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配总在变美 > 第 42 章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 42 章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827/5549245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 42 章)的详细阅读内容

    .  霍之昀目光在江父挽起的袖口和紫胀的面色之间打了个转,不动声色的回道:“上回订亲订得太匆忙, 来不及给见面礼, 我爷爷特意回老家取了祖传的玉镯, 送给未过门的孙媳妇。”

    “刚才走得太急,差点忘了,所以又回来打了个转。”

    说着, 霍之昀拿出了一个玉镯递到了苏越梨手中。

    玉镯?

    江父眉头皱的越/发紧, 就这么个水头一般的东西还敢叫祖传的,真是上不得台面。

    想到这, 江父又对早逝的江老爷子多了几分埋怨, 要不是他老人家乱点鸳鸯谱, 自己何至于被这么一家子破落户赖上。

    然而江父到底自诩是个文化人,清了清嗓子,生硬回道:“这样啊……老爷子有心了。”

    只是心里到底还堵着一股气, 江父话音刚落就没好气的下起了逐客令, “好了, 镯子也送到了。时间也不早了, 你快回……”

    “爸!”

    一直坐在沙发上冷眼旁观苏越梨被打的江颜站了起来,笑眯眯的打断了江父,“难为霍先生亲自跑一趟, 总要请人家喝杯茶再走吧。”

    “霍先生,不知道你喜欢……”

    霍之昀却没有回应江颜的示好, 反而皱眉看向苏越梨的手腕, “你手怎么了?”

    少女肌肤娇/嫩, 在灯光下白得剔透,却显得手腕上的指痕格外刺眼。

    见霍之昀一直在看苏越梨,江颜眼中闪过一丝不悦,面上却很快绽出一抹完美的微笑,“越梨还是小孩子脾气,所以才会惹爸爸生气。”

    “刘妈,还不快去给二小姐拿些药油来。”

    江颜对管家刘妈使了个眼色,笑盈盈的上前插到了苏越梨和霍之昀中间,“爸,今天还是您五十岁生日呢,您就原谅越梨这一回吧。她回家不久,不懂礼貌也是情有可原。”

    “越梨,快来跟爸爸认个错……”

    “我没错。”

    江颜的一番小女儿娇/态刚让江父面色和缓了些,苏越梨的回答就再次激起了他的怒火:“放肆!”

    “我今天是打了宋骏一个耳光,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人问我一句为什么?”

    苏越梨攥紧了手中的玉镯,圆睁着杏眼回道:“宋骏想对我动手动脚,我打他一巴掌怎么了?”

    “还是说,只因为江家要攀附宋家,我就要老老实实任宋骏揩油吗?”

    苏越梨上下扫了江父一眼,意有所指道:“我想,爸怎么说从前也是个大学教授,总不会卖女求荣吧。爸,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江父一梗,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只知道宋骏怒气冲天的提前走了,家里管家过来汇报,才知道是小女儿扇了宋骏一个耳光,哪里知道还有这些原委。

    苏越梨言之凿凿的质问让他哑口无言,纵然心在滴血,但碍于面子,却也只能僵硬的点了点头。

    然而坐在沙发上的江母却不肯让事情就这么过去,在她看来,什么宋骏动手动脚都只是苏越梨的一面之言。

    说得难听些,人家豪门大少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哪里看得上这小丫头,她刚才指着鼻子骂自己小三,说不得就是怀恨在心,故意想搅黄女儿的好婚事。

    想到这,她不由得悲从中来,捂着脸哀哀的哭了起来。

    她一哭,江父立马就急了,“芷兰,你怎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江母哭哭啼啼的低语了几句,江父立马就昂起了头,“越梨,过来给你阿姨道歉!”

    道歉?

    苏越梨好笑,道歉自己不该说她是小三?这方芷兰,当初敢做破坏别人家庭的事,如今就要做好准备被人指着脊梁骨骂才是,又当又立算什么。

    “我又没有说错,为什么要道歉。”

    “你!”

