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31章 红楼(31)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31章 红楼(31)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33/5549498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31章 红楼(31))的详细阅读内容

    红楼(31)

    却说那贾元春见了家人,且喜且悲。一屋子女眷跟着落了几滴泪。除了贾母王夫人之外,也就王熙凤的眼泪是真实的。她是看着如今的盛景不由的不悲凉。她有时宁愿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光景好一日,她便跟着受用一日。不像现在,众人皆醉我独醒,这一步步煎熬,又算什么呢。

    她这幅样子,惹得旁边的尤氏不停的扭头来看。心道这凤丫头今儿是吃错什么药了。

    就听贾元春在上首已经问道:“听闻姑妈家的表妹在家住着,如今怎么不见。”

    贾母道:“外眷无职,未敢擅入。如今,有薛家太太带着姑娘,另有史家的姑娘在外恭候。”

    贾元春一听,如何不知道贾母的意思。便道:“快请姨妈并两个姐妹进来。再打发人去请林家表妹。一家子骨肉,倒也不妨。”

    贾母应了一声,自有人去办。

    林雨桐和林黛玉估摸着元春会召见,所以,身上衣裳首饰都是齐整的。不想,这一等都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候。来接的人还带着马车肩舆,显然事为了赶时间。

    可等林家姐妹到的时候,诗也做完了,词也赋完了。林雨桐本就不擅此道,林黛玉如今倒没有压下众人的心思。她的家世,处境,样样都比其他姐妹强。心态也跟着变了。两人丝毫没有稀罕,反倒松了一口气。

    探春正在誊抄。元春将这姐妹两人叫到跟前,嘘寒问暖,好不亲热。贾家的姐妹尚且不及。

    “两位表妹果然很好。”元春赞了一声。

    等到边上的宫娥提醒时辰,元春才放了二人。

    一时又让点戏。往常听着也就罢了,可如今听在王熙凤的耳朵里,只觉得句句都是预示。一出出的悲欢离合,只叫她心里憋的快喘不上来起。

    “……君子多欲则贪慕富贵,枉道速祸;小人多欲则多求妄用,败家丧身……”

    小戏子的声音清亮,句句都戳在了王熙凤的心上。

    林雨桐并不担心其他,只一味的享受着难得的盛宴。不一时,元春又有赏赐下来,听来,自己姐妹比贾家几个姑娘还重了几分,就连林雨杨没到,元春也赐了跟宝玉一样的赏。

    贾家人谁不是眼明心亮的。心道,即便如今封妃了,这有些人家也是怠慢不得的。比如,林家。

    至于贾元春临走之前一再嘱咐不得奢靡的话,大概也就王熙凤听在耳朵里了。

    省亲完了,贾家众人终于能歇歇了。林家的日子还是照常过。

    林黛玉看看书,写写诗,然后找林雨桐品评。林雨桐叫她把这些诗词都收拢起来,将来等父亲回来了,让他甄选一二。自家刊印成册,也不说拿到外面去,只留在林家给后辈子孙看,也是好的。

    这话倒正应了林黛玉的脾气,如今越发的用心思。只怕诗中有用典错疏之处,叫后人笑话。每每念书,越发的认真起来。别的都顾不上了。

    林雨桐除了料理家事,其余的心思都在针线女红上。这两年厨艺从来没拉下来过,就是一些菜式,也学了不少。等真的会做了,才发现当初想收拢菜谱的想法其实是不靠谱的。因为这里面大部分的食材,在现代都已经被列入保护动物之中。连食材都没有,菜谱有人要吗。于是,在如今能吃的着的时候,她哪里还会客气。林家的餐桌,一直都是极为丰盛的。

