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309.滚滚红尘(2)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309.滚滚红尘(2)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08833/56443364.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6443364.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644336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309.滚滚红尘(2)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滚滚红尘(2)

    “小姐?”这位阿飘站的远远的, 对着林雨桐惊疑不定的喊了一声。

    嗯?

    说实话, 要不是四爷在后面撑着,林雨桐真想朝后退两步。说实话, 阿飘真不算是漂亮的生物。她僵硬着脸,脸是青的,嘴唇是黑紫色的。眼睛凹陷, 呈现出来的形象似有似无的, 很有些飘忽不定。

    当然了,这位好似没有什么恶意。

    “你是……”能把自己叫小姐,这怕是认识原身的人。

    之前林雨桐还问过四爷, 原身的模糊记忆里, 她是被她相公捡回来的, 可四爷的印象里,他压根就没出过家门。这中间又有矛盾的地方。反正古里古怪的事情多了, 那些精怪的逻辑,人的思维是弄不懂的。只要不妨碍他们, 他们也暂时没有追究这事的想法。谁知道,这怎么突然就有阿飘来认亲了。

    见林雨桐不认识人,这阿飘朝这边飘了两米又急速远退:“小姐,你不认识秋叶了?”

    秋叶?

    林雨桐不想骗人……不是, 是骗鬼,但哪怕是原身, 这会子给的答案也是一样的:“不记得了!”

    秋叶的身形又摇曳起来, 紧跟着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说实话,这种哭声,真的有些瘆人。再这么下去,好不容易找到的宅子也别想住了。会吓到街坊四邻的。她赶紧摆手,岔开话题:“……我脑子里糊里糊涂的,什么也不记得了……你既然认识我,那你告诉我,我是谁,你又是我的谁……”

    秋叶哽咽着:“小姐,您是秋叶的小姐。小姐您是秀王府的三小姐,您都不记得了吗?”

    秀王府?

    “我为何不在王府?”林雨桐先问道。

    “王爷获罪,王府上下,皆被斩首。只小姐不在京都,钦差赶来的时候,奴婢和小姐就藏进了花园的枯井之中……后来……后来小姐在井中突然不见了,我在井里等了七日,等不回来小姐,饿死了……”说着,又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可别哭了,真受不了这个身影。

    她忙问:“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找?”秋叶摇头:“……一到晚上,就能看到一处光华璀璨之地,犹如至宝出世,我控制不住的就想往这边来……可惜,敢靠近这里的不多……我不敢窥视至宝,只好奇的看看,倒是叫我看清了您的容貌,您就是我家的小姐……我才敢上前来的……”

    四爷的捏了捏林雨桐的手,轻轻的摇摇头。林雨桐猛的一个恍然,要不是四爷提醒,她几乎都要相信了。

    可这鬼说的话能信几成呢?

    有个词叫什么?叫鬼话连篇!

    她说的许是真的,许是假的。谁知道呢?

    林雨桐能说啥呢?“你既然找来了,那就是咱们的缘分还没断。既然你依旧在枯井里,那这样吧,我想办法把你的尸骨找到,然后好好的将你安葬了,如此可好?”

    她这话还真不是哄鬼呢,不管为什么来的,总得去看看。至少别老动不动的就往家里跑了。这鬼哭狼嚎的,老这么着,一条巷子的人都得疯了。

    秋叶瞧着温顺的很,福了福身就下去了。

    而林雨桐呢,想起她说的那个‘一到晚上,就能看到一篇光华璀璨之地’就心里发毛。要是秋叶止不住的想要靠近这里,那其他的飘们呢?

    四爷就说:“鬼话吓人!你信她?明儿先去看看。”

    饶是四爷的话说的很有道理,但林雨桐一晚上也睡的极不安稳,窝在四爷怀里都没挪窝过。四爷看她就笑:“天不怕地不怕,嗯?”

