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配总在变美 > 第 55 章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 55 章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27/5556532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 55 章)的详细阅读内容

    .

    霍之昀随手拿过手机和车钥匙,疾步追出了房门, 就看见等在电梯口的苏越梨正仰头看着液晶屏上的数字, 晃着脚尖很是着急。

    她乌黑的长发松松的挽在脑后,纤细的手臂紧紧抱着自己, 灯光下越/发显得弱质芊芊。

    “放心,安康医院怎么说也是管理严格的私人医院,又有护工在, 肯定会保护病人的。”

    “我知道,我,我只是很害怕。”

    害怕是因为自己的穿越才引来这本不应出现在剧情里的骚扰,更害怕面对原身的妈妈。

    躺在医院里的那个人,是原身的亲生/母亲啊!

    都说母女连心,她会不会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个冒牌货?如果被拆穿, 她要怎么告诉苏母,一切都不是自己的本意,如果可以选择,她也不想变成电视里下场悲惨的女配。

    更重要的是, 她完全不知道,原来的苏越梨究竟去了哪里。

    到了医院,两人匆匆上了楼, 刚打开房门, 坐在外间的护工肖姐就讪讪的站了起来, “苏小姐, 你来了。”

    里间沙发上, 翘着二郎腿的方芷兰打扮精致,浑身上下珠光宝气,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贵妇人,然而她红唇张合间吐露出的一段段刻薄话语,却比毒汁还要肮脏。

    “苏柔啊,你行,拖着个病身子回来骚扰风平。不光自己上阵,你还带着你女儿。你知道你女儿有多无耻吗?她居然恶意破坏我们颜颜的相亲。”

    “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不过你还不知道吧,苏越梨已经被风平赶出江家了,现在啊,估计不知道在哪流浪呢。”

    “要不怎么说恶人有恶报呢?”

    躺在病床/上的苏母面容憔悴,身子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她有心想要反驳,只是还没说几句就先咳了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能抖着手指着方芷兰说不出话。

    苏母受辱,这个护工她居然就这样在旁边看着?

    苏越梨冷冷的盯了她一眼,直盯的护工肖姐面红耳赤,这才端起她桌前的热茶,大步走进了里间。

    里间里,苏母狼狈的样子让方芷兰越/发得意,她抚了抚金丝绒裙上看不见的褶皱,正准备再刺苏母几句,一杯热茶就当头浇来,直浇得她嗷嗷乱跳,吹得蓬松的长卷发也变得一缕一缕,粘着茶叶挂在她脸边,伴着脂粉,倒像个街边耍猴戏的。

    方芷兰狼狈的掀开眼前的湿发,一见端着茶杯的苏越梨,顿时气得双目喷火,歇斯底里的就要上前厮打苏越梨。

    这个小贱人,坏了女儿的好姻缘,害得他们一家子在上流社会颜面扫地,居然还敢泼她,她今天不好好教训她一段,她方芷兰名字倒过来写!

    霍之昀见方芷兰来者不善,当即上前将苏越梨挡在了身后,倒让苏越梨酝酿好的十八般武艺没有了用武之地。

    苏越梨生得纤弱,方芷兰自然是磨刀霍霍。

    霍之昀高大精壮,肩宽背厚,眉间更是暗藏戾气,倒让欺软怕硬的方芷兰不敢轻举妄动了。

    然而她更不愿就此放过苏越梨,肩膀一抖,两行泪珠就刷刷落下,“风平,你在哪,我被你女儿打了你知不知道!”

    手机呢?

    手机在沙发上。

    方芷兰拖着哭腔摸过手机,却发现早已没电了,气得柳眉倒竖。

    她又强行嚎了几句,“小辈打长辈,还有没有天理啊!”

    偏偏没有人搭理她,只好自顾自的擦了泪,侧头怨毒的看向苏越梨,“你不要忘了,苏柔的医疗费可是我们江家付的。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跟我去宋家赔礼道歉,要不然,你就等着苏柔被赶出医院吧。”

    原来这就是她来这闹事的目的,方芷兰居然还做着当宋骏丈母娘的梦。难道江颜还没跟自己亲妈通气,告诉方芷兰她有多不想嫁给宋骏吗?

