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配总在变美 > 第 58 章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 58 章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27/5559482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 58 章)的详细阅读内容

    .  变美系统的奖励是那么的诱人, 更重要的是,体会过光洁无瑕的脸蛋, 谁会愿意再覆上那吓人的胎记。

    焦虑的摩挲了一下手机, 她拨出了手机里那个从未拨出过的电话。

    “喂?”

    “是我,苏越梨。”

    苏越梨指尖在包袋上绕了绕,小心的问道:“霍,霍先生,你吃过晚饭了吗?”

    电话那头的霍之昀敲击着键盘的手一顿,“还没有。”

    还好,还好。

    苏越梨长舒了一口气,将早就酝酿好的说辞一口气说了出来, “我今天找到工作了,所以想找人庆祝一下。”

    “你昨天帮了我那么大的忙,不如我请你吃晚饭吧。”

    霍之昀向后靠了靠,伸手揉了揉眉心,目光暂时从屏幕上不断滚动的复杂代码移到了已经见底的咖啡杯上, 淡淡回道:“苏小姐找到工作了?祝贺你,至于晚饭……”

    似乎是担心自己拒绝,电话那头的少女急声插道:“我知道你是公众人物, 肯定不方便出去吃。这样吧,我买好菜去你家, 给你做饭好不好?”

    话一说出口, 前排开车的司机大叔忍不住透过后视镜打量了苏越梨一眼, 见小姑娘人生的白净漂亮, 转着方向盘打趣道:“小姑娘,这个谈恋爱,关键的时候还是要翘一翘尾巴,摆摆架子的啊。”

    “可不能把男朋友给惯坏了哦。”

    苏越梨小/脸瞬间胀/红,她捂着话筒连忙摆手,小声对司机大叔说道:“不……不是男朋友。”

    “那就是还没转正啊。”

    此时恰好赶上红灯,司机大叔刹车一踩,拧开水杯喝了口水,以一副过来人的口气提醒道:“那你就更要端着点了,这个追男孩子啊,大叔教你,一收一放,学问大着呢。”

    都说出租车司机藏龙卧虎,眼看着大叔就要开情感课堂了,苏越梨顶着能烫熟鸡蛋的脸蛋支支吾吾的应和了几句,又转而放开捂在话筒上的手,轻声对霍之昀说道:“那个,晚饭的事,可以吗?”

    听说苏越梨要来给自己做晚饭,霍之昀是有些愕然的,复杂颠沛的童年经历让他性格冷漠多疑,更极其注意维护私人领地。

    他现在的家,除了亲人霍老爷子和发小穆南,从未没有任何一个人踏足过。

    因此,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然而在听到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的苏越梨和司机的对话后,他竟莫名觉得心底像是被羽毛搔过一般,到了嘴边的拒绝也变成了同意。

    “这样吧,我把家里的地址发给你。”

    霍之昀站起身,出了书房,打开冰箱扫视了一圈,又抬手看了看表,细致安排道:“你直接打车过来就行,我现在出发去买些菜,到时候在小区门口接你。”

    “就这样,嗯,再见。”

    关上冰箱,霍之昀将手机放到了大理石桌面上,随手点了支烟,熟悉的尼古丁在鼻腔间窜动着,让他高速运转的大脑暂时获得了几分休息。

    追求他?

    霍之昀深吸了一口烟,朦胧的烟雾里,男人轮廓分明的俊脸上竟隐约多了几分笑意。

    挂了电话,苏越梨因为紧张而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些,很快,霍之昀发来了地址,司机大叔一听,掉头上了高架桥,嘴上笑道:“东昌区啊,看来小姑娘你这个未来男朋友条件不错,行,可不能错过这个金龟婿。”

    苏越梨已经无力再解释自己和霍之昀的关系了,她抿了抿唇,扭头看向窗外飞驰的风景,心里却在喃喃:确实是个金龟婿,可惜,这金龟婿是女主的。

    川流不息的车流里,一辆保姆车正奔驰着驶向终点,然而车厢里的气氛却凝滞得吓人。

    坐在后座的周梦脸上还架着副墨镜,红唇张合间满是怨毒:“气死我了,小方,制片人那怎么说?”