    心爱的女/人在一旁哭得伤心,江父仍未完全消退的怒火再次涌上心头,“出言不逊,没大没小。你要是不道歉,就给老子滚!”

    “滚就滚,我早就不想呆在这了。”

    江颜没想到事情会突然演变到这个地步,今晚虽然成功破坏了相亲,但苏越梨却并没有如她计划那般行/事,提前准备好的摄像机没有也没有拍到她最理想的画面。

    江颜偷偷看了一眼清冷疏离的霍之昀,莫名有一种预感:不能让苏越梨就这么脱离掌控。

    “越梨,你可不能冲动啊。想想躺在医院的苏阿姨,她也一定不希望你这么任性对不对?”

    苏越梨脚步一顿,不愧是女主,江颜看似在劝导她,实际上却分明是拿医院里的苏母威胁她。苏母如今每个月需要五六万的费用,而苏越梨当初跟江父回江家的条件之一,就是以后由江家承担苏母的治疗费。

    如果还是原主,为了生/母,想必一定就屈服了。

    但早已洞悉江颜的苏越梨却不愿再留在这个是敌非友的重生女主身边。女配女主天生相克,她躲得过这次,未必还能躲得过下一次。

    再说了,苏母虽然性情柔弱,却也有自己的清高傲骨。否则也不会给女儿改了姓,这么多年更是从未找过江风平。

    如今要仰仗着负心汉与小三的怜悯活下去,对她来说恐怕无异于奇耻大辱,如果不是放不下女儿,她未必愿意接受江家的帮助。

    想到这,苏越梨摇头,“我这不是任性,反而是做了妈妈一直希望我做的事。”

    “她放不下我,才想给我找一个遮风避雨的家。但江家,从来都不是我的家。”

    江父闻言怒极反笑,指着苏越梨鼻子骂道:“好好好,江家不是你的家,行,我看你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滚,马上给老子滚!”

    踩着高跟鞋一路走出江家大门,苏越梨才长舒了一口气,刚才那一番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话,部分是因为想要就势远离女主,却也夹杂着她对原主的感同身受。

    原主虽然爱慕虚荣,对江风平的孺慕却是真心的。后来会一次次不择手段的针对女主,除了错失男主的悔,恐怕也少不了缺失父爱的恨吧。

    一阵夜风袭来,苏越梨搓了搓胳膊,看着眼前蜿蜒的盘山公路,心中一时又有些迷茫。

    江家别墅位于a市富人区松明山,闹中取静,治安森严。固然是迎合了富人想要清净的取向,却也给她带来了大/麻烦。

    怎么下山呢?

    “上车!”

    一直默默跟在她身后的霍之昀按了按车钥匙,一辆线条流畅的兰博基尼应声亮起了车灯。

    苏越梨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八厘米的细跟高跟鞋,老老实实的上了副驾驶,“不好意思啊,今晚让你看笑话了。”

    霍之昀胳膊搭在方向盘上,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却没有启动车。

    “安全带。”

    “嗯?哦,不好意思。”

    苏越梨脸胀得通红,手忙脚乱的想要系安全带,然而她一个常年混迹片场打杂的社会底层小龙套,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坐跑车,扯了半天都摸不清扣在哪。

    霍之昀摇了摇头,俯身过来想要帮苏越梨系。

    男人坚实的胸膛与呼吸间淡淡的烟草气息却让苏越梨越/发紧张,也不知按到了哪,她的座椅一下子倒了下去,她尚来不及惊呼,就直直的躺平在了霍之昀的身下。

    “我……我……”

    即使是第一次上镜,苏越梨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她习惯性的想要再道歉,却在男人伸手向她探来时一骨碌坐了起来。

    她挺翘的鼻尖直直的撞上了男人的脖子,张唇喘息间,男人小麦色的喉结便在她唇边上下滚动着,砰砰乱跳的心脏声里,苏越梨只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要就此软下去。