    话不是那么说的嘛。

    四爷就看她:“以前总说,有些人比鬼可怕。恶人你都不怕,还怕鬼?”

    这话味儿好像也不对。

    算了,对不对的,林雨桐觉得都得去看看。得弄清楚一件事,是不是一到晚上,自己就跟个灯塔似的,特别惹眼。

    一大早的,吃了早饭两人就出发。

    秀王府具体在哪,很好打听。就在清波门外,不过人家都说:“不要去那里……那里闹鬼……”

    这话我们信!真的!特别相信。

    坐了船,得花一百个钱才能到清波门。路上,林雨桐和四爷就跟船家打听这秀王府的事。其实这种事不用怎么打听,猜也猜的出来,王府被抄,满门抄斩,这除了谋逆,再没别的可能了。

    船家说的大致也确实是如此:“……朝廷封了那别院,刚开始还说要卖了,可惜没卖出去就听说开始闹鬼了。好些进去偷着找宝藏的人出来都吓病了,就再没人敢进去了……”

    还真不像个有人进去的样子。

    大红的府门早已经斑驳,门上贴着的封条也早不知道吹到哪里去了。只有当然贴封条涂抹的浆糊还有浆糊上沾着的纸,顽强的贴在门上。

    荒草长的得有半人高,树木的枝条横七竖八的长着,正门这边进不去,不过绕过去,围墙基本都没有了。不知道是不是墙上的转没人敲下来拉走自家用去了,反正瞧着是残垣断壁的,荒凉的很。

    从这只留下墙根的墙上跨过去,看到的还就是一废弃的宅子。

    里面门窗都破败了,能被人偷走的都偷走了,里面也几乎是没有什么家伙什了。两人没兴趣进屋子,只沿着游廊,往深处去。据秋叶说,她在后花园的枯井里的。

    其实这宅子的建的不错,游廊两边种着竹子,这要是打理的话,穿行其中,夏日定是凉风阵阵。如今,没人打理的竹子,尖细的竹枝伸到游廊里,稍微不注意,就要划伤人。

    正说要划伤人呢,就觉得这些竹子疯狂的摇摆了起来。跟狂风卷过似的……但林雨桐知道,这风不对。没有两边的竹子都朝游廊刮的。

    林雨桐刚要拉着四爷跑,却被四爷拽住了:“你看……”

    嗯?

    刚才竹子不动的时候,还被竹子刮呢。可现在两边的竹子都朝这边疯狂的摆动,却没有一根竹子一个枝条能伤到他们。

    林雨桐心中打定,跟着四爷的脚步从这疯狂的摆动的竹条种穿过,直到后花园,风采止住。

    后花园,假山飞瀑,依旧如故,只是那本该是娇贵的花儿,如今跟野花似的,随意的长着,随便的开着。

    找了半天,才在后花园的角落里,找到一个小井。井口有多大呢,林雨桐感觉,五岁的孩子掉下去好像都有些困难的。就这样的井口,能下去俩十多岁的大姑娘。

    要是没有第二口井的话,那个秋叶果然说的就是鬼话。

    于是,又找了一遍,确定并没有第二口井,林雨桐和四爷对视了一眼,看来是故意引两人过来的。

    林雨桐就故意说:“看来鬼话确实是信不得,咱么还是回吧。”

    四爷拉着她,两人迈步要走,之前那口小井里飘出个人来:“小姐……小姐……秋叶确实是在井里的……只是这井被人动了手脚……”

    她说的话,林雨桐一句都不信了。

    白天,这秋叶的身形更是虚无,半身隐在井里,还是不停的做出遮挡太阳的样子。

    林雨桐冷笑一声:“你看见了,你并伤不了我。”

    秋叶轻轻的叹了一声:“你并不是我的小姐……你是什么妖魔,我的小姐她去哪了?”