    她一直认为,吃的好点没什么。只要别浪费就行。像是贾家这般,一个人摆上十几个菜,临了动了筷子的也就那么几个,吃不完全都赏了下人。

    虽然下人也是人,善待点没错。但是你可以长月钱,却不能日日跟主子一般的养着。难怪这家里的丫头们没一个愿意出去的。除了贾家,上哪找这么好的地方去。

    贾家整个的氛围,都是懒散的。好似要把之前一年的忙碌给找补回来。

    但林家随着将林雨杨进入考场,就陷入了紧张之中。这事,根本就没有惊动贾家之人,用林雨桐的话说,就是去考个秀才,还不至于大张旗鼓。

    因着家里有事,林黛玉只推说自己懒得动弹,也没往贾母那边请安。不过是家常做的茶点,得着了,少不得打发丫头给贾母送一些。贾母逢人就赞,再没有比这孩子更贴心的了。

    今儿林雨桐做了豌豆黄,林黛玉觉得比这府里做的要可口些,就打发紫娟去送,临走叮嘱道:“别一径的多嘴多舌,要是再不好,我也只能撵了你了。”

    这是不叫紫娟把林家的事随便往外说。

    紫娟垂头听了,这才告辞出来。如今,要不是姑娘念着旧情,这身边早就没有自己立足的地方了。不说林家的丫头能干,就是雪雁,如今也被□□的利索了。办起事来,也一样不比人差什么。自己比别人多的,也就是姑娘一个人再贾家那两年伺候的情分罢了。

    老太太的屋里,薛姨妈,宝姑娘,云姑娘陪着老太太说笑。

    紫娟将手里的食盒交给边上的小丫头,才道:“这是我们姑娘听说昨儿晚上老太太不曾吃多少东西,叫给老太太送来的。请老太太看在一片心意的份上,好歹赏脸多吃两口。”

    贾母点点头,就对薛姨妈道:“原不过是积食,正好少吃两口顺顺,不想这孩子就知道了。都道我平时疼她,她这般叫我如何不疼她。”

    薛姨妈笑着点头应是。

    鸳鸯一会子就端了豌豆黄来,贾母果然赏脸吃了一块,“吃着倒比咱们平日里吃的细腻些。”

    又让与薛姨妈,薛宝钗和史湘云也尝尝。

    史湘云吃了一块,就道:“林姐姐也忒的小气,又不是稀罕物,多送几块,还能吃穷了他们家不成。”

    紫娟顿时有些憋气,就笑道:“云姑娘说笑了。这原就是家里的大姑娘亲手做的。只给我们姑娘平日里用。因着姑娘这几日有些燥热,大姑娘就选了这应季的豌豆黄来。又怕粗糙了不入口,真是十斤的豌豆面里筛不出一斤合适我们姑娘吃的。倒真真不是舍不得。”

    史湘云不服气,还要说话,被薛宝钗拉了一把。

    贾母笑道:“看来,这东西的好坏,还在这用不用心上。”似乎有些感慨。

    林黛玉的身体就是在她眼皮底下变好的。也没见请医问药。虽看着比别人弱些,不过却甚少生病。说到底,还是有人照管的精心。一个燥热,就费这许多心思。就算她心里对林雨桐多般的不喜,也说不出个不好来。

    紫娟拿了贾母给的赏赐,这才往回走<div class="contads r">。恍惚听着宝玉的屋子里又闹了起来。是为了一碗酥酪的。

    她无心往下听。刚要走,就见晴雯从里面走了出来。

    两人倒在门口说起了话。

    “袭人姐姐呢,怎么不见。”紫娟笑道:“闹成了这般,看来,还是得有个镇山太岁才成。”

    晴雯冷笑一声:“如今不同往日了。她也休想压服住谁。宝玉待她也不如以往了。要不然她也不会想着回家住几日。咱们那位二爷,你还不知道。最是心肠软的,要不了两天,就又想起她的好处来。也就这一半天的功夫,准打发人又把袭人给接回来。今儿宫里的娘娘赏了酥酪,可不就巴巴的给她留着。如今那姓李的老虔婆不知道在哪里输了钱,又灌了几口黄汤子,正闹着呢。”

    紫娟咂舌道:“这娘娘赏的,多少主子都得不着。却偏偏要留给袭人,这李嬷嬷要的还这般的理直气壮,可不是让人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这在林家绝对不会有的。