    苏越梨冷笑了一声,从霍之昀的身后走了出来,“让我给宋骏道歉?你做梦!”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方芷兰,我警告你,你以后最好离我妈妈远一点。你要是把我逼急了,你信不信我敢直接上节目寻找生父?江风平这么好面子,你说要是全国人民都知道他江教授是个抛妻弃子的王八蛋他会不会气死?”

    “哦,还有你女儿,想嫁入豪门是吧。要不要我也帮她出出名,小三生的名门千金,那身价可了不得了。”

    方芷兰擅长的,从来都是泪眼朦胧对付男人那一套,面对苏越梨赤/裸裸的威胁,她吓得连连倒退,再不复方才指责苏母的嚣张。

    就是这么个色厉内荏的女/人,勾得江风平抛妻弃子,背信弃义。

    苏越梨不屑的最后看了她一眼,“至于医疗费,没有你们江家,我照样能给我妈妈最好的条件。拿这个威胁我,简直可笑。”

    方芷兰却像是找到了话柄,“笑死了,就你,三流大学毕业生,脑袋空空,还不是靠男人。”

    不等苏越梨反驳,一直默默站在她身旁的霍之昀就沉声回道:“越梨是我的未婚妻,花我的钱我心甘情愿。”

    说到这,他低头看了苏越梨一眼,补充道:“更何况她本人能力出众,根本不需要我锦上添花。”

    方芷兰瞬间哑口无言,有心再骂一句出卖色相的男戏/子,又慑于霍之昀周身那骇人的威压,只能跺了跺脚,最后扔下一句“等着瞧!”,拎着包灰溜溜的跑了。

    “等一下!”

    苏越梨扭头看了一眼怯生生的护工,“把用你们江家钱请的护工一起带走!”

    护工肖姐哀求的看了苏越梨一眼,却也知道自己刚才的不作为太过分。只能攥着衣角跟在方芷兰后头出了病房。

    一时间,病房里便只剩下苏越梨,霍之昀和躺在病床/上的苏母三人。

    知道她们母女估计有话要说,霍之昀对苏越梨点了点头,“我去住院部看看有没有护工可以晚上过来照顾伯母。”

    虽然有些害怕和苏母独处,但苏越梨却也找不到理由挽留他,只好起身送他出去。

    回到病房,坐到苏母床边时,一直安静看女儿维护自己的苏母露出了一抹微笑,颤巍巍的伸手握住了苏越梨的手,欣慰道:“我们小梨,长大了。”

    肌肤相触的那一刻,苏越梨突然觉得心头涌起阵阵委屈与悲愤,她伏在床前,抱着苏母的胳膊哀哀的哭了起来。

    “妈妈,妈妈对不起。”

    一时间,苏越梨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分为二。

    半个她轻飘飘的漂浮到了空中,只能沉默的看着底下的少女痛哭流涕。

    半个她缩在苏越梨的身体里,安静的感受着那个一直埋在这具躯体中的灵魂的喜怒哀乐。

    原来,原身一直在她的潜意识里,而苏母,就是那个开启她的阀门。

    她是来要回自己的身体的吗?

    苏越梨茫然的想到,那我自己的身体呢?片场意外以后,真正的自己还活着吗?

    然而不等她细想,下一秒,苏越梨就再一次获得了身体的支配权,她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胸腔里的空气仿佛被瞬间抽空,一阵阵的泛着闷疼,就连耳朵都嗡嗡的乱鸣。

    “请你帮我照顾我妈妈好吗?她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放不下的人。”

    苏越梨茫然的睁着眼,就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女含泪对自己鞠了一躬。“原来,我的一辈子,居然只是一部电视剧里的女配角。对不起,原谅我没有勇气面对这样的人生。”

    朦胧中,苏越梨看到片场里倒在血泊中的自己被送进了医院,长时间的昏迷后,头上缠着纱布的自己终于在一个午后醒来,她开心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而脸上,已经没有了那块胎记。

    “再见,苏越梨。”

    一切的画面都随风而逝,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错觉。

    苏越梨身子一软,心里涌起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原身,变成了她。她再也回不去了,她终于,变成了真正的女配苏越梨。

    “傻孩子,告诉妈妈,你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一双有些粗糙的手抚上了苏越梨的脸颊,她顺着手的方向怔怔看去,病床/上的苏母笑容恬淡,有些暗淡的眼眸里满是爱怜。

    妈妈?