    林雨桐一愣,原来如此,她以为自己把原主如何了,所以才如此的。她轻声道:“我不知道,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只是之前拜访过得道高僧,她说了被人拘了一魂二魄。这些年我一直过的浑浑噩噩。后来高僧帮我做了法,可人是清醒了,却也前尘往事尽忘……”

    秋叶认真的看林雨桐:“被拘走了一魂二魄?”她一副沉思的样子:“是不是变的憨傻,不知人事,不记过往……”

    “是!”林雨桐看她:“你知道什么?”

    秋叶缓缓的闭上眼睛:“这秀王府上下,果然死的都不冤枉。”说着,她跪下,整个身体虚无的就浮在井口的位置:“小姐,都是秋叶害了您,是秋叶害了您。您本是林家的三娘子,林家世代为官,书香门第。您上有父母,另有兄弟姐妹……小姐本是个极好的人,只是婚姻一道上,颇为艰难。奴婢偶尔听的老夫夫人说话,才知道,小姐身为女子,生辰八字却为纯阳,那些不愿意结亲的人家,都是怕家里的公子压不住小姐您的命数。奴婢为小姐忧心,便……出门为小姐求姻缘签,这才把小姐的生辰八字为全阳的事给泄露了出去。那时,奴婢真不知道那都是贼人的算计,只以为老道说有法子化解便真能化解,这才说动小姐出门,谁知这一出门,便再也没能回家,咱们就被关在这府里……后来,官兵进来了,咱们害怕就假山的山洞里。可躲了三天,饿的不行了,奴婢出去找吃的,回来就不见小姐了……如今想来,小姐临走失之前,已经有些糊涂了,奴婢只以为您受了惊吓,这才……您如今一说,倒也对上了。后来,我出不去,又不敢瞎跑,怕小姐回来找不到奴婢,就在假山里等啊等的,一觉睡起来,就成了如今这副鬼样子,而我的肉身早已经是一堆白骨了。这些年,我一个人守在这里,不忍看自己的尸骨,便躲在井里,月亮出来的时候便出来转转。奴婢说的话,您要是不信,可去京都去打听。柳树胡同第三家,便是林家的宅子。咱们家老爷的名讳上元下道……”

    林元道?

    好吧!暂且记住这个名字。

    还要问什么,她就看见秋叶的身形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着一般,瞬间就远去,然后不见任何踪影。

    这是怎么了?

    她扭脸就看四爷,就见四爷看着秋叶消失的方向愣神。

    “怎么了?”她这么问。

    四爷扭脸看她:“你没看见吗?”

    看见什么?

    “别吓我啊!”林雨桐一把拽住四爷的手。四爷却笑了:“原来黑白无常,并不是戴着高帽子吐着长舌头的。”

    啊?

    什么意思?

    “秋叶被黑白无常拘走了?”不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看见了?”

    四爷脸上带着几分自得:“两人对我拱手,可见人家帝王……我做的还是够格的。”

    你做皇帝做的当然够格了,四爷是谁啊,对不对?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应该关注的是:你能看见有些东西,我却看不见。这才是重点好吗?

    其实今天秋叶说了啥,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番试探之后,知道自己和四爷有什么能力,这个世界又是什么样的。

    既然真的是妖魔鬼怪神仙都有,那么这世道无外乎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只要不做坏人,爱出现什么出现什么去,跟自己没啥关系。

    这么一想,初来的那股子惶恐不安没有了,心也跟着安定了起来。两人绕到假山里,果然在假山的山洞里发现了一些尸骨的残骸,该是秋叶的。

    林雨桐翻了个匣子初来,装起来,然后带出去,安葬在离这个王府不远,而且四爷也说风水还不错的地方,给上了三炷香,送走了这个说不上是不止忠仆的秋叶。

    不过,要不是挣扎着出来要问清楚她们小姐的事,她也不至于被黑白无常发现。

    把人安葬了,叫她入土为安,也算是了结了一桩因果。

    这么一想,林雨桐觉得,心里蓦地轻松了一些。像是身上背着的包袱又轻了一些。要是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看来,原主不光是把身体给了她,把身上的因果也一并给了她。

    把人安葬了,按照原来的路回去就绕的有点远了,重新走了一条路,结果不远处又看到一片荒废的宅子。跟秀王府肯定不是一个。顺着这条路过去,等到了大门位置,看到了上面快掉的仇王府的匾额。

    仇王府?