    “你按到座椅调节键了。”

    霍之昀闭了闭眼,很快退回了自己的座位,他的语气依旧平淡,英俊的五官深陷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

    若有人凑近细看,想必会惊讶,状似平静的男人,额间竟不知何时起覆上了一层薄汗。

    然而同处车厢里的苏越梨此刻却无心观察身畔的男人,在她撞入霍之昀怀抱那一刻,眼前突然多了一个黑白页面。

    初始电源已启动,是否开启变美系统?

    她眨了眨眼,又不死心的揉了揉,那页面却一直都在。而一旁沉默开车的霍之昀却始终没有侧头看来,莫非,他看不见?

    苏越梨颤巍巍的点了点是,页面快速闪现出了一大段文字。快速读过后,苏越梨虚脱的叹了一口气,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原来,前世她脸上那吓人的胎记,就是这个在宇宙间跳跃时不慎落入地球的变美系统。

    一直耗费了她20年的时间,系统才蓄满电,却在她遭遇意外时带她灵魂穿越再次耗尽。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因为刚才和男主那一抱,阴差阳错的完成了系统的今日任务,她脸上就又要顶回那块吓人的胎记了。

    这就意味着,她想要保住现在这张得来不易的脸,还得按时完成这莫名奇妙的每日任务才行。

    这……这不等于是强买强卖吗?

    苏越梨有心想要解除绑定,却怎么也戳不动那黑漆漆的人工客服键。得,还是个单机系统。

    什么变美系统,分明是变丑系统好不好。

    就在苏越梨忍不住哀呼时,一个红包突然跳出了页面:

    今日任务(11)

    奖励:盈盈秋水丸,服用后,明眸善睐不再是洛神,而是你!

    是否服用(是/否)

    倒计时10秒自动消失

    什么鬼?

    苏越梨来不及思考,眼看着就要时间就要跳到最后一秒,她眼疾手快的按了确定。

    然而直到药丸消失,她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

    既没能看得更高,也没能看得更远。

    苏越梨心里泛起了嘀咕,不会是搞笑的吧。

    下了松明山,霍之昀将车停在了红灯前,“今晚你有地方去吗?”

    男人侧头看向身畔的少女,却在目光相对时瞬间失语,她的眼睛,在昏暗的车厢里美得惊人,仿佛一泓春水,流转间漾着点点光华。

    然而她面色虽然铁青,却也只能将冲到嘴边的质问咽回肚里。

    只因苏越梨身旁还站着剧组导演,正笑眯眯的给两人做介绍:“这位是接替柳如来演薛薇的苏越梨,小苏啊,这是我们的女主角周梦。诶,对了,元维到了没有,也不知道他手上的伤怎么样了?”

    这时恰好赶上元维进摄影棚,发丝凌/乱神情桀骜的他单手插在裤兜,迈着长/腿不疾不徐的走着,身边前呼后拥的围着六七个工作人员,俨然像是太子出巡。

    经过几人时,元维对导演点了点头,狭长的黑眸在苏越梨脸上停了停,伴着导演的介绍声,他又对苏越梨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苏越梨礼貌的问了声好,就安分的让到了一边,公共化妆室从来都是剧组八卦的集中地,她刚才只在那呆了一小会,可就听说了不下五例女演员殷勤抱元少爷大腿惨被打脸的八卦。

    这个元少爷,这么高冷,自己还是小心些为妙。

    她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反倒让走到哪都被女人围追堵截的元维有些惊讶,忍不住又扫了她一眼。

    一见到元维,周梦立刻就将心头因苏越梨而起的恼怒扔到了九霄云外,她舔/了舔唇,抱着纸袋一个劲的往元维眼前凑,说出口的声音更是甜得像掺了蜜:“元哥,你手上的伤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好些了吗?我特意去药房帮你买了些伤药,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要不要我帮你擦药……”