    坐在前排的助理小方扭过头,小心翼翼的汇报道:“制片人,制片人说,薛薇是原著里的重要人物,不,不能删。”

    周梦一把摘下墨镜,咄咄逼人的质问道:“那你有没有说,我可以推荐其他人演薛薇,反正只是个特出,大不了再找,线上随便哪个女明星不比苏越梨强?”

    小方为难的擦了擦鼻尖的细汗,硬着头皮回道:“可……可是元氏娱乐好像有兴趣签苏越梨,所以,所以他们应该……”

    “什么?签苏越梨?”

    周梦描摹精致得脸狰狞的扭曲成了一团,“不可能,这不可能……”

    相比星动娱乐这样的小作坊,六大娱乐公司之一的元氏娱乐无疑是真正的业界大鳄,而一家大公司,能提供得资源与平台将是星动娱乐望尘莫及的。

    凭什么,明明自己才是女主角,凭什么苏越梨反倒成了那个享尽好处的人。

    这个苏越梨,根本就是跟自己天生相克。

    从前在星动娱乐时是这样,如今在《暗恋》剧组也是这样,她不在,自己顺风顺水,她一来,自己就诸事不顺。

    周梦握紧了拳头,长指甲深深的掐进了肉里,她却越掐越深,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疼。

    不行,绝对不能给苏越梨翻身的机会。

    她深吸了一口气,掏出手机,拨通了朱总监的电话。

    “老公,……”

    周梦话还没说出口,耳边就响起了嘟嘟嘟的断线声。她莫名其妙的看了屏幕一眼,再次拨了过去。

    这次,等了很久那边才接通电话,声音却很是不耐烦,“什么事?”

    周梦蹙了蹙眉,嘴上带起了哭腔,“呜呜呜呜,老公,有人欺负我。”

    电话那头的朱总监却没有如她预期的那样同仇敌忾,软言哄慰她,反而有些心不在焉,“嗯?你说什么?”

    “我说有人欺负我!”

    “谁……谁欺负你了?”

    “是苏越梨!”提起心头大恨,周梦也顾不得再撒娇,添油加醋的告完状,最后娇滴滴的说道:“人家不管,这个苏越梨必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须走!老公,你是投资商,你去帮我跟制片人说嘛。”

    然而电话那头却久久没有回音,周梦莫名有些不安,调大了音量,才听见电话里那暧昧的娇/喘/呻/吟。

    周梦瞬间如遭雷劈,这个死胖子,在她说话的时候,他,他居然在和别人上床!

    熊熊怒火瞬间让她烧红了眼,“朱伟,你在干什么?王八蛋!奸夫淫/妇!”

    似乎是被她歇斯底里的咒骂声激怒,电话那头很快响起朱总监冰冷的警告:“周梦,老子给你几分颜色你还开染坊了是吧。你他妈算个屁,是我老婆吗?再废话老子抽死你!”

    “你以为你是谁,我告诉你,老子能捧你,反手也能把你打回原形。”

    “既然你跟剧组闹矛盾,行,我看这戏你也别演了。明天我就找制片人换了你!”

    话音刚落,电话就嘟得一声挂断了。

    周梦疯了一样的回拨着,却再也打不通朱总监的电话。

    车厢里瞬间一片死寂。

    两人的声音并不算小,坐在前排的助理和司机都听得一清二楚。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放轻了呼吸,不敢在这个时候激怒周梦。

    “是谁?”

    “我问你朱常身边的女/人是谁?”

    小方噤若寒蝉的颤了颤,掏出手机忙声回道:“我……我这就去打听。”

    辗转打了几个电话,小方的脸色也有些不好,“梦姐,是公司新招的练习生,姓赵,朱总监,朱总监现在走哪都带着她,还说要力捧她当公司一姐。”

    周梦脸色大变,声音有些颤抖,“之前谈好的洗发水代言是不是就是她抢走的?”