    所以,她也有妈妈了吗?

    苏越梨抬手握住了苏母枯瘦的手,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我没事。”

    元家大宅

    穿着浴袍的元维恶狠狠的拉开了洗手间的大门,水珠不断的从湿漉漉的发间滚落,然而他却无心擦拭,端起桌上的啤酒闷头喝了一大口,这才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那个偷拍的记者找到了没有?”

    “还有那个死女/人,报警,必须报警!”

    一直在阳台上讲电话的孙嘉咬着烟进了屋,劝道:“行了,报警就算了,万一被八卦小报还有那些营销号拿去胡编乱造,你甩都甩不开。”

    眼看着大少爷又要爆发,他连忙安抚道:“放心,那个记者已经找到了,专门跑娱乐口的狗仔。已经把底片都交出来了,签了保密协议,绝对不会再乱说半个字。”

    “还有那个前台,我已经找人料理他去了。”

    “至于周梦。”

    说到这个敢偷偷潜入元维房间的女/人,孙嘉脸上带了几分狠色,“自有她的好果子吃。”

    说着又有些好笑,“都说黄花大闺女,黄花大闺女。这个黄花大小子也得小心保护啊,现在这些女/人,都敢玩斯托卡生扑你这块唐僧肉了。”

    元维狠狠的捏扁了手里的易拉罐,威胁道:“你再说,小心我揍你!”

    “哎呦,我好怕怕啊!”

    孙嘉开了句玩笑,见元维依旧眉色郁郁,忙道:“好了好了,反正她不也没扑着你吗?顶/破天,抱住了你的腿,你不也一脚把她踹开了吗?”

    “你还说!”

    提起那个突然冲出来的女变/态,元维就是一阵恶寒,只觉得洗再多遍,都洗不掉那一瞬间的恶心。

    一想到自己为了方便拍戏才住进酒店,居然就成了有心人的目标,元维就越/发生气。

    嗡嗡嗡,孙嘉的手机又响了。他伸着脖子看了看名字,嘲讽的对元维晃了晃,“星动娱乐的,上门给交代来了。”

    孙嘉刻意晾了对方一会,这才姗姗来迟的接通了电话,“喂,我是孙嘉。”

    开始倒还好,孙嘉还有余裕抽烟,到最后,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气的孙嘉一下子站了起来,爆着粗口骂道:“滚,爱投不投,妈的老子还少你们那点钱?”

    挂了电话,孙嘉气冲冲的在屋里走了几圈才恢复理智,“什么玩意啊,他们公司艺人做错了事,他倒好,屁颠屁颠的还想塞另一个人进组当女主角呢?真把自己当投资商了,充什么大瓣蒜啊!”

    “明天我就联系制片把钱给他退回去。”

    难得见自己笑面虎经纪人气成这样,元维的心情倒好了不少,身子往后一靠,长/腿架到了茶几上,愉悦的啜了一口酒。

    然而孙嘉到底是久经沙场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剧组每天都在烧钱,我们跟猕猴桃卫视联系的档期不能推,当务之急还是马上找新的女主角。”

    烦燥的挠了挠头,孙嘉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线上的小花日程都是排满了的,偏偏柳如又受伤了,不能救场。看来只能往三四线找了。”

    “妈的,这星动娱乐太坑了。”

    “事不宜迟,我现在马上联系选角导演,明天就开始面试,争取三天内找到新的女主角。”

    新的女主角?