    “周小姐。”

    元维的经纪人孙嘉脚一伸,就将不停往元维身边蹭的周梦挤到了一旁,“我们元哥已经没事了,谢谢你的好意。”

    “至于药,不如就送给道具组的兄弟们吧,他们平时搬上搬下的,难免有些磕磕碰碰。”

    孙嘉随手将周梦送过来的纸袋往路过的道具师手里一塞,“老魏,还不谢谢周小姐。”

    道具师接过纸袋,心领神会,忙不迭的对周梦道谢:“谢谢,谢谢周小姐。”

    挥手间,孙嘉就解决了周梦。

    站在一旁的苏越梨叹为观止,不愧是大公司的经纪人,手腕灵活,临场反应一流,简直就是业界精英。

    她心中惊叹,看孙嘉的眼神就带了几分热切,而落在元维眼里,却让他不自觉的蹙了蹙眉。

    开拍前的这一段,不过是小小的插曲。

    虽然周梦吃瘪时那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臭脸不知给剧组带来了多少茶余饭后的笑料,但导演一喊action,整个剧组就立刻像齿轮一般精密的运转了起来。

    “我拿到法国皇家艺术学院的通知书了。”

    长桌前,苏越梨莹白的指尖无意识的在刺绣着玫瑰与夜莺的精致桌布上划动着,声音里悄悄藏了几分忐忑,“如果确定了的话,最迟下周的飞机。”

    “祝贺你。”

    元维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优雅的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提前祝你此行顺利。”

    苏越梨娇美的脸蛋瞬间多了几分苍白,“其实……其实我也可以不去的,这几年,国内同样也出现了不少优秀的舞团。我……”

    她攥紧了拳头,鼓足勇气抬眼看向元维,软着嗓子轻声问道:“星雨,你……你希望我留下来吗?”

    薛薇暗恋邹星雨多年,虽然两人勉强能称得上是青梅竹马,但邹星雨天然的疏离与冷淡却让薛薇始终没有勇气把爱说出口,临行前的这一句疑问,已经是薛薇最大的努力。

    正在此时,礼堂里爆发出一阵阵嘲笑:不懂得舞会礼仪的白清清简单的穿着校服就来了礼堂,也因此受到了众人的冷眼捉弄。

    按照剧本,男主邹星雨会立刻将注意力放到女主身上,忽视了薛薇的问题。

    这也暗示了,女主角在男主角心目中的不同,为两人后续的感情升温做出了铺垫。

    这场戏并不困难,甚至可以说很简单。

    然而元维却失神了。

    在苏越梨轻声问出了台词的那一刻,少女的羽睫轻颤,黑白分明的杏眼瞬间迸发出了孤注一掷的孤勇,她仿佛置身浮冰之上,而元维的回答,将是她唯一的救赎。

    “cut!再来一次!”

    他居然看这个小新人看呆了?

    元维感到了莫大的尴尬。

    第二次拍摄时,元维刻意避开了苏越梨的眼睛,视线向下,只看她的小巧挺直的鼻子。

    她的唇,是小巧的菱形,唇/瓣/红/润饱满,有些像新摘的草莓,该死,他都在想些什么!

    喧哗声再次响起时,元维立马像解脱一般看向人群,无意间倒把男主角对薛薇的忽视演得淋漓尽致。

    苏越梨身子晃了晃,也顺着元维的视线看了过去,强笑道:“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薛薇生性善良,为人仗义,温柔的帮白清清解了围后,她还慷慨的送出了自己的小礼服,甚至帮女主画了妆。

    摘掉了黑框眼镜的白清清将在这场舞会完成第一次蜕变。

    女主角的闪亮登场本应是电视剧的华彩片段。

    然而当身穿粉色公主裙的周梦缓缓走下楼梯时,坐在监视器前的导演却直摇头,作为女艺人,周梦自然是漂亮的。

    然而美都是比较出来的。

    当她身旁站着从仪态到气质都三百六十度吊打她的苏越梨时,周梦的光芒便立刻大打折扣。

    有的人,天生就是明星,她的一举一动天然的就会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这往往被称作是巨星气场。