    小方不敢看周梦的表情,抖着嗓子回道:“是她。”

    眼看周梦地位不保,小方心里也很是紧张,她和周梦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周梦要是失宠,她也落不得好。

    周梦面色灰败的瘫在了座位上,紧握着手机的手指节发白,恨不得生生捏碎手中的手机。

    这段时间,是她大意了。原本以为朱伟已经是被自己攥进了手心,却没想到一时大意,就被人撬了墙角。

    一切都来的太快了,早上她还是风光无限的女主角,公司一姐,晚上就成了即将被打入冷宫的垫脚石。

    是,她是嫌弃朱总监肥丑,早就有心踹了他攀高枝。但她却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搭上元维,这边就后院起火,对她百依百顺的朱总监又看上新人。

    不行,《暗恋》是她好不容易等来的女主角,她绝不能坐以待毙,眼睁睁看着朱伟把她换掉。

    电光火石间,周梦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是啊,她不是还有一个杀手锏吗?

    周梦深吸了一口气,彻底的冷静了下来。细细盘算过一番后,她抬头看了一眼前排,车里的司机和助理都称得上是自己的心腹。这件事,也少不得需要他们出力。

    “小方,帮我联系一下吕记者,就说我有事情和他谈。”

    “还有,这张银/行/卡里面有一百万,你帮我交给裕隆酒店的前台,就说,我要和她做一笔之前谈好的生意。”

    说到这,周梦压低了嗓音,幽幽说道:“我要你帮我把元维的酒店门卡带回来。”

    “梦姐!”

    小方大骇,“这,这可使不得啊。元氏娱乐家大业大,可不是好惹的。”

    周梦的却很冷静,她像是在说服小方,又像是在说服自己:“我知道,可是小方你知道吗?娱乐圈,最怕的就是没有话题,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到了明天,不,也许今晚,朱伟就会换走我。”

    她鼻孔微张,十指青筋暴起,脸上陷入了一种古怪的狂热,“只要能抓/住元维,谁也抢不走我的女主角。就算不成,我也能靠绯闻迅速上/位,成为话题女王。”

    小方不敢再劝,低头讷讷称是。心里却在暗叹,说到底,还是因为周梦从头到尾都没有实力,靠炒作和营销获得的流量,本就是空中楼阁,如果她有作品傍身,朱总监又怎么能说换人就换人。

    设计元维,哪有说的那么简单。然而自家艺人早已经习惯了走捷径,自己一个小助理,人微言轻,又能怎么样呢。

    出租车很快就到了霍之昀住的小区,苏越梨下车时,狂风大作,天色阴沉沉的,乌云层层压来,竟眼看着就要下雨了。

    狂风里,她艰难的拢着裙摆,举目四望,还没看见霍之昀,就先被风沙迷了眼。

    她的眼睛又痛又痒,视线瞬间一片模糊,盲目走了几步,好不容易靠泪水冲走了眼里的沙子,就听见身后传来汽车喇叭声。

    苏越梨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挡住车道了,忙不迭的道歉往一旁避,却被熟悉的男声叫住了脚步,“是我。”

    她扭过头去,就看见越野车降下的窗户里,赫然坐着霍之昀。

    “上车。”

    封闭的车厢里,空气中萦绕着淡淡的雪松冷香,和那天她撞进他怀里时嗅到的一样,越发让苏越梨有些不自在。

    她挠了挠脸颊,努力找话题,“对了,你今天没有工作吗?我还以为你会很忙呢。”

    “刚拍完电影,现在处于空档期。你呢,找到了什么工作?”

    提起工作,苏越梨来了兴致,眉飞色舞间带着几分急于和人分享喜悦的骄傲:“我跟你说,我今天去了影视城,一开始是去当替身,后来……”

    她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滔滔不绝的将一整天的转折与奇遇说给了霍之昀。

    男人一边安静的倾听着,一边打着方向盘转进了地下车库,“这么说,元氏娱乐想要跟你签约?”

