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305.黑白人生(2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305.黑白人生(2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08833/56187134.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6187134.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618713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305.黑白人生(2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29)

    什么叫做真正的张凯文?

    什么叫做死在国了?

    那如今坐在这里的, 就是假的了。

    ‘啪啪’两声,灯亮了。只有林雨桐和四爷头顶的灯亮了,亮的刺目。

    灯是挂在椅子上的, 在林雨桐正头顶上。她眯了眯眼, 也能看见四爷。四爷的情况跟她一样。房间到底有多大,林雨桐不知道。但这么黑漆漆的一片, 连照在桌子正中间的那盏灯都灭了,彻底成了她和四爷在明,其他人在暗。

    林雨桐只用余光看着四爷的方向,四爷的手搭在扶手上, 一下一下颇有节奏的点着。他要传达的意思是:稍安勿躁。

    于是, 她也不急了。

    不急了, 她手里的烟雾弹却紧紧的攥着, 一旦有情况, 这玩意扔出去, 足够给她反应的时间了。

    就听阿勇轻笑一声:“哎呦!假的呀!那他们是什么人呢?警察?不是吧!”

    “当然不是警察。”张凤翔呵呵一笑:“但他到底是谁,只有问常青……我的好大哥才清楚了。他弄出这么一个人来……为的是什么,之前我已经解释过了。这人就是他找出来将张龙威那个蠢货挤下去的工具……”

    “那恐怕也没那么简单。”阿勇对这样的说话不信:“此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我不信,这样一个人甘心当别人的傀儡。”说着,他冷笑一声:“这位我们不知道是谁的谁, 告诉我们,你到底是谁。要是不说实话, 这间会议室, 只怕你们出不去。”

    四爷朝后靠了靠, “我到底是谁,真可以问问你们的副会长。不过,你也说了,我既然进来了,就不好出去。那么,我是谁,此刻,对你们来说,没那么要紧。其实,我现在倒是对你们有些担心了。因为这会子,你们已经跑题了。你们忘了,你们这里面还有人跟九龙帮的人关系颇为亲密。这间会议室,我是不好出去。但这见会议室,出去了,等待你们的又是什么呢?”

    “不可能!”阿勇厉声道:“这是帮会里最隐秘的所在……”

    “那又如何?”四爷反问:“这么好的能一网打尽的机会,换做是我,我是不会放过的……”

    “你血口喷人!”张凤翔话一落,就在林雨桐八点钟方向,响起类似于鸣笛一样的声音,这说明张凤翔一时激动,站了起来。

    林雨桐估摸出了方向,却没朝那边看一眼。

    “坐下!”常青厉声道:“他血口喷人,你就是不是血口喷人!他不是张凯文?那你告诉我,谁才是张凯文。拿出证据来!当年,凯文生下来的时候,你一岁大。你记得什么?就连夫人,也不知道张凯文长什么模样。送到国,具体在哪里生活,连我都被义父警告,不许打听,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是经办人,到后来都失去他们的踪迹了。你从哪里的得到的消息……”

    “那我要说,我打听了五年,早在八年前,就找到了他。并且,一步一步的,将他培养成一个符合duxiao儿子的青年,你意外不意外?”张凤翔坐回去了,没有了警报声,她的声音传进人的耳朵里,就叫人觉得莫名的心寒。

    找到他,然后引导他,一步一步的踏进深渊。

    “所以,他……可以去死……”

    一个死字刚吐出口,林雨桐一手闪光弹,一手烟雾弹已经扔出去了。先是闪光弹,三秒的时间,够林雨桐看清楚里面的一切。张凤翔举着手里的强,正对准死了四爷。

    闪光弹的震撼小姑只有三秒,等能睁开眼睛了,却又烟雾缭绕。

    林雨桐拉着四爷,一手却准备的扔出匕首,紧跟着就是一声‘闷哼’。

    “谁?谁出事了?”老夫人大声的喊:“打开灯……”

    所有的灯刷一下就开了,林雨桐拉了椅子堵在唯一的进出口那条过道里,以椅子做掩体,谁想从这里过,都不容易。

    而另一边,张龙威的胸口上直直的插|着一把匕首,胸前血红一片,倒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气。

    “龙威!”老夫人踉跄的站起来扑过去,“医生!医生!”

    “这里没有医生。”张凤翔走过去,说了这么一句。

    老夫人瞪着眼睛看她:“你……你怎么真对你哥哥下这样的手?”