    元维仰头喝了一口啤酒,任冰冷的气泡在咽喉间滑落,不知为什么,他第一时间想起的,居然是她。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i>

    >

    他歪了歪头,投手将易拉罐扔进了垃圾桶,侧眼睨了低头发着短信的孙嘉一眼,清了清嗓子,假装漫不经心的说道:“那个……咳,女主角,要不就找苏越梨吧。”

    他眯眼想了想,倒觉得元维的提议确实有可行性。

    当然,到最后敲定,肯定还是要找苏越梨再来面试一次的,毕竟《暗恋》可是要上一线卫视黄金档的剧。

    孙嘉刚想点头,余光就瞥见元维脸上掩不去的紧张。他心中一动,眼中多了几分兴味:这小爷,平日里素来眼高于顶,什么时候见他对一件事这么在意过?

    要知道,元维可是有过跟女明星合作了一部戏转头把人家名字忘掉过的先例,他和苏越梨满打满算今天只拍了一个下午的戏,他怎么对她印象这么深刻?

    有意思。

    太有意思了。

    孙嘉暗自勾了勾唇,面上却严肃的摇头,“不行,苏越梨已经演了薛薇了,不好再换人。”

    “这有什么不好的?”

    元维急道:“薛薇的戏份又不多?再说,反正都是要重拍的,换一个人演薛薇不就行了?依我看……”

    “你喜欢她啊?”

    孙嘉一句话堵得元维瞬间哑口无言,然而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脸红脖子粗的急声反驳道:“才没有!”

    孙嘉弹了弹烟头上的灰,摆出一副“被我抓/住小辫子了吧!”的嘚瑟表情,耸着肩对元维吐了口烟圈,“不得了,我们小处/男也开始思春了。”

    眼见着大少爷要发飙,他连忙掐灭了烟头正襟危坐补充道:“是是是,你只是对苏越梨有点印象,又想帮剧组快点找到女主角而已,哥都明白。”

    说完他又挪着屁/股凑到了元维身旁,低声道:“跟哥说说嘛,要不要哥传授你几招?要知道,我年轻的时候,那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留身,很厉害的。”

    元维鄙夷的瞥了一眼他微秃的发顶,“你这么厉害,嫂子知道吗?”

    孙嘉用肩膀撞他一下,“还能不能有点男人之间的秘密了?行了,我可是你经纪人,你要真对苏越梨有什么想法,可不能瞒着我。”

    元维有些苦恼的捋了捋额前的湿发,向后靠到了沙发上,“我也不知道。就,就觉得和她一起演戏挺舒服的。再加上今晚这事,我真不想再跟一个会在背地里算计来算计去的花痴演戏了。”

    “还有呢?”

    “还有,还有就是,好吧,我觉得她挺可爱的。”

    看着将手覆在眼前不肯看自己的元维,孙嘉心里莫名升起了一种只有家长才有的,自家孩子长大了的满足感。

    然而下一秒,他又快速的将这种满足感甩出了脑海:开什么玩笑,他还年轻呢,哪来的这么大这么壮的熊孩子。

    “行了,我知道了,我会联系苏越梨让她来试镜的。你今晚也够折腾的,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元维依旧没有抬起盖在眼前的手,只闷闷的嗯了一声。

    直到关门声响起,他才放下手。

    看着天花板上枝盏繁复的水晶灯,他抬手伸了个懒腰,唇角多了几丝浅浅的笑意。

    安康医院

    霍之昀行/事向来缜密周道,他离开病房后并没有像个无头苍蝇般四处寻找护工,反而先敲开了隔壁病房,打探清楚了其他病人护工的来源后,这才施施然的去医院服务中心敲定了一位认真负责的女护工。

    然而事情办完后,他却并没有急着进病房,反而转身坐到了门外长椅上,安静的等苏家母女聊完。

    苏越梨并没有和苏母聊太久,她是病人,应该早点休息。

    再加上之前情绪起伏太过激烈,苏母很快就睡着了。

    苏越梨最后替她掖了掖被子,又将里间的光线调到了最低,这才轻手轻脚的出了病房。    目标编号019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 55 章)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女配总在变美,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女配总在变美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