    这是什么府邸?

    现在千万别从脑子里翻那些历史知识,有妖魔鬼怪出现的地方,历史早被篡的不知道朝哪边拐去了。

    但这几天,两人大致也知道,这是个国号为‘宋’的朝代。龙椅上那位皇爷也确实是姓赵,至于其他的,两人就不知道了。

    刚才碰到了什么,早被两人忘在身后了,一路上还商量,这以后,路该怎么走。

    他们并不知道,等他们走后,仇王府的墙头上,搭出一个蛇头来。蛇头青绿青绿的,一双眼睛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吐了吐芯子,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见那两人并没有要回来的意思,它蹭一下缩回了脑袋,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一身青衣的少女模样。她一脸的受惊过度,拍着胸脯子:“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龙威赫赫,这两人可惹不得。

    看来,还是别往城里去玩了,在这里冒着吧,外面好像有点危险呢。

    这些四爷和林雨桐全然不知,到家之后,还在说着两人的打算。

    来了这地界,靠什么为生?先买点地佃出去,叫人看着也是有家有业的人了,不至于太叫人侧目。至于以后,四爷说了:“我明儿出去打听书院……”

    呵呵!

    要科举吗?

    “对着龙椅上的能跪的下去?”林雨桐就问他。

    四爷点了点她:“当年还去十三陵祭扫呢,有什么跪不下去的?”

    也是!

    后朝祭拜前朝皇陵,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行!只要你心理没障碍,就真没问题。

    当然了,四爷也不光是为了当官儿当官,“……既然那些东西,对官身有天然的敬畏,那这一层身份就是掩饰……若只是一般普通老百姓,那些东西见了咱们都得避讳,这不是明晃晃的告诉世人,咱俩身上有猫腻吗?”

    这么想,也对!

    事情得一件一件的办,又找了之前的牙侩,让他找找看,附近有没有要买田地的,五十亩一百亩的不拘。

    江南的水田可不好买,拼凑了好几户,才凑够了四十八亩,这也行了。分别佃个三户人家,租子只收三成,是极便宜的。用了三天,就把事情给办妥了。

    四爷在第四天的时候,找了距离家里最近的一个书院,就去念书去了。

    书院不大,是一位老夫子自己在家开的私塾。私人的宅邸三进的院子,拨出两个偏院当校舍。四爷也不是真找那种名师,就是给自己找个地方,能把识文断字这样的本事拿出来的时候不叫人觉得突兀罢了。

    选择这里,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近。就在前面的巷子里,这家的后门跟如今住的院子只隔着五六十米的距离。

    关键是,束脩还不贵,一年也就十两银子。

    于是,四爷去上去去了。每天早上差不多天刚亮就得去,然后晚上天擦黑了才能回来。中间得却专门送一趟饭。要是离得远的,带干粮也行。

    那就送饭了。林雨桐现在是一点事也没有,她之前还跟四爷商量,说以后要有几乎弄些道家或者佛家的典籍功法也行啊,人不能这么闲着。

    四爷就说她:“做梦呢?法不可轻传,以前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多少也该是明白了点了。要不是其弟子,想学人家门道,且等着吧。”

    哪怕是被打击了,她心里的那么念头却没灭了。

    今儿给四爷闷了竹筒饭,又是腊肉又是笋丁的,又简单又好吃,还容易保温。一路在开水罐子里泡着,到了地方的时候,还是烫手的。

    提着饭到了夫子家门口,却意外的碰到了等在外面的许大娘子。

    许大娘子一见林雨桐就招呼:“你家相公也进学了?昨儿我弟弟回来一说,新来了个新同窗姓金,我就估摸着是你们。金夫人在家做什么呢?也不见出来串门子。”