    苏越梨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孙先生说让我考虑考虑,随时可以联系他。”

    “对了,孙先生就是元维的经纪人孙嘉,很厉害的样子。”

    “我知道,他是元氏娱乐的经纪部总监,确实很有手腕。”

    霍之昀思考的时候,指尖会不自觉的轻点,虽然知道苏越梨曾经当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过五年的练习生,并不算完全的圈外人。

    但霍之昀还是得承认,苏越梨今天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孤身一人毛遂自荐,被女主角打压后逆风翻盘,短短几场戏就折服了大公司的资深经纪人。霍之昀摩挲着下巴,眼中掠过一道浮光,原本以为她已经很有勇气了,却没想到,她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出色。

    拍完定妆照,苏越梨就准备回家收拾行李住进剧组安排的裕隆酒店。

    只是她刚出片场,霍之昀的电话就打来了,开门见山的要为她引荐一位经纪人。

    苏越梨没想到,自己昨晚拒绝了他的邀约以后,男主居然还惦记着这件事,心底顿时多了几分感动。

    “华媒集团的邹曼?”

    苏越梨想了想,有些茫然:这是一位没有在原著剧情里出现的人物。

    然而当霍之昀提到邹曼曾经带过的宋涵时,她就瞬间反应了过来。

    无他,与原身这样只会走歪门邪道给女主添堵的炮灰女配不同,宋涵在剧中和女主旗鼓相当,是女主事业爱情上最大的竞争对手。

    既然曾经给女二号当过经纪人,这位邹曼小姐肯定不是等闲之辈。

    等到苏越梨换上耳机百度了邹曼的光辉履历后,心中便越/发意动:虽然华媒将来会被男主收购,但到底相对独立。

    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实在是求贤若渴,急需一个专业团队。

    “好,那我现在就去华媒大厦,嗯,一会见。”

    到了华媒集团总部,霍之昀的助理小石熟门熟路的带苏越梨进了大楼,一路上了9楼,电梯门一开,苏越梨就看到西装革履的霍之昀。

    “霍哥!”

    霍之昀对小石点了点头,侧身向苏越梨引荐道:“这位是穆南,他是我的发小兼经纪人。阿南,这是越梨。”

    穆南中等身材,体格微胖,脸上驾着一副金丝眼镜,倒显得有几分文质彬彬。

    但熟悉剧情的苏越梨却知道,作为和男主一样从孤儿院奋斗到a大的精英,穆南思维缜密,手腕灵活,绝非表面看上去那么平易近人。

    穆南不动声色的打量了苏越梨一眼,不由暗叹,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样灵气四溢的美人,怪不得能让好友这样费劲心思为她周全。

    两人握过手后,霍之昀又将另一位一直在一旁默默打量苏越梨的短发女子介绍给苏越梨,“越梨,这位就是我帮你介绍的经纪人,邹曼邹小姐。”

    说完,霍之昀看了看表,有些歉意的解释道:“我今天是来公司参加董事会的,不能多陪你。你和邹小姐先聊,一会会议结束我们一起吃午饭好吗?”

    苏越梨点了点头,转身目送了霍之昀,穆南和助理小石一起离开。

    “苏小姐,方便来我办公室仔细谈谈吗?”

    邹曼虽然在华媒集团饱受排挤,但名义上的地位却并不低。她是个急性子,带着苏越梨刚进办公室,就坦言道:“苏小姐,事实上,是霍先生用在公司内部支持我作为交换让我签你。”

    “今天之前,我对你并没有半点了解。”

    “但是不论促使我们合作的契机是什么,既然我们选择了彼此,那么我希望在未来三年的合约期内,大家可以坦诚以待,携手并进。”

    见苏越梨点头,她满意的叩了叩桌面。

    “虽然我想苏小姐你已经从其他渠道对我本人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我还是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我今年35岁,在业界已经有过15年的从业经历。去年刚刚经历一场婚变,之前在华媒集团处境堪忧。”

    “但是。”

    邹曼双手合十,自信的说道:“有了霍先生的支持,公司内部的阻力对我来说将不再是问题。而苏小姐,我想要知道的是,你的目标是什么?”

    “如果你想要成为当红小花,以你的外形条件和华媒集团的运作能力不是问题……”

    “我想要成为影后!”