    谁下手了?自己只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这里是没有医生的。在座活着的,达不到一半的人数按下按钮,那就是打不开那道门。

    这又没毛病!当初规矩就是那么定的。

    她正要说话,林雨桐突然出声:“要想他活,就把他送过来。我能保证他从这里出去的时候,是活着的。”

    “你是医生?”老夫人问道。

    林雨桐却没解释:“到底要不要送他过来?”

    “不要!”张凤翔道:“谁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什么人?”林雨桐看她:“跟你作对的人。你要杀的人,我都要救。今儿这里,只要你当时杀不死的,我保证有一个我救一个。”

    老夫人看常青:“快!把龙威送过去。”

    常青没有犹豫,抱起张龙威就放在被林雨桐挡在身前当掩体的椅子上了。四爷朝常青点点头,说了一句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话:“……好机会!”

    是的!这种情况,对常青来说就是好机会。

    常青怀疑四爷和林雨桐,但这两人守着门户,此刻选择与他们合作,是唯一的机会。这个机会稍纵即逝,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他转过身,看向老夫人:“如今会长生死未卜,对谁有利,是谁下的手,这不用我说吧。”

    ‘张凯文’和常青没必要弄死张龙威,他们跟张龙威在之前一直是一伙的。要弄死张龙威,根本不用等到现在,之前张龙威被挟持,要真想杀他,一百次都够了。

    那么想弄死张龙威,一点也没掩饰的人,是谁呢?

    是张凤翔。

    老夫人紧紧的盯着那边被救治过来,撕了衣服包扎了伤口,人也因为疼痛而清醒的张龙威:“龙威……”

    “妈……妹妹杀我……”他眼里满是恨意和恐惧:“妈……救我……妹妹要杀我……妹妹是恨你……才要弄死真的张凯文……我知道我身边的这个‘张凯文’不是张凯文,他是张凯文的弟弟,是张凯文的妈妈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他不是要杀我,他是要找妹妹报仇的,他收集了妹妹很多的……事情……妹妹跟九龙会早就勾连在一起了……她这是要借着九龙会把新安会给吃了……”

    四爷和林雨桐面面相觑,为了证死张凤翔,这位可真是不遗余力了。连这种狗血的剧情都编的出来,可是听起来,又合情合理。

    嗯!这个身份挺好。

    所做的一切都找到了有了原因。谁叫张凤翔狠辣呢。愣是勾搭的人家孩子吸du贩du,说到底,上一辈恩怨已经了了,何至于此呢。

    结果人家同母异父的弟弟找上门来了呗。

    嗯!

    听起来没毛病。

    常青都不由的回头看了一眼,眼神有些莫测,不知道信了几分。

    老夫人捂着胸口,看着张凤翔:“我已经答应新安会分家……”

    “老夫人!”阿勇打断老夫人的话:“叫您一声老夫人,那是因为大家看在老会长的面子上。可是呢,您自己本人并不在帮会里……”

    “你大胆!”老夫人瞪着阿勇:“凤翔都是跟着你们学坏的,都是你们撺掇的。”

    阿勇不跟她辩解这个,只道:“我为什么舍弃龙威,还支持凤翔。您还不知道吧?龙威舍弃不了你这个母亲,而凤翔却可以。老夫人,帮会里的事情,你不要再管。看在你曾经为帮会牵线搭桥的份上,您去庙里,帮会里养您终老。”

    “舍弃我这个母亲?”老夫人看向凤翔:“什么意思?”

    “徐秘书得罪了大公子,在州长面前,越来越说不上话了。如今,更是见州长一面都难。试问,您……您的父亲,您的哥哥,您的侄子,都一直未徐秘书效力,这对咱们新安会,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影响?”阿勇走过去,也看向凤翔,“况且,帮会不是老夫人的帮会,他无权决定帮会分家与否的事。”说着,就看向其他几位元老:“各位不管支持谁,在这一点上,相信是一致的。”

    “没错!”仁叔第一个说话:“我反对分家。新安会是一个整体,谁也不能做出分裂帮会的事。一旦帮会分裂开,就不是如今的形式了。随便两个三流帮会,都能与咱们为难。”说着,就举起手来:“坚决反对的,算我一个。”

    “也算我一个。”

    一个个的都举起了手,包括常青在内。

    老夫人愕然的看向常青:“你也这么想?”

    “这个会长,要么是龙威,要么是凤翔,但是分家,不行。”常青看向龙威:“我支持龙威。他是义父临终……”

    “父亲临终将位子传给了谁?”凤翔用qiang指着常青:“不要当别人都是傻子?”