    而苏越梨,她虽然尚显青涩,却明显具备这种气质。

    当她和元维,周梦站在一起时,因为男性的天然优势,元维显得相得益彰,可周梦?怎么看都像是不和谐的外来者。

    按理说,第一次穿上华服,白清清应该是忐忑不安的,然而周梦却演得太过驾轻就熟,更刺眼的,是她向苏越梨道谢时的表情。

    剧本里,白清清对薛薇是感激感谢,甚至掺杂着向往憧憬。

    但周梦呢?

    下巴一翘,嘴一撇,耀武扬威,倒像是小人得志。

    导演眉间蹙起了一座小山,奇怪,这个周梦之前演技也没这么差啊。

    《暗恋》这部剧是元氏娱乐的自制剧,主演又是当红的元维,虽然女主只是二番,吸引不到一线小花,但周梦能中选,固然有朱总监的大笔投资开路,却也少不了她本人的演技。

    周梦的演技,应付一般偶像剧绝对是够用的。

    “cut!周梦,你的表情不对!”

    “cut!你是女主角,不是恶毒女配!”

    “cut!”

    一连吃了十几个cut,周梦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舌头发麻,表情也越/发僵硬,陪着她演了十几遍的工作人员,也各个心生不满。

    最没耐心的元大少爷,手往裤兜一插,施施然转身回椅子上休息去了。

    挨了导演一顿批,面红耳赤的周梦看苏越梨的眼神顿时像掺了毒:都怪她!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i>

    都怪这个扫把星!干扰她情绪!全都是她的错!

    苏越梨没有想到,周梦居然将一切的不顺推到了自己头上。

    陪着她演了这么多遍,自己又不像男主角有六七号人伺候着,早就累的不行了好不好。

    这个时候,有团队的艺人和没有团队的艺人就立马显出分别了。

    像苏越梨这样连个助理都没有的小新人,在片场旁连把椅子都没有。她身上还穿了娇贵的塔夫绸长裙,最容易挂丝,自然不能像从前那样随便找个角落一窝了事。

    羡慕的看了一眼翘着二郎腿玩手机的元维,脚上踩着十厘米高跟鞋的苏越梨艰难的换了换酸痛的脚,暗自祈祷导演赶快训完周梦,早拍早了事。

    元维手上在玩着手机,视线却不由自主的往另一边瞟了瞟,见她一直没有坐下,元维烦躁的啧了一声,长指敲了敲扶手,低头扫了五大三粗的助理一眼,清了清嗓子,刚想他站起来,就看见自家经纪人提着把折叠椅走了过去。

    “苏小姐,请坐请坐。”

    苏越梨下意识的摆手推拒,却到底还是败在了对方的热情攻势下,拢着裙摆坐了下来。

    “不知道苏小姐现在有没有签经纪公司呢?”

    孙嘉几句话,就将苏越梨的情况打探得一干二净,看着眼前气质出众的少女,孙嘉越看越满意,从口袋里掏出了张名片:“我们元氏娱乐一直是求贤若渴,苏小姐如果有兴趣,随时可以和我联系。”

    苏越梨没想到,孙嘉居然想签她。

    “当然,苏小姐可以多考虑考虑,我的邀请始终有效。”

    孙嘉倒没有要苏越梨马上给自己答复,礼貌的寒暄了几句,就转身回了元维身边。

    两人交谈时,元维一直状似无意的再三将视线扫过去,等到孙嘉回来了,他却没有立即问,心不在焉的玩了一盘游戏,人物被ko,他才虚眯着眼问道:“你刚才过去干什么?”