    “你们主子也没得吧。”晴雯嘴角一抿,笑道。

    “一碗酥酪罢了,能是什么稀罕东西。”紫娟从荷包了就掏出几块酥酪干来,“就是牛乳做的罢了。我们折腾这个不知道糟践了多少好东西。咱们府里人多,什么好东西分到主子手里,都没多少了。可这牛乳,在林家,真不是稀罕物。我们姑娘日日用它泡澡。”说着,就把装着酥酪干的荷包塞给晴雯,“这个用温水化了,放些干果子进去,不比那蒸酥酪差什么。去给了李嬷嬷,也省得闹成这样不好看。没有了只管打发人来拿,这个主,我还做的了。平日里院子里的小丫头只把这干酥酪的放进嘴里当糖块吃。”

    晴雯看着紫娟的背影,喘了两口气,冷笑道:“如今不比以往你求着我们的时候了,倒越发的阔气起来。”

    这才转身进屋子,叉着腰,骂了一通,将这些丫头都暂时压服了。才又拿了荷包给李嬷嬷,“这是我们二爷从林姑娘那专门给您求来的。这东西能存的住,给您带回家哄孙子,不比这捂了半天,是不是变酸的东西强啊。”

    李嬷嬷这才看了晴雯一眼,“没想到往日倒是老婆子我看走了眼,你倒是个好的。那原本看着好的,却原来才是个奸的。”

    就听外面有个丫头冷笑道:“如今那人是二爷的心尖尖,别说我们这些个素日里只知道一味埋头干活的,就是嬷嬷如今不也靠后了吗。”

    晴雯忙呵斥了一声。但这话着实是火上浇油,李嬷嬷心里又记了袭人一笔。

    等送走了李嬷嬷,晴雯才把刚才在外面说话的秋纹叫进来,“你说那些话做甚。咱们自是不怕事的,可也架不住她这日日挑事。”

    秋纹冷笑一声:“刚走了一个贤良的,又来一个贤良的。我们不做贼,却日日被当成贼防着。那做了贼被拿了脏的,反而越发的得脸了。”

    晴雯一甩帘子出去了,只听着声音道:“不服气,你也去做贼去。我干干净净一个人,别带累了我。”

    麝月在一边听着,什么话也没说,只把两人说的话记在心里,寻思着等袭人姐姐回来的,还是得说给她听听的。

    宝玉屋子里的官司,紫娟回来后就细细的说给黛玉听。

    林黛玉只看着手里的书道:“你跟我说这个作甚。这天下不论何事,最怕这‘公平’二字。凡是有事端,必从‘不公’来。宝玉做事向来随心,不去想那么多。可架不住别人不想。这一屋子丫头,可不就是宝玉的态度偏颇,才惹出了许多故事来。”

    紫娟点点头,应了一声‘是’,再不敢多话。

    日子在等待中过,就显得尤其的艰难<div class="contads r">。但终有熬过去的一天。林雨杨在京城科举,他自己倒是觉得轻松,可林雨桐看着焦心。

    等考完了,林雨桐发扬好家长的作风,考的好坏一概不问。只让好好休息,然后换着花样做吃的给他。

    林雨杨在家养了两天膘,实在受不了姐姐这般的关心,就拿了自己在考场做的文章去了张家。之后回来才道:“舅爷爷倒是说没有什么大问题。端看名次如何。”

    “考上就行,名次不名次的,不要紧。”林雨桐挥挥手,完全是大学里六十分万岁的思想。反正考的再好,不也还是秀才。在不能进一步成为举人的情况下,在她看来,有什么差别呢。虽然是‘廪生’能好听些。证明名次不错。但林雨桐又有话安慰,“如今不同以往了,咱家也不缺廪米吃。这名额给那更需要的人,也没甚关系。”

    林雨杨突然发现,这么一划拉,他真的毫无压力啊。

    “我就不信那秀才们还能把自己的名次贴在脑门上。”林雨桐笑道,“从古至今,考生多了,我能记住的就一个‘孙山’。”

    林黛玉听她说的好笑,不由的伏在桌子上笑的直岔气,“这话要是叫爹爹听见了,该是得气的跳脚的。”