    “传给了龙威。”老夫人再次说话,她说的铿锵有力:“你忘了,那个时候你父亲病重,你在干什么?你在跟你父亲对头家的儿子谈恋爱。你父亲心灰意冷……”

    话没说完,‘啪’的一声,枪响了。

    老夫人捂着脖子长着嘴,然后轰然倒下。

    “妈!”张龙威叫了一声,伸着手朝那边抓。

    张凤翔手里的qiang啪一声掉在地上:“怎么会?怎么会?我的qiang里……第一个弹夹里永远都是不放子弹的……”她无措的看向阿勇:“你们都知道,我的枪里,第一个弹夹是不放子弹的。”

    可是!就是这个觉得应该没子弹的空qiang,要了她自己亲生母亲的命。一枪正中喉咙,那么近距离的qiang伤,又是对穿而过,脖子就就血肉模糊一片了。

    这个变故,真是林雨桐都没想到了。

    张龙威捂着胸口要站起来:“你们要让这么一个连亲生母亲都下手的人当会长?”

    礼叔第一个摇头:“不要!我第一个反对!这样的人都不配为人,做的什么会长?”他对着阿勇怒目而视:“你要一心扶持他吗?”

    “是又如何?”阿勇朝前两步,却将张凤翔当在了身后:“不是又如何……”

    一个‘如何’两字落地,就见他的手猛地翻转,朝后伸去。

    林雨桐眼睁睁的看着他背对着张凤翔,然后用匕首插|在了对方的肚子上,没收手,而是将匕首搁在肚子里又转了两转。

    张凤翔哪怕是精明毒辣,可这还没从亲手杀了母亲的事上醒过神来,就被一直护着他的阿勇反手一刀。她的眼神由不可置信到怨毒,就那么看着此时还是以保护姿态挡在他身前的人。感受到他猛的拔出刀,然后以非常淡然的语气说:“现在好,没有争议了。老常当会长,我当副会长。老会长的子女一个也没了,只有老常这一个义子了。理所应当是他当会长的……”

    “咳咳咳……”张龙威瞪着眼睛:“我还活着……”

    “没错!他还活着。”常青挡在张龙威身前:“阿勇,你这下手未免太狠了一些。”

    “哪里狠了?”阿勇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她违背父亲,枪杀母亲,不孝。背叛帮派,勾结九龙,不义。依照帮规,她该如何?”说着,就拎着沾着鲜血的匕首,“依照帮规,她这样的,该受三刀六洞,然后再受死!看在她是老会长的女儿的份上,我已经法外施恩了。错了吗?”

    没有!

    打从张凤翔的qiang里多出一颗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子弹,就注定了她的结局。

    阿勇这个人啊,还真是有决断。

    可越是如此,林雨桐越是觉得,这个阿勇,今儿不能这么离开。

    她的手里握着刀,却被四爷一把攥住了。然后四爷轻轻的摇头,示意她不要动。

    这倒是叫林雨桐不解了。

    阿勇仿佛感觉到了林雨桐的杀意,他哈哈就笑:“小童童,我对你这么好,你却想要杀我。哎呀呀,太伤心了怎么办?”

    常青瞪眼:“行了!外面都是你的人,杀了谁也不能杀了你。事情已经这样了,就到此结束吧。”他走过去,率先在桌子上摁下按钮。

    然后好几个人走上前,争前恐后的摁了按钮。

    四爷和林雨桐带着张龙威就往出走,一旦出去,张龙威就还是会长,还是老会长的儿子,谁再想明里杀他,可不容易。

    他就跟个人质似的,四爷和林雨桐出来,没有受到一点的障碍和阻拦。

    车上,张龙威求两人:“不要杀我……我有用……”

    “你有什么用?”林雨桐看他,“带着几分嘲讽。”

    “我手里有新安会贿赂州长……制du贩du,还有杀人越货的……罪证。”张龙威呵呵的笑:“这些东西可以交给你们……你们拿这个跟他们谈判……我不要会长的位置,我只要出国就好……华国……国……越nan,哪里都行……”

    林雨桐就看四爷,四爷点点头,林雨桐才问:“东西放在哪里,我得见到东西才行。”

    “东西……在……在我父亲的陵墓……”

    东西很小,就是一个放在密封的匣子里的u盘。

    还没来得及看,追着的人就又撵来了。

    四爷没上车,先给常青打电话:“……叫你的人都停下来吧。新安会有很多你知道的或者你不知道事,都在我手里呢。你不希望我把这东西交给你们联邦政府吧。”

    常青一手举着电话,一手朝阿勇压了压:“你想怎么样?”