    孙嘉倒没想太多,兴致勃勃的说道:“我觉得这个苏越梨很不错,随便包装一下,一个流量小花肯定是少不了的。公司新一代的小花除了柳如就没别人了,所以我想把她签下来。”

    “诶,你刚刚跟她对过戏了,你觉得怎么样?”

    元维没想到,孙嘉打得是这个主意,他撩起眼皮瞥了苏越梨一眼,伸着长、腿随意的向后靠了靠,拖长着嗓子懒洋洋的回道:“就……就那样吧。”

    那边导演终于训完了周梦,一声令下,再次开拍。

    或许是导演的单独特训起了效果,周梦虽然还是有些僵硬,但总算是磕磕绊绊的把戏演完了。

    卸完妆,制片人给苏越梨结了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孙嘉有意签她进元氏的缘故,工资整整翻了一倍还有多。

    捏着五万块钱,苏越梨心情雀跃的和ike道了别,说好改天请他吃饭,这才迈着轻快的步子出了影视城。

    这一天,不仅赚到了苏母一个月的医疗费,更收到了大公司的邀约,坐在站台边等回城大巴的苏越梨忽然想起了变美系统,连忙查看起每日任务。

    之前忙着拍戏,要是耽误了可就麻烦了。

    点开页面,任务已经刷新了,然而落在苏越梨眼中却让她瞬间傻眼。

    今日任务:给霍之昀做一顿爱的晚餐(01)

    再一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救命,她根本没剩下多少时间了!

    心里着急,苏越梨也顾不得再等那姗姗来迟的大巴,手一扬,就招了辆出租车,“师傅,回城!”

    “诶,元哥,那个不是孙哥想签的苏小姐吗?”

    贴着镀膜的保姆车上,助理指着窗外的苏越梨看向元维,“这个回城大巴可难等了,两三个小时还不见得能来一趟呢。”

    “对了,今天天气预报好像说会下雨。”

    斜靠在后座上的元维嘴里含/着根棒棒糖,闻言侧了侧头,薄唇微动,脑中却突然想起刚才苏越梨杀青时的场景。

    喊孙嘉,就是孙哥。

    喊自己,就是元先生。

    啧,元先生。

    元维舌头抵了抵脸颊,慢吞吞开口道:“开过去,送……”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看见少女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手一挥,匆匆进了辆出租车。

    “嗨,原来是我弄错了,苏小姐是在等出租车啊!”

    元维脸一黑,面无表情的踢了话痨助理一脚,“闭嘴,就你话多。”

    伴着一声冷哼,坐在沙发上的江母举起手中的遥控器滴得一声关上了电视。

    看着黑漆漆的屏幕,她挑着眉梢对坐在身旁的江颜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要我看,那个周……周什么的说得未必是假的。”

    “就算不是靠新闻里那个男人,也是靠那个姓霍的男戏/子。反正她苏越梨就是个注定靠男人的贱骨头!”

    听到方芷兰提起霍之昀,拿着水果/刀细致削苹果的江颜手一顿,弧度完美螺旋旋转的果皮便断成了两截,无声的落到了编织精美的土耳其地毯上。

    江颜垂眼敛去了情绪一时的波动,低头捡起了果皮,若无其事的回道:“人家有名有姓,叫霍之昀。妈你整天男戏/子男戏/子的,传出去多不好听啊!”

    江母昂首,“传出去我也不怕,本来就是个小明星,叫他一句男戏/子怎么了?”

    她拿起银叉叉起一块苹果,振振有词道:“这种人,也就是看上去光鲜,背地里头,那还不知道有多乱呢!”

    “诶,这个苹果不错,真的挺甜的!你弟弟最爱吃苹果了,一会我就去买点给他寄过去。”

    江颜拿起洁白的餐巾擦了擦手上的果汁,“从这寄到英国肯定早就坏了。”    目标编号019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 42 章)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女配总在变美,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女配总在变美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