    苏越梨打断了邹曼的谈话,她攥紧了拳头,坚定说道:“我热爱表演,我想要成为影后!”

    “很好!”邹曼脸上露出了见面以来的第一抹微笑,她站起身,凑到苏越梨眼前轻声道:“你的眼睛,里面写满了渴望与野心!苏小姐,你和我一样,是一个hungry for sess的人。”

    “事实上,如果你想要成为流量小花,那么我宁愿离开华媒,也不会接受霍先生的交易。因为我需要的,是再创造一个传奇!”

    说到这,邹曼将手递到了苏越梨眼前,“合作愉快!”

    短短十几分钟,苏越梨已经彻底被邹曼的干练折服了,她握住了邹曼的手,心中第一次燃起了熊熊火焰。

    邹曼说的对,她是一个hungry for sess的人,她的内心,时刻渴望着成为传奇。

    “那么现在来谈你的电视剧。你和《暗恋》剧组签的合同带来了吗?”

    苏越梨连忙将合同放到了邹曼眼前,她快速翻了几页,便下了结论:一份方方面面还算不错的合同。

    “《暗恋》和猕猴桃卫视协定的档期是三个月后,但据我得到的消息,猕猴桃卫视原定一个半月后开播的宫廷剧没有过审,也就是说,《暗恋》随时面临提档。”

    邹曼转着签字笔考虑了片刻,“元氏有两个选择,要么放弃猕猴桃卫视,要么加快进度,速战速决。”

    她放下笔,定定看向苏越梨:“越梨,你对你的演技有自信吗?”

    苏越梨点头,“至少这部剧,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

    邹曼笑了,“你能从替身一路变成女主角,演技肯定是过关的。好了,后续的事情我会和孙嘉谈。其实这样也有好处,至少你可以快速变现人气。”

    “再说你的片酬,200万。一个小型团队需要助理,司机,化妆师和公关。你的200万我不会抽成,但划掉新房的租赁费用和保姆车,你只雇得起一位水准之内的好助理。”

    苏越梨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这么穷。

    刚刚到手的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i>

    钱,想要支撑起一个团队实在是杯水车薪。

    “等一下,这笔钱先不能动。我还要提前预留我妈妈的医疗费。”

    邹曼挑了挑眉,听完苏越梨父母那堪比伦理大戏的往事后,她素来冷酷的心对眼前的女孩子也多了三分怜意。

    “人不能选择原生家庭,但是却可以通过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苏越梨知道,邹曼这是变相安慰自己,虽然她的出身和原身并不相同,但邹曼的话还是让她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

    大概是想要给苏越梨鼓励,邹曼转身开了书柜,取出了一个青花瓷罐,亲自为苏越梨沏了一杯茶。

    “这可是特级峨眉山雀舌毛尖,价值千金。”

    四溢的茶香里,邹曼抿了一口茶,只觉得对面的少女隐在雾中的容颜肤光胜雪,眼波潋滟,宛如明珠生晕,可怜可爱。

    真是一位美人。

    这样的美人,身边往往不会清净。

    想到为苏越梨牵线搭桥的霍之昀,邹曼轻声问道:“越梨,你和霍之昀,究竟是什么关系?”

    苏越梨手一抖,滚烫的雀舌毛尖险些溅出杯面,“我……我是他的未婚妻。”

    “未婚妻?”

    饶是邹曼自认饱经风浪,也被这神来一笔震惊,“你和他是恋人?霍之昀居然偷偷谈了这么久的恋爱?而且还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不不不。”

    眼看着邹曼就要误会两人是秘密恋爱的真爱,苏越梨连忙补充道:“我和他是娃娃亲,包办婚姻那种,事实上我们才认识一个月不到……”

    邹曼扶额,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包办婚姻。

    而且还是发生在最新潮最开放的娱乐圈。

    她有些崩溃:“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苏越梨放下手里的青花瓷茶杯,组织了一下语言,斟字酌句的补充道:“我们,我们可能不一定会结婚。”