    四爷朝车上的张龙威看了一眼,才对常青道:“……不管你信不信,其实,我都想跟你说,我真是张凯文。张凤翔她……杀错了人。”

    “所以呢?”常青的手一下一下的敲着膝盖:“你想来当这个会长?”

    “不是!”四爷朝车这个方向走了两步:“我觉得,到了现在,叫张龙威做会长,未尝不是好。”

    张龙威抬起头,看向四爷,眼里全是不解。

    电话那边的声音就这么传进了他的耳朵里:“现在,我倒是相信张凤翔杀错了人,你确实是老会长的儿子,张龙威的弟弟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四爷就问他:“你以为,你们跟那位徐秘书撇开关系之后,就真的能全身而退吗?”

    常青又不说话了,这事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大可能。只是到时候就看,叫谁为帮会牺牲了。

    四爷就说:“张龙威是会长啊!”

    所以,这个傀儡会长扔出去,是最好的选择。

    常青那边什么也没说,就挂了电话。但是却再没有人靠过来企图干什么。

    这么会子工夫,林雨桐已经将u盘上的东西大致的看过了也拷贝了一份,朝四爷点了点,张龙威手里的东西确实是实锤大料。

    张龙威却盯着四爷:“你什么意思?想要反悔?”

    四爷看他:“你想出国,你觉得常青不弄死你,能安心?我不死,张凤翔都不安心,更何况是你。你只要在会长的位子上,就永远有机会翻盘。常青此人,最大的确定就是顾忌名声。帮会里,只要阿勇死了,就剩下常青了。常青想把你牺牲掉,为什么你不能反手牺牲掉他呢?他能得到元老的支持,你也能!不过是给的利益更多些而已。暂时牺牲掉利益,把手里赚钱的营生都撒出去,买也能买来一半的人心。你怕什么?走了,迟早是一个死。可只要留下,你就有一半的机会赢。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跑?”

    “阿勇死……”张龙威想起他毫不犹豫的杀死张凤翔的手段,想起张凤翔qiang 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一颗子弹,整个人就是一个激灵,“对!他得死!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对了!”四爷笑道:“明知道你会恨不得要他的命,那他怎么会放你活着离开呢?不是你死,就是他亡……”

    “那还是他亡吧。”张龙威深吸一口气:“可我现在……杀不了他。”

    “我能!”林雨桐看向张龙威,“我能杀了他。”

    此人太过狠辣,不除掉他,自己和四爷想要出境都难。

    但这话不能告诉张龙威,她的表情淡淡的:“但我凭什么平白帮你。”

    “你要什么?”张龙威最不怕的就是这种提条件的。只要能提条件,只要给的起她要的,就没什么不能谈的。这样的人反而最好打发。

    林雨桐看四爷,见四爷的眼睑下垂,她就笑笑:“我要华国那条线都归我们。原来那条线……我要清除掉……”

    张龙威吸了一口气:“资料我可以想办法给你们,只要能杀了阿勇!”

    很好!

    见林雨桐应下了,张龙威才道:“什么时候动手?”

    “明天,该是老夫人和张凤翔的葬礼了。于情于理,你都该参加。”林雨桐道:“至于我什么时候动手,等你收到了他的死讯就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驱车去张家的宅邸,黑压压的一片人。

    黑压压的就是黑压压的,一水都是黑色的西装,带着黑色的墨镜,然后胸口带着白色的花儿。

    四爷和张龙威都换了黑西装,林雨桐也换了一条黑色的连衣裙。

    张龙威的伤是林雨桐干的,很有分寸,看着血呼啦的,其实真是皮外伤。一点没损伤内脏。林雨桐给缝合了伤口,上了药,直了疼。包扎好,虽然还行动不自如,但勉强自己步行还是可以的。

    见到张龙威,人群不由的让出一条路来。

    灵堂的里面,站着常青和包括阿勇在内的几个元老。

    “会长回来了。”常青笑了笑:“请会长上香。”

    张龙威看着母亲的照片,却涌不起悲伤。之后会怎么样,谁知道?高度的紧张,冲淡了失去了母亲的痛苦。他默默的上香,然后鞠躬,做的一丝不苟。之后站在丧主的位置上,自动站在了常青的侧后方,认可他是大哥的身份,对别人的吊念,他都鞠躬还礼。