    林雨杨无奈一笑,“横竖只要姐姐不觉得弟弟没出息,不失望就成了。”

    “不失望,凡事别太执着。将名利看淡些,自己就轻松了。”林雨桐细心的灌心灵鸡汤给弟弟,缓解不知道有没有的考试压力。

    张榜的那天,林雨杨带着林平去看了。林雨桐在家坐立难安。

    林黛玉打趣道:“把名利看淡些,自己就轻松了。”

    林雨桐也没不好意思,“那就是糊弄人的鬼话。身处名利场,大约只有两种人能超凡脱俗,一种是已经在名利场取得了巨大利益的人,一种是知道即便再努力也不过徒劳的人。”

    林黛玉在心里想了一遍,“可有那真的不在乎世俗名利之人。”

    “妹妹算一个吧!”林雨桐挑眉道。心里却笑,将林妹妹生在贫寒之家,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之时,又不知该作何。

    姐妹俩说话,外面就有小厮禀报,“少爷中了,考了第二。”

    林雨桐蹭的一下子站起身来,“好好好!赏。”

    又吩咐平嫂子,凡是院子里的下人,每人赏三个月的月例银子。一时欢喜无限。

    林雨桐又问:“如今人呢,怎么不见。”

    “少爷回了咱们家,报喜的来了也有个招待。另外,得给先祖上柱香。”那小厮回话利索,林雨桐又给了赏。

    一想这也对,报喜总不能报到贾家吧。

    “平嫂子,将事先准备好的喜饼子,给这府里的各位主子送去。”林雨桐眉飞色舞,一点也不介意别人认为她得意忘形。

    就连林黛玉都理解,那几年,那般艰难的挣银子养家,供养弟弟读书,说不盼着成才,那都是假话。

    贾家众人一接到喜饼,这一打听,才知道林家的表少爷中了,中了第二名呢。

    可这案首已经三十多岁了。而林雨杨才多大,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啊。不用问,也不用看其他,只这本事,就知道这前程已经可期了。

    这其中震动最大的就是王夫人。这林家的孩子跟宝玉年纪相仿,甚至还小一些。如今都已经考上秀才了,名次还很好<div class="contads r">。就是自己的珠儿,也比不上的。

    反观宝玉,如今还整日里胡混,一年里头,倒有大半年是在家里不出门的。整日里跟丫头们混在一起,能有什么出息。虽说宫里有娘娘,可每常娘娘也说些读书上进,好好教养的话。

    要是宝玉还是这般,掰不过来,倒真得考虑考虑这爵位的事了。自己就这一个宝贝疙瘩,不为了他筹谋,能为了谁呢。

    贾母笑着叫人接了喜饼,又给了赏赐的东西,将人打发回去,自己才独自沉吟半晌。这林家真真是动不得了。这有了男丁也就罢了,可偏偏这孩子还是个极为出息的。

    而两个玉儿的事却不好说了。

    想了半晌,突然问鸳鸯,“这杨哥儿该是十四了吧。”

    鸳鸯心里一突,道:“是啊!比宝二爷小了些。”

    贾母点点头,又摇摇头,还真有些愁眉不展。自己的宝玉林家都瞧不上,不肯把黛玉许过来,那杨哥儿的亲事,只怕自家的几个丫头也是不成的。二丫头性子绵软,三丫头倒是好的。只可惜老二如今还只是从五品。一个从五品的庶女,想说给一品大员的嫡子,别说是原配正妻,就是那继室,都未必有资格。

    这么一想,心里不免添了许多的烦闷。

    另一边,王熙凤李纨带着三春,及薛宝钗史湘云前去林家道贺。

    林雨桐让平嫂子准备酒席招待。王熙凤本就跟林雨桐投缘,又得了林雨桐的提点。两人间又有秘密,关系自然就比别人亲近几分。又想着以后家里若当真败落了,靠着林家的时候还多,自然就更亲近几分。李纨因为贾兰在林家,每天林雨杨都正经的教贾兰大半个时辰的书,贾兰就告诉她,觉着在林家一日比在学里半月学的还多些。李纨心里直念佛,觉得林家不是那等心里藏私的人。倒也更亲近些。迎春跟谁都没有不好过,惜春向来就跟黛玉有几分投脾气。探春是看着贾母和王氏的脸色,才决定自己的态度的。林家在建造大观园这事上慷慨大方,王氏哪里好意思给人家脸色看。探春的态度也自然就亲热了。而薛宝钗最是随分从时。一屋子人说笑,也其乐融融。只史湘云不说话,众人也不在意。