    她为难的挠了挠脸,又不能告诉邹曼这一切都是一部电视剧,霍之昀是男主角,而她却并不是女主角。

    但又不能不说,毕竟这关系到她接下来的事业规划。

    她绞尽脑汁,才想出了一个解释。“就,就我现在和霍之昀的差距实在是非常大,所以,他其实不一定愿意和我结婚啦。”

    自家艺人这么没有自信,向来骄傲的邹曼怫然不悦,“什么叫差距非常大,哼!你放心,有我在,将来一定让你俯视霍之昀。”

    她的一番保证逗得苏越梨噗嗤一声笑了,俯视霍之昀,嗯,真是一个美好的目标。

    “在聊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伴着推门声,霍之昀迈步进了办公室,相比苏越梨的羞赧,邹曼理直气壮的回道:“在说将来要让越梨超过你!”

    霍之昀扯了扯领带,低头瞥了苏越梨一眼,唇角微勾,疏懒的坐到了苏越梨身边。

    “那我可要努力了。”

    邹曼在两人之间梭巡了一番,莫名竟觉得这对未婚夫妻之间的关系倒也不像苏越梨说的那么简单。

    只看霍之昀的表情,就绝不像一桩毫无感情的包办婚姻。

    “你们聊,我去法律部看看合同。”

    随着关门声响起,办公室里便只剩下苏越梨和霍之昀两人。她不自在的动了动,莫名觉得原本空旷的房间竟有些逼仄。

    “你和邹小姐聊得很开心?”

    霍之昀低哑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他长臂一伸,向后虚搭在苏越梨椅后,半个身子都向苏越梨倚来。

    男人庞大的身形半罩在苏越梨身边,灼热的吐息伴着淡淡的烟草气息,烫得苏越梨后背一紧,心脏砰砰砰的乱跳了起来。

    这是一个充满占有欲的姿势。

    这段时间霍之昀温和优雅的举止迷惑了她,让她差点忘记,男主是一个多么危险霸道,充满攻击性与掠夺欲的男人。

    可是,是什么突然让他卸去了伪装?

    霍之昀幽幽的目光定定看着眼前白瓷般雪嫩的细颈,耳边再次回响起助理小石的汇报。

    同公司不能谈恋爱?

    元维对她,果然报了那种心思。

    那她呢,她知道吗?

    看着小姑娘乱颤的睫羽,霍之昀心中竟陡然升起一股冲动,想要欺负她,一直欺负到她眸光带泪,最好啪嗒啪嗒落下泪水,然后,他会一点一点舔/舐她的粉/颊,最后深深吻住她的眼睛。

    男人因这幻想呼吸越/发灼热,坐在他手臂范围内的苏越梨也越/发紧张,又不敢乱动,僵硬的半边身子都快麻了。

    就在苏越梨神思不属之际,一直空白的变美系统突然刷新了。

    今日任务:喂霍之昀喝茶(01)

    这是什么羞耻play!

    苏越梨恨不得立即昏厥,她眨了眨眼睛,奢求一切只是幻觉,然而不论她怎么眨,页面上那白底黑字依旧冷冰冰的没有消失。

    手边的茶还冒着热气,身边的男人还静盯着她,苏越梨深吸了一口气,暗暗给自己鼓了鼓劲,手略微抖的拿起来茶杯,仿佛烈士赴死一般递到了霍之昀唇边:“喝……喝口茶吧。”

    霍之昀挑了挑眉,抬手想要接过。

    苏越梨却没有松手,圆睁着黑白分明的杏眼,粉唇轻抿,声如蚊呐:“我……我喂你喝。”

    男人的呼吸瞬间急促了些,他情绪莫辨的静看了她一瞬,自进屋以来便一直缠在眉间的戾气消散了些许,“好。”

    两人之间的距离此时不过咫尺,苏越梨小/脸微红,紧张的抖着白/嫩小手,一点点的将琥珀色的茶喂进了霍之昀口中。

    他绯薄的唇形状优美,被茶叶浸/湿后泛着淡淡的水光,配上专注看她的深邃眼眸,竟让苏越梨心中泛起了丝丝缕缕的酥/麻。    目标编号019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 58 章)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女配总在变美,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女配总在变美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