,紧跟着,就挡在县太爷和那女子之间。

    县太爷面色难看:“李公甫,你这是做什么?”

    李公甫拱手,然后指了指那女子:“大人,这女子出现的莫名其妙啊!想着西湖何等的大,在船上高喊一声,十米之外都未必听的见。可她呢?出现的时候,只怕在数里之外了。这么远的距离,属下实在不知什么人能做到这一点。更何况,属下从未见过那样的船,更未曾见过这样的船能无风自动,无桨自动……因此,属下还是站在您身边吧,保护您,是属下的责任。”

    县太爷给气的:“你……你……”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这女子轻轻一笑:“大人乃是官身,自当时百邪不侵。小女子若真是那邪魔妖精,岂可近的了大人的身?”

    “正是!”边上就有拍马屁的夫子道:“太爷一身朗朗正气,何惧之有?”

    紧跟着就是一片附和之声。

    县太爷看着李公甫心里都有些着恼了,但还是道:“你的忠心本官知道了。下去用几杯水酒吧,只管放心就是,船上还有衮衮诸公,又能有什么事?”

    李公甫几乎是被人拉下去的,他一走,气氛就热烈了。

    那女子自称是在山中学艺的,今儿才下山来,就遇上了县太爷云云。四爷正要走远一些,突的听那女子道:“小女子恰逢以文会友的盛事,也想出个彩头。”说着,就从怀里摸出一个珠子。足有龙眼大的珠子闪着七彩的宝光,“哪位相公得了头采,小女子便以宝珠相赠……”

    话音才落,船上满是吸气声。

    就是在座的几十个夫子,也摩拳擦掌,准备下场一试。也不管夫子不夫子的事了,只喊着叫县太爷出题。

    四爷心里警惕起来,一个珠子引起了众人的贪欲,她想干什么?

    他正要找李公甫,看这画舫上还有没有救生的小船,他想先离开了,就听那女子说:“那位相公,您这就要走了吗?”

    四爷皱眉,竟是对着自己来的?

    四爷还没说话,四爷的夫子就先道:“这是老夫的学生。进学时日尚短,不过资质是极好的。他为人内敛淡泊,还请姑娘不要勉强……”

    这女子盈盈一笑:“小女子怎么敢勉强,只不过是怕这位相公没看清这珠子罢了。”她双手往前递去:“相公不防一观……”

    “不必!”四爷摇头,他身上的驱鬼符隐隐有冲出去的感觉。也就是说,这珠子不是什么好物件,可能是奔着自己来的。他朝县太爷拱拱手,直接退了出去。

    那位尤相公就笑:“嗣晔兄家有胭脂虎,怕是不得自由啊。”

    众人给面子的一笑,这事就这么揭过去了。

    只那女子盯着四爷的背影,良久都没收回视线。

    因着李公甫被县太爷打发了,本就心里不舒坦。几个同僚又挤兑了几句,心里更不自在了。四爷一说,想提前走,他立马就应了。

    他以要给太爷府里的姨奶奶送新鲜的水产为名,叫人跟太爷递了话,于是,非常顺利的,离开了大船,一路往回赶。

    等离的远了,李公甫才道:“这太爷也是太糊涂了。莫名其妙的冒出个人来,也不说查证,就敢往身边带……这要是出了事,挨板子的还是我们这些人……但愿不要把这女人带回来……”

    肯定是要带回来的。

    回家后四爷跟桐桐把事说了,然后将荷包里驱鬼符拿出来,只见上面朱砂画的符箓,那原本鲜红的颜色已经发暗了。

    四爷说的对,那个女人有问题。

    晚上的时候,林雨桐就上许大娘子家打听消息去了,果然,李公甫正在家里抱怨呢:“真给带回来了……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许大娘子还跟林雨桐说:“我们家相公就是胆子太小,带个女子回来,该担心的是太爷的夫人,是太爷的姨奶奶,关他什么事。”