    “可别夫人来夫人去了,您折煞我了。”这个‘夫人’就是个客套的称呼,“我娘家姓林,家中行三。”

    “成,我就称呼你林家妹子了。”她说着,就朝里指了指,“只怕也快下学了。”

    正说着话呢,大门开了,送饭的是不能进去的,得里面的人出来拿。林雨桐见有些出来的是小厮或者书童,等四爷出来的时候她就说:“不行我去一趟牙行,找两个使唤的人去。”

    也行吧。来回总得有个跑腿的人吧。

    正要说话,就听到一个清亮的女声喊:“汉文,这里!怎么这么慢呐?”

    汉文?

    这名字为啥这么熟悉呢?

    林雨桐和四爷都见过许大娘子,认识她的声音,将她的姓和汉文的名字连起来——许汉文!

    许汉文?!

    林雨桐瞪大了眼睛,四爷也看了过去:“他叫许宣……”却不知道他字汉文,要不然,这不是早想到了吗?

    行吧!有了许汉文,再想想之前见到的仇王府,好像……大概……就是想的那样吧。

    许宣后来当了大夫,大夫又被称为先生,有些地方又称为先儿,先儿跟‘仙’同音。

    这许宣就是许仙。

    许宣是名,汉文是字,许仙(徐先儿)其实跟叫许大夫是一个意思,是官称。

    现在,林雨桐是这么理解的。

    反正不管叫什么吧,他就是那个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的,被妖精报恩的那个人了。

    林雨桐不免好奇的打量,别说,长的事挺周正的。文质彬彬,斯文俊秀。

    如今的审美,自然是偏爱文弱的书生的。朝廷重文抑武,世情如此。

    被林雨桐打量,这许宣就侧着身子站了,往他姐姐身侧躲了躲,连耳根都红了。许大娘子扭脸一看,是林雨桐带着笑意的眸子,就拍了一下她弟弟,低声抱怨道:“怎么这么没出息,看一下脸红什么。”然后拉着他过去:“这是金相公家的小娘子,你跟金相公是同窗,还不见礼。”

    许宣低着头,不敢正眼看林雨桐,只作揖:“见过嫂嫂,给嫂嫂见礼了。”

    “许相公有礼了。”她还了一礼,就跟许大娘子说话。

    把饭给四爷递过去,叫他进去,她自己又提着罐子跟着许大娘子说着话,然后往回走。

    书院其实离李家更近,街口第二家就是了。

    许大娘子热情的邀请林雨桐去家里做客,想想也不认识其他人,进去就进去吧。

    李家的日子并不如何富裕,只能说小日子勉强能过。

    许大娘子给林雨桐倒茶,才说:“多亏了林家妹妹慷慨,院子卖给你们,是找到好买主了。不瞒你说,你要是晚来一天,我家那宅子就得抵给人家还上八十两外债了。我爹生前是做药材生意的,可惜染上了疟疾,跟我娘两人前后脚都撒手而去了……剩下我跟我弟弟,生意上的事,我一个女子,知道的也不清楚,我那弟弟呢?又是头一号的书呆子。人家说欠了八十两,掰扯了这两年,也没掰扯清楚。算了,八十两就八十两吧,我认了。可这院子想卖出去谈何容易?我说是要赁出去的,不过也是想多卖上点价钱。不过,我家的院子是值了一百二十两的……”

    “那是!”林雨桐觉得这大姐憨直的有些可爱,“这也是咱们的缘分。”

    许大娘子连声称是,随即又眉头皱起:“林家妹子,我看你家相公也是个有本事的人,烦你回去说一声,叫大家帮忙打问着,看看远些的地方,有没有小院子卖,五六十两也是使得的。”见林雨桐疑惑,她就道:“不瞒林家妹妹,我那弟弟,今年都十九了。如今是,家里的地没一亩,房没一间,念了十多年的书,也没考出功名来。我愁的是他的亲事……”

    像是这位许相公这样的,真真是不好说亲的。放在啥时候都一样。

    你说,你没地没房就算了,还手不能提肩部能扛,是一文弱书生吧,偏偏读书没天分。年纪不小了,却还靠着姐姐姐夫供养着读书,寄居在姐夫家里。谁家把闺女嫁给他?