    不一时,又有贾环,贾琮,带着贾兰前来道贺。林雨桐笑着叫人传给林雨杨,让他出面正经接待。

    却说这几个都是不被重视的。原本贾环就是跟几个丫头赌色子,输了钱正恼呢。碰上要去道贺的贾兰。想着林家豪富,能得些什么也未可知。于是就叫了贾琮一起过来了。

    只以为有嫂子姑娘在做客呢,怕是没人招待他们。最多换个体面的丫头就将他们打发了。却不想是林雨杨亲自将他们接到了前院的客厅。先是奉了茶,又说了一会子闲话,然后正经的酒席就摆了出来。

    “原不知表哥还要待客的。”贾环从不认为林家会招待自己,就有些不自在的道。

    “待什么客,就咱们兄弟叔侄一起,吃顿饭罢了。酒也只有甜酒,真要叫你们喝醉了我可没法子交代。”

    贾环和贾琮都有些受宠若惊。贾兰倒是常来的,他也知道林家最重规矩,从来没有无端的看轻人的事。就笑道:“可是大表姑姑自酿的酒。”

    林雨杨笑道:“正是呢。味道轻些,不醉人。”

    那边的李纨听林雨桐如此郑重的接待,就笑道:“他们才多大的人,哪里就这般的郑重。”

    林雨桐笑道:“正经的爷们家,哪里能怠慢。”

    王熙凤就看了林雨桐一眼,心里倒若有所思起来。

    却说王夫人因为林雨杨的事,也想看看宝玉读书的成色究竟如何了。就带着周瑞家的,没惊动人,往宝玉的屋子来。就怕这些丫头替宝玉瞒着,给自己弄鬼。回回问,都说看了几张书。但也不能天天看,总是没半点进益。要是叫她逮住又是哪个作妖,非整治她不可。

    这不,还没进院子,就听见里面吵吵嚷嚷的声音。

    “这是谁在嚷。”王氏脸上顿时就沉了下来。

    “是李嬷嬷吧。”周瑞家的小声道,“这老货估计也是被这些个丫头给气着了。”

    能当宝玉的奶嬷嬷,就证明至少王夫人和贾母是信得过的这个人。周瑞家的自然知道往哪边说话。

    王氏点点头,“她待宝玉的心倒是好的。”

    亲手拉拔大的孩子,怎么着也比别人多几分真感情。

    就听李嬷嬷骂道:“青天白日的,你就大模大样的躺在炕上。作妖作态的狐媚子,宝玉才多大的年纪。”

    王夫人脸一黑,问周瑞家的,“这说的是谁。”

    “只怕是袭人那丫头。”周瑞家的笑道:“许是有个什么缘故。那丫头断不是这等让人拿捏把柄的人。”

    里面还骂着,“……早晚拉出去陪了小厮,省得你们哄得宝玉……”

    周瑞家的看着不像,赶紧拦了。出声道:“你这老货,怎的脾气这般的横。”

    李嬷嬷道:“横竖不要这几十年的体面,闹上一场子,省得受这娼妇的气。”

    袭人本来就有些发热,今儿是着实不舒坦,这才躺着呢。不想就叫李嬷嬷给逮住了,这才一场大闹。

    王氏扶着周瑞家的一露面。可把一屋子人都吓了一跳。往日里闹归闹,可也没真把太太引出来过。

    李嬷嬷请了罪,兀自心里不平,就小声对王夫人道:“前一两年还好,哥儿到底小些。如今越发大了,这袭人身上又偏偏不舒坦。我这心里就不踏实。许是我多想了吧。但如今又不得不妨。万一坐下了胎,可如何是好。”