    可常青却没有长时间的陪着守在外面,而是指了指后堂,请四爷和林雨桐进去。

    阿勇随后就跟了过去。

    后堂关上门很安静,阿勇的笑声特别的刺耳:“你们倒是胆大,我们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张龙威,但是杀了你们……”

    “你也不敢。”林雨桐也笑:“信不信,那些东西,明天就出现在联邦政府你们的总统先生的案头。”

    这个话,不管是常青还是阿勇,都信。

    因为,这两人有华国外交部的关系。通过这样的途径,传递出去消息,谁拿人家也没办法。

    阿勇对着常青摇头:“我早说了,张龙威就是个白痴。”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交给两个外人。这是要新安会为他陪葬吧。

    常青没理阿勇,只看四爷:“你们想怎么样?”

    四爷看了林雨桐一眼,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之后才道:“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单独谈谈?

    那另外两个人就得出去呗。

    跟着阿勇出去,这也是林雨桐的一个机会。

    侧厅里,还有不少人在一起相互攀谈。这里有水没有酒,在这些东西上动手脚可不太容易。

    正琢磨呢,就见阿勇掏出烟来,是那种非常精致的女士香烟。

    见林雨桐看他手里的烟,阿勇笑着递了一根过去:“说实话,我挺喜欢你们的。”

    “喜欢我就行,别喜欢我男人。”林雨桐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香烟。手指甲在烟上轻轻滑过,然后又直接塞到他嘴里叫他叼着,伸手从他手里拿了打火机给他点上。

    阿勇没拒绝,只是笑了笑,“你看出来了?”

    “我觉得你很愚蠢。”林雨桐实话实说:“你爱的人,他不会接受你的。”

    阿勇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我……愿意!管得着吗你?”

    “行!”林雨桐看着他皱眉把烟一口一口的吞进肚里去,就直接转身:“你愿意你的。等哪天吃亏了,别怪没人提醒过你。”

    “就是死在他手里,我愿意。”阿勇白眼一翻,伸手揪住林雨桐:“我可以放你们离开,但是请给我记住……这事,永远别叫他知道。你要敢说漏嘴……”

    “你以为你不说,也不叫别人说,他就不知道了?”林雨桐笑他,“别天真了!”

    阿勇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什么……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林雨桐朝里面指了指:“意思就是他知道,他早就知道。其实,这种事,我觉得,说出来,比藏着好。哪怕他知道,但那不是你告诉他的……你应该叫他知道……人这一辈子,就这么点事。干这一行,哪一天被人砍死了都不知道。总不能把那句话一直藏在心里,然后带进棺材里……”

    正说着话呢,张龙威走了过来。林雨桐就不说了,也朝张龙威走过去,还说阿勇:“顺道叫我男人出来,就说我等他呢。”

    四爷出来了,阿勇进去了。

    张龙威低声道:“什么时候……”

    林雨桐‘嘘’了一声:“你应该站在你的位子上……走!我们陪你站着。”

    四爷朝后看了一眼,见阿勇进了内室了。

    “那家伙说了什么?”阿勇顺手将烟头撇了出去,然后把人关上,问了一声。

    “没事!”常青敷衍了一句。

    其实四爷告诉常青的,是怎么讨好州长的事。州长喜欢什么?州长喜欢的是军|火。

    要是想巴结州长,替州长在这方面出力,那就差不了。但要是不想巴结州长,光凭州长喜欢军火这一条,不能猜测出,州长可能是养着私军的。这就是一把把柄。

    对方是怎么知道的,他不知道。但对此人,他的态度得慎重了。

    心里想着这些事,但偏偏这样的事,却不能叫第二个人知道。语气难免就敷衍了一些。

    阿勇还是那么看似漫不经心的笑了一下,一副开玩笑的语气问:“这就过河拆桥了。有什么要紧的事,不能叫我知道?”

    “不是!”常青随口道:“是张凯文,我现在想的是,他到底是真还是假。”

    “当然是假。”不光张凯文是假的,你说给我的话也是假的。他笑了笑:“常青……咱们两个之间……你还是不信任我……我的心思,你真不知道?”