    说到底,这位就是个婚姻困难户。

    听许大娘子这意思,卖房子实属无奈,卖了一百二十两,还债用了八十两,还省四十两。也知道四十两是买不来房子的,就想着额外添上一二十两,给她弟弟置办屋舍,以备成亲之用。

    当姐姐当到这份上,也是不容易。

    她利索的应了,又说了一些闲话。许大娘子又说哪里的绸缎铺子货全,哪里的油盐酱醋最公道,连街上哪家的豆腐好吃,都介绍了一遍。瞧着时间不早了,林雨桐只得打断他,起身告辞。

    出来了她又去了一趟牙行,叫牙侩明儿带几个人过去,她得挑挑,家里至少得添上三四个人的。

    这么绕了一圈回来,天色就不早了,天都擦黑了。

    结果快到家门口了,迎面走来的正又说又笑的两人,见了林雨桐跟见了鬼似的,绕着走了。

    林雨桐看两人手里的梆子,心里明白,这两人就是打更的更夫。

    更夫见了自己会绕道走,为什么?

    一定是在惧怕什么?

    惧怕自己什么呢?

    想不明白。

    正寻思了,四爷在不远处叫她:“愣在那里干什么?”

    林雨桐迎过去,开了门之后,林雨桐就把那两人的异状说了,“夜里,咱们附近肯定没那么干净。”

    很有可能。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人有时候还真就拿鬼一点办法都没有。

    “人没办法,不等于鬼没办法。”四爷就看林雨桐:“等我休沐了,休沐了再说。不在这三两天的时间。”

    这倒也是。

    只要没到家里来,林雨桐就暂时把这事给放下。

    牙侩带了十几个人来,叫林雨桐挑。男男女女都有。

    这次,林雨桐又在这堆人里,瞧见了头上戴着一支杏花的小姑娘,瞧着也是楚楚可怜。牙侩不停的推销,说这姑娘多能干,厨艺多好,绣工多精湛,林雨桐都没搭理。只选了一家人。三十多岁的两口子带着一双儿女。

    这家人长的淳朴,眼神清正,但就是不单独卖,死活一家人要在一块。

    这家人哪哪都好,唯一的不好是这家的闺女,是生了六指的。好些人觉得不祥,都不愿意要。只这家两口子和兄长,都舍不下这女孩子。就成了这样了。在人牙子手里,他们也就是饿不死,早找个好人家卖出去了,其实是早享福了。这一拖二拖的,在人牙子手里都有半年了。

    花了二十六两,把这一家四口给买下来了。

    男人叫唐久,他媳妇古氏。儿子叫唐福,十四了。女儿叫唐乐,十三了。

    叫唐福跟着四爷做书童,跑跑腿,家里的采买接待,都交给唐久。厨下给古氏,洒扫归唐乐。林雨桐呢,彻底的从家务活里解放出来了。

    人就不能闲着,闲着心就清净不下来。在四爷休沐的这几天,她带着唐乐在街上转悠。干啥呢?在书肆里找书呢。看看有什么降妖除魔的典籍没有。把钱塘县这么个县城的书肆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想象中的东西。

    等到了休沐的时候,两人早早的就出门了。

    出了门,林雨桐才问:“去哪?”

    “去仇王府。”四爷这么说。

    啊?

    去仇王府?