    要是那女子就是一普通的女子,也确实是无所谓的。

    那个杏花还没解决,这突然就冒出来个来历不明的。林雨桐的心正悬着呢,谁知道人家给送上门来了。

    开了门,外面是一脸尴尬的许大娘子。她的身后跟着两个女人,一个白衣飘飘,倒是有几分仙气。另一个尖下巴狐狸眼,很有几分狐媚像。

    “这是李姑娘和太爷的姨奶奶。”许大娘子跟林雨桐介绍了一声,就低声道:“太爷家的姨奶奶亲自把人带来了,说是要叫我陪着逛逛,谁知道走到你家门口……李姑娘说着宅子风水好,想要进来看看……”

    林雨桐看着那位李姑娘一眼,就笑了一声:“李姑娘真会说笑,在别人面前说风水好也就罢了,怎么在我俩面前说呢?这院子要是风水好,许大娘子也不会早早的丧服又丧母,独自带着弟弟过活了。才把房子卖给我们家,您又说风水好,您这是说人家把宅子卖便宜了吧。这不是挑着我们两家闹事吗?”

    她这么说,那李姑娘眼里闪过一丝迷茫,好似被林雨桐这话里的这个那个的弯弯绕给绕懵了一般。见她的样子,这位姨奶奶眼里闪过一丝快意,嘴角的笑意压都压不住了。

    她笑呵呵的说许大娘子:“这金家的娘子可真是好利索的口齿,我都不知道咱们钱塘县来了这么一个利索人,以后常来常往,一块说说话……”

    林雨桐跟这位寒暄,余光看向这位李姑娘,心道:这又是一个不知道世情的妖精吧。

    请进来喝了茶,说的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片汤话。

    那李姑娘插不上话,突然说了一句:“今儿头一次见金家娘子,又劳你招待……”说着,从袖子里抽出一个小盒子推给林雨桐:“小小心意,还请不要推辞。”

    然后一脸紧张的看着林雨桐,怕她不收下一般。

    林雨桐伸手将匣子打开了,瞬间宝光四溢,是一颗极为圆润的珠子,上面七彩之色轮转,好不耀眼。那位姨奶奶和许大娘子都‘啊’了一声,然后捂住嘴巴,掩饰那份惊讶。

    这李姑娘脸上马上多了几分自得之色,斜眼看林雨桐,只看她收不收。

    林雨桐将盒子盖上:“那就多承美意了。”

    她将东西收了,却暗暗的捏了捏姨奶奶的手。

    这姨奶奶眼里闪过一丝惊喜,随即轻咳一声,又拿捏着坐稳了。

    林雨桐背过身将东西往多宝阁放的时候,偷偷的将珠子倒进另外一个盒子里,手根本就没碰过。然后将换了盒子的珠子又捧在手里,顺手另外随便拿了一件东西,将装着珠子的盒子递给县太爷的姨奶奶,重重的摁在她的手里。而另一件东西送给那李姑娘:“李姑娘这么客气,我这里也没好东西,没李姑娘的金贵,但好歹是我的心意。”算是回礼。

    这李姑娘伸手接了,也不看是啥。脸上瞧着,很有几分欢喜。

    那姨奶奶受了林雨桐的暗示,自然不会当众打开。这会子她尴尬的很,“你看,我这出来的急,也没带表礼……”

    “我瞧着姨奶奶这手绢是极好的绣工,爱的不行。您要是舍得割爱,送给我得了……”林雨桐替她解了围,那玩意也不过是稍微工整些而已。

    不值钱的家常玩意,心里觉得这金相公家的娘子真是懂事。于是递过去,笑的越发真诚:“你是极好的人,难怪太爷家来夸你家相公。之前我还不信,如今见了你,我倒是信了。”

    县太爷根本就不知道四爷是谁,这话完全是客套话。不过今儿这事,保准叫她记住金相公两口子了。这就行了。

    别看这人物不大,可却是能吹的上枕边风的人,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宾主尽欢,客气的将人送走。

    然后看着那位李姑娘的背影冷笑了一声,心道:动武力许是我怕你,想动心眼算计我?

    呵呵!

    却说那位姨娘回去之后,就一个人躲在屋子里,不叫人来打搅。就这还不放心,直到钻到床上的帐子里才敢打开林雨桐给的匣子,把里面的珠子拿在手里,恨不能藏在心口。把玩了半晌,最后怎么办呢?