    常青心里没来由的泛起恶心,而后还得强压着,一副无奈的样子:“我最怕你这样子。你说,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

    阿勇猛的凑过去,脸凑到常青跟前,条件反射的,常青猛的退了一把,阿勇本就防着的,可不知怎么的,手脚一点力气都没有。被这么一推,瞬间就推了出去。整个人倒退了好几步,撞到了后面的鱼缸上。他摔倒了,鱼缸从上面倒了下来,整个儿砸在他的身上。

    玻璃的鱼缸,摔下来玻璃碎片就四散了开来。

    外面听到巨响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迅速的挤了进来。

    常青坐在沙发上,而阿勇,则被扣在鱼缸下面。常青不认为这样就能要了人的命,他还吩咐小乙:“赶紧的,叫张大夫过来。你们一个个的过来能顶什么用?”

    可鱼缸挪开之后,阿勇早就没有气息了。

    死了?

    “不可能!”常青头上的汗都下来了:“怎么可能呢?”

    只是推了一下而已。

    可现在人死了,这么多人看见,屋里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阿勇死了。

    是‘失手’了?还是蓄谋已久?

    但不管是什么,阿勇都是死在他的手里的。

    阿勇的手底下不干了,哪怕那么多人维护他,可杀了同门兄弟就是杀了同门兄弟。

    四爷推了张龙威一把:“该你出场了。”

    哦!是了!

    如今两拨人闹的不可开交,正需要一个人来居中调解,这个人就是自己。

    他看向四爷和林雨桐的眼神就带了笑了,以前以为是最大的麻烦,现在嘛,是自己最大的助理。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会叫阿勇‘死在’常青的手里。

    这么大的事,新安会的注意力都在这事上。而林雨桐和四爷,却可以全身而退了。

    开车离开,半路上,qq邮箱里就多了一封未读邮件。这个邮箱是刚申请的,四爷发给了张龙威。然后,张龙威把资料发给了四爷。

    他不敢耍心眼,因为他害怕,这两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再弄死他。

    等常青艰难的脱身,几乎被拔下一层皮来的时候,四爷和林雨桐已经悄悄的回了国内。脱了‘马甲’之后,张凯文和童佳妮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最后的踪迹,是出现在华缅边境的。然后在这里,就再也找不见了。

    他一次一次的看了监控录像,没有看出任何一点别人对阿勇出手的痕迹。唯一一次递烟点烟……可这都在阿勇的眼皮子底下发生的,要是真有猫腻,以阿勇的阅历,根本不可能发生。

    而且尸检的真实结果也出来,就是窒息。

    当然了,对外公布的结果不是这样的,是在张龙威的斡旋下,大家一致认为,把这事归结到有人对阿勇用了迷药为好。至于是谁对阿勇用的迷药,这个……可以是九龙会,可以是张凯文,可以是任何想除掉的人。这是符合帮会的利益的。

    事情就这么定了。

    通过这事,张龙威倒是把会长的位子坐稳了。一切结果,常青都该认的。可想起这莫名其妙出现,又莫名其妙失踪的两个人,他的心里始终也不安稳。

    不过随后又想到,只要他们还想跟新安会做生意,那他们迟早还得出现。

    没关系,他有的是耐心,可以等。

    “我以为怎么着也得等你们三个月,却没想到你们的手脚这么麻利。”向志忠请两人坐了:“你们断断续续的汇报,我都接到了。还想再听听更详细的。”

    林雨桐就说:“想听怎么听都行,但是这些东西……”脚边放着两大行李箱美金,还有两大旅行包的du品,“这东西赶紧叫人来清点。我怕再叫我看见,我会忍不住。”

    包一打开,向志忠都不由的‘哎呦’一声:“这么多啊!”

    包括赌石挣的,都放在里面了。

    这钱一笔一笔都是怎么来的,过程是什么样的,四爷简略的都说了一遍。只不过,对阿勇的死做了一定程度的隐瞒。事实上,叫谁说,这人的死也跟桐桐牵扯不上关系。所以,很不必节外生枝。

    这东西光口头说了还不算,还得分开来写这个经过。

    这不是难事,就是分开了,两口子这点默契还没有吗?几乎是没有出入。

    而局里给的决定也下来了,赌石挣的那些钱,一半分给了两人算是奖励,一半分给了配合两人行动的人员。这个,谁也没有异议。

    另外,再就是三百五十万的美金,同时也缴获了那么多dupin,按照比例,奖金依旧不是小数目。

    两笔钱加在一起,小百万呢。在同事中间,可算是有钱人了。

    可这钱,也就是能在b京交给首付。

    林雨桐这么一说,所有羡慕的人都叹气,也没人眼气了。

    四爷则问向志忠:“可以收网了吧?”    目标编号019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305.黑白人生(2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