    王夫人心下一愣,点点头,“你对宝玉的心,我是知道的。”

    这下才打量袭人,看着慵懒,脸上有些潮红。这两年倒也长了不少,有了几分媚态。就知道未必就是老实的,没引着宝玉夜了闹腾。

    她心里记挂这事,就敲打了院子里的丫头几句,又道:“袭人既然身子不舒服,就歇着吧。”

    匆匆的带着周瑞家的回了院子。

    “那药可还有吗。”王氏低声问。

    周瑞家的心里一跳,低声道:“有的。只是这药霸道……”毕竟对丈夫的妾室和对儿子的妾室态度还是有差别的。

    “嗯。”王氏点点头,又合上眼睛捻着手里的佛珠,再不说话。

    周瑞家的就知道王氏的意思了。她低头退了出去。

    袭人自觉的逃过一劫,身体越发的发软,被宝玉扶着躺到炕上,就道:“得亏了太太慈悲。”

    又有杂役婆子端了二和药来,贾宝玉叫麝月给喂。“你安心躺着,我去瞧瞧老太太。”

    说着转身就出了门。整日里吵吵嚷嚷,这日子过的有什么趣。

    袭人眼里闪过一丝伤感,这要是以前,他断不会就这样撇下自己先走了的。

    宝玉出了门,想着这会子离晚饭还早,正不知去哪。

    就见远远的传来说话声,正是林家的宴席散了,贾家众人往回走呢。

    李纨带了贾兰回自己的院子。王熙凤日日都有家事要处理,一出林家,就被几个管家的媳妇给拉去了,也不知道要忙些什么。

    三春去了惜春屋子瞧她画的画。

    倒是薛宝钗史湘云带着丫头,连同贾环贾琮一道。

    莺儿就跟贾环搭话:“先前最后那一把是我赢了。你倒拿了钱就走。还是个爷呢。”

    贾环辩解道:“谁混赖你了。你自家看错了去,这会子却来说我。”

    莺儿还要还嘴,薛宝钗就呵斥道:“胡说些什么。”

    贾环看了薛宝钗一眼,心里冷笑:“要真是觉得自己的丫头不尊重,早先为什么不说。非得等到把人的脸皮子都揭下来,才来当好人。这人比二嫂子还厉害。好歹二嫂子那厉害在面上,这个人可厉害在心里了。”

    也不搭理,拉了贾琮就往前走。

    贾宝玉听了这半晌,见人已经转过弯,刚好跟自己走了个对面。

    贾环拉着贾琮给贾宝玉见了礼,就准备走。

    贾宝玉道:“掷色子做耍,本就是为了取乐的,你倒认了真。如此认了真,还有什么乐子。干脆别玩就罢了。”

    贾环一口气堵在心里,这人以为谁过的都跟他似的,锦衣玉食,银钱在他眼里从来就是没有数的。哪里知道他们的艰难。

    见宝玉要跟薛宝钗说话,就带着贾琮连忙告辞。

    “这哥哥还不如人家林家的表哥亲近呢。”贾琮吸吸鼻子,“好歹人家把咱们当个正经人看。”

    贾环心里又如何不是做此想法的。

    垂头丧气回了屋子,赵姨娘一见他的样子,就道:“这是上那个高台面去,又让人将你踹回来了。”

    贾环梗着脖子道:“忒的小瞧人。今儿给林家的表哥贺喜去了。林家的两位表姐招待大嫂子二嫂子,几个姐妹。表哥亲自接待了我跟琮儿,兰儿。留了我们用饭,置办了上好的酒席。怕喝坏了我们,只给了甜酒喝。”

    “这可真是……”赵姨娘一愣才道:“你可知道些什么。那甜酒可比那黄汤子金贵多了。老爷书房里存了一罐子,等闲都不拿出来。”

    贾环一惊,“这可如何是好,我们三个可是喝了一小坛子。”

    “林家豪富,拔根汗毛比咱们腰粗。不计较这些。”赵姨娘嗔道。

    “不能这么说。人家这般待我们,是把我们当个正经人看。不似那有些人,只把宝玉当做宝贝。”贾环冷哼一声。

    赵姨娘跟着冷笑一声,“又不是什么大家子小姐,不过是仗着有个体面的亲戚罢了。”