    要是没错的话,那里大概可能也许真的有一条能吓死人的大长虫。

    被称为大长虫的青蛇也没想到这两人还会来,也不敢以真身见人,化了人形躲在角落了,只盼着这两人赶紧离开。

    就为找她的,怎么可能真的离开?

    林雨桐看见了青色的衣角,就喊:“小青,出来。”

    小青?

    叫我吗?

    小青探出头来:“你们找谁?”

    林雨桐又打量眼前这个长的颇为精灵古怪的少女,真是看不出一点妖气来。她僵硬的笑了笑:“找你。”

    “找我干什么?我认识你们吗?”小青看两人,眼里满是警惕和疑惑。

    四爷就看她:“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上次你们看到我了?”小青说完才捂住嘴,“不是……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跟我一样过来寻宝的……”

    四爷摇头:“你不是寻宝的,青蛇。”

    青蛇?

    小青面色一变,唰的一下抽出宝剑:“你们到底是谁?要干什么?不说清楚,别怪我不客气!”

    “收起你的剑。”林雨桐皱眉:“我们只是找你做个交易。你怕我们,不知道我们身上有没有你需要的东西。”

    小青又狐疑了起来:“你们要我做什么?”

    “家门口有些不清净,我想你有办法。”林雨桐试探着问:“你能操控鬼?”

    小青收了剑:“你们怎么知道我……”

    “我们知道的要比你想象的多的多。”林雨桐就说:“我只能你,我们身上有没有你需要的……”

    小青小心的看四爷的脸色:“有!一口龙气,我便能化为蛟……”

    蛇化为蛟,这可不是一点作用。

    可见这一口龙气,对她的好处有多大。

    拿这点小事想换这么大的好处,当然不换了。

    林雨桐看她:“你这算盘大的也太精了些。”

    “没有龙气,一点功德之气也行。”小青看林雨桐的头顶方向:“这与你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

    “功德之气……”林雨桐心里一动:“可以是可以,但我不知道给你。”

    “没关系,我自己拿,只要你心甘情愿,这功德气就不会伤了我。”小青欢喜的差点蹦起来。

    林雨桐朝后退:“我可以心甘情愿,但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拿了我多少?”

    嗯?

    “那你想怎么样?”这个女人可比想象的要狡猾。

    林雨桐笑了一笑:“授人与鱼不如授人于渔。如今麻烦姑娘驱鬼……总也不是办法,若是姑娘肯把驱鬼之法传授一星半点,我想这交易还是能做的。”

    小青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没用的。我是妖,我有我的法门,你们是人,修炼不得的。”

    林雨桐的眼里就闪过一丝失望,她看四爷:“要不,去永福寺走一趟。”请大和尚帮忙!

    “别!”小青赶紧出声:“我想想……我想想……你们等我三天,三天之后……我去找你们……”

    三天?

    也行!

    虽然不知道小青有什么办法,但蛇有蛇道,鼠有鼠道,许是她真有办法呢。

    三天后,小青果然出现了。她就是化作小青的模样,敲响了大门,然后堂而皇之的走进家门的。

    进来的时候,身后背着一个大包裹:“看看,这些可行吗?”

    什么玩意?

    林雨桐上前打开包裹,里面是一张张素绢,素绢上拓印了不少字迹,小青颇为自得:“这都是我钻了数百个臭道士的墓道,拓印下来了。”

    有用没用的,还不知道。

    林雨桐就说:“只要家宅安宁,我就兑现之前的承诺。”

    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哪怕是假的,交易也照做。

    小青反而不乐意了:“你这人,我还骗你不成,既然不信,就等着好了。五百年都等了,我还等不了三两年。反正我不急,你慢慢的练,等明白是真的时候,我要的东西你再给我就行。至于你家外面的东西……”她哼笑一声:“不过小事一桩。今晚我再来,且叫你瞧瞧我的本事……”    目标编号019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309.滚滚红尘(2)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