    放在床头的暗格里,才算是踏实了。

    县太爷最近迷恋那李姑娘的很,可惜这姑娘只吊着,就是不肯跟他这个那个。跟李姑娘下了半晚上的棋,就找姨奶奶去睡了。

    这躺在床上翻云覆雨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身上有什么东西,正被那颗珠子疯狂的吸收。

    而同一时间,感应到有气涌来的李姑娘,盘腿坐下,引气入体。可等来的并不是功德之气和龙气,而是两股污浊不堪的浊气,直冲丹田。紧跟着,只觉得丹田上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而她浑身也变的燥热起来。

    不行!这样不行!这一丝浊气带着贪嗔痴酒色财,都是足以毁了道基的东西。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她耗费了心血将那一丝浊气吐出来,身上的鳞片却冒了出来。她大惊失色,耗着最后一口元气化作一点,飞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林雨桐还没醒呢,就听到唐乐在院子的声音:“……哪里来的鲤鱼,好漂亮。爹爹今儿买鱼了?”

    “没有啊!”古氏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惊奇:“你爹你哥哥都没出门。这水是昨儿我叫你哥哥打上来的,瓮里并没有鱼?”

    林雨桐一个激灵,披着衣服就起了。四爷还问怎么了,林雨桐急着下床:“我怕那李姑娘不是李姑娘,是鲤姑娘。”

    出去之后,果然就见十分宽大的水瓮里,有一条足有三尺长的鲤鱼,身上闪着金光。

    这水瓮里,它根本就转不开,可还是对着林雨桐极尽讨好的摇着尾巴。

    古氏低声道:“是鱼……好好的就在水瓮里了……”

    “哦!”林雨桐就道:“我前儿才跟打渔的哑巴说,要是遇到不错的,就送来,月底结账。怕是他进来放的,咱没听见。”

    一想也是,他们起来先开了门,然后去清扫后院,给后院的菜浇水,前院没人听不见也是有的。

    古氏就笑:“就说嘛,哪里会平白的冒出一条鱼来。”

    唐乐小心的看林雨桐:“娘子,您看这鲤鱼长的多漂亮,不吃它好不好?”

    古氏脸胀的通红,赶紧请罪。

    林雨桐摆手:“行!那就不吃。你们去忙吧。”

    等人都走了,她就看着水瓮里的鲤鱼:“你是要我把你放生,还是想要留在这里?”

    鲤鱼摇着尾巴,然后轻轻点着头。

    这是说,它不想被放生,想留在这里。

    四爷从里面出来,问林雨桐:“是鲤鱼?”

    林雨桐‘嗯’了一声,“还不想走。”

    四爷过来,鲤鱼又摆着尾巴,模样讨好的很。林雨桐轻笑一声:“你要是有事能好好说,想要什么,我们如果能给你就给你,只当是结个善缘。你要是怕因果,也可拿等价的东西来交换。又何苦跑来跟我动心眼。”

    鲤鱼将头埋进水里,好似无颜见人的模样,倒也有趣。

    四爷就问:“还能变成人形吗?”

    鲤鱼摇头又摇尾,这就是说不能了。

    只要变不成人,那就只当是家里养了个宠物。这玩意放在院子里看家护院,比狗好使唤。

    于是,鲤鱼就这么留下来了了。

    唐乐把鲤鱼叫小鲤,于是,大家都把鲤鱼叫小鲤。

    等小青又背了一包的拓片来找林雨桐和四爷的时候,才一到门口,林雨桐就听到一个小姑娘的声音传来:“主人,主人,有蛇妖来了。”

    “啊呸!”小青凭空出现在屋里:“你才是妖呢。小小鲤鱼,跃不过龙门就回去继续修行去。还想靠着吞噬龙气,一步化龙,美的你。还敢用水鬼内丹渡气,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小鲤鱼鸟悄了,不敢说话。

    林雨桐这才知道原委,怪不得四爷身上的驱鬼符起作用了。

    既然起作用了,林雨桐就说小青:“你可以把取那一丝功德气了。”