    从窗户外过的王熙凤心说,这母子两人说的该是薛宝钗吧。

    她悄悄的经过,也没呵斥。她想起林雨桐对贾环等人的态度,又听见贾环对林家的评价。不由的有几分明悟。

    即便对方再不济,善待一份,就会有一份善意的回报。林家不在乎贾环这样的小人物。可多一个说好话的人,总比多一个说坏话的人强些。

    另一边宝玉跟薛宝钗史湘云一路往贾母的院子去。

    就听见薛宝钗道:“今儿都是给林家的兄弟道喜去了。我们这么些人,就独独缺了你。”

    贾宝玉道:“我哪里是不想去。也有好些日子没跟林妹妹见面了。可林家的大妹妹也不知哪里学来的老学究脾气,是不会让我跟着姐妹们一道的。必是叫林家的表弟出来接待。这林表弟人品样貌端是让人无话说,哪样不是拔尖的人物。但只一说文章,我这哪里受的了他这个。明儿打发人送份贺仪去便罢了。再不能一处说话的。”

    “那你可得抓紧念几页书了。”薛宝钗笑道:“这林家的兄弟一考上,姨丈多半又要拿住你问功课的。好歹努力上两日,也是好的。”

    这话叫贾宝玉着实不欢喜了。他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就听史湘云接话道:“他林家考他们的,咱们自是过咱们的日子。”

    要是往常,她自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一定会顺着薛宝钗的话头,说一些经济仕途的话来。只是一样都在贾家住着,林家却处处显出高人一等来。叫人着实欢喜不起来。

    薛宝钗被史湘云抢了话,也不恼,只抿嘴一笑便罢了。

    贾宝玉却如同遇见了知己,道:“还是妹妹知道我。”

    史湘云嗤笑一声:“你的妹妹多了去了,就是不知道说的是哪个。”

    贾宝玉一笑。道:“妹妹便是妹妹,偏你来饶舌。”

    “只恐怕你记得这个妹妹,人家妹妹不记得你。你道自己是那侯门公子,可惜人家的身份,只怕眼里只有王孙公子吧。”史湘云斜了宝玉一眼,道。

    “你说这话,怎么越发的混赖起来了。”贾宝玉听着不像样,就道:“你以前可不这样。”

    史湘云甩手就走:“我以前什么样,如今什么样。横竖都不过是个孤零零的野丫头,比不得别人的身份,水涨船高。”

    贾宝玉赶紧撵了过去,道:“我说错了行不行啊。你如今怎么也说恼就恼的。以前可不是这样爱恼人的。”

    “只许她爱恼人,就不许我爱恼人了……”

    薛宝钗看着两人相继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转了个弯,就往荣禧堂而去。

    “我的儿,你怎么这会子来了。”王夫人拉了薛宝钗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今儿去贺了林家的喜事,吃了两杯甜酒,竟然也上了头,也不过是四处走走散了散。想着姨妈心里只怕想着宝兄弟的事,就过来看看,”薛宝钗抿嘴一笑,端是贴心又可亲。

    王夫人摩挲着薛宝钗的手,叹道:“还是你明白我的苦心。”

    “我才和他还说起好歹念几页书的话,省得姨丈考教又得生一场子闲气。”薛宝钗摇头道:“我瞧着倒像是听进去了几分。”

    王夫人点点头,“也就你能劝劝了。”又问,“这孽障怎么没跟着一起过来。”

    “就正说的是呢。”薛宝钗一笑,有些无奈的道:“刚才,叫云丫头一打岔,我的话说了一半,就给岔过去了。两人又不知道为了哪句话恼了。不过,姨妈也不必担心,一个恼,一个哄,说话就又好了。如今真是越发的孩子气了。”

    王夫人听了,就知道是史湘云那丫头。哪个当娘的愿意看着儿子在那伏低做小的哄人啊。一时之间,心里更添了几层不喜。    目标编号019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31章 红楼(31))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