    小青却执拗:“你之前说的对,我就算是取了你的功德气,可你并不知道我取了多少。这次,我找的是练气的法门,你慢慢练吧。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哪怕是三十年五十年,都都等。”

    跟他们动不动就修炼千年的时间比起来,三五十年真不算什么。

    可能坚持这一点,却殊为不易。那一口功德气,能叫她化蛟,这是质的飞跃。能忍着心动而不行动,林雨桐真挺意外的:“你就不怕我终其一生也修炼不成……”

    “那便是我的机缘不到。”说着,身形一闪,瞬间又不见踪影了。

    小鲤听的心里能后悔死,原来想要那一口功德气这么简单?当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小青送来的练气法门,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连最起码的优劣都看不出来。

    两人倒是不急着练了,想找机会,找到一个懂行的人,问问之后再说。

    如今着急的不是这事,是四爷要考试的事。科举考试,跟熟悉的考试制度还有点不一样。后世最起码得从县试考起,如今倒是不用,都是州试、省试,最后是殿试。

    八月下旬就有州试,如今该是举荐了。

    这举荐,就是每县要把优秀的学子推荐上去,参加考试。

    因着林雨桐跟县太爷的姨奶奶关系处的不错,这位姨娘也讲究,知道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道理,消息一下来,四爷都还没接到消息呢,那位姨奶奶就给林雨桐送信来了,说是举荐的名额有她家相公。

    到底是新搬来的住户,该是最没根底的人家,可人家却直接被举荐上去了。

    这叫许大娘子把李公甫好一顿埋怨,“跟在太爷身边的人,竟然连这点事都办不到……”

    李公甫就说:“三年前太爷已经卖了我这个面子了,我怎么好再开口?”

    “那人家金家相公……”说着,她顿住了,戳了戳李公甫:“你说,是不是因为那件事?”

    “哪件事?”李公甫莫名其妙的看她。

    “就是那件事啊!”许大娘子瞪眼:“我跟你说的话你从来都记不住,就是那次金家的娘子给太爷的姨奶奶偷偷塞匣子的事……你说咱们要不要……”

    “咱们有什么可送的?”李公甫扭过身子:“你等等,等我再想想办法。”

    “等等等,等到你想到办法,黄花菜都凉了。”她轻哼一声:“我娘家那院子卖完还债还剩下四十两,咱们再添上十两,凑够五十两,给姨奶奶送去?”

    “那你可想好了?”李公甫看她:“花了这个银子,将来给汉文置办院子,可就真没有了。你就是再叫我想办法,我也变不出银子来了。”

    “前程要紧。”许大娘子翻箱倒柜的翻腾银子:“前程有了,什么都有了。院子、房子、地、媳妇,那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李公甫心说:那也得他考的上啊!

    心里这么想着,但到底是没说什么。自家小舅子真是个好孩子,可就是吧……算了,人这运道,谁说的准呢?

    五十两银子递进去,推荐的名额里果然就多了许宣许汉文。

    这州试并不需要跑远的。钱塘为杭州首县,这州试自然还是在钱塘考的,只是考试的主考由一州刺史担任。

    别人考试准备什么东西林雨桐大概是清楚的,可四爷考试林雨桐要准备什么,绝大多数人,肯定是想不到的。

    能画成的符箓都给四爷带了,然后林雨桐用自己新炼成的培元丹跟小青交易,培元丹可以无限量的提供给小青,但小青得在暗中护持,不叫包括人在内的各种生物打搅四爷考试。

    别看小青这种大妖,她想得到这种丹药的几率小的很。这些丹药大多在道士的手里,可道士都是妖物的天敌,有时候能找个修为不够的道士偷上一点都算是造化,没想到这里还能给她无限量供应。于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其实,你不用太担心。为天下取仕,这是国之大典,上有煌煌天威,不敢有谁造次的。”

    可这不是就怕那万一吗?

    当四爷在考场里听到那种似有似无的念叨声,他就知道,这‘万一’大概真被碰上了……    目标编号019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310.滚滚